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ecular dynamics: 我的心路历程,从憧憬到反叛

本人文笔差劲,文风粗糙,只能长话短说,谈一谈我走向反叛的道路,和我对作为一个个体在极权社会生活的一些看法。

犹且记得高三下学期狂背某小学博士语录高考语文成功夺得128,现在竟然一句都不记得,真不愧是应该扫入历史垃圾堆的腐臭酸败玩意儿。高中三年政治历史课要么肉体逃课,要么精神出窍,语文同理。可以说这是教育的“失败”了。

我从初一时产生了出国的憧憬。那时只是单纯渴求国外的学习和物质条件,并无政治意识可言。再往前追随,小学时标准的五毛粉红。直到初二,我了解了家族的古老历史,才知道我的父系和母系祖先都不是什么中下贫农工人阶级,有律师、有秘书、有农场主、有工厂经理,才知道他们几百年(母系可以追随至B.C.11世纪,父系不详)积攒的财富是怎样化为乌有的。然而这些只是让我厌恶CCP,却没有真正的政治觉醒。

我狂背单词,囫囵吞枣学下英语。现在,阅读障碍很小,只是口语一般,写作尚无法与National Interests, Asian Times 或The Guardian上的作者相媲美,既乏流畅之气势,又无严密之逻辑,不过正在努力训练。也希望能与他人多多交流。Much thanks!

后来到了高二,我突然发现Wikipedia无法打开,这才萌生了翻墙的念头,先购买VPN,打开Google,欣喜若狂,以往对CCP的怒火火山一样爆发了,以往的怀疑和推断一瞬间得到了证实,不过说来奇怪,我当时并没有非常激动,所以说后一种情感占了上风。

翻墙后我如饥似渴地下载书籍、使用Google scholar搜索论文(一开始只是生物医学领域的,现在也看政治论文了),文刊杂志不在话下。这是我的幸运和不幸,从憧憬到叛逆,现在正式脱胎换骨。

我不得不说我根本上是利己主义的,不过利己的本能是substratum,不是architecture, 我更愿意在有余力之时写一些真话,写一些论点,让这个黑暗的世界多一点星光。
24
分享 2019-07-21

7 个评论

像楼主这种能在这种环境里做到自我醒悟的相信都挺有个性的
jarik 新注册用户
敲了我也是
习胖子是真不在乎以后怎么被鞭尸吗?有可能不是被鞭尸,是活着被审判。
估计他的所作所为被不舍得吃肉的暴民知道了,能被活剐了。
楼主牛逼,中学就开始看政治论文,醒得越早痛苦越早,你现在肉身在哪?
Much thanks...这个感觉很奇怪,一般人们要么说Thank you very much, 要么说Many thanks,不是么?

我一直不相信背单词填鸭式学习的方法,这种方法也是中共搞出来的。如果反共只是嘴上说说,身体大脑却很实诚地履行支共调教出来的那一套生活方式,那么反共未免也太廉价、太轻易了
为什么高二研究分子动力学?想走特长生保送还是申请外国大学要extra curriculum加分项?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