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覺得迪斯尼的公主片可以跟黨的抗日劇一爭高下嗎

好吧特效祖國輸鳥

但是每個公主都偉光正,片裡女主男性親戚都想壓迫女主,男主必然是女主拯救的,沒怎麼看,在電視台看片段。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看,劇情非常無聊。  當然你可以貼個我男權鬥士,但是我覺得迪斯尼公主系列還遠遠不如最近祖國上映的喜寶。 

好想看喜寶哦,拿了片商五毛不用懷疑。  

其實也不求迪士尼特別有深度,拿我一部最喜歡的灰姑娘ever after,人家性格成長很完整,就一個雖然你從小缺愛但是只要你足夠堅強,你終將能夠勇敢面對這個世界的非常簡單的theme。  片中女主跟萬千缺愛少女一樣,渴望母愛終不得,最後決定依靠自己。   我不覺得這部電影女權或者男權,就是少女勇敢面對生命中的黑暗,將自己拯救出去。  話說這部電影我覺得演的就是drew berrymore自己的心路里程,印象中她幾乎不接這種童話式愛情電影。  事實上電影裡男主也不是一見鍾情種馬男,對女主真實身份起碼猶豫嫌棄過,打住。 

回歸正題,迪斯尼公主們一出場就勇氣十足,正義感爆棚,童年的不幸帶來的心理陰影是不存在的, 男主必定是一見鐘情的。  我是不懂愛情啦,反正聞起來像是性慾。。。。配角,要麼無腦害女主,要麼無腦幫女主,這是什麼鬼。

不過既然一概都貼上為女權奮鬥,那麼在影評人眼中就一切都是完美的了。 
3
分享 2020-10-28

14 个评论

纸月之王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喜宝是什么
迪斯尼拍的是童话,共产党搞的是意识形态 和 历史书写权
美国不只有迪士尼,迪士尼也不止有公主片。
应该去对比的是两个生态系统的全景,而不是选择性的拿出局部来对比。
比如你对比一个太监和一个正常男人。
你说太监有两只眼睛,正常男人也有两只眼睛,
太监有两个鼻孔,正常男人也有两个鼻孔,
太监有两个耳朵,正常男人也有两个耳朵
。。。
你这么比下去最后必然会得出个结论:太监和正常男人没什么区别
迪士尼靠騙小孩錢起家,必然不能出品成人世界裡的陰暗面。不過劉版花木蘭是個什麼鬼?不知道美帝青年們看到保護皇上是個什麼心情。
你把子供向电影跟抗日片比,怎么想都只能得出喜欢看抗日片的人心理都是巨婴的结论。
看迪士尼公主片起码还能看到坚强勇敢之类的意义,看抗日神剧除了能学会“小日本是民族仇人“和”ccp拯救了中国人民”以外还有什么?
>>你把子供向电影跟抗日片比,怎么想都只能得出喜欢看抗日片的人心理都是巨婴的结论。

我對看這些的人看什麼沒有問題

我對明明弱智到了極點貼個女權就什麼都ok的態度覺得很反感,人家拍什麼大家看什麼其實都是自由,但是你不能他們貼上一個這部電影是為女性發聲,雖然我覺得根本不是,就睜著雙眼瞎說他們很好
樓主看日本漫畫嗎?由貴香織里的路德維希系列我很推薦,裡面對各個公主的看法很獨特,個人尤其喜歡對睡美人的解讀
看了樓主的發言,覺得樓主可能會喜歡

但是每個公主都偉光正,片裡女主男性親戚都想壓迫女主,男主必然是女主拯救的

這是近代了
元祖迪士尼公主是白雪公主,完全就是男主拯救女主的套路
其實整理一下歷代迪士尼公主,茉莉公主、睡美人都是屬於『男主拯救女主』的類型,愛麗兒是互相拯救(愛麗兒先救王子,王子再救公主,等於扯平)美女與野獸的貝爾是『女主拯救男主』的但是男性親戚也沒壓迫女主
男性親戚壓迫女主的我只想得到最近的冰雪奇緣
Moana雖然親戚都反對女主,但還是基於傳統保守的心態和對女主的擔心的,稱不上有多壓迫
迪斯尼公主們一出場就勇氣十足,正義感爆棚,童年的不幸帶來的心理陰影是不存在的, 男主必定是一見鐘情的。  我是不懂愛情啦,反正聞起來像是性慾。。。。配角,要麼無腦害女主,要麼無腦幫女主,這是什麼鬼。

在早期迪士尼公主裡這個問題其實沒那麼嚴重
比方說小美人魚,一出場的時候就是個『崇陸媚地』的人魚公主,因為是公主所以自然童年沒什麼不幸,還滿懷著對陸地世界的嚮往。因為本來就嚮往陸地,所以看到陸上的王子一見鍾情並滿心想要和王子結婚以後移民陸地,也是合情合理。因為是被父王疼愛的小公主,所以和勾心鬥角都無緣,所以被女巫暗算很正常。小比目魚是和女主從小玩到大的發小,塞巴斯丁是看著女主長大的管家,前者作為朋友當然會盡力幫女主,後者在劇中其實也是一邊囉嗦一邊擔心最後還是退讓這樣的『父母的弱點』型在幫(獅子王裡的沙祖和辛巴的關係其實也是類似,沙祖雖然囉嗦但還是很重視辛巴的)
再比方說美女與野獸。貝爾一出場根本沒有勇氣十足,會和野獸在一起起初也是因為爸爸被作為人質了。她本來就是一個自我為中心,一邊唱歌一邊把別人的店鋪弄亂也毫不內疚的屁孩,看到野獸不懂基本禮貌就忍不住開始說教而已。日久生情加上加斯頓實在很讓人討厭(對比之下自己教出來的野獸就好很多)才喜歡上野獸的,也不是什麼一見鍾情。配角的茶壺啊燭台啊根本不是在幫女主,是在幫野獸……而且因為幫野獸取得真愛可以幫助他們自己恢復人身所以當然要幫啊
到了近代樓主說的這個問題就有嚴重化的趨勢,但似乎還沒那麼嚴重
我不知道樓主說的『童年的不幸沒影響到陰影』是說哪位公主啦。Elsa明顯是影響到了有陰影了才會離家出走去造冰雪城堡的,長髮公主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童年有多不幸因為都是關在塔里養大的,Moana的童年其實也沒不幸到哪裡去
真的要說童年有不幸而且沒產生陰影的,我看白雪公主和灰姑娘比較像。但是灰姑娘的故事在她表現出陰影之前就結束了,白雪公主則是把家務事都推給森林裡的小動物做的碧池,就算被逼著做家務也沒真的不幸到哪裡去
勇氣爆棚是有這個傾向,但認真說,這都是近年的傾向了。近年幾個公主電影個個都是勇氣爆棚,除了長髮公主屬於無知者無畏類型以外,其他的我也覺得『哪來那麼多勇氣』……
人家一个做童话故事,给小孩子看的。你拿来和抗日剧比不合适吧。
我小的時候讀童話故事,是會去幻想那些森林、城堡、海洋、野獸的,但讀到結局會悶,因爲主角一定勝利,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而且故事中也會有很多不同的配角,例如精靈,神燈,小矮人。
我看抗日神劇,只會增添仇恨感+同情共軍,是雙生的情感,同情當年共軍必然變成愛現在的國,那仇恨呢,那就真的是赤裸裸的仇恨。
童話至少是無害的,有點陳詞濫調,也可能是我們都長大了看它的角度不同了;但抗日神劇,那是扭曲少年的心理的毒藥啊。
>>樓主看日本漫畫嗎?由貴香織里的路德維希系列我很推薦,裡面對各個公主的看法很獨特,個人尤其喜歡對睡美人...


阿这个可以有,虽然不是子供向
>>樓主看日本漫畫嗎?由貴香織里的路德維希系列我很推薦,裡面對各個公主的看法很獨特,個人尤其喜歡對睡美人...

”敢質疑獨立自主的新時代女性?是不是主角不是男的你們不滿意”
“干那屁事噢我只是覺得角色的成長有點蒼白......”
“父權沙豬!!!”
曾经的迪士尼是拍童话的,但如今除了一部恰烂钱的FROZEN《冰雪奇缘》之外,大部分皮克斯与迪士尼的作品都已经脱离了子供的限定范围了。
说大陆的译名《疯狂动物城》《超能陆战队》《头脑特工队》《玩具总动员4》《寻梦环游记》《二分之一的魔法》等。这些已经远远超过“公主”这一设定的束缚了,甚至我认为大多数孩童根本就不可能看得懂。
虽然这个梦幻的世界与城堡确实是靠很多童话的翻拍构筑而成,这在迪士尼乐园项目《晶彩奇航》里有说过,公主也确实是保守且稳定的恰烂钱方式。但近些年迪士尼明显在改变:注重普通生活中的抉择与感动,不再只专注于儿童。
而手撕鬼子纯属基于政治宣传目的下的骗补贴手段。你可以把样板戏和这些比,这是一个巨大且邪恶主人养着的产业。拜托,迪士尼还没有那么low。
>>曾经的迪士尼是拍童话的,但如今除了一部恰烂钱的FROZEN《冰雪奇缘》之外,大部分皮克斯与迪士尼的作...

其實貓兒歷險記、狐狸與獵狗那個年代的也比較有深度甚至只可能比你說的那些有深度了
別說小孩看不懂,不是說把教育意義用台詞說出來逼著小孩看才會讓人看得懂的,說好的一千個哈姆雷特呢?哦對了,獅子王也是迪斯尼的……
迪斯尼版羅賓漢我個人覺得是反賊都推薦看,not in Nottingham的地名改一下幾乎是我們的主題曲
咳咳,話題扯遠了
首先迪斯尼公主系列是一個有一定標準的系列,不是每個迪斯尼女角都能成為公主
你說的這些作品,zootopia、玩具總動員什麼的從一開始就不是公主系列
而且「不再只專注於兒童」這個你聲稱的改變方式不符合實際上迪斯尼的改變方式
曾經的迪斯尼可以有深度但不會把深度說出來
讓辛巴回去面對獅群的是他對群體的責任感,但他並沒有站在彭彭和丁滿面前做一番演講「我要回獅群」。獅子王我記得是98年還是99年
但到了21世紀,finding nemo還勉強沒直接說出口,frozen,zootopia都是直接開始指著角色和觀眾鼻子說教把關鍵詞直接點明了。這種手法稱得上脫離子供向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