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武汉肺炎的正确姿势:大巴灵顿宣言

大巴灵顿宣言
作为传染病流行病学家和公共卫生科学家,我们对现行的COVID-19政策对身体和精神健康的破坏性影响感到严重关切,并推荐重点保护法。 

我们来自世界各地,既有自由派,也有保守派。我们的职业都是致力于保护大众。当前的封锁政策无论在短期还是长期,都对公共健康产生了破坏性影响。结果是,儿童接种率降低、心血管疾病恶化、癌症筛查减少和心理健康恶化,这些都会导致未来几年更高的死亡率,也会让工薪阶层和年轻人成为负担最重的群体。并且让学生不能在学校上学是非常不公平的。

如果到有疫苗才终止这些措施,将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而贫困人口受到的伤害则尤其严重。

幸运的是,我们对病毒的了解日益增多。我们知道,老年人和体弱者的COVID-19死亡率比年轻人高一千倍。而且,COVID-19的危险性对于儿童来说更是低于其他很多危害,包括流感。

随着人们的免疫力增强,所有人(包括弱势群体)的感染风险都会下降。我们知道,所有人群最终都将获得群体免疫力——即新感染率保持稳定——这可以通过疫苗,但并不依赖于疫苗,来协助取得。因此,在我们获得群体免疫之前,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尽量降低死亡率和对社会的危害。

最富有同情心的做法是,平衡群体免疫的风险和利益,也就是说,使死亡风险最小的人正常生活,让他们通过自然感染增强对病毒的免疫力,同时加强保护处于高风险的人,我们称之为重点保护。

采取措施保护弱势群体应该是应对COVID-19的公共卫生措施的主要目标。举例来说,疗养院应聘用具有获得免疫力的员工,并经常对其他员工和所有来访者进行PCR测试。人员轮换应尽量减少。在家居住的退休人员应让人把杂货和其他必需品送到家里。他们应该尽可能地在室外而不是在室内与家人见面。可以列一个全面详尽的措施清单,包括针对多代家庭的方法,并且这些措施完全是公共卫生专业人员能做到的。

那些非高危人群应立即被允许恢复正常生活。每个人都应采取简单的卫生措施,例如勤洗手和生病时在家休息,以降低群体免疫的门槛。学校和大学应该进行面对面的教学并恢复课外活动,例如体育运动。低风险的年轻人应该正常工作,而不是在家工作。餐馆和其他商家应开业。应该恢复艺术、音乐、体育和其他文化活动。高风险人群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参与这些活动,而建立了群体免疫力的人可以去照顾弱势群体,这样整个社会都会享有健康保护。

该声明于2020年10月4日,在美国大巴灵顿,由以下人员撰写并签署:

Dr. Martin Kulldorff, 哈佛大学医学教授、生物统计学家、流行病学家,在检测和监测传染病暴发和疫苗安全性评估方面具有专业知识。

Dr. Sunetra Gupta, 牛津大学教授、流行病学家,在免疫学、疫苗开发和传染病数学建模方面具有专业知识。

Dr. Jay Bhattacharya,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医师、流行病学家、卫生经济学家和公共卫生政策专家,主要研究传染病和弱势群体。
https://gbdeclaration.org/great-barrington-declaration-simplified-chinese/

这才是应对武汉肺炎的正确姿势。
这次肺炎,最可怕的不是肺炎本身,是全世界在左翼人士的里应外合下,被中共带到沟里去了。
美国对这个宣言也有不同意见,有6400多位知识分子也搞了个琼斯诺宣言(John Snow Memorandum)。但是这个宣言所谓的知识分子鱼龙混杂,有不少根本不是医学专业的。巴灵顿宣言的三位撰稿都是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学的顶级专家。相比钟南山这样的呼吸科医生、李兰娟这样的肝移植赤脚医生,这些人才有专业能力发表对疫情控制的专业意见。
大家去Google一下瑞典的防疫数据,发现他们虽然出现了第二波,但是死亡人数已经趋近0了。
4
分享 2020-10-27

2 个评论

“封锁”和“开放”之间不断的寻求平衡而已。
本身这个宣言是一种方案,值得讨论。

我不认同这才是正确姿势,当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姿势,只能说全世界各国都在寻找那个平衡点。

你后面的两个论据我也不认同,这个宣言三个人撰写的,当然都是顶级专家,另外一篇6400人签名,当然鱼龙混杂,但你敢说里面在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学领域的专家没有超过这三位的?不说数量光说个体,显然没有说服力。
瑞典的防疫数据不能说明什么,瑞典能做到,也没看法德西意能做到?如果不是大家按照这个方案就一定能达到这样的成果,那这个方案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中共这么封锁,是因为想让韭菜知道外国也是合理的。

结合中共清零和国外数字高,闭关锁国。

疫苗要202*年才有,二次感染,没有疫苗etc也是中共放的风。这是为了延长闭关锁国时间,让韭菜失去信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