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net观察:知乎上发现的神奇评论数则

圣光照耀我腐烂23 小时前
这话似曾相识,以前说等以前那代老古板死完了,广电就没那么造孽了,等老一代足球官僚死完了,中国足球就有起色了,诸如此类,想要提醒你的一句话是,官僚体系的制度需要的是稳定,它是自下而上的一种自我阉割之后才能进入的体制,公务员制度你好好品味一下,再考虑下一代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往近了说,大学学生会这几年爆出来的那种小官迷,可都是公务员制度的潜在后备军,这样的人的数量可远超出你想象,那么乐观真的挺搞笑的
https://pic1.zhimg.com/50/v2-d532ef778efe8b84052fb097da14af4f_s.jpg
Latitude (作者) 回复圣光照耀我腐烂21 小时前
我和一个同学进行过类似的对话。我同意,老一辈一定想办法会扶植和自己相仿的接班人,出一个异类打一个。同学的想法是等待红色集团内部出现秘密政变,让改革派上位但是可能性不大。
而我的想法是禅让制下的领导班子没救,但是身边的智囊团和中高层有救。我和他都不是最终会从政的人,更不可能为了从政改变自己去迎合一个环境。要先从容易变通的民营企业和学界开始改变。中国社会本来就是割裂的,割裂的阶层割裂的认识,就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https://pic4.zhimg.com/50/da8e974dc_s.jpg
圣光照耀我腐烂回复Latitude (作者)21 小时前
官僚体制不是死物,它本身就是一个列维坦,某种意义下,是它选择合适的人,而不是人选择他。它只会吸纳能够维持他的统治状态的人,而这种状态需要的是稳定,这种稳定带来的是制度上的惯性,也就是“一切大方向上的政策,都照旧”,因为这辆火车上的所有人都是命运共同体,尽管对某个细节存在不一样的意见,可能就是你说的“中高层”,但在大方向上,不可能有任何不一致的声音,因为一旦有这样的声音,那就是党争的开始,就是“不稳定”,就一定会被第一时间掐灭。长此以往,所有在这体制内而存活的,本质上都是服从并服务于此的。换个更浅显的角度,难道中层领导不年轻?现在很多中高级干部也就三四十岁,你以为他们不知道对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知道又怎么样呢,没办法改变。
https://pic4.zhimg.com/50/da8e974dc_s.jpg
圣光照耀我腐烂回复Latitude (作者)21 小时前
你说的从民众开始改变,说实话有些天真。知乎上现在骂easy girl骂那么狠,其实根本没用,因为给了外国人超国民待遇的人,他们不敢骂,人本性都逐利,是不一代代的这样的文化氛围和特殊政策给予了外国人在国内的这样骄横的待遇,而这些的制定者和民企或者学界关系真不大。
https://pic1.zhimg.com/50/v2-d532ef778efe8b84052fb097da14af4f_s.jpg
Latitude (作者) 回复圣光照耀我腐烂21 小时前
嗯,按照这个思路我的同学是对的,自上而下的政体下只要规则制定者不变,民众和中高层说什么都没戏。而这个模式注重维稳排除异己,如此看来是死结了,现在是国人和肉食者利益不对等的矛盾,以后只会越来越尖锐,不知阁下有何方案,还是说等以后改朝换代。
https://pic1.zhimg.com/50/v2-d532ef778efe8b84052fb097da14af4f_s.jpg
Latitude (作者) 回复圣光照耀我腐烂21 小时前
我个人认为Easy girl的问题倒好解决一些,教育部有责任,境外金主有,部分女性有,从满清至今丧失的民族自信也有。比起对外关系这种主要寄望于肉食者的问题好解决。
https://pic4.zhimg.com/50/da8e974dc_s.jpg
圣光照耀我腐烂回复Latitude (作者)21 小时前
我很悲观,且也觉得是死结
https://pic2.zhimg.com/50/v2-201de29e5bb674ad4ee946035b669995_s.jpg
前路听风雨回复圣光照耀我腐烂14 小时前
不是不敢骂,山东大学校长不是被骂出翔了吗,只是这些个所谓的领导,一个个都是缩暖的,就是不回复,冷处理,现在山东大学的事情也渐渐平息了。
就和湖南新晃一中被埋的那个老师,那么大的事情,1个亿的热度,说给你砍就给你砍,屁民终究是屁民啊,那些个身高位重的哪个理你。
经过新晃一中那件事后,对zf的公信力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https://pic4.zhimg.com/50/da8e974dc_s.jpg
圣光照耀我腐烂回复前路听风雨13 小时前
校长也并不是制定这个政策的人,他只是执行者,再细想想
https://pic4.zhimg.com/50/da8e974dc_s.jpg
圣光照耀我腐烂回复前路听风雨13 小时前
该评论已删除
https://pic2.zhimg.com/50/v2-201de29e5bb674ad4ee946035b669995_s.jpg
前路听风雨回复圣光照耀我腐烂12 小时前
我的回复好像被吞了……
那这种情况什么时候会得到改变?什么契机能让他改变,世界第一的经济总量?还是远洋军事力量的投送能力极大的发展后我们获得了世界的话语权,舆论的引导权?
换言之,随着我们经济政治军事能力的发展,GDP那个数字能不能转化为我们民族的自信心?谢谢指教。
https://pic1.zhimg.com/50/v2-d532ef778efe8b84052fb097da14af4f_s.jpg
Latitude (作者) 回复前路听风雨11 小时前
这位老哥对前景比较悲观。他指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即领导班子不会同意自下而上的民间改革,而自上而下的改革在我国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我们都没有提出信服的解决方案。
至于如何提升国际话语权,去年我写了个回答你可以看一下,大概意思是把中文语境(语言)往全世界推广,建立国际范围内仍然可用的话语体系。现在是只有我们知道并且使用白人的话语体系,但他们不知道我们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5115893/answer/228715984
Latitude (作者) 回复Latitude (作者)11 小时前
前年写的 记错了
Louis Young回复Latitude (作者)9 小时前
我认为不是死结,目前只是一个社会发展的过渡期,主要矛盾还是在和西方的国力角逐,有些势力还不能动,就像秦王扫六合都要奋六世之余烈,强国强军和内部稳定才是第一位,将来只要大方向能按照党章走,把西方从神坛上拉下来,就开始开始肃清内部了,现在过渡期的问题都会一一解决,如果不能坚持党章,那就是历史的轮回,还很有可能被趁虚而入比苏联还惨。成败与否我认为关乎未来两百年甚至更久的国运,以及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否,我是从来不相信资本家的。
Latitude (作者) 回复Louis Young9 小时前
嗯,首先不能被和平演化,老大哥半死不活在那摆着。从17年开始我就觉得在赌国运了,希望有生之年能见证完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吧




月入杯中

自由撰稿人
这种事在国内也不会管,和在哪里,被什么人围殴,并没有关系。
中国人的勇敢,是强力领导之下的勇敢,如果有一个领袖来领导,确实是悍不畏死。但如果无人领导,中国人是很懦弱的,什么事都不敢出头,生怕惹祸上身,除了在网上。
(指Barcelona群殴事件)
4
分享 2019-08-01

7 个评论

前面看了半天还算挺理性的,结果看到最后,一个180度的粉红太监思维。
洗脑洗到深红的人,即使觉醒了也只能觉醒到粉红为止。指望中共铁拳能把中国人都打醒的人,最后还是失望了。
那么你再看看Latitude后来给Louis的回复呢?
就像秦王扫六合都要奋六世之余烈,强国强军和内部稳定才是第一位,将来只要大方向能按照党章走,把西方从神坛上拉下来,就开始开始肃清内部了----笑死了,为啥肃清内部?人家跟你玩文明呢,还有你内部一泡污,还能把人家拉下来?怕不是自己就内爆了
现在正在脱钩,川普和习近平都在用行动脱钩
louis young这种五毛言论一点新意没有。基本就是吹捧和歌功颂德。什么先稳定内部和西方争霸之类 简单来说就是 他作为一只党养的狗,无论党和习做什么他都能从其中找出积极意义来大肆吹捧。就算是习操了他全家杀光其全家,他也会认为自己做了帝国的燃料 光荣的很。献上自己家的女人供权贵享用 那是应该的。
我觉得根本就不用去讨论体制改变人还是人改变体制这问题,换一个角度就知道这种说法错误之处。

Years And Years里面有个桥段,一对黑白人夫妻,女儿表现出一些心理问题。父母当时认为女儿对自己性别认知有异议,并且在心理做好准备支持女儿,但他们找女儿谈话之后,女儿烦恼的是认为自己是跨人机者——即抛弃肉体转化为数据。然后妈妈炸了,原本的包容,原谅,等等情绪都用不上,愤怒的给女儿关禁闭。

编剧在设计这个桥段的时候特意设计一对黑白人夫妻,拥有认可同性恋,变性等等当今代表进步的意识。即使这样,面对女儿的想法,这对进步的夫妻还是无法接受。

看了这个桥段,你们再回想下,“等我们这一代人拥有话语权就好这句话”,或者你再想想自己小时候有没有“等我当家长一定不会让自己小孩如何如何”的想法,应该就能明白为什么让自己同类获得权力这个世界就会变好是错误的想法。

这个世界是不断发展的,你认同LGBT或者什么其他的并不代表你是一个包容开放的人,只不过证明你还有学习能力,能够接受历史大势而已。而未来一定会出现更复杂的情况,其中的大部分是你在丧失学习能力的情况下无法接受的,到那时候就是下一代对我们抱着同样的想法了。如果后代也不凑巧抱着上面是老不死的废物,等我们上去了会更好的想法,那就是一个屠龙者变为恶龙的循环。人类的暴力革命史无数次论证了这个循环。

这个循环之中,没有什么上一代下一代,你的父母,你和你的同龄人,你们的子女,都是将遭受同样困境的一代人。

问题不在于什么样的人在上面,因为任何人都有自己讨厌的东西,人类社会的本质就是利益冲突,那么应该如何对待不喜欢,恐惧的,甚至伤害自己利益的事物才是问题的根本,最开始人们直觉是把它们摁住,捂嘴,消灭掉,这叫专制。但后来有一些人发现专制是一个革命者和上位者不断交替的循环,而且每一次都死好多人,生产力发展后,人越来越宝贵,这样不好,我们要打破这个循环。所以他们决定把所有不同的意见放在台面上,一次次论证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得到一个公认的结果,为了防止一次讨论不彻底,大家还约定了讨论的周期和规则,这样每一方势力不用通过暴力也有机会成为既得利益者,而事实也证明,即使这个规则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如果不用死人,而且还定期重开,那大家还是乐于参与的。这个过程叫民主,形成结果是法律。通常经济上升周期中,前者会嘲笑后者低效,但低效显然是有正面作用的。

我们现在是前者,那么我们有机会变成后者吗,我个人是很悲观的。首先不能指望体制本身改革自己,一个更好更先进的体制,通常是在经济上升期间,拥有一定规模的精英化中间阶层进行充分的政治参与后获得,而随着衰退周期的开始,指望经济上升周期精英阶层参与政治分享权力的民主道路目前来看也没有可能。中国30多年的上升周期除了经济,其他全在原地踏步。这个原地踏步的部分导致我们逃不过屠龙者成为恶龙的循环——即更先进的体制不会出现。伴随着衰退,统治者会认为自己失去了合法性,转而加强统治力度,被耗尽的中坚阶层也很难追求物质以外的东西。你或许会说 ,日子变得不好过之后百姓肯定不会满意。确实,两者没有建立起一个合法有效的沟通渠道,而衰退期双方将失去理性和耐心,也许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认为在衰退背景下产生的新体制并不一定是先进的,而公民也只会考虑经济问题,对新体制的衡量标准也是经济,不会有太多耐心。不凑巧的是,衰退并不是换批人能阻止的,体制也许会反复更迭最终陷入更大的混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molecular Thinker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8-05
  • 浏览: 4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