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已經完結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8F%8D%E9%80%81%E4%B8%AD%E9%81%8B%E5%8B%95%E5%B7%B2%E7%B6%93%E5%AE%8C%E7%B5%90/

作者朝雲

最後一次大型遊行已經是七月一日了﹗
九月六日真的聚不到什麼人。
單輪香港本身,現在除了等,只有文宣可以做。

不過美國總算動起來了。
中共病毒和匪安法,讓這個巨人真正決心行動。
8
分享 2020-09-08

31 个评论

只要没有屈服,就不算彻底完结
不會每日都高潮的好不好?
做愛都會累不會一直天天做啦,何況抗爭

現在香港需要的,是等英美先出一張大牌再說。
海外战线要加速。可惜现在只有罗冠聪一人。

需要多多助力
说完结太武断,不过在匪共肺炎、黑警打压、经济下行三重打击下确实会对抗争人数造成打击,反正九世之仇是结下了,这事情必须做个了断。
反送中運動完結,第一次香港戰爭開始

開始的結束與結束的開始 (๑◔‿◔๑)
这个作者很有名吗?写的东西乱七八糟,词不达意,天一句地一句,完全不值得讨论
独裁政府都是经过反反复复、走走停停、希望与失望,漫长的拖延,才彻底垮台的。
加尔布雷斯在《大崩溃》中说到:“一只充满气的皮球一旦被捅破,就不会有条不紊的漏气。”
>>说完结太武断,不过在匪共肺炎、黑警打压、经济下行三重打击下确实会对抗争人数造成打击,反正九世之仇是结...

人心未死﹗但拚命也要有價值。
以前可以說迫偽政權讓步和觸發美國制裁。
現在肯定偽政權不可能讓步了。
美國又不斷加碼制裁。
正常是要等到制裁起效果才有新的行動可能。
>>独裁政府都是经过反反复复、走走停停、希望与失望,漫长的拖延,才彻底垮台的。加尔布雷斯在《大崩溃》中说...


現在被刺穿了一個大洞,但要等汽漏到差不多,最少也要一年。
>>反送中運動完結,第一次香港戰爭開始開始的結束與結束的開始 (๑◔‿◔๑)


要等美國制裁到支爆快則一年,慢則兩年。
>>不會每日都高潮的好不好?做愛都會累不會一直天天做啦,何況抗爭現在香港需要的,是等英美先出一張大牌再說...


估計要低潮一、兩年
政府瘋狂起來後。

開真槍,國安法,送示威者上大陸虐待,甚至有大陸特工殺人變浮屍的傳閒。

香港人已經是無計可施了,說到底,香港人只是普通市民而已,憑著意志強扛這麼久,已經是十分了得。

不是所有故事中的大衛,最後都可以戰勝歌利亞。

每個故事的角色都有退場和上場的時候,香港人退場了,現在輪到美國人上場了。 
用最原教旨定義,去年十月中撤回送中條例後反送中已結束了!

之後就是反極權運動(時代革命)
香港的“反送中”没有完结,国安法的出台,只是标志者这场反共党统治运动由前台走向幕后,由明转向暗,由走向 街头转向地下活动。
一场更大更猛烈的反共运动必将在未来五年内到来,届时将影响大陆地区人民起来反共。
中共掌握了200万军队,现在失败不奇怪
>>估計要低潮一、兩年


我猜應該沒那麼久, 因為英美出手不用等一兩年. 跟在歐美的後面去乘勢就好了
>>香港的“反送中”没有完结,国安法的出台,只是标志者这场反共党统治运动由前台走向幕后,由明转向暗,由走...


下一次就是革命戰爭,不再是相對溫和的社會運動了
>>下一次就是革命戰爭,不再是相對溫和的社會運動了


革命战争需要反对派也有武装,目前看,如果真武装革命,也基本只能是内部解体,但依现在情况概率比较低。
大概率是五年后大陆“居民”才 真正有所觉醒,可以肯定的是香港的反送中的 事非但没完还留下更大的隐患和反弹,五年后必然会让 大陆居民有所反思。
共党真能被“革命” 的前兆,我觉得还是那句话:朝鲜金家没了,才是共党灭亡的前兆,朝鲜金家没事,共党可以肯定的是也不会有“下台”的可能。
香港人还未屈服,共匪妄图用武力残忍手段杀害手足,篡改历史,伪造罪证。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恶难流尽。
实际上遠遠沒有完結,港人手足用血肉之軀打響了第一炮!從抗議消退起戰爭才剛剛開始。
可能现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总攻在美国大选后
>>海外战线要加速。可惜现在只有罗冠聪一人。需要多多助力

你甚麼也不知道就不要隨口亂說

羅冠聰只是知名度較高的其中一人, 有一大群人(e.g. 攬炒團隊)在外努力, 你以為人人都要高調做事的嗎,
>>可能现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总攻在美国大选后


期待川普當選後會有大動作
>>实际上遠遠沒有完結,港人手足用血肉之軀打響了第一炮!從抗議消退起戰爭才剛剛開始。


等待將來武裝起義的條件成熟
香港目前类似一个压力锅吧应该。占时得压下到时会爆得更严重。例如雨伞压下,反送中更爆。期待下次的爆发
>>政府瘋狂起來後。開真槍,國安法,送示威者上大陸虐待,甚至有大陸特工殺人變浮屍的傳閒。香港人已經是無計...

没必要鸡蛋碰石头,只要心里不屈服,就是存地失人
香港人抵抗共匪不会结束的,人家又不是台蛙,没那么怂
>>香港目前类似一个压力锅吧应该。占时得压下到时会爆得更严重。例如雨伞压下,反送中更爆。期待下次的爆发


下次就不止是街頭抗爭了
現在主導權是人手中,人地都不亮牌,我地不需要急功近利抗爭,所以很多時候我發現不少手足容易被赤共設局害死,但當一直不出牌時等敵人進攻,最後主導權又會落入赤共手中,這些赤共靠滅陸人技術高超地方。

不是,武漢肺炎點會成為赤共和蘇俄聯手研發最強大生化武器。一開始跟美帝打扮自己處於劣勢,其實爭取時問研發最強大生化武器,當研發成功自然找機會,適逢香港又反送中,赤共害自己失去主導權,於是利用香港城市流動人口輸出國際(SARS最好先例。香港2002時老懵董漠視民意「硬推」23條立法,不久就爆出SARS之餘,政府仍然不遺餘力推銷23條,結果抗爭成功擱置23條,七一遊行成為香港人集體回憶/慣性節目,不過乜被赤共機會知道自己弱點在哪裡,04年又強推人大釋法,試圖維穩自己政権。)不是點會解釋到一連串巧合歷史輪回事件都是赤共設舊局,目的不多說,之不過今次不同以香港為基地,國際為舞台,不是習帝點會經常掛在嘴邊「中國夢」。

每當赤共統治香港、大陸政權動搖,民心不穩,有滅亡徵兆(2003大陸的一七事件,合肥工業大學學生因不滿政府將車禍偽裝當作意外處理而遊行,最後兇手沒有捉,事件不了了之,重點黎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大陸最大規模的學生遊行事件。)時,又會以生化戰方式快速消滅國內敵人,這些赤共最拿手招數。
>>只要没有屈服,就不算彻底完结


希望如此吧,国安法的弹性可以大到街头随便拉一个人都能成功定罪
>>現在主導權是人手中,人地都不亮牌,我地不需要急功近利抗爭,所以很多時候我發現不少手足容易被赤共設局害...


雨伞革命时尝试引进MERS,但是失败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