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大叙事的效果原来比我想象的厉害很多……

刚刚看了一个帖子
前半部分是两人在讨论TG利维坦的自我维持,后面突然有个人插进来说了这么一段话:

目前只是一个社会发展的过渡期,主要矛盾还是在和西方的国力角逐,有些势力还不能动,就像秦王扫六合都要奋六世之余烈,强国强军和内部稳定才是第一位,将来只要大方向能按照党章走,把西方从神坛上拉下来,就开始开始肃清内部了,现在过渡期的问题都会一一解决,如果不能坚持党章,那就是历史的轮回,还很有可能被趁虚而入比苏联还惨。成败与否我认为关乎未来两百年甚至更久的国运,以及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否,我是从来不相信资本家的



一方面让我感觉TG除了捆绑国+政府,捆绑普世价值+资本主义也颇有成效,另一方面……我忽然理解了现在还锤不醒的一批粉蛆到底长了怎样的脑回路。

我原本以为宏大叙事的车轮碾压到他们自己的时候这些人能醒过来,回头看看人文关怀这个词,进而理解到宏大叙事的虚妄,但是看到前几天送锦旗那人的事情,以及再细想想这贴里葱友剖白曾经做自干五的心理活动……以及回想起我混的动漫圈子里已经明白TG本质、何为自我审查、国和政府的分别、何为民族主义、何为天赋人权却仍然生怕别人嘲笑墙和包子,真心觉得伤害了他们感情(会为发现还愿彩蛋“愤怒伤心”到迫真“哭了好久”)的那些人。

这些人已经在情感上完成了TG、国家和自己脸面(或者说个人价值感)三位一体的融合,理智上再怎么知晓赵家老爷是僭主、自己也有被铁拳的一天甚至早已被铁拳过多次,却依然无法摆脱对宏大叙事的依赖。
甚至TG的所持续营造的恐怖感在这些人心中某个角落成为了对它“强大”感的不断确认,而这也是“大国崛起”要素之一不是吗?
所以一切问题和烂账都是暂时的、想要解决就能解决的,不能解决是因为“上面掺了反贼”“高层有盘大棋”。


然而这种逻辑最终能行得通,还是得靠这些人内心深处缺乏价值感吧。取得世俗的成功“名利”如果前途渺茫,又无法接受普世价值或者宗教追求作为理想的终点,以及现代社会的冷漠和华人文化圈普遍存在的畸形家庭关系又扼杀了爱作为充实心灵和值得维护之物的可能性(有人说一些人人到中年才被现实打醒,我看不是他们人到中年才挨铁拳,而是人到中年才真心宝贝起自己孩子,真心把“国家大义”放到了“个人小爱”之后倒是年轻人平常轻易把父母抛诸脑后,才能三秒钟就忘了假疫苗的可怕转过头继续唱“愿我有生之年得见你君临天下”),至于传统文化里那点修身齐家的追求又丧失殆尽,这些人怕是把“国家富强”当成了自我实现的一部分了。
而丧失这种“追求”又有多可怕呢?我觉得这里还有一个家庭教育的锅。很多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乖孩子才值得被爱,不乖的孩子没人喜欢。又由于很多人做不到一直勤奋努力并最终“走向人生巅峰”,“我本质上不是值得被爱的人”大概也是许多人的潜意识吧。把“自己”看轻了、作功能性的存在看待了,自然也意识不到他人也非是功能性的存在而是活生生的血肉,哪怕理智上明白天赋人权四个字,心理上依然更依恋宏大叙事胜于人文关怀,毕竟前者能提供价值感

就算心中隐隐知道TG只是一群吸血鬼自己只是一介血奴又如何呢?看这城堡多华丽、咱名字里好歹有个血字,和你们活在大农村的普通人类是不一样的!吸血鬼文明五千年“光辉灿烂”对他们来说确确实实非常了不得,真真切切可以盖过毒奶粉假疫苗修宪建墙的荒谬和痛苦。
而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没有这个美梦的话,世界未免太荒凉了啊。
70
分享 2019-08-01

37 个评论

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一位双眉紧锁的青年,手里拿着干涩的面包,聚精会神地看着桌子上脏破的世界地图,深深地陷入了沉思:国家下一步的发展策略是什么?中美贸易战会如何发展?怎样处理好各种国际关系?如何对美军、台湾全面作战?一个个难题需要他思索、抉择。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剧烈的砸门声,一个声音高喊着:“都他妈把门打开,不然踹门了,把身份证暂住证都准备好。”他含着泪默不作声……一会儿外面的人走远了,强大的信念鼓舞着他再次站了起来,迅速调整好情绪,满怀激情地进入了下一番思考。
这样的描述我不赞同,这种讽刺暗含了“穷困底层就不应该思考国家大事”的倾向。实际上,底层愿意思考国家大事,是一件好事,比麻木不仁要好。此类青年的错误不是思考,实际上他们没有错误,而是媒体审查的受害者。我们自居清醒,也只不过是因为幸运地能够接触到党国控制之外的自由信息。即使要居高临下地讽刺,也要选择好目标,讽王侯不讽白丁。
理解的差异吧,我认为这讽刺的是明明自己受到政权的蔑视和伤害,却仍然站在当权者角度思考问题的那些人。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这群“奇怪的人”是受害者。权利意识是文明教育的产物,而非与生俱来的天赋,他们被剥夺了文明教育,我们应该谴责剥夺者而非对受害者冷嘲热讽。从我们的角度,这不文明也不理性,是受害者归因谬误。从他们的角度,如果我们采取这种态度,只会增加隔阂,对民主化的推动作用不比这些底层受害者大。
已隐藏
阴谋论和宏大叙事是小粉红的逻辑里最无解的两点,阴谋论能把一切事情否定,把所有事情都归咎于“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民主自由是个笑话,民主背后都是在财团操控”,他们的智商不足以论证以上这些“阴谋”,而阴谋论往往附带着的恐惧和民族主义,这些东西能轻易让他们停止思考。
当普世价值,民主和基本人权等概念被他们用阴谋论降维打击之后,宏大叙事就该上场了,小粉红不相信人权,自由,民主,需要把精神寄托在国家的宏大叙事身上。
如何能让他们清醒过来?我感觉只要有墙的存在,就基本没可能。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已隐藏
東歐人和穆斯林互相殺了上千年,了解對方是什麼玩意,你願意養請自掏腰包
同意这群人是受害者,以及更应该谴责剥夺者的意见;但鉴于认识世界首先要正确地认识自己这一观点,我并不同意指出他们行为的荒谬之处对民主化没有推动作用,对钻牛角尖的人比起说理辩论更有用的可能是当头棒喝。不过我会认真考虑你的看法,以及在指出这点时采取什么样的表述方式更为有效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回复 vpxuz
已隐藏
已隐藏
指出工具人的思维误区是推动民主化的重要工作,我非常同意,也在这方面努力。我反对首楼的确实只是表述方式,希望我们能够更有意识地区分中共独裁集团和被洗脑的工具人,以及对待这二者的不同方式。
我确实是这个意思,非常感谢帮助说明。
已赞。
总结得非常到位,我一直也有同样的感受与理解,但没能像楼主一样准确完整的叙述出来。

我一直认为这其实是整个东亚文化圈都存在的问题,这大概率与地质地理气候条件有关。农耕文明阶段,特殊的地理气候和作物驯化,演化出一套强有力的中心化的生产关系形态。尤其是以水稻为主要农作物的社会,生产力的落后,决定了中心化的生产关系更不容易被淘汰。
所以个体的价值从家庭的基本单元里就已经被舍弃,个体意志和价值,都必须让位于集体。个体的权益都需要借由集体来实现。

这不仅体现在基层村落,族群的宗族文化上,甚至整个社会的生产关系形态,也被这样的文化构成所决定。

从而决定了上千年的农耕文明时期,所有的生产关系均是top down的,也即自顶向下的政治体制,而文化层面大一统的情感认同,和中心化的思维方式也来源于此。

借用马克思的理论,生产力决定了这样的生产关系。
这也是为何到了近代,中共能上台的很大原因,因为落后的社会生产力是他们的基本盘,甚至直到今天也是。

但话说回来,喜欢宏大叙事的粉红们其实也知道到一点,就是他们所谓的那个大棋局快要逼近临界点了。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临界点后:
是生产力的提升,决定了人类农耕文明时期最优的,那一套中心化的top down的生产关系,注定会被工业文明后bottom up的生产关系所取代。
中共这套落后的生产关系注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很多粉红都背过这句话。
他们却天真的以为临界点后,等待他们的是党的星辰大海。
越是在现实生活中活得潦倒狼狈的人,越需要在网络世界里寻找某种补偿。
他们在现实世界里势单力薄,就必须在网络世界里抱团,把渺小的自我想象成一个强大主体的一部分,自己籍由参与组成这个强大主体而获得存在感和优越感,这样他们才觉得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他们在现实世界里是Loser,就必须在网络世界里把自己想象成Winner,把他们在现实世界中的挫折说成是为了某种远大目标所必须的牺牲,这样他们才觉得自己的挫折是有意义的。
很可惜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It reminds me of my alumnus lol
tbh支忽精英大多数都是this kind of people,either拿这个来吃饭or装逼,其实就是找不到meaning of life,实在是pitiful
对。对于农耕文明的一些看法总结,我主要是吸取了戴蒙德书中的一些观点,地理气候的先天条件,很大程度上会在文明发育的早期带来巨大的影响,因为社会生产力低下,导致人对环境的改造能力弱,对环境的依赖度极高。
而近年我关注到几个跨学科的学术研究报告,有文还发到science上了,从统计上看,印证了水稻种植区的社会,在社会结构形态上,甚至社会成员个体及家庭的文化形态,都大幅偏向于“中心化”的集体主义思维,无论是思维方式还是生活习惯。
猜测这可能是农耕文明社会时,非常强调家族乃至整个大宗族的合作,才能避免被淘汰。

相反,小麦种植区的社会,“中心化”倾向在统计上就没那么强烈。
另外,游猎采集文明的社会群落生产关系也如此,“中心化”和集体主义倾向较弱。
我想最好的解释,只剩下地理气候了。
毕竟不管是强秦还是大唐,其社会的生产关系辐射,不管政治,经济,文化,都没能突破地理上天然的屏障,比如蒙古大草原。

蒙古草原上,维持游猎采集文明的社会群落,也就没有那么强调中心化和集体主义。

我还是认为这是生产力水平的问题,在一段平滑的时空区间内,人类文明的发展一定是趋向社会生产力不断提高的。
而所有的这些屏障,文化的或者政治的。本质上都是生产关系的体现,都会因生产力的提升,使得人类活动受地理环境因素影响变小,从而生产关系形态也会随之改变。
果然在强国的烙印下,人们不知道自己在睡觉,而部分知道的人还在继续装睡。
所以个人认为看来要先想办法叫醒他们,再让他们认清强国现实。
rtgzddgh 已停用 ? 回复 [已注销]
我父母和我谈宗教,前面说“你将来也许还有很广阔的人生,我们又没有指望,我们信他干什么呢?”
一个小时之后面不改色地说“我听说在我们**信这个的没什么有文化有地位的,都是被人瞧不起的人才去信,都是些老弱病残”
总之,信基督的人素质要么太高,要么太低,总之,我不信。
rtgzddgh 已停用 ?
宏大叙事是吧,窝也来。
”哈哈,你们的东方智慧是不是让自己很爽?在新疆一定要加把劲!现在放弃的话比赛就结束了!我相信无论新疆人口变成啥样,共产党一定会去救中华民族的同胞的,一个也不会少的!不在新疆的同胞也得准备好人口不足以后上南海台海前线支边啊!“
我想起了愚公和智叟的故事。我一直以为他俩名副其实
ccpvirus8964 已停用 观察 回复 黑杰克
他们的我都没看太明白,就你说的我看明白了。。。。
admin 公共账号
宏大叙事当然是话语权高地,你还是太不理解雄性思维
当一个人表现得有一点坏,大家就会觉得他是个坏人。
当一个人坏的没边了,反而给了舆论以洗白的空间:“他本来不是这么坏的”,“他这么做是有苦衷的”,“一盘大棋”之类的言论不绝于耳。
毛时代的农民被压榨最狠盘剥最重,但有不少老农民最怀念毛贼。
ccpvirus8964 已停用 观察 回复 黑杰克
说得好!
补充一点:小粉红会不自觉的代入统治者的思路:


中美贸易战高喊着“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但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属于“代价”而不是“我们”

歌颂毛主席高瞻远瞩,“勒紧裤腰带造原子弹”,但是没有意识到腊肉勒紧的是屁民的裤腰带,腊肉照样吃香喝辣,对外援助。

但是要说这是中共洗脑的,却也未必,因为在体育类的贴吧里,当一个优秀球员薪水要求高的时候,下面会有很多人破口大骂,仿佛花的不是球队而是自己的钱;当球员竞技状态下滑时,这些人又希望球员能主动放弃合同为球队节省薪金。

我想,受教育不高的人或许更加容易没有自知之明?中共的宣传只是强化了这种思考方式
中正恳切之言
说白了,使命感。
你这言论就显然很有问题,反不反对移民和共产主义极权有必然联系么?你的意思是波兰希腊旧的移民反对新移民,就是因为共产主义?接受了你认为的自由民主洗礼就得无条件接受移民?否则就是共产主义余毒未清?这不是一种典型的非黑即白的对立思维么?
现在移民问题的复杂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地。无条件的反移民或者接受移民都是大谬,前者典型如墙内部分粉红,恨不得让中国变成一个种族,一个民族,一个“祖先”的纳粹党国,仇外排外。而后者就如有些西方的激进左翼,恨不得把国土安全局废了,把边检站废了,把移民局废了,全世界移民想怎么来怎么来,恨不得西方国家变成联合国,装下全世界。粉红想建设新的第三帝国,激进左翼想建设21世纪的乌托邦,结果最后都会毁了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
移民的背后其实是二战后西方现代文明普遍富裕后,自由民主平等扩展的结果。其前提是现代主义的普世文明取得了成功。个人的权利自由都得到了极大地扩展和保障,而旧左派的“社会主义”诉求,合理的部分已经实现,诸如福利制度等,贫富差异和阶级矛盾几乎消除了。而不合理的部分,则演变成了共产主义极权,并且最后垮了。现代文明的发展还导致传统社会的中心一元化和集体主义消解,多元主义出现,个人主义替代了集体主义。总体上说,移民出现的前提是物质极大富裕,贫富差距极大缓和并且可控,个人的权利及自由极大拓展并受保护。民主制度进一步完善。在这基础上,推行进一步的福利政策,多元主义,接受移民都是正常的,应该的。
可现在移民的问题在哪?首先这个前提就开始动摇,比如贫富差距和阶级矛盾又重新出现,美国的中产阶级量已经下滑到70年来的最低就可见一般。利益分配的不公必然导致阶级壁垒的出现,最后社会会被不同的利益诉求和阶级壁垒撕裂,这样还可能接受移民么?精英们张开拥抱移民,用彻底的世界主义看问题,那一般民众呢?失业问题,犯罪问题,贫富差距问题,这些问题怎么解决?要知道他们不仅仅是本土一般民众问题,移民们也一样。要民众都听精英们的政治正确,认为民众们都是愚昧的,精英们在道德上有优越感,本来就是民主政治失效的一种表现。
还比如多元主义是自由主义题中应有之义,但是开始出现所谓的后现代解构主义的时候,无条件的去中心化其实就走向了极端和自身的反面。典型的就是现在盛行的多元文化主义。这个多元文化主义将重心转向对文化多元性价值的强调,认为文化多元化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为此,它甚至极力贬抑主流文化,欣赏、推崇甚至崇拜各少数族群、宗教以及社会弱势和边缘群体的文化。如果这样下去,这个多元一体必然会解体,要不就是巴尔干化,大家根本没法一起过,要不就是收缩异变成为一些其他的什么东东。总之而言这样的多元化其实有可能走向反面。在这基础形成的一套政治正确显然会出问题。
本来这一套要平等尊重每个人群,不能以多欺少,以主流贬支流,不能因为一些刻板印象去冒犯一些特别的人群,要保护好少数人的利益等,都是值得赞许的文明进步,比起一些驱逐低端人口,搞着奴工制,还停留在专制社会的国家好了太多,这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该有的基本底线。但是在这个底线基础上,这个政治正确就问题重重了。本身政治正确是一套复杂的话语体系和学术思想,但落实到实际则开始上纲上线,符号化。热衷于贴身份标签,划分各种人群,搞身份政治和部落政治,放大矛盾去斗争。这些都让我不禁想起了共产党国家盛行的那套阶级划分,民族认定,接着就是阶级斗争的方式,这几年西方国家有些政治正确的主旋律的电影,让我看出了翻身黑奴把歌唱,打倒白人奴隶主的感觉。这都让我担忧这会不会重蹈当年左翼运动的覆辙?还有些西方知识分子沿着这个逻辑走下去,就会变成彻底的文化相对论(文化无优劣),对于西方文明和“资本主义”当然是无爱的,但是苏联又是一个反面教材。那干脆就是否定普世价值,彻底的相对主义多元论。既拒绝先进文明的传播,也不承认有先进落后之分。伴随这经济问题的显现,这套政治正确的话语体系不仅没有缓和矛盾,似乎还放大了?曾经的丰裕的物质,缓和的贫富问题,对于个人自由和权利的有效保护,稳定的社会及文化共识,行之有效的民主政治,都在日趋消失。少数人群认为这终究是主流人群的甜头主义,糖衣炮弹,无论你怎么做都抱有深深的偏见,要不就是觉得政治正确永无止境,承认同性恋双性恋还不够,还得搞出各种奇奇怪怪的性取向和性别。
移民问题只不过是这套二战后构建起来的后现代色彩的话语体系的矛盾之一,显然不是什么共产主义的余毒未清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事严肃的反思和讨论,绝不是二元论的扣帽子和对立,那只会加剧问题,对于解决只会是于事无补。
其实就是咱们说的理客中,中了所谓"理性"的毒,到头来只是越发糊涂越发自欺欺人
一個人的政治思想傾向和對時局的把握跟受教育程度沒有太大關係。實際上大學生、研究生中的小粉紅非常之多,他們在組織去牆外刷屏的活動中也出力不少,更遑論海外那些出口成臟的留學生了。跟樓主您討論的那位仁兄,受教育程度也很高吧。
舉個例子,我外婆,只上過幾天小學,不認識幾個字,只會寫自己的名字,不看新聞只看電視劇,典型的家庭婦女,有候還有點封建迷信。有一次,一家人出去旅遊,和外公聊天的時候,她說:(習)這樣就是想當皇帝的意思了吧。當時,習還沒有修憲。
還有一次,我談到中國研究生導師權力大、壓榨研究生的時候,她說:“這個就像以前的(工匠、藝人行業)師傅帶徒弟,學徒期間好幾年沒有薪水,給師傅一家幹苦工,洗衣做飯雜活全包,任憑師傅師娘差遣。只是現在還有這種事情啊。”
我外婆只是一個沒什麼文化的小老百姓罷了,但是她看問題卻比很多所謂的高知分子要透。實際上,一個人可以寄託的東西有很多,可大可小,可多可少,但是不論怎樣都應該起碼有自己的思考。像“大一統”“幾千年歷史”顯然是外界塞到腦子裡的,對此產生認同實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这大概是我在品葱的第一次点赞。
建议多读政治哲学。
同意lz观点。摘取一段我之前自己写的“科普”小文章,也说的这个现象。

为何反对秦制?从信息角度出发的政治科学来看,秦制是处理不了自身内在的问题的。而且,从政治哲学上来说,当然因为秦制不好。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在于促进社会的良好运行,保障每个人的人身财产安全、自我发展的机会和更高的生活水平。秦制会严重违背当初人类聚在一起、互相沟通交流、建立宝贵的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追求更美好生活的初衷。另外,秦制不能提供价值来源。所谓价值来源,是指,向人之生命赋予相比其他动物之生命更丰富更深刻的意义的东西。秦制展示的是赤裸的强权,弱肉强食,成王败寇。谁有刀枪谁更能屠杀谁就是胜利者,失败者要么死、要么被剥夺自由。这是动物世界存在了亿万年的东西,并非秦制给人类做出的贡献,因而也并不能给人之生命赋予什么独特的意义,相反,它还试图把已有的独特意义抹去,将人类社会还原为动物世界。总而言之,秦制没有合法性。

有人一定反驳说,集中力量办大事,就是秦制的优越性。它的优越性,就是合法性来源。可是,只有秦制会勉为其难,非要办大事,因为如果不办这些大事,它实在是没法继续存在下去,所以它永远都有大事要办,而且,就算没有大事,创造大事也要办。相比办少数必要的大事所带来的好处,办毫无必要的大事所造成的浪费乃至损失,是更为巨大、更为惊人的。只是它肯定不会让你知道这些损失罢了。除了隐瞒损失,更要命的在于,它会鼓吹自己,麻醉大众。用的方法有很多,其中一种典型就是“大事美学”。一切都是大,很大,非常大,百年一遇,千年大计,亩产万斤,十万旌旗,百万雄师,千万知青上山下乡,亿万人民币援助非洲。广场大,建筑物大,领导人的字儿大,脸盘儿也大。不管怎么说,相当一部分人吃这一套的。“大一统”,多少人听了就兴奋不已,只要说句反对大一统,瞬间就可升级成为其不共戴天之死敌。

可能有人要说,秦制不好,周制好,那么为何秦制能打败周制?

首先,我们必须摈弃“好”就必须是战胜方、战胜方就一定“好”的思维连结。其次,再来说原因。秦制对于落后国家、对于天生威权人格的野心家、对于爱好“大事美学”的普通人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落后国家想要快速追赶,必须在自己的地理范围内实行集权体制,以最快速度和最大力度来汲取资源、动员群众,在一段时间和一定地理范围内,这种体制可以积累起可怕的爆发力。但“狂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超出这一段时间和这个地理范围,秦制就会陷入自掘坟墓的境地。这是此体制内在的、固有的毛病,神仙也救不了。正因为这种体制会提炼出无以伦比的至高权力,才令各路野心家垂涎不已;也正因为这种体制源源不断地提供“大事美学”的精神鸦片,才令纳粹主义者、军国主义者、沙文主义者、极端民族主义者、种族主义者、鹰派、战狼等等等等趋之若鹜。

要解决中国对秦制的路径依赖,首先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地位,不能在经济和政治上陷入双重边缘和孤立的可悲境地,其次要杜绝毫无廉耻、不择手段的野心家攫取权力,最后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要戒掉“大事美学”的精神鸦片。其实,这一点反而是最难的。因为这毒瘾,已染了两千年。野心家们也是因为特别能提供此类鸦片而成功上位的。在此等国民和野心家的“努力”下,中国必将再次自食苦果,掉入历史循环,面临边缘和孤立的重大危机。

正常人是无法和瘾君子对谈的,尤其在瘾君子认为这是“美”的时候,他们的价值来源已经被污染了。
支那人宏大敍事的思維習慣貌似自古已然,小乘佛教修行渡己,大乘佛教渡人,普渡眾生,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憂國憂民,很有宏大敍事的世界觀
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一位双眉紧锁的青年,手里拿着干涩的面包,聚精会神地看着桌子上脏破的世界地图...
不行啊,怎么能吃资本主义的面包呢?所以应该拿的是半个发霉的社会主义包子。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