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奇特意识形态?

首先重复一次:我反中共和反习匪的路线,别说一百年,一亿年也不会动摇。

最近研究了一下,我发现自己真的从小就是左派,听着一大堆中文反共自媒体批判的左派,想想我自己也是,我从小就喜欢自由,热爱国际主义。不过为了说明白,不是因为我自私想去美国所以才喜欢国际主义,才希望开放边界。下面先举几个例子:

1:我不喜欢,甚至很反感同性恋,如果同性的谁说喜欢我,对我暧昧,我会梗不爽好几天,但我依然支持同性恋者的权益,比如对图灵的迫害,我认为就是罪恶的;

2:我从不用微信,大家都知道,但我脑海中浮现出这么一个画面:年迈的父母在中共国的养老院里即将去世,因为微信禁令,他的子女无法与父母视讯见上最后一面,我认为这也是很不人道的一刀切,而且还有冻结银行资产之类的,总会伤及无辜;

3:我不炼法轮功,我也不支持其理论,但不妨碍我疯狂支持无界和自由门。

因此,此文并非我的个人情绪,而是中立分析。

2012年习小丑上台之前,多少人认为中国能被倒退40年?很少吧?你不信吧?保守势力如果如果主宰世界上最主要的国家:美国。那么,我说,倒退1000年,到时候不光是拉什莫尔山保不住的问题了吧?夏威夷的莫纳克亚山望远镜可能都快保不住了。这是神的领域,当年伽利略发明望远镜,被如何对待过?瑞士日内瓦的大型强子对撞机也快要被下令关闭了吧?然后而来的就是地心说的恢复,烧科学家的工具,也在按部就班的准备中……

英科幻剧《神秘博士》有说51世纪,拜占庭重新掌握了政权的情节,而保守派倒车,能倒回一千年前的欧洲去,这还只是幻想吗?

我认为人类就应该逐渐走向开放,再假设一个话题,因为动物与人类的智商确实相差太远,但如果某种动物能够智商达到50%或者更接近人类,到那个时候,即便我自己并不想,但我认为,人类与动物通婚,也会提上议程,如果我能当某个国家的议员的话。道理很简单,这个星球越来越开放才是光明的未来,而不是越来越保守。典型的保守就像伊斯兰革命前的伊朗和现在的伊朗?大家觉得哪个好?

我小时候不懂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宗旨,但在不懂的情况下,我选择了自由、开放。我说的这些词也许和中共说的类似多边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类似,但那些事中共偷换概念之后的,我说的就是它的原意。国际化、全球化,越来越自由的方向而去。

再回到那些保守派的反共自媒体们,辛苦他们了,他们不得不生活在一个“太阳绕着银河系旋转”的宇宙中,他们毕竟不是中世纪出生的人,因此也不得已接受了地球只是一颗行星的概念,但如果他们是中世纪穿越过来的,他们还会认可地球是圆的吗?保守派和自由派其实一直都在妥协中,但大家想想保守派完胜的结果,那比小习猛多了,倒车1000年都不是问题。以后谁再对神有置疑,那可不需要“动物垃圾移动方舱”偷偷摸摸了,直接火刑伺候。这种后果,不得不防吧?

我同时反中共,同时又反对保守主义,是否矛盾呢?我想,不矛盾,很多人是邪恶的左派,我也许是善良的左派,开放、自由的未来,反集权暴政,同时也不能让保守派控制了人的思想,未来的人不穿衣服应该也是自由的一部分,难道不是吗?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地反中共、反习匪,同时,热爱自由的明天。我想这一点都不精神分裂。

不知道我是否够格做佩洛西的干孙子,我是一个好左派吗?我希望我是。不过我并不支持Antifa,不支持打砸抢。我也热爱秩序,但不能让保守派倒车倒回中世纪。别说这是危言耸听,习小丑登基前,你也一样想不到2020年的中国。

欢迎大家来骂我,点踩,不过请有理有据,并指正我,要如何才能既反苏又反美?说错了,是既反对中共暴政,又反对保守主义呢?恳请大家指正!
16
分享 2020-10-15

70 个评论

共产党不是左,而是极权。

自由不代表可以破坏,自由不代表可以伤害别人,那是极左。

保守不代表可以抹杀别人的选择,保守不代表可以管制别人的思想,那是极右。

取得平衡就好 ~ 不必把自己归类。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upgraded
>>共产党不是左,而是极权。自由不代表可以破坏,自由不代表可以伤害别人,那是极左。保守不代表可以抹杀别人...


我是不伤害别人,不破坏的“极左”。

嗯,我只是说说我对那些除了文昭和陈破空之外的疯狂反民主党的中文自媒体,这些家伙太滑稽了,不是吗?
我很多议题其实都偏自由派,比如平权和环保这类话题。但我不喜欢左派搞的那种高税收高福利社会,这种社会是不错,但不代表每个人都得接受吧,我还是喜欢自己的钱自己来保管。
>>我很多议题其实都偏自由派,比如平权和环保这类话题。但我不喜欢左派搞的那种高税收高福利社会,这种社会是...


其实也是一个平衡,高福利和高税收。

但关键更在于,人类应该更加开放,而不是什么同性恋上帝不喜欢这类。等我的孙子辈开始和外星人结婚了,我觉得我的脑袋可不要太古老,一定要支持才对。保守,这一点非常不好。
>>其实也是一个平衡,高福利和高税收。但关键更在于,人类应该更加开放,而不是什么同性恋上帝不喜欢这类。等...

怎么说,人有信上帝的自由,也有搞同性恋的自由,两种人互相理解互不打扰是最好的,但好像又不大可能……
>>怎么说,人有信上帝的自由,也有搞同性恋的自由,两种人互相理解互不打扰是最好的,但好像又不大可能……


那就是妥协的艺术,其实穆斯林也是,懂得妥协就好。

我就坚定,我的孩子可以和动物结婚,我的孙子可以和外星人结婚,我的重孙可以抛弃自己的躯体做精神存在……

诸如此类,完全要接受未来的自由发展,绝不做一个“老不死的”老东西。一定要把思想走在最前沿。
平等是左,自由是右。
變革是左(如同性戀),保守是右(思想傳統)。

你分明就是个大右派。
范送忠原来看过神秘博士啊……whovian握爪(ӦvӦ。)
中共名为中国「共产」党,但它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信仰,活脱脱一个极右政权,只为自己的利益而活。
所以,楼主既反中共,又反保守主义,是很正常的。
还有,左派和右派并不是一刀切的。我自认为是一个左派,但我也支持人民合法持枪(而不像有些左派一样禁止枪械),同时也对BLM运动的过火行为(打砸抢)感到反感。楼主不支持堕胎、不喜欢同性恋,只是其中几个方面而已,从其他方面来看,你应该是一个左派。
>>平等是左,自由是右。變革是左(如同性戀),保守是右(思想傳統)。你分明就是个大右派。


这样的,堕胎,很可怜,我是不赞成堕胎,但同时我也觉得女性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我爱自由,胡志明说,没什么比独立自由更重要。我反对宗教压迫,整天神神叨叨的。

可我不保守啊,我的孩子和外星人结婚了,没问题啊!一点都不会搞出家庭问题。

所以我是右派???
>>我要血祭共产党,献给中国人。共产党屠杀了几亿中国人,共产党必须要血债血偿!


嗯,对,然后我也加入共产党了,别杀我,我是想加入日本共产党,哈哈哈哈。
ZetaFC 观察
这,John Locke和enlightment时期的liberal thinkers你喜不喜欢?他们放到现在就是大右派
>>范送忠原来看过神秘博士啊……whovian握爪(ӦvӦ。)


看得如英国人一样……呃,至少2005开始的新的我每集都看过。

不能只知道《西游记》、《三国演义》啊,这样生生世世都是中国人,必须完完整整的融入英国、美国才行。当然,因为这个剧也特别好玩的缘故。

你要是知道的话,实话说,我就缺博士的那张白纸了,有了那张白纸,我就没有烦恼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ZetaFC 观察
>>这,John Locke和enlightment时期的liberal thinkers你喜不喜欢?他...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was an intellectual and philosophical movement that dominated the world of ideas in Europe during the 17th and 18th centuries.?

喜欢?谈不上,其实我只喜欢二战后的欧美,欧洲,美国都是,再之前还有很多奴隶、排华法案等等,应该说1950年之后,黑人能平等了我才喜欢。早期也不公平的。
>>看得如英国人一样……呃,至少2005开始的新的我每集都看过。不能只知道《西游记》、《三国演义》啊,这...


其实我更想要用TARDIS穿越到二十世纪初,毙掉毛匪贼东,这样中国应该就能得救了吧(
>>其实我更想要用TARDIS穿越到二十世纪初,毙掉毛匪贼东,这样中国应该就能得救了吧(


这个问题我倒想过,其实中国的问题也许根子在中华文化上,因为苏联再坏,斯拉夫人的奴性比汉人还是好的多。

简单重复一下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会比中华宗教教皇国坏到哪里去,中国主要民族的多数人都是奴性。就比如我常说的,你一辈子第一个对你维稳的,是谁?幼儿园老师?少先队?都不是,是你家人,长辈没吃之前你吃了就打你手……对,就从这里开始的。而苏联、俄罗斯等这些共产主义国家,没有这个问题。

杀了毛泽东,自有习禁评……还是要从根子上解决。
>>这样的,堕胎,很可怜,我是不赞成堕胎,但同时我也觉得女性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爱自由,胡志明说,没什么...


你是蘋果派
>>你是蘋果派


至少我从小就反对保守,认为必须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属于压迫,不自由。
我的自由意识,当然不去干涉别人的自由,至少自己要保住自己的自由。
美國沒事的
美國政教分離等基礎  憲法制度  三權分立等做得很好
不會有獨裁者能夠一下子使全國回到中世紀
(所以中國的制度是垃圾)
何況美國已經有一半人是左派
而且是言論自由可發聲的民主國家
左派還佔據媒體跟學院
你還擔心個什麼勁?

現在的基督教也早已轉變成可以有俗世生活空間
不是中世紀籠罩一切的基督教

國際化全球化速度太快
這方面的操盤手賺大錢
害了很多家庭失去工作
腳步緩慢一下無可厚非
而其實現在美國做的也沒有媒體形容的那麼單邊主義
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之類還是要談的
不要國際組織一個個談而已
非常同意题主的观点,甚至想加个朋友(笑)

对Q1的吐槽:其实如果将“同性”换做长相十分抱歉或者思想实在难以共鸣(eg:恐怖情人)的异性的话,题主八成也接受不能吧,所谓“生理上的厌恶”

对Q2的吐槽:沈度(周周侃)曾经提到过相似的观点,他的节目对中国一般人的思维模式的把握,比起文昭,
江峰2位老师,我觉得还是更胜一筹的。当然他也有一些跑偏的思路,作为一个思考的参考维度,建议一看。

对Q3的吐槽:法轮功,和世界上大多数宗教一样,思想都比较保守。法轮功系的YouTuber章天亮老师便是其中代表。我对法轮功系传媒动辄“神”啊,“天灭”啊之类的言论不敢苟同,对其保守的政治立场也持保留态度。
但是不管是无界/自由门等翻墙软件,还是大纪元传媒,甚至是三退运动,法轮功学员对于揭露中共邪恶面目的努力与执着,都是令人敬佩的。

结语:“自由”这个词在中文里既可以作为Freedom的译文也可以作为Liberation的译文。前者偏右后者偏左(Liberation其实还有一个翻译叫做“解放”,eg: PLA)。而这两个词本身在西方语境也被灌进了好几重含义。例如New Liberalism和Neo Liberalism内涵刚好是一左一右两个相反的东西。研究社会科学的学者,不管其目的如何,总喜欢搞一些名词新解。所以我觉得,坚持自己的观点,并适时添加补丁才是坠吼滴(笑)

PS: 我个人的政治观点是,法制规定自由的边界(即:秩序),民主赋予法律以正义性,自由(尤其是言论自由)保证民主不蜕变为多数人暴政,三者互相制约,缺一不可。但是这里有一个Bug我至今未能解决:如何对抗人性中的懒惰,思考停止以及短视。即使有充足的言论自由,也不能保证一个群体中可以诞生足以抗衡整个群体的怠惰的智慧与力量。如果整个群体陷入怠惰,那也就是反乌托邦的开始了。
PPS: 人类与动物通婚的想法非常新鲜,也很有讨论的余地。我个人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我倒是考虑过另一个禁忌议题:性自由。我个人觉得,如果将来出现人工生殖舱技术,能够将恋爱,性和生育解耦的话,限制他人性自由的所谓“婚姻”也会被视为保守了吧(笑)。参考倭猩猩将性行为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交活动,进而减少暴力和摩擦的发生,会涌现出很多Idea的吧(笑)。
>>美國沒事的美國政教分離等基礎  憲法制度  三權分立等做得很好不會有獨裁者能夠一下子使全國回到中世紀...


嗯,事情都是一步一步的,2012年你會想到2020年的中共國麼?

美國倒車也是慢慢的,先推崇神,然後再如何如何,一步一步要求拆掉大型強子對撞機,這侵入了上帝的領域……這種藉口也會慢慢出現。一倒車倒一千年。這不得不防。

而其實現在美國做的也沒有媒體形容的那麼單邊主義,希望如此吧!
ZetaFC 观察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was an intellectual and p...


哦,那你还真是现代左派。我们古典左派是既反右,又反现代左,因为都是政府干预公民生活。另外现代的右派一般都是想要自己信教的自由,不会去干预别人。不过同性恋和各种现代少数群体在掌权以前也是这么宣传,所以我也说不准了。我认为问题的根本就是各个群体在抢政府分红,只要政府权力不缩,以后的政治永远会是身份政治。
>>非常同意题主的观点,甚至想加个朋友(笑)对Q1的吐槽:其实如果将“同性”换做长相十分抱歉或者思想实在...


谢谢,中共灭亡后,或者我获得国籍、或者联合国难民证之后,我愿意加你这个朋友,到时候我不怕被送中了,说认真的。

Q1:“生理上的厌恶”,我认可,就像我当然不种族歧视,但如果我选择配偶,那么自然,长得不符合我审美观的种族,我自然不会选,但我当然不歧视他们。

Q2:文昭、江峰虽然都说得很好,我也很喜欢江峰,但个人还是认为应该像文昭一样评论时事才对,随随便便,哦,中共灭亡征兆,六月雪啊!冤啊……天人感应!哦,美国加州大火?佛罗里达州飓风?嗯,自然现象(或中共放火),川普处理的很好很好……这种逻辑实在让人无法接受,您说呢。

Q3:我对法轮功系传媒动辄“神”啊,“天灭”啊之类的言论不敢苟同,对其保守的政治立场也持保留态度。对对,我也是。天灭中共当然是大家的愿望,不过很可惜。明朝好几次雷击紫禁城,那时候永乐帝也觉得是天谴。但现在看看,在没有避雷针的时代,紫禁城是北京最高建筑,雷雨季节,如果完全不劈你?劈了农田?这才见鬼了呢?!
说到法轮功,无论如何活摘人家绝对是不可以接受的,无论我观点如何。

法轮功学员对于揭露中共邪恶面目的努力与执着,都是令人敬佩的。
确实是一个抵抗中共最久的组织,只是如果指出一点不足,按照梗不爽的话,我可得罪了几亿人呢,太可怕了。(法轮功号称几亿修炼者)

Liberation不是更像解放么,解放军好像也是Liberation Army,但是我们知道中共总是乱改词,其实“解放”,包括“人类命运共同体”这种,都不是坏词,而是习匪坏,乱用好词,把好的词搞臭了。

说到秩序,其实宇宙有一个熵,也就是从有序到无序,其实是宇宙规律,不过在地球这个尺度上不太会体现出来而已。

人类与动物通婚的想法非常新鲜……我也不是提倡这个,只是随口一举例子而已,其实和智商相当的外星人更合适一点,其他动物毕竟……当然,如果能发明翻译机,和海豚,还比较合适,海豚比较聪明,当然不是性方面,恐怕不行。名义夫妻还是可以的。

对,所以说1996年克隆羊的时候,我就在想,禁止克隆人,虽然也对,但毕竟比较保守,是不是时机成熟也会打破这个,这也就是贺建奎事件中,我比较支持中共的原因。只是相对比较支持一点……

感谢您对我的认可,我上面说的是认真的,中共灭亡后,或者我取得安全国籍,我真的愿意和您交朋友!说的出这篇道理的,您一定不是低级粉红、五毛,我肯定!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ZetaFC 观察
>>哦,那你还真是现代左派。我们古典左派是既反右,又反现代左,因为都是政府干预公民生活。另外现代的右派一...


都是想要自己信教的自由,嗯,但是反向自由我也觉得需要啊,比如穆斯林国家不允许你不信,所以,我认为反向宗教自由也是一样重要。

我也说不准,我本人真的不喜欢同性恋,但当然不支持谁去打压,强行灌药他们,前提当然是不能危害到不是同性恋人的人身安全。
ZetaFC 观察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都是想要自己信教的自由,嗯,但是反向自由我也觉得需要啊,比如穆斯林国家不允许你不信,所以,我认为反向...


嗯,你说的返回中世纪那样,这个担忧没有问题。但是问题的本身不是基督徒,而是政府侵犯其公民的权力。这个不管落到谁的手中都会造成灾难。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ZetaFC 观察
>>嗯,你说的返回中世纪那样,这个担忧没有问题。但是问题的本身不是基督徒,而是政府侵犯其公民的权力。这个...


所以根子上还是政府必须是小政府,以及世俗化,绝对不能政教合一。
你的困惑主要来自不自信。事实上,没有绝对的左派和右派,自由和保守。就算川普一开始也是民主党。不过你要明白的是,同样的道理,没有政党会百分之百满足你的要求。要支持哪个政党,必定意味着妥协。左派左媒左人恰恰是不懂这个标准,所以才会说出不支持我就不够黑,川普当选国家玩完这类可笑的话。

对我来说,支持川普是必须的,我不可能支持一个会把关税取消的总统。对我来说,这个现实胜过一百个对未来的承诺。但是如果对你来说,ban微信是原则问题,可以排在取消关税,追责中国,重返WHO等问题之上,那你就有足够理由反川。反过来说,支持川普同样也可以反对取消微信,这并不矛盾。(不过品葱大部分支持微信禁令所以你个人会很不爽。)
>>你的困惑主要来自不自信。事实上,没有绝对的左派和右派,自由和保守。就算川普一开始也是民主党。不过你要...


嗯,第一段回答很精甚。

第二段:也是,但他每次都是跟钱有关,为了国安?那么抖音卖给澳大利亚公司行吗?印度公司行吗?都坚定反共的国家,不行吧,就是你要赚钱不是吗?

这一点彭佩奥比较可靠。不过我开头就说了,我自己不是微信用户,而且我对微信恨之入骨,只是觉得一刀切会伤害很多无辜的人。我对微信的恨就如习匪想保党的决心是一样的。
>>嗯,第一段回答很精甚。第二段:也是,但他每次都是跟钱有关,为了国安?那么抖音卖给澳大利亚公司行吗?印...


你开心就好
>>你开心就好


🥺
>>嗯,事情都是一步一步的,2012年你會想到2020年的中共國麼?美國倒車也是慢慢的,先推崇神,然後再...


支持科學的一派在美國也很強好嗎,共和黨也不是只有鄉下的基本教義福音派基督徒...
今年又包辦最多諾貝爾獎得主
美國的制度久經考驗,不是一出生就註定成為世界第一強國,而是在競爭中跑出來的
他們的制度跟思想都無法全力倒車,一堆人玩槍,疾病面前叫他們戴口罩都不聽的傢伙,你以為可以命令他們完全臣服單一宗教權威?
>>我是不伤害别人,不破坏的“极左”。嗯,我只是说说我对那些除了文昭和陈破空之外的疯狂反民主党的中文自媒...


今年的情勢顯然就應該全力反民主黨啊,一點都不瘋狂...難道綏靖中共,讓華爾街繼續給中共輸血,讓中共繼續可以從外貌賺外匯對整個地球有任何好處?
>>支持科學的一派在美國也很強好嗎,共和黨也不是只有鄉下的基本教義福音派基督徒...今年又包辦最多諾貝爾...


那最好,美國是人類的希望!
>>今年的情勢顯然就應該全力反民主黨啊,一點都不瘋狂...難道綏靖中共,讓華爾街繼續給中共輸血,讓中共繼...


對,我明白的。那,4年後,民主黨能變好,然後拆了那個可笑的牆麼?

要是這樣的話,倒是很美好,滅中共,然後再恢復到自由派的美國。
>>至少我从小就反对保守,认为必须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属于压迫,不自由。我的自由意识,当然不去干涉别...


那此刻你應該跟我們一起加入右派才對啊,現在美國乃至歐洲在城市與校園與媒體得勢的,認為自己絕對正義有資格管到別人頭上的,經常侵犯別人自由空間的,明明是左派的政治正確...
>>對,我明白的。那,4年後,民主黨能變好,然後拆了那個可笑的牆麼?要是這樣的話,倒是很美好,滅中共,然...


牆有什麼不對?難道好處都給非法移民是對的?這樣對辛辛苦苦照規矩一步一步走好多年的合法移民公平嗎?公民交的稅也一堆預算花在非法移民身上...
美國沒有不開放喔,每年還是收那麼多移民...
好啦,我知道你個人處境比較傾向支持不要牆...
>>那此刻你應該跟我們一起加入右派才對啊,現在美國乃至歐洲在城市與校園與媒體得勢的,認為自己絕對正義有資...


不過說到底,最好的還是風派,因為極左極右都是不行的,而永久偏左和永久偏右也不行。還是要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的。
以家庭为界限,家庭以内为家庭领域,家庭以外为公共领域
西方保守派:家庭领域要求传统,公共领域要求自由
西方自由派:家庭领域和公共领域都要求自由
苏联:家庭领域要求自由,公共领域要求传统
你国:家庭领域和公共领域都要求传统
>>牆有什麼不對?難道好處都給非法移民是對的?這樣對辛辛苦苦照規矩一步一步走好多年的合法移民公平嗎?公民...


嗯,你說的都對,但畢竟牆這東西,特別秦始皇。

當然了,沒有牆也不等於可以過去,就像有些河流、山脈邊界,都是有崗哨的。

確實,我的處境是不支持牆,不過我在文章裡說了,此文並非我本人心願,而是以大局考慮,人類不應該要牆,當然那是很久以後。就像我說了,我本人是很憎恨微信的,但我也覺得一刀切很不合適。這不是我本人的需求,而是中立的思考。

延伸一點就是,其實把建牆的錢幫幫墨西哥工業,也許真的能雙贏,甚至更便宜。
>>以家庭为界限,家庭以内为家庭领域,家庭以外为公共领域西方保守派:家庭领域要求传统,公共领域要求自由西...


你国,呃,我的敌国。

反正我的逻辑就是,共产党+中国,才是最最恶心的东西,苏共都没这么坏,斯拉夫人都没那么深重的奴性。
>>谢谢,中共灭亡后,或者我获得国籍、或者联合国难民证之后,我愿意加你这个朋友,到时候我不怕被送中了,说...


逐条回复耶!感谢!

“生理上的厌恶”,

如果展开讲又会扯上相貌歧视啥的,我就不展开了。西方左派矫枉过正的政治正确已然成为了新世纪的文字狱,叹息。

关于文昭,江峰等时评类节目

文昭本频道的时政分析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最近开了个子栏目在讲史前文明,我觉得史前文明这种尚无证据支持其存在的内容,不应该出在文昭老师这里。再加上文昭老师虽然对国际局势的分析非常独到,但是对国内普通人的思想的分析并不是十分准确(毕竟离开多年,情有可原),觉得有点可惜。
江峰老师个人魅力还是很强的,时政点评有其独到之处,虽然也有法轮功系媒体的通病:说轱辘话,但是江峰老师讲历史系列还是非常有看点的。

说到法轮功

我原来是不相信活摘器官一说的,直到最近披露出的一些资料指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件极有可能是真的。我对法轮功的政治理念虽然不完全赞同,但是对其遭遇表示愤慨和同情,也对其十几年如一日的努力表示钦佩和感激。毕竟我最早接触到自由世界靠的也是无界浏览啊。
PS: 对于法轮功,我觉得法轮功祥林嫂式的宣传在自由世界实在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虽然我个人不是十分认同法轮功价值观,但是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够帮助法轮功做一些更加符合现代社会节奏的宣传企划。如何让年轻人了解甚至接受保守主义,暂时还没有比较成功的案例,我想通过对法轮功的宣发,探讨一下这个课题。

Liberation不是更像解放么

这个词大多数地方翻译为解放,比如人民解放军(PLA)、解放神学(Liberation Theology)。但是Liberalism却被翻译为自由主义,甚至新自由主义这种比较偏右的主张也是(Neo Liberalism)。
乱改词的不止有中国,喜欢做事之前先“正名”是全世界社会科学人士的通病。甚至共产主义(Communism)、社会主义(Socialism)这几个词也都早已偏离了其拉丁语词根的原义。如果有古罗马人穿越到现代看到这些词而不晓其真正意思的话,一定会犯“项羽拿破仑论”的那个秀才的错误。
遇到社会科学名词的时候,一定不能望文生义,而要仔细探讨其代表的意思。

说到秩序,其实宇宙有一个熵

这也是社会科学人士的通病之一,拿自然科学的规律去套社会科学。虽然本质上人类社会也不过是自然的产物之一,但是直接用自然科学的规律去套社会科学,弄不好会出现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谬误。
而即使在自然科学当中,生命本身就是反熵的存在,宇宙也允许在某些尺度下的符合能量守恒原理的反熵现象。比如宇宙尘埃聚集为天体,而不是均匀分散在宇宙空间。
人类社会中自由与秩序的博弈,可能到人类终结的那一天都会持续下去吧。

关人类与动物通婚

在本时空的本阶段,还是不太可能且伤害动物福利的。不过依然有很多文艺作品探讨这一主题,譬如《超新约全书》中的一段。更加现实的探讨则是,某些族群对族群间通婚依然持反对态度,甚至会出现“荣誉谋杀”这种犯罪。这些悲剧是本可以避免的。

克隆人以及贺建奎事件

我持开放态度,生物技术的发展已经明显感受到了来自伦理学的压制。但是我也怕一旦压制解除,人类就会滑向赛博朋克的深渊。现代生物伦理学是建立在纽伦堡审判中对纳粹反人道医学实验的反省上的,个人认为当下还是有着很大的积极意义的。


最后,我个人的价值观也比较特殊,和朋友完全无法放开讨论,真的很想和题主用匿名性好的SNS彻夜畅谈哈。如果题主身在墙内的话,那还是等题主肉翻成功之后再说吧。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嗯,对,然后我也加入共产党了,别杀我,我是想加入日本共产党,哈哈哈哈。

我讨厌共产党,但我不希望变成《魔兽争霸》中的阿尔萨斯,我也不希望中国人变成《上古卷轴五》中的伐莫族(FALMER)。并且我不想祭祀无利于人们生存和发展的人或物和无利于文明的保持和发展的人或物。我只愿中国共产党灭亡。
民主党的广告是自由 平等 博爱 但是他们的行动是想用道德大棒指挥别人,和中共类似更像教皇的回归。

共和党的广告是宪法至上,他们的行动是推动契约文明。作为一个理性者当然更希望看到的是合同而不是广告。
>>逐条回复耶!感谢!如果展开讲又会扯上相貌歧视啥的,我就不展开了。西方左派矫枉过正的政治正确已然成为了...


生理上的厌恶:那是人性,陈破空说一万年后也不会消失,确实如此。

文昭思绪飞扬是另一个频道,至少史前文明比更没有根据的神学好一点,所以他用了另一个频道,还是可以的。

江峰的魅力是不错,口才挺好。我比较自大一点,关于他说的美国历史,我不想看,因为我能直接看英文的,心理上不太能接受他说的“以我们中国人的视角”,谁是中国人啊,谁跟你是我们啊(你说的轮系通病)……当然,我还是非常支持他的节目的,只是不喜欢“中国人视角”。

嗯,确实,无界和自由门,这两个软件其实在其他国家也有帮助,比如土库曼斯坦,印尼,以及早期的越南,都很有用。

对于法轮功,我觉得法轮功祥林嫂式的宣传在自由世界实在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我觉得为什么不高明呢?其实还是因为无法团结到所有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要是一个无神论的反共好人,他很难去团结到“罪恶的无神论,马克思是魔鬼撒旦……”这面大旗下,对吧?他更无法接受美国、澳洲大火什么的,是天灾,而中共国,是天人感应……

生命本身就是反熵的存在,哦!您了解得很深,确实如此。小尺度范围内好像熵并起不到什么作用,就像强子,强子的强大很有限,大尺度范围内,还是最弱的引力最强,是一个道理。所以社会学也许并不适用熵。不过熵是个讽刺习匪的好东西,习匪特别喜欢“世界赤序”,宇宙告诉他,是不可能的,就是要走向混乱和自由。哈哈哈哈哈。

人类与动物通婚:这也要看两种生物的智商级别,确实只能是比较接近的,如果你和一棵树结婚,你和虫子结婚,这真的不现实。鸡跟鸭还算可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暂时还不会有答案,只是我的中心思想是,要慢慢走向自由,而不是越来越保守。烧科学家,砸望远镜这一幕可不能再出现了。

贺建奎也许是假的,就像哄蒙,其实是偷的安卓代码。嗯。电影《第六日》不错。

谢谢您的长篇回复,我目前肉身在外,但没能取得当地国家国籍,因为我无能,没能去发达国家,至于我在哪里呢?我在中共国的约50个免签证列表国家之一,也就是第三世界,因此没能入籍,我一直害怕被送中,不过我已经出来15年左右了。王培尔不会派吴京来找我的,哈哈哈哈哈哈。

对,空了找个办法匿名在线讨论?好像有这种网站。真的愿意交个朋友!祝好!
>>我讨厌共产党,但我不希望变成《魔兽争霸》中的阿尔萨斯,我也不希望中国人变成《上古卷轴五》中的伐莫族(...

我只愿中国共产党灭亡。嗯,我不讨厌日本共产党,我想加入日共,哈哈哈哈。开个玩笑。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poiuyt
>>民主党的广告是自由 平等 博爱 但是他们的行动是想用道德大棒指挥别人,和中共类似更像教皇的回归。共和...


所以没有绝对答案,总之我要秩序,也要自由。不能打砸抢是肯定的,但回归传统,我是受不了的。
poiuyt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所以没有绝对答案,总之我要秩序,也要自由。不能打砸抢是肯定的,但回归传统,我是受不了的。

你恐怕误解了保守传统 在西方的意思,我之前也是这样。受到的国内教育总觉得保守和传统是落后和不开化,越激进的左派在政治上的广告往往很美,理想主义乌托邦在行动上恰恰是专制的。建议你多了解下,不要光从字面上去理解,马克思当年的绝学就是乌托邦。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poiuyt
>>你恐怕误解了保守传统 在西方的意思,我之前也是这样。受到的国内教育总觉得保守和传统是落后和不开化,越...


是的,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个保守不指的纯粹是落后。

可是从目前来看,全球化和造墙。这不就是保守嘛。应该不是中共对我洗脑的结果。
>>嗯,你說的都對,但畢竟牆這東西,特別秦始皇。當然了,沒有牆也不等於可以過去,就像有些河流、山脈邊界,...


那一點錢搞不了多少工業的。其實美國幫很多了,簽FTA就已經幫了墨西哥工業一大把了,想拉回美國的工業有些也很可能拉不回跑去墨西哥,就這樣還天天有人翻過去美國...沒用的

如果要天下大同也許可以吧,西元兩萬年看看有沒有機會
>>都是想要自己信教的自由,嗯,但是反向自由我也觉得需要啊,比如穆斯林国家不允许你不信,所以,我认为反向...
你不喜歡同性戀 我也不喜歡你們異性戀 非常反感異性戀患者 你們總理所應當認為別人也是異性戀 讓我們很多時候都很尷尬 不知道異性戀特別是異性戀男性那種唯我獨尊 我理所應當的心態從何而來
>>那一點錢搞不了多少工業的。其實美國幫很多了,簽FTA就已經幫了墨西哥工業一大把了,想拉回美國的工業有...


我覺得還是有用的,畢竟喜歡到處遊居的人很少,誰都有親戚朋友關係,離開自己幸福的家,去外地外國討生活,這畢竟是極少數人。假如每年去美國的人只有幾千、幾萬,那麼這個邊境控制成本就遠遠高於去阻止非法移民了。也就是說如同美加之間。沒有多少加拿大人會賴在美國不想走。那是因為加拿大的生活足夠好。

這樣就是真正的雙贏,不是麼,而且還是良性的。
>>你不喜歡同性戀 我也不喜歡你們異性戀 非常反感異性戀患者 你們總理所應當認為別人也是異性戀 讓我們很...

請不要理解錯好嗎?我說的是雖然我不喜歡的東西,我也在維護其權利。是一個正向的說法吧?

至於男性唯我獨尊,我不這麼認為。那是有些老古董這麼想。
>>共产党不是左,而是极权。自由不代表可以破坏,自由不代表可以伤害别人,那是极左。保守不代表可以抹杀别人...

抹杀别人的选择、管制别人的思想,好像只有左派这么做吧。
poiuyt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是的,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个保守不指的纯粹是落后。可是从目前来看,全球化和造墙。这不就是保守嘛。应该不...

建议你补充一下什么是保守主义的知识。
閣下顯然不了解什麼是保守主義,保守主義從來不是守舊。相反,保守主義本身都是很晚出現的詞彙,因為左派偷走了自由這個詞,並且以自由的名義奴役他人,所以右派才自稱保守派,保守的是真正的自由,是上帝賦予的自由,任何人都不可剝奪。而左派的自由是不要上帝,其結果一定會導致一部分人奴役另一部分人。此外,保守主義其實前面還省略了3個字,就是基督教保守主義,所以伊斯蘭教那些東西和保守主義無關。當今世界有宗教自由的國家,基本上都是基督教國家,宗教自由本身就脫胎於基督教,大多數伊斯蘭國家和無神論國家反而是毫無宗教自由可言。甚至於政教分離的概念都是脫胎於基督教,基本上基督教國家都不立國教,但是伊斯蘭國家和共產邪教國家都是政教合一模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BanzaiCharge 观察
>>閣下顯然不了解什麼是保守主義,保守主義從來不是守舊。相反,保守主義本身都是很晚出現的詞彙,因為左派偷...

不要上帝也是很正常的,先不說是否存在上帝,地球上4200多種宗教,你說,哪個“上帝”是真的?說不清楚吧?
還有就是,當今世界有宗教自由的國家,基本上都是基督教國家。這句話其實也就相當於喜歡吃餃子的人類中,超過90%都生活在獨裁體制下,因此餃子和獨裁有必然關係。這個邏輯並不成立。基督教文明對人類的自由是否有貢獻,我想,也許有,但並不能說就是絕對性的。

仔細想想是不是這樣?美國的自由來自基督教?這只是一個方面,歐洲都沒美國自由,歐洲都是舊世界。美國的國父們的宗教信仰,是一個方面,但更重要的方面,是他們都是“英國反賊”,也就是指都追求新世界、新生活,不要被壓迫。而不太渴望自由的基督徒,也就留在了歐洲。中世紀歐洲的黑暗還是真實的。

外星人隨便到地球抓10個人,他們會得出一個結論,地球上多數人是中國籍和印度籍,這兩個國家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兩個國家。
老范你太逗了哈哈哈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brfee
>>老范你太逗了哈哈哈


真心话。嗯,太反对保守了,就是要开放人类和外星人通婚,甚至更多。去他妈的保守,倒车!
>>生理上的厌恶:那是人性,陈破空说一万年后也不会消失,确实如此。文昭思绪飞扬是另一个频道,至少史前文明...


感谢回复,感觉和你可以讨论很多和其他人不能讨论的内容。
我也肉身翻墙10几年了,跟题主握个爪哈
不过即使肉翻取得当地国籍,也要小心个人资讯安全哦,桂敏海可是被自愿恢复中国国籍了哦。

Telegram和Signal虽然是加密的,但是需要输入手机号。
如果有用即弃的虚拟手机号的话,可以试一试
>>感谢回复,感觉和你可以讨论很多和其他人不能讨论的内容。我也肉身翻墙10几年了,跟题主握个爪哈不过即使...


谢谢,只要我略懂的领域我都喜欢凑热闹。

我没能取得当地国籍,但我没有他那么有名,因此不怕。只是我身后没有一个民主的“祖国”,如瑞典一样的保护。

手机号倒没事,我住的国家不需要实名制买手机号,哈哈哈哈,哦,错了,不需要习名制。享受无限自由。
BanzaiCharge 观察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不要上帝也是很正常的,先不說是否存在上帝,地球上4200多種宗教,你說,哪個“上帝”是真的?說不清楚...

不管你信什麼宗教,上帝都只有一個,很顯然只有基督教對於上帝的認識最接近。近現代宗教自由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法拉盛宗教呈請書,是由新教各教派,天主教徒,猶太教徒起草的。美國國父從來沒有追求什麼新世界,新生活,他們只是要捍衛上帝賦予的權利。中世紀黑暗純粹是近幾十年左派史觀胡說八道,事實上中世紀孕育了其後幾百年人類的飛速發展。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BanzaiCharge 观察
>>不管你信什麼宗教,上帝都只有一個,很顯然只有基督教對於上帝的認識最接近。近現代宗教自由概念最早可以追...


上帝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創造整個宇宙的造物主,這個我可以接受,只是延伸下去,他是不是也是更高維度的生物創造的,這個不好說,不能一口咬定他就是永恆的。

中世紀黑暗純粹是近幾十年左派史觀胡說八道,是真的,即便有飛速發展,迫害、火燒科學家也是真的,強迫地心說,這些不是抹黑。

2008年梵蒂岡教廷才道歉。

不能以偏概全,如中共國大街上都是高樓,人行道乾淨,沒擺攤的,討飯的,這就說明該國比很多西方發達國家都先進,因為那些西方國家都有街頭藝人及要飯的。這不是依據。
1:我不喜欢,甚至很反感同性恋,如果同性的谁说喜欢我,对我暧昧,我会梗不爽好几天,但我依然支持同性恋者的权益,比如对图灵的迫害,我认为就是罪恶的;

就看这里,看不出有什么奇特,倒不如说这样才是理性正常人。
同性恋是他们的自由权利,反不反感是我们的自由权利,很简单的道理。
不反感同性恋的人当然没有问题,但是这种人很容易会认为反感的人有错,还会矫枉过正地去追求政治正确攻击反感的人,简单来说就是左胶。
同样理由下,我当然也讨厌那些侵犯同性恋者权利的人。
>>就看这里,看不出有什么奇特,倒不如说这样才是理性正常人。同性恋是他们的自由权利,反不反感是我们的自由...


对对,这是我举的几个例子,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很想去美国所以才写这文,而是我觉得他们说的“左派”就是好,保守主义就是不好。倒车到中世纪。人类就应该向前发展,而不是总是保守保守的。
保守主義的本質支持一元化,部份右派喜歡宣稱支持多元化的左派反對自由民主人權,事實上一元化才是自由民主人權的敵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反共左派 观察
>>保守主義的本質支持一元化,部份右派喜歡宣稱支持多元化的左派反對自由民主人權,事實上一元化才是自由民主...

嗯,是要多元才行。
要是没有法轮功赐予我的翻墙软件,我到现在肯定还是个“战狼”!在我眼里,李洪志本质上就是个江湖骗子,只是碰上了江泽民这个老大,逃到了美国,从此走上了反中共的道路。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心雨
>>要是没有法轮功赐予我的翻墙软件,我到现在肯定还是个“战狼”!在我眼里,李洪志本质上就是个江湖骗子,只...


要是没有法轮功赐予我的翻墙软件,我不会是战狼,也不会是粉红,因为中共没发我钱,我内心深处从小就懂相对而言的道理。不过也许会加入中共,做个基层的人,还真不因为想贪,只是想找个普通,吹空调敲图章的工作。只是不知道中共国有活摘等,也许我就碰壁了,还以为依法治国,一去维权,我可能就进去了。

李洪志本质上就是个江湖骗子,这是一种可能,或者根本谈不上骗子,如果你微信群人太多,总之你粉丝太多的人,你看习匪都会打压。也就是说你的人气不能大于狗共中央。逃到了美国,从此走上了反中共的道路。对!
我还唯物主义反共者呢, 个人认为左右就区分不了一个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wget
>>我还唯物主义反共者呢, 个人认为左右就区分不了一个人

中共反正都是假的,假無神論,所以無論你如何,只要你嚮往善,都可以反中共,中共都是假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1
  • 浏览: 4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