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教师因为授课被斩首 谁藏在伊斯兰分子背后

法国历史老师塞缪尔-帕蒂(Samuel Paty)给中学生讲解言论自由特意举出先知穆罕默德漫画事件引发恐怖分子屠戮的事例做说明,他可能是在暗示,言论自由是珍贵的,有时为了捍卫它,甚至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就在这堂公民教育课上过几天之后,一名年仅十八岁的伊斯兰恐怖分子把他杀害了,而且使用的是原始人类使用过的最残暴手段---斩首。

杀人舆论是如何酝酿的

现在大致理出来这位居住在距离事件发生地80公里以外的Évreux的刽子手---车臣难民,是如何知悉巴黎北郊小镇孔夫朗-圣奥诺里讷(Conflans-Sainte-Honorine)一所普通的中学的一位老师因讲述穆罕默德漫画事件引发的风波的:周一,10月12日,帕蒂在课堂展示伊斯兰先知漫画之前,告诉那些不愿意看到这张漫画的学生可以暂离教室。课堂上一位学生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信仰伊斯兰的父亲,他的父亲先后三次通过社交网络呼吁驱逐老师,勒令学校开除老师,他直指老师是“流氓”,他呼吁所有的穆斯林同他一样站出来检举,他的视频在一定的人群中间产生爆炸性效应,他们根本不管那堂教学课的内容是什么,先知漫画事件与老师所讲主题的关系,而只注意到了那个暴怒的面孔,并把这张暴怒的面孔转播开来;接着是一个号称“反对仇视伊斯兰协会”的组织抓住这件事大肆宣扬,这个协会不关心事件的真相,只相信暴怒家长的一面之词,呼吁大家站出来揭发;接下来的事众所周知,一位颇有名声,常常鼓吹伊斯兰主义的伊玛目拿这件事大做文章,称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在法国发生,意味着绝不能容忍老师们继续教授?


杀人犯如何找到老师的

从事后检索杀人犯的脸书内容来看,这件事很快通过脸书传到18岁屠夫居住的城市。星期五,10月16日,他准备了一把厨房用的长刀,可能搭上两位同伴的汽车,然后乘坐火车到了目的地。他的作案手段与一般伊斯兰极端分子不一样之处,在于兜里装了几百欧元,来到学校门口,用钱来收买学生,打听那位老师的长相,上下课以及离校的时间,回家的路线等等,他掌握了一切必要的条件,在老师回家的路上,出其不意地下手。

伊斯兰恐怖分手形成的环境从来不是独立的,法国在为恐怖主义付出多少人命代价后,难道刚刚清醒?这件斩首血案残忍的程度让法国的所有派别都坐不住了,即使被指控与“反对仇视伊斯兰协会”眉来眼去的极左组织“法国不屈服”也一样。被指称“伊斯兰-极左翼”的该组织领袖梅郎雄意识到这一血案正在向法国最重要的价值--言论自由挑战,他必须在赞成与否认之间作出选择,今天,法国人从他嘴里听到一句很难听到的话,他谴责暗杀行动是“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行动”,他甚至以在左派通常看来很“出格”通常会被视为极右翼的方式表述:“我认为车臣社群成了法国的问题”,他呼吁驱逐所有推行伊斯兰极端政治行为的车臣人。

左翼天使主义受质疑

在这个在法国为说一句话都要牺牲头颅的时刻,梅郎雄也许要赶紧与被右翼和极右翼指控的“天使左翼”划清界限。他的讲话产生了冲击波,一位内阁成员对法新社表示,否认暴力,那些左翼政党以及伊斯兰极左翼支持孤狼理论者,以及否任在法国存在着正在强势上升的有组织的有宣传力量的政治伊斯兰势力的一翼失败了,梅郎雄抛弃了本阵营的这一部分人马。但是,前总理瓦尔兹指控梅郎雄对伊斯兰政治势力的恭维和软弱负有极大责任。法国右翼和极右翼再次提出惩治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方案,尽管右翼执政时并未很有效地应对法国的伊斯兰势力。共和党党团负责人阿巴德认为,这一恐袭攻击到了共和国最神圣之处--学校,这已经不是分裂主义行动,而是宣告战争。

法国政府星期一发起了一系列针对伊斯兰极端分子的行动,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从今以后,要让恐惧改换阵营。周一晚间,当局拒押15人,其中四名初中生,反恐检察官昼夜不停地讯问,查找车臣恐怖分子与可能的合谋人的蛛丝马迹。根据接近调查的消息,帕蒂老师被一到几位被钱收买的初中生向杀手指认,法国内政部长达曼宁认为帕蒂被前面提到的那位学生和家长发出的伊斯兰教令瞄准,两人现已在押。内政部长还要求93省省长周一晚上立即封闭巴丹清真寺,因为该清真寺通过其脸书传播一个指名道姓攻击帕蒂老师的视频。

法国政府盯上了“反仇视伊斯兰”协会

周一晚上,马克龙总统召集国家安全会议,宣布阻止伊斯兰分子“继续在法国高枕无忧”的计划。星期一,内政部长表示,政府正在调查51个接近伊斯兰极端政治的协会,其中十几个包括最出名的“反对仇视伊斯兰”协会政府将下令解散。 这一协会被认为打着反对仇视伊斯兰的名义,行设法阻挠任何批评伊斯兰的言论 之实。而且,在本次事件中,该组织被指除了热衷传播不负责任的攻击帕蒂老师的视频,呼吁所有穆斯林站出来之外,还发出了“再也不能容忍 ”之类的威胁。

法国总理表示,恐惧和愚昧永远不会得逞,他宣布另外的行动计划,尤其是打击“与共和国为敌”的协会,以及全力清除网络播撒仇恨。

在周日爆发一系列自发游行和悼念活动之后,法国人激动的心情远远不能平静。星期一,不少伊玛目从法国各地来到出事的中学门口,表达他们的“愤怒”和“耻辱”。

也有观察人士质疑,法国,又一次遭受恐怖分子袭击,又一次被痛苦的情绪包裹,现在竟发展到老师的头颅都被肮脏的手砍掉的地步,法兰西会不会在悲痛过去之后,再一次漠视极端伊斯兰分子的可见的不可见的撕裂共和国的罪行?人们正在盯着政府的行动。


现在法国的伊斯兰都学会左棍那套了,稍有让他们不高兴的言论出现,就集体举报并进行霸凌,威胁让对方丢掉工作社会性死亡不可。
当然,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更直接的原始手段。

让法国伊斯兰极端分子越来猖狂的背后势力是谁?
答案不言而喻
难道不就是那些整天说要以爱和包容感化极端分子,右派提出驱逐极端分子出境,就扣种族歧视和反多元文化帽子的天使左翼吗?

我并不是说平等包容友爱的理念有错,而是西方左派已经近乎病态的表现:他们可以对伊斯兰分子极端言论毫无底线地包容,却会对有人反对伊斯兰的言论产生歇斯底里的反应,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41
分享 2020-10-20

124 个评论

我先说一句,砍头是穆斯林的传统一部分了,他们觉得这是一种惩罚性的处刑手段。现在伊朗近几年不整这活了,倒是沙特时不时整一个公开斩首。
斩首出处是当年萨拉丁砍耶路撒冷的雷纳德,雷纳德这老王八不当人,信用为零,抢朝圣队伍,甚至还抢同宗基督徒,被砍了的时候天主教徒都很开心。(因为萨拉丁就砍了他一个,剩下的人全无条件放了)

马克龙在西欧一票大圣母里就已经算有担当了,法国穆斯林和黑人横行又不是他在任时期导致的问题,这几年法国已经在慢慢收紧移民了。这要搁德国,怕不怕大妈还要出来呼吁两句我们不要因此仇视穆斯林,要包容有爱了,
仇恨愤怒上头就离失控不远了 但愿法国政府不会放下自己的底线 

其中四名初中生,反恐检察官昼夜不停地讯问

这几个字看着简单 但要让初中生面对这种事 估计是一生的心理阴影加上自己帮凶身份的恐惧 可见政府已经开始下放部分执法底线了 只要有民意 这次政府怎么处理都有理 

但穆斯林这次何尝不是因果轮流转 自己的愚蠢袭击行为 给另一边的高压锅松了绑

就看马克龙这派想不想一次性解决这个烂摊子了 会有多强硬的姿态 能不能平民众心中的愤怒和恐惧
應該算離題。
我看到這新聞時,想的是:假如是發生在德國,德國人和德國政府,會做出/說出多麼噁心的說話和行為?
>>仇恨愤怒上头就离失控不远了 但愿法国政府不会放下自己的底线 其中四名初中生,反恐检察官昼夜不停地讯问...

初中生怎么了?初中生就不是帮凶了?
你当你活在哪?
哪条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审讯初中生了?政府越过哪条底线了?
这就是圣母吧。
>>我先说一句,砍头是穆斯林的传统一部分了,他们觉得这是一种惩罚性的处刑手段。现在伊朗近几年不整这活了,...


伊朗不玩砍头不还有石刑吗
>>初中生怎么了?初中生就不是帮凶了?你当你活在哪?哪条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审讯初中生了?政府越过哪条底线了...

我没说做错了 我是说对于他们的后果 而且法国政府已经做了 在国家安全的问题上 政府的执法底线 是否会不择手段 他们可是未成年人 用成人的手段是否合适 他们的父母会受什么影响?

底线是指用什么样的方式行为去解决这种事 是政府会趁机更加的放开自己的权力不守约束 还是会真正按照法律去解决 保证在执法的同时不会破坏法律 会不会遵守法律而不是不择手段 也就是道德底线 不能越过的那条线 就好比上门抓人 言论管控 监视人 攻击特定群体 很容易就失控 但目前法国的言论自由环境和社会 也早就偏离了 目前更像是补救

但我估计可能早跨过去了 毕竟这次更加恶性 民众也更加愤怒
>>


重點是疲勞審訊。
>>仇恨愤怒上头就离失控不远了 但愿法国政府不会放下自己的底线 其中四名初中生,反恐检察官昼夜不停地讯问...
但也要警惕有小粉紅趁機洗白新疆再教育營,我已經看到部分4chan的傢伙們在討論法國教師被斬首案時不止一次高叫中國集中營做的對,China is based之類的。
>>初中生怎么了?初中生就不是帮凶了?你当你活在哪?哪条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审讯初中生了?政府越过哪条底线了...

一般正常民主國家很少直接用對付恐怖份子的情報機構來審問本國未成年人。這不是聖母,這是法律。當然這次是因為惹眾怒而迫使法國當局下重手。
>>但也要警惕有小粉紅趁機洗白新疆再教育營,我已經看到部分4chan的傢伙們在討論法國教師被斬首案時不止...


俩极端
>>但也要警惕有小粉紅趁機洗白新疆再教育營,我已經看到部分4chan的傢伙們在討論法國教師被斬首案時不止...


這是肯定的, 把穆斯林打造成邪惡的存在, 然後把壓迫穆斯林說是成神聖的
>>這是肯定的, 把穆斯林打造成邪惡的存在, 然後把壓迫穆斯林說是成神聖的

唉 現實中一般民眾就是容易受到民粹主義影響,因為穆斯林的名聲自海灣戰爭以來就每況愈下,首先是沙特這種信奉瓦哈比主義的極端教派為主的穆斯林國家加上財大氣粗的價值觀輸出影響了周邊一系列國家,維族人以前也並不主張瓦哈比主義,但是隨著沙特在新疆清真寺投資的加大,有一定比例的維族人皈依了瓦哈比派;其次,中東國家的穆斯林世俗化運動在70年代後遭到重大失敗,有部分原因和美國為了以色列的安全而出兵干涉中東世俗化政權導致後者垮台,使得穆斯林中的極端主義得到發展(賽義德庫圖布的進攻伊斯蘭主義理論被譽為現代極端伊斯蘭思想的開端)。
支那人,穆斯林,犹太人是世界三大毒瘤
>>唉 現實中一般民眾就是容易受到民粹主義影響,因為穆斯林的名聲自海灣戰爭以來就每況愈下,首先是沙特這種...


問題是, 中國人懂得說樹大有枯枝, 不不能接受別人的枯枝...
我每次跟人說穆斯林這麼大一個族群, 總有好有壞吧, 然後他們會說穆斯林這一秒跟你朋友, 下一秒說真主叫他砍你頭
我也不是聖母, 只是覺得平等對待就好, 不用白左式優待, 也不用中國式壓迫
>>一般正常民主國家很少直接用對付恐怖份子的情報機構來審問未成年人。這不是聖母,這是法律。當然這次是因為...

”一般““很少”“直接”“这是法律”
请问法国政府违反了哪条法律?越过了哪条不存在的底线?
还是那个问题,哪条法律不允许审讯初中生?
穆斯林恐怖分子背后藏着的当然是红匪--再说一遍,你球目前出现的穆斯林恐怖组织没有一个是正常穆斯林社区原生的(就像东雅匪帮组织没有一个是儒家共同体内生的),全部都是经过红匪渗透之后产生的,这个脉络是十分清晰毫无疑问的。
大家不要忘記共產黨在賣給恐怖組織武器的同時把無辜的穆斯林關起來 這才是他們的真面目
>>穆斯林恐怖分子背后藏着的当然是红匪--再说一遍,你球目前出现的穆斯林恐怖组织没有一个是正常穆斯林社区...

我感觉是克格勃背后操控,车臣是属于俄国势力范围,高加索山民中共是指挥不动的。
>>我感觉是克格勃背后操控,车臣是属于俄国势力范围,高加索山民中共是指挥不动的。

钱肯定是白区党出的
>>問題是, 中國人懂得說樹大有枯枝, 不不能接受別人的枯枝...我每次跟人說穆斯林這麼大一個族群, 總...

嗯嗯,但是民怨一旦被激起,很難用理性的思考去壓下他們的怒火,而且恐怖襲擊在法國已經不是一起兩起這麼罕見的頻率了,15年巴黎恐怖襲擊的恐懼還沒消散呢。
>>應該算離題。我看到這新聞時,想的是:假如是發生在德國,德國人和德國政府,會做出/說出多麼噁心的說話和...


看来默大妈圣母形象过于深入人心
不过因为15—16年灾难性的左倾移民政策,连自家基民盟内部都开始反对默大妈,以至于18年被迫辞去党主席一职,总理一职也成最后一届,明年就结束。

实际上德国政坛整体对待伊斯兰极端主义还算比较警惕的,他们对待中东移民有一套比较严格的归化程序。

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默大妈,也会做一些谴责姿态的。
>>看來默大媽聖母形象過於深入人心不過因為15—16年災難性的左傾移民政策,連自家基民盟內部都開始反對默...


不,遠遠不只是默婆一個人的問題。我特意提「德國人」是因為如今的德國人也都是白左得可怕
記不記得有個德國白左女人,自己被難民親自輪姦,去報警還要特意說謊犯人是白人,「因為我不想你們被當成問題」?像這個個案表面上只是個案,但其實已經折射出德國社會已經淪落到哪一種地步。回憶一下「科隆大強姦」事件他們是怎樣處理後續的…
>>初中生怎么了?初中生就不是帮凶了?你当你活在哪?哪条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审讯初中生了?政府越过哪条底线了...


哪條法律規定你可以晝夜不停審訊了?
又不是本來就沒人權的大天朝,這可是法國
>>不,遠遠不只是默婆一個人的問題。我特意提「德國人」是因為如今的德國人也都是白左得可怕記不記得有個德國...


正是因为默大妈一派的高层对科隆跨年夜事件的处理,导致基民盟基层人员强烈不满,在2017年3月成立了“价值联盟”组织(Werte Union)找回本党的保守主义价值观和经济自由化的定位,以至于18年逼迫默克尔下台成功。

别把德国人都想成左派圣母啊,虽然整体偏左,但正常人还挺多的。
>>哪條法律規定你可以晝夜不停審訊了?又不是本來就沒人權的大天朝,這可是法國


所以在法国犯人应该每天服刑8小时,还有双休日?
>>所以在法国犯人应该每天服刑8小时,还有双休日?

少用粉紅的轉移話題戰術
首先是『審訊』的對象就不是『犯人』,而是『嫌疑人』你這根本就在跑題
而且我相信法國一定有有關法律規定犯人應該如何生活得到如何待遇、審訊應該如何執行有如何限制的,而晝夜不停審訊因為會屈打成招讓證言失去可信度,就算我不懂法語也可以猜到這是不被允許的
整个事件就是伊斯兰教古老传统的复制。伊斯兰教需要自己的宗教改革。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5859/200709/8770.html

……下面是摘自一位当代穆斯林学者 – 阿里 Dashti 的著作 《23年∶穆罕默德先知生 涯的研究》 , [5] ,第100页∶

“艾布 Afak 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 (据说有一百二十岁) ,他因着讽刺穆罕默德 而遭杀害。执行杀害的人是萨利姆本 Omayr ,他是回应先知的要求∶“谁能为我除掉这 个无赖” 。对这样老迈之人的杀害,激怒了一位女诗人艾斯玛本麦尔旺,于是她也写了 一首无礼的诗歌讽刺先知,结果她也遭暗杀。”
>>問題是, 中國人懂得說樹大有枯枝, 不不能接受別人的枯枝...我每次跟人說穆斯林這麼大一個族群, 總...
贊同,人口基數一大,就很難說明事情了。穆斯林這個語境下完全可以替換成中國人,中共殺的人和滲透的機構不比穆斯林極端主義的少,但是中國人裡同樣也出義士,如果其他人全盤打死當成中共人來對待,那義士和剩下沈默普通人得不到拯救,社會也永遠無法進入正常民主社會。
>>初中生怎么了?初中生就不是帮凶了?你当你活在哪?哪条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审讯初中生了?政府越过哪条底线了...

品葱活跃用户就这么点人还不认识这个ID吗,他要算"圣母"本站就只剩个位数的"正常人"了。
总之求仁得仁吧,弱智的"多元文化价值"就是这种结果(我其实不反对这个理论,但那帮政客和小将完全曲解了主旨。多元文化是主张[保护]即将被完全同化的既存少数文化,类似于弄个保护区/动物园保护濒危物种。结果生生被弄成了引进一群野生老虎进城,还要求跟人类"平等")
>>問題是, 中國人懂得說樹大有枯枝, 不不能接受別人的枯枝...我每次跟人說穆斯林這麼大一個族群, 總...


为什么说白左圣母是病就是因为总拿个例说事而不是整体。伊斯兰国家中60~90%比例的人支持“叛教”即退教需要处决(https://youtu.be/Y9Enx4XxO1E),且人生下来就自动归入伊斯兰教。故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支持处死无辜者,那么对于这些人就必须全部驱逐出自由世界,因为尽管他们没有行动,但信仰本身与法律冲突,在这种情况下要么你察觉出所有极端思想的人并驱逐,要么只能驱逐所有穆斯林,而不能用个例来保护他们。量变引起质变,可以因为群体中1%有毒而不针对群体,但70%的人有毒就必须针对群体,而白左永远认为1%=70%,只要群体中有1个正常人就不能针对群体,this is too ridiculous,所谓有好也有坏根本就是拿定性掩盖定量问题
而且为了防止被杠双标,我要说对中国人也一样,如果不能辨别支持中共者,就必须驱逐所有中国人。
>>”一般““很少”“直接”“这是法律”请问法国政府违反了哪条法律?越过了哪条不存在的底线?还是那个问题...

Common sense, 自由世界的普遍道德、普世人权价值。虐待嫌疑犯,哪怕恐怖分子都属于争议议题,未成年就更是冲击Core value了
>>穆斯林恐怖分子背后藏着的当然是红匪--再说一遍,你球目前出现的穆斯林恐怖组织没有一个是正常穆斯林社区...

你是说塔利班是苏联入侵催生的吗,可这个逻辑是不是太藐视CIA了
>>品葱活跃用户就这么点人还不认识这个ID吗,他要算"圣母"本站就只剩个位数的"正常人"了。总之求仁得仁...


就是联合国行政处秘书长,美国总统,俄罗斯总统,法国总统,英国首相,支那主席在我面前说这句话,我还是要说这就是圣母。
这种小破站还要搞什么个人崇拜吗?服了服了。
>>就是联合国行政处秘书长,美国总统,俄罗斯总统,法国总统,英国首相,主席在我面前说这句话,我还是要说这...

"圣母"是对人不对事的讽刺性贬谪词,本来就是小粉红发明的。
为啥了解一个人的立场并据此理解这个人的发言,而非字面上理解,叫做"个人崇拜"
>>少用粉紅的轉移話題戰術首先是『審訊』的對象就不是『犯人』,而是『嫌疑人』你這根本就在跑題而且我相信法...

人权是什麽?我怎么没看到世界人权宣言上写讯问不能昼夜进行了?
难道某个杀人犯晚上杀了人警察还要等到目击者第二天早上起来吃完饭才能讯问吗?
这几个初中生也不是嫌疑人而是相关目击者。屈打成招什么的根本不成立。
嫌疑犯被警察当场击毙,rfi的报导也没有写讯问是什么情况下进行的,我至今没看出来法国政府到底哪里让正常人不满意了。
>>"圣母"是对人不对事的讽刺性贬谪词,本来就是小粉红发明的。为啥了解一个人的立场并据此理解这个人的发言...


是不是共产党发明了共产主义这个词我就不能用啊?有点好笑呢。
为什么你会根据某个人的发言为标杆认为如果某人是圣母就没几个正常人?这不是个人崇拜是什麽?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认为此人道德水平高于此网站大多数用户。
>>人权是什麽?我怎么没看到世界人权宣言上写讯问不能昼夜进行了?难道某个杀人犯晚上杀了人警察还要等到目击...


那就對了!我只是看到而已你就不讓我睡覺這合理嗎?你用犯人和目擊者類比這合理嗎?
世界人權宣言上還沒寫不能活摘器官呢!活摘了吧!
你說那是侵犯生存和健康權?那人權宣言還有說禁止酷刑呢,不給人睡當然就是酷刑
>>那就對了!我只是看到而已你就不讓我睡覺這合理嗎?你用犯人和目擊者類比這合理嗎?世界人權宣言上還沒寫不...


完蛋了啊,美国法律规定美国公民有义务参加陪审团,某些情况下还要禁止与外界通信。我什么都没干你就要剥夺我的行动自由和通信权,这可比法国政府过分多了。
不让晚上睡觉就是酷刑?原来全世界那么多上夜班的人都生活在酷刑之中。
>>完蛋了啊,美国法律规定美国公民有义务参加陪审团,某些情况下还要禁止与外界通信。我什么都没干你就要剥夺...

原來全世界這麼多上夜班的人都是白天繼續上日班的
>>原來全世界這麼多上夜班的人都是白天繼續上日班的


首先你没回答第一个问题
至于讯问这件事,我不知道法语原文怎么写的。我倾向于认为是反恐检察官在昼夜不停的工作而不是初中生在昼夜不停的被讯问
>>首先你没回答第一个问题然后我只看到了昼夜讯问,没看到昼夜不停讯问。

你也沒回答我問你『用犯人類比目擊者就對了嗎』的問題,我憑什麼要回答你全部的問題
而且,你自己早些時候不也再說『初中生就不是幫兇了嗎』
難道目擊者還是幫兇?那我看我還是趁早把兩眼戳瞎了算了,免得哪天成為什麼殺人案的幫兇了
>>你也沒回答我問你『用犯人類比目擊者就對了嗎』的問題,我憑什麼要回答你全部的問題而且,你自己早些時候不...


因为我在用犯人的事情形容你引用人权这个词就不合适。
目击者不能同时是帮凶吗?帮凶不能是无意识的吗?这件事里他们拿钱泄露老师的行踪,是帮凶有问题吗?但是同时他们也不是主观上要加害老师,同时他们也是最后几个目击罪犯的人,是目击者有问题吗?
你跟我争论重点不就是人权问题吗?希望你能告诉我美国政府随机抽选陪审员的行为到底是不是侵犯人权啊?
>>因为我在用犯人的事情形容你引用人权这个词就不合适。目击者不能同时是帮凶吗?帮凶不能是无意识的吗?这件...

目擊者當然可能同時也是幫兇啊,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他肯定是幫兇,你憑什麼用看幫兇的眼神看他
>>目擊者當然可能同時也是幫兇啊,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他肯定是幫兇,你憑什麼用看幫兇的眼神看他


???事实清楚无误,就是他们收钱办事,我怎么能不清楚间接参与了事件?同样的,我想知道法国政府逾越了哪条底线?就是因为他们是初中生所以不应该被讯问吗?太可笑了。
>>是不是共产党发明了共产主义这个词我就不能用啊?有点好笑呢。为什么你会根据某个人的发言为标杆认为如果某...

圣母一般指白左,这个人是100%的保守派,所以我说他要是算(白左)圣母那本站绝大部分人都可以算了
>>你跟我争论重点不就是人权问题吗?希望你能告诉我美国政府随机抽选陪审员的行为到底是不是侵犯人权啊?

Many courts offer excuses from service, on individual request, to designated groups of persons or occupational classes.
The Jury Act also allows courts to excuse a juror from service at the time he or she is summoned on the grounds of "undue hardship or extreme inconvenience." The juror should write a letter to the clerk of court requesting an excuse with an explanation of hardship.
來自美國政府官網
換而言之,如果你真的有不能去當陪審員的理由,美國會聽你的說明並酌情免除
我不是你的人肉Google機
還有,請你回答我『犯人和人權之間的關係』
為什麼我說你晝夜審訊不人權,你就要用犯人來類比這些初中生,還要違反無罪推定假設他們是幫兇?
>>Many courts offer excuses from service, on individ...

你若是得了心脏病进了急诊也可以不被警察讯问。
”真的““理由”“说明”“酌情”这么几个词加起来不知道于你的论点有何帮助。
人权宣言可没说昼夜审讯不人权。公开公正那几款是针对犯罪嫌疑人的。人道待遇更是离谱,旁边一个老师被砍头了我通宵讯问你有关信息不合理吗?那个老师难道没有人权吗?他的生命权谁关心了?
无罪推定?本案里不需要“推定”。警方已经从其他目击者嘴里知道了是这几个人收钱办事,所以才拘留了他们几个。
话又说回来,哪怕你不是目击者,警察找错人了,以配合查案的目的拘留你48小时也是不违法的啊。
>>圣母一般指白左,这个人是100%的保守派,所以我说他要是算(白左)圣母那本站绝大部分人都可以算了


你当他是神我都不关心,但你为什么因为他的言论而认定其他人不是“正常人”
白左是政治立场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正常人“涉及侮辱。
>>你当他是神我都不关心,但你为什么因为他的言论而认定其他人不是“正常人”白左是政治立场或者什么乱七八糟...

这是阅读理解问题。我没有侮辱任何人,"不是圣母"=正常人,我的意思是说"他要是圣母那本站都是圣母了"。没别的意思,如用词有歧义造成误解请见谅
>>这是阅读理解问题。我没有侮辱任何人,"不是圣母"=正常人,我的意思是说"他要是圣母那本站都是圣母了"...


品葱活跃用户就这么点人还不认识这个ID吗,他要算"圣母"本站就只剩个位数的"正常人"了。
原文摘抄。
如果我说你是坨屎,然后告诉你,对不起在我的字典里屎是形容人高尚优雅的,如用词有歧义造成误解请见谅
你接受吗?
難道不是支穆猶黑四大天王
杀光穆斯林,上帝的旨意
>>你若是得了心脏病进了急诊也可以不被警察讯问。”真的““理由”“说明”“酌情”这么几个词加起来不知道于...

我要睡你不讓我睡不人權
你說你不要睡?可我要啊!你想過嗎?
不,因為你只想到你自己
>>我要睡你不讓我睡不人權你說你不要睡?可我要啊!你想過嗎?不,因為你只想到你自己


是啊,警察不第一时间去把凶手找到,查明真相,等他再砍一个头吗,下一个受害者的生命权重要还是你一晚上甚至半晚上的睡觉权重要?
那警察这个机构也不要了吧。反正所有犯罪的受害人都已经受害了,为什么我们还要交税养警察呢?
不知道是谁只想到自己。
穆斯林里也就算德鲁兹派算是比较正常的了,却被其他穆斯林视为异端,想对他们赶尽杀绝。
德鲁兹不搞圣战,朝觐,天课,割礼,封斋,实行一夫一妻制,也是穆斯林世界死对头的以色列愿意接纳德鲁兹派的原因。
>>是啊,警察不第一时间去把凶手找到,查明真相,等他再砍一个头吗,下一个受害者的生命权重要还是你一晚上甚...


當然睡覺重要
因為如果被問的人不睡覺,他就會疲勞
長時間(以早晨起床的人而言,熬夜)不睡的人的大腦據說(台灣醫生科普)和酒醉差不多
所以你可以讓我睡一覺,頭腦清晰的回答問題,或者得到一個比酒鬼只可信一點點的回答並按照這個回答去抓犯人還可能誣陷無辜
>>人权是什麽?我怎么没看到世界人权宣言上写讯问不能昼夜进行了?难道某个杀人犯晚上杀了人警察还要等到目击...

世界人权宣言第五条: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
我认为昼夜讯问显然属于不人道待遇
>>當然睡覺重要因為如果被問的人不睡覺,他就會疲勞長時間(以早晨起床的人而言,熬夜)不睡的人的大腦據說(...


但也有一句话,叫酒后吐真言啊。
民主国家的法律体系,单纯的本人证言是不能定罪的,哪怕本人彻底认罪,事实上都有有可能被判无罪的。证据是需要验证的。疲劳审讯交待了,就有了个调查方向,证言到底是真的还是太疲劳脑子糊涂了,调查调查就知道了,抓了这么多人,也能交叉验证啊。你总不能说因为疲劳审讯,脑子都能糊涂到一起去吧。
>>但也有一句话,叫酒后吐真言啊。民主国家的法律体系,单纯的本人证言是不能定罪的,哪怕本人彻底认罪,事实...

審訊需要有一定的規則去審訊,除了強化審訊結果的可信度以外還要強化公正度,也就是說要防止訊者干擾受訊者的證詞
疲勞審訊如果加上一點有技巧的暗示(疲勞狀態下人對暗示的抵抗力會變差)理論上是可以讓一群人糊塗到一起去的
當然實際上未必如此操作,如果按照規範操作的話一般審訊時的細節都是要記錄下來以防暗示的
但疲勞的確會讓人比較容易被暗示,這也影響證言可信度

說句題外話,酒後吐真言這句話雖然我估計要看個人體質,但據說科學研究認為不是真的
我记得最早流传在网上的“斩首”视频就是2002年左右车臣士兵活生生把俄罗斯战俘的头用小刀割下来的那段。
>>審訊需要有一定的規則去審訊,除了強化審訊結果的可信度以外還要強化公正度,也就是說要防止訊者干擾受訊者...


那他还能当庭翻供呢,如果是以暗示手法得出的口供,律师就有很大的辩护空间。
疲劳审讯未必是为了得出定罪口供,也可能是为了获得调查线索和方向。
>>那他还能当庭翻供呢,如果是以暗示手法得出的口供,律师就有很大的辩护空间。疲劳审讯未必是为了得出定罪口...

是啊,但錯誤的方向可能反而拖時間
甚至有時候警察會因為嫌麻煩而想要草草了事結果錯過真犯人的,歷史上也有很多這種案例
所以科學合理的流程很重要嘛,可以減少這些可能性
德国福利是个庞大的产业,福利机构按难民人头向政府申请资助金。
这是一门产业,资本逐利,结合默克尔本身的政策,水到渠成。
>>一般正常民主國家很少直接用對付恐怖份子的情報機構來審問本國未成年人。這不是聖母,這是法律。當然這次是...


這個說法不行。沒有法律規定「初中生」就不能是恐佈份子。
身上綁了炸彈的兒童肯定未成年,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做的是對是錯;但這全都不妨礙大家要把他視作跟恐佈份子同等的威脅。


「一般正常民主國家的大學留學生」,也很少同時是間諜…………
沒有什麼真相不真相啊
伊斯蘭教律法本來就不允許出現神跟先知的聖像
他們又覺得他們的教法是放諸天下皆準
所有人類都應該遵守
不遵守就應該刑罰
知道所謂真相一樣會照做
你以為他們有在乎過言論自由還有世俗化的教育?

臉書推特等被指傳播伊斯蘭仇恨 20多萬舉報視而不見

與此同時不報導拜登醜聞
專門放任攻擊川普新聞
這幾個偏頗的大平台應該要好好被整頓一下了
>>應該算離題。我看到這新聞時,想的是:假如是發生在德國,德國人和德國政府,會做出/說出多麼噁心的說話和...


可能就是要多發生幾次,德國才會學到教訓
>>是啊,但錯誤的方向可能反而拖時間甚至有時候警察會因為嫌麻煩而想要草草了事結果錯過真犯人的,歷史上也有...


你难道觉得犯罪嫌疑人和恐怖分子会乖乖的什么都说出来??其实你真要从效果来说,肯定是越不人道的效果越高,疲劳审讯已经是一种人道和效果的折中选择了。
>>但也要警惕有小粉紅趁機洗白新疆再教育營,我已經看到部分4chan的傢伙們在討論法國教師被斬首案時不止...


中共戰極端伊斯蘭是專制戰專制,極權戰極權,兩邊都破壞別人生命、自由與人權,沒一個是好東西
>>你难道觉得犯罪嫌疑人都会乖乖的什么都说出来??其实你真要从效果来说,肯定是越不人道的效果越高,疲劳审...

不人道效果當然高啊
蘇聯笑話:「太遲了,一半已經招了,剩下的死了」
>>我感觉是克格勃背后操控,车臣是属于俄国势力范围,高加索山民中共是指挥不动的。


車臣不就是因為在俄國搞恐怖主義被俄國清剿嗎?尤其伊斯蘭極端份子,應該是俄國政府的對頭吧。所以法國才收他們做難民
>>不人道效果當然高啊蘇聯笑話:「太遲了,一半已經招了,剩下的死了」


不要把屈打成招和获取情报混为一谈。为了定罪而实施酷刑本身就不是为了抓住罪犯,但是为了获取情报而实施酷刑是有效的。如果为了人道连疲劳审讯都不让用,未免太难为调查人员了,折中一点吧。
>>哪條法律規定你可以晝夜不停審訊了?又不是本來就沒人權的大天朝,這可是法國


這種譯文寫晝夜不停,你也不知道細節實情
可能一天審訊十四五小時之類
那也不見得有違法啊?
你以為是中共國保那種拿燈照你眼睛,連續一百小時不給你睡覺,不給你東西吃,不斷打耳光,逼你雙手一直舉著,吐痰到你臉上那種晝夜不停?
>>中共戰極端伊斯蘭是專制戰專制,極權戰極權,兩邊都破壞別人生命、自由與人權,沒一個是好東西


东突厥的问题是支那跑过去侵占他们的土地和生存空间,性质根本不同。同时,当你逼迫别人生存在极端受压迫的环境下时,你本身就不能怪别人变得极端。法国并没有,而支那有。
>>那就對了!我只是看到而已你就不讓我睡覺這合理嗎?你用犯人和目擊者類比這合理嗎?世界人權宣言上還沒寫不...


寫著晝夜就代表不讓你睡覺?那你不要用電燈好了。你比較適合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东突厥的问题是跑过去侵占他们的土地和生存空间,性质根本不同。


所以我說極端伊斯蘭,我沒有指控維族是極端伊斯蘭
審問是有技巧的,連夜審問除了單純虐待囚犯以外,目的是讓嫌疑犯精神跟肉體上的疲憊,然後解除防備狀態脫口而出要問的問題。

當然這是有技巧的,超出臨界點得到的答案就是錯誤的,單純是逼供,所以你想得到真正的答案要很會把握那個尺度。

這其實涉及到一點心理學,因為目的可以是用疲勞來解除防備狀態,也可以用單純的虐待來打擊犯人的心理精神狀態。。

基本上這種方式是用在「犯人」而不是用在初中生身上....當然這是一般狀況來說,除非對方是受過特殊訓練的初中生
>>寫著晝夜就代表不讓你睡覺?那你不要用電燈好了。你比較適合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在日落一瞬間做某件事不算晝夜
不然我眨了一晝夜的眼
https://www.themarshallproject.org/2020/05/28/is-covid-19-falling-harder-on-black-prisoners-officials-won-t-tell-us
As researchers study unequal mortality rates and discuss how policy decisions shape the different losses of the virus, we learn more every day about how the scourge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falls more on blacks.
>>這種譯文寫晝夜不停,你也不知道細節實情可能一天審訊十四五小時之類那也不見得有違法啊?你以為是中共國保...

那就寫實情
你說晝夜,我理解就是24小時以上,或者至少18小時以上(考慮到學生可能不是在審訊時醒來實際疲勞會更久)
>>不要把屈打成招和获取情报混为一谈。为了定罪而实施酷刑本身就不是为了抓住罪犯,但是为了获取情报而实施酷...


酷刑就是屈打成招啊?當然不能用疲勞審訊,要是只是逼供的話阿貓阿狗都能審問了,要專業人員有何用
>>這個說法不行。沒有法律規定「初中生」就不能是恐佈份子。身上綁了炸彈的兒童肯定未成年,他自己也不知道自...

首先大學留學生是成年人,其次他們是外國人,如果真的要強行針對他們,本地法的保護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法國這次面對的是本國的未成年人,並採取對待恐怖份子的方式來審問初中生,這種情況還是比較罕見的。
>>酷刑就是屈打成招啊?當然不能用疲勞審訊,要是只是逼供的話阿貓阿狗都能審問了,要專業人員有何用

我说了,获取情报信息和定罪是两回事。实际上对付恐怖分子通常都是用比较重的审讯手法的,特别在海外军事基地。所谓的专业人员,掌握的技能肯定不是光遵守八小时工作制的逼逼半天就能让恐怖分子全招了,你以为专业人员是尤里呢??你认为不人道的审讯方式,肯定也是他们必须掌握的技能。如果你连疲劳审讯这种比较人道的折中方案都接受不了,那就真只能被恐怖分子砍头或者驱逐全部穆斯林了。
>>中共戰極端伊斯蘭是專制戰專制,極權戰極權,兩邊都破壞別人生命、自由與人權,沒一個是好東西
但西方有的極右翼和另類右派覺得他們軟弱的國家應該放棄大愛左膠而向中國的教育營學習,這才是讓人覺得可怕的地方,因為他們受夠了本國的極端穆斯林的恐怖襲擊。
>>我说了,获取情报信息和定罪是两回事。实际上对付恐怖分子通常都是用比较重的审讯手法的,特别在海外军事基...

不是我認為不人道,而且前面已經說過了疲勞的人如何不可信,我不想重復了
獲取錯誤的情報比沒有情報更具誤導性和危險性
>>不是我認為不人道,而且前面已經說過了疲勞的人如何不可信,我不想重復了獲取錯誤的情報比沒有情報更具誤導...


这是目前法国的头等答案,更多的情报,更多调查方向,尽可能的防止对方受过反审讯训练给出错误情报才是最重要的,难道你以为多给出几条情报就警力不足了??
而且疲劳的时候容易卸下心防你得承认吧?你所谓疲劳的人不可信的前提是对方是否早已做好准备刻意要来骗你,如果面对精心编织谎言的人,处于精神饱满状态才更不可信吧?
>>这是目前法国的头等答案,更多的情报,更多调查方向,尽可能的防止对方受过反审讯训练给出错误情报才是最重...

不,我的前提是醫學上這些人的大腦不正常而且這我前面說過了,他們不一定要編織謊言也可以胡言亂語
我也沒說警力不足,還可能是誤入泥沼甚至錯抓無辜。不可信的情報你指望它怎麼樣
>>不,我的前提是醫學上這些人的大腦不正常而且這我前面說過了,他們不一定要編織謊言也可以胡言亂語我也沒說...


我这么和你说吧,疲劳审讯也是你支中纪委非常喜欢手法之一。
请问如果疲劳审讯没有,你支中纪委还审什么?难道你觉得你支中纪委把人抓进小宾馆之前还不够证据定罪么??甚至需要证据定罪么??审讯不就是为了获取情报,如果疲劳审讯没用,你支中纪委还用个屁啊。

虽然你说不是为了人道,但我感觉你就是为了证明人道在拼命硬掰理由啊。凭什么别人清醒的时候情报就可信了??
>>我这么和你说吧,疲劳审讯也是你支中纪委非常喜欢手法之一。请问如果疲劳审讯没有,你支中纪委还审什么?难...

人清醒的時候情報不一定可信,但不清醒的時候一定不可信
邏輯,邏輯,你需要邏輯
還有中紀委不需要考慮可信度,隨便你供出一個什麼都好,反正寧可錯殺一萬不可放過一人。哦對了偉大老大哥不可能錯殺的一定是對的~
但法國要是還想算文明社會,就要秉持寧可放過一萬不肯錯殺一人的原則
>>人清醒的時候情報不一定可信,但不清醒的時候一定不可信邏輯,邏輯,你需要邏輯還有中紀委不需要考慮可信度...


唉,我真不知道你这白左脑是怎么想的,中纪委当然需要具有可信度的情报,比如你有多少银行帐号,帐号密码,人脉关系,其他官员的把柄等等等。
疲劳审讯的不清醒又不是你磕了药的那种不清醒,是出于疲劳状态,心防低,警惕性低,思维活动慢。精神饱满的时候比较容易编制缜密的谎言还是精神疲劳的时候比较容易编制??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获取情报信息和定罪是两回事,还要我重复多少遍??
>>唉,我真不知道你这白左脑是怎么想的,中纪委当然需要具有可信度的情报,比如你有多少银行帐号,帐号密码,...


審問是有技巧的,連夜審問除了單純虐待囚犯以外,目的是讓嫌疑犯「精神跟肉體」上的疲憊,然後「解除防備狀態」脫口而出要問的問題。

當然這是有技巧的,超出臨界點得到的答案就是錯誤的,單純是逼供,所以你想得到真正的答案要很會「把握」那個尺度。

這其實涉及到一點心理學,因為目的可以是用疲勞來解除防備狀態,也可以用單純的虐待來「打擊犯人的心理精神狀態」。。

基本上這種方式是用在「犯人」而不是用在初中生身上....當然這是一般狀況來說,除非對方是受過特殊訓練的初中生
>>審問是有技巧的,連夜審問除了單純虐待囚犯以外,目的是讓嫌疑犯「」上的疲憊,然後「脫口而出要問的問題。...


当然是有技巧的,但是这种技巧肯定也算是一种疲劳审讯啊,某些白左脑觉得让犯人觉得疲劳就不行,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当然是有技巧的,但是这种技巧肯定也算是一种疲劳审讯啊,某些白左脑觉得让犯人觉得疲劳就不行,真不知道怎...


因為把用在犯人身上,跟用在「一般」初中生身上,會有歐洲傻白甜說是在虐待兒童......現在21世紀人權當道,沒辦法。

所以比較喜歡另外兩種方式,輕鬆又無害,但是這兩種比剛剛說的更加考驗審問人員的嘴巴跟專業能力......
>>因為把用在犯人身上,跟用在「一般」初中生身上,會有歐洲傻白甜說是在虐待兒童......現在21世紀人...


疲劳审讯也是分程度的,这种初中生大概根本不可能受到什么专业的疲劳审讯,最多就是半夜拉起来审问吧。
>>疲劳审讯也是分程度的,这种初中生大概根本不可能受到什么专业的疲劳审讯,最多就是半夜拉起来审问吧


問題就在歐洲傻白甜分不清楚啊⋯⋯然後你就會看到當地人權團體跳出來說政府虐待未成年
>>車臣不就是因為在俄國搞恐怖主義被俄國清剿嗎?尤其伊斯蘭極端份子,應該是俄國政府的對頭吧。所以法國才收...

没清剿干净,有一支车臣家族武装投靠了俄国人:1999年的第二次车臣战争开始后,作为苏菲派宗教领袖的卡德罗夫家族因不满车独最高首脑部引入瓦哈比派削弱了自己的教权势力,愤然倒戈到俄罗斯一方参战,给俄军带路占领了车臣全境。

不排除有鱼目混珠的嫌疑,毕竟高加索山民又不是只有车臣一家。
>>初中生怎么了?初中生就不是帮凶了?你当你活在哪?哪条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审讯初中生了?政府越过哪条底线了...

“反恐检察官昼夜不停地讯问”,如果是同一个初中生,被“昼夜不停地讯问”,那应该算是酷刑,侵犯人权了,大陆的公安就经常这样做。四个初中生轮流被审讯,反恐检察官昼夜不停,那就没问题。

这四名初中生,看上下文,应该是被收买、指认教师的,那他们不可能知道凶手会斩首教师,对凶手,他们知道的也不多,最多知道凶手坐的车的车牌、车上有几个人之类的,这个不需要“昼夜不停”吧。还有,法国我不知道,但在大陆,到学校找老师,路上随便找个学生,请他们帮忙指认老师,或者询问老师在哪里,知道的都会帮忙的。
>>我感觉是克格勃背后操控,车臣是属于俄国势力范围,高加索山民中共是指挥不动的。

中共也不用指挥,资金、武器上资助针对欧美的极端伊斯兰组织就对了。
>>不,遠遠不只是默婆一個人的問題。我特意提「德國人」是因為如今的德國人也都是白左得可怕記不記得有個德國...

这个女人不一定是白左,可能是怕了白左。「因為我不想你們被當成問題」,感觉是怕被白左霸凌。但一样反应了德国整个国家的左。
>>這個女人不一定是白左,可能是怕了白左。「因為我不想你們被當成問題」,感覺是怕被白左霸凌。但一樣反應了...


真相比你所想的要再可怕得多。
找回資料了 (原來已經是2016的事了,我還以為頂多是2018左右,難怪這麼難找),這個女人本身就是左翼政黨的發言人。她實際上說的做的,比我前面寫的還要更無恥。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675154/Left-wing-German-politician-raped-migrants-admits-LIED-police-attackers-nationality-did-not-want-encourage-racism.html

https://www.breitbart.com/tech/2016/02/16/member-of-german-left-youth-party-apologizes-to-refugees-on-facebook-after-alleged-sexual-assault-by-migrant/

中文:
https://hk.news.yahoo.com/%E5%BE%B7%E5%A5%B3%E6%94%BF%E5%AE%A2%E9%81%AD%E5%BC%B7%E5%A7%A6%E9%9A%B1%E7%9E%9E%E7%8A%AF%E4%BA%BA%E9%9B%A3%E6%B0%91%E8%BA%AB%E5%88%86-221120612.html

https://www.hotbak.net/key/%E8%BD%AC%E5%B8%96%E5%BE%B7%E5%9B%BD%E5%A5%B3%E7%99%BD%E5%B7%A6%E8%A2%AB%E9%9A%BE%E6%B0%91%E5%BC%BA%E5%A5%B8%E5%90%91%E9%9A%BE%E6%B0%91%E5%BC%BA%E5%A5%B8%E7%8A%AF%E9%81%93%E6%AD%89%E7%8C%AB%E7%9C%BC%E7%9C%8B%E4%BA%BA%E5%87%AF%E8%BF%AA.html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