BBC:美国教授承认多年假扮黑人:“时时刻刻撒谎”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一位专门研究非洲和非洲移民的教授承认自己假冒黑人身份,引起轰动。

这位名叫杰西卡·克拉格(Jessica Krug)的教授承认,自己实际上是来自堪萨斯城的犹太人,祖辈都是白人血统。

克拉格写道:“将自己一辈子的人生建立在暴力的反黑谎言之上,撒谎就像呼吸一样,时时刻刻。”

她在出版和社交媒体发布平台媒介(Medium)上发表文章说,我假冒了多种黑人身份,那些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冒领的身份:先是北非黑人、其后是生活在美国的黑人,接着是根源在加勒比海的纽约布朗克斯黑人。

“我与很多信任我、关心我的人建立起了亲密的关系,但实际上我既不值得信任更不值得关心。人们与我一起争取权益,为我争取权益,而我一直假扮是加勒比海来的黑人身份不仅是个错误,而且不道德、反黑人、殖民主义。”

她为自己辩解说,这些谎言都是因为精神有问题以及她在早年所经历的创伤,但是她也表示,所有这些都不足以成为自己假冒黑人身份的借口。

克拉格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副教授,她的学术研究包括2018年出版的一本论述非洲人和非洲移民社会政治及文化的书籍。

根据媒体的报道,她还作为黑人权益活动人士曾自称是杰西卡·拉·博姆巴勒拉(Jessica La Bombalera)。在今年年初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她痛斥纽约人“没有给黑色、棕色的土生土长纽约人留出发言时间”。

克拉格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非洲、加勒比海及移民历史课程。该大学表示已经了解到克拉格在“媒介”上发表的文章,“正在了解调查情况”。

社会反响
克拉格承认自己假冒黑人身份轰动美国,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愤怒,她的同事、学生及朋友在网上或在媒体采访中表达了他们的感受。

格拉格在“媒介”上的文章虽然承认了自己的假冒身份行为,但却并没有解释她为什么现在承认以及导致她承认的原因。

不过她的友人之一、剧作家哈利·兹亚德(Hari Ziyad)透露,她承认的原因是“她被发现了”,而不是“良心发现”。

根据密歇根州立大学移民研究副教授尤迈拉·菲古洛尔(Yomaira Figueroa) 的说法,最近有拉丁黑人裔的学者开始质疑克拉格的身份,询问了她的黑人家庭背景。她在推特中写道:“并没有人搞猎巫清算活动,但是划清界限还是有必要的。克拉格成为新闻人物因为她被揭穿了。”

还有研究人类学的教授雅丽玛·博尼拉(Yarima Bonilla)表示,自己被克拉格蒙骗了,不过一直以来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她的确忽悠了我们。不光是让我们觉得她是个黑人,而且让我们觉得自己在政治上、智力上都不如她。”

黑人身份
克拉格并不是美国第一个假冒黑人被曝光的案例。

2015年,假冒黑人争取种族权益的活动人士瑞秋·多勒扎尔(Rachel Dolezal)的新闻也曾轰动一时。

此前多年,她一直以黑人身份活动,并就职于反种族歧视机构NAACP。 她的父母向媒体表示,她并没有任何黑人血统,祖上几乎都是白人,只有很少美国原著民血统。

对此多勒扎尔解释说,自己从小就自认是黑人。不过媒体爆料称,早在2002年她曾经诉讼历史悠久的黑人大学——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因为她是白人而对她有歧视行为。

当时她的名字还是瑞秋·摩尔(Rachel Moore),从霍华德大学获得艺术硕士学位。但是法庭文件显示,她的这一指称被法庭驳回,裁定并为找到霍华德大学歧视她的证据。

改头换面
克拉格假冒黑人身份的事件,让人想起美国著名小说家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2000年出版的小说《人性污点》(The Human Stain)。该小说在2003年曾被改编成同名电影,由著名演员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和妮科·基德曼(Nicole Kidman)主演。

小说背景发生在1990年代,担任大学教授的科尔曼·希尔克被两名非洲裔学生指控在课堂上有种族歧视言论。希尔克愤而辞职,感觉自己受到排挤,妻子也因此事心脏病发作离世。

随着故事的展开,读者发现原来希尔克本人实际上出生在一个黑人家庭。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被误认为是犹太人,之后他完成大学,娶妻生子,却一直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罗斯的这一小说曾被选为21世纪美国最伟大的小说之一。在评论人士看来,小说讲述的是一个时代可以如何塑造甚至摧毁一个人的生活,探索的是美国的身份和自我创造问题。

而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究竟一个社会一个时代中的什么力量让人如此“改头换面”?

确实
到底是什么魔力让这些白左做到如奥斯卡影帝一般的演技,千方百计地要冒充一个他们认为被社会系统性歧视的种族。

我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4
分享 2020-09-05

8 个评论

白左表示性別都可以自由轉換, 種族都應該可以, 不支持就是racist, fascist
Dolezal至少还去漂黑了皮肤,这点人家还是很卖力的
我叫Dolezal "trans black"
黑人的现状非常适合那个把石油称作阿拉伯人的不幸的判断,这个整件事美国自己给种族歧视下了个错误的诊断导致的后果,过去美国的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也是被视作劣等种族的,地位基本和华工差不多,看过一些早期的美国小说的人都知道里面经常有这种宗教歧视。但是后来宗教的影响力减弱,美国也一直把这些意大利、爱尔兰的天主教徒当白人看,最终也没有人区分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了,没有被政策优待过的华工的后裔和普通白人差距也不大。把生活质量归纳为一个平等政策的政治原因,给予部分群体政策优待,然后有政策优待的群体又因为政策优待没有改变生活现状的想法,接着又批判政策优待属于歧视……任何事情只要经历过这个都会变成普罗克拉斯提斯之床的笑话。
>>白左表示性別都可以自由轉換, 種族都應該可以, 不支持就是racist, fascist


对啊,我只要心理觉得自己不是个男人,就可以不是男性,为什么不可以在心里觉得自己的皮肤是黑的………………
>>白左表示性別都可以自由轉換, 種族都應該可以, 不支持就是racist, fascist


这就是所谓的精神黑人,简称“精黑”吗?
按性别转换的逻辑,漂黑了再自认为是黑人就没问题。
虽然我都不懂。要争取平权的目标难道不是要让所有人认为性别种族不重要吗?
對啊,誰會特意去冒充一個據稱普遍受到歧視的種族?真的受到歧視的話就會想盡方法擺脫那個身分!

這就證明黑人不但沒有收到歧視,相反的到了很多特權。身為一個黑人稍微表現得積極向上一點,名牌大學,高端工作就來了!呵呵!而其他種族就是一天24小時趴桌上學習也不一定進得去那些常青藤學校!
這根本是南方公園裡那個以為自己是華人還開了間中國餐館的精分男嘛==
有鑑於她有精神疾病,不能直接拿來當成一般的左左人分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6
  • 浏览: 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