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网络舆论环境是不是已经完了,真的不懂为什么现在会有这么多粉红五毛

如果说学生时代被洗脑的还好说,只要稍微走出点社会和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打过交道的都会明白你这20多年接受的都是洗脑教育,TG已经彻底没救了这个事实吧,去政府机关要办什么事各种踢皮球踢来踢去,就是要让你跑断腿,为人民服务?呵,不骑在你头上拉屎就算好的了。每当政府要弄什么工程拖欠钱款也不是什么新闻了,现在谁还敢接政府的工程,就不给你钱怎么了,有本事去上访啊。和人起纠纷了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的话警察永远是一个和稀泥,依法办事?我就呵呵,碰到无赖了你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虽然现在监控几乎遍布全市可你会发现真被偷了什么东西或者出了别的什么事需要去看监控的话这监控永远是坏的。全国只有唯一一个指定申冤平台微博,真出了什么事只能去微博申冤再买波流量引起大V关注转发再引起全国人民关注你这问题才有可能解决,报警?等下辈子才给你解决吧。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老百姓出事了必须要去一个社交平台申冤,警察已经不作为到什么程度了,纳税人的钱都养了一群什么人

要说收钱发帖的是有,现在的网络环境我也明白,可是现在这个全网都充斥着五毛和粉红是什么情况,每当他们歌颂社会越来越进步国家越来越强大我就觉得我们是不是生活在不同位面的中国,还是人真的蠢到了这种地步??没错国家比起20年前是强大了,可你要知道这个国家是赵家人的不是你这个底层屁民的,国家强大和你这个屁民没有半点关系。20年前人人结的起婚养得起孩子,光棍才几个,现在呢,生育率结婚率年年下降,离婚率年年升高。20年前人人有房住单位分房子,现在呢,背着房贷做一辈子房奴吧。20年前遍地的975工作,就算加班也是偶然才有,现在呢,管你是清华北大毕业的都给我滚去血汗工厂996吧,修福报这种事都敢公然的喊出来,完全不把劳动法当一回事。上头各种完全不管民生一拍脑袋想出来的政策,更要命的是屁民完全没有权利反对,只能死鱼一样的任由上面的人来折腾。比如今天开始在上海实施的垃圾分类,就前2天还有文章厚颜无耻的说上海市民都很赞成这条政策,我可QNMGB的。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有人来问过我的意见吗,怎么我周围的同事和整个小区邻居都在骂。赵家人的国家是越来越强大了没错,可你要记住国家强大了只会操你操的越来越狠,别的国家强大了都是赵家人吃肉留口汤给百姓喝,现在的TG可是连骨头都不带吐的。

10年前上网是什么环境,现在呢?实名制净网后只有到处歌颂TG无脑站国家的粉红和五毛了,提出点疑问和不同意见马上就被扣上汉奸精神白皮精日等各种帽子,这种狂热程度在50年前就是文革的红小兵吧。一有点什么负面新闻删帖和封锁消息比什么都快,国家不想让你知道不想让你看到的你不翻墙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自从美国宣布制裁中国后这几个月已经开始出现不少反智发言了,更是让我了解到粉红五毛只有屁股没有脑子了。墙这个几乎人人痛恨的东西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不少洗的言论了,什么是为了保护我国产业,几年前方校长在微博留言给广大网民拜年,下面的留言都是祝病魔早日战胜方校长的逼的方校长关了微博评论,这要放今天在下面留言的都要被网警给抓走吧。还有华为也是,几个月前美国和中国打起来前几乎人人还都在骂这个黑心企业996,骂任正非的狼性文化,结果就因为美国制裁了华为,这个企业就成了中国的民族之光???任正非的形象一下子就高大了起来,威望就差媲美习了,996就成了为了国家崛起所必要的牺牲,WTF??????????这才几个月啊,都是一群没有脑子只有屁股的ZZ。

要细数TG的罪行没个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就先打到这吧,就这样一个全身上下都是毛病,在一个完全看不到希望没有一点自由的社会为什么还能有这么多五毛粉红,我不会说中国怎么怎么样,因为我毕竟还是爱国的,有哪个人民会讨厌自己的国家,我仇恨的只是这个TG,可是TG早已把国家和自己绑定了,说TG不好粉红的卖国贼帽子就给你扣了过来。以上这些话我憋了很久了,说来惭愧我虽然翻墙上网很多年了但这个地方也是偶然才找到的,这些话我现在在墙内的哪个地方能说吗?保证无论哪个地方都是先引来一批小粉红的谩骂,然后管理员删帖封号一条完整的流程。
Laurent_Romain 不会开高铁动车组的火车司机
我是99年的,可能因为家里长辈都是大学老师,所以各种历史政治经济的书倒是没少读,家里长辈时常还和我讨论此方面内容。

大概初中的时候偶然在家里的电脑里发现了64的纪录片,一开始确实很惊奇,宣传的伟光正的共产党也干过镇压这事儿,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翻墙,了解各方面内容。另外家里也是参加过64的,所以对体制,共产党的本质也和我聊过。高中也有三两好友来和我聊时事政治,所以到真没有说被墙内的信息所洗脑,同时对于墙外的宣传我也保持相对谨慎的态度,一件事儿看好几个来源,和别人讨论之后才做出自己的结论。

目前立场来讲不能说特别反党反中吧,本身我自己也去过美国,法国,新加坡等国家,目前在欧洲留学,对于各种体质各种国家的优劣心里也相对有数,所以我赞成共产党目前来讲对于中国发展作出的贡献,也对于其执政下的种种不公感到愤慨,我也觉得目前的共产党已经背离了初心,不配其共产党的名称,而是成为了一个寡头集体……

所以中国网络的舆论环境并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是小粉红,只不过不想发声而已,我在墙内的社交媒体上发一些比较隐喻的东西不是没人看得懂就是有人举报给我删了,那么这样的环境还是暂且不要发声为好。

我母亲跟我说删贴,审查本身其实也是一种纪念,假若哪一天中共倒台,或者政治改革,言论放开了,那么这些被审查掉,删除掉的言论,是收入进博物馆,成为历史纪念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切还是要往好了看。
peepeepoopoo 物理系。托派。
我最痛心的就是贴吧。现在贴吧连“傻逼”都发不了,17年前的精品贴说没就没,这就跟Tumblr没了色图,Pornhub没了黄片一样,谁还用啊。逼乎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偶尔还能看到几个不疯的,至于剩下的那些问题,什么”中国人打得过黑人吗“,”DNA 之父沃森认为黑人的平均智商比白人低,其观点是否有科学依据?
“,”印度真的有部分中国新闻上说的那么落后吗?”,这些问题下边简直群魔乱舞。还有各种微信公众号带节奏,比如“著名"的留学生日报:
https://zhuanlan.zhihu.com/p/53960779

问题是中国共产党,他作为一个”共产党“,对这些疯狂的民族主义思想几乎没什么实质管控。把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关进再教育营里,管这叫反恐;整天喊着”复兴中华“,你如果是被压迫的民族这么喊没问题,但是现在你还这么喊,就不太合适了吧。本来就已经有一堆民族沙文主义者,成天恨不得血洗日本,核平美国,独霸全球,你再这么喊,就太危险了。996,资本家的剥削压迫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然的现象,这我理解。但是为什么马云这种吸工人血的资本家也能入党?我真好奇这些身价上亿的所谓”共产党员“,他们有几个读完了共产主义宣言,知道托洛茨基主义,斯大林毛泽东主义,卢森堡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自由主义,这些名词都是什么意思,他们对共产主义的认识有没有我这个连共产党员都不算的人深刻。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的共产主义教育太失败了,连让大部分成年中国人明白,现在的中国与一些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这不是因为共产主义是错误的,而是因为中国的生产力还不够发达,并且有资本主义的阻挠;中国共产党取得权力只是第一步,中国只有不断革命,不断发展生产力,并且时刻警惕政府的官僚化,还有资本主义的渗入,长年累月地努力,才能建设成共产主义社会。连承认与某些靠剥削其他弱小的国家发家的国家存在差距都做不到,这样怎么革命,怎么建设共产主义?

也是,要是中国共产党能真正让大部分中国人明白共产主义到底是什么,像YouTube,reddit,facebook,twitter,Wikipedia这些网站也就根本没必要封禁了。
微博言论大概在2012年左右还不是现在这样,那个时代,正处习近平上台前后。国内的学者们那会儿还在激烈讨论宪政什么的,我听过张千帆的一个冗长的讲座视频,还有那会儿出现的很多敢于发声的,微博也出了很多后来被污为“公知”的大V,什么贺卫方任志强什么的。这些声音一两年之内全部消失,从删评论到雇水军到直接封号,没出两年,微博基本已经一片粉红了。。。
包括微信群、知乎,国内一切社交媒体平台,那些打着什么讨论时事社会政治的,里面全是睁着眼睛大声颠倒黑白是非的。。。都不用官方出马的,光是其他人就可以集体自我审查加审查你了。。。

这就是事实,国内俨然已经根本不存在什么正常的舆论环境了。
不然也就不会这么多人翻着墙上品葱还要担惊受怕。。。
bot1989 品葱娘作者
习主席的这几个任期里,居然真就完成了物理意义上的网络不是党外之地。

像我这样的90年代生人,基本都经历过00年左右,国内互联网刚刚兴起时的情形,对于政治的任意探讨、对于事件的全方位嘲讽质疑、对于审查的毫无情面痛批。
但这,令人心碎地,在中国只是昙花一现,就像天安门广场上的群众。
最终它只是无根之木,建立在无民主权力交接政权下的言论自由的昙花一现。当年批判的那些所谓的独裁行为,那些跨省抓捕、绿坝、杨教授,在今天看来全都是小巫见大巫。在那个使用贴吧无需注册的年代,想到多年后货真价实的实名制上网,也许也是感到犹如梦一般魔幻。

如今的大陆网络是真的完了。任何理想主义和国际主义都被迫消失,庸俗的、铜臭味的金灿灿的消费主义奶头乐夹杂着逼人站队的“仇恨一分钟”填满了国内触目所及的全部媒体。所有人都觉得彼此是在一场毫无意义的大狂欢游行队伍中的路遇陌生人,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主题进行仪式般的共情,“发泄”愈演愈烈的愤懑和憋屈,吸食毒品一样融入这个或者那个饭圈、手游圈、短视频、直播主构建的付费梦境里。

我能做什么?我说完这些之后依然要面对这一坨生机盎然的废墟,我能说什么?
Astralstrain 00后 大二在读
楼上的大部分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大部分评论背后都是有网管在操作,但凡稍微说一点真话的都会被删、关小黑屋或者被人举报直接封号。某高中同学因为在知乎上的评论带有”赵家人“的字眼,被禁言十几天(苦笑)。而且现在的宣传阵势是越来越猛啊,很多青少年包括我身边的一些朋友们由于从来没翻过墙、对国内时事、政治了解得又不多,很容易就会选择相信这些说法。举个例子,前一段时间诺贝尔经济奖宣布得主,有朋友转发了一篇赞美中国的扶贫措施、这个奖应该颁给中国的文章。恰巧那个时候有乡村教师曝光了形式检查,让乡村教师兼职扶贫,扶贫到底是不是真的为老百姓好还是表面功夫大家心里都有数。但有些人就是能对社会热点事件选择性地视而不见,平时也不会关注,出了大事他们还是会相信官媒的说法。由此可见CCP的宣传工作还是非常到位的,真是难得的尽职尽责啊!
国内舆论环境如此死气沉沉,网管和无数收钱办事的自媒体公众号固然功不可没,个人认为墙内的教育制度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从初三开始学生就开始接受爱国主义、马克思主义洗脑教育了。到了高中文理分科,文科的政治学的都是些什么,经历过的人都懂。如果幸运一些,遇到的政治或者历史老师见过世面,愿意给你讲一些过去三十年发生的事情,学生或许还有醒过来的希望。我就遇到了这样的老师,虽然我高中读的是理科,但至今忘不了历史老师给我们讲六四。到了大学情况就更加惨烈,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毛概、思修都是必修课,有学分!期末还是闭卷考试!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某些老师的思想真的,用迂腐来形容都是抬举他了。也有老师自身口才很好,能洗白共党于无形之中,还收获了一堆学生粉。这种教育同样致命。据我观察,仅就我所就读的大学而言,不少学生因为不关注时事,加之没有社会工作的经验,思想非常单纯(在这方面男女生并无明显区别,男生忙着打游戏,女生忙着追星),再加上对老师的一种天然的尊重,自然很容易信以为真,在网络上就表现为小粉红和自干五了。还有不少人拿马克思主义来怼资本主义,说资本家的嘴脸是如何的丑陋。殊不知在咱们国家,权力从来不在商人手上,只有官商、红顶商人(不然某房地产大佬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家里条件好一点的,听父母说这些事情听得多了,就会懂得社会的运行不是课本上的那一套。家里条件普通、父母接触不到这些东西,自己读书又不行,考不到好学校的那些人,醒过来的机会不大(或许出来工作之后概率会大一些)。
综上,言论控制和洗脑教育,加上近两年抖音、快手、网红的流行,三四线小城市年轻一代看到了似乎不用读书也可以发大财的机会,于是读书人越来越少,清醒的读书人则更少。网络环境的恶化是这种畸形政策造成结果表现的一个方面。
十年前,2009年,我在贴吧为tg洗地(…谁还没年轻愚蠢过)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为我说话,全都是喷我的。现在全反过来了。

你要说现在是因为大家日子好了,感恩tg了,我是不能同意的,哪有比十年前感觉更好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对未来生活的期望简直乐观到爆炸。

那是不是现在在网上说话的人群素质更低了呢?我觉得也不是,我那时候所在的贴吧非常热闹,每秒钟刷新一下都是一整页的新帖子。那个时候移动互联网远没有现在发达,大家都是用电脑。所以大多数吧友都是天天泡网吧的底层打工仔或者中专生,就连本科生都很少见,要说,也是现在网上发言活跃的网民素质高了才对。

D吧出征的起初,我是见过的。完全是出于民族主义的一腔热血,没有半毛钱替tg洗地的意图在里面。甚至大多数人是两边都骂的,很好理解,都是tg害得我居然得翻墙才能去骂韩国佬。

现在不一样了,居然有人为墙辩护,想不通了,完全想不通了。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樓主反應的問題,恰恰就是品蔥的價值所在。

品蔥,驅逐了五毛後的政論中文平台。
洗脑还是有用的,当年在毛时代的年轻人都很狂热,相信自己生活在最好的时代,相信报纸的宣传,视西方为没落中的敌人。现在国内用的洗脑手法连当年的德国纳粹头子戈培尔都要自叹不如。
悠悠球 来自太阳系
已经完了,就拿听歌举个例子,听个普普通通的爵士乐,就有人民族主义情绪上来了。我复制一下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喜欢法国小酒馆的氛围,光线昏黄正好,人们的脸颊带柔和微醺的笑意在灯光下忽明忽暗”,有人发了这个,然后就有人紧跟着发了个这个:“喜欢中国火锅店的氛围,风吹醉了食客,辣椒和花椒都映着人们此时无法言喻的幸福“,是最高赞。这是英文爵士乐啊,火锅店出现完全不协调啊,描述的内容、情境也和歌曲无关,这就一无关评论。这太令人无话可说了。


而且今天网易云音乐主页还推荐了一个《初心》的”红专“专辑,还是年轻人唱的,这俩年轻人唱得最多的就是这类歌曲。新华社和网易云出品的。除了网易云音乐,其他内陆音乐软件都没这样的,估计他们觉得年轻人网易云用得最多,好渗透。
我有时会上B站看视频(大陆的一个网站),看了宇宙、科学的,发现有同样爱好的人,看了NASA的纪录片,也有许多爱好者,看了海德格尔心理学、法学,也有许多爱好者。。。。。大陆不准妄谈国是,但国是之外的是可以自由谈论的。。。。就算是政府,也可以看看美日欧的发展。最终,当大家有了一定的知识,有了一定的分析,自然会类比分析。。。。所以你不要悲观。。5毛,它们的言论根本没有含金量,毫无个性,这样的东西,比最枯燥的教科书还教条,你觉得读者会喜欢吗?它们只是占据数量优势,而占据数量优势的原因是政府只允许一种声音。。。。
https://gss0.baidu.com/-vo3dSag_xI4khGko9WTAnF6hhy/zhidao/pic/item/aec379310a55b3196e7fdbee49a98226cefc17a2.jpg

一方面,是censorship的深化、强化、锐化,这点上面很多人都讲过了,我不多说。


另一方面,是社会的大环境的趋向已经迥异于40年前,这点很多人身处其中所以没察觉到。你所说的网络舆论环境,只不过是这一趋向发生转变的一个小小的现实落点而已。

举一个例子,现在,社会阶层和阶级已经形成并固化,社会已经不是扁平的了,人们开始普遍接受并合理化以下观点:富人比穷人强、更值得仰慕和结交,年长者比年轻者强、更值得仰慕和学习,帅哥美女比颜值一般或者颜值抱歉的人强、更值得仰慕和结交和学习(包装自己的外在),家世好的人比家世差的人强、更值得仰慕和结交,有头有脸的政府官员比无业者、比农民工人更值得仰慕和结交,婚姻里面正妻一定比第三者更值得仰慕和学习、封建制度下主人的地位比仆人高等等……如果你是一个小于30岁的年轻人,并且你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那就足以说明现在的社会跟40年前的中国已经完全不同了。

现在的社会已经越来越保守,保守意味着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强调对于社会等级、社会规范、社会伦理等所谓的“陈规旧习”进行维护、恪守、合理化、普遍化,反之会努力压抑那些对陈规提出挑战的质疑、变革、创新、自由、解放的声音。这都是为了维护社会既得利益团体:富人、年长者、帅哥美女、二世祖、政府官员、正妻等这些都是社会既得利益团体,是一股“保守的”力量。社会通过从方方面面美化、粉饰、拔高这些团体的形象和品质,鼓吹这些团体所代表的社会等级秩序、社会规范伦理的合理合法性,那么人们对这些人怀有的就不再是革命时代的质疑、批评、痛恨,而是如上所述的仰慕、敬爱、向往、期待结交。

而【热爱自己的国家、支持当政者的所有决策、放弃批评和质疑】就是在日趋保守的社会环境下的符合当前民众主流社会心态的选择。人们已经习惯了平静安宁的生活,不想多生事端,所以对于种种不太和谐的现象和声音,他们选择闭目塞听、装聋作哑,实在是非常正常。
维尼万碎 疯狂宇宙掀翻中南臭水坑
https://i.imgur.com/u5q6SS5.jpg这也是五毛那类人吧,太可怕了,劳改犯要是都成了宣传工具
实话实说,现在的群众办事比以前好些。踢皮球的现象确实少了。
目前TG最得势的部门就是公安。可能你们没看媒体,全部媒体都歌颂公安的。很多娱乐新闻都跟公安有关。
毫无疑问,这个国家已经是警察国家。
听上去很美好,可实际上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全部人都跌入幸存者偏差的陷阱(很多人觉得有事必定报道,而报道的全是好事,所以大家都看不到警察的懒惰,怠慢,收贿等不好行为,媒体也不敢报道)。
现在装作中立,客观的媒体都不敢只说市级以下的政府跟公安的坏话,只好找城管,环保等等小部门出气。

我认为群众去政府办事方便是理所应当的事。到现在成了很多群众歌颂维尼的原因。

现在的舆论全部给TG把持了。TG不敢直接发声的就找小自媒体做事。NBA莫雷事件就是一个好例子,到头来说自己没要挟NBA辞退莫雷,后来TG发现这事件不可控制了就叫各大媒体(什么微博热搜,百度热搜等等)把莫雷事件的关键词给删掉以换回西方对TG的声望。


最后一句——不得不说,这可以说是完美的独裁统治。
craneshadow 自由派/海外党
幸存者偏差吧,现在中立的言论都很容易被删,只剩又红又专活在梦里的评论了
问题不在于中国的网络,而在于上一轮网络言论的收紧后,这一代中国年轻人的政治知识和集体意识的左移



十年前,20岁左右的年轻人,都有能力通过网络看到一些中国社会的阴暗面和问题,这些问题通常也和他们的生活相关,所以很多反思和讨论,最终都指向了正确的罪魁祸首 : 体制。 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共和中国大陆的体制一无是处,或者非要完美到一点问题都没有才可以,任何体制都有它的好处和坏处。关键的是,当时的年轻人,能看到不足,愿意向不足发问,愿意正视不足,也有空间去讨论这些不足。


在上一轮收紧网络和粉红色宣传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根本看不到不足,也意识不到国家有不足,他们开始狂热地鼓吹“星辰大海”“武统台湾”,并且开始本能地对任何“中国有不足的言论”进行攻击。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这种思潮都开始抬头,线下还出现了在课堂上分析体制不足的老师教授,被学生录音,举报到学校,说老师反对国家。


当这个群体越来越大的时候,完蛋的不仅是网络的讨论空间,现实中的也是
帅帅磨菇兽 愿朝阳长照我土
是也不是.
互联网公司上班. 发现共产党的G点是真的多,每次一到什么建党,建国,64,建军等一定是要如临大敌一样, 封禁言论, 有些时候还需要特别加班来搞这种事情(比如winne又出了一个梗) 碰倒这种事情我们也很火大. 所以这就是你看到的舆情不好,不是没有人反对,只是反对的都被要求删掉了,你只能看到他们想让你看到的言论.
用它们的话说,这叫: 封锁越来越紧,说明鬼子的末日越来越近了

[url=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8126958/answer/710637429][/url]
土共长期的洗脑,形成愚昧落后的奴才思想,皇权思想,霸权思想,这种思想的灌输,是长期的,封闭的,全方位的,也是花样不断翻新并与时俱进的。
实事求是的说,没有一个人会认为土共好,越是利益集团内的看得越清楚,但是,你要说推翻土g,大多数就会有无数个但是,无数种说辞来替土共维护。
当然,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一边倒,也是因为环境的因素,一是土共豢养了大批网评,有专职的,也兼职的,有各级体制内分配任务也有投靠的自干五。不同的言论是不能发的。全方位的监控着呢。
土共将最先进的技术,不计成本的用在监控上,哪有流量就去哪里,甚至品葱,也埋伏不少。
终于知道为啥翻墙出来夸共产党的反而多了 仔细想想张维为说的:“ 墙必须有,但可以翻”。的内涵(阴谋) 能翻墙的大部分是年轻群体  很多是学生  还有就是从事互联网的上班族  前一类人没有社会压力  也就是没有直接被老共收割(父母为他们承担了)  后者是社会中上层受教育高的群众 没有高强度受到压迫  反而是享受了 廉价劳动服务的红利  所以中国翻墙出来的很多人其实是真心的觉得过得还是不错的 但是中下层的劳动人民呢  卧槽 可怜啊  现在想想 他们连翻墙向上外界求助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这部分人大都不会翻墙  也不了解外面的世界 真是一辈子都没办法摆脱出来啊  细思及恐  老共这招真的毒啊
包田所 中南海海贼王
并不是 只是不敢发怕号没了严重点人妹了 我差点也人妹了 被国安带走 关了15天 当时也是年轻气盛不懂 没想到百平网监水准这么高 回想以前冲塔冲的百度号没了 qq号没了5个 网易云号3个永封 微博2个永🈲 微信封号2个 哔哩哔哩6级大会员直接被永久封禁(👴🏻好歹也是批元帅 活活被批小将批斗致死呜呜)所以弄得不敢随便评论别论力 不过偶尔去给网易云评论区点个赞之类的 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我很惭愧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社会主义铁拳实例 - 四川成都新都区石板滩镇强拆:大侠魂斗罗1
https://i.imgur.com/aucVeWN.jpg

https://i.imgur.com/sl7hujo.jpg

https://i.imgur.com/xAWoWWs.jpg

https://i.imgur.com/UsDgSa6.jpg

https://i.imgur.com/1kOwMQl.jpg
xbzsb 67岁,是小学生
每一次见到这几个被折叠的五毛言论,我都会把这句话重新讲一遍:中国现在的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是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创造的,和共产党关系不大。如果没有共产党,在很多方面会比现在更好。现在中国除了物质生活能算及格,精神文化方面就是一片沙漠。
Arc 年青人都是红色法拉利
我转一段写在其他答案里的话吧:

舉例:如果暫停使用新浪微博,官方會自動用你嘅賬號轉發或點贊各類宣傳廣告,造成賬號有真人運作嘅錯覺。

举例:如果暂停使用新浪微博,官方会自动用你的账号转发或点赞各类宣传广告,造成账号有真人在使用的错觉。

或许你真的看到了很多评论,但实际上屏幕那边是人是鬼,还是程序,我们并不清楚。

参考一个概念:居伊德波“景观的堆积”

https://mp.weixin.qq.com/s/C3FWhYwLR_PnugobY5Pfjg

“在现代生产条件无所不在的社会里,生活本身展现为景观(spectacles)的庞大堆积。”相比于马克思在论证“商品拜物教”时所用的“商品的庞大堆积”,徳波在《景观社会》的开篇将之替换成了“景观”,并指出,“直接存在的一切全部转化为一个表象。”

也就是说,我们生活的世界已经被媒介、传媒和影像控制,资本主义社会已经由以商品消费为主导的社会,过渡到了以影像为主的“景观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人的异化加重了,我们生活在被景观包围、引导乃至控制的世界。

在六十年代出版的《景观社会》中,徳波提出了两类“景观”:“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极权国家,德波认为“社会主义国家”并不存在)”的“集中的景观(书里的翻译是景观的堆积)”,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式样主义与现代主义设计合流的消费主义)的“弥散的景观(书里翻译为景观的分散)”,前者以国家极权与意识形态作为手段垄断“景观”,后者以“自由市场”和“商品经济”制造“景观”。而在八十年代出版的《<景观社会>评论》中,徳波指出这两类“景观”已经融合成为了“综合的景观”,政治和经济结合得更彻底,景观的控制更加隐蔽也更加自然,我们已被牢牢掌控而不自知。

随便节选了一段话,懒得翻书了。
守法刁民 观察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在信息封锁言论管制的环境下讨论民意是没有意义的,此时的民意由于长期的洗脑愚民,在政治方面已经变成一台盲目执行专制者命令的机器,对于自己的行为没有判别是非的能力,因此民众在有意识或者无意识执行专制者意志、维护专制者统治的行为不应具有可责性,因为他们不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具有社会危害的可期待性,当局甚至还鼓励该行为是对社会有利的,就像精神病发作的病人无法意识到犯罪后果,此时的民众相当于没有意识的工具。

仅以我周边了解真相仍然拥护赵家的人为例,他们都是拥护赵家的统治,这是个客观现实,我们不应该去回避。但!墙内民众维护赵家的统治并不是因为觉得赵家统治得好,更不是拥有什么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或者你会很好奇,既然不满赵家的统治又没有信仰的支撑,为什么还会拥护赵家的统治,这就不得不佩服赵家的愚民洗脑的高超,他们这些赵家的拥护者认为,赵家虽然罪犯滔天、罄竹难书,但如果赵家不复存在,中国就会变成下一个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埃及,圈养再差也比生活在斗兽场里好。

我们自由派当然知道这个结论是荒谬的,其他国家还处于动乱中,以战后相对稳定的伊拉克为例,2013年伊拉克战争后10年,世界银行的数字,经过价格调整以后的实际GDP,比战前的2002年增长87%;比起波斯湾战争的1991年增长7倍。2002年萨达姆在位的最后一年伊拉克人口只有2400万,15年后的2017年增加到3800万,增长了50%几。人口恢复是社会安全的一个重大标志。但墙内没有允许我们发声的空间,这些话在墙内的大平台是发不出去的。

墙内不是没有敢说真话的人,而是我们根本不能够发声,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删帖,严重的全部捉走,不过你也不用太悲观,现在网络上有相当一部分五毛是网信办的工作人员或者在监服刑人员,他们都是受利益驱使或政治任务而说话,只是一台舆论机器,并非出于自己的个人态度和立场。

如果大多数民众真的是在了解真相以后仍然反对反送中那么内地为什么要封锁消息而且不给支持派发声呢?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给我们发声,他就无法再通过谎言来愚弄大众,大众就会站到香港民众这一边,因此内地是否有敢说真话的民众不能看封闭禁言下的环境,这不是他们了解真相后的真实想法。

墙内真正支持赵家的是少之又少,一个是多数反对声音不是被屏蔽就是不敢发声,另一个你可以参照一下股市,赵家用在宣扬自己的经济多么多么发达,但是你去问问任何一个小粉红,现在赵企资金困难,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个砸锅卖铁去给赵企输血的?不去输血说明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赵家说的这一套,否则经济这么发达,肯定是一本万利的,小粉红怎么放着利人利己、利国利民的大好机会不干呢?他们只是媚权罢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哪天赵家说宪政民主好,他们也会跟着支持宪政民主。
tm5484 理想主义者
你可以看看新闻留言几万条 显示就几十条 而且显示的都是什么好的威武之类的反话 说明粉红五毛还是少说 大部分人其实早就不满了 只不过中共控制舆论捂住了大部分人的嘴而已
其實不只是國內,是中文的網絡(牆外)也被大外宣污染的很嚴重,沒有一定獨立思考能力和對現實的理解,很容易被污染。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中国有个很奇特的现象,越是穷地方越崇拜当权者,有着农村的平房都快塌了正中还挂着大幅主席像,逢年过节毛习巨幅画像卖的相当好。反倒是既得利益者了解中共的本质,能跑的就跑了,像李嘉诚,跑不了的赶紧交权保命,像马云之流,中共的官员们更是把老婆孩子二奶私生子先搞到国外,把钱洗到国外给自己留好后路,伺机跑路。近年来中共整肃的很多官员都有一条罪名是阅读传播有政治问题的境外刊物就很说明问题。
rgjdwte 愿有一天我们可以重建民主自由的国家
中文环境已经污染的不成样子了,如果移民最好也不要教孩子中文,哪怕去谷歌上面找很多话题,第一推荐居然是支乎?

毕竟污染这个环境的根本没有做掉,如何改变环境?

建议放弃中文。
中国語を諦めてください。
首先一个有自主思考能力的人已经不会相信现在中国网络媒体上的新闻评论了,因为官方管控的证据已经很明显,各种删贴、屏蔽、封禁、水军带节奏。

简单地说,判断人群的想法已经不能靠看网上舆论,或者说网上舆论只是中共引导的舆论,在很多事情上未必代表大多数网民的想法

由于对政府的负面评论要么删除要么根本一开始就发不出来,所以经验几次失败以后,正常人都不会再浪费时间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现在的情况是不满者要么保持沉默,要么改用反讽等春秋笔法的表现方式,要么转战其他境外平台

所以中国国内的网络舆论环境很恶劣这点是事实,但楼主也没必要绝望,16年美国选举时舆论基本看好希拉里,但结果却是特朗普胜出,这还是在言论自由的国家。沉默的大多数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缺少的只是一个发出吼声的时机
Doooookie The empire will fall.
兄弟,你也知道是在网络实名制之后才变成这样的。
07年帝吧有“下辈子美利坚”。
11年新闻下面有段子“作为裆的干部,手先要深入裙中,撩解裙中,真抓实干,深入浅出,最终引发裙中性运动高潮。”
15年的豆瓣,有“第26届福尔摩萨金曲奖最佳年度歌曲<岛の夜明け>歌词”。
15年的知乎每天都有人念诗,到了17年有6000人在线观看蛤诞祭。
19年的孙笑川微博下面,有人说“动物园门口的摇摇车,大家都只能坐两次。可是小熊仗着自己身高体壮,上去就占着位置不下来了。”
今年二月,我们还有“不明白”。
他们都死了吗?没有,只是他们的嘴被堵住了。
不能因为一个人穿上了衣服,就说他没有鸡巴和屁眼。
說真的,除了真正領錢的五毛黨,真正支持土共的也不在少數,我表示理解,特別是比較年輕的一代,要知道有人多麼恨土共就有人多麼愛土共,我身邊就有這種朋友,出國多年結婚生子,享受著資本主義的福利,還打從心底熱愛土共,我對他的言論不置可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我既然有著自由世界的思想,那我就尊重他的思想,儘管背地裡我會把他叫傻逼。
你看到的都是被“修饰”过的社交媒体,想看真实民意可以参考10年到12年的微博,稍微敏感些的人早知道国内社交平台一个接一个的都变成粪坑了,于是很多人干脆不说话了。活跃的用户基本都被“筛选”过几波,剩下的大多数不再谈论政治,或者是些五毛,小粉红,国家主义者之类
想达到对普通民意的逆转,只需要一个没有言论管制的社交平台而已。从本质上来说,人人都渴望说自己所想,而不是迫于“政治正确”说些违心话和废话
评论流免审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爱中华而不是爱中国,中国是什么?一个国家,也就是一个国家机器,一个掌权者执政的政府罢了。政府养过你吗?政府爱过你吗?政府代表了中华文明吗?我爱我的祖国,是因为我喜欢小时候楼下的早餐摊子,是因为我喜欢老师和妈妈给我讲的故事,是因为我喜欢那些残酷热血充满智慧的历史,是因为上大学时候老大爷为我开深夜的宿舍门....这是我的祖国,这是我的中华,不容ccp和prc肆意践踏和自诩代表!!
亡共进行时 虽然反贼就那少数几个人,但最后摧毁中共独裁暴政一定是因为这几个人
实名制等于古代的文字狱,看包子意愿,他只喜欢听好听的马屁话,你要说他不对立马跨省,所以大陆的网站就基本就废了。
现在国内已经彻底不能说真话了,昨天网易新闻有个文章讲猪价鸡价上涨很大一个问题就是政府搞环保一刀切、关闭养殖场,这篇文章是凌晨6点半发出来的,结果9点多就被删帖了,截止到删帖前评论区彻底爆炸。

以前再怎么说,体制内大多数还是支持共产党的,现在越来越多的体制内人员党员私下里都开始反对批评共产党。
Keanyin 別被我逮到你不姓趙!
青少年應該是最沒希望的
學業壓力導致鮮少接觸社會 
給現在批站官方二次元大人糊弄一下 就真覺得阿中哥哥真就是國際社會救世主 給他來份親民的棒棒糖呢
自慰腎仁習皇禁評 苦逼精神病患者
傻逼貢慘黨,我被qq一只彩票托騙走幾萬塊,去派出所報警,結果不抓騙子,還把我駡了一頓。后來我在QQ群上説社會太黑暗,結果就被傳喚了,網監局這幇狗娘養的畜生,那麽多网絡騙子不去抓,抓老百姓倒是挺厲害的,畢竟qq實名制嘛,操它媽貢慘党!
台灣這邊的解釋
1.拿錢做事
2.賺社會信用積分
3.單純被洗腦
4.在監獄發文減刑
黄丽满牌水饺 “江主席!~”
人家拿工资在网上喷,网民都得靠边站,你要么做免费的人云亦云的小喇叭,要么就被消声甚至喝茶。

赌一只饺子:现在只要不控评,网上舆论必然完全反转。
49k88z34 观察
很遗憾地告诉你,这就是墙内的民意,我以前也觉得是五毛,但后来觉得,五毛是存在的,但不可能处处都有。只要我对国内的一些问题颇有微词,就有一些人不怀好意地驳斥我,你能说他们全是五毛吗?
谎言重复100遍就是真理,现在再说青少年被洗脑已经没用了,他们的父母、长辈的沉默就代表了默认共产党宣传的合理性。这不是一代人的错,而是几代人的错,并且会一代代延续下去。
灰色幽灵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第一是中国没有网络隐私保护法案,为了方便审查隐私保护法名存实亡,不像GDPR是真的能保护人的隐私,大量的公权力机关以及大型企业可以随便侵犯私人隐私,数据黑产猖狂

第二是审查环境,各种审查机制都倾向于压制理性思考,制造各种浮躁的碎片言论来喂饱底层民众的脑子

第三自然是总加速师功不可没
星辰大海貓主席 *管埋員標記:正在遨遊星翰
真心覺得現在中共徹底掌握了操控的要領,光刪東西不夠,現在僱傭各種人才,通過社交媒體網絡全面滲透,各種軟洗腦,生活還過得去的小年輕【豬】們馬上就被煽動起來了。再加上各種敏感詞讓所有人都習慣了自我審查,有良知的人都不想說話了。休矣。
昨日,在北京市宣传部长会议上,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鲁炜称,全市宣传队伍体制内有6万多人,体制外200多万人。
——2013年01月23日 新京报《北京要求200多万宣传工作者都要用微博》

不要小看了中宣部的舆论引导能力。
刘慈欣 观察 品葱正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因此此号正式停用,永不复用。
他们很怕,而且是非常怕共产党。
“所有翻墙软件网警都在实时监控,你没事是因为他们看不上你”
这样的言论我们这些反贼看上去当然是非常傻逼,不可置信的,但他们看来就是千真万确的。
那共产党的丑事他们知道吗?当然知道,而且我敢说清楚程度不亚于我们。
为什么呢?因为你一旦在墙内提起党的丑事,哪怕只是暗示,不等赵家人动手,都会有一群人跳起来。轻则痛批你一顿:别谈政治,会出事!重则随手给你一个举报。
这就是墙内大众的现状。他们不但已经跪下了,而且连膝盖都没了。你说他们奴性重,他们只会说他们主子有多强大。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中国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东西。上海跟鹤岗小县城能一样吗,政府也不可能什么事都不办,问题关键不在这里。心里郁闷的人,各种飘们,有机会杀人不偿命绝对是张献忠主力。中国互联网不仅仅是微博等大型门户网站。小粉红也喜欢扎堆小粉红多的论坛,这跟品葱就是反共的是一样的情况。胡温时期给你放开讨论,社会问题照样层出不穷。央视的焦点访谈,曝了不少,结果呢,没用。农民工讨薪也是那时的难题。法制不健全,舆论开放也没用。现在中国法制是空谈,党带头违法,你说这舆论,你反党能给你上吗。上梁不正,下梁必歪。
舆论环境是从我出生到现在最差的,蛤蟆时期,什锦八宝饭时期都没这么恶劣过,眼看着微博,知乎好多真心喜欢的号莫名其妙被销号,最近一次是微博很喜欢的一个号发了一条关于孔子学院的东西,就是在国外的几张宣传单,几个小时后就炸了,一天以后消失的干干净净,而且是被举报的。我就说中国一直有搞文革这种运动的群众基础。从雾霾,改宪法到舆论收紧,物价飞涨,监控满天飞,幼儿园虐童,中国人都默默忍受。我觉得我们的民族有问题,中国人这个人种有问题,就是所谓的中国人的劣根性造就了这个集权国家的存在,造就了一个上千年延续至今的封建王朝,每个人都有罪
因为中国的政治正确是舔共吧,跟国外完全不同,笑死。
小粉红在国内是站在舆论制高点的,你骂他,你可能被封号,他骂你基本没事,因为他“爱国”。我觉得国内不是粉红变多了,而且中间和自由的声音被压制了,粉的声音被放大。你要是粉红你也会觉得爽,在网上掌控了“绝对正义”,可以随意安排别人,别人还还不了手,所以更多的人可能加入这个群体。但粉红本身是个低智群体,他们能占据舆论主导不是他们的言论受欢迎,而是有政府撑腰,说白了和文革的红卫兵差不多。
这些粉红现在也都年轻 以后也会陆续觉醒的 那个时候 只能靠AI 来维持舆论了  好消息是 AI的发展也到了瓶颈了。 
formaxin 90后IT
五毛并没有想象中的多,大部分人(包括我)是不敢在墙内说话的,一方面是害怕,另一方面也明白说了也没用,但和身边的人聊,反共的人还是挺多的。
所以现在没事就和那些完全不懂政治,只会“厉害了我的国”的人讲讲历史,希望他们也能觉醒吧
CCCPussr1922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万岁!
中国的五毛小粉红,就和美国的红脖子、台湾的极端保守派本土派、英国的本土右翼等一样,都是在毫无理智地维护着自己既定的价值观,维护着自己所在的这个国家、民族,除此之外一无所有。他们本身是极端自卑的,为了克服自己的自卑,从自己身上找不出任何东西,就只好从外界寻求认同感。https://sm.ms/image/alzA2I7tiF46Ppqhttps://i.loli.net/2020/02/12/alzA2I7tiF46Ppq.jpg
DiaoGe668 When u r reading a book, u r literally looking at a dead tree while hallucinating
楼主说得很好, 这就是中国的真实生活。  
我小时候在中国待过,光是在学校里就不好过, 老师很拽。
zhj47 墻內廢物 反送中
04年人 小时候绝对的粉红兔杂,后来接触了翻墙 ,觉悟起来。

不得不说ccp对于媒体和舆论的把控非常严格,把鼓吹共惨党的思想蔓延在各个平台,限制信息获取。同龄人间几乎没有人知道翻墙,更不会有渠道知道更多。

并且整个互联网环境也很恶劣,同龄剩下会翻墙的人无非是饭圈母狗和膜蛤小鬼,肉身翻墙思想却禁锢在墙内,翻墙未必能有所觉悟,迷茫同辈这一代人的未来。
你看到的大多數是輿論公司,或者看守所的犯人們,對了,各級公務人員也有任務的
网上不让说话,就不说呗,我私底下跟朋友说,你还管的到我,倒是维尼上台后无处不在的天网很可怕,我这里的大学几百米一个,这个密度真是有钱,现在不夸张地讲真的是变成警察国家了。
https://i.imgur.com/qhO2VaI.jpg
跟我念通商宽yi 庆丰大帝御用注音师
让我难受的不是那些五毛粉红的毁灭,而是我的朋友,那些沉默的改良派,会在这无情的疯狂的洪水中被吞噬殆尽。
经常听外文歌,发现一个现象。
比如一首法文歌,评论里面要是有说法语好听的,你往下拉,肯定就有别的评论在那说,“谁说的,我觉得中文才是最美到语言”“我大中文博大精深”这种。。。
我也觉得中文很美,但是这种民族主义杠精,非要捧一个踩一个的行为真让人觉得很丢脸
因为害怕,因为无奈,因为胆小。

中国到处都是实名制,我的一切都暴露在国家的监管下,他们可以瞬间找到我的家人、住址。

可以做一切事情破坏我的未来,我的家庭。而我一句话也不能说。只有这个网站注册无需手机号,我才敢说实话。

希望中国早日有光。
lz先冷静冷静吧 毕竟这里还有一片绿洲不是

绝大多数人不经历深刻的人道灾难是不会意识到丧钟究竟是为谁而鸣的
至于小粉红之流不是蠢就是坏 要不两者兼有 犯不着为这些货闹心

忍耐吧 做力所能及的改变 把信息源尽量换成外文的吧
lazycatOwO 對說謊者的懲罰,不是沒有人再相信他,而是他不再相信任何人
我只知道那裡沒有說話的自由,誰料竟然也沒有沉默的自由。

他們把言論激烈的消滅後,就會把言論溫和的也消滅了,
當所有人都沉默後,他們對沉默也會感到恐懼,認為沈默就是對他們的無聲抗議,
於是就會要求你讚美他,否則就把沉默的也給消滅了,然後再把讚美得不起勁的給消滅了。

(文昭談古論今 20181119第476期)
慶豐大弟習進貧 某人臨時小號是傻逼
五毛們不知羞恥的説,翻牆出來后更愛國了,我好想說,既然翻牆之後更加愛國,為何不把這個墻給拆了,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更愛國呢?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共是不是其實很怕中港台的民眾接觸 所以才要用一堆五毛分化讓彼此仇視?
答:没有错。
大陆的教育系统充满了仇恨教育,前天恨日本,昨天恨韩国,今天恨香港,明天恨美国,再过几天恨英国。
民间也恨非洲人(“黑鬼”称呼不绝于耳),欧美国家的人(“白皮猪”),中东穆斯林(“绿绿”),南美(“混血杂种”),东南亚(“猴子”),恨遍全世界。
这样可以让人沉迷于内斗,又可以让人主动抗拒外来信息,好加强统治。
然而,结果会恰恰相反。因为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会失去从其他文化中汲取精华的能力,而闭门造车在21世纪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如果共产党下台了,新政权要优先解决民族主义的问题。
共党宣传手法效果明显进步,真正能洗入年轻人的脑了,不敢想象中国的未来
辟谣大侠 用英语向世界展示中共的邪恶!
现在跟可恶的是洋五毛们,他们舔共宣扬专制,向世界上不了解中共的民众散布谣言,猖狂地制造假新闻,污蔑民主和普世价值观!
我实在受不了了,最近就在YOUTUBE 上开了一个用英语向世界讲述中共的邪恶并回怼五毛们的新频道。一部分视频都附有中文字幕
可以进去看看,如果喜欢的话,请提点建议或者帮我顶一下:China News Analysis   https://youtu.be/b7TDlFG0xCw
谢谢各位!
Gorbov 自由人
千年的专制统治流毒无穷,看来国人没救了。
主要是删的封的太快,造成的错觉
还有就是大部分人可能过的是比以前好点了,但少部分人遇到不公和受侵害后,其他人都是比较冷漠自私的,我管你的死活,我觉得我的生活不错,共产党好
godzhangbin 庆丰年间翻墙违法
你们墙外的人不懂墙内的中国人。其实很多人素质还是很低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墙。就像黑客帝国里面不知道自己是电池一样。既然不知道有墙,那就更谈不上翻墙了。翻墙也是一个技术活,有的人就算知道有墙想翻他们也翻不来。这都是20年愚民教化的结果,不是他们想当粉红或者自干五,而是这是他们形成的世界观和价值,你突然要去颠覆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他当然要觉得你是在骗他了,既然他认为你在骗他,他肯定要跟你辩论,这个只能慢慢改变。就像你们墙外的人看到我这个评论,能立刻接受的人也不多吧。
ckj123 疯狂试探
内网不好说。但是外网,我党根本不害怕这些境外网络舆论,之所以有很多5毛,是因为我党机构膨胀,多出来的闲散人员总要找点事做。只有这样才能得到领导重视,要经费,升官,继续招人……
哪里有阳光 屡教不改
我倒不是觉得网络环境完了,我觉得是人性给洗脑洗完了,这才是最恐怖的。舆论环境不好,等有好的那一天真理的声音大量出现的时候风向自然转变。可是人性完了那就是真的完了,看看国内媒体,整天宣传的正能量都是啥,马路上爱护流浪小动物,消防员救跳楼的,交警为急救病人开道,医护在路上抢救突发疾病的病患。。。。。因为人们连这些起码的道德和善良都需要呼吁和宣传了。大量唯利是图,毫无信用,无赖泼皮的人,而且这样的人往往过的还不错。你说是不是完了。
feefee 諸夏獨立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
主要是很多未出校门的学生,很容易被ccp洗脑,这些人也是五毛和粉红的主力之一,等到这些人走上社会,被社会毒打后,大比例会醒悟,不过到那时他们也没有利用价值了,会有新的、还在学校的学生取代他们,就像一茬茬的韭菜。
早就完了,自从实名制才能发帖之后,我就不在任何实名制网站说话了。
@yumen 
如果这不是五毛的新型辩论方式,假设您说的是真的话,您真枉费了您儿子的一片用心良苦。

我有个长辈也是体制内的,属于中低层吧,一直正直清廉,都说最近中央管理制度越来越差、越来越乱,他的待遇比胡时代差了好多,甚至工资偶尔会少发。他应该属于改革派吧,还是认同胡的。

可能即便是体制内,不同圈子的情况也是不一样的吧,我们站同胞争取的是原本就该有的东西,包括香港同胞,如果不是现在的制度,您现在的待遇大概率会比现在好更多,即使您的那个圈子给您的待遇提高了一点,那也是把您原来该有的还给您了一点,还有好多都没还呢。

您要是觉得安安静静,即便很多权益被侵害了不闹腾是最好的,不使用自己的正当权利捍卫自己,总有一天最后的侵害会落到头上,如果您不在意,或者您幸运的躲过了,您得为您儿子想想。现在很多人都被洗脑得麻木了,连自己原本该有的被侵害了都不知道,要么安于现状、要么觉得不是制度的问题是部分官员的问题啥的。
风於 观察 90后IT男,理性爱国,痛恨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政权
10月的中国内地舆论环境,让人看了呕吐,完全的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啊,而且看着他们杀币似的操作和低端的愚弄,毫无办法,第一,你说不了话,发不出文字,第二,现在的网民都不带脑子的么?连思考的能力都丧失了么?一直攻击要捍卫你们权利的卫士!我不知道,中国把百姓民智祸害到这样的程度对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一目标还有意义么?为了既得利益者的长治久安压迫祸害了中国70年还不够么?一代都要入土了,下一代,下下代还想要想着享受这些血馒头?世界会接纳这样的国家么?
zarsper 现化名:楚晨 神必代码:11010819920625574X 故居:杭州市西湖区宝石二路保俶苑3栋102室 往来港澳通行证:C6873111X 2017年签发
中共国正在走向完美的法西斯主义。未来构想:

中共国经济上的体制性问题,如国企低效、债务累累等依然千疮百孔,经济发展质量持续近年来的极低水平,并持续突破新低。但是经济仍然体量、规模持续保持庞大,虽说内在问题丛生,于外看来仍能在国际体系中支撑起超群的国家权力,即“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总体来说,大而不优,强而不富,溃而不崩。

与此同时,维稳经费将大规模减少。对于任何偶然或故意触及当局红线的人,人工智能技术已经让他们的“退出机制”日臻完善。也就是说,中共当局已经能比《1984》里更不留痕迹地抹除任何不利于其统治的人或信息,却几乎不用任何成本。自动化将让维稳费用骤降为零。凭借高科技,中共当局已经能完全地工程构建国内任何人所能观测的现实。当前,虽说国难当头,新疆百万人殒命于集中营,多数人却浑然不觉此人道惨剧,中共目前“退出机制”的平滑娴熟早已可见一斑。

因为只能接收到中共暂且允许的信息,国内的舆论俨然全盘赤化,对于任何外部势力,包括国家、多边组织、NGO等,全体国民采取绝对的鹰派立场。“犯我者虽远必诛”、“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云云充斥舆论界。凭借着“大而不优”经济体所带来的庞大实力、近乎为零的维稳成本和极端鹰派民族主义立场,中共已可以将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从未能实现的酷烈乌托邦构想变为不折不扣的现实,专制机器将运转无阻。

【脑洞挖到头了】

柴玲:“我真希望这一天赶快到来!我真希望多死人!”

参见Stein Ringen, The Perfect Dictatorship。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China NO.1还是非常有市场的
毕竟从小就被灌输民族自豪感,集体主义等等
参考下 毛泽东是怎么把学生都变成红卫兵的。
mtw1994ja 五毛亂華
刪貼,不讓發關鍵字,再加上一大堆宣傳,看起來很和諧,全在讚美共產黨。

就說前陣子,逛貼吧看見有人在討論貿易戰,說開始舒服了的時候我就愣了。小粉紅真的看不出災難一步步來襲嗎?貿易戰再加上內部的問題手接二連三爆發都沒感覺嗎。  

有時候真感覺大家活在平行世界。
作为一个曾经就是被网络舆论染得很粉红的反贼觉得这块真的很重要
虽然我有时候也会安慰自己想
网络环境这么粉红是因为大多数反贼或明白人懒得发声或者被删干净
但大家不要忘了社会上还是有非常多的中间人
至少我身边家人甚至普通同学朋友
多数人都是看大风向行事、摇摆

何况是现在这样信息技术发达的社会
大部分人都通过网络汲取信息
所以我眼看着网络舆论越来越紧且高举民族主义大旗后
身边以前政治冷感甚至略有反贼倾向的人都逐渐粉红

因为那种置身于拥有话语权的群体中的权力幻觉是非常人之常情、难抗拒的……
除非是在很多因素影响下形成了稳定的三观体系的人才能比较坚定
不然跟着大家摇旗呐喊或者把一切娱乐化笑几声简单多了

所以我其实是非常希望可以继续争取舆论阵地的
这一点实在太重要了
但是现在墙内的舆论环境的确太严峻实在很难找到突破口
说到这里推荐各位葱油有机会可以看看王汎森的《权力的毛细管作用》
里面有写到清朝一些言论管制的部分即使今天拿来看也不过时
lota790509 凡人,翻不了墙就不上网了
脑残率100%,每次抱着天真的幻想参与话题,都会落入傻逼带的墙国节奏里面,简直恶心的不行,而且这些货色绝对不是职业选手,而是傻逼小朋友---半点干货都没有。
在这一点上其实高贵的繁体圈子也差不多,脑残的同时还觉得与众不同,在这类人面前要保持一个中立的心态真不容易,最好就是离他们远远的,和他们辩论都感觉掉智商,至于是不是墙里人装的我就没工夫分辨了。
 
英日不看政治相关,但是秩序都很好,(绝对)不会出现上面那种法国爵士乐强行插入你国自豪的脑残场景。
codes 社会闲杂人等
有个远方亲戚是体制内的,属于基层衙门看犯人的那种,待遇不要太好,房子都在大中城市各买了几套,说是给孩子留点后路和财产,这本身无可厚非,但是教我不要在微信上发反党的言论,有网管,要宣传正能量,正他妈各屁!还说这系统最近大量招收文职的,只要有文凭就行,估计是招水军和五毛吧!奶奶的,为了维稳花多少都不在乎,只要能维持他们的权贵利义,间接的也招安了大量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奴才!
看着他孩子在那种基层农村接受小奴隶式的洗脑教育,就觉得可悲,几代人才走得出这种韭菜的命运
tony231 80后医生
你凌晨去看,一堆讽刺中共的

白天都删了
已删除
polandpodolski 90后理工男
当然了网络评论员的数量依然庞大,可是你必须看到的现实是95后的确是红得可怕,这证明了CCP的洗脑战略在互联网时代奏效了,而且效果非常好。如今30岁以下年轻人比90年代时候的年轻人红得多得多。
WhiteMemory 不自由毋宁死。
TG极权统治之下这个国家就是一个地狱,舆论环境早就已经完了。
是因为除了这些,其他的都被删除掉了,看不到了
凡是墙内网站都是好支威有 厉害了我的国
基本是不能看的 反对言论不是被封就是被攻击
 与中国人讲理是没有必要的,尽早与他们切割才是正道。
毕竟我认识很多人已经不再墙内说话了,中国的网络舆论环境确实已经到了没法说话(插不上话的)的程度了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不让说就不说呗 ——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Wangtora IT男性
还有AI五毛
身同感受,这届之后主流媒体基本提些中肯点的都不行,秒删评论,wechat上提都不能提,不然很容易请饮茶还恐下你家人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原因非常简单,像这里这种只要用户名密码就能注册账号能保全隐私,而国内的论坛,你要发扬必须要手机号,这样就可以定位到你了。
其實大家不用那麼悲觀, 經濟和民智往往成正比, 洗脑教育久了經濟發展始終會慢下來. 當權者沒有錢時自己就只能步向民主
品蔥這麼多五毛的嗎?

那我要認真考慮是不是能在這邊發文= =...
因为唱反调的都被删了,我早上在知乎看到一个说鸿蒙的帖子 ,放在两年前的标准简直是和风细雨,如今秒删。
我不知道是皇上疯了还是太监疯了。
别的不说就说用的人最多的qq吧,现在已经是无下限永久封号了,有人发自带的手枪表情被举报都封号
ft1999 95后医学生
我小时候也是小粉红……越成长越无法认同这种身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30
  • 浏览: 148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