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的人们是否有必要了解“马列毛邓三科习”以及相关的各种理论?以及我对一位葱友的回复


前几天,葱友@试问谁还未觉醒[url=https://pincong.rocks/people/%E8%AF%95%E9%97%AE%E8%B0%81%E8%BF%98%E6%9C%AA%E8%A7%89%E9%86%92][/url]提出问题“大家对大学里面的政治课程(毛概,马原,思修,近现代史)有什么看法?”【pincong.rocks/question/12293】
当时简要说明了我的看法,措辞有些激烈:
“不管你讨厌不讨厌这些课程,尽量还是静下心来学。
先入为主地认为这些是垃圾,就不去研究,是愚蠢的。
既然大家都讨厌中共,反对中共,那就请大家好好得去了解它。如果你认为这套理论是错误的,你就打开它的典籍,一点一点把里面的污秽都扣出来,这样你在未来,甄别、反对它们的各种奇谈怪论的时候才会有更有力量。
不学习,不关心,不深究,只管指着它的鼻子骂,那你骂它的话都是不痛不痒,不着要害的。
希望大家对真理和谬论,都要认真对待。真理教给我们真相的构成,谬论提示我们谬误的来由!”

有位葱友也借我的话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你讨厌不讨厌这些屎,尽量还是静下心来品尝。
先入为主地认为这些是垃圾,就不去品尝,是愚蠢的。
既然大家都讨厌屎,反对屎,那就请大家好好得去了解它。如果你认为这些屎是难吃的,你就去亲口尝尝,一点一点把里面的残渣都出来,这样你在未来,甄别、反对它们的各种匪夷所思的味道才会有更有力量。
不品尝,不去闻,不触摸,只管指着屎说难吃,那你骂它的话都是不痛不痒,不着要害的。
希望大家对真理和谬论,都要认真对待。真理教给我们真相的构成,谬论提示我们谬误的来由!”

我不太认同他的观点,但我认识到他也的确代表了不少葱友的观点。我受了启发,建议品葱是否需要讨论下这样一个问题:

反共究竟有没有必要去较为深入地了解“马列毛邓三科习”以及相关的各种理论?


我斗胆在这抛砖引玉,说说我的一点拙见:
由于我大学专业的缘故,我平时需要精读一些马哲西哲中哲原著。在这过程中,我看到了许多中共胡作非为的理论根据和历史根源,让我对现在发生的许多政治事件有了比较深入的认识。以至于我在内心深处对党有了刻骨铭心的认识,认识到党的理念深处的自相矛盾,认识到党的理论与现实的格格不入。正因为我心中有了这些认识,我愈加感到我与它在灵魂层面上的不共戴天,愈加坚定了我欲改造它亦或推翻它的信念。
但,现实中的一些人反对中共的原因往往和我不同。有的是被铁拳砸了,有的是向往发达国家的生活或者是难以忍受国内的恶劣环境等等。一个被铁拳砸痛的人,他的反共思想是可以通过国家赔偿、政府道歉、社会感化的方式而被改变;一个向往国外厌恶国内的人,他的反共思想是可以通过肉身翻墙的方式而被淡化,但是如我这般从理性认识深处就反共的思想却似乎是“无药可治”的,唯独重塑或消灭了红旗,也许才能安下心来。从某种意义上讲,在理性层面上对中共的恨来得比感性上对它们的怨更加坚固,在平日里对马列毛的痛心疾首,往往要比在被强拆后的废墟上以头抢地更加难以医治。
总之,系统地了解中共所宣扬的理论,是有利于巩固大家的反共意愿,能使大家更好地经受住红色中国的种种的诱惑和威胁。


最后附上我对那位葱友的回复:
现实也的确是如此,在医学界、生物学界,粪便研究是必不可少的课题。
同样,在我们这关注中国政治的论坛上,马哲、马经、中国近现代史、中国特色法学、社会学、新闻学等都是不可不提的问题焦点。
不了解对象就无法正确批判对象。
对于@试问谁还未觉醒先生提的这几门课的教材,我都仔细看过。它们的糟,它们的坏我也了解。那我推荐大家去仔细看看的理由是什么呢?
主要还是因为这几本书篇幅不长,言简意赅。它们集中展现了中共在宣传战线上的一贯的经典的强词夺理,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无耻行径。大家只要稍稍结合一些其他客观资料,就能把这套书给疯狂打脸,同时,你也熟悉了他们的惯用伎俩。日后在国内新闻或政策中你就能轻松揭开他们的面皮,看到他们滑稽的内核。
总的来说,中共奉为圭臬的屎还是可以尝一尝的,毕竟考研政治的参考教材就是这五本,每年上百万考生都去细嚼慢咽了,我们也不要太嫌弃嘛。
加速加速,油门踩得最使劲的还是中共自己,就在他们每年印的这数以万计的屎教材中,也埋下了数不清的待我们去踩的油门。

最后,谢谢葱友们看到最后,有任何意见或疑问请回复在下面,我都会认真阅读的。请葱友们理性发言。
38
分享 2019-12-02

91 个评论

认同你说的 但没有必要刻意去做
每个人结合自己的兴趣 爱好专业 经历 工作内容
去思考和深入理解
在一起共享交流 就已经得到足够多
如果要说反共的必修课
应该还轮不到这几本
认同你说的 但没有必要刻意去做每个人结合自己的兴趣 爱好专业 经历 工作内容去思考和深入理解在一起共...

是的,真论反共质量还是轮不上那几本。
我是认为这几本书,大家基本都有,顺带还有老师讲,阅读起来会轻松一些。
我就怕你看的那些。。什么哲、什么经、什么史、什么学的,都是共产党已经安排好的。通过一些假的信息寻找他们的本质。。。。我觉得,难。

我认为真正属于共产党内核的本质的理论,只有内部机密人员或者高层人员才能掌握。

再说,就算掌握了内核本质的东西,如何组织力量去打击共产党也是个问题。

还有,单是组织反共团体就已经很困难了。

所以,我认为,现阶段还是研究一下如何组织反共比较好。
我就怕你看的那些。。什么哲、什么经、什么史、什么学的,都是共产党已经安排好的。通过一些假的信息寻找他...
关键在于他们不是神,不能编造完美的谎言。仔细留意就能让他们的马脚无处遁形。
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的确是这个理,
马克思哲学在西方属于极其边缘的学说,是柏拉图的孙子黑格尔的一个分支;列宁主义是马基雅维利的残羹冷炙;毛自己没读过马克思全集,思想基本是战国法家的复刻。把这些孙子辈的边缘学说当成宝贝的人,本身已经足够无知,还真的上了道去和他们争论马列毛理论的,就连无知都不如了。就像武林里人人都能用google学到全本易筋经了,你还去和星宿派比什么小无相功一样愚蠢。
但现实是,很多自称翻了墙、向往民主自由的人,脑子里装的却还是中共学校教授的那套马列话术。明明网上有大把免费的西方经典哲学wiki、电子书、科普视频不去看,只能接受用马列话术体系去解释他们自以为是新奇发明,实则早在2千年前就已经被讨论过的人性问题、信仰问题、权力问题……他们甚至还不知道2千年前人类就已经提出了你一辈子都想不到的问题。放在程序界里就是有现成的标准库不学不用,非要自己用三流代码去重新发明轮子。只能解释为他们的电脑翻了墙,但大脑还停留在墙内,可能背马列教材像广场舞一样是他们舍不得的青春。
了解共匪从20世纪至今的发家史即可,至于这些只能当作辅助而非重点
说个题外话 
我发现品葱几乎没有真正的理论概括和发明,也不会综合其它与政治关系较小的学科,总想着把这些历史单独提炼,然后去找和别的理论的相似之处,然后就动不动儒家法家显得自己学识渊博,要么大呼中国人不是人。总之看下来发现没半个跟解决问题有关的内容。
马克思哲学在西方属于极其边缘的学说,是柏拉图的孙子黑格尔的一个分支;列宁主义是马基雅维利的残羹冷炙;...

你的说法我大都认同。
只是你的第一句,我们不能以一个理论是否边缘来评判它的价值。
你说的许多业余人士是这样,哲学史不了解,别的哲学流派不涉猎,就抱着马克思主义啃。我也为他们感到惋惜,就算是一心向往马列,那马克思的爸爸爷爷祖宗,以及他们的亲戚后代都不了解,怎么可能真正看懂马克思主义?
但是,发这个文章不是想批判这些人,这些人都还是少数。有更多的人,对这些相关的理论,都不看都不学。一天到晚反共比谁都叫得响!多问他两句他自己的心得体会,哑口无言,只会喊口号。他们就如同反共圈里的"小粉红"。
非也,孙子曰:「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楼上已经...

同意你的说法,提一句,赵紫阳文集也在香港出版了。
说个题外话 我发现品葱几乎没有真正的理论概括和发明,也不会综合其它与政治关系较小的学科,总想着把这些...

我认为以后品葱大了,应该会有更多的有识之士的加入,拭目以待吧。
過去有段時間很喜歡看學校圖書館裡有關左派理論的簡體書
由於台灣的左派根扎不好 所以很多史料跟理論都是看中國大陸的著作或翻譯
不過都是些年代相當久遠的書 不像現今的內容有著相當鮮明的立場
對毛的思想也有一些興趣
只是一堆談話以及著作感覺又臭又長就沒再深入
過去有段時間很喜歡看學校圖書館裡有關左派理論的簡體書由於台灣的左派根扎不好 所以很多史料跟理論都是看...

先感謝台灣兄弟的答複。
當你看理論書籍看厭了,可以看看中共黨史,也是很有趣味的。畢竟在台灣,出版書籍都沒什麼限制,很多大陸關於黨的各種書籍都在台灣出版呢,你都可以輕松得到。真是好羨慕你們。
順便一提,我有個很大的心願就是有一天能擁有在台灣出版的一千零一夜分夜版。不知以後能以什麼方式才能將這書帶回家中。。。。
这种东西我也不是没想过...但是你真的有仔细去看过那些东西有多难以下咽么,我曾经很认真的想读完资本论,但是开头两章就让我觉得根本没法读下去,通篇都是逻辑错误,把资本这种抽象的概念拟人化妖魔化,花了半天论证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来源,在我这个学金融的人眼里资本论简直弱智到无法形容,还有毛泽东选集整个就是一马后炮集锦,他的成功你都想不到其中有多少偶然性,他把他们全部总结成必然,我他妈也是服了
w微博上 小童看天下 他说自己的唯一读得懂马列主义的人,我相信马列主义早让苏联和中国歪曲事实了,虽然这样,但我依然恨与共产主义、马克思的一切内容。
我们需要的是怎样排毒祛魅,帮人们认识到这些邪说是骗人鬼话的东西,比如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
单纯去了解这些有毒思想,而不预先接种抗体的话,很容易被邪说蒙骗,未排毒先中毒。
就连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出版也需要加上字数和原书差不多相等的注释,不是吗?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清政府不讲道义,不顾国际法,将捕获的英法侨民十八人虐待致死。

英国首席代表额尔金以此为口实,照会清政府:“圆明园者,英法侨民所受痛心疾首惨刑而死之地也。(英国)誓必毁为平地!” 命英军于10月18、19两日,将北京西北郊的五园(即圆明园、畅春园、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三山(万寿山、玉泉山、香山)等皇家园林焚为灰烬。

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百姓、旗人等乘火打劫,皇家珍宝被洋人和当地百姓抢劫一空。百姓并没有对于皇家的财产产生什么爱戴之心,手下留情。 对于洋人放火烧毁圆明园,老百姓也不会表现出什么愤怒。

以前不明白为什么英法联军在圆明园烧杀抢掠,而围观的老百姓脸上面无表情,根本看不到恨意。看看现在,全明白了,英法联军烧的那是他们想烧不能烧的;抢的那本来也是他们被抢走的;杀的原本就是他们都想杀但杀不掉的。他们何恨之有?
我们需要的是怎样排毒祛魅,帮人们认识到这些邪说是骗人鬼话的东西,比如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单纯去了...
是的是的,两者要配合使用。主要现在很多人两者都不使用,就单纯地喊喊口号,有什么意思呢,在现在民主运动处于低潮的时候,显示不出一点战斗力。
说起哲学史,希尔贝克的哲学史是相对好的入门书籍吗?梯利和罗素的哲学史据说对普通人很不友好,是真的吗?...

你要说最最最好入门的,我推荐武汉大学赵林的西方哲学史课程或者他出版的《西方哲学史讲演录》,虽然内容简略,但能让初学者感到舒适,能更好激发对哲学的兴趣。你说的梯利,他的哲学史贵在详实,不偏不倚,但确实有点艰深。罗素的也别有风味,我自认为比较好读,就是他的很多观点争议很大。希尔贝克的我没读过,听以前同学的评价还不错,但是不意味着它通俗易懂。以我看译作的经验,看这些外国人的书,还是先看看国人写的相关文献,先使自己进去了那个语境,再趁热去外国人的书,会流畅许多。
如果你真的喜欢哲学,就多看各种哲学史吧,没有哪个版本是完美的,我至今看了四个版本的哲学史,每一个都有不同的趣味,百看不厌。
无必要、因为当代中共统治支那的一套手段和方法论和马列毛斯半分关系都没有。
既然吃屎对暴揍脱粪者毫无帮助、为什么要吃屎?
这种东西我也不是没想过...但是你真的有仔细去看过那些东西有多难以下咽么,我曾经很认真的想读完资本论...

我没认真看过资本论。老师以前跟我们提过,看资本论最好先从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一路看过来,会感觉好些。
你也不用纠结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问题,毕竟又不是他原创,马克思的最大原创在于剩余价值理论。这个理论才是这两个世纪以来红色革命的理论根源。
我没认真看过资本论。老师以前跟我们提过,看资本论最好先从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一路看过来,会感觉好些。你...

问题剩余价值论也是错的,他意思等于是风险没有价值,我是学风控的 ????
我没认真看过资本论。老师以前跟我们提过,看资本论最好先从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一路看过来,会感觉好些。你...

说真的,生产力改变生产关系这话是他们自己说的,但是资本家→生产资料→无产阶级这个生产关系又是他们定死的,实际上已经被互联网经济打脸了,掌握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的程序员依然选择打工,我并不是不像认真了解马列主义,而是这东西真的除了拿来打左派的脸就没有任何价值,而我想扇左派的脸根本用不着这种东西
你的说法我大都认同。只是你的第一句,我们不能以一个理论是否边缘来评判它的价值。你说的许多业余人士是这...

先分清楚讨论范围吧,马克思主义分为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两部分,撇开哲学不谈,政治经济属于人人都有权参与的话题,岂有“你没读过政府的施政方针,所以你没资格反对政府”的道理?大家反共本来就不是因为共产党说了什么,而是看它们做了什么。
你要是反布尔什维克党还行,你反支共,看那些还不如看看资治通鉴,三国水浒红楼这些书,支共底色还是专制王朝,斯大林再独裁也没想着传给儿子女儿,老毛要不是绝了后还真难说会不会有个东宫之争。
初中看了剩余价值就知道这些玩意根本就是放屁,拿着一个神经病的理论还要大家来学习?还说你看不懂就是水平不行,通篇都是胡说八道的东西为什么要去学习?
初中看了剩余价值就知道这些玩意根本就是放屁,拿着一个神经病的理论还要大家来学习?还说你看不懂就是水平...

赵高指鹿为马一个道理,旨在消灭一切不愿做奴隶的人
结论,没必要学习。
原因
他即不是学术意义上的学科,那些所谓”知识“也没有普遍的价值
为什么不是学科,因为这些理论要么是记录政治人物的“丰功伟绩”和“伟大理论”,不然就是为ccp建立合法性。全都是先有结论再去拼凑逻辑,而且还错漏百出根本不顾及逻辑。
  • 任何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研究都会被禁止。任何挑战已有主流叙事框架的讨论都会被禁止。甚至历史学科也非常的敏感。
  • 社会主义当前主流的方向是民主社会主义,ccp一直以来宣传目前的社会主义国家是中国、朝鲜、越南、古巴。这完全是谎言。基本上整个西欧现在都是民主社会主义的道路,连美国的民主党也在快速的转向民主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的主流学科早就抛弃了马克思主义的那一套,甚至恩格斯晚年也对马克思理论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所以不是社会主义错了。ccp的问题根本不是理论层面的问题。
中国不是社会主义国家
既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也不是资本主义国家。比较像的是权贵资本主义,但也不完全相同。
我个人认为当代民主社会主义的真正的最基本特征是高社会福利,较小的贫富差距,较高的人类发展水平。大家就看看北欧,免费教育、免费医疗、极高的收入、极低的贫富差距、丰富的精神生活,大家既没有压力也没有太高的欲望。
而完全放任的资本主义,基本就是香港,低税收,低福利(相对中国而言还是高太多了),低政府干预,市场准入和规则完善,高贫富差距。(但香港的土地不是市场化的)
美国相对来说是中性更靠近完全的资本主义。中等水平的税收,中等程度的政府干预,较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这里的重点是给予每个人平等的就业机会,给予每个企业公平的竞争环境。而不过多的干预竞争后的结果,但也给予本身能力较低的人(最低工资,失业救济)、收到结构性歧视的人(平权法案)、以及竞争失败的人(个人和企业的破产保护)以相应的支持。
而中国。
高税收、按户籍和地域区分的低福利、劳工地位低下公开倡导996,不存在作为社会主义特征的的工会,国家控制的生产要素,允许企业恶意垄断不公平竞争,对私营和外资企业的歧视。。。既不能叫他社会主义,也不能叫他资本主义。
被执政党合法性绑架的近现代史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当初是闲得无聊翻邓论才知道了陆肆事件。当年碾平还敢堂而皇之地Ⅷ会见首都戒严部队的讲话放进去,真是恶人先告状。
现在没有国家主张马列了,反倒是毛派主义例如尼泊尔毛派
要反对对方,就要了解对方,但是对方并不是正常的东西,那么这了解是否还有必要?(假如别人说吃屎也能活,你也去吃屎?)主要意思就是这样的。

这个话题是不错的,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存在性问题,也就是说是有关信仰,并不是通过认识解决。人吃什么存活是人活着才能谈论的东西,也就是说,如果人吃了某些东西死了,他死后是无法谈论的。在存在性语境里,非存在无法存在。死后是还活着的你无法检验的,也就不能对非存在的“东西”加以检验或认识,当然也就无法谈论。(这就是哲学上为什么先出现的是本体论,只有人先存在了,而后才能谈认识,认识也只能是人的认识,不能反过来说成认识了才有人。这一点是近代往后哲学的分歧所在,近代哲学变成了反传统的东西,而很少继承人这个存在性价值,当然反过来也可以说人的存在这一点已经成为共识,不再需要讨论。)

具体到马克思来说,马克思本人写了很多很多著作,一堆一堆的,迄今为止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马的全部著作,只是有几个统计版本。我稍微发发这个统计的内容,也就是大多数人认为的垃圾都有多少:

据北京大学哲学系聂锦芳的研究,迄今为止,马克思俄文第一版1928年至1946年编辑完成,共二十九卷三十四册(其中第十一、十二、十三、十六、十九卷分上下两册)。计划中应收入《剩余价值理论》的第二十卷未出版。全部著作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第一至第十六卷,包括除《资本论》以外的哲学、历史和政治性著作,共1264部(篇),其中作为正文收入的1162部(篇);马克思的著作555部(篇),恩格斯著作476部(篇),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52部(篇),不能确定作者是马克思划恩格斯,还是他们两人合著的53部(篇),不是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而误收的26部(篇);作为马克思恩格斯遗稿收入5部(篇);附录97部(篇)。第二部分是第十七至二十卷,收入马克思的主要经济著作《资本论》和《剩余价值理论》(后者未出版)。其他经济著作都收入在第一部分的各卷中。这样,这两个部分共收入马克思的著述610部(篇),其中马克思的著作558部(篇),,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52部(篇)。第三部分是第二十一至二十九卷,包括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和他们给其他人的书信,共3298封。其中马克思写给恩格斯736封,马克思或马克思与恩格斯合作写给其他人的信828封。


一般来讲,正常人思考问题都是很严肃的事情,即便是一个概念一个命题也很难思考清晰,为什么他就能写出那么多浩如烟海的著作?他的秘密是,不思考。他写东西应该是不需要思考的,不经过大脑。

……

其他的就不说了吧,看完这个大致的描述,我就不再考虑马克思的著作有没有必要研究的问题了,因为常识上是不需要这么搞的。
谢谢你详尽细致的答复,按照你的推荐去看了一下赵林的那本书,或许我终于有望读懂那帮德国人在说什么了
加油加油,他的上课视频也好找,哔站就有。
出于某些现实的原因我大学本科就是”党性“最重的专业。我想我还是比较适合这个问题。结论,没必要学习。。...
首先感谢您有理有据的答复。
我斗胆推测一下,您应该是思政专业的吧。
你说的确实没错,现在我们中国应该叫社会帝国主义。邓小平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到过这概念,而且现在印度共产党也发了文章,给我们扣上了这顶帽子。
当然,你也不能否认,你回答我的这些观点,也和你之前学习的那些垃圾理论还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正是被那些理论反复恶心过,才能对他们有深刻的认识。我也不是号召大家要从中汲取到什么好的营养,而是希望大家通过仔细观察这些恶心的玩意儿,从而更清晰得认识到它们的无可救药,从而反过来促进大家对优秀文化、制度的向往。
要反对对方,就要了解对方,但是对方并不是正常的东西,那么这了解是否还有必要?(假如别人说吃屎也能活,...

非常感谢您的答复,平时很少见到像您这样能正确使用哲学术语的葱友。

首先,这里我要道一声抱歉,也许是我理解力不太好,我没能特别清楚的明白您的意思,请允许我在这大概叙述下我对您的回复的理解:
第一,您认为马克思的著作由于浩如烟海,体现出了它质地的粗糙,甚至能推测出这是未经深思熟虑的垃圾堆。
然后,您又叙述了个类似于“存在性谬误”的观点。
于是,我推测您的结论就是,人们会因为过度“食用”马克思的垃圾理论而导致思维的“死亡”,以至于无法再评价马克思主义的优劣。

如果您的结论真是如此,那么我也不反对这结论。 我经常在马克思主义中文库查阅资料,深知马恩全集的巨大体量。当然,我既没亲眼见过也想象不出一个人把马恩全集全部消化会有什么结果。或许就如您所说,到了最后,人都被马恩“毒”傻掉了。

但我也说说另一些情况。
很多人因为遭遇房子被强拆,亲人被自杀,等许多不公的情形,而以此为出发点反对中共,那我认为这远远不够。因为他所遭遇的苦难,在中美洲、中东,非洲都能遇到甚至更糟。所以那些都不是中共的专属罪恶,也就不是它罪恶本质表现出的独特现象。
以至于人们反共的思想里掺杂了太多非本质的东西。如果我们要在真正严格的意义上来反对共党的话,那我们应该反对它本质的标志性的一些东西,比如核心的理论,基本的立场,以及它们禁不起推敲的暗藏的预设。如果反对中共的人都有了对上述方面充分的认识,这样,才能算是一个真正名副其实的反对者!而不是表面上看起来他反共,其实只是在反对一般意义上强权,压迫,欺凌等等别的东西。

总之,大家适度了解它们的理论,是有助于大家认清它们的本来面目,有利于把大家的反对目标集合到中共的本体上来。决不能像一些葱友认为的,它们的东西我一概不看!就很像粉红不过问《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的内容,而振臂高呼“香港是中国的!打倒美帝国主义!”
哈哈哈哈哈哈,你懂的太多了。我也经历过这样一段时间安慰自己我要充分的了解敌人掌握他们的漏洞,为此我还...

哈哈,不瞒你说,我以前还真想去走你所谓的“第一类”路子,吃点国家的烂钱。但后来发现,还真不好吃。一个人天天揣着明白装糊涂,对着一坨屎写颂词,写的一般还不行,还得写得有盐有味,煞有其事,真是太折磨人了,一般人还真干不下去。
要反对对方,就要了解对方,但是对方并不是正常的东西,那么这了解是否还有必要?(假如别人说吃屎也能活,...

牛逼
非常感谢您的答复,平时很少见到像您这样能正确使用哲学术语的葱友。首先,这里我要道一声抱歉,也许是我理...

应该是我讲的不太清楚。存在性问题就是指的是否承认人的常识。正常人思考一些问题,尤其是哲学问题,他都是非常困难的,反言之,如果那些问题是一般人很容易思考解决的,那些就都只会是琐碎或是各人范围内自己熟悉容易解决的事情(大致的归类就是这样),也就是很普通的事情,是不会上升到哲学的层面。那么马克思他写出这样非常非常多的东西,他就一定是反常的,而且肯定不会如正常人那样是经过困难的思考获得,也同样对于正常人而言他的理论就不会具有切实的可靠的使用价值。

我的看法就是从这里认为,他的东西不需要研究,没有这个研究的价值。前面ThomasYan讲的就很对,如果有人专门研究这个,他就只能是别有用心,那几类人都是反常的。:)

至于小粉红这样的,那些问题都不是存在性问题,他们只是徒有其表,因为小粉红不承认常识,他们不承认作为人生存的人权这些最基本的人道常识。所以,你尽管看到他们好像也如其他人在“反对”这些那些,但是没有意义,这就和我们大家看马克思理论著作里的“批判”这个“批判”那个的感觉一样,尽管挥舞着拳头,却是荒谬可笑的。
应该是我讲的不太清楚。存在性问题就是指的是否承认人的常识。正常人思考一些问题,尤其是哲学问题,他都是...

感谢您的再次解释。
您的观点我基本赞同。
我这要向您简单说明一下我对马克思作品卷帙浩繁的一点体会。
我认为的太多草稿,提纲以及很多其他不正式的文稿被后来的共产主义者整理成了他们自认为的重要著作。我以前自己试着查询许多资料,排出了个作品名单。我猜想马克思自己扪心自问,盘算一下哪些作品能够算是代表作的话,也就是下面这些: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比鸠鲁的自然哲学之区别》(我很喜欢他的博士论文)
《黑格尔法哲学批判》
《神圣家族》
《德意志意识形态》
《雇佣劳动与资本》
《共产党宣言》
《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美国内战》
《剩余价值理论》
《资本论·第一卷》
《法兰西内战》
实际上他的许多书信草稿,对他来说都不是那么重要。我看了他好几十封信,他的信件的组成一般就是:1.打嘴炮,用他的理论来回击别人。2.用各种各样的实例来论证自己的理论,以说服教导共产国际的战友。3.大量的时政评论。4.还有一些他在生活琐事上的一些信件。
许多时候我也在想,为什么这些啰哩啰嗦的文字会被归入他的文集里面呢?后来我明白了,那是因为捧他臭脚的人太多了,靠研究马克思养家糊口的人太多了。
很多不太出名的哲学家或者别的什么专家,他们其实也有类似的堆积如山的手稿,但是由于它们的主人不火,所以没有被整理出版,甚至都散失了。
所以也就造成了普通的哲学家,乍看起来没有几本作品,而恰恰像什么马克思、黑格尔、康德、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亚里士多德、朱熹、王阳明这些,被当权者看重的红人的作品集却堆积如山。太多学者教授文人,靠他们的名头吃饭了。他们竭尽所能地收集原作者的每一个字,再再添油加醋地疯狂注释,最后全部出版出来,“皇帝”们看了就满意地赏给这些誊字匠几根骨头。
所以这样才导致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体量让人头皮发麻。但实际上里面的干货其实也没多少。
这就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点体会。希望对你有一点参考价值。
有点怀疑是同专业啊233333

应该是蛮接近的。你们考研专业课考马原加思政理论,我们考马原加中西哲。而且一般都是同一个学院的。
我对这些理论知识不太感兴趣,我是看编程随想的这篇文章了解了一些。楼主怎么看这篇博文?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8/09/Book-Review-The-Errors-of-Marxism-Leninism.html
单纯看理论是挺有道理的,但是没做到才是问题啊

要是中国真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又何必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文革时是政工,工作就是理论研究和讲授。不过没有经过正规大学训练,而且已经脱离政治几十年,对现在大学的政治理论只是知道,谈不上研究。还在文革时就已经反叛了,特别是对剩余价值理论的质疑,整整困扰了我近50年,明明觉得不对劲,却又苦思不得其解。一直到最近,才发现原来马克思虽然观察到商品交换是等价的,但他错误地把仅仅在商品交换某一时空静态的等价,强化为整个商品交换过程的等价,却没有发现商品交换的过程是一个动态的增值过程。
为了深入分析其谬误,现在正在重读《资本论》《国富论》及《21世纪资本论》。只是年纪大了,记忆力及身体各方面都不行了,恐怕有心无力。
很多人反对了解这些理论。但我观察香港近年的运动,感觉缺乏理论支持和指导,因而显得很苍白,肤浅,没有根基。无法有力应对中共的宣传。恕我直言,整个运动过程,游行多,喊口号多,涂鸦多,举牌多,偏偏有水平的演讲少,好文章少。能把中共批得体无完肤的基本没有。
就如此网站在《【新用户报到贴】聊聊你们是怎么发现品葱的或者为什么来品葱,尽量帮你增加声望?》中对新用户提问道“ 喜欢比较集权的中国,还是联邦制的中国,还是分裂的中国”。然而,什么是中国?或者说什么是国家?国家有多少种概念,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什么?如果没有一致的讨论对象作为基础标准,讨论就注定是鸡同鸭讲。
当然,要像学者那样精读马列理论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要知道,特别要知道其谬误之处以击之,这绝对不是喊口号就可以达到的。
文革时是政工,工作就是理论研究和讲授。不过没有经过正规大学训练,而且已经脱离政治几十年,对现在大学的...

您好!爷爷。看了您的回复,我深感震惊。我没想到在这论坛里还有您这年纪的同志!我向您深鞠一躬。
确实如你所说,让人人精读马列是不现实的,但人人对中共对政治有个基本像样的了解则是应该的。
您对论坛的提议,我也十分赞同。有一点需给您提一下,就是你说的那些提问,其实在以前很多葱友的帖子里都有涉及,大家也都有讨论。奈何现在论坛人数不多,水平参差不齐,总体上大家对这些基本问题关注度还不够。我发这篇文章也是为了倡议大家多关注这类问题。

爷爷,老同志,您如今还坚持学习,真让我这小学生感到由衷的敬佩!您要保重身体啊!我们要在胜利的日子里,杯中洒满幸福泪,请您干一杯!
感谢您的再次解释。您的观点我基本赞同。我这要向您简单说明一下我对马克思作品卷帙浩繁的一点体会。我认为...

你写得很认真,而我就是这么一说,很多都是靠感觉觉得不靠谱就过去了,也许漏掉一些好东西都可能的,这也是我自己容量有限,好东西不入眼吧。大家都是相互交流,不用这么客气啦。:)

关于挖掘的一些看法:对于哲学家的著作被其他人引用,或者说,其他人去挖掘他们的东西,这里也是要符合常识。

挖掘过去的人的东西,比如考古,一般人对过去的历史都会有好奇,这种好奇实际上是来自于人经历不同生存境况产生的同感,同为人,在过去特定环境里的生存方式,与自己有着说不清楚的相互吸引。对于思想者哲学家,大家去挖掘一些东西,也是有着有关自己的某种意义。两者其实都是相似的事情。那么这种引用或者挖掘,就也应该是建立在人类存在价值传承的基础上。你对大家有用,大家才会研究你引用你,不然谁会去鼓捣那些。这有用性实际上就是人的存在价值在不同环境的具体展开。中国古人说智慧,西方人讲理性,说法的不同说的侧面不同,终归都是研究的人类在历史长河的生存过程。只有尊重人的生存常识,才使得在具体阶段的不同个人及其组织方式有了存在性意义。

其实,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动用公共资源去研究那些东西,却失去了其思想本真的原因所在,研究到最后连马克思老家的人自己都放弃了,甚至还不认为是他的理论。国内学术靠这些吃饭的人,严格讲有很大可能并不是自己喜欢研究这些东西,而是因为权力系统会奖赏给他一点利益,那么他的研究就很可能会刻意选择了迎合权力系统希望的那个筛选方向或结果。

关于这一点,是制度性的淘汰过程,具体的个人一般无能为力。制度规定就那样,你靠什么吃饭的方式自然也得那样,不然就没得吃了,因此,当制度出问题的时候,人为了生存他的表现就可能变得很怪异,甚至出现全社会精神病态。如果意识到了自身的这种异常,应该反思和察觉到某些操纵的东西。当然,这东西有一些政治理论上的分析,是另一个事情。

插一句讲讲我最近遇到的事情,周末晚上遇到一个同行,算是刚认识的朋友吧,因为大家所在行业不景气,我就问了她一句,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她居然这样回答我说,业务上要精益求精,更上一层楼。我当时就愣了一下,我就在想,她是不是把我当成她领导了?谁会在事关自己前途的时候,使用的词汇竟然是官方用语?我能察觉到这种异常,她却完全无感。

回到挖掘他人的书信甚至是生活轶事,你最终会发现,西方人也有各种喜好挖掘某些人的做法,甚至有过之无不及,但那些一般却不会被阻止,最多就是个性一点的粉丝,而中共动用公共资源的各个课题研究,却是南辕北辙的行为。当然在现代这个消费社会里做一个粉丝也还有其他问题,偶像化无脑化等等。而且,消费主义和极权老大哥也可以两者结合。这是一个更值得警惕的事情,现在西方世界还只是意识到中国的事情有些不对劲,对此研究还太少。

说太多了,休息。我也就是思考一些问题,不一定有多少用的东西。
我不懂那些哲学啊思想啊什么的
前提一:我吃饭
前提二:我看到有人在吃屎,他还觉得屎很好吃
前提三:我觉得吃屎是不对的,也希望他不要继续吃

怎么结论就变成了,我要吃屎???
我对这些理论知识不太感兴趣,我是看编程随想的这篇文章了解了一些。楼主怎么看这篇博文?https://...

真是感谢您给我推荐这篇博文,我已收藏。真是感激不尽!
博文大篇幅叙述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与科学社会主义的阿格硫斯之踵。真是受益匪浅。我本来在马克思主义的框架里只关注哲学部分,而政经和科社我都只是蜻蜓点水。看了这篇博文,我也记下了他列的人名和书名,业余时间好好研究研究,真是给我开辟了个新世界。再次感谢您。
但文章里对于历史唯物主义的批判,在我看来实在是太简单化了,难以让人信服。而且这些观点在国内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以及英美哲学领域都是大家熟知的东西。还有,文章省略了西方对于辩证唯物主义的批判,这其实也是精彩大戏。
总的来说,博文作者总的思路我是认同的,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全都要从源头入手,拆掉它的基础设定就ok了。
但一个残酷的事实,我也摆在你面前。古往今来每一个哲学流派都从根子上被后人批倒批臭,即便有一天马克思主义彻底破产,新的哲学也只能克服马克思主义的弊端,而无法弥补自身的缺陷。
总之,这篇博文作为科普向的文章是很不错的!给我了很多启发。谢谢你的推荐!
我不懂那些哲学啊思想啊什么的前提一:我吃饭前提二:我看到有人在吃屎,他还觉得屎很好吃前提三:我觉得吃...

谢谢您的疑问。
首先我们没有否认吃屎不对,我们也认为不该吃屎。
其次,我们在这讨论的是你前提一背后的东西,即“人如何知道我要吃饭而不是其它东西?”以及你前提三背后的问题,即“人为何断定吃屎是不对的?”
最后结论很简单,人们试吃了许多不是饭的东西(包括屎),通过自己的感受和身体反应,总结出了结论,即您的前提一和三。
你写得很认真,而我就是这么一说,很多都是靠感觉觉得不靠谱就过去了,也许漏掉一些好东西都可能的,这也是...

好的,好的。
我在这论坛不期望能找到多少志趣相投的人,但是能有你这样,愿意思考,愿意倾听,愿意娓娓道来的葱友也是不算多的。今天能认识你,我也真的蛮开心,毕竟在生活中能深入交谈这些话题的人太少了。
晚安!祝你工作顺心!
问题太长,我就抓这一串的头头“马克思”来开刀吧。

我觉得这个博客的回答还是挺全面的,拿来怼装逼的粉红同学还是绰绰有余的。
为什么马克思是错的?——全面批判马列主义的知名著作导读
拿去用。
已隐藏
问题太长,我就抓这一串的头头“马克思”来开刀吧。我觉得这个博客的回答还是挺全面的,拿来怼装逼的粉红同...

上面有个葱友给我推荐了,我也认真看了。谢谢。
没想到我的提问能发挥这样的作用,我这块砖头看来引到不少美玉。反共的手段有很多,来到品葱以后这几天长了...

以前学哲学史常讲“提出问题往往比解决问题更有价值。”
感谢你提出那个问题!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加速主义,我们在微博上天天反串,其实也是收效甚微。我甚至把反串小粉红当作娱乐活动。真正加速还是靠中共自己。
已隐藏
拜託~明明知道馬列思想是當時發明出來給共產黨造反用的,現在除了中共還用來呼弄倒楣的中國人外,誰還會傻到去學習這種不合時宜的假掰理論?
你會叫現在的醫學生去研究無知古人的放血理論好當作確認參考嗎?
你會叫現在的地理學生去研究無知古人的天圓地方論來當作確認參考嗎?
很多假掰理論有其歷史因素被有心人故意留下來,而做為有歷史常識後人的我們,就不要再為了它而去費心了。
好的,好的。我在这论坛不期望能找到多少志趣相投的人,但是能有你这样,愿意思考,愿意倾听,愿意娓娓道来...

现在论坛还是难民营,不是正常的网络生存方式,但人性不灭,即便在这里也是一样。:)
拜託~明明知道馬列思想是當時發明出來給共產黨造反用的,現在除了中共還用來呼弄倒楣的中國人外,誰還會傻...

謝謝您的回復。
您說的放血療法、天圓地方,他們已經徹底退出了歷史舞臺,沒有人再和它們較量了,當然不用再對它們花心思了。
可是馬列主義現在大陸依然如日中天,我們依然要與它們進行堅決的鬥爭!您設想一下,假如大陸還在全面實行放血療法,還在“神農嘗百草”,那麽先覺醒的我們是不是應該仔細研究這些落後理論,向廣大群眾揭示這些理論的弊端和荒謬?
試問一下,要糾正一個相信有神論的人的觀念,難道僅僅向他展示無神論的理論就夠了嗎?當然不夠,我們更應該去拆解他有神論的根基,向他揭示有神論的自相矛盾以及與現實的種種不符。這樣他才有可能更快地醒悟。那這種功夫的前提不就是需要我們去好好瞭解或研究有神論嗎?
所以,反對馬列主義,反對共匪,將相信他們的大陸群眾在思想上逐步解放出來,也需要這樣的方法。
馬列主義會在中國如日中天,就是為了洗腦民眾的政治需要,在世界其它地方基本已退出歷史舞臺了。在黨管一切的中國社會,如果以為可以藉馬列主義中的荒謬性來喚醒民眾,是不會有太大的成效的。因為現在的中國早已是資本化的社會生活方式,若不是學生或腦殘者,只要出社會就知道馬列主義在中國的虛偽性,根本不用以"進行堅決的鬥爭!"這種革命式的口吻來看待它。
中國的問題不在馬列主義而在中共,中共9000萬黨員早已控制中國各方面的資源,十個成年人就有一個是黨員,等於將所有中國人與中共綁在一起。要改變就只能是反共也可以說是反中,而不是在所謂的技節理論研究上。
另外,不需要去糾正所謂有神論者的觀念,所有人為的理論都是因為需要而被發明的,人需要信仰需要神所以才發明宗教,而不是理論的正確性問題,這才是本質所在。
馬列主義會在中國如日中天,就是為了洗腦民眾的政治需要,在世界其它地方基本已退出歷史舞臺了。在黨管一切...

謝謝您的再次回復。
(說明一下,有神論問題我只是舉個例子,我自己絕不歧視任何有神論者,也反對大陸對有神論者的壓迫。)
就如你所說,大陸已全面進入資本時代。但是從經濟物質層面到思想層面的影響或改造是需要時間和過程的。大陸的人民群眾的腦子裡還大量殘存著
封建主義與馬列主義雜糅的落後思想。品蔥為何存在?其中重要原因就是,在大陸的現實生活與網絡生活中先進思想的討論空間幾乎被消滅殆盡了!我們大陸同胞都是迫不得已才在這裡相聚。
也許您難以體會我們在大陸的壓抑,我們何嘗不羨慕台灣的天朗氣清?
是的,我也認同您的意思。我們現在這咒駡也好,加速也好,研究馬列,揭中共的短也好,確實是杯水車薪的。但真的可惜,我們搞不成太陽花運動,上不了街“反送中”。最後怎麽辦呢?我們總得幹些什麽吧?
我們反串小粉紅加速,我們在馬列裡找茬,我們為香港手足吶喊,我們反對韓國瑜,我們學習西方先進;這就是我們在大陸的普通人能做到的反對共匪的方式了。
您好!爷爷。看了您的回复,我深感震惊。我没想到在这论坛里还有您这年纪的同志!我向您深鞠一躬。确实如你...

请别称呼我同志。我听着这称呼有点别扭。虽然自晚清起就有同志之称。但在我整个已经历的生命过程中,同志的概念就是中共的同路人。此称呼已在我脑海里打下了中共深深的印记。而我自认与中共背道而驰,所以听起来很别扭。这就如同样板戏,不得不承认,样板戏有很高的艺术性,但当我听到样板戏时,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那些不堪回想的记忆,因此对样板戏痛深恶绝。
其实我并非天性反叛。曾经非常狂热地崇拜毛泽东,我们那一代人无不如此。而我更在文革前就已经迷上哲学。反叛自林彪事件开始。
这里有些人以为理论是用来辩论用的,用来打脸的。错了,理论是用来感化人的,特别是感化中间人群。辩论不是为了说服对手,而是让对手思索,更重要的是让旁观者吃瓜者能理性思索。人们总以为中共是靠着枪杆子上台,靠着枪杆子统治。然而细想一下,就凭中共当年站在天安门上那群人,哪怕他们全部坐上坦克都站不上天安门。中共说人民选择了他们,其实不无道理。但握枪杆的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他们甘愿握枪杆捍卫中共?有没有可能有一天他们不再捍卫中共?就如同红场那十万抵抗上级命令的血性男儿?明白这个道理,就明白理论的重要了。
我还用本站【新用户报到贴】举例。什么是国家?什么是中国?为何中共用一个“爱国”的词就可以令许多人热血沸腾,调动千军万马?遗憾地说,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多少理性的文章进行过分析。即使美国政界已经认识到中共不等于中国,但依然没有理论上的阐述。所以中共的歪理依然大行其道。
很多人对马列主义嗤之以鼻,但我不得不说,在狭义的国家概念上,马列主义的定义还是相当准确的。正因为人们不懂得马列主义的国家概念,因而在面对中共的“爱国”概念进攻时就被打得落荒而逃溃不成军。更糟的是,除了左派及粉红,中间人群都倾向了中共。这就是我在大陆观察到的现象。
至于马列主义对狭义国家的定义,在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列宁《国家与革命》,《论粮食税》等都有描述。不想翻看这些繁冗的书籍,那么列宁在1922年俄共11大政治报告中推销国家资本主义的一段话,就简单而又赤裸裸地给出了国家的精确定义:“当我们说到“国家”的时候,这国家就是我们,就是无产阶级,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而国家就是工人,就是工人的先进部分,就是先锋队,就是我们。” (《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5卷第69—116页,载于1922年3月28日《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第十一次代表大会公报》第1号)
撇掉列宁讲话里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等属性,一个抽象的狭义的国家定义就是:国家就是某种人群的组合。这与什么领土疆域河山大地历史文化风俗都没有多大关系。不必错愕,国家就是人群,爱国家就是爱这群人!至于列宁口中的“我们”究竟包括什么范围,人们可以另行分析。
其实人们只要注意到国家有国王,总统,总理,主席等不同名称的领导人,就知道国家必定是人群。因为只有人群才需要有领导人。领土疆域河山大地历史文化风俗不需要领导人。因此马列主义关于国家的理论基本是正确的,其错误就在于强行给所有国家,就是所有这样的人群都按照他们自己的意志赋予了特有的阶级性。
而我对国家的定义就是:国家是一些个人和人群的集合。这些人有权利,有可能直接或间接地对这个集合施加影响,使这个集合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执行这些人的意志。与一般人群集合不同,这个人群集合拥有暴力机构,可以对本集合人群及非本集合人群实施强制性的措施,以保证这个人群集合的行为能执行既定的个人意志。
请注意,我在这里并非论述国家的起源,只是国家的定义,因此契约论还是暴力论不是主题。
我为什么特别注重国家就是某种人群的组合这一概念?因为揭开国家的实质,中共所说“有国才有家”,“ 国好家才好”的宣传就显得很荒谬了。凭什么先有你们别人才能有家?凭什么你们先好了,别人的家才能好?
实话说,我没进过大学,没接受过高深教育。认真追究,连小学都没毕业。所以写论文,旁征博引,附上长长一列参考书目或文章不是我的长处。这就是年轻人的任务了。然而,不用马列理论反驳马列理论,你们无法完成这一任务。
请别称呼我同志。我听着这称呼有点别扭。虽然自晚清起就有同志之称。但在我整个已经历的生命过程中,同志的...

您过谦了。
您的文献综述、理论研究、和反思精神完全不亚于我接触到的国内的教授。
感谢您一直为民主宪政做努力,期待您更多精彩的发言,
我覺得有必要了解共匪的世界觀,不了解共匪的世界觀就無法在世界觀的層次上系統性的批判共匪,無法在世界觀的層次上系統性的批判共匪就無法在世界觀的層次上讓部份東亞大陸人成為反共人士,所以應該深化對共匪的世界觀的學術研究。
前毛左觉得这个是浪费时间。要是有条件大家能秘密聚集起来,我倒是不介意边讲解资本论马恩集边批判一番。中特我其实不了解,就通读过毛选。
时间真的很重要,现在一个扒新闻就搞的我气血不足,真的很难沉下心写一些好的檄文
至于那些屎,说真的我不确定是不是我存在专业者盲区,就是因为我对马列毛那套很熟,中特这种瓦房店的玩意已经看不出花了,但是也许反贼先从批判中特开始练手可以考虑?
我认为以后品葱大了,应该会有更多的有识之士的加入,拭目以待吧。

我咋觉得品葱好多有识之士都跑了?
戾气太重,之前一个写齐奥塞斯库倒台史的人就被封禁了,理由我记得是引战。
我觉得如果不要有戾气,大家都冷静一点,屠支大佐也能坐下来学会统战。
戾气多了,民小都会被逼成核平派。这真的很坏。
是的是的,两者要配合使用。主要现在很多人两者都不使用,就单纯地喊喊口号,有什么意思呢,在现在民主运动...

我觉得,之前的民主派倒是有学问,但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现在的各种反贼学问少了,组织,生财和暴力一个也没搞起来,就指望支爆,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自信支爆后不会出一个更高级的共匪。
总之我的意思是反共更多要改变路子,比如说从到边境走私开始,当然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感觉搞理论不是最当务之急的。
问题剩余价值论也是错的,他意思等于是风险没有价值,我是学风控的 ????

整个价格,货币,还有利息的论述一塌糊涂,连我一个不学经济的都看不下去。
非常感谢您的答复,平时很少见到像您这样能正确使用哲学术语的葱友。首先,这里我要道一声抱歉,也许是我理...

我想了想,感觉有点不对味。
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和马克思主义放一起对比是很不对味的。
但是我一下子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味。
大概是香港民主人权法案不荒唐,但是马列毛中是荒唐的。
但是又回到了那个误区,我们花时间证明这个是荒唐的是浪费宝贵生命,不花时间又好像显得这种批判缺乏说服力。
謝謝您的回復。您說的放血療法、天圓地方,他們已經徹底退出了歷史舞臺,沒有人再和它們較量了,當然不用再...

我想起来一句话,是马基雅维利还是什么玩意来着?说胡话不要论证,不要举证,就咬死那番胡话就好。
其实现在中国的意识形态也是,他们根本没有逻辑和常识,但就是胡说,因为胡说不讲道理,也就不会被人找出漏洞。
而且稍微说点现在的中国,中国现在根本是法西斯主义,摇着民族复兴这杆臭旗。民族主义这个鬼东西不是用批判的武器就能搞定的。你说民族的划分是随意的,你说民族主义会引发外战烧毁自己,你说民族主义不解决社会矛盾,他们根本一副不听不听的样子。有时候理论根本比不过王八念经,这种人只有说要么被全世界核平,要么被张献忠红烧,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是错的,总觉得民族是神圣的,外族连畜生都不是,只要征服了世界他们就在人间天堂了。
总之我还是决定意义有限。
至于马列主义。
我真没法说。
没必要学

马匪邓匪毛匪的理论都是屎,我们反支共相当于说屎难吃,说屎难吃不需要以【吃过屎】作为前提条件,更不代表我们【吃过屎】才知道屎难吃
中共的马克思主义也不是原汁原味的,更多是列宁主义,也就是暴力化的马克思主义。如果是研究人员自然需要对马克思等人的著作去认真的研究,甚至要学习德语去读原著以保证对其思想最大程度的还原。
而至于对中共也好,苏共也罢,只需要看历史上他们怎么对待自己党员的,又是怎么对待本国国民的,就一目了然了,没有必要再去看什么著作,不管经是不是歪的,但这念经的和尚指定不行。
学学马克思还是可以的,毕竟西方大学也教这玩意儿,而且学马克思后再看后世各类共党的历史也很有意思,有点像在看如今老米共和党人在那玩精神瑜伽,不断以常人无法理解的角度扭曲自己的精神,试图把不合理的东西圆了,说白了就是一个理论可以但是教学水平不行的老师带出了一堆不肖子弟
你不吃屎,怎么知道屎不好吃。
马列毛可以了解一下,当作开拓眼界看看就可以了,有些内容也确实有了解的必要,比如要知道为什么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劳动价值论,是有问题的,就还是要先大致了解一下这个理论是什么。

毛之后,什么邓三科习,都没有任何实质内容,对邓,江,胡和习的行为也没指导意义,纯粹是废话连篇,是这些人找一批文臣胡编出来,给自己撑场面的,死后还可被称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看这些属于浪费时间。以前读书时就觉得这太可笑了,每个领导人搞套理论,那如果真的延续好多代,以后的学生上政治课该多难受啊。
问题太长,我就抓这一串的头头“马克思”来开刀吧。我觉得这个博客的回答还是挺全面的,拿来怼装逼的粉红同...

"谁是共产主义者“--支持马列的人
”谁是反共主义者“--读懂马列的人

这个段子是里根发明的,可是这个也非常打脸,因为显然里根是读不懂马列的
有必要。 共产主义绝不能在一国建成,经济全球化会极大的促进生产力贫乏的国家共产化,理想情况下进出口以及生产力会非常对等。 而资本主义最适合单极化,没有国家管控的情况下,股东利益至上且不需要对国家和人民负责。

共产党其实不太共产。
已隐藏
已隐藏
看个人想法,理论研究是个人兴趣的事,有专业搞这种的社科人士,其他人有兴趣和时间也可以看看。不了解中共理论的也可以反共,因为看透了中共的本质,当然了解中共的理论话术和规则规范也是相当有用的。
马列很多人都读了,包括不少粉红和左人也被洗脑,但从目前中共实际来说,马列对中共实际指导意义不大了,反贼可以大概读读,当成一种哲学社会学观点,但实际中作用很有限,因为马列很大程度就是错误的,不要被洗脑。
毛邓思想理论仍是对当今中共最有用的。毛半个思想是历史革命了,对于当今来说是教统治和抓整风党建,邓是教考虑实际情况、灵活周旋和搞建设,但也不能放弃党的领导。
研究中共理论话术毛邓是重点。
三个代表其实有用的实质就是允许原先被看作资本家的那批社会精英入党,对中共优化统治其实特别有用。
科学发展观就是字面意思。胡锦涛一换届就没有任何分量了。
习思想被包装了一大堆,都是下面文人鼓吹,但是真正属于他的内核大家都感受到了,就是坚决强化党的领导,党管一切,狠抓一切。
中共的指导理论有兴趣和时间的可以看看,对于当今反共可以研究的重要性是毛邓大于习大于三大于马列大于科。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认清中共的强权独裁压榨本质,研究实际问题更重要。反共也不如个人实际问题更重要。
党国的理论主要价值是“排除一个错误选项”。
党史嘛,主要是中共中央档案有些价值,但是里面也有很多篡改的内容。就当满文老档看吧。
我觉得
如果你面前有一道菜,摆盘精致,香味诱人,你不仔细品尝一下,然后说出为什么做的不好,而是尝也不尝一口,就直接说因为我朋友们都不喜欢这道菜,所以这道菜做的很差,我才不要吃。那对厨师是相当不公平的。
但是,如果我面前有一坨大便,散发着梁家河沼气池的恶臭,可以看到蛆在里面爬行,苍蝇在绕着它飞,然后有个人告诉我说,你要吃一吃,并且仔细咀嚼品尝,感受其后味和余韵,才知道好不好吃么?你不吃就说恶心,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你认为,我如果是一个正常人,会去吃一吃么?
>>我没认真看过资本论。老师以前跟我们提过,看资本论最好先从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一路看过来,会感觉好些。你...


确实是,马克思的资本论是继承了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的理论。剩余价值理论是在古典经济学的价值理论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全世界反马克思的理论家都企图否定剩余价值理论,但反击都缺乏力度而且不能彻底,因为没有人敢于否定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的价值理论,除了奥地利学派。如果不正确地否定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的价值理论,就无法彻底正确地,完整地否定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
但门格尔为代表的奥地利学派纯主观价值理论又天生就有缺陷,因为这理论只能解释同一物品对不同欲望的人所具有的价值差异,却无法解释两种质完全不同的物品对同一人为何有价值差异。实际上价值既有主观因素也有客观因素。主观因素如奥地利学派主张。客观因素也是劳动或劳动时间,但不是亚当.斯密所确立的理论,不取决于生产者,而取决于需求者。
认真研究一下中国文革期间家庭缝纫机的需求及今天缝纫机基本从家庭消失的现象,可以解释这一观点。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的结合,加上科斯的产权理论,关于利润,地租,利息问题都可以解决。特别有利的条件是无人工厂的出现,这在马克思时代是无法遇见的。
>>我觉得如果你面前有一道菜,摆盘精致,香味诱人,你不仔细品尝一下,然后说出为什么做的不好,而是尝也不尝...


闻到了臭味,说明至少有感觉。至少知道这陀大便在感官上不适合你。但不见得你的感官一定正确。就如臭豆腐,我是拒绝的,远远见到了就绕路走,但我不会否认有人真的喜欢。如果不闻,甚至不看,更不尝,就只能是人云亦云。这种情况下,更多的是先入为主,很多粉红就是这种情况。
我觉得有必要了解。你必须先知道这里面有哪些流派,然后再去定位你们反的是什么。要不然反个共,连带着认同自由民主的马克思主义者(民主社会主义)都给打倒了,那就可笑。
本人在一所985大学这些科目是年级第一 这对我励志颠覆共产党很有帮助
应许之地 新注册用户
小心被洗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们的观念不要超出我们的经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1
  • 浏览: 15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