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湖北省民政厅统计季报数据分析武汉肺炎的可能死亡人数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国真实的死亡人数一直是个谜。目前很多人认为,中国公布的死亡人数即便是假的,即便乘以十,也比欧美少得多。但是问题就在于我们根本没有直接证据来统计真实死亡人数究竟是什么量级。

在欧美国家,包括今年在内的历年死亡人数都是清晰可查的。通过谷歌检索excess death,可以看到很多文章根据今年和往年死亡人数对比来看武汉肺炎造成的实际死亡人数。这一方法的最大优势在于避免了直接根据“确诊-死亡”统计死亡数据时的不全面,特别是对于很多高龄人群和带有基础病症人群的死亡统计不全面的问题。因为这两个人群本身是武汉肺炎面前最脆弱的人群,而他们的死亡更容易被误认为为其它因素。但是,对于中国的情况,我们至今没有看到相关数据的讨论。

因此,这里根据湖北省民政厅近年统计季报中的老年人福利发放情况进行简要对比,希望能够抛砖引玉。

1. 2018年1季度:
高龄补贴:1,129,733人;护理补贴:10,085人;养老服务补贴: 4,085人
2. 2018年2季度:
高龄补贴:1,132,530人;护理补贴:  9,952人;养老服务补贴: 5,586人
3. 2018年3季度:
高龄补贴:1,151,084人;护理补贴:11,159人;养老服务补贴: 5,565人
4. 2018年4季度:
高龄补贴:1,188,075人;护理补贴:14,984人;养老服务补贴: 7,709人

2019年1-3季度:无数据

5. 2019年4季度:
高龄补贴:1,149,153人;护理补贴:33,107人;养老服务补贴:16,732人

6. 2020年1季度:
高龄补贴:  997,332人;护理补贴:35,320人;养老服务补贴:26,917人

7. 2020年2季度:
高龄补贴:1,001,473人;护理补贴:31,313人;养老服务补贴:26,721人

谷歌搜索可以发现,湖北省发放高龄补贴的依据是老人年龄超过80岁,老年人护理补贴的发放依据是高龄、失能、经济困难,养老服务补贴的发放条件和护理补贴类似。由此可见,高龄补贴基本是根据实际适龄老年人数量来发放的,而后两者需要根据老人家庭和个人情况决定是否发放。从数据可见,在今年1季度,也就是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护理补贴和养老服务补贴发放人数并未减少,养老服务补贴发放人数甚至还大幅度增加。这就说明在疫情期间民政部门仍在运转,并且能够对数据进行统计。然而,高龄补贴发放人数却在短短一个季度里下降了十五万人(!!!)这显然不能解释为疫情期间老人年龄登记或老年人数量统计出现问题,因为其它两项仍然进行了统计甚至有所增加(!)今年第二季度实际上疫情已经大幅度减缓,而统计数字也出现了回升(约四千人),但是仍然比2019年少了十几万人,显然是不正常的。特别是需要注意,从2018年数据看,高龄补贴发放人数一直是稳定在110万人以上并缓慢增加,而2019年4季度的高龄补贴已经略低于2018年中间值了。

因此,从上述数据来看,完全有理由怀疑从去年年底开始的高龄补贴发放人数少量下降和今年年初的大量下降与武汉肺炎相关。因为下降时间点正好和疫情发展时间相吻合。而且,80岁以上老人的去世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或是不能接受的事情,因此很可能这当中因病去世的人并不会得到统计,其家人也不会认为与武汉肺炎相关。但是,如果全省在一个季度内减少了十几万老人,我们就能看出其中的异常。

此外,要知道高龄补贴仅仅发放给80岁以上的老人,还有大量80岁以下老人可能在类似的情况下死亡(高龄、体弱,突然病逝)而得不到统计。至于在疫情期间不测试不确诊就不计入死亡人数的那就更加难以估计了。但是无论如何,结合上面的数据,再考虑到中国的人口年龄分布,今年一季度湖北省异常减少二十万以上人口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前几个月还流传出一个“湖北省民政厅汇报全省死亡70万人”的说法,因为无法考证而不了了之。但是从上面这个数据看,70万人也并非不可能。

以上是我个人分析,抛砖引玉。我以前一直潜水,最近发现了这个情况之后才专门注册了账号来发此文。今后我也不再登录此账号,当然也不参加讨论。请各位朋友继续调查,希望终有一天让此事真相大白。

湖北省民政厅统计季报链接:

mzt.hubei.gov. cn/fbjd/xxgkml/sjfb/tjjb/
29
分享 2020-10-21

17 个评论

谢谢楼主,角度非常好
统计数据造假的问题就在于几乎不可能面面俱到地把关联数据都造一遍假同时还能彼此吻合
有没有知道同期其它省份数据的大佬麻烦贴一下?
我随手搜了几个省但是并不是同样的季报形式,有的是月报,报告格式也五花八门...
从这个数据判断,到2020年3月为止,湖北死亡的高龄者大概有150000?

在中国的老龄化日趋严重的大趋势下,一季度的剧烈变动,的确需要解释,而最符合的解释,可以说是「减少」了这么多人,很合理的推测。其中绝大部分,当然和武汉肺炎脱不了关系。

但统计局接下来也可以辩解说「推迟发放」,然后下一季度(2020年3季度)的数字加上来。
感謝樓主另闢蹊徑從另外一個角度分析,但我覺得只有一定意義的參考性,畢竟真相只有中共知道。
不過,一定程度上證明武漢肺炎對武漢的老年人衝擊是致命的。
死20W我是完全相信的
>>从这个数据判断,到2020年3月为止,湖北死亡的高龄者大概有150000?在中国的老龄化日趋严重的大...


楼主反映的这个材料是一季度老人死亡总数。我相信直接死于新冠的估计和官方差不多。但不能忽略的一点是由于封城、停摆导致的其他疾病、生理、心理、或其他因素的老人死亡绝对是海量的,这个是官方没有统计的。15万一点也不稀奇

而在美国貌似是不论直接间接都塞进了新冠死亡人数里面了。
现在还有没有办法去殡仪馆中做采访(暗访)来想办法搞到大概真实的死亡人数?
可怜哪,习大大打一个响指,湖北省10万+人瞬间灰飞烟灭无影无踪
关于这个死亡数据,我记得之前在3.4月份的时候,有人根据火葬场24小时不休息做过分析,包括自然死亡人数在内的也大概有15万人左右
和楼主对于死亡人数的分析出现惊人一致的状况,当然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直接死于武汉肺炎的没那么多,更多是间接死于封城、无医疗资源。最开始武汉封城那段时间,很多医院都不接纳武汉肺炎以外患者,很多有其他疾病的只能等死。
>>现在还有没有办法去殡仪馆中做采访(暗访)来想办法搞到大概真实的死亡人数?

之前有录音,真实性不好说,央视那个记者李泽华不就是去暗访殡仪馆p4实验室被抓了,微博一发当时领骨灰的照片就会被删,绝对是重点监控
疫情除了直接杀人,还会导致医疗资源被占用,秩序混乱,加上老人本来就多病,所以,引起大量死亡不出奇
我們一直推算武漢至今死亡數字在8-12萬左右。官方數字一直不能作準,還記得2月時,陳秋實及方斌等人在醫院拍到的影像嗎?病人都擠在醫院大堂,呼吸困難,但仍然未得到醫療照顧,當中大部份都是老人。像這種年紀的人去到呼吸困難這地步,坦白說就很大機會還未確診就熬不過去。再加上官方無論是出去資源問題、還是怕麻煩、再不因為上頭出於面子、而怎麼都不去給重症病人確診,那數字就能控制。

說不定確診只會出現在已經康復的人身上,悲哀
共党倒台后,是否有机会一探真相呢?

我的判断是悲观的,因为中共很有可能就没有一个真实的数据。

它们的唯一目标是社会“稳定”。只要不出乱子,不影响它们的统治,那么数据什么的谁在意呢?

所以当时在武汉,在湖北中共唯一的工作就是把人关起来。不让人流动,不让他们说真话,不让他们求助,不让他们互相接触,所有人都完全原子化,直到瘟疫被控制住。

那么这段时间里死了多少人,重要吗?

一点都不重要,因为没有报出来,没有扩散开造成影响的死亡就是没有死亡嘛。

所以干嘛要统计这些讨厌的数据呢?


当然,中共不统计不代表我们不可以从蛛丝马迹去追究。

我们当然要追究,要拿出可信的推测数据,用来教育我们的下一代,让他们明白,共党式社会主义者的统治一次又一次被推翻,不是它们写的那些支票错了,而是它们为了夺权,什么支票都可以开,但不仅不会兑现,还会夺取更多。

不要再傻傻的相信那些永远也不会兑现的支票,死在武汉的韭菜们,在天天盯着你们呢。
数据有水分,但不会是数量级上的误差.看下人口,持续时间,医疗资源,抗疫措施这几个抗疫关键因素就知道了.
对比下意大利,和湖北的人口差不多.疫情爆发到现在已经快8个月了,仍然没有控制住,目前统计出的死亡人数是36705人.而湖北的感染曲线在2月底3月初就走平了(5月份搞过一次全面检测,只查出10多例无症状感染者,并且他们的生活环境采样均未发现病毒).持续1个多月.但意大利得到的支援完全不能跟湖北相比.
1.湖北仙桃是全球最大的无纺布生产基地,产量占全国60%,而且大部分是出口的,洋大人们用的东西,质量是有保证的.口罩和防护衣这块,湖北有天然的供应优势.
2.武汉本地企业九州通是中国最大的医药二道贩子,搞起医疗资源的协调分发那是驾轻就熟,开始由于物资分配红狮子会被喷到怀疑人生,后来九州通接管后,半天功夫就搞定了.
3.我们看到的医疗挤兑惨状是最初的几天,并没有持续很久.后面全国的人员和物资就扑过来了,一省包一市,各地不仅是出人,设备和药品也都是自己带过去的.
4.至于防疫措施这个大家应该没什么异议了,家里4人打麻将都算聚集,直接扇耳光掀桌子.
5.还有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这些,举个例子,火神山医院光手术室都有3间(貌似没有焚化炉?小汤山据说是有的),而雷神山医院要更大些,而它们分别在2月3日和2月6日启用.
所以这些数据一摆,死亡人数有没有作假也就能看出来了.
楼上提到的间接死亡,这肯定是要考虑进去的,但封锁同样会造成交通事故等其他意外伤亡的大幅减少,两者在多大程度上能互相抵消,这值得考虑
>>数据有水分,但不会是数量级上的误差.看下人口,持续时间,医疗资源,抗疫措施这几个抗疫关键因素就知道了...


数据有水分,但不会是数量级上的误差.看下人口


对,看下人口,数量级上的差距,这里有14亿。你认为是误差,而楼主在说造假。

而湖北的感染曲线在2月底3月初就走平了(5月份搞过一次全面检测,只查出10多例无症状感染者,并且他们的生活环境采样均未发现病毒)


这个前提是数据没有造假,而我们在质疑数据造假,这一点论证已经是乞题了。

1.湖北仙桃是全球最大的无纺布生产基地,产量占全国60%,而且大部分是出口的,洋大人们用的东西,质量是有保证的.口罩和防护衣这块,湖北有天然的供应优势.


事实上在全国都买不到口罩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提到就是因为湖北爆发疫情所以没人生产(同时那是春节,工人早就回家过年了)才导致没法买到口罩,那么这个天然供应优势是?

2.武汉本地企业九州通是中国最大的医药二道贩子,搞起医疗资源的协调分发那是驾轻就熟,开始由于物资分配红狮子会被喷到怀疑人生,后来九州通接管后,半天功夫就搞定了.


九州通后来回应只是帮忙整理,最终分配还是归黑十字。

3.我们看到的医疗挤兑惨状是最初的几天,并没有持续很久.后面全国的人员和物资就扑过来了,一省包一市,各地不仅是出人,设备和药品也都是自己带过去的.


同质疑数据造假一样,媒体是否有封口?就我生活在墙内几十年的经验,党媒姓党。而且带过去的物资,也是被黑十字用统一分配的理由卡走了。

4.至于防疫措施这个大家应该没什么异议了,家里4人打麻将都算聚集,直接扇耳光掀桌子.


你之前谈到了惨状是初期的,但没有谈到这种防疫措施也是初期的,别忘了2月底墙内大家在上班是哪位号令的强制复工,当时我只戴了三天口罩就发现路上已经有一半人不戴口罩了。

5.还有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这些,举个例子,火神山医院光手术室都有3间(貌似没有焚化炉?小汤山据说是有的),而雷神山医院要更大些,而它们分别在2月3日和2月6日启用.


有多少手术室跟防疫有什么关系?没看明白你想证明什么。


总体看来,我认为你已经拥有了正确的集体记忆。
AllenPinCong 新注册用户
以后会解密么?太多事情被掩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3
  • 浏览: 3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