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禁掉微信不仅能保护信息安全,还能迫使两面人回国

一早起来看到美国要禁用微信的消息,精神振奋。美国终于开始抄作业了!对付流氓就应该用流氓的办法。

微信除了审查内容之外,还监视在国外的中国人,如果发表了“不当言论”,回国探亲的时候就可能会有麻烦,禁掉之后可以有效保护海外华人的安全,大家劝说国内亲友用其他联系方式的时候也有了正当理由:都怪美国啊,我也没办法,我给你装个 Signal 吧!

个人认为这个禁令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彻底隔离中国和美国的通讯工具。很多爱国中国留学生还有华人之所以赖在美国不走,是因为他们可以不接触美国社会,用微信聊天,看微信公众号,做国内代购。禁了微信之后,这群人的生活立刻变得特别不舒服,增加他们的心理压力,迫使他们赶快回国。那些在国内被洗脑的学生出国之后也要立刻不适应,要么就被迫学习,完成思想转变,要么就被铺天盖地的辱华信息吓死,毕业之后赶紧回国,净化美国环境。

本人特别希望西方国家全部跟进,如果我所在的国家不跟进,以后我可能会再次移民,去禁止微信的国家。另外希望苹果不要在国内下架微信,因为国内继续用微信,国外全部禁用,这样才能做到隔离中国的垃圾信息和用户习惯,不然中国用户也开始寻找替代品,再建立一个和微信差不多的生态圈,和没禁一样了。
54
分享 2020-08-07

71 个评论

太乐观了,以墙外两面人的支性那必定是找vpn翻回国接着用啊
既然不处罚这些个人,对他们的效果就等于零。他们可以自己装一个,而美国人也不会任凭政府去搞网络屏蔽那一套。

至于那些人面临的变化,根本不可能止步于生活习惯这种程度,现在还想不到签证能否保住的,将来肯定叫得最惨。
太乐观了,以墙外两面人的支性那必定是找vpn翻回国接着用啊

像腾讯在印度那样微信直接拒绝印度手机注册的号登录,翻也没用
想多了。美国没有墙,只是在Google play 和app store里面下架微信。国内应用商店里下的微信去国外还不是可以继续用。
YOUTUBE墙内被禁了,你还不是照样可以上,同样的道理就不多说了。。。
清理情报工作者和间谍学者、间谍公司是共和党的专长,清理两面人就需要民主党一系的组织来完成,按阿姨的说法,讲来黑人和墨西哥人都是蓝州的排华主力,到时候福建帮的那些店白天被IRS查税(我敢肯定一查一个准),晚上被黑命贵loot,天亮了第二轮再来查税,无限loop直到两面人主动申请回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为止。
太乐观了,以墙外两面人的支性那必定是找vpn翻回国接着用啊


翻墙是有成本的,国内的人翻墙还是少数。
想多了。美国没有墙,只是在Google play 和app store里面下架微信。国内应用商店里下...

学印度,把美国本土的腾讯服务器给撤了,微信就没法用了
既然不处罚这些个人,对他们的效果就等于零。他们可以自己装一个,而美国人也不会任凭政府去搞网络屏蔽那一...

印度政府已经把印度的腾讯服务器给关闭了,就算装了微信,在印度也没法正常使用。俄罗斯之前禁止微信也是这么做的。
這作業,抄得好,雖然遲了十多年
YOUTUBE墙内被禁了,你还不是照样可以上,同样的道理就不多说了。。。

微信是通信软件,没有本土的腾讯服务器没法发信息
微信这半年来删了我们无数朋友圈
微信加速器即将上线,香港高速节点,一键回国,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不晓得本站金主用不用微信……
范松忠 黑名单
习匪,智商是挺低的哈,我替习匪想个花招,找点垫背的大头国家,假设是这样:

不要用抖音、微信在美国去搞破坏,虽然他们是能在手机上收集个人信息,但,比如川普演讲造势会,在美间谍,全部用Mail.ru或Yandex.ru来联系,ICQ卖给了Mail.ru,也就是ICQ也是俄国公司了。

还有,俄罗斯有Rutube这个类似YouTube的网站,假如用这些工具去散布虚假信息,乱来,这样,美国大棒揍习匪时,顺便打到普大大,那怎么办?

为啥习匪智商这么低,习匪笨好理解,王培尔怎么没想到用外国工具去害美国,如果说用美国的Skype什么的美国能控制,那么用日本的LINE,每个在美间谍都用LINE联系啊,这样,美国多么头疼,习匪愚蠢到用自己的微信和抖音。

这就像,我要杀人,我当然去偷一把枪啊,我怎么会用我自己的,实名制登记的佩枪呢?这一点,美国人应该比较清楚吧?拿自己的佩枪去杀人,想要洗脱罪责,再怎么“反而道而行之”,都很难摆脱罪责吧?

所以,要害美国,记得用俄爹的工具,这样,美帝投鼠忌器。你说,怎么去封ICQ、Mail.ru、Yandex.ru,Rutube、VK……?
说实话,我看不出封微信对美国有什么advantage,微信毕竟是目前墙内墙外信息沟通的最简捷通道,应该加以利用啊,为什么要放弃这个阵地?毫无厘头啊。
就我接触的中国人,大都认为微信不安全,最近经常有发微信被抓的报道。他们主要在工作上用微信,私人交流多用电报、Line
国内能用 line 吗?

中国人用Line的很多的
tfyh7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失蹤人民共和國|了解真相,何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失踪人民共和国》序(未删节版)

作者/腾彪

掌握权力的作恶者常常用一些轻描淡写的或者中立的命名来掩饰背后的残暴:“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字面上完全看不出血腥屠杀的暴虐。“三年自然灾害”、“六四反革命暴乱”,则是无耻地篡改历史、颠倒黑白。“法制教育中心”,其实跟法制和教育没有一毛钱关系,那是遍布全国的任意关押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这本《失踪人民共和国——来自中国强迫失踪体系的故事》讲述的就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背后那鲜为人知的真相。

从立法沿革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1997刑诉法第57条就有规定,作为监视居住制度的一种特殊形式,适用于无固定居所的犯罪嫌疑人。但在中国警察权力过大、司法制度弊端重重的情况下,这种规定被警察部门、尤其是国保、国安等特务系统所滥用,也就在所难免。中国最知名的民主人士、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因《08宪章》被捕之后,就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且六个月期满继续关押。刘晓波显然不属于“无固定居所的犯罪嫌疑人”,而且监视居住应该与家人在一起生活,律师可以随时会见。但是在被监视居住的7个月期间,刘晓波却处在完全失踪的状态。后来据律师透露,刘晓波被监视居住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卫生间里有一个小天窗,又不能放风,这7个月过得很压抑。”

刘晓波在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监禁,在被关押八年半之后被告知罹患肝癌,并于2017年7月13日在监禁中逝世,如果不是秘密关押场所和监狱的糟糕环境,他很有可能不得上这种病或者可以得到及时治疗。他的妻子刘霞也不时的被失踪,被软禁在家,在毫无任何法律依据和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断绝她与外界的联系。

2011年的茉莉花镇压,当局大规模绑架、秘密关押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这种黑社会式的犯罪手段,同样是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并披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合法外衣。人权律师刘士辉(第二章)回忆说:“被特务指令打伤缝针、肋骨剧痛的我,连续五天五夜遭禁眠,所以想进看守所竟然成为我那个时候一厢情愿的奢望。”唐荆陵更是被禁止睡觉长达十天,最后直到他“浑身发抖、双手麻木、心脏感觉不好,生命出现严重危险时,警方才允许每天睡一至两小时。”异议作家野渡野渡曾被关押在广州民警培训中心九十六天,与本书中律师隋牧青(第十章)的关押地点一样,野渡 回忆道:“足足一个月没见过阳光。每天审讯二十二小时,一小时吃饭,一小时是睡觉,这样审到第七天,胃大出血,才停止了此方式。”

华泽编辑的《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记录了47名活动人士的遭遇。我也是其中之一。我被绑架后,秘密关押70天,口头告知是“监视居住”,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他们是什么名字,什么单位,什么职务,也没有给我看过工作证、搜查证或其他任何法律文书。我被打耳光、剥夺睡眠、固定姿势、每天24小时被强迫带手铐持续36天、威胁辱骂、强迫写认罪书,种种虐待,一言难尽。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立法上明确属于非羁押性的强制措施,但事实上,它不但成了法定羁押场所之外的审前羁押,而且因为不受看守所规则的束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成了比刑事拘留和逮捕更为严厉、更可怕的羁押措施。它大大地方便了警察、特务机构对被监禁者使用酷刑和施加非法压力,事实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的酷刑极为普遍和严重,而且被施以酷刑也难以取证。

当局大概从滥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实践中发现这是一种更方便、更有效的对付民主维权人士的手段,于是在2012年的刑诉法修改中将其扩大化,合法化。2013年施行的刑诉法第73条规定:“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再制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因此,警方可以任意决定将任何人指定监视居住,警方决定谁将被失踪。这就是目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律依据,它是立法讨论过程中争议最大的条文之一,民间有人直接称之为“茉莉花条款”。它把茉莉花镇压期间的强迫失踪合法化,把臭名昭著的党内“双规”扩大化,把私设公堂、黑监狱合法化。

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但实际上都是在公安、安全、检察系统专门办案的“培训中心”、“预防基地”、“警示 教育基地”、“廉政教育基地”,或者是经过侦查机关进行安全改造过后的宾馆和招待所等。法律允许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不予通知家属以及不予律师会见,而在实践中,这些特殊情况已经成为常态,导致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事实上就意味着强迫失踪。“强迫失踪”,正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想要达到的效果。

我在2011年被关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因为每次转换关押地点都被戴上黑头套,无法知道自己所处位置,但释放后根据同时被关的其他维权者的综合信息,第二个地方应该是位于密云的某处武警培训中心;而第三个地方,根据我掌握的信息,可以完全确定是位于北京昌平十三陵镇的卧虎山庄。这些地方远离市中心,数十名看守轮班随时监控,外界完全无法知晓,对于亲人朋友来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完全失踪了,不知是死是活,这对家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精神折磨。

2011年的茉莉花镇压、2015年709大抓捕,维权人士经历的就是这种强迫失踪的恐怖。严重的例子如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8月被绑架后两年多直到我写下这段文字时,仍没有任何一丝消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野蛮可见一斑,中共当局的残暴可见一斑。2010年中国政府拒绝加入联合国《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已经是不负责任;实践中针对民主人士、人权活动家、宗教人士的强迫失踪大量存在,公然践踏本国法律(有名的例子包括达赖喇嘛确认的班禅喇嘛从1995年5月17日起失踪至今、2009年新疆75事件后大量的维族人被强迫失踪等等);此后竟在刑事诉讼法中把强迫失踪合法化,可谓无耻之尤。

从立法条文和立法本意出发,“指定居所”只能作为监视场所而不能成为讯问场所和羁押场所,但实际上,这些地方不但成为专门的讯问场所,成为比监狱和看守所更严密的“超羁押场所”,更成为恐怖的酷刑中心。长时间剥夺睡眠、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击、长时间戴手铐脚镣、老虎凳、长时间坐吊吊椅、用烟熏眼睛、长时间固定姿势、扇耳光、不给食物和水、不让上厕所、长时间连续审讯、侮辱谩骂、暴力威胁、单独监禁、“包夹”……等等,都是在2011年“茉莉花镇压”和2015年“709大抓捕”中反反复复发生的。

已经披露出来的唐吉田、江天勇、李海、唐荆陵、野渡、谢阳、屠夫吴淦、李和平、李春富等人在失踪期间所受到的种种酷刑,有时候让人不忍卒读。让人尤其愤怒的是强迫喂药,包括李和平、李春富、谢燕益、李姝云、勾洪国在内的等许多709案当事人表示,在被关押期间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服药后出现程度不同的四肢无力、视力模糊等症状,部分709律师家属在一篇公开信中控诉到:“李春富律师、谢燕益律师、谢阳律师、李和平律师都折磨得和被抓前判若两人,四十几岁的年纪都象六十多岁的老人!李春富律师甚至精神受到严重刺激,意识恍惚,与人接触充满了恐惧!一个心理素质极好、身体健康的律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709被抓的人几乎全都被强迫服药,服药后肌肉酸痛,头晕目眩,意识不清……给健康人乱吃药,居心何在?”

曾因组织中国民主党而入狱八年的何德普,曾在2002年11月4日至2003年1月27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八十五天:“国保警察把我扒光了衣服按在一张木床上(木板上只有一层塑料布和一块白布单)对我说,按照国家监视居住的相关规定,我们能把你按在床上躺半年,没人知道。国保警察把我交给了他们的二十七名看守看管,他们四人一组,每两小时一换岗,四个看守站立在木床的两侧,各看管我的手腕和脚腕。看守的领导对我说,按照“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相关规定,被监视居住人的手腕和脚腕应在看管人员的视线之内,被监视人只准躺在床上,不准下床。……每天我都要遭受看守的谩骂、殴打,每天夜里都被四个看守各拉住我的手腕和脚腕,一起用力将我的身体拉成一个大字十几次。由于长时间一个固定姿势躺在木板床上不准动,肩部、背部、胯部与木板接触时间过长,其皮肤处都被硌破了,身下的白布单上留下了许多血迹。”

令人震惊的不仅仅是“暴行的残忍”,而且更是“暴行被实施时的轻率”。我从失去自由的那一瞬间,就立即能感受到。不由分说蒙头绑架、饭还没吃完就被夺走、随手的殴打、随口的威胁谩骂、随随便便地立下一个规矩,都让我痛苦万分。我整日被强迫面壁而坐,有一次一个看守竟然盯着我,不让我闭眼睛。暴政不仅仅体现在屠杀、恶法、腐败和大抓捕上,更体现在琐碎的细节中。本书大量的细节描写,生动地反映了中共政权的反人类面目。

直到现在,我们所知道的大部分关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信息都来自于家属的公开信,以及分散性的报道,本书是第一个以更完整的画面呈现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下所遭受的痛苦。

本书的作者之一江孝宇,一位NGO工作者,在第八章中写到:

胖子狞笑着说:“你要不配合就不给你吃的。现在开始就不给你饭吃。你要是继续不配合,连水也不给。”“我们可以让你消失好几年,你老婆孩子也根本找不到你。”“我们可以合法地一直把你关下去!”


另一位受害者陈志修律师(第四章)的遭遇:

“房间很冷,尽管他给了我一条毯子。我仍然不能抵制那种寒冷。我光着身子,一个守卫会进入我的房间,掀起毯子,检查我是否睡觉。他把我推开,打我的脸,……窗帘总是拉着遮住了阳光。 在关我的期间,他们只拉开一次透透气。”

“头三天我的审讯是连续的。……我没有任何休息或食物。 直到第三天他们才给我两个小馒头和一些蔬菜。 两个馒头的大小加在一起也没有我手掌大。我觉得我会失去意识。 由于缺乏食物和睡眠,我总是感到头晕,但我仍然必须接受审讯。如果我坐不稳,在椅子上晃,他们会发出可怕的声音来震醒我。”


另一个作者写到:

“有时我要求喝一瓶水。我会紧紧抓住瓶子在手里,盯着标签看。至少这样可以读到东西。”


我在被关押期间对此也很有体会。因为被剥夺通信、阅读、写作、看电视、听音乐、说话等一切接触人类信息的机会,我有意识地用回忆、自言自语、构思文学作品等方法不让自己疯掉。有一次偶然看到包裹食物的一角报纸,我都很兴奋,终于可以看到一些文字!后来他们给我播放洗脑的纪录片,我听到片中好听的配乐,喜悦之极。

无论是肉体的酷刑还是精神的虐待,都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和传达。然而最令人痛苦的往往不是酷刑本身。对与被关在黑监狱的良心犯来说,有两件事是更大的折磨:

一个是被迫认罪。本书一个作者描述的认罪过程:

“整个认罪过程是有明确步骤的。首先,他们给了我一个他们已写好的草稿,并要求我手抄一遍。这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像小学生,抄整本书,好像那是你应该学习的东西一样。他们不仅让我浪费时间抄供词,当我们开始录音时,还有人站在相机背后,举着大白纸,上面有我要读出的内容。如果我说错了,他们会让我重复一遍。我的每一句话,我说话的速度,我的声音,措辞,一切都必须完全按照他们的需要。如果我说错了,我们会重新再来一次。总而言之,大概用了七个小时。”


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是为了捍卫人权、追求自由而走上这条光荣的荆棘路的。但是在巨大的压力——生不如死的酷刑、重刑的威胁、对家人的威胁——之下,一些人被迫认罪,而当局会拿着这些认罪视频到官方电视台上公开播放,以此来混淆视听、打击反抗者的士气、贬低形象、分化支持者,这大概是一个政治犯最难受的时刻。当局的这种企图并不是总能达到目的,但多多少少有其效果。不少人因此承受着被误解、被疏远的痛苦,不少人自觉羞愧而退出维权活动。

另一个是威胁和迫害家人。一般来说,在专制体制下选择成为一名民主人士或人权捍卫者,应该清楚从事这一事业的风险,并且对此有所准备。当喝茶、软禁、劳教、关押和酷刑都无法让我们屈服、无法让我们停止抗争的时候,为了达到最大的威慑目的,将种种痛苦施加到我们的亲人身上,就成为专制当局常常采用、熟练运用的一种手段了。在我的经验里,争取自由的公民们最难以平衡的,就是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的冲突。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情况下,种种酷刑在持续,一切虐待都有可能,一切信息被剥夺,一丝希望都看不到,软硬兼施之下,威胁家人的做法往往能给被关押者施加最大的压力。很多妥协、屈服、沉默,甚至放弃,是在父母、配偶、孩子等家人遭到迫害威胁或者已经遭到迫害之后而不得已做出的选择。中共也自然清楚这一点。我在香港苹果日报上发表的《中共的政治株连》一文中有专门的列举和论述。

和臭名昭著的中共“双规”制度一样,“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制度”也是一种“超羁押手段”,因为实践中的异化、并且严重侵犯人权,明显与现代法治文明背道而驰,法学界一直有人呼吁彻底废除之。饱受酷刑的民主人士何德普认为,“中国的监视居住制度是最残忍的酷刑制度之一。”但在一党专制体制之下,缺少司法独立、缺少反映民意的渠道,当局在“维稳”的名义之下明显加强对维权运动的镇压和对社会的严密控制,这种呼吁得不到任何回声。但本书的出版自然有其重要意义:揭露真相,记录苦难,见证罪恶,将是通往正义的道路上不可缺少的路标。


---

滕彪,人权律师,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目前为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做访问学者。他在北京联合创立了两个NGO——分别是2003年的公盟和2010年的北京兴善研究所。由于他活跃的人权工作,分别在2008年和2011年遭到中国秘密警察绑架和拘留。
要真正禁止微信,必须是谷歌和美国电信运营商共同努力。
要知道,微信属于那种可以自己更新的应用,而国外华人想找到提供微信下载的网页很容易。
这个时候,需要有两个措施来防范,第一个就是谷歌从安卓系统底层反制微信,在谷歌服务框架注入系统级反制措施,逼迫海外用户在谷歌和微信2选1。
第二个就是从电信运营商方面着手,在电信系统内,不能用美国电话号码注册微信,同时取消中国三家电信公司在美国可以漫游的待遇,让中国电话号码在美国彻底绝迹。
其实还有第三个,将反土共科技公司的软件的必要性写入美国法律,从法律意义上反击土共的走狗
讲真这个最多到从APP Store / Play Store下架,工作用机不准安装的层次了,你下载第三方APK自行安装禁不了。
历害国更严也不是没办法完全阻止翻墙么,美国这处罚力度目前看还达不到这必须要翻墙的程度。
想想那些粉红留学生为在美国上微信费尽心思翻墙,真是太值得的。叫他们嚣张
Audi2020 灰名单
微信一禁,留学小粉红肯定要回国,因为没有微信他们活不下去的,他们的僵尸脑子注定了微信是他们了解外界的唯一渠道,没了微信他们就成瞎子了。
有个疑问,禁掉肯定是苹果商店下架,那如果在其他国家的话也下不了,相当于苹果机没法下了吗?
中国人用Line的很多的

可能我问题不够清楚,我的意思不是用的多不多,我想问 的是国内不翻墙的话能不能用呢?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Benzene
微信加速器即将上线,香港高速节点,一键回国,为我们的友谊干杯不晓得本站金主用不用微信……

嗯,百度网盘什么的也都有代理服务器设置,大概打开“反向无界”,然后设置VPN就能用了。
中国人用Line的很多的

胡扯吧,翻墙都是少数
就应该禁掉,教会更多的人翻墙使用墙外的工具:whatsapp,line,telegram,potato不用翻墙,能替代的产品太多了。
有个疑问,禁掉肯定是苹果商店下架,那如果在其他国家的话也下不了,相当于苹果机没法下了吗?

苹果手机可以越狱安装。或者是用企业证书签名app文件进行安装。后一种办法比较简单。
不用完美禁掉微信, 只要把使用做到足夠麻煩就可以. 
iphone只能用app store裝應用

那么这个用户只需要把自己的apple id调到别的国家就可以正常下载了。
讲真这个最多到从APP Store / Play Store下架,工作用机不准安装的层次了,你下载第...

其实历害国不能完全阻止翻墙是因为现在还没完全脱钩。完全脱钩后恐怕会直接物理切断国际联网了或者上白名单。
想想那些粉红留学生为在美国上微信费尽心思翻墙,真是太值得的。叫他们嚣张

其实意义不大,本来反向翻墙回去看b站听网易云的人多的是。
有个疑问,禁掉肯定是苹果商店下架,那如果在其他国家的话也下不了,相当于苹果机没法下了吗?

不会的,苹果商店也是分区的,每个区相互独立。禁掉后顶多是在app store美国区下架,在其他地区的app store还是可以照常下载。
数量呢?少之又少。不是人人都会翻墙的

这么执着干啥,需要用的就翻,不需要用的就换别的呗。毕竟就是个软件,替代品也很多。但有人需要他做生意的,自然会想办法。
不用完美禁掉微信, 只要把使用做到足夠麻煩就可以. 


对,而且这种麻烦是每天都有的,时间长了自然增加心理负担,赶紧回国!就好像国内翻墙的人一样,多一点麻烦就少翻墙一点,最后只能忍受国内垃圾信息。
像腾讯在印度那样微信直接拒绝印度手机注册的号登录,翻也没用


腾讯显然不会配合美国政府,主动禁止美国用户登录啊…………
国内能用 line 吗?


用不了。常见IM软件中只能用Skype和Facetime
黄旭东 新注册用户
希望五眼赶紧跟进。早就受不了群里的一帮粉红每天发假消息自嗨了。
这4个墙内全部不能用。


potato不用翻墙就能用,而且网页也无法屏蔽。
potato不用翻墙就能用,而且网页也无法屏蔽。


嗯,果然能用。

网页无法屏蔽是什么意思?
国内能用 line 吗?

用不了。whatsapp 和line在墙内被禁用了。只能翻墙用
腾讯显然不会配合美国政府,主动禁止美国用户登录啊…………

那腾讯为什么要配合印度政府主动禁止印度用户手机登录呢?难道麻花疼怕阿三用咖喱粉熏死他?
那腾讯为什么要配合印度政府主动禁止印度用户手机登录呢?难道麻花疼怕阿三用咖喱粉熏死他?


对,我刚才说的不对,我想了想,腾讯是会配合(其实不是配合,是如果美国立法要求的话,腾讯必须遵守)美国,禁止美国用户登录。
要有別的國家的付款方式,例如信用卡

现在付款方式可以选择“无”,所以实质上和没有限制一样。
不能想象,到时候墙内葱油该如何同外面保持联系。

到那时候,估计只能用卫星电话、卫星网络之类的方式或者搬到边境住去蹭网吧。
dxhdld 新注册用户 回复 bushiwumao
翻墙是有成本的,国内的人翻墙还是少数。

微信被禁用后,可以通过telegram与国内联系么?
Shallwetalk 新注册用户
所以樓主是支持用流氓方式對付流氓的,互聯網是全球性的禮物。那些禁這禁那的政府,我不知道他們尊重生活在他們國家的人民的選擇了嗎?趙國就不說了,本質上這和我不喜歡某人的言論,我就要讓他/她閉嘴有什麼區別。
dxhdld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叼盘侠
叼盘侠 parody 回复 dxhdld 新注册用户
这样能把微信彻底禁了么?

可能还需要关闭位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腾讯服务器。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相反地……

真的很希望來自中國的、完全不被王培爾洗腦的人永別中國,永遠不得踏入中國一步!(說我自己)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东国小魔女 灰名单
中国人用Line的很多的

打不开,但还有别的软件可以用。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Audi2020 灰名单
微信一禁,留学小粉红肯定要回国,因为没有微信他们活不下去的,他们的僵尸脑子注定了微信是他们了解外界的...

而且僵尸脑子不记得QQ了,哈哈哈哈哈。习匪的红宝书也不在安卓系统上啊,不是照样可以自己下APK,然后再代理VPN,美国还能根据IP来上门抓人不成?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Audi2020 灰名单
粉红回🐷圈自娱自乐去吧。

当然,一定要劝他们爱国,回去报效🐷国
嗯,果然能用。网页无法屏蔽是什么意思?


potato的官网被屏蔽

但是想这样的:ptto.app//

可以直接打开下载

其实现在很多app可以开发自带翻墙功能,让墙失效。
只是这个域名漏网了,不叫无法屏蔽。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应用自带翻墙功能,江峰时刻他们的开发了一个app,上面收录了大量节目,不用翻墙就能观看。自带翻墙功能,做到无法屏蔽。
学印度,把美国本土的腾讯服务器给撤了,微信就没法用了

撤服务器的话,可以下载中共的微信(非国际版)——用中共的服务器来存储信息,你知道安卓是可以随便安装软件,就是绕开安卓应用商城
印度是直接把所有和微信相关的服务器禁了,可是在美国这么做违反第一修正案。。
绕过google play store安装程序,那么就会让安卓手机变得很危险

我个人是觉得用微信就挺危险的,毕竟给人监视
我个人是觉得用微信就挺危险的,毕竟给人监视

如果要和墙内家人联络,有时候还不得不有限度的使用,比如一周一次。俺也是推荐编程随想的防范措施,那就是对使用微信的手机进行单独硬件隔离,只安装微信,只进行墙内联络。日常随身携带使用的手机,不安装墙内APP,不浏览墙内网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休息一会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1
  • 浏览: 14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