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w Yorker - Hunter是誰,他是否會毀掉Joe Biden的總統競選

今天看到羅冠聰呼籲港人理性看待美國大選的發言,覺得頗感欣慰,是我發這個帖子的契機。

我很討厭政客競選的時候把對手dehumanize,這是令我不齒的競選策略。所以我今天選了這篇文章,還給品蔥用戶一個作為人的Hunter,他的視角的喜怒哀樂,當然也一定會加重著墨在他的爭議跟黑點。他又如何跟北京扯上關係。讓我們來揭開面紗徹底真實的八卦Hunter Biden一番。

看完之後,如果你了解郭文貴的事情,恐怕會更加理解郭為什麼這麼強力要替Trump競選。不過這個不重要。

--------------
前言當然先緩頰一番,畢竟跟Trump的八卦比起來,這就是小巫見大巫。

我看到很多中國人在Hunter Biden事件中最質疑的是為什麼主流媒體不報,在無法得到答案的時候,就無法避免的有傾向陰謀論的衝動。很少有八卦事件會是主流媒體嗅不到苗頭的。而對於Hunter Biden,他的歷史早就攤在陽光下,美國人如果關注政治恐怕不會不曉得。而最早確認那顆讓Joe Biden深陷所謂'通共'疑雲的葉簡明給Hunter的大鑽石,正是今天我要搬運的文章,日期是去年的7月1號,這篇文章是那期雜誌的重點文章,報導它的正是傳統左媒,紐約客,The New Yorker。

這幾天我看到Ted Cruz上Axois訪談說,攻擊Hunter無效。其實Cruz言輕了,不是無效,是爛透了,就跟他當初拿Melania大做文章一樣,Donald Trump的確有一批最死忠粉絲,怎樣都會選Trump,但死忠粉絲不夠贏選舉。Trump真正要爭取的能讓他當選的額外的選民的樣子又是怎樣的呢 - 傾向傳統建制派共和黨,中產,體面,受過良好教育,傾向保守價值,白人。以郊區白人中產婦女為例,她們最在乎的美國價值是什麼呢,當然是重視家庭的價值觀。而真正深挖Hunter故事的人就會發現,難怪Lindsay Graham前幾年在去Beau的葬禮的路上會哭,Biden家庭恐怕是走過傷痛後仍充滿愛的典範。

Joe Biden來自Delaware。美國的東北部的都市帶擠了有好多州,從Arlington的國家墓地開車前往曼哈頓車程不到4個鐘,但會穿過7個州/地區,而Delaware是在到達賓州最大城市費城前的一個很小很小的州。Joe Biden就住在該州最大城市Wilmington的郊區。

1972年,Joe的第一任妻子Neilia在一個聖誕節前夕開車載他們三個小孩去買聖誕樹,在一個十字路口,她的車跟一輛卡車撞上。Neilia跟他們的小女兒Naomi當場斃命。Beau全身骨折,Hunter嚴重腦震盪。當時Hunter2歲即將滿3歲。Beau只比他大一年。這個事故也導致Joe幾天後的宣誓就職典禮是在Wilmington醫院兄弟倆的病床旁邊進行的。

這個陰影,導致從此Joe擯棄了長途開車來往DC(蝦米,美國參議員沒有專職司機的嗎,當然沒可能啦,除非在DC有活動,或是大富豪,30歲左右的年輕議員平日裡去哪裡找司機。),DC離他家超過110英里(177公里)。他就每天搭火車來往,來回至少3個鐘頭。日子久了,DC的政客們就給他取了個外號叫Amtrak Joe,因為他每天搭的美國載客鐵路系統叫Amtrak。在08年當副總統前,他從來沒有搬到DC,30年如一日,來往DC跟Delaware,他大概累積了超過兩百萬英里的鐵路里程(三百七十萬公里)。

我在很多共和黨的政客們評論Biden的視頻裡發現,他們普遍非常欽佩這點,認為Joe為了跟他的小孩一起,不辭辛勞。(我的人性邪惡看過太多drama的一面認為這太扯淡,也許也是方便的藉口啊,Honey,我今晚回不去了,事務繁忙。但我理性善良的一面知道議員行程大部分都是公開的,議會辯論更是cable現場直播,要騙估計是困難的。)不管怎麼說,三十年,他的堅持多少說明了什麼。

Hunter最近的事件令人覺得無奈,我看到twitter評論,'so what's the new scandal here? hunter biden having sex?' 從Trump跟Biden的反應以及揭露這個故事輾轉了好幾個媒體最後紐約郵報願意爆email來看,可以知道Hunter的私人資料洩漏(被駭或者硬盤丟失,whatever)顯然是雙方陣營早已知道的事情。
再回看Biden在第一場總統辯論時面對Trump連環炮似的進攻Hunter,最終忍不住對Hunter喊話,那句I'm proud of you大概真的印證了Hunter說的,在種種家庭悲劇的背後,是Joe的愛維持了他對生活的希望。

Hunter固然是一個做錯諸多事情的名人的小孩,但他經歷的悲傷跟他狂放不羈的性格才真的造就了他這樣的人生。

====================================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9/07/08/will-hunter-biden-jeopardize-his-fathers-campaign

作者 Adam Entous

Hunter Biden会危害他父亲的竞选吗?
       - Joe Biden的儿子因其业务往来和动荡的个人生活而受到大眾檢視。

在当今的政治文化中,竞选总统的人可以在其故乡市政厅的台阶上或在“觀點”節目(ABC的節目)上宣布參選,但完整的了解他們需要看他們的書。 一些候选人的回忆录讲述了一个不起眼的开始和一路上克服障碍的故事。 一些描述对身份的搜索; 一些认真地制定了详细的政策议程。 几乎所有人都是无情的。 2017年,来自特拉华州的长期参议员乔·拜登(Joe Biden),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總統期間擔任副总统八年,现在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候选人。他在两年前发表了关于他46岁的兒子Beau去世的情況的不寻常回忆录。 描述了這場事故如何差點毀滅他,但最终使他的家人更加亲密。 他写道,Beau是“Joe Biden 2.0”,是一名退伍军人,检察官和有前途的政客,他有我的一切優點,但沒有我的缺點。

在2020年大選民主黨初選的最初几个月中,乔·拜登(Joe Biden)领先于许多党內对手,但他并非坚不可摧。 他高齡七十六岁,有时年齡会表现出来。 在捍卫自己的五十年公職生涯时,他经常有小踉蹌。 一些选民不会轻易忽略他对伊拉克战争的支持,他对安妮塔·希尔(Anita Hill)的待遇以及对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确认听证会的松散管理,他与女性過於亲切,近距离交谈的行为,或者他与种族隔离主义者議員的過於文明的工作关系。  甚至他的仰慕者也承认,他很容易在立法院中隨波逐流。 正如前白宫高级助手最近所说,经常被用來赎回選民的是“他对悲剧的反应以及从中汲取的教训。”

然而,Biden在“Promise Me, Dad: A Year of Hope, Hardship, and Purpose”中讲述的家庭故事很大程度上掩盖了一位拜登一生中的核心人物。 拜登写道:“我很确定Beau有一天会竞选总统,而且在他兄弟的帮助下,他可以获胜。” 现年49岁的Hunter Biden被描述为非常支持型的兒子和兄弟。 在演讲中,拜登很少谈论Hunter。 但是,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主流媒体以及各家右翼媒体都非常喜欢他,會近距離审视Hunter为银行,游说公司和对冲基金所做的工作,并审查了他在中国和乌克兰的商業來往。

毫无疑问,Hunter跟权力的近距離塑造了他的整個职业生涯,而且正如前助手告诉我的那样,“Hunter超级有料(Super rich terrain)” 但是唐纳德·J·特朗普和他的一些盟友渴望破坏拜登的候选人资格,并可能将注意力从自己的道德失误中转移出来,他们竭尽全力,没有证据就提倡拜登利用了他的办公室的職權保护了儿子的商業利益的可疑叙述。

同时,八卦页面抓住了亨特动荡的私人生活。 数十年来,他一直在酗酒和滥用药物方面挣扎; 他与第一任妻子凯瑟琳·布勒·拜登(Kathleen Buhle Biden)陷入苦澀的离婚; 之后,他与Beau的遺孀哈莉(Hallie)交往。 阿肯色州妇女伦登·亚历克西斯·罗伯茨(Lunden Alexis Roberts)最近起诉他要求抚养子女,声称Hunter是她孩子的父亲。 (Hunter否认与罗伯茨发生性关系。)

5月17日,即Hunter计划参加他父亲的一次在费城的Eakins Oval集会的前一天,Breitbart News发表了一个基于亚利桑那州Prescott的故事,该报告来自2016年的警方报告,称Hunter为可能的毒品犯罪的犯罪嫌疑人。

吉尔·拜登(Jill Biden)在集会上的舞台上介绍了她的丈夫。她说:“拜登一家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一如既往的以一個家庭的全體來做這件事。”Hunter的同父异母的妹妹Ashley坐在白色椅子上。Ashley的丈夫霍华德·克雷因(Howard Krein); Beau的孩子Natalie和Robert Hunter;Hunter的三个女儿,梅西,芬妮根和娜奥米;还有娜奥米的男友彼得。该行的最后一个座位空着,上面有一张纸,写着“已预留”。

在我与Hunter的早期对话中,他告诉我关于不能參加父亲集會的悲伤。他说:“從他的第一个竞选活动開始,當時我跟Beau就被裝在嬰兒篮帶去,Beau和我就一直在那儿。我们和他一起到处走。在每一个与他的政治生涯有关的重大事件和小事件中,我都在那里。我从未错过过我父亲的競選集会。在费城不能站在他旁边,对我来说是一件心碎的事情,這太令我痛苦了,也令他痛苦。爸爸说:“你要來。”妈妈说,“你要來。”但是會付出什麼代價?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出生于1970年,博(Beau)比他大一年零一天,他比他们的妹妹娜奥米(Naomi)大一年零九个月。 他的父亲當年27岁,并于当年11月赢得了新城堡县议会的第一次选举。 两年后,他在雄心勃勃的躍躍欲試中,决定竞选美国参议院议员。

Joe Biden保证,为了避免潜在的利益冲突,他绝不会拥有股票或债券。 无论他有什么钱,他都花在不定產上。 他的父亲约瑟夫·拜登(Joseph Biden,Sr.)在威明顿(Wilmington)管理着雪佛兰经销店,乔成長在与父母,三个兄弟姐妹,姨妈Gertie和两个叔叔一起居住的房子。 他试图为自己的家人也建立这种安排。 他喜欢历史悠久的房屋,并在威尔明顿以西约三十分钟的北星村(North Star)(什麼鬼翻譯北星村,好土)占地四英亩的土地上购买了一座建于1723年的殖民地時期風格的房子。 亨特说:“這個大房子是可以讓我们所有人(包括阿姨和叔叔)拥有一個特殊的東西。”

(附贈, Joe Biden所有房產清單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factcheck/2020/10/22/fact-check-joe-biden-owns-2-homes-pictured-viral-meme/3720570001/)

乔·拜登(Joe Biden)依靠家人来协助他的竞选活动。 他的姐姐瓦莱丽(Valerie)是他的竞选经理,曾在贵格会(Quaker)日制学校威尔明顿之友(Wilmington Friends)任教。 他的兄弟吉米(Jimmy)监督筹款活动; 最小的弗兰基(Frankie)帮助组织了志愿者。 当孩子还是婴儿时,拜登的妻子内利亚(Neilia)带着孩子参加社区聚会。1972年11月,拜登当选为参议员。

那年12月,拜登(Biden)在华盛顿为他的新办公室面試工作人员时,内莉亚(Neilia)带孩子们去了威尔明顿(Wilmington)去買圣诞树。 在十字路口,她的汽车与卡车相撞。 Neilia和Naomi几乎立即死亡。 博(Beau)骨折多處,而亨特(Hunter)头部严重受伤。 亨特经常说,他有生第一个记忆是在博旁边的医院的床上醒来,博转向他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1973年1月5日,拜登在儿子医院的病房中宣誓就职。

瓦莱丽(Valerie)和吉米(Jimmy)盡全力幫助男孩們康复,而拜登(Biden)担任参议员一职。 1975年,他卖掉了北星(North Star)的财产,一家人搬进了威明顿(Wilmington)的一所房屋,该房屋曾经是杜邦(du Pont)家族的成员所有。拜登从华盛顿返回后,经常穿上防护服,进入地下室,从管道上刮下石棉。他,亨特(Hunter)和博(Beau)植树并为房子粉刷。亨特告诉我,他的父亲会把他从三楼的窗户上倒掛下来,这样他才能用刷子刷到屋檐。(嗶嗶嗶,我要報警了啦,這是虐待小孩吧。)拜登的老朋友汤米·刘易斯(Tommy Lewis)成为参议院的助手之一,所以来了这么多人,所以给这房子起了绰号。'The Station' 亨特回忆说:“没有门上锁过。游泳池就是每个人的游泳池。”他说,他和博是“公共财产”。 “每个人都在撫養我们上出過力。” 1977年,乔·拜登与高中老师吉尔·雅各布斯(Jill Jacobs)结婚。 (Hunter称Jill为“Mum”,称尼利亚为“Mommy”。)

国会开会时,拜登经常带孩子们去华盛顿。在拜登办公室工作了7年的罗杰·哈里森回忆说,经常在员工会议期间他們倆中有一個坐在拜登的大腿上。如果他忙于参议院会议,另一位参议员将把亨特和博带到他的办公室闲逛。有时,为了娱乐,男孩们会漫步到参议院体育馆,坐在蒸气室的一角,偷听议员们的讲话。

Beau和Hunter非常非常亲近。 他们上了父亲的母校天主教高中Archmere Academy。 朋友們叫Beau,堅持規矩的人,治安官。 Hunter告诉我:“如果我们想跳下悬崖进入水坑(cliff jumping,就是在岸邊跳水啦),我会说,'我准备好了,來吧',Beau会说'等一下,等一下,我們得先确定水裡真的没有任何岩石。 Brian McGlinchey,一個兄弟倆一起上學的朋友說,Beau經常從頭腦出發,而Hunter則從心的角度做事。”在學校,在Hunter的帮助散发传单下,Beau被选为学生组织領袖。 家人和朋友都清楚,Beau会跟随父亲进政。 “爸爸知道那是Beau想要的,”Hunter说。

拜登在1987年卖掉了他房子佔地的部分土地,以帮助支付Beau前往宾夕法尼亚大学。那年,Hunter和Beau鼓励他们的父亲竞选总统,当他退出比赛时,他们被关于抄襲的指控壓垮了。 (他被指控學生時期大量抄袭了一篇法律评论文章,并模仿了英国工党领导人尼尔·金诺克(Neil Kinnock)的讲话。)此后不久,拜登带着儿子们去了宾夕法尼亚州大学一場美式足球比赛,一群起鬨者开始对抄襲丑闻大声叫囂。Hunter跳起脚来,挥拳,他的父亲和Beau不得不将他拉回去。

亨特(Hunter)于1988年就读于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為支付學費,Hunter和Beau都申請了學生貸款。亨特打零工,在活动中停车,卸下六十磅重的冷冻牛肉,以帮助他支付食宿。亨特大一学生宿舍的牧师特德·迪亚克(Ted Dziak)告诉我:“亨特总是在外面,为赚点钱做些什麼事。”

(Donald Trump團隊想塑造的Hunter在退伍前從沒工作是不實的)

1992年7月,获得主修歷史的学士学位后,Hunter在耶稣会志愿者在俄勒冈州波特兰的一座教堂做了一年的志願者。在此期间,他遇到了凯瑟琳·布勒(Kathleen Buhle),她的父母是芝加哥学校老师跟白襪隊售票員,他们开始约会三个月后,凯瑟琳怀孕了,两人于1993年7月结婚。

Beau上了锡拉丘兹法学院(Syracuse Law School),并开始考虑公職生涯。Hunter为自己设想了一个更加艺术的职业。他钦佩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和托比亚斯·沃尔夫(Tobias Wolff);他当时最喜欢的小说是查尔斯·布科夫斯基(Charles Bukowski)的首部作品《邮局》。一时兴起,他向锡拉丘兹大学(Carver和Wolff曾任教过)的创意写作计划申请并被接受。他曾考虑在锡拉库扎(Syracuse)获得法学士学位,但由于生了孩子,他决定直接上法学院。他被耶鲁大学拒绝,这是他的首选,然后就读于乔治敦法学院。 1993年12月,他的女儿内奥米(Naomi)出生。

在乔治敦(Georgetown)呆了一年后,亨特(Hunter)于1996年转到耶鲁大学(Yale Law)攻读学位,然后与凯瑟琳(Kathleen)和内奥米(Naomi)返回威尔明顿。乔·拜登(Joe Biden)正在参议院竞选连任,他任命亨特(Hunter)为竞选副经理。亨特在父亲竞选总部附近租了一间公寓,并在位于特拉华州的一家银行控股公司MBNA America担任律师工作,该公司是父亲竞选活动的最大捐助者之一。亨特那年26岁,年薪超过10万美元,并获得了签约奖金,他的收入几乎和他父亲一样多。 1998年1月,保守派记者兼专栏作家拜伦·约克(Byron York)在《美国观察家》(The American Spectator)中写道:“当然,有很多有影响力的父母的孩子最终都干得很好。但是拜登案令人不安。毕竟,这是一位参议员,多年来,他一直在反对他所说的金钱在政治中的腐败影响。

(我認為MBNA多少因為Joe Biden的關係開了高價,但Hunter是Yale的JD耶。題外話,Amy Garrett是有史以來最高法院第一位不是Yale或Harvard的JD)

亨特分享了父亲对旧房子的热爱。 1997年,他在威明顿(Wilmington)买了一座破旧不堪的庄园,其原始结构可追溯到革命战争之前。 先前的老板安娜·萨索(Anna Sasso)回忆说:“他们看起来像是完美的家庭。 实际上,他们是青少年。 他们是如此热情。” 那年,Beau开始在费城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担任联邦检察官,并搬來跟Hunter的家人同住,Beau住在三楼。 亨特负责房貸和大部分费用。 1998年9月,亨特和凯瑟琳生了第二个女儿Finnegan。 在周末,房子是朋友聚会的地方,其中包括一个名叫哈莉·奥利弗雷(Hallie Olivere)的当地女生,她的父母拥有干洗业务。 Beau和Hallie于2002年结婚。

当时已經成為MBNA执行副总裁的Hunter发现公司文化令人窒息。他回忆说:“如果你忘记戴MBNA翻领别针,有人会在大厅将你拦下来。” 1998年,他与华盛顿律师威廉·奥尔德克(William Oldaker)联系,该律师曾在1987年父亲的总统竞选活动中工作过,以寻求有关如何在克林顿政府工作的建议。奥尔德克致电商务部长威廉·戴利(William Daley),他也参与了拜登的竞选活动。戴维(Cherry Daley)是芝加哥五个任期的市长的儿子,他告诉我,由于他们在政治家庭中成长的共同经验,他对亨特很同情,并要求他的员工对他进行评估,看Hunter可否担任专门从事政治事务的政策主管的职位,負責新兴的互联网经济。亨特(Hunter)拿到了这份工作,然后以约两倍于他所买价的价格卖掉了特拉华州的房子,并将他的家人搬到了华盛顿特利镇附近的一处出租屋。亨特(Hunter)和凯瑟琳(Kathleen)将纳奥米(Naomi)和芬尼根(Finnegan)以及后来出生于2000年的麦西(Maisy)送到了华盛顿最独特,最昂贵的学校之一的西德威尔朋友学校(Sidwell Friends)。亨特的薪水几乎不太夠付房租,学费和家人的生活费用。亨特告诉我:“我总是過一天算一天,一張支票一張支票的生活。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一種掙扎,但它的確是高風險的高空走鋼絲似的行为。”

2000年末,在克林顿总统第二任期接近尾声时,亨特再次咨询了欧德克(Oldaker),對方正創始了进行游说业务的国家集团。欧德克(Oldaker)要求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Vincent Versage教亨特遊說資金的基础知识,这是一种说服立法者在立法中插入措辞的做法,使得立法将纳税人的资金引导到造福于说客客户的项目上。 2001年,拜登家族的老朋友罗伯特·斯科莫鲁查(Robert Skomorucha)在圣约瑟夫大学的政府与社区关系部门工作,他提议亨特为该大学一所贫困中学的学生招募志愿者项目遊說爭取資金。在费城,大学的校长蒂莫西·兰农(Timothy Lannon)向亨特提供了合同,他向我形容亨特“就像他的父亲:個性很好,非常投入,对事情和勤奋工作很用心”,并补充说,他有“一个很强的姓氏,确实幫助了我们的游说努力。”

(吐槽,廢話,人家基層政府一看是參議員的兒子,還有什麼好說的。。。不過世界一直是這樣的,這就叫系統性不公平。。。)

Versage告诉我,国家小组(National Group)有严格的规定:“亨特(Hunter)没做任何涉及他父亲的事情,也沒在做任何事情上得到過他父亲的幫助。” Oldaker建议Hunter将其客户限制在耶稣会大学中。 “他没有做麦克唐纳·道格拉斯之类的事情,”奥尔德克告诉我。尽管如此,亨特的名字还是经常出现在报纸上,谴责说客和议员之间的亲密关系。一個內部的非正式的安排有建立:拜登不会向亨特询问他的游说客户,而亨特也不会告诉他的父亲。亨特告诉我:“这不像我们所有人坐下来就此达成一致。它是很自然而然的。”

奥尔德克(Oldaker)的办公室就在孟买俱乐部(Bombay Club)对面,这家印度餐馆在政策制定者,说客,外交官和新闻工作者中颇受欢迎。 那里的休息室变成了亨特,Versage及其同事的下班后聚会场所。 前总经理Irfan Ozarslan说,他“每周至少三四次在门口向Hunter致意。” 当时的调酒师诺曼(Norman)告诉我,他将會把一支香烟放在座位等亨特就座。

乔·拜登(Joe Biden)在酗酒的亲戚中长大,年轻时就决定不喝酒。亨特(Hunter)向我坦率地讲述了他与上瘾有关的斗争,他从小就开始在社交场合饮酒。 90年代初,当他在乔治敦(Georgetown)读书时,他吸了万宝路(Marlboro Red)香烟,并偶尔使用可卡因。有一次,他想买可卡因,賣家給了他一塊霹雳可卡因,但他不确定如何吸食这种药物。 “我没有煙斗,”(stem)亨特说。 “也没有管。”(pipe) 一時興起,他把霹靂可卡因塞进了香烟,然后抽了烟。他说:“这没有太大感覺。”

2001年,亨特,凯瑟琳(Kathleen)和他们的孩子们搬回了威明顿(Wilmington),与拜登(Biden)的其他家庭成員更加亲密,亨特像他父亲一样,乘坐Amtrak往返华盛顿。有时他错过了最后一班火车,并留在了陆军和海军俱乐部的出租房里。他说:“当我要决定自己再喝一杯還是上火车时,我知道自己有问题。” 2003年,凯瑟琳和女孩回到华盛顿。亨特回忆说,凯瑟琳告诉他要清醒,从三十天不喝酒开始。他说:“我三十天都沒喝酒,但是在三十一天时,我会马上重新酗酒。”那年9月,他在出差中查了康复中心,不久就进入Antigua一家康復中心呆了一个月。回国后的第二天,Beau陪他参加了在Dupont Circle举行的第一次戒酒匿名会议(AA Meeting)。(Dupont Circle是DC的一個街區)

到了2000年中,越来越多的立法者批评指定用途是浪费纳税人的钱,是对特殊利益的恩赐。亨特担心自己作為游说者的未来,2006年,他在富裕的社区购买了一套价值160万美元的房屋,财务上的担忧增加了。他當時没有积蓄可以支付首付,他就按购买价的百分之一百一十进行了抵押。
(這位大叔真是活在當下不擔心金錢的富二代最佳代表。。沒有首付也買房= =,08年前美國的銀行也很可以。)

2006年,亨特和叔叔吉米·拜登(Jimmy Biden)与另一位合伙人达成了一项价值一千一百万美元的交易,收购了对冲基金集团Paradigm,该公司声称管理着15亿美元的资产。亨特说这笔交易听起来“超级有吸引力”,但是在他和吉米得知公司的价值低于他们的想象,并且与他们一起工作的律师是被判有罪的重罪犯之后,交易破裂了。亨特和吉米一起继续购买公司的股份,估计他们在最初的合资企业中至少损失了130万美元,亨特形容这是“悲喜剧”。为了帮助偿还已经提出资金以启动交易的律师事务所,亨特从奥尔德克(Oldaker)共同创立的华盛顿第一银行(Washington First Bank)那里获得了价值一百万美元的房屋抵押票据。 2007年1月5日,即拜登宣布竞选总统的决定的前两天,亨特和吉米被其前商業搭档在纽约起诉。诉讼解决了,但引起了头条新闻。

在2008年1月,爱荷华州民主党总统初选前夕,亨特从DC驱车前往Des Moines,与父亲竞选。 “我就像他的安全毯,(security balnket, 就是很多人說睡覺一定要有才安心的有歷史歲月的毯子)”亨特说。 “我不是去告诉员工该怎么办。我不在那里發號施令,我跟所有人握手。然后我可以告诉他闭上双眼。我可以对他说些其他人不能说的话。拜登在爱荷华州的表现不佳,很快就退出了比赛。 2008年8月23日,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公开宣布拜登为竞选伙伴。他赞扬博(Beau),他最近成为特拉华州的司法部长,并准备与其国民警卫队一起部署到伊拉克。

Hunter听到,在初选期间,一些奥巴马的顾问跟记者抱怨了他的遊說工作。 Hunter说,奥巴马竞选活动的成员没有告诉他结束游说的工作,但他知道這“写在墙上”。 Hunter告诉他的游说客户,他将不再代表他们,并辞去了美国铁路公司(Amtrak)的董事局席位,Hunter說,這個席位是參議院民主黨領袖Harry Reid替他爭取來的。Hunter告诉我:“我希望父亲能有一个干净的状态。我不想以任何方式限制他。”

2008年9月,亨特在他的母亲长大的纽约州成立了一家精品咨询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以手指湖中最大的手指湖命名。亨特在与潜在客户的推销会议上说,他可以帮助中小型公司向美国和其他国家/地区扩展市场。 2009年6月,在乔·拜登(Joe Biden)担任副总裁五个月之后,亨特与食品公司Heinz的继承人,参议员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克里斯托弗·亨氏(Christopher Heinz),以及德文·阿彻(Devon Archer),前Abercrombie&Fitch模特,曾在亚洲花旗银行(Citibank)从事金融职业,并在耶鲁大学与亨氏(Heinz)成为朋友。共同创立了第二家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亨氏和阿彻已经拥有一个名为Rosemont Capital的私募股权基金。)亨氏相信亨特会引開公众审查以及對錢權人士商业交易的厌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亨氏不太愿意冒险,逐漸淡出,但亨特和阿彻就抓住了更多的機會。

2012年,Archer和Hunter与经营中国私募股权基金Bohai Capital的Jonathan Li谈了谈成为一家新公司的合伙人的事情,该公司将把中国资本以及可能来自其他国家的资本投资到中国以外的公司。 2013年6月,Li,Archer和其他业务伙伴签署了创建该基金的谅解备忘录,并将其命名为BHR Partners,并在11月签署了与该交易有关的合同。亨特成为BHR董事会的无薪成员,但直到他父亲离开白宫后才获得BHR Partners的股权。

2013年12月,拜登副总统飞往北京,会见习近平。拜登经常邀请一位他的孙子孫女陪同他出国旅行,并邀请Finnegan来参加这一旅程。亨特告诉父亲,他想加入他们的行列。据驻北京的BHR代表说,亨特在12月4日抵达北京后不久,帮助安排李在美国代表团入住的酒店大堂与父亲握手。后来,亨特和李将双方称为社交会议。亨特告诉我,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对此担心。 “我飛過半個世界去北京,不跟他们喝杯咖啡?”他说。

亨特与李的会晤及其与BHR的关系当时很少引起关注,但拜登的一些顾问担心,亨特在父亲访问期间与一位商业伙伴会面会导致该副总统受到批评。这位前白宫高级助手告诉我,亨特的举动引起了人们的疑问,即他是否“利用访问权谋取利益,这在這屆白宫中是没有發生過的”。觀感真的很重要,即使一切罪惡的都没有发生,也顯得非常接近。”当我问拜登工作人员是否与副总统讨论他们的担忧时,其中几人说,他们太胆怯了。一位前顾问告诉我:“为他工作的每个人都被罵過。”其他人则说,他们怕伤害他的感情所以持谨慎态度。一位商业伙伴告诉我,拜登在討論其家人的交谈中都表現極其忧郁,对我来说,这比有人罵我更痛苦。就像你傷害了他一样。我一直担心,我真的会触碰他非常脆弱的部分。”

对于另一项风险投资,阿切尔(Archer)前往基辅(Kiev)向投资者推介他管理的房地产基金罗斯蒙特房地产(Rosemont Realty)。在那儿,他会见了乌克兰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之一Burisma的联合创始人Mykola Zlochevsky。兹洛切夫斯基曾在亲俄罗斯政府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任生态部长。在2013年和2014年初公开抗议后,乌克兰议会投票决定罢免亚努科维奇,并要求将其逮捕。在新的乌克兰政府领导下,在奥巴马政府的鼓励下,基辅当局对兹洛切夫斯基是否利用其内阁职位颁发了有利于布利米察的勘探许可证进行了调查。 (调查的状态尚不清楚,但尚未公开披露任何犯罪活动的证据。无法联系到兹洛切夫斯基以发表评论,而布里米萨没有回应。)在相关调查中,该调查由于缺乏调查而最终被停止。有证据显示,英国当局暂时冻结了与兹洛切夫斯基有关的英国银行帐户。

2014年初,兹洛切夫斯基(Zlochevsky)寻求组建一个备受瞩目的国际委员会来监督Burisma,并告诉准成员他希望该公司采用西方的透明度标准。他招募的董事会成员中有波兰前总统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AleksanderKwaśniewski),他是一位热心的改革家。 2014年初,在兹洛切夫斯基的建议下,夸瓦涅涅夫斯基在华沙会见了阿切尔,并鼓励他加入Burisma董事会,认为该公司对乌克兰脱离俄罗斯的独立至关重要。阿切尔同意了。

当Archer告诉Hunter董事会需要有关如何改善公司的公司治理的建议时,Hunter推荐了Boies Schiller Flexner律师事务所,他是该事务所的“顾问”。该公司引入了调查机构Nardello&Co.来评估Burisma的腐败历史。亨特于2014年4月加入阿彻加入Burisma董事会。三个月后,纳尔德洛在致Boies Schiller的报告草稿中表示,“目前尚无法确定任何有关政府目前对Zlochevsky或Burisma的任何调查的信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兹洛切夫斯基可能“容易受到调查,以调查金融犯罪”和“滥用职权”。

拜登副总统在监督美国对乌克兰政策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并率先呼吁基辅打击猖狂的腐败。 2014年5月13日,新闻报道了Hunter在Burisma董事会的角色后,国务院发言人Jen Psaki表示,国务院并不担心利益冲突,因为Hunter是“私人公民”。Hunter告诉Burisma的管理层和其他董事会成员,他不会参与与美国政府或其父亲有关的任何事务。夸瓦涅夫斯基告诉我:“我们从未讨论过副总统如何帮助我们。坦白地说,我们不需要这种帮助。”

奥巴马政府和国务院的几位前官员坚持认为,亨特在Burisma的角色对他父亲在乌克兰的政策没有影响,但他说,尽管如此,亨特不应该担任董事会主席。就像前白宫高级助手所说的那样,人们有一种感觉:“亨特过分放松,有可能破坏他父亲的形象跟訊息。”这位助手还说,亨特应该认识到至少他的一些外国商业伙伴有与他合作的动机,因为他们希望“能够说出他们与拜登有联系”。一位前商业伙伴说:“在現今这种程度的政治上,就算是看起來的利益冲突也應該足以阻止任何人这样做。”
(但是,Hunter天性就不是這樣啊,真是性格決定命運。)

2015年12月,当乔·拜登(Joe Biden)准备返回乌克兰时,他的助手们为重新审查Hunter与Burisma的关系做好了准备。奥巴马政府能源政策特使阿莫斯·霍希斯坦(Amos Hochstein)向拜登(Biden)提出了此事,但并没有建议亨特(Hunter)离开董事会。正如Hunter回忆的那样,他的父亲仅与他讨论过Burisma一次:“爸爸说,‘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我说‘我知道啊。’”

亨特對作为副总统的儿子有些不自在。 他要求特勤局停止部署代理来跟他,这一请求最终被批准。 当他感到奥巴马及其顾问对父亲的尊重不够时,他也感到生气。 2012年,拜登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媒体见面会”(Meet the Press)上回答了有关同性婚姻的问题,他说,他对所有享有情侶可以享有完全相同的权利完全的支持”。 奥巴马尚未公开采取类似立场,拜登的声明使一些白宫官员感到不安。 亨特(Hunter)认为,奥巴马和他的顾问应该承认他父亲的良好政治直觉。

(也是沒錯,因為沒幾年同性婚姻就合法了,Joe不愧是幾十年來永遠跟著時代改變想法卻永遠屬於那個年代的moderate)

亨特说,他限制了与拜登的白宫同事的社交互动,因为他不想处于“我与总统或他的一位助手打高尔夫球,然後看着我的电话,看到一个标题的寫著总统開了一個Biden的玩笑。”凯瑟琳对白宫有不同的看法。他们的女儿Maisy与奥巴马的小女儿Sasha在Sidwell Friends中一同上课。两个女孩变得很亲密,凯瑟琳和米歇尔·奥巴马成为朋友,几乎每天都参加Soul Cycle和Solidcore健身课程。一些晚上,他们出去吃晚饭或在白宫喝酒。凯瑟琳与米歇尔,共同的朋友和他们的女儿一起度假。

亨特将自己视为拜登家族的养家人。他甚至还清了Beau在法学院的债务。但是他经常希望,像他的父亲和兄弟一样,他可以为社会做出更多贡献。通过他的生意,他结识了一位名叫格雷格·基利的澳大利亚裔美国人前军事情报官,他以关于他在澳大利亚皇家海军中的职业经历的故事吸引了他。吉利(Keeley)于四十岁移居美国后,获得了年龄豁免权,加入美国海军担任预备役。 2011年9月11日,他和他的部队成员在阿富汗南部的美国军事基地执行预备役时,观看了拜登在五角大楼就9/11袭击事件发表的演讲。演讲结束后,基里(Keeley)向亨特(Hunter)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该部门的成员认为副总统的信息“說的完全正確”。亨特把纸条交给了父亲,父亲给基里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它说:“保持謙卑,你們是历史上最优秀的战士。”

基里(Keeley)帮助说服了亨特(Hunter),现在加入海军预备队还为时不晚。他告诉我:“我要传达给他的信息是:如果您感到服务的呼吁(我受到鼓励),那么您的职级和职等并不重要,这是您在为自己的国家服务。亨特深信这一信息,并付诸行动。”在基里(Keeley)的推荐信中,亨特(Hunter)申请了年龄豁免,这是海军批准的。该服务部门对毒品和酒精的滥用采取零容忍政策,并指出将向所有新兵提出“关于先前使用毒品和酒精的问题”。亨特透露自己“过去曾使用过毒品”,但表示自己现在已经清醒了,海军再次给予他豁免。

经过七年的清醒,亨特在2010年11月经历了第一次酒癮复发,当时他在一次飞往马德里的商务旅行中喝了三杯血腥玛丽。他继续秘密喝酒几个月,然后跟Beau坦白,回到了戒酒中心。他的酒癮于2013年初再次复发,當時带状疱疹发作后,他被开了止痛药。处方藥用完后,他就依靠喝酒。

2013年5月7日,他被分配到诺福克海军基地的预备役部队。 他曾希望在海军情报部门工作,但后来在公共事务部门找到了工作。 在白宫举行的一次小型私人仪式上,亨特在父亲主持下宣誓就职。 该月下旬,即亨特在预备役第一个周末的前一天晚上,他在距离白宫只有几个街区的酒吧停了下来。 亨特说,在外面,他从两个自稱是南非來的男人身上要了一支香烟。 当他开车去诺福克时,他感到“異常興奮”,然后“精疲力竭”。 他告诉我他给博打了电话,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博(Beau)从特拉华州(Delaware)驱车在海军基地附近的一家酒店与亨特(Hunter)会面。 他说:“他幫我整理乾淨,并開車送我进了基地。” 在第一天,亨特就采集了尿液样本进行藥癮测试。

(我比較不太相信這兩個南非人的故事,也許是真的,但毒品恐怕不是那一次的個例。)

几个月后,亨特收到一封信,说他的尿液分析已在他的尿液中检测到可卡因。根据海军规定,药物测试阳性通常会触发退伍令。亨特在给海军预备队的信中说,他不知道这种毒品是如何进入他的系统的,并暗示他在酒吧外吸烟的香烟可能带有可卡因。亨特给Beau打了电话,他联系了曾在美国费城律师事务所与博合作过的前海军律师汤姆加拉格尔(Tom Gallagher)。 Gallagher同意代表Hunter,但很明显,考虑到Hunter吸毒的历史,上诉小组不太可能相信他非自愿摄入可卡因的故事,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将需要闭门听证和作证。目击者,增加了向新闻界泄露的可能性。亨特决定不上诉。海军记录显示,Hunter的解职于2014年2月18日生效。

亨特没有告诉他除父亲和兄弟以外的任何人其退伍的原因,他试图控制饮酒。 2014年7月,他去了蒂华纳(Tijuana)的一家诊所,该诊所使用伊博加因(ibogaine)提供治疗,伊博加因是一种源自西非灌木的根部的精神活性生物碱,在美国是非法的。然后,亨特开车去亚利桑那州的弗拉格斯塔夫,在那里他与吠陀冥想的练习者汤姆·诺尔斯会面,他说他建议亨特每天冥想两次,以帮助“保持对酒精的渴望”。诺尔斯说,亨特称他为“好人”。诺尔斯说,他“几乎很干净”。 “但是,老实说,有Dry drunk之类的事情。我可以看到他处于非常脆弱的處境。”诺尔斯说,亨特向他讲述了他在多大程度上依赖Beau的支持,并坦言“由于失去對酒精依賴的控制,他把與生活中另一个伟大,深厚的伴侣,妻子的关系殘酷的毀壞了。”

那个秋天,亨特去了加利福尼亚的Big Sur,参加了埃萨伦学院的十二步瑜伽静修课。在该周末结束时,《华尔街日报》的一位记者联系了副总统办公室,以征求有关亨特被海军遣散的评论。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当亨特在《华尔街日报》的首页上看到这个故事时,他正在等待回家的航班。 “我伤透了心,”他说。

2013年夏天,Hunter,Beau及其家人一起在密歇根湖度假。在旅途中,Beau突然沒有知覺,被送往医院。他在2010年5月經歷了一次健康恐慌,当时他从伊拉克回来六个月后中风。他似乎恢复得很快,并继续担任特拉华州的总检察长,但他努力地想起某些单词時會吃力,有时还谈论在没有音乐的情况下听到音乐。

Beau入院后不久,医生就在他的大脑中发现了肿块。它是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一种脑肿瘤。接受类似诊断的患者的寿命往往不超过两年。Beau接受放射治疗后,他的运动和言语能力开始下降。在2015年春季,他接受了一项实验程序,在该程序中,将工程製造的病毒直接注入肿瘤中,但未成功。 5月下旬,医生取下了Beau的气管造口管,告诉家人他可能会在几个小时内死亡。Beau在家人的包围下,独自呼吸了将近一天半後才死亡。

2015年6月6日,成千上万的人们在威尔明顿的帕多瓦教堂的圣安东尼教堂举行的仪式上表示敬意。第二天,奥巴马总统,阿什利·拜登和担心公开演讲的亨特都发表了悼词。回到华盛顿的途中,亨特因在葬礼上对他及其家人的大力支持而感动,告诉凯瑟琳他正在考虑竞选公职。她指出,他最近才在可卡因檢測呈阳性后被海军退役。剩下的旅程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Kathleen拒绝对此文章发表评论。)

在夫妻諮商中,亨特和凯瑟琳达成了一项协议:如果亨特再次开始饮酒,他将不得不搬出家。在他们結婚二十二周年的第二天,亨特离开了諮商後,喝了一瓶伏特加,然后搬了出去。该月下旬,Burisma联合创始人兹洛切夫斯基(Zlochevsky)邀请他去挪威钓鱼。亨特带著梅西和Beau的九岁儿子罗伯特(Robert)同行。亨特说,旅程中每天晚上,他和他的同事们在睡觉前都喝了一小杯酒。凯瑟琳发现後很生气。亨特开始向走的越来越近的哈莉Hallie倾诉。

亨特说,在2015年7月,“我试图向凯瑟琳展示:我想回来。”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查尔斯·奥布赖恩成瘾治疗中心接受门诊治疗,在那里他被开了两种药物,一种可以减轻他喝酒的慾望,另一种可以使他喝酒时感到恶心。然后,他参加了Caron治疗中心的高管住院计划,并使用了笔名Hunter Smith。回到华盛顿后,他开始执行一项程序,要求他携带带有内置摄像头的呼吸分析仪。

那个夏天,Ashley Madison,一個使用了“生命短暂,出軌吧”作為口号的已婚人士的约会服务,披露黑客駭入了他們的用户数据庫。 8月下旬,Breitbart报告说,它在泄露的文件中找到了“ Robert Biden”的个人资料。亨特否认这个頁面是他的,但是凯瑟琳对这个故事深感尴尬。两个月后,亨特和凯瑟琳同意正式分居。 2015年10月21日,乔·拜登(Joe Biden)出现在白宫玫瑰花园中,由吉尔(Jill)和奥巴马(Obama)侧翼,并宣布他不會于2016年竞选总统,谈论家庭从Beau的死中需要更多恢复过来的时间。

直到12月中旬,亨特每天都练习瑜伽。瑜伽工作室的一位老师告诉我:“我认为我从未见过像他这样努力地尝试治疗的人。”当亨特停止上课时,老师去了洛根圆环附近的公寓,敲了敲门。亨特告诉我,他假装不在家。他说,连续几个星期,他离开公寓只是为了在Logan Circle Liquor购买一瓶Smirnoff伏特加酒。一天几次,他的父亲给他打来电话,亨特向他保证他沒事。最终,拜登突然出现在公寓里。亨特说父亲告诉他:“我需要你。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2016年2月,亨特回到埃萨伦学院,然后在太浩湖独自滑雪一周。当他回到华盛顿时,他参加了又一个成瘾治疗计划,该计划由科尔马克门诊康复中心负责。在前往科尔马克的路上,他路过几个无家可归的人,包括一名中年妇女,別人叫她Bicycles,因為她去哪裡都帶著她的腳踏車。后来,每当亨特在他的公寓附近看到Bicycles时,他都会给她一张二十美元的钞票,给他买一包万宝路,并告诉她保留零钱。亨特说,在一个下雨的夜晚,他讓Bicycle住在他的备用卧室,她一住住了几个月。

2016年,Hunter为五六个主要客户提供咨询。每年一次或两次,他参加了在欧洲举行的Burisma董事会会议和能源论坛。他说,2016年6月,在蒙特卡洛开会时,他去了一家旅馆的夜店,在洗手間從一个陌生人手裡拿了可卡因。他告诉他在Kolmac的顾问他的毒癮的复发,但出于对结果可能会不利于他并出現在報紙八卦版面的担忧,他拒绝接受药物测试。当科尔马克的工作人员坚持要求他接受測試时,他决定退出该计划。

八月份,亨特和哈莉带着哈莉的孩子们去了汉普顿。他们回来后不断发短信,亨特开始在特拉华州哈利的家过夜,一起看电视到很晚。亨特回忆说:“我们分享非常具体的悲伤。我开始认为哈莉是我生命中唯一了解自己失去了什麼的人。”

那个秋天,亨特计划去亚利桑那州塞多纳的Grace Grove Lifestyle Center。在前往凤凰城的转机之前,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进行中转期间,他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酒吧,意识到他把钱包忘在了飞机上。錢包之前是Beau的,仍然放著Beau的总检察长身份徽章,以及亨特的驾驶执照,没有它他就不能登机。Hunter用他口袋里的信用卡,住進了Marina del Rey的一家旅馆,在那里他等着航空公司归还钱包。

亨特没有去Grace Grove,而是在洛杉矶呆了大约一个星期。他说,他“需要一种忘记的方式”,并且,他抵达洛杉矶后不久,便在潘兴广场(Pershing Square)找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在哪儿可以买到爆裂可卡因。亨特说,这名男子把他带到附近的一个无家可归者营地,在那里,在帐篷之间的狭窄通道中,有人用枪指着他的头,然后意识到他是买家。那个星期他後來几次回去买更多的可卡因。

一天晚上,在好莱坞大道的一家夜店外,亨特和另一名男子发生了争执,一群保镖介入。其中一名保镖的朋友是一名萨摩亚人,绰号为Baby Down,他同情Hunter,開車載他到Mel's得來速買了食物,并到他的旅馆取回私人物品。 10月26日凌晨,Baby Down将Hunter送到洛杉矶国际机场Hertz租車处。

亨特说,在那個時候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 在棕榈泉(Palm Springs)旁的州际10号州际公路上向东行驶,他失去了对汽车的控制,汽车跳到了中间位置,在西行侧的肩膀上滑到了停靠点。 他打电话给赫兹(Hertz),后者来收集损坏的汽车并给了他一輛新車。 亨特回忆说,后来,在一条山路急转弯处,一只大谷仓猫头鹰飞过汽车的引擎盖,然后似乎跟着他,掉在大灯前。 他说他不知道猫头鹰是真实的还是幻觉的。 10月28日晚上,Hunter在亚利桑那州普雷斯科特市Hertz還了租車,格蕾丝·格罗夫(Grace Grove)派了一辆货车将他接上。

在普雷斯科特(Prescott)的赫兹(Hertz)办公室工作的扎卡里·罗姆佛(Zachary Romfo)告诉我,他在车上发现一根抽可卡因的管子,在一个控制台上发现了一条白粉残留物。Beau Biden的总检察长徽章在仪表板上。赫兹打电话给普雷斯科特(Prescott)警察局,那里的官员提起了“麻醉品犯罪”报告,列出了从汽车中扣押的物品,包括装有“白色粉末状物质”的塑料袋,特勤局名片,信用卡和Hunter的駕駛证件。后来,根据警方的报告,特勤局特工通知普雷斯科特警方,亨特“是安全的”。随后的测试结果表明,玻璃管中含有可卡因残留物,但调查人员没有在其上发现任何指纹。县和市的检察官拒绝对亨特提起诉讼,理由是缺乏证据证明他曾使用过该烟斗。普雷斯科特(Prescott)的城市律师乔恩·帕拉迪尼(Jon Paladini)告诉我,他不知道华盛顿官员有任何要求将对亨特进行调查的请求。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共和黨的地区。我认为,如果有人提出要求,政治上的支持不一定会奏效。”

在格蕾丝·格罗夫(Grace Grove)呆了一周后,亨特住進了一家名为Mii Amo的度假水疗中心,并叫哈莉(Hallie),后者与他会面。亨特说,在她逗留期间,他们决定交往。当他们回到特拉华州时,他们试图保密他们的关系,但未成功。

2016年12月9日,凯瑟琳(Kathleen)申请离婚,2017年2月23日,她在华盛顿特区高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冻结亨特的资产,指控他“过分地为自己的利益花钱给家庭造成了财务问题(包括毒品,酒精,妓女,脱衣舞俱乐部和与他有性关系的女性的礼物),而家人却没有任何资金支付正常生活的账单。”该动议连同亨特和哈莉约会的消息泄露给《纽约邮报》。

凯瑟琳告诉朋友,她感到拜登一家排斥她。亨特否认雇用妓女,并说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去过脱衣舞俱乐部了。但是,他说,故事发表的那天晚上,“我直接去了一家脱衣舞俱乐部。我说,‘操他们。’”

拜登第一次听说兩人交往是在郵報要求他的办公室发表评论时。亨特发表声明说,他和哈莉“在如此艰难的时刻找到了我们彼此之间的爱与支持,这真是太幸运了。”亨特告诉我,他也呼吁父亲发表声明:“我说,‘爸爸,爸爸,你必须这样做。’他说,‘Hunter,我不知道是否应该這樣做。但你既然要求那我就會做”我说,“爸爸,如果人们发现了,但他们认为您不認同這個關係,这會讓它看起來是错误的。孩子们必须知道,爸爸,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是一個能夠這樣告訴他們的人。’拜登告诉《紐約邮报》:“我们都感到很幸运,在經歷了這種悲傷後亨特和哈莉彼此走到了一起。他们得到了我和Jill的全面支持,我们为他们感到高兴。” 《邮报》以“Beau Biden的遺孀与已婚的兄弟有染”为标题发表了這篇報導。

八月份,亨特在马里兰州安那波利斯租了一间房子,他,哈莉和她的两个孩子希望有一些隐私,但几个月后,他们分手了。亨特说:“我们得到的就是每时每刻都被所有人拒绝。” “这真的很难。而且我意识到我的存在對任何人都沒有幫助。” (哈利拒绝置评)2018年初,他移居洛杉矶。他说,这个想法是想要“完全消失”。

亨特说,在离婚诉讼中,他提出给凯瑟琳“一切”,包括每月支付三万七千美元,以支付十年的贍養费,学费和育儿费用。亨特告诉我,他每个月的生活费约为四千美元。這當然不穷,但这是一個调整。有时,他的信用卡會無法刷。

凯瑟琳(Kathleen)的一项议案提到了亨特(Hunter)拥有的“一块大钻石”。该议案似乎暗示这是亨特的“个人放纵奢華亂買的行為”之一。当我问他这个问题时,他告诉我说這是中国能源大亨叶簡明给他的钻石。叶正试图在华盛顿与知名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建立联系,他在离婚过程中遇到。亨特告诉我,有两位同事陪同他参加了他在迈阿密与叶的第一次见面,他们给了叶一瓶驚喜的价值数千美元的珍贵古董苏格兰威士忌。

(威士忌換鑽石,喂,這。。。)

亨特是美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 USA)的董事会成员,该非营利组织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支持,他曾希望叶能大笔捐款。那天晚上的晚餐上,他们讨论了捐赠,然后谈话变成了商机。亨特表示愿意利用他的联系人来帮助叶的公司CEFC中国能源在美国的液化天然气项目中寻找投资机会。晚饭后,叶带着一张卡片将2.8克拉的钻石寄到了亨特的酒店房间,感谢他的见面。亨特说:“我就像,哦,我的上帝。” (在凯瑟琳的法院动议中,钻石的价值估计为八万美元。亨特说,他认为钻石的价值接近一万美元。)当我问他是否以为钻石是为了行贿的,他说不:他们会为我贿赂什么?我父亲不在办公室。”亨特说,他把钻石交给了他的同事,但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 “我知道接受它不是一个好主意。我只是觉得这有點怪,”他说。

亨特开始与CEFC谈判一项交易,该协议将向路易斯安那州猴子岛的液化天然气项目投资4000万美元,他说,该项目预计将创造数千个就业机会。他对我说:“我为此感到骄傲,超出了您的想象。” 2017年夏天,叶与亨特交谈,谈到他担心美国执法机构正在调查他的一名同伙何志平(Patrick Ho)。亨特有时会担任私人律师,他同意代表何志平,,并试图弄清楚何志平在美国是否面临法律危险。拿一年的11月,就在Hunter跟葉達成了Monkey Island的協議後,美國官方在機場逮捕了何,何之後因為動用数百万美元數年的计划贿赂乍得和乌干达的高级政府官员,以换取CEFC的商业利益而被判处三年徒刑。 2018年2月,叶被中国当局拘留,据说是反腐败调查的一部分,与亨特的交易失败了。亨特说,他根本不认为叶是“阴暗的角色”,并将结果描述为“运气不好”。

(Hunter真是天真,簡直不如最菜鳥的品蔥用戶。)

乔·拜登(Joe Biden)當然不是第一个因家庭成员的生意往来受到审查的政治人物。 1973年,在《水门事件》调查期间,《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窃听了其兄弟唐纳德(Donald)的电话至少一年,因为他担心唐纳德的“各种金融活动可能使尼克松政府陷入尴尬。” 七十年代后期,F.B.I。 在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弟弟比利(Billy)領取了利比亚政府的薪水后,对其进行了调查。 拜登(Biden)也是一員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对此事发表了一份詳細的报道,比利说:“他不需要华盛顿的任何人告诉他如何开展私人业务。” 卡特说,他曾试图使比利不去利比亚,并讓他不在报纸上出現至少幾週,但都没有成功。

拜登的方法是在很大程度上忽略Hunter的行為。这可能暂时使拜登能够如实告知记者,他的决定不受亨特的影响。但是,正如倡导组织公共公民组织总裁罗伯特·魏斯曼(Robert Weissman)所说:“很难避免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亨特的外国雇主和合伙人正在寻求通过不正当影响力或寻求与他的联系来利用Hunter与Joe的关系。 。”

很显然,亨特和拜登数十年来不讨论商业事务的决定使父亲和儿子都遭受了攻击。 (拜登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去年三月,保守派研究员,布雷特巴特高级杂志总编Peter Schweizer发表了“秘密帝国:美国政治阶层如何掩盖腐败并丰富家庭和朋友” 。” Schweizer以“克林顿现金:有关外国政府和企业如何以及为什么帮助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里奇的不为人知的故事”而闻名,该书于2015年5月发行。该书的研究由政府问责制研究所资助, Schweizer与Stephen Bannon于2012年共同创立了公司。根据法律,G.A.I。是一个无党派组织。但是,正如约书亚·格林(Joshua Green)在他的书中有关班农在特朗普崛起中的角色的“魔鬼的讨价还价”中所写的那样,班农将“克林顿·金錢”视为“协调希拉里·克林顿垮台的关键。”格林写道,“班农把在高盛,互联网游戏娱乐,好莱坞和布赖特巴特新闻期间所学的一切都玩到了顶点。”

正如Bannon和Schweizer所希望的那样,主流媒体的调查记者跟进了Schweizer关于克林顿夫妇声称存在利益冲突的许多例子。 2015年4月,即Schweizer的书出版两周前,紐約時報发表了头版文章,Jo Becker和Mike McIntire引用了Schweizer的研究以及Becker自2008年以来的报道。该文章挑出了加拿大矿业巨头Frank。朱斯特拉(Giustra)向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捐赠了数千万美元。这个故事表明,在奥巴马政府进行谈判以允许俄罗斯国家核公司罗莎托姆通过购买加拿大公司来控制美国未开发铀矿的控制权之时,朱斯托等人的捐赠可能造成了利益冲突。 紐約時報因在Schweizer拋出誘餌而跟進受到了廣泛批评,两年后,艾琳·沙利文在紐約時報的另一篇文章中写道:“没有证据表明,向克林顿基金会的捐赠影响了铀一号交易。”格林写道,“克林顿·金錢”确实做到了班农所希望的那样,“以一种她永遠不會康復的方式使克林顿的形象蒙羞。”

详细介绍了亨特在中国和乌克兰活动的“秘密帝国”集中于Schweizer所说的“代理腐败”,他将其定义为“难以发现”的“新腐败”,尽管通常是合法的,但使“为政治家及其家人和朋友赚了很多钱”,却使“美国政治家容易受到海外资金压力的影响。” Schweizer经常依靠影射来补充他的报告。有一次,他描述了亨特在北京的“为数不多的公众目击事件之一”,当时亨特“穿着深色大衣”跟随拜登到一家商店购买Magnum冰淇淋。 Schweizer写道:“有意无意,拜登(Hunter Biden)向中国人展示了他的关系”。

Schweizer断言:“ Rosemont Seneca Partners与中国官员正在就一项独家协议进行谈判,他们在亨特与父亲访问中国大约十天后签署了该协议。”实际上,这笔交易是在旅行之前签署的-根据BHR的代表,这是不久之后通过的营业执照-亨特不是签字人。亨特和阿彻说,他们从未与该基金的任何中国官员会面。这笔交易不是与Rosemont Seneca Partners达成的,而是与由Archer完全成立的新控股公司达成的; Christopher Heinz并非BHR交易的一部分。 Schweizer还断言,这笔中国基金对Hunter来说是“幸运的”,但是Hunter及其业务伙伴告诉我,他從未收到该公司的付款。

2017年10月,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俄罗斯对2016年总统大选的干预,以十二项罪名起诉了特朗普的前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包括通过未注册为乌克兰的外国代理人对美国进行共谋。 (Manafort于2018年9月对这一指控表示认罪。)Schweizer提出亨特有自己的乌克兰丑闻一案,这意味着乔·拜登已事先就亨特和阿彻与Burisma的工作进行过咨询。他指出,2014年4月16日,就在Hunter和Archer宣布在公司董事会就职之前不久,Archer进行了“私人访问白宫,与拜登副总统会面。”亨特,阿彻(Archer)和阿彻的儿子卢卡斯(现年12岁)告诉我,这次访问是由亨特為卢卡斯安排的,卢卡斯正在为白宫的一个小学工作建模。之后,卢卡斯(Lukas)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自己摇晃副总统的手的照片。亨特和阿切尔说,从未讨论过Burisma。

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在采访和社交媒体上也积极宣传他所谓的“乌克兰同谋”。朱利安尼告诉我,他在2018年秋天与乌克兰前检察长维克托·肖金(Viktor Shokin)进行了交谈。肖金告诉他,拜登副总统于2016年将他解雇,因为他正在调查Burisma以及该公司向Hunter和Archer支付的款项。朱利安尼说,他于2019年1月在纽约会见了乌克兰现任检察长尤里·卢琴科(Yurii Lutsenko),卢琴科证实了肖金的观点。

2019年4月1日,The Hill的舆论撰稿人约翰·所罗门(John Solomon)发表了关于Shokin的说法,称他在被解雇时一直在对Burisma和Hunter进行腐败调查。一个月后,Times报道说,亨特“是乌克兰寡头所拥有的一家能源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该寡头被解雇的总检察长調查。”肯尼思·P·沃格尔(Kenneth P.Vogel)和尤利娅·门德尔(Iuliia Mendel)的故事激怒了一些民主党人,他们担心時報再次採信施韦泽和其他特朗普盟友的指控。朱利安尼(Giuliani)转推了这篇文章,特朗普呼吁司法部进行调查。奥巴马总统的前演讲撰稿人乔恩·法夫罗(Jon Favreau)在推文中说:“从2016年开始吸取了零教训:1.主流媒体信以为真地接受了特朗普对对手的阴谋論。2.特朗普宣传机利用故事在社交媒体和数字广告上传播这种陰謀論 3.选民相信这些,而忽略了随后的事实核对。”

没有可靠的证据表明拜登为保护亨特而寻求将Shokin撤职。据奥巴马政府能源政策特使阿莫斯·霍希斯坦(Amos Hochstein)称,肖金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和美国政府担心他不进行腐败调查而被免职。与声称肖金是因为他正在调查Burisma和Zlochevsky而被解雇的说法相反,Hochstein说:“美国政府中的许多人都认为Shokin是保护Zlochevsky的人。” 5月,朱利安尼(Giuliani)计划访问乌克兰,并告诉Times,他将调查亨特(Hunter)与Burisma的关系,“因为信息将对我的客户非常非常有帮助”,但随后突然取消行程,据报道乌克兰当选总统不愿与他见面。一周后的5月16日,卢琴科似乎改变了对Burisma的立场,告诉彭博新闻社,他没有发现拜登或他的儿子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而且“公司可以向董事会支付任何所需的费用。”他逆转的原因尚不清楚,但基辅反腐败行动中心负责人达里亚·卡莱尼努克(Daria Kaleniuk)推测,卢琴科在与朱利安尼(Giuliani)交谈时,正试图“发挥其政治力量”,这一策略已得到证明在新的政治气氛中无效。

那个月,亨特(Hunter)拒绝了布斯里玛(Burisma)的任期,他认为这一争议已成为一种干扰。但他说,他为在那里的工作感到自豪,并认为批评是错误的。他告诉我:“我认为我所做的决定对我的家人和我来说都是正确的决定。” “它值得吗?值得付出痛苦吗?不。这当然不值得悲伤。”他继续说道:“我永远无法预测唐纳德·特朗普会把我挑出来作为矛头指向他们认为可以击败他们的人。”

然而,对于许多选民而言,关于亨特的生意往来的争议似乎是可以避免的,这是拜登拒绝艰难对话的产物,尤其是那些涉及他的家人的艰难对话。亨特在与父亲的会谈中说:“我对他说声对不起,他说,‘我才是該說对不起的人,’我们正在进行一场关于谁应该更对不起的辩论。我们俩都意识到,唯一成功的解毒剂就是胜利。他说:“看,它会消失的。這裏有一個更崇高的目標,並且慢慢的它會消失的,所以你可以承受別人對你的進攻嗎?”

5月初,亨特遇到了一位32岁的南非女性,名叫梅利莎·科恩(Melissa Cohen),她是一位电影制片人,她正在拍摄一系列有关南部非洲土著部落的纪录片。第一次约会几天后,Hunter在他的二头肌内侧的希伯来语字母上刻了“ shalom”一词,以匹配Cohen在同一地点的纹身。他求婚于不到一周的5月15日。第二天早上,她接受了,他买了他能找到的最简单的金质结婚戒指,然后電話聯繫了“婚庆服务”,對方派遣了一名工作人員。

一个月后,在科恩(Cohen)公寓的屋顶甲板上,日落大道(Sunset Strip)旁,科恩(Cohen)坐在亨特(Hunter)旁边的长凳上,亨特穿着牛仔裤和一件印有口号“Be Fucking Nice”的T恤。亨特回忆说,仪式结束后,“我给爸爸打电话,说我们刚结婚。他正在演讲,对她说:“谢谢你让我的儿子再次有爱的勇气。”亨特停顿了一下,双眼充满了泪水。 “他对我说,‘亲爱的,我知道当你再次找到爱时,你會回来。’”科恩揉了揉肩膀。他接着说:“我的回答是,我说,‘爸爸,我一直都擁有爱。而让我看到它的唯一一件事是,你从未放弃过我,你始终相信我。’”

亨特告诉我,在最近的一个晚上,他在Twitter上看到了有关特朗普呼吁他接受司法部调查的报道。然后,亨特注意到一架直升飞机。 “我说,‘我希望他们现在正在为我们照相。我希望这是对总统的现场直播,这样他就可以看到我对发推信息的关心程度。””他继续说,“我告诉梅利莎,‘我不在乎。总统先生,Fuck you。我在这里,过着我的生活。
0
分享 2020-10-29

39 个评论

传说中的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看完最后一句觉得他应该不需要别人同情了。为什么不写写一个毁人无数的25亿渣男做过什么好事难道真的没做过
所以赵斗淳以前有点点什么不顺就可以正大光明性侵素媛了吗?
说来说去,就是—— 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拜老登和小拜登的罪状。

世界上因为没有充分证据而不了了之的案子,那可是一大堆—— 但是也不影响大家对案情的判断。
作者Adam Entrous的Twitter https://twitter.com/adamentous

作者以前在Washington Post有得過全國新聞報導的普立茲獎喔。
>>


您如果全文看完還是這樣的想法。
我只能表示支持您發表意見,但對意見的內容感到相當遺憾。
>>作者Adam Entrous的Twitter https://twitter.com/adament...


他的報導不見得是假的,群眾的猜測也不見得是真的,他本著職責寫報導;群眾也基於吃瓜的心態在看,國家則各取所需,我覺得衝突性沒那麼大。
至於偏激言論走到偏鋒就一定有的,本來很多事就要理性看待。
再來我不覺得在商場上跟中共過從甚密跟他從小經歷的創傷有太多關聯性。
Ummm 感觉哪怕是最为十恶不赦的人,也可以通过纪实的写作方式,通过展示他/她的一天,通过展示“somebody”的普通人的一面,变得看起来不那么可恶,哪怕如希特勒一样恐怖的人。让我们回到和嫂子、疑似侄女等人的乱伦的facts中,坏事做了就是做了,不要通过犯罪者内心的挣扎,试图合理化这些坏事和对他人造成的伤害。而这正是有的极端左派喜欢做的事。悔改救赎是他自己的事,这事儿错了就是错了,没什么好说的。
不要洗地,不要洗地,不要洗地。

现在我觉的品葱的人犯了这么几个错误,注意力发生了偏差,焦点不在猎人身上,而在猎物身上,什么“我也想xxxxx”这种突破底线的话,什么“虽然白女看上去xxxxxx,可是她真的未成年”这种由个人上升到种族的混账话。殊不知美国长大的华裔,也都比中国同龄人看起来成熟,这你又做何解释呢?很多人天天支那不离口,却没发现自己和批判的“支那”除了政治理念不一样,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我们不能成为更好的人,口口声声肉身脱支世纪并没有做到。那我们为什么配得上胜利呢?


然后就是楼主这种假装中立,然而发言却全是偏袒一方的。不想听纽约客编故事,现在的纽约客名声和30年前不可同日耳语,想听卷宗细节,可以去看朱利安尼写的报告,比起纽约客煽情的顾左右而言他要真实的多。还有,天真这个词,对于猎人是不适用的,他不是17,18的毛头小子,也不是20,30岁的菜鸟,对于政治世家出身,从小耳濡目染的人,天真从来就不属于他,他被中国政治掮客耍的团团转,被朋友卷入刑事案件,做空壳公司出售美国军用技术,只能说人真的要远离毒品,否则会丧失最基本的判断力。猎人不应该被同情,也不需要被同情,一个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需要被人同情?你是有多闲呢?一个明显具有反社会人格的瘾君子,一个政客的儿子,用“名人的小孩,悲伤,放荡不羁”为其开脱他乱伦的事实?开玩笑吗。我真的不想骂人,你见过或者认识类似这种家庭出身的人吗?他如果不吸毒,大概率是一个冷血,工于心计的政客,大部分职业政客和连环杀手很相似,他们的大脑结构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具体来讲就是没有怜悯心,同情心和爱,这篇文章到处回避重点,过度煽情,试图打造一个浪子的形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有一个天真的人,那只可能是楼主
>>作者Adam Entrous的Twitter https://twitter.com/adament...


所以?您想表达的是?
那个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 ?拿个人的性爱行为来攻击是很烂的手法,这我赞成。

但如果犯了法就要面对法律的制裁,爱的故事不能拿来脱罪。
>>他的報導不見得是假的,群眾的猜測也不見得是真的,他本著職責寫報導;群眾也基於吃瓜的心態在看,國家則各...


是的 这就是支那宣传系统常用的手法
避实就虚避重就轻
化身所谓理性客观中立的圣母,希望能够唤起同情,原谅一切
但是对真正核心的关键部分惜字如金怕多说一句就被别人看破
此文写了那么长 归根到底不过是洗地文而已
>>那个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 ?拿个人的性爱行为来攻击是很烂的手法,这我赞成。但如果犯了法就要面对法律的制...


我一直对正体中文残体支那参杂的文章抱有很大的疑心
更何况是楼主这种拉偏架的文章
写的挺长的 辛苦了 

人就是人 不可能活的毫无人性 婴儿出生的那一天 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事物 是一张白纸 

但是今天无论是媒体还是川普 无论政治迫害还是道德评价 只要他的事被证实 等待他的下场都不会太好 除非那些事自己没干 更何况如果自己的幸福充满爱的生活是建立在别人的苦难和生命上呢?

如果最后没事不了了之 那这些参与指控和透露的人会怎么样 是按照法律起诉让亨特获得赔偿 洗清自己的名誉 证明美国司法的正义及进步 还是那些站出来的人会被消声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直至遗忘。

最近出来爆料的合伙人托尼-波布林斯基 目前收到了人身威胁不得不接下来开始居无定所 担心自己人身安全的生活 如果这次大选一方胜利了 他的下场会是什么? 看着这篇报道 去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吗 还会有人去担心他吗 有人会去关心他接下来的生活美不美好吗 ?

爱可以解决问题 但不是所有的问题 回忆是最珍贵的 更何况是充满爱的回忆 如果他自己都不珍惜这段珍贵的经历 还在加害别人 还不愿意去直面现实 才更让人唏嘘 我们也只能叹息 我们只是看客 只能愿法律来决定他的命运 而不是消于非命 这样才对大家都公平 如果他自己都不愿去相信司法能给他正义 那我们又该如何去相信他?

让时间来决定一切 事实永远都会在那 而我们只需见证结果

Hunter真是天真,簡直不如最菜鳥的品蔥用戶

将这句牢记于心 等待未来的结果
關於簡繁參雜是因為使用Google翻譯的時候我選了簡體,但實際上我需要修改機器翻譯不通順的地方,造成了簡繁參雜。

同樣感到抱歉的地方是人名的使用,有的地方使用了中文譯名比如亨特,有的地方用英文Hunter,有的地方是兩者都上,實在感到抱歉。

還是鼓勵大家看原文啦。

作者另外順藤摸瓜也調查了總統先生因急切想攻擊Hunter Biden最後卻被彈劾的事情,也很值得一看。
>>我一直对正体中文残体文参杂的文章抱有很大的疑心更何况是楼主这种拉偏架的文章


我读书不多,但逻辑还是明白一点,如果在某方面别人认为你做错了,你应该解释你有没有错,或者拿出证据证明你没有错,但你怎么就告诉了人家你的成长故事了 ?
>>写的挺长的 辛苦了 人就是人 不可能活的毫无人性 但是今天无论是媒体还是川普 无论政治还是道德 只要...

邁阿密早上時間五點,您半夜爬文,真是辛苦啦。
>>邁阿密早上時間五點,您半夜爬文,真是辛苦啦。

还行刚上来 最近有点失眠了 每次都是醒来就没法补觉了

哇 您老也不容易 这个点打这么长的文章 还要回复
楼主你自己说你痛恨政客dehumanize对手是一种卑鄙的办法,但按照你的逻辑 反过来政客过分humanize自己博得同情和政治利益卑鄙不卑鄙呢?

楼上的该说已经说完了。再十恶不赦的人也有人性的一面,这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human nature本质。品葱天天反中共,那你要挖出来从腊肉到包子哪个没有人性一面?蛤蟆也懂吟诗作对,青山处处埋忠骨的故事你小学没学过?

第二场辩论川普咬着乌克兰和中共的事情不放,拜登这时急了说We are not talking about my family here. We are talking about your(every American) family around the table in front of the TV. 这个逻辑本来是对的,私德和政绩本来就不应该乱混。但是他的错误在于,他的家庭问题是直接可以导致卖国的,这是直接更关系到每个人的的家庭。他说的这句话 其实反过来正好可以来替Trump grab by the p***y做辩护。

所以楼主你拿这个文章做论据,说好听点被政客的pathos appealing骗了,说不好听点的你也在拿这个忽悠其他人。
>>不要洗地,不要洗地,不要洗地。现在我觉的品葱的人犯了这么几个错误,注意力发生了偏差,焦点不在猎人身上...

同意。
谁都有过不开心甚至不堪的历史,心理创伤可能是引发某些行为的原因,但人长大了就失去了小孩子的特权,不能拿着心理创伤当做一切恶事的借口,这就是人长大的代价。左派很喜欢这种论调,但他们忽视了一点,容忍了罪和恶,会有更多人被动地受到罪和恶的侵害。
>>作者Adam Entrous的Twitter https://twitter.com/adament...


你觉得最近几年的的普利策还客观吗?替苏联共产党多次洗地的垃圾玩意
這倒是充分在展現左派之毒,那就是雙重標準+混淆事件性質,這也就是支共的慣用套路

你們看這裡的論證核心是什麼?H有痛苦的過去,靠著家庭的支持始終挺了下來,連艹大嫂都是家庭愛,一切都是B在背後的功勞,所以攻擊H的破事只是符合中立票倉的家庭愛取向!

這才是和政治完全irrelevant

為什麼說左左雙重標準?因為我也想兜底傻逼兒子的破事還能享有富足的生活,我也想當這樣的兒子,其實車禍也好人禍也好都怎麼了?我有沒有這些經歷我一樣可以吸毒草大嫂,還能進國際貿易公司出賣國家利益為自己家族賺錢,到底誰TM成長過程中沒有遇到過一點破事的?到底誰打拼的時候不是30來歲活得不如狗的?

本來左派追求的是平等,福利的兜底,但是這上面羅列的理由多麼可笑!美利堅有幾個家庭可以這麼玩(先不說這麼玩本身就是罪惡!)?

這不就是支共最喜歡的話術嗎,領導如何如何辛苦。

其次就到更嚴重的,混淆事件的性質。

H的問題不在於他的scandal,而是他的crime
這又凸顯左派的惡心
為了保B,你可以強姦幼女,你也可以整個國際貿易公司出賣國家的利益,只要你姓氏對了就可以。
這是徹頭徹尾的罪惡!
而至於票倉
你貫徹不貫徹家庭愛關我民眾什麼事情呢?就是你個政客不貫徹家庭愛,我自己的家庭我就不能貫徹了?
民眾與政客的關係僅僅是,政客你必須代表我的利益,並且不能侵犯公共利益。
H的問題就是他違反了這一條,而且他是通過違反法律來達成如此“偉業”的,更不用說他違反的都是些什麼啊,可不是什麼大麻酗酒。
所以這又是土共的拿手好戲,情緒移植,混淆是非,你看他重視家庭呢!我也想每個月從滯納幾億家庭中每家偷一千塊,幫補我的家庭呢。這家庭愛和一個政客要如何為公眾服務有什麼必然關聯嗎?

這既是詆毀選民沒有腦子,也是洗腦選民希望他們沒有腦子,當然了什麼美利堅中產票倉的確也是有不少就是這麼傻的
>>這倒是充分在展現左派之毒,那就是雙重標準+混淆事件性質,這也就是支共的慣用套路你們看這裡的論證核心是...


我觉得所谓的主(左)流(派)媒体最近一直在试水温
他们尝试让老拜登和杭特的一系列破事做切割,然后杭特包括卖国在内的罪名就轻轻一笔带过,以性丑闻这种抢人眼球的名义打包为名处理掉
why shold we care about the human part of hunter?想打情感牌,可以上法庭辩护律师会这么做的,那么现在是应该冷冰冰地分析他和他爹是否犯罪的时刻放出这种言论是否有混淆视听的嫌疑?我当然同意对于他本人的性爱视频不应该过多关注,甚至有转移视线的嫌疑,既然如此我想行New Yorker 应该是支持对于hunter biden的犯罪调查的吧。
這麼說吧,世界上只有兩種存在擁有被任何人溫柔對待的特權:
第一個是貓咪,第二個是小孩。

我請問你那對骯髒的父子符合哪一樣了?
看完一众评论我还是没搞懂猎人与消毒水抗疫情治下美国新冠死亡23万人的懂王相比邪恶在哪里,大概是因为他没机会坐上这个位置吧?的确他也不选总统。那是不是左左媒体天天批川,导致这人只要不是往平民区投核弹的黑料一律可以无视?某些人Whataboutism的套路可比他们痛恨的CPP熟练多了。
这都是些什么操作?开脱?

就好像有个人被指控连环杀人并且有强奸案数起,并且很多相关视频流出。但是警方就是硬要拖道一年后才立案调查。

在没有找到充分证据以前,大家纷纷猜测。

可是在案子调查期间,有媒体出来洗地说,这个嫌疑犯也很不容易,他身世孤苦伶了,自强自立完成了大学,很不容易的,求大家客观一点,别再攻击他杀人强奸了?

这是什么媒体啊?
>>這麼說吧,世界上只有兩種存在擁有被任何人溫柔對待的特權:第一個是貓咪,第二個是小孩。我請問你那對骯髒...


你是不把我們犬派放在眼內了?
>>那个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 ?拿个人的性爱行为来攻击是很烂的手法,这我赞成。但如果犯了法就要面对法律的制...


这里面不只是一般个人性爱行为,里面可能有乱伦和恋童。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人盯着。
这种生活细节对拜登摆脱丑闻没有丝毫帮助啊。如果拜登真的如同文章中所说,是一个深爱子女的慈祥父亲,你就不可能说他子女的行为他不知情,与他无关(这就是很多进步人洗地的套路)。这是很正常的道理,大家都懂,想给拜登拉票建议还是找个逻辑自洽的方式。
“Hunter固然是一個做錯諸多事情的名人的小孩,但他經歷的悲傷跟他狂放不羈的性格才真的造就了他這樣的人生。”
哈哈,习近平、金三胖、毛新宇绝对适合这种描述。期待楼主再为习近平深情款款洗地一番。

虽然觉得文章恶臭不堪,还是捏着鼻子看了。倒不是看拜登家有多天真多无辜,只是拿来观察左派一厢情愿、大爱无边的思路。


华尔街日报:爆料真实可信 拜登欠公众一个解答

《华尔街日报》周三(10月28日)刊发社论说,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家族生意问题上欠公众一个解释,因为其前生意合伙人的证据详实可信、不能被忽视。

社论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呼吁选民——基于他的性格、诚实和判断力——投票给他,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拜登需要回应对其子亨特(Hunter Biden)的最新指控。

拜登家族的生意合伙人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周二(27日)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采访,首次详细介绍亨特、吉姆(Jim Biden,拜登的兄弟)和中国企业华信能源在2016-2017年间的业务往来,华信是与中共政府以及中共军方有关联的企业。

波布林斯基曾被拜登家族企业SinoHawk聘为首席执行官,他公布了手上掌握的数百封电子邮件、文件以及短信。

他提及,他在2017年两次跟前副总统拜登会面,不是他主动要求跟拜登见面,是拜登家族希望他与拜登见面;而亨特还向拜登简报生意进展。

他指出,亨特和其他人在电子邮件中提到的“大人物”将持有10%的公司股权,这位“大人物”就是拜登本人。他还谈到了他与拜登兄弟的一次谈话,在问到拜登家族参与外国实体做生意,是否会影响拜登参选总统时,吉姆回答“合理推诿”,意思就是否认。

《华日》的社论认为,波布林斯基的说法令人信服。他自述,想要洗清对他的污名,他不是外国势力干预美国选举的工具,并且他也不是投机或拥护哪个党派。他说,他对美国公民负有责任,记录下这些事实,“让美国人自己做功课,让他们判断这些事实是否属实”。

到目前为止,拜登没有否认他与波布林斯基的会面;但至少波布林斯基提供的文件清楚已表明,拜登过去说,他对自己儿子的生意并不了解,这不是事实。

波布林斯基说:“除了谈论拜登家族和中国华信能源的事宜,没有其它原因会让我在会议期间见拜登。”

他还表示,在众议院情报主席、民主党人谢安达(Adam Schiff)称,他的电子邮件是“俄罗斯虚假信息”行为之后,他才决定要出面为自己正名。

他说,他曾私下向拜登的代表传达了他的愿望,请拜登一家自己公开解释电子邮件和文本的真实性,这样他就不必公开。

不过,拜登却打起了俄罗斯牌。

“不管拜登是(这些家族生意的)活跃参与者,还是只是让亨特借他的名去做生意,拜登都在帮助其子的生意,在乌克兰、中国、哈萨克斯坦等地区都经常扮演阴暗的角色。拜登希望帮助陷入困境的儿子成功,这一点能被谅解,但他无视亨特的中共伙伴带来的道德和安全风险却是一记错判。”《华日》写道。

中共聘请亨特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而是因为拜登家的人脉和影响力。

“几乎所有媒体都在无视拜登家族的故事,拜登的策略也是忽略它,等待选举结束。但是,波布林斯基的证据详尽和可信,是无法消除的。指责现任总统川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大部分的材料都集中在他的个人商业利益,尤其是与外国人的利益上。那么拜登也应该对比说明,他自己在协助亨特的生意中扮演的角色以及这样做的理由。”《华日》最后总结说。

国会参议院周三表示,波布林斯基提交给参院的证据全部是真的,已通过合法检验。
>>“Hunter固然是一個做錯諸多事情的名人的小孩,但他經歷的悲傷跟他狂放不羈的性格才真的造就了他這樣...


本将军认同你的观点,但是拜托不要把我和那俩放一起...
在贵葱还能见到这样的文章不容易,不太赞成这种洗地,但让人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总是好的。
>>这里面不只是一般个人性爱行为,里面可能有乱伦和恋童。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人盯着。


如果有这方面的证据,他还是要面对法律的制裁的。

就让证据来说话吧。
不愧是普利策奖得主,这文笔就不是我们这些无知的乡民能比的。短短几千字的文章,通过避重就轻平铺叙事就能给人带来一个跃然纸上的挣扎无辜的形象,就是厉害。
要说可怜,最可怜的人是Hunter的哥哥,说出来都要泪流满面呢:
小时候妈妈出车祸,自己全身骨折,失去妈妈和妹妹——幼年丧母之痛
爸爸常年不能照顾自己,要靠后妈和叔叔婶婶——成长期父亲缺位
后来好容易长大了,在壮年得脑癌丧命——无妄之灾
自己好不容易死了,自己的妻子被自己弟弟扒灰,自己女儿有被自己弟弟姓侵的嫌疑——还好死了,不用知道这些。

要说可怜,人人都有可怜之处;要说可恶,人人都可能是魔鬼。靠可怜给魔鬼洗地,这不是魔鬼是是什么?!
樓主全文這麽長,辛苦了,對不起,沒看完。

標題  New Yorker--Hunter是誰, 他是否會毁掉 Joe Biden 的總統競選。

品葱er--Joe是誰, 他是否會讓 Xi Jinping 紅旗插遍全世界。

绝對原創,文長大概樓主三份一。重點兩個,國安大法管宇宙,中共肺炎 2.0 横掃一切牛鬼蛇神。
澈澈123 新注册用户
对不起
你的文章实在是太长了
所以
没看
对不住哈😄😄
https://i.imgur.com/O21qVC8.jpg
不准川普grab the pussy,只许 Buyden卖国恋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Donald Trump is a loser, and America, even if it was a very close call, has won."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30
  • 浏览: 3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