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投票直播——今天刚投票回来,说说整个投票的过程

今天11月1日,外面下着雨,天气有些冷,大概10度左右,上午起床吃完饭,就去投票站。
在不久前,我收到了投票指南,里面有一本指南,一张卡片,指南上写着离你家最近的投票点,你可以在什么时候开始去投票,如果你不想排队,你可以从选举日前多少天,就去投票,或者选择邮寄投票,也可以在投票日当天去投票,不过有趣的是,提前投票和当天投票的地点居然是不一样的。

本来以为今天下大雨,街上的人很少,不需要排队的,但是没想到,人数还是不少,三三两两,或者全家人冒着雨,举着伞在这种冷天下排队,在这里还是要吐槽一下大选时间,如果放在9月份会不会更好呢?特别是美国北部,比如阿拉斯加,现在已经是大雪纷飞了。

投票的过程很简单,什么身份证明都不检查,不检查护照,不检查ID(在我们的州不检查这些,听说其他州需要检查),你只要把那张小卡片给他们就可以,他们用机器扫描一下,就有一张很长很长的纸,用一个夹子夹起来给你,让你先去填表,顺便给你发了一支笔,一个手环,手环上写着:I voted early(我提前投票了)。

填表的地方是半封闭的,有点想美国DMV考驾照的笔试考试那种封闭式桌子,旁边的人看不到你填了什么内容。

选票里不仅仅包括了川普彭斯组合和拜登哈里斯组合,还有什么绿党,和其他叫不上名字的党的候选人,总共有六七个组合,当然,还有空位置,你可以填任何其他名字,比如填周杰伦。

在总统的下面,还有其他选项,比如选联邦参议员,众议员,当地的议员什么的,那些人我都不认识,就弃权不投了。

这里再吐槽一下,因为我戴着口罩和墨镜,穿着带帽子的雨衣,所以可能出票的人没看出我是亚裔,直接给我打出了一个好像是阿拉伯文之类的选票,里面有英文和疑似阿拉伯文两种文字,但是我知道了这个选票有好多种文字,包括中文,韩文,西班牙文,欧洲各种文字,总之好像有很多种语言。

投好票,把选票塞进一台读卡机里,机器显示投票成功,就可以走人了。
我不想说我投给了谁,因为在最终结果出炉前,我不想违背公平原则的做引导和暗示。

整体来说,美国的大选让我看到了普通的老百姓,不关心政治的,天天追着明星的天然呆萌妹子,一脸大胡子喜欢养猫的长途车司机大叔,每天牵着狗在哈德逊河岸边看报纸的老奶奶,他们都有很强烈的参与政治的热情,他们也许有不同的政见,有天壤之别的判断力,但是他们无一例外的,走上阴雨绵绵的街头,参与这场四年一度的盛会。

天佑美利坚,人类加油。

补充一下,我特别好奇,台湾的朋友们,是否有兴趣在这里分享一下你们那边投票是什么过程?如果有台湾朋友有兴趣,欢迎留言。
81
分享 2020-11-01

73 个评论

感谢分享你的经历。

也感谢你参与投票,捍卫民主制度。

我入籍后,也必然这么做。
恭喜你行使了投票的权利
想请教一下,你们那边不检查voter id的话,有什么措施防止重复投票的呢?

纽约已有12人投票后剃光头试图重复投票被当场揭穿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01030/1842949.htm
>>恭喜你行使了投票的权利想请教一下,你们那边不检查voter id的话,有什么措施防止重复投票的呢?纽...

你手上那张投票的卡片,上面有一串二维码,你进去投票前,他们会扫描二维码,根据这个二维码,他们机器自动生成一个匹配你二维码的选票,这个选票上的编号和你手上的二维码都是绑定且独一无二的。所以我觉得不太可能在这上面重复投票。
但是有另一个可能,就是如果你有两个住址,或者三个住址,你有可能在两个住址都收到这种投票二维码,而二维码的号码是独立的,所以这有可能是重复投票的漏洞切入点。
另外还有一种投票方式叫宣誓投票,就是你没有任何证件和二维码,只要你宣誓你是美国公民,并且有投票权,而且不会重复投票,就让你去投了。
说起投票我就想起一个故事,几年前我第一次投票。在投票已经完全结束后的某一天去市中心参加集体活动,那些活动里有老人年轻人,我当时不清楚习俗,和其中一个人聊天,随口问了个人她投了谁,结果旁边一个老太太很严厉的阻止我说,这不能问。当然那时候也有别人和我说,这不是什么大事,如果被问的人不想说不说就是了,没必要专门去阻止别人问。

我后来也没再问别人这些了,到现在还是有点疑惑到底这个问题随口问是不是不行。
假行僧問得好。本人曾經投票站投,今次是郵寄。

這種 Voter ID verification, 應該每州有各自規定,但一般應該是能防止大部份作弊。

親自到投票站投的,通常應該有投票通知書及某種証明身份的文件,一般駕照就可以了,但投票站自巳有列表用以核對,問題應該不大。

郵寄就更簡單,跟著通知書的指示就可以了。

大家母須焦慮,靜待结果就可以了。
>>说起投票我就想起一个故事,几年前我第一次投票。在投票已经完全结束后的某一天去市中心参加集体活动,那些...


我身边的人都不说,我感觉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吧。我身边的非华人朋友,会委婉的说自己更倾向于谁的什么政策,但不会直接说投给谁了。
台灣投票流程大概是這樣:
首先在投票前一天會把選舉公報(候選人簡介、政見、投票注意事項等等)跟投票通知單寄到你的戶籍地址。
投票時帶著投票通知單、身分證跟印章去指定的投票所領票。其中只有身分證是必須的,但是全部帶好可以讓領票速度快一點。領票處有個名單列出該投票所所有投票人,領票後要在你的名字那邊蓋章或簽名。投票通知單上有資訊可以讓選務人員快速把你從名單上找出來。
蓋選票的地方是半封閉的,有點類似小電話亭,裡面有投票章跟印泥讓你圈選你想要投的候選人。圈選完後出來將選票投進票匭(一個箱子)就好了。
比較值得一提的地方大概是從領票到開票都沒有任何電子儀器,完全都是用人力完成。
大概是這樣吧,比較細節的地方(像選票怎麼蓋會變廢票)跟之後的開票流程就先不提了。

對了,看到上面問說投給誰那個讓我想到。台灣有規定投票所特定範圍內不能拉票或是講你投給誰,甚至穿著都不能有明確支持特定候選人的字樣出現。抱歉記錯了,是投票日當天零時起到投票結束不得從事任何形式的競選或助選活動。不只限制在投票所內特定範圍。
>>台灣投票流程大概是這樣:首先在投票前一天會把選舉公報(候選人簡介、政見、投票注意事項等等)跟投票通知...

感谢你的分享
樓主是怎麼做到這麼年輕就入籍了的 (如果覺得會洩漏身份就不用回答)
 你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 怎么会引导其他人 
澳洲的。去到投票站,排隊,輪到的時候去跟工作人員確認自己的姓名和住址,然後也是去半封閉有遮擋的桌子前填票。

投票前雖然沒有查ID,但選民之前都註冊過,投票點有一個表,該選區所有的選民名字都在上面。工作人員對照一下確有其人就好。

澳洲的選舉投票是必須要參加,除非可以提供合理解釋,否則會收到罰單。
>>澳洲的。去到投票站,排隊,輪到的時候去跟工作人員確認自己的姓名和住址,然後也是去半封閉有遮擋的桌子前...

如果有人常年在海外生活,比如取得了其他国家的永居权,也要强制回去投票吗?
ZetaFC 观察
还是应该查id的。
>>还是应该查id的。


我这里没有查。
>>我这里没有查。


我知道,我只是说一下。特朗普在佛州投的时候工作人员把他的id都给查了。
>>我知道,我只是说一下。特朗普在佛州投的时候工作人员把他的id都给查了。


一般来说是的
Go vote 
>> 你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 怎么会引导其他人 

公众人物在推特上也一大把支持谁,投票 给谁,甚至号召自己粉丝投给谁。。
比如Lady Gaga,Taylor Swift。。。宣布支持拜登或贺锦丽,投票给拜登,号召粉丝也投给拜登。。
比如James Woods, Kirstie Alley,Lil Wayne。。。支持川普的,投给川普的。。
不过这些明星演员歌手这么干,如果表达支持谁倒也还好,影响 力没非常大的 其实也无所谓(比如粉丝数少于10M以下的),但是公然号召粉丝,帮拉票的Lady Gaga,Taylor Swift,甚至录视频来 号召拉票的,这么 大能量的巨星,我就觉得比较恶心了。。
我确实 觉得不妥,非常不妥,
感觉娱乐明星属于相对“特殊的职业”,有些 脑残粉(在没有自己主见的情况下)很可能就听偶像号召投给特定候选人了,而不是表达的真实的个人投票选择,这就相当于变相让这些巨星多 了很多投票权。(当然,如果是粉丝本来就和“偶像”的“政见”一样的这批人就另说了)
>>如果有人常年在海外生活,比如取得了其他国家的永居权,也要强制回去投票吗?

这种人可以在海外当地的澳洲领馆使馆投票,大概也可以邮寄投票,总之澳洲公民必须投票
>>一般来说是的


好几个不查的是摇摆州吧。
美国宪法初创的时候还是农业国。选举日设在11月初就是为了选在秋收之后、开始进入农闲季节的时候。而且当时只有东海岸的13个州,不会考虑阿拉斯加怎么样。
>>公众人物在推特上也一大把支持谁,投票 给谁,甚至号召自己粉丝投给谁。。比如Lady Gaga,Tay...

在台灣公開宣稱自己支持誰投給誰號召粉絲,只要不是亮票或是做民調,基本不違法。
>>如果有人常年在海外生活,比如取得了其他国家的永居权,也要强制回去投票吗?


這個情況我自己是沒有遇過,居住在海外的選民可以不投,但如果想投票也可以登記。具體我就不清楚了。

說是強制,但只要能說明理由,罰金是不用繳的。罰單我領過,我是因為沒有收到地方選舉的投票通知所以錯過了,在表格上寫明理由把罰款通知書寄回去就好。
>>澳洲的。去到投票站,排隊,輪到的時候去跟工作人員確認自己的姓名和住址,然後也是去半封閉有遮擋的桌子前...


这个太不民主自由了,连弃权的权利都没有
这也本该是属于我和我们的权利😢
>>在台灣公開宣稱自己支持誰投給誰號召粉絲,只要不是亮票或是做民調,基本不違法。

嗯嗯,谢谢。没说这样是违法,推特上亮票的也很多。。
就是觉得这样搞很不妥,特别还拍录视频帮拉票的。感觉这个也不好 立法禁止,但是觉得应该成为 一个默契或共识,这种类似级别的巨星就应该自觉地不参与政治拉票。
>>嗯嗯,谢谢。没说这样是违法,推特上亮票的也很多。。就是觉得这样搞很不妥,特别还拍录视频帮拉票的。感觉...


是的,这个拉票不必也不宜立法禁止,但是情绪化地鼓动粉丝给某人投票确实是容易让粉丝头脑发热
如果是列举一二三四五等理由然后让粉丝自己去思考就还比较得体
>>这个太不民主自由了,连弃权的权利都没有


要是不開心,你可以去選票上畫一個大烏龜。確實有人這麼做過。
羡慕 什么时候我也能投票 ...
>>说起投票我就想起一个故事,几年前我第一次投票。在投票已经完全结束后的某一天去市中心参加集体活动,那些...
应该不能问的,如果是熟悉的人可以,但也别在工作人员面前或给别人听到。政治立场还是很私人的事情,连夫妻之间都可以不说。我支持的党派我填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另一伴的名字,每次他们游说一听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哪怕我说我是spouse他们也不跟我多说就挂了。
這邊補充一下,台灣投票日零點起不能公開自己想投的候選人,
但好像在幾天前(忘記是不是七天前)就不能再公佈民調數字,
這點是台灣選舉需要注意的細節。
>>是的,这个不必也不宜立法禁止,但是情绪化地鼓动粉丝给某人投票确实是容易让粉丝头脑发热如果是列举一二三...

亮票就不太應該了,不能亮票是防買票機制之一,只要你有機會證明投給誰,候選人就能和花錢買你票產生對價關係,他付錢你投票。禁止亮票,至少買票的沒機會確認你有沒有投給他
>>亮票就不太應該了,不能亮票是防買票機制之一,只要你有機會證明投給誰,候選人就能和花錢買你票產生對價關...


赞同,是我没说清楚,我说“不必也不宜立法禁止”是之前讨论的明星拉票行为,禁亮票是好的
>>要是不開心,你可以去選票上畫一個大烏龜。確實有人這麼做過。

新加坡好像也是要必须投票,如果miss了一次,政府好像要剥夺你下面几次的投票权而不是罚钱。
公眾人物幫忙拉票之事,其實在競選過程中已有很多這麽幹。比較觸目的當然是Hollywood 幾乎全挺民主黨,這是屬性問題,個别所提的名人祗是每次稍為激進而巳。

在漫長的拉票和站台活動中,其實不管教堂,軍人,影/ 歌星,知名人物,皆巳表態。大多數美國人亦習而為常是不會受影響的。

美國投票率一向不高,50多頂60叭而已。今次看來會多很多,確實是一次比較不同的大選。
>>说起投票我就想起一个故事,几年前我第一次投票。在投票已经完全结束后的某一天去市中心参加集体活动,那些...

应该是可以poll的,前提是对方同意你采访。
>>公众人物在推特上也一大把支持谁,投票 给谁,甚至号召自己粉丝投给谁。。比如Lady Gaga,Tay...


其实我在想,不搞PAC组织就来拉票是否允许。美帝搞这些选举限制和捐款限制,本意就是搞选举的不能在外面野,一定要在规范轨道里拉票。
台灣因為人少
所以開票是用一張一張唱名的
好處是完全不必擔心有人利用開票作票
因為難度高

我想中國要是民主了
大概要用手機投票
至於怎樣防弊....可能要量子密鑰才保險
台灣現在會這樣開票要歸功於擅長作票的國民黨(?)
以前國民黨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讓自己的候選人當選,
像是停電偷換票匭、廢票當有效票計,直接把票匭藏起來不開等等
不亮票就可以隨便亂喊,直到發生中壢事件之後國民黨才稍稍收斂一點。
這邊臺灣人住在市區,每次投票都要提早去或是中午去,不然整個隊伍拉的很長,至少都要等上一個小時。

因為臺灣投票所是按照戶口的行政區域領票跟投票的,所以人口多的地方自然會久等,我哥戶口在鄉下地方,上次總統大選他就說他等沒到十分鐘就投好了。
我是因為戶籍有夠鄉下,所以各種投票排隊之亂都沒遇過
連2018公投綁大選那次也是進去出來5分鐘搞定,浪費最多時間的大概是把選票摺好的部分吧
今年刚获得选举权,昨天在大阪的投票所投下了人生中第一张宝贵的选票。
>>今年刚获得选举权,昨天在大阪的投票所投下了人生中第一张宝贵的选票。


阿里嘎到
原來習先生沒投長期在地耕耘的議員。
redmiko097 新注册用户
因为选了邮寄所以提前拿到选票,打算填完后去drop off点提交。除了总统和选区议员已经做好了决定外,其他市政及县相关的候选人都通过votersedge.org做了一个简单的学历、资历及政策的比较。proposition则是做了一个蛮详尽的研究后再做了选择。

已于周三提交选票。顺便一提,各州应该会有一个追踪选票的服务,注册程序很简单。周五时我已收到短信提醒我的选票安全到达计票站。
昨天才收到選票,在等FEDEX pick up(海外就是麻煩)
感谢分享,我也来分享一下我在墙国的投票经历:



这就是我在墙国的投票经历。
(全文完)
楼主在纽约吧?不公开莫非投了民主党?

纽约提前投票民主党确实领先很多啊,希望纽约翻红。
台灣版本:

投票/開票是同一個地方,通常是借村里長辦公室、小學教室之類的地方
因為地方小,投/開一天內解決,大概早上八點開到下午三四點
理論上開票前要截止投票,除了第一次大選綁公投的情況下,因為某些亂源搞了一大堆無意義公投案,造成部份投票所都到了開票時間還沒投完…

投票前會寄選舉公報和選票通知單
選舉公報是該次選舉的所有候選人、經歷和政見(如果有政黨票會有政黨政見)
通知單就寫你的名字,投票時間,投開票所地點(用戶籍地址去指派特定的投開票所),和在投票名冊的第幾頁第幾列(方便選務人員翻資料)
但通知單不帶也行,帶身份證可取代

投票當天:到投票截止前都可以去,帶著通知單/身份證和印章(蓋指印也行),通常要排一下隊
會有公告貼在牆上寫投開票所x公尺內禁止討論/造勢,避免影響投票進行
除了官方選務人員外也有民間監票單位人員(會掛著證件)會注意排隊和有沒有人違規宣傳

進投票所會驗你的通知單,在選務簿子找到你的資料,然後蓋印章記錄後把選票給你,手機放在門口的籃子裡不能帶進去(選務人員會盯著)

拿到選票後就是排隊等著進投票間,好幾間ㄇ字型有門簾的小房間,裡面有桌子、印泥和蓋選票的章
把你要投的票都蓋完(像總統、立委(地區和政黨各一張)和里長一起選的話會拿到四張票,要各自蓋),稍微扇一下讓印泥乾後,在出口附近會有一排投票箱,箱子顏色和選票一樣,不知道要塞哪箱的話可以請站附近的選務協助,把票塞進去,門口拿手機,就完成了

開票時會有選務人員,一邊負責唱票(喊xxx一票,然後要把選票亮出來讓所有人看),另一邊負責正字計數,然後會有民間監票人員站在門口盯著。所以現在大城市的開票基本上很難動手腳
>>台灣投票流程大概是這樣:首先在投票前一天會把選舉公報(候選人簡介、政見、投票注意事項等等)跟投票通知...

10天前不能做民調
>>你手上那张投票的卡片,上面有一串二维码,你进去投票前,他们会扫描二维码,根据这个二维码,他们机器自动...

不是很懂,那你有两三个住址就会受到两三张选票?
还有不验证身份那随便找个黑户(只要是人)也能投了?
>>如果有人常年在海外生活,比如取得了其他国家的永居权,也要强制回去投票吗?


Voting is mandatory for Australians. However, being overseas is a valid reason for not voting.

If you can't vote because you're overseas, you'll need to advise the Australian Electoral Commission (AEC).

source: https://www.smartraveller.gov.au/consular-services/voting-overseas
>>说起投票我就想起一个故事,几年前我第一次投票。在投票已经完全结束后的某一天去市中心参加集体活动,那些...
这个问题好比问你挣多少钱一样
>>这个问题好比问你挣多少钱一样


感觉没去到那么隐私,后来发现还是不少人愿意谈的……更像自己信什么宗教和收入多少之间的问题。
讲一下马来西亚的,虽然我没投过票,上一次大选年我还没满投票年龄。

马来西亚大选一般五年一次,马来西亚没有首相直选,大马只有议会选举,只能投票选议员(西敏寺制度)

在大马,一旦国会下议院届满五年,就会自动解散,或由首相向国家元首(国王)提出解散请求。

一旦国会下议院被解散,60天内必须举办全国大选。一般上,各州的州议会也会跟着同时解散。

之后,选举委员会会决定「大选日」设在哪一天,以及大选日之前的「竞选期」有多长(通常会有数星期之长),和供各派候选人提名参与竞选的「提名日」的日期。

和上面台湾的例子不一样,选举委员会不会在选前给选民派发什么实体投票指南或什么选举公报。

投票流程的教育或候选人名单一般只能得民众自己透过媒体来了解,不过各政党自己也会教大众怎样投票。投票地点则需要选民自己去选举委员会的官网查询。

竞选期这段期间你们政党要搞什么活动随便你,一般上这个时候各派政党的海报和政党旗帜会挂得到处都是,或者插满整个街道旁边的草地,甚至插到你家门前来。

同时各个政党也会在各个城镇乡村里办政治讲座,比较大咖的政治人物也会搞全国巡回政治讲座。

马来西亚有邮寄选票,专门供生活在国外的大马选民投票。不过大马邮寄选票常常被人诟病,因为有些人快到截止日了才收到邮寄选票,填完后要寄回去已经快来不及了。

所以上次大选时很多海外大马人自发组织起来,收集互相住同个城市或区域的大马人的选票,选票集中起来,然后找有能力的大马人,或大马飞机师空姐空少等,直接人工把选票带回去,送到指定选票收集地点。

「提前投票日」,通常只和正式的大选投票日早了几天,仅限警察与军人这类无法在大选日当天离开岗位的关键公职人员。

在大马,投票站一般设置在各个政府中小学里,教室就被充当成投票室。
==============================

好了,到了「大选日」当天,投票时间从早上8点开始到下午5点,只有一天的时间罢了,一过5点就甩门不让投票了。

当你终于排到投票室,可以进去投票时,必须去一旁的桌子给选委会的人检查身份证,看看选民册上有没有你的名字和ID号码,没身份证证明你是大马公民就别想投票。

然后工作人员会检查你的手指有没有沾有不褪色墨水,没有的话就接着下一步。

过后工作人员会抓着你的手,把你的食指插进装有不褪色墨水的瓶子里,这时候你的手指头沾到的部分会变成很深的紫黑色,几天内都不会褪色。

在你去拿票的同时,刚检查完你身份证的,会拿着选民册,喊出你的全名,和身份证号码,然后拿起长尺把你名字那一行画掉。旁边的监票员手上会有一份同样的选民册,他们会跟着一起画掉你的名字。

大马选民,一般会拿到两张选票,一张是投给国会议员的,另一张是投给州议员的,两张选票的纸张颜色是不同的。

选票上,会有候选人编号,全名,政党标志,和给你打叉的框框。

选票上的语言全部为马来文

你说独立人士这样的无党派人士会在政党标志那里放什么?选委会会用钥匙、椅子等奇奇怪怪的物品的logo取而代之。所以你可以看到之前有个独立候选人的竞选团,就把椅子绑在车上游街造势.....

拿着你的选票,走到投票桌前,桌子会有纸制屏风遮完三边。没记错的话屏风内部会有一些投票注意事项。桌子上会提供一只笔。

选票上只能选一个候选人,在想投的人旁边的框框内乖乖打个叉,别乱搞什么花样,不然你的选票就变废票了。

两张票填完后,折好。然后记得投进对应的投票箱。国会的票的投进国会票箱,州议会的票的投进州议会票箱里。

票箱是完全透明的塑料制成的,可以看见里面有多少张票,上面会贴张纸写这是什么票箱,别投错票箱了。

你的选票如果塞下去时,卡在投票口里不上不下的,选委会的人会拿长尺帮你捅下去,他们不能用手直接碰你的选票。

当你投下去后,从投票室另一个出口出来,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可以拿着你的黑手指👆,拍几张发Instagram或Facebook炫耀一下,然后滚回家睡觉等成绩出炉了。

下午5点之后,选委会就开始算票了,一般上要到凌晨时分,全国才会算完所有选票。至于算票过程,改天有时间再说。
=============================

你的黑手指头👆,基本上和楼主提到的I voted手环一样,可以拿去和人炫耀一下的,不过其真正用途是防止重复投票。

残缺的人,工作人员会用其他手指或另一只手沾不褪色墨水,如果两只手都没有的话,直接涂在断肢的皮肤上。
>>昨天才收到選票,在等FEDEX pick up(海外就是麻煩)


其实各国的邮寄选票都容易出包,因为你没办法保证邮寄公司的服务质量跟不跟得上时限,尤其是涉及跨国的更是麻烦
说一下中西部深红州的投票经历吧

首先需要在州内的投票系统里注册选民身份,或者是自己在网站上注册,或者在申请/换新驾照同时由DMV帮忙注册。IPEV(in person early voting真人早投)开始之后就可以任选一个家附近的投票站,在开放的时间段内去投票了,各个投票站有自己不同的开放时间,而且什么地方都有,比如说县政府、市政厅,各大教堂都可以投票,往年没有武肺时中小学和大超市也有投票点。

投票时首先要向工作人员出示护照或是驾照,工作人员在系统里确认身份后,会把个人信息刷到一张和信用卡一样大小的芯片卡里。之后拿着这张卡就可以去没人的投票机上投票了。我们这里今年的选票上,所有人都有的是总统和州长的选举,此外根据注册选民时所填的地址,会有县政府一些民选职位的选举以及市镇议会和学区董事会的选举。

投票机都是一个个隔开的电子彩色触摸屏,保证个人隐私。首先像是信用卡交易一样插入投票卡,之后如果图省事可以一键选择党派(有些州是注册选民时确定所属党派,但是好像大部分中西部州都没这个要求),系统会直接帮你默认同党派所对应的各个候选人,你只需自己再调整即可。

全部票都选择完毕并最后确认之后,票都投完了,因为全部都是电子票所以大概不用担心猪党会来作弊,尤其我们这样的深红州更没有作弊的需要。然后把投票卡交还给工作人员,再去领一个“I voted”的小贴纸,整个投票就结束了,从开始排队领投票卡到离开投票站,整个过程大概是20分钟,体验非常好。
另外想提醒楼主说,其实相比总统选举,local的议员、学董的选举等等在一定程度上与你的平时生活更为重要,你不做好功课直接略过,是不利于你自己的利益的。
说真的我也想投,奈何还没满18😑
谢谢,但是我发现其实我身边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区的地区议员是谁,做什么的,有什么政治纲领等。
>>感谢分享,我也来分享一下我在墙国的投票经历:这就是我在墙国的投票经历。(全文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笑了
>>谢谢,但是我发现其实我身边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区的地区议员是谁,做什么的,有什么政治纲领等。

现在基本上所有用心参选的都会有自己的网站,稍微看看就可以至少排除一些过于离谱的。比如我们这边所有要求defunct police和kick police out of school的我就一概pass。
>>现在基本上所有用心参选的都会有自己的网站,稍微看看就可以至少排除一些过于离谱的。比如我们这边所有要求...


按照你的方式,我查了一下我家区域内的当地议员,发现是个极左,其实我们这种地方,只有两种人,极左和左。
>>按照你的方式,我查了一下我家区域内的当地议员,发现是个极左,其实我们这种地方,只有两种人,极左和左。...

那就可能要再更具体的去看这些人的纲领,比如校董选举,如果选上极左把学校搞烂,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房产价值缩水,所以底线是不能让极左上台。
又没犯法
d对呀,想想,负责任的公民,都vote early了。真正election day 去投票的,do you really care?
我也投了 投票之前我研究了每一个候选人和法案

在候选人方面我的研究的过程是:
首先看是不是支持BLM
然后是不是支持非法移民
然后候选人有没有什么丑闻
然后incumbent有没有提过什么无耻的法案 (有一个提出公立学校特意教Obama的重要性)
然后看多数政策是不是符合我的观点 (不用每个都符合)

法案的研究过程重点是:
这个法案会不会长税或者建立多余的government bureaucracy
这个法案有多无耻或者evil
这个法案的宣传有哪些组织在捐钱
>>今年刚获得选举权,昨天在大阪的投票所投下了人生中第一张宝贵的选票。


所以大哥投了支持大阪都吗;
>>公众人物在推特上也一大把支持谁,投票 给谁,甚至号召自己粉丝投给谁。。比如Lady Gaga,Tay...

拉票没什么,恶心的是一旦圈内的,甚至可能是好友,一旦政治意见相左,就开始人身攻击,失望啊,没想到是这么个人啊,断交啊,然后脑残粉也一起出动。
>>说起投票我就想起一个故事,几年前我第一次投票。在投票已经完全结束后的某一天去市中心参加集体活动,那些...

不要问,问这么隐私的事情不是很礼貌。被阻止也不要生气,因为她阻止了更大的embarrassment。这种做法有点老派,但是好过政见不同被扣帽子或者被嘲笑。
我是无所谓啦,这没什么好生气,只是好奇习俗而已,因为看起来有些人不在意这个,有些人很在意
我周围的人好像无所谓,他们有自己的政见,但也不反对别人的,毕竟又不是等那个开饭
>>我入籍后,也必然这么做。

哪个国籍?
非常感谢你执行了民主权利。你不仅保护,参与治理了你的国家(你有投票权,应该已经入籍美国活着就是生在美国)也帮这世界上的民主势力做出了贡献,你是一个伟大的公民

好啦,不煽情了,这个投票过程看上去还是很友好而且简洁的,没想到真实是比选个天朝学生会主席都简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