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美國與極權中國之間的區別

作者 張傑

2020年10月7日晚,美國大選副總統候選人彭斯與哈裏斯在猶他州鹽湖城舉行辯論會。兩位候選人在辯論中,將焦點專註於各項政策。哈裏斯不斷就醫療保險丶經濟丶氣候變遷與外交政策等議題抨擊川普政府。彭斯則是努力的維護共和黨政府過去四年的政績。

美國大選,中國話題自然不會缺席。主持人蘇珊·佩奇說,美國的對外關系中沒有哪個比與中國的關系來得更復雜和產生更重大影響,比如中國是美國農產品的巨大市場,也是應對氣候問題和朝鮮問題的潛在合作夥伴。她問兩位候選人,如何描述與中國的關系,中國是競爭者、對手還是敵人?當彭斯稱新冠疫情"應該歸咎於中國"時,CNN在中國的電視信號出現異常,電視畫面上出現"信號異常,馬上回來"的字樣。

當時,彭斯抨擊中國和世衛組織“沒有誠實對待美國人民,在2月中旬之前壹直不允許我們的人員進入中國、獲得信息”,他同時稱贊總統川普以強硬的態度面對中國,同時抨擊拜登“為中國當啦啦隊"。彭斯聲稱,“我們會讓中國對其所作所為負責”。哈裏斯則隨後回擊稱,“川普政府的對華視角和對華政策導致了美國人民生命的失去、就業流失、聲譽下滑”。在辯論進行到下壹個話題時,CNN在中國的電視信號恢復正常。有報道稱,當美國的頻道播放批評中國內容時,中方審查者對這些內容進行封鎖是慣用的手段。以前,屏幕都是直接變黑,而最近幾個月以來,開始出現“信號異常”的畫面。

在中國,只有少數地方,比如,壹些外籍人士家中、國際酒店、學術機構、特定的機關部委可以通過衛星電視收看CNN。

就副總統候選人辯論而言,兩人沒有十分亮眼的表現,整體比較平穩。如果說花絮,我認為,壹個是壹只美國蒼蠅,它在彭斯的頭發上滯留了兩分鐘;另壹個是隱形的中國蒼蠅,它惡意幹擾CNN直播信號。

為什麽中國要中斷直播呢?這種現象在江澤民、胡錦濤時代並不多見,相反在宣揚“四個自信”的習近平時代已經成為常態。既然習近平如此自信,為什麽害怕美國人批評中國呢?中國媒體不是天天在批評美國嗎?美國總統、副總統在辯論會上也得乖乖聽什麽級別都沒有的主持人的安排。習近平的自信到底是真自信嗎?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這個話題。

中共五代領導人中,具有真自信的當屬習近平的恩師毛澤東。毛似乎真相信自己是人民心中的紅太陽。他做的最自信的事就是公開《五七壹工程紀要》。

1971年9月13日淩晨零時32分,中共副統帥林彪和他的妻子葉群、兒子林立果等9人乘坐256號三叉戟飛機,從山海關機場起飛。1時55分,於中蒙邊界414號界樁上空越界進入蒙古上空。2時25分左右,飛機在距蒙古國溫都爾汗東北約60公裏的蘇布拉嘎盆地墜落,機上人員全部身亡。

事發後,在清理林彪有關材料時,壹本拉鏈活頁筆記本進入人們的視線,這就是《571工程紀要》。它被作為“林彪反黨集團反革命政變的罪證”。紀要指出:文革以來“國民經濟停滯不前,群眾和基層幹部、部隊中下幹部實際生活水平下降”,但人們“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毛澤東“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壹種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成為“掛著社會主義招牌的封建王朝”,“青年知識分子上山下鄉等於變相勞改;紅衛兵初期受騙被利用,已經發配充當炮灰,後期被壓制變成了替罪羔羊”。毛“用封建帝王的統治權術”鞏固個人統治地位;從幾十年的歷史看,究竟有哪壹個開始被他捧起來的人,到後來不被判處政治上死刑?有哪壹股政治力量能與他共事始終。他是壹個懷疑狂、虐待狂,他的整人哲學是壹不做、二不休!

紀要如此肆無忌憚攻擊人民領袖和妄議中央,即使拿到現在也比任誌強的罪行要嚴重百倍,屬於顛覆國家政權罪。但毛澤東卻執意將該紀要公開,逐級傳達到基層。據吳德回憶,《紀要》用詞尖銳,是否下發在政治局成員中有不同意見。最後由毛澤東壹錘定音,“這壹件最重要,必須下發。”毛澤東有相當高的自信,認為“林彪壹夥咒罵革命的話和他們的反革命策略,必將激起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極大的無產階級義憤,也必將引起壹小撮反革命分子的共鳴”。結果事與願違,人們心中對文革積蓄已久的困惑、懷疑和對生活困苦的憤懣爆發出來,使他們開始反思文革的意義何在。 《五七壹工程紀要》成了反思文革的思想啟蒙,毛澤東的權威迅速下降。我們現在回到習近平新時代,習近平是真自信嗎?我的看法是他很自卑。何以見得,各位且聽我道來。

壹是,理論自卑。習近平自信的理論是什麽呢?我理解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馬克思列寧主義而言,隨著1991年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共產極權陣營土崩瓦解,也宣告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破產。盡管中國有9100萬中共黨員,但有幾人知道和相信馬克思列寧主義。要不然,美國政府頒布禁止共產黨員入境和移民也不會在國內產生震撼。應該說,鄧小平也知道再談馬克思列寧主義無人理睬,於是改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到底是什麽貨色呢?無非是掛社會主義的羊頭,賣黨國資本主義的狗肉。習近平還嫌忽悠不夠,於是再塗抹上中國蜂蜜,變成中國夢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習近平的理論到底是什麽呢?縱觀習近平的八年執政經歷,我們可以說,其理論與中華民族沒什麽關系,只不過是包裹了中國蜂蜜的法西斯主義。習近平理論既然如此偉大,為何落到今天內有民怨沸騰和外成孤家寡人的地步。反觀臺灣,也沒什麽蔡英文臺灣特色理論,無非是普世價值,竟然朋友遍天下,美臺親熱到談婚論嫁的地步。

二是,道路自卑。什麽是中國道路呢?我想無非是指所謂中國模式,其有力證據是中國經濟的崛起。前些年,中國學者壹直在鼓吹,吹得最響的算胡鞍鋼。什麽中國的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已經分別於2013年,2015年和2012年,“完成了對美國的超越”;“到2016年,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分別相當於美國的1.15倍、1.31倍和1.36倍,居世界第壹。現在美國制裁華為和中興,壹個小小的芯片,就卡住了中國的脖子。中國模式無非是搭了經濟全球化的便車,加之在美國的幫助下,中國加入了WTO,利用低人權、低福利和高汙染成了世界工廠,經濟開始崛起。但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保障,中國模式註定走不遠,現在中美對抗、疫情沖擊不就歇菜了。加上,習近平搞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國最有創新精神的民營企業已經奄奄壹息。

三是,文化自卑。習近平自信的文化是什麽呢?我理解應該是指中華文明。北京大學張維迎教授指出,中華文明是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之壹,並且是唯壹延續至今的古老文明。古代中國有過輝煌的發明創造,為人類進步做出了重要貢獻。但在過去500年,中國在發明創造方面乏善可陳。中國在過去500年沒有做出壹項可以載入史冊的發明創造,意味著我們對人類進步的貢獻幾乎為零!問題出在哪裏?難道是中國人基因有問題嗎?顯然不是!否則,我們就沒有辦法解釋古代中國的輝煌。問題顯然出在我們的體制和制度。創造力依賴於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動的自由。中國體制的基本特點是限制人的自由,扼殺人的創造性,扼殺企業家精神。復旦大學國際政治學系教授唐世平說,古代中國歷史幾乎沒有“現代意義”。中國歷史,特別是公元1840年前的歷史,它只是壹部改朝換代的歷史,除了董仲舒和王安石的變法之外,基本沒有根本性的變革。至少,遠不如公元1500年後的世界歷史對我們更為重要。某種程度上,權謀術是貫穿整個中國歷史的核心主線。權謀術是人治的核心邏輯,但不是法治的核心邏輯,甚至是法治的阻礙,因為法治的核心要義就是將權謀術的適用範圍縮小到最小。而壹個沒有法治的國家是不可能真正實現現代化的。

四是,制度自卑。秦暉先生說制度有優劣。無論從制度的權利層面還是從制度的效用層面都可以有壹套客觀的標準加以衡量。權利層面如自由、民主、公平、正義等。效用層面,例如美國的民主體制和中國的舉國體制。但實際上,權利有聯合國的人權宣言,效用有聯合國的各類指數,制度優劣壹目了然。

中共口頭很自信,但現實中又顯得很不自信,不斷地加以打壓禁止,呈現出壹種讓人困惑不解的極其矛盾的現象:壹方面是超級強勢,咄咄逼人;另壹方面又好像異常敏感脆弱,弱不經風。比如,每年兩會要動員幾十萬人安全保衛,使用諸多設備維持治安,將代表與人民隔離。從歷史上看,似乎從沒有壹個崛起的強國會展現出如此強弱並存的矛盾狀態。

法國賽爾奇·蓬多瓦茲大學張倫教授指出,中共的不自信體現得最充分就是不許說話,“不準妄議”,只許按習講話、官方套數說話,大有時光倒流、“文革”再來的架勢。我們無法想像,壹個不許說話的中國能進行什麽富有創見性的改革,能有面對世界、讓世界接受的真正的開放。今日大幅收縮言論空間,不許人說話,只會扼殺中國進步的生機,埋下改革失敗、社會動蕩的種子。

中國要想和平地發展,消除世界上各國的疑慮與不安,除了深化改革外,其實最簡單的壹種方式就是讓人說話,甚至歡迎批評,比如像西方允許中國的電視媒體進入那樣允許各國媒體在中國公開播放,那或許比任何高調有關開放的宣示或撒錢、購買產品都要更讓人信服中國在真正地開放,走和平崛起的文明之路。讓人說話、接受批評從來都是壹種真正自信的體現。

很多中國人、中國的領導人念念不忘要超越美國,做世界第壹。但他們或許忽略的壹點是,在造就美國的強大上,對不同意見、批評的寬容恰恰是最重要的原因之壹。因為只有對不同看法、對批評的寬容,才能吸引真正的人才,為創新提供必要的條件,不同的利益才可以得到表達,決策的錯誤才可以最終得以糾正。很難想象,壹個自信的政府會控制言論和思想、行為。壹個自信的政府應該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有自信的政權不會在媒體上喊自信,每天喊自信的政權壹定是真自卑。

美國總統辯論就是在展現美國的自信,按中國話說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美國人嘲笑彭斯與哈裏斯的辯論還不如壹只蒼蠅守時,兩分鐘後準時離開。但這種嘲諷不正是美國人民的自信嗎?因為他們是在挑選白宮的打工仔,為他們服務。而中國,習近平天天講四個自信,但處處體現四個自卑。掐斷電視直播信號不正是自卑的表現嗎?它可稱之為辯論會上壹只隱形的、讓人厭惡的蒼蠅。所以,我認為,美國副總統電視辯論會上實際上有兩只蒼蠅,壹只是美國自信的蒼蠅,另壹只是中國自卑的蒼蠅。
1
分享 2020-10-16

2 个评论

美國與極權中國之間存在自由與極權的對立,美國與極權中國是水火不容的。
極權中國是一個缺乏軟實力的國家,極權中國不適合生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6
  • 浏览: 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