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也能為民主出力:救助身邊的民運人士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越看帖越看tube越感到絕望。加速師在瘋狂倒車,把中華帶入深淵,而大多數人們卻嵗月靜好,少數明白人卻無能爲力。
雖然我們只是普通人,有太多的羈絆和牽挂;沒有豁出去的勇氣和決心;但是我們也可以為民主為民衆盡一些綿薄之力。比如給被迫害的民主異議人士一些物質上的支持和關懷,下面的網址是墻内“良心犯”的名單,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身邊省市的人士,再Google一下他家的家屬聯係電話和地址。比如google“XXX家庭地址”“XXX地址電話”“XXX家屬電話”,一些比較有關注度的民運人士信息都可以搜到。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JMPIbZ63sSagEiw1G5IuDDsMJHJto-Wtf44wVK9ij58/edit#gid=1790359180

建議大家取得聯係之後先瞭解一下對方監控狀態,核實之後最好面見家屬給予幫助,或者網路上給予經濟救助(雖然沒有網絡支付監控的先例,不過安全起見最好不要wx,zfb轉給家屬),其實物質救濟只是一方面,會面所展現的精神支持也很重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沒有被遺忘,還有人默默支持著他們。我已經會面並幫助了幾個民運人士家庭,他們處境真的艱難。
難以想象,90年代北京頂級學府大學生,北大,清華,中農出來的天之驕子居然淪落到靠打工拮据度日,因爲國保的騷擾,他們每一個單位都幹不久;每當64和趙紫陽忌日等”特殊日子“,他們就會被國保關進看守所,防止”搞事情“(其實就是掃墓和紀念活動而已,中共政權已經害怕到了極緻)。連租房都會被驅趕,簽好一年的合同,一兩個月就要被驅趕,甚至連80多歲的老母親都遭到恐嚇,侮辱和毆打。但是他們沒有停止過抗爭,一直堅持著自己的主張和信念。如果這樣的硬骨頭多一點,或許今天大陸的命運就不一樣。
只要掌握好這個度,沒有什麽安全問題,畢竟我們沒犯法,沒”搞事“,只是一點小小的資助,沒有”危害“。
10
分享 2020-09-16

26 个评论

当年 送饭党 还很流行。。。。。。。。。。。。。。。
最近比較高壓,合適的時候我會發表一下整理的會見記錄和一些資深民運人士對時局的看法。
现在你给反政府人士转账,回头就给你拉清单...你还是戴口罩送现金吧,希望国宝看得没那么紧
>>最近比較高壓,合適的時候我會發表一下整理的會見記錄和一些資深民運人士對時局的看法。


會見記錄先不要吧,會不會曝光你自己
我和好幾個民運人士交流過,也親測過,沒有大家想象得那麽誇張。拉清單什麽的大家想多了,高監控級別的政治犯都被関著,你接觸不到。就算知道你捐了錢,國保都懶得理你,不想再給他們自己加任務找事情,事實上很多民運人士的親戚朋友都在資助他們,什麽事都沒有。
其實現在對他們就是片區民警裏面負責國寶的小警察監控動向,不讓他們亂跑串聯去搞事,敏感日子會提前打招呼或者叫居委會便衣監視下防止搞事情。搞了事情就來搞你懲罰下,比如騷擾你單位,你房東,把你逼走。
其實這些都是上面領導的損招,下面基層其實就是爲了混口飯吃而已,不是幾十年前了,誰還信共產黨那套。他們一般也不愿意把你逼急了,畢竟他們還有家人子女,逼得人活不下去萬一同歸於盡了也不好很多時候基層國保對他們這些死硬派是又恨又怕。甚至個別都是中共制度的受害者,不過混口飯吃,比如有個民運人士就和他當地一個民警私下成爲朋友,悄悄給予他一些方便。
>>现在你给反政府人士转账,回头就给你拉清单...你还是戴口罩送现金吧,希望国宝看得没那么紧


我和好幾個民運人士交流過,也親測過,沒有大家想象得那麽誇張。拉清單什麽的大家想多了,高監控級別的政治犯都被関著,你接觸不到。監控通話,轉賬什麽的沒有的事,這樣資源耗費太大,還不如凍結賬號省心。況且微信轉賬那麽多,你每一筆都去核實,要多少人力。而且你轉個錢,又沒搞事情,沒什麽危害,國保都懶得理你,不想再給他們自己加任務找事情,事實上很多民運人士的親戚朋友都在資助他們,什麽事都沒有。
其實現在對他們就是片區民警裏面負責國寶的小警察監控動向,不讓他們亂跑串聯去搞事,敏感日子會提前打招呼或者叫居委會便衣監視下防止搞事情。搞了事情就來搞你懲罰下,比如騷擾你單位,你房東,把你逼走。
其實這些都是上面領導的損招,下面基層其實就是爲了混口飯吃而已,不是幾十年前了,誰還信共產黨那套。他們一般也不愿意把你逼急了,畢竟他們還有家人子女,逼得人活不下去萬一同歸於盡了也不好很多時候基層國保對他們這些死硬派是又恨又怕。甚至個別都是中共制度的受害者,不過混口飯吃,比如有個民運人士就和他當地一個民警私下成爲朋友,悄悄給予他一些方便。
>>會見記錄先不要吧,會不會曝光你自己

謝謝葱油關心 我會注意隱私 隱去時間地點人名的
救助这些民运人士,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帮助他们肉身翻墙。先把人弄到东南亚,然后由境外的民运组织再将他们接到欧美。
>>救助这些民运人士,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帮助他们肉身翻墙。先把人弄到东南亚,然后由境外的民运组织再将他...


这种是中共也省事,搞营救的人脸上也有光,但是就不知道持不同政见者移民出去以后新环境不能适应日久又怀念中共国,变成乔木了怎么办
如果不是类似烧香拜佛我努力过求个心安这种心态,最好别干这种事,尤其是年纪不大的、以及身强力壮的人。

否则一旦被上名单,你以后做真能反共的啥事都碍手碍脚甚至压根做不成。就算你情绪控制能力很强,不当场和国保之类的产生任何冲突,你也没法保证他们不来查你,作为经常翻墙的普通人而不是立志做革命者、思维清晰且不被愤怒和落寞控制的人,你的电子设备里必然有“不良记录”,最后你还是会上名单。

在墙内要保持低调,如果你背景“清白”,那么当你有“可疑行为”的时候,逃脱就会相对容易。
那些墙内的“民主人士”,选择在不合适的时机,被盲目的理想控制,执行不经过计划的行动,最终一事无成。我们只能抱以人道主义的同情,而不应跟随并被此束缚。

反共是一项事业,而非一时冲动或随情绪而为
>>如果不是类似烧香拜佛我努力过求个心安这种心态,最好别干这种事,尤其是年纪不大的、以及身强力壮的人。否...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 如果都在等待別人 那永遠不會有“合適的時機” 更不會以後有“反攻的機會”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然而如果每個人都在等別人先行動的話  那就永遠沒有人會行動 
連一絲絲火星都不會有  更何來燒滅舊秩序的熊熊烈火呢!
更何況這不過一個小小的“送飯”行爲而已 這種“送飯黨”的行爲從64到現在一直都有 

可以Google下 並沒有什麽後果 只要低調國保不會來找你 招搖了也就一個口頭警告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如果連這麽小的事情都沒有人願意去做
 那這些民運人士只會在迫害下越來越少 將來誰還會冒著更大的風險去改變呢?
當然隱私和安全都要注意 我的電子設備每次都會清理 裏還真沒有“不良記錄”
中國就是絕大多數人太會明哲保身 所以永遠都在奴役 我所接觸的幾個民運人士
 從64就一直在表達自己的主張 爲中國民主之路燃燒自己  已經30年了  
如果連這麽一點小小的努力都不愿意付出 我不知道什麽時候中國才會有改變
哪怕大災變之後共黨消亡 不過又是重複血色的輪回 就如同這幾千年一樣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 如果都在等待別人 那永遠不會有“合適的時機” 更不會以後有“反攻的機會” 星星之火...

那只是因为共匪调查完发现这些送饭党并没有什么威胁,所以懒得理。表达主张这些人的声音也没人听得到。

另外,我可没说等待别人,有什么条件做什么事。没组织的就该低调,老实锻炼,学习军事和生存知识,有条件的还可为情报这颗大树记录一两片叶子。

至于电子设备,物理毁灭才是最有效的清理,一般人没有条件(知识和技术)做全方位的清理,之所以没被查只是共匪懒得搞没威胁的人。如果你要去买化学品、小型工业设备之类的,那么他们就可能要上门了。

不要说这些一点点的东西都不付出怎么做大事这种话。我上面说得很清楚。反共是一项事业,不是什么烧香拜佛求心安、不是理想主义、不是被盲目的情绪控制就能做成的事
>>那只是因为共匪调查完发现这些送饭党并没有什么威胁,所以懒得理。表达主张这些人的声音也没人听得到。另外...

既然沒有什麽威脅 何來“上名單”之説 何來“低調”之説
這些聲音或許您沒有聽到 但是很多人都有聽到
劉曉波 許章潤 許永志這些知名民運人士不談
劉賢斌 陳衛 陳雲飛的事跡一直在激勵鼓舞著所有華人
他們的事跡和主張 影響了一大批華人 培養了許多戰友
包括現在的”余國師“  滅共的思想萌芽就來源於89民運人士
武力推翻中共這個龐大的政權不是一個人能夠做成的
沒有他們的思想主張來引導海内外民衆 那只有孤軍送頭
組織是需要人手的 如果只有零星幾個”反賊“ 組織又哪裏來呢?
另外我幫助異議人士(以前在墻外)已經多年
我很清楚自己不是求心安 也不是理想主義 一點也不盲目
看我看來 ”物理滅共"這樣的浩大工程是需要基礎的
若都認爲”為這種小事上名單 以後反共束手束脚做不了事“
那最基本的思想基礎和人員支儲備都沒人去做的話
”物理滅共“只會是鏡花水月 白日做夢罷了
最後 雖然理念不同 還是謝謝您的建議
>>既然沒有什麽威脅 何來“上名單”之説 何來“低調”之説這些聲音或許您沒有聽到 但是很多人都有聽到 劉...

鸡同鸭讲。反正你乐意干是你的事,我发这就是不想让有价值做更重要的事的人丢掉了他们的价值。
现在没威胁,不等于不上名单,只是懒得管。等想有威胁的时候,或者开始有威胁的时候,共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名单上的。
那威胁的就是同仁的命

你做多年,甚至微信转账,那肯定早上名单了,只不过共匪判断你的行为对共匪统治的影响…比较小

你这样的人我们只会选择远离,就算未来某一天你有心帮忙。共匪在你所在地区被攻击或有情报显示有反共的在活动,那你家就是第一个上门查的,那你啥也干不了
都什麼年代了還敢用微信轉款?不抓你但是對你有紀錄,等到要找你的時候你已經是甕中之鱉。現在大數據時代只要有官方背景的微信等科技公司有了以你實名紀錄的金融轉帳渠道,查到你本人的地址和信息是分分鐘的事。不抓你是因為你還沒有抓得價值,但並不代表你是安全的,因為用這種沒有絲毫安全保密的軟件微信,你已經暴露了。再不濟用加密貨幣如比特幣門羅幣都好過微信轉帳。
>>鸡同鸭讲。反正你乐意干是你的事,我发这就是不想让有价值做更重要的事的人丢掉了他们的价值。现在没威胁,...

道理我已經講了 沒有人做這些“沒價值的事”來打基礎的話
你所言“有價值更重要的事”只是一句空想罷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民運人士的思想言論啓蒙紅轉反的
否定他們在苦難中發聲啓智的價值 恕我直言 您沒有資格
就算您不認同他們 輕易否定這些在壓迫中為民衆呐喊的人
未免太過涼薄 等你做出了“武裝滅共”的事跡再來評説吧
不然只是喊口號罷了 誰都會 但是別人是真正在做事在受苦
就算不被感動 至少一點惻隱之心應該有 不該如此苛待他們

  您這樣的人我也只會選擇遠離
因爲嚴於待人 寬于律己的人往往是利己主義者
我怕在抗爭的道路上被賣了
道不同不相爲謀
恕不遠送
>>都什麼年代了還敢用微信轉款?不抓你但是對你有紀錄,等到要找你的時候你已經是甕中之鱉。現在大數據時代只...

既然大家如此害怕 那我修改下 但是本人親測沒有事 如你所言
這種小事國寶懶得管 畢竟你又沒做其他有威脅的事
>>既然大家如此害怕 那我修改下 但是本人親測沒有事 如你所言 這種小事國寶懶得管 畢竟你又沒做其他有威...


這不是害怕不害怕的問題,而是網絡安全的基本常識。就算我幹得事沒威脅,但我也一點也不想便宜那群國保,把自己的個料這麼輕易地拱手相讓。搞網絡資助民運不是不可以,但是不要再用微信等其他國產通信交易軟件了。能用signal、telegram就用,能用比特幣門羅筆就用。
>>道理我已經講了 沒有人做這些“沒價值的事”來打基礎的話你所言“有價值更重要的事”只是一句空想罷了不知...

文人造反,一辈子都不行。

反正你钓鱼就钓呗,能上这种钩的傻子我们也不在乎
>>文人造反,一辈子都不行。反正你钓鱼就钓呗,能上这种钩的傻子我们也不在乎


文人造反一輩子都不行
「武装抵抗联盟」在網路上鍵盤武裝就可以喔(大開眼界
>> 文人造反一輩子都不行「武装抵抗联盟」在網路上鍵盤武裝就可以喔(大開眼界

您这不是粪坑思维?在你看来网上说狠话的,现实一定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

而且我前面说的大概你看都没看,就一句感叹你就拿来批判?像楼主这种甚至还微信转账,说不好听的,那就是钓鱼


就这?算人身攻击?   那我要说“墙内网络思维”各位才看得懂?五毛成天说“有种你上街啊键盘侠”,你们这思维本就没什么差别。呵呵,武装要取得影响力,那也是在业界和各国政界,军界内有影响力,而不是在运作不足够成熟之前像民运一样显摆;更不可能拿以同仁丢掉性命的风险去杀几个基层共匪却毫无资源补充,来当成“我们在行动”的证据。

这么多年了,你们的思维完全陷入了误区,更以能拽几句论自由民主的名言沾沾自喜。可悲。呵呵
>>您这不是粪坑思维?在你看来网上说狠话的,现实一定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
而且我前面说的大概你看都没看,就一句感叹你就拿来批判?像楼主这种甚至还微信转账,说不好听的,那就是钓鱼


貼標籤貼得很激動喔,戳到了?
而且也沒說你手無縛雞之力啊~只是感嘆一下武裝抵抗聯盟的鍵盤武裝而已XD
真的很「武裝」,刺刺的XD
>>貼標籤貼得很激動喔,戳到了?而且也沒說你手無縛雞之力啊~只是感嘆一下武裝抵抗聯盟的鍵盤武裝而已XD真...

键盘武装就是键盘侠的意思,--没胆子上街在网上却闹得厉害。你就是这个态度,不需要用假意掩饰来嘲讽。
反正你这样除了明面能找到的信息之外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就目前来说,都引不起我半点情绪波动。就这样
量力而为,做好自身安全保护。
>>文人造反,一辈子都不行。反正你钓鱼就钓呗,能上这种钩的傻子我们也不在乎

已經説了道不同不相爲謀
各走各路 不需要你在乎
再來糾纏顯眎了你的心胸
人身攻擊也暴露出你的素質
呵呵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法学员 民主 自由 真 善 忍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7
  • 浏览: 1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