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共产党舆论战和自由派的看法

本来这篇文章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而写《中国的网络舆论环境是不是已经完了,真的不懂为什么现在会有这么多粉红五毛》,但是我这个人写字好贪多求全,一写就停不下笔,遂写成了一篇文章。一点拙见,欢迎大家批评,共同交流。


另外品葱最近似乎有些名气了,有些翻墙爱国的志士也开始来这里指点江山,我觉得很好,大家自由交流,道理越辩越明。
                                                                         

所以说你们这群在墙外呆久的人是不能理解天朝子民的大国心态的。

是这样,天朝政府自从十八大之后一直提三个自信,微博微信b站之类的一直轮番轰炸,一边收紧舆论,减少自由派的生存土壤(这里真的要说海外民运太短浅,你在墙内没有代理人,墙内自由派也不认可你们,两边一直谁都不认谁,中共抓人一点都不会忌惮。现在好啦,墙内自由派抓完了就开始在香港搞修例了)

在自由派节节败退的同时,以经历过文革为代表的毛派重新掌权,这一派的特点就是迷信权力,对什么分权制衡普世价值之类狗屁倒灶的东西不感兴趣,脑袋里完全就是“土匪政治”“马克思加秦始皇”,所以会有选择性反腐这种,谁不服就用反腐这跟大棒把你收拾得服服帖帖,又善于伪装,就这样建立了空前的集权。但是这个时候自由派还没有意识到麻烦,他们还有着胡温时代的思维惯性,以为政府还是那个政府,加上毛派真的会演戏,一边对自由派虚与委蛇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抓好了宣传大棒。如果说之前反腐是为了博得中年屁民的好感的话,那么下一步就是准备对年轻人下手了。

我们知道胡温时期中共的政策是韬光养晦,当然这个基调是邓小平定下来的,之后谁也没改过。我们可以把受益于改开的一群头头脑脑叫做邓公集团,这一派的特点就是经济发展优先,只要把蛋糕做大,分一点给屁民,大蛋糕留给自己,搞“黑社会政治”就可以江山不易。因为要发展经济,就要骗美国人来投资,所以民主啦,法制啦这些也是要拿出来装点一下门面的,但是不可以真的搞那一套,我共产党还是那个共产党,否则你的下场就是赵紫阳。这群人对贪腐的接受度是很高的,所以反腐打击下对他们威胁很大。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国家主义者很不满意,这群国家主义者通常就是父辈参加过抗议南联盟使馆被炸,自己小时候看过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和中共对王伟的宣传,有的是军转干部或者强力部门内家庭出身,加上当时真的很少有来自海外的信息输入,所以对他们来说自由派讲的什么“公民社会”“普世价值”是很遥远的事情,但是他们对于“国家危机感”是有很深的感触的。你再这样的舆论环境中长大,当然会觉得韬光养晦的政策是不对的,我们中国人怎么可以被外国人这样欺负呢?但是共产党又不会告诉你“韬光养晦”是邓公决定的,所以只是觉得胡温太软蛋,期望有一个更硬汉的领导人上台。(实际上中共舆论对这一代人的观念塑造是非常深的,完全不亚于改开初期那一代人面对的思想自由化的冲击,这个议题都能单独写一本书了,有兴趣可以查一下02年到12年中宣部的一把手是谁)

所以你不能说习近平的上台完全是暗箱政治,在当时确实是有民意基础的。

就这样,西安U型锁一砸,重庆薄熙来一抓,国家主义者全面高潮,十八大顺利召开。温家宝提的政改当然是虚晃一枪啦,根本就没打算兑现的,五不搞那时候讲的很清楚了,实际上是为了让自由派对习近平有所期待。所以习近平上台以后面临这样一个情况,一方面党内他已经没有敌人了,或者说这时候他已经看不见表面上的敌人了,另一方面社会上自由派的话语权还很强,同时社会上还有一群正在崛起的国家主义者,但是他们由于意识形态上跟自由主义是天然对立,所以暂时还没有话语权。说实话,习近平或者说他背后的毛派这时候应该怎么做,明眼人都应该能看出来了。他之所以能够掌权,光有庙堂之上对邓公政策不满的人是不行的,因为他光靠毛派,是斗不过改开20多年来的邓公集团的,而且因为意识形态原因,他只能选择前进,否则党内的毛派也容不下他。

那我既然要大权独揽(因为我出生以来就是靠毛派手段上位的),我就要找盟友,这就是那群国家主义者,依靠新的盟友把毛派从我的靠山变成我的朋友,再变成我的下属,同时让邓公集团服从于我,不敢犯错。这个听起来很可笑,你怎么可能依靠屁民斗掉官呢?但是毛派的思维不是这样的,毛派的思维就是“谁能发动群众谁牛逼”。我不需要真的指挥群众发动文革,我只需要展示我有这个实力,你们这群毛泽东时代过来的就肯定要服气(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习近平一定要搞掉薄熙来,“唱红歌”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在抽包子脸嘛)。所以轰轰烈烈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2.0版”就上线了。

首先第一个,就是要“斗资批修”,把以前那些自由派通通搞臭,这样社会舆论就会出现真空,那群国家主义者可是憋着一团火的,自由派一退,他们肯定就要进。为了这个朝廷不惜亲自下场拉偏架,最典型的就是12年到13年,中宣部亲自发动了若干针对所谓“公知”的进攻(12年正好也是中宣部换人),当时抓了一群公知,微博上吵得很厉害。因为本来共党就不打算完善自己的司法制度,锦衣卫办事哪里轮的上一个律师说话,所以11年到14年这三年的持续进攻就把公共知识分子这个金字招牌砸烂了,从“社会的良心”变成了“良心的下水道”(当然这个跟知识分子被捧得太高也有关系,没有实权的名气始终是虚的)。

但是招牌砸烂了还不行,自由派领袖虽然倒了,但是自由派还在,这群自由派群众没有知识分子这么巧舌如簧,但是蚁多咬死象啊,天天在网上散布谣言攻击政府。你们既不肯闭嘴又不肯去死,让我们共产党很为难啊。一开始的办法是“跨省”,但跨省到底该不该搞有很大意见分歧,因为毛派内部也是要靠这种网上大字报搞内部斗争的,你万一抓到我的人怎么办。后来搞意识形态的官员想了一个很高明的办法,搞釜底抽薪。这群自由派为什么一直攻击政府还能占领舆论阵地这么久,就是因为“西方那一套”深入人心,整天渲染什么“个体的大自由创造了小政府,个体的小自由创造了大政府”,什么“作为公平的正义”,“正义的不可侵犯性”,吃饱了撑的。(他们真的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们就认为这个不是单纯的社会舆论问题,而是一个意识形态斗争

那么既然是意识形态斗争,那处理起来就简单了,大家都有经验。13年底吃包子,庆丰名号传开,14年模仿精神偶像搞延安文艺座谈会,带鱼侯亲自受到接见。在那个时候主流媒体都明白了,你要选边站了。所以现在互联网上的恶臭传统媒体圈比你们早几年就闻到了,但是没办法,吃党的饭,说党的话,做党的人。你是支持毛派,邓公集团,还是泥菩萨过江的自由派,就全靠良心跟利益在天平上摆一摆了。但就是这样,还是有不怕死的,所以炎黄春秋RIP,南方系RIP。自由派媒体人在毛派围剿下苦苦支撑到1617年,实在没有办法,举目无亲,所以能投的都投了。

到这样算是党内的自由派失声了,这个时候社会上的自由派还很愤怒,因为他们的舆论空间被国家主义者挤占了。但是你愤怒没有用,党内阵地失守你就全盘皆输了,你活在中国难道还能不听党说的话?

然后微博上的年轻自由派回答,我真能。我可以翻墙。

你可以想象当时管意识形态的官员听到“翻墙”这个东西的普遍性的时候脸色一定不好看。中共内部不是不知道翻墙,他们早就搞了网络管制,也猜到肯定会有人绕过管制想办法收听敌台。但是根本没想到翻墙在年轻人中间流传的这么广,这个是自由派在公民活动方面,留给我们的最大的政治遗产,因为每一次翻墙,本质上都是一次公民不服从行为。扯远了,当毛派知道了原来自由派在年轻人中间留了这么一手的时候,肯定是勃然大怒的,你把这些未经审查的资本主义大毒草就这么堂堂正正放进来毒害优秀中华儿女和社会主义接班人,你用心何在?果然这大清最大的敌人就在这乾清宫里头!大家可以查查1516两年我们亲爱的团团挨了多少习主席的疼爱,“不要幻想做接班人”这种话都可以说,说明当时习近平满心以为自己已经像太祖一样胜券在握,却没发现自己眼皮底下就有这么大一棵茁壮生长的大毒草,但是绝对不可能承认是自己的疏忽,只能委屈了我们的团团。

但是团团不怕,团团不哭。打是亲骂是爱,现在党疼国爱,团团就要加倍努力。大家回忆一下,从什么时候开始共青团在各个热点社交平台上注册账户并且发布消息的,就是在17年前后。团团从那个时候开始拼命献礼,下场亲自带节奏,连奉旨出征都干得出来,但是可惜思想觉悟还是没到这个境界,习总脑袋里的圣意岂是一般官僚能揣摩的,他批评你工作问题难道真的是因为你工作不到位吗?现在的年轻官僚心眼实诚,这样的人在毛朝是不能立身的。所以17年二中央的一把手就靠边站了,习主席亲自指点江山。之前各个地方政府是有自己的网评部门的,其实网评员真的很好赚钱,你都不需要有什么文化水平,把19世纪保守主义和反动主义者在议会的发言看一遍就能上岗了。但是习近平上来之后亲自把宣传工具整合起来,交给团宣负责,就这样,你们看到各种各样的“五毛”“粉红”的兴起。

所以我的结论是,为什么会出现“翻墙爱国,奉旨出征”这种事情,因为这群人本来就是国家主义者,改开前30年自由派占上风,他们虽然感觉不对,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争论,因为他们不占据高等教育资源和社会话语权,但是他们会愤怒,所以会有西安U型锁。等到毛派夺权了,把他们作为盟友解放出来以后就会有“农奴翻身做主人”的感觉,这种掌握社会话语权的激动感和爱国主义以及其他不知道什么主义缝合起来之后,就形成了多元的国家主义者社群,这个社群就是一般所说的“自干五”。

但是根据历史的经验看,“自干五”不会是唯一的终点,因为早期的这群国家主义者是多元化的,他们有的甚至是自由派的,只是出于对自由派长期把持社会舆论的叛逆而成为“自干五”的。真金需要火试,一个粉红能不能成为真红,立场动摇是不行的。根据毛泽东时代的经验,鉴别敌我最好的手段就是发动政治运动,从中选取出积极分子。你要知道,建国后共产党领导的政治运动其实不是对外达成什么诉求或者改造社会环境,屡次运动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选取出积极分子,这些向党靠拢的人脑袋里是不会有“理想”的,因为有“理想”就会有反抗的风险,政治运动时左时右,心怀理想的人在冲击下是站不久的,真正会被赋予权力的肯定是精于世故而且长袖善舞的人(所以花千芳后来都没有被重用),共产党就是要倚靠这群人作为统治核心。这里多提一句,有很多人包括剑桥五杰不理解,为什么很多共产党,不单是中共,在早期都是充满理想主义的团体,到执政后无一例外全部都堕落了,原因就在这里。共产党依靠理想搞革命,但是他相信的这个理想是不能够支持他的统治的,不然不会有喀琅施塔得,他必须要依靠一些在理解共产党表里不一的前提下,假装相信这个理想的同时还能够以各种姿势保持忠诚的人,这样的人到底能不能正直,有没有良心和底线,我想所有人都很清楚。所以包括苏共在内的共产党倒台,这群人没有一个出手力挽狂澜的。

说回来,共青团亲自下场之后国家主义者就相当于是被发动起来了,但是发动起来不代表毛派他们就能够高枕无忧,因为自由派虽然失势了,但是还是有一个个的零散阵地,一个个的张志新这样的人。所以要发动更广泛的舆论战争,把自由派逼到一个阵地都没有。你从他们的策略就可以看出,他们要的不是各个政治派别携起手来发展中国,造反夺权是他们唯一相信的斗争手段,他们根本不可能把中国带向更好的一面。所以先是高校七不讲,审核收紧,几个央视名嘴被闭嘴,网络实名化,传谣入罪。17年左右出过好几个舆论哗然的事情,共产党开始公开地把在网上抨击政府的人(注意他只是反对政府政策,还没到反党)给抓了起来。从那以后就是自由派彻底心灰意冷的时候,东风吹战鼓擂,舆论场上五毛一片欢腾,当然毛派就喜欢看这样的调调。这样从18年开始舆论高歌猛进,当然实际生活水平怎么样墙内只要有工作经验的人都知道。

正好很巧的是,从13年到18年,正好是一批大学生从入学到参加工作的年纪。这群年轻的国家主义者进入社会以后受到的冲击经常是翻车新闻的主要笑点。但是实际上党国现在一样也在面临舆论和实际的反差,NBA事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毛派在抵制NBA这个事情中可是信心十足的,那不废话吗,你天天看新闻联播网络舆情一样信心爆炸,中宣跟社情部恐怕是把假账当真账算了。然后上海站爆满彻底展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毛派对整个社会的发动力根本没有自己评估的这么强,这就是为什么党国要对NBA事件降温处理的原因。

回过头来讲多元化的国家主义社群。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集体,传统反贼不明就里,统统把他们打成五毛,结果你越打对面越团结,这是不行的。这群人里面有支持改开的,有反对改开的一共主义,有期望天下布武的军国主义者,有汉种族主义,还有凯末尔式的民族主义者,内部山头林立(我tm还在里面见过西马,服了)。如果不是共产党不断渲染外部威胁,这群人自己内部就能打起来。毛派用了很奇妙深刻的舆论引导方式,叫“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虽然这个看起来很可笑,当时很多自由派都在嘲讽毛派行将就木,但是他就揪住了国家主义必然排外的心态,这样哪怕是邓公集团也只能捏着鼻子承认“毛邓一体”。

但是这个效果对于毛派来说也是暂时的,毛派追求全面控制社会,思想渗透进每一个个体的追求是不会改变的,他怎么可能能够容得下一个多元主义的社群呢?哪怕这个多元性的存在是对他有利的。所以他一定要搞换血,搞内部斗争,让所有不服从毛派指挥的全部靠边站,有些性少数群体出于第二性的依附心理企图表忠心,结果被骂成“人妖”。所以自干五内部的政治斗争也是很激烈的,现在有一个现象就是自干五群体的多元性下降而行动的统一性上升,但是代价就是自干五整体的人数下降了,被迫发动“饭圈女孩”这样的群体来凑丁壮。有很多早期翻墙爱国的志士因为路线问题被批倒,然后心灰意冷离开了这个群体。这其实就是毛派追求社会控制的一个荒谬性,除非能让人脑袋里面装上芯片,直接搞大脑升级,否则人总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在自己内部搞批斗,却没有列宁主义那种对个人的控制,结果就是自己这个阵营越斗越极端,越斗人流失的越多。早期自干五精英还有带鱼侯这样有点本事的,现在的臭鱼烂虾真的是没眼看。为什么,就是因为自己内部斗争激烈,人才流失。上位者不学无术,下面的人阿谀奉承。

所以我这里要说,不要看中宣搞得满街红旗沸沸扬扬,近年来思想钳制,经济不利已经把越来越多的群体推向了毛派的对立面,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毛派倒台已经是进入了倒计时阶段了。香港的同仁千万不要心灰意冷,墙内外的反贼一起努力,我们一定会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117
分享 2019-10-14

56 个评论

自由派没有失败哦

自由派没有阵地了,化整为零了,隐藏到人民群众里去了。

你看tg敢不敢放开言论哪怕是一天?他不敢!

他们为了消灭自由派,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结果就是,他们越打压自由派,越多的人会变成自由派。

有一天他们把自由派完全噤声了,说明全国人民都是自由派了。

中 国 人 人 均 自 由 派 说
确实,应该说是体制内的自由派失败了,但是群众中的自由派到了壮大
很好的文章,希望各位能看看
很好的文章!

确实现在网上舆论越来越极端了,但是我比较担心的一些情况一是毛派到最后越来越疯狂法西斯化,真的真的搞出来什么大清洗和文革2.0防止倒台;还有一个就是现在已经是数字独裁的时代了,毛派人变少但是对于社会的控制力并不一定会变小啊
挑个刺,你说国家主义和自由主义是天然对立的,我不这么认为。
在没有国家的丛林社会个人的基本权利比如自由得不到保障。而立足于侵犯个体基本权益才得以存在的国家并不是公民的国家。那只不过是黑社会小团体奴役人民时伪装用的面具。可以认为这个国家的公民只有身为统治者的寥寥数十个家族,而其他所有人都是统治集团的个人财产,和殖民时代的黑奴没有任何区别。
在一个全体国民大致平等分享治权的真正的国家,政府首要任务是保障国民的个体权益不受损害,这当然也包含了应对来自境外的威胁比如贸易战。但强硬的无脑排外不是正常国家政府的工作任务,我所知上一个这么做的是满清殖民政府。他们愚蠢的向11国宣战,最终自取灭亡。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一旦经济下行,怨声必然四起,到时候不管是上访和互联网都没有维权门路,肯定有良心发现的人会反共救国
跟粉红的“国家主义”类似就是德国和日本的军国主义,说他们是军国主义者也没错。
还有就是我觉得你并不知道“国家主义”是什么。
国家主义并不是赞同应该存在国家这个意思~
对,比如那篇知乎回答,分析出了即使是这种环境也有四成的人点了反对
有这个可能性,所以反贼要在日常生活中尽量搞思想活动,不能让周围的人进入文革式的思维方式,让共产党的宣传停留在纸面。
是的,“国家主义”是我用来做指代的一个称呼,它实际上更加类似于20世纪民族社会主义和威权主义的中间状态。但是中国大陆政治现实过于奇妙深刻,只能以模糊语言做指代了。
我认为我的文章并没有走极端,没有过度吹捧也没有黑,我只是分析了在现在的中国大陆公共空间中无人会触及的讨论。
以前我上学时也相信存在“真正的”理客中,但是接触了社会就会知道,任何的视角和观点都是某种程度上主观的,因为不存在一个全知全能还能敲键盘的个体。标榜自己“理客中”的言论其实往往另有所图。
当维新变法落下帷幕,就到了辛亥革命上场的时候
走向共和里有句话说得好,假改良必然迎来真革命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自由主义指自由法制民主的思潮,国家主义指各种右翼思潮。应该说两者不完全是对立的关系,而是在第一种思潮被抹黑封禁之前第二种思潮被掩盖在了光辉下。当然右翼思想如果走向极端就是法西斯主义,就和自由民主相冲突了。
我是个汉民主主义者,但不是法西斯。汉族在中国的人口比例比传统认为是民族国家的欧洲国家法国德国都要高,中国是个天然的nation state。所以只要自由民主了汉族的利益就会得到保障,不需要特别去强调。两少一宽等损害汉族的政策恰恰说明了共产党政权不是汉族政权,他既可以损害汉族利益又可以在对自己有利时装作汉民族主义的代言人。右翼会支持共产党完全是被洗脑的结果,早期言论审查五毛洗地并没有这么严重时很多右翼都是反共的(工业党群体除外)。
个人感觉,别把土朝所建立的政权和西方拥有的左派平权和右派保守民族主义联系起来。
土朝就是帮派文化加传统专制法家的结合,对内限制言论宗教,对外谄媚利诱。也正是帮派文化的基础,对权力的贪恋和控制欲望是世所罕有。即使是内部权力争夺也是无所不用其及,动辄就灭人满门。各种口号的提出,还有红宝书的存在,还有几个精神偶像的力捧,也是有极强的宗教洗脑的意味。土朝对国家、民族这些概念只是洗脑的一部分而已,并不完整定义这些词,你只要跟着叫就可以。总的来说,天朝就是未开化的传统专制政体,套了个左派的皮,行右派民族主义之实。
好个自由交流,现在品葱删帖删账号比墙内独裁100倍,意见不合就删珊珊,怎么有脸说自由
你這個“自干五整體的人數下降”的概念好像有點問題,因為即使如你所說早期的自干五被幹爛退出了,但總有新出現的自干五替補上來。現在這些五毛水平低很可能反映的是五毛平均年齡的下降,這樣似乎談不上什麼光明未來吧。
消灭了尖锐的批评声,温和的批评声就变得刺耳了。 消灭了温和的批评声,连沉默都变得居心叵测。 当沉默也被消灭时,夸赞的不够卖力就是一种犯罪。
写得很好!
我只能从约束我自己开始做起,我并没有删除你言论的意愿,也没有这个能力。言论自由下你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也要做好言论被反对的准备。世上无绝对的自由,如果你的言论影响了讨论的进行,那么被删除是合理的;如果你的言论是被无故删除的,那么你应该去找管理员理论。实际上就我所知,品葱只能折叠用户的发言,并不存在你说的因意见不合而删除的现象。
其实我很遗憾的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有陈独秀这样很好的思想家,也有澎湃这种一心为了理想不为私权的人(当然他搞潮汕运动极左化是事实),早期党内的言论空间其实是比国民党那一边要自由的。我一边读党史一边感叹,怎么之后共产党(当然也有国民党)突然就变成一个依靠杀人和钳制言论维系的政权呢
也许把,也可能是因为我离开学校很久,已经很久没有接触到类似自干五这样的人了。不过这也是好事,说明中共目前只能依靠政工宣传才能维系低龄五毛的存在。如果宣传经费再次降低,说不定连动员这种五毛的能力也很难维持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每个地方都有规矩,“没有绝对的自由”嘛。品葱有些规定我也觉得不合理,所以也在其他帖子里提过建议。新人既然来到一个地方,我觉得还是尊重一下地方风俗为好。
這是為了讓人謹慎發言和保證發帖質量,同時防止五毛惡意洗版
说实话,我对现状是没有那么乐观,但仍然保持希望。
不过我也觉得未来经济造成的影响会更大。我策反各种粉红,谈经济话题非常有效……
已隐藏
已隐藏
看过陈独秀和胡适的论战,就是那篇著名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谈主义》,相对来说,更倾向于胡适的自由主义,陈虽有热情,但真的救国心切,太容易走入歧途。一切主义都是空谈,我还是相信胡适先生的“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容忍比自由更重要那是在有自由的前提中,如果没有自由的前提容忍就变成了与黑暗同流合污了。胡适所说的也正是前者。
这里说的对立是说国家主义所赋予的自由是有限度的自由
自由主义不是绝对自由,国家主义也不是国家本身,你这全是偷换概念。“保障国民的个体权益不受损害”是典型的反国家主义观点,神圣化“集体利益”或“民族整体利益”是国家主义最大的特征
自由派探討問題的品蔥,也逐漸會變為牆內人洩憤之地,與牆內一正一反,充斥極端廢庸之言,民主無緣對面不相識。
北大网宣队上班了?
老實說台灣也不是完全的民主國家,有用資本主義市場和社會主義的勞保健保社會福利,用民主的投票方式競選總統立委,如果中國能和台灣一樣用各種不同優點改進國家缺點,那就很偉大了。
其实你这主要是写了对内的问题,我倒是认为如今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往外面看中国的发展已经触碰到了原先欧美产业上游的利益了,同时经济压力是全球性的(有可能是经济危机的前兆),欧美各国的保守主义如今已经抬头了,都在收紧,英美最近的表现很明显。这一两年国外的经济说实话也不好受,所以对于中国抢走的那部分蛋糕必然不会放弃的。国际舆论一直对中国不友好,但最近几年也有加强的势头,所以对内加强可能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
对于不守规矩又整天小偷小摸的人你觉得人家要一直容忍吗?
你想多了,美国自己都不敢说守规矩,英美自己屁股都不干净,而且他们说的这些问题从二十一世纪初早就有人说过了,只不过舆论压根起不来,最近几年舆论导向才完全转向,也就是从奥黑提了g2被拒绝之后不久的事,本来很多问题只是民主党喜欢哔哔,现在共和党一起进场,手下媒体对中国的风向倒是挺有人日的味道,现在市面上没几家的新闻能看,川普上来后更甚,现在只看看娱乐经济版块,其他的没啥意思,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话,说了十几年了。
在中国的现实国情下。函数向专制方向收敛。
从策略和功利的角度上来讲,最迟到苏联解体以后,西方世界就应该对中国全面打压,发动性冷战,就像西方就应该在二战之后就立即准备对苏联的三战,当然不可能真打起来,因为斯大林一看到西方要找自己决战,就会识时务地主动退回二战前原本的势力范围内,而不头铁硬抗,这是斯大林的一贯风格。
不一定,欧美当时有一个很大的需要就是转移低端产业以便捋羊毛,他们也需要中国庞大的工业人口,那时候的中国不管军力还是经济都达不到多大的威胁,总体来说能不能比得过今天的越南都是个问题
whatyou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只狼影视二度 ?
都不正常
已隐藏
香港人們有什麼可以幫忙呢
要不弄個網軍到牆內分化自干五們?
其实港人继续加油,坚持抗争就是对墙内自由派的最大支持了。你们敢于用汗水甚至鲜血捍卫民主与自由,用实际行动证明谎言无法战胜真理的决心令我钦佩,比我们墙内自由派只能动笔强多了。
其实对于现在共产党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加速主义,加速主义的核心就是让社会舆论向失控的方向前进,逼迫中间派向两极演化,让共产党的舆论战面临一个两难的抉择:要么试图控制舆论,代价是降低讨论热度,回归传统的慢性对抗;要么继续放任失控,让社会舆论极端化,最终一发不可收拾。前者的例子就是NBA,后者的例子就是内地常谈及的女权和伊斯兰教问题。
各方面分析的很有条理,作者很有水平,期待下一篇大作
樓主的分析非常的精闢,基本上梳理了中國目前的政治局勢。我覺得如果要仔細劃分,自由派分為自由主義左派與自由主義右派,共匪那邊也分為毛左與鄧右,毛左雖然希望完全恢復毛澤東時代的狀態,體制內的鄧右是堅決反對的,而且習包子也不會完全實踐毛左路線,可是因為毛左堅持維護一黨專政,所以毛左因為政治正確在中國很有市場,共匪高層也需要毛左與自由派爭奪基層民眾,需要毛左用虛假的理想主義讓基層民眾對共匪繼續抱有幻想,所以毛左的話語權非常大。

部份自由派在胡溫時代可以委婉的存在,因為胡溫沒有實權,屬於混日子,習包子上臺之後意識到社會矛盾尖銳,共匪面臨統治危機,所以開始不斷的打壓自由派,連保共改良那種都不允許存在了,改造炎黃春秋可以說是指標性的事件,習包子上臺之後的一系列倒行逆施的行為證明習包子絕對不會支持民主改革。中國民主化確實存在很多悲觀的因素,比如自由派在國內基本上沒有輿論陣地了。可是在墻外基本上共匪是處於劣勢的,共匪在自由的網絡社會裡邊是沒有市場的,自由派在墻外的主流社交媒體與視頻網站上是佔上風的。墻外主流的華文政論網站基本上都是反共網站,而且最近這幾年翻墻出來的人越來越多了,胡溫時代不會發生的大規模抗爭在這幾年發生了很多,而且共匪內部權力鬥爭激烈,國際社會對共匪的印象越來越差,所以反共事業並非完全沒有希望。
充满下 北 泽 气息的说辞(大嘘)
毛左無法兼顧自由民主與民生均富,毛左那種抽象的按勞分配對於中國工人沒有積極意義,毛左主張的抽象的按勞分配根本沒有具體的標準,沒有中國工人與中共權貴之間的結果平等,本質上是建立在極權計劃經濟的基礎上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只有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可以兼顧自由民主與民生均富。工人階級應該利用民主制度爭取利益,共產極權國家的公有制是騙人的,名義上屬於全民所有的財產實際上是自封代表全民的共匪在支配,社會財富根據權力大小按權分配,工人階級在政治上 經濟上 文化上屬於無權階級,無法參與政治生活,無法主導企業的經營與分配,沒有享受亞文化產品的自由,成為共匪統治之下的政治奴隸。可惜的是毛左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政治正確,所以毛左的話語權很大,因為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處於被共匪封殺的狀態,很多人無法接觸到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的政治理念,所以很多人難以擺脫毛左的誤導,毛左還可以在思想上鉗制很多人。
已隐藏
玖羽 灰名单
所以你不能说习近平的上台完全是暗箱政治


搞笑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7
  • 浏览: 13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