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站拜登,感觉多年的友谊就这样了

虽然我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心情想法,但我真的接受不了啊。她反川的主要原因就是川普大张旗鼓地反共、反中,还有彭斯是保守派人士反堕胎就是反女权。哪怕拜登是个白痴、木偶、恋童癖,只要民主党不像川普这样把中国当成美国的敌人,她就是要投拜登。她怕川普连选会引导全社会排华,进而她的生活也会不好过。

我这些日子真是一想到就心里堵得够呛。

她的背景就是父母双方官二代,全家共产党。她这一辈的堂表兄妹姊弟统统移民北美,成功转型成为各大公司院校的中坚力量。虽然身在海外过着主流中产阶级衣食无忧的生活,探亲的次数比我还少、每次呆的日子比我还短,但动不动就在朋友圈里感月伤秋、岁月静好的也是她。

她也觉得我的想法很奇怪,很非主流。明明我跟她一样,算是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反共排华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干嘛我非要支持川普?

就是这样的人,让她搬去俄勒冈这种深蓝州,她是万万不干的。她也晓得民主党治理不力。在我看来,她根本就是继承了她家里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的精神遗产,支性深入骨髓。表面上看起来西化了,骨子里跟现代文明没有半点关系。

我坚持一直叫武汉肺炎也把她气了个够呛。她现在觉得我是个叛徒,堕落了,被川普洗脑了。

小时候,她可一路都是班干部、三好学生代表、优秀作文得奖者,我则是为了同学站出来跟老师吵架、宁可被罚跑操场也不认错的反面形象。现在倒好,她站拜登antifa黑命贵,我站川普law and order.

太魔幻现实主义了。
16
分享 2020-11-05

36 个评论

重点是反共,按你说的他全家都是共产党,不站拜登站谁?但是我不认为拜登上台了,中共就能好过到哪里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
建议远离支那交友圈
不管这个世界变得怎么样
脱亚入欧能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好
祝有愉快的一天
>>道不同不相为谋建议远离交友圈不管这个世界变得怎么样脱亚入欧能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好祝有愉快的一天


我出国以后交的朋友都是志同道合的人,但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就没得选了。思想上越来越远,感情上却还有牵挂,也是难过。
太正常了 当年挺川反希拉里的支那人不也这样因为希拉里反猾  而且到了2024肯定也还是这样  毕竟米国总统是原罪
>>重点是反共,按你说的他全家都是共产党,不站拜登站谁?但是我不认为拜登上台了,中共就能好过到哪里去。

是 道理上是这样 哪怕拜登是个100%支产飞碟也一样 这由不得他 不过说真还是不放心
>>重点是反共,按你说的他全家都是共产党,不站拜登站谁?但是我不认为拜登上台了,中共就能好过到哪里去。


我对她说,她现在既然是美国公民了,就应该为美国的利益前途着想,她认为我是个叛徒 - 叛变中国的叛徒。沟通不了,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出国以后交的朋友都是志同道合的人,但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就没得选了。思想上越来越远,感情上却还有牵挂...

感谢回复
本将军一直以为,脱支是一条孤独的路
本将军也曾有并肩战斗的战友,放弃了理想加入了体制
本将军也曾有什么都看不惯的敌人,改邪归正投奔自由
不过看到更多的 还是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某种程度上来说你朋友因为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割舍不下,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往前看吧,告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我对她说,她现在既然是美国公民了,就应该为美国的利益前途着想,她认为我是个叛徒 - 叛变中国的叛徒。...


從疫情開始到現在這幾檔勞什子事也看得出來,人類21世紀20年代~??年代的主題就是兩個字:撕裂。不僅僅是你,大家都是,美國也是中國也是,全世界都是。大洗牌的日子越來越近
小时候,她可一路都是班干部、三好学生代表、优秀作文得奖者,我则是为了同学站出来跟老师吵架、宁可被罚跑操场也不认错的反面形象...什么班干部、三好学生代表,共产党的学校,共产党无神论,本身就不是正直人,不过成绩好,还是女孩子,从小就开始培养孩子虚假,女性作模范
>>感谢回复本将军一直以为,脱支是一条孤独的路本将军也曾有并肩战斗的战友,放弃了理想加入了体制本将军也曾...


谢谢安慰,如果不是打小认识,我和她还有她那样的人应该是不会成为朋友的。

我很理解她,但接受不了她的想法,或者说她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属于她自己的想法。她讲的话跟左媒反川的那些东西如出一辙,陈谷子烂芝麻,一点新鲜的东西都没有。

最荒谬的是一方面她家老一辈还批评她太香蕉人化了因为她支持女权民主,另一方面她还很赞成为了中国辉煌,牺牲一部分人也是可以的这些东西。

我身边的朋友可没有哪一个是这么糊涂的。
>>谢谢安慰,如果不是打小认识,我和她还有她那样的人应该是不会成为朋友的。我很理解她,但接受不了她的想法...


她有可能更不理解你
“你看我家里人都不支持我 连你都不支持 这是对友情的背叛!”
本将军脱离支那之后,尽可能地和支那进行绝缘
虽然也有看到过很多政治见解不同的外国人
但是至少能坐下来聊天
你和你的朋友
就和
宋朝的人和秦朝的人说“皇上是个王八蛋”,秦朝人无法理解
一样
美国现在就被这种华人渗透了吧,而且支性一代传一代;当然其他族裔的移民应该也有类似的毛病吧。所以啊,开放多元的美国迟早要出问题的
>>從疫情開始到現在這幾檔勞什子事也看得出來,人類21世紀20年代~??年代的主題就是兩個字:撕裂。不僅...


同意,以前那种浑水摸鱼的时代要过去了,不管乐不乐意,选边站的时候到了,就跟魔戒的故事一样。
>>小时候,她可一路都是班干部、三好学生代表、优秀作文得奖者,我则是为了同学站出来跟老师吵架、宁可被罚跑...


小时候,很多同学喜欢她,因为她贵为优秀学生干部,形象好,又平易近人。她那时候还是很有人性的,做什么调皮捣蛋的事,都可以拉上她一起。越长大就越“成熟”,会聪明地只做正确的事情,好好学习之类。她周围也都是这种所谓的“成熟”的人,当然在我眼里就都是一些言行无味,样貌无趣,思想庸俗的学生干部以及跟她一样的红三代之流。现在回头看,这些“成熟”的人没有哪一个做出点任何可以令人尊敬或佩服的事来,留在国内的净是些自我感觉良好靠共产党吃饭的小人,包括身处武汉还在疫情中为中共唱赞歌的,连闭嘴都做不到。

我当年还不明白我朋友为什么甘愿跟这帮小人一起玩,现在看来完全是我自己被友情的光芒弄瞎眼了。
>>重点是反共,按你说的他全家都是共产党,不站拜登站谁?但是我不认为拜登上台了,中共就能好过到哪里去。


都是全家是既得利益阶层了,不支持败灯傻了吗?
>>她有可能更不理解你“你看我家里人都不支持我 连你都不支持 这是对友情的背叛!”本将军脱离之后,尽可能...


现实中我跟支国的联系也就这些老同学、较亲近的亲戚们了。我的亲戚们倒真的还好,脑子都还算清白,果然是一家人。

我这个朋友家里的老一辈都把自己小孩送出国,还不拿绿卡不许回,然而一个个却都又红又专,聚集起来一起怀念知青岁月,很是精神分裂。

对这种人我很熟悉,他们怀念的就是那种高人一等、菁英小圈子、无产阶级红色贵族子弟下乡的感觉。她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并从心眼儿里认可这些鬼东西,因为她的人生是完完全全按照父辈给她铺好的走的,她的堂表兄弟姊妹个个都是这样过过来的。

她其实就某方面来说也比一般人更理解我,我们共同认识的人中,一般都以为她比我更平易近人,只有她才会觉得我的同情心泛滥,不过她也觉得我很幼稚,没事找事,想得太多,给自己制造麻烦。支国的价值观就是这样,面子形象大过一切。真相会把这些人吓倒。我这个朋友出来这么多年,真相的重要性都大不过维护形象。
>>美国现在就被这种华人渗透了吧,而且支性一代传一代;当然其他族裔的移民应该也有类似的毛病吧。所以啊,开...


是的,我感觉她这种才是华人主流,特别是年轻的一代移民。她家那一大堆堂表兄弟姊妹都是她那样儿的,我这种在现实生活中才是非主流。

就凭她甘愿投拜登这种恋童癖,美国已经被这种华人腐化了
>>现实中我跟支国的联系也就这些老同学、较亲近的亲戚们了。我的亲戚们倒真的还好,脑子都还算清白,果然是一...


你说的没错 不过这些又红又专的人也并没有精神分裂,他们正如你所说的,最喜欢的就是高人一等的感觉
本将军一直觉得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不讨厌特权的物种了,他们讨厌的只是自己没有特权
让子女拿绿卡只是增加他们和其他人比较的资本
支那名言“人比人气死人”嘛
更理解你更有同理心,可能是她的情商比较高吧
然而情商智商和政治立场没有关系 和人性也没有关系
换个例子来说,当时要是打下美国的国父不是兀兴腾而是孔子之类,北美王朝也就开始了嘛对不对
在切身利益之前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能够选择明辨是非的
披萨门舞弊门各种小手段阴谋论不断。为什么你朋友还愿意跟你做朋友?明明应该ta先不愿意吧?
很能理解樓主的感受,我也有差不多的情況。有一個牆內的朋友,他很看不慣習包子,也常常批評牆內的政策和一些社會現象。然而每當和他聊起台灣、香港的問題,他就立刻變成五毛粉紅,左一句廢青、右一句台巴子,我有嘗試給他解釋五大訴求還有香港黑警的惡行,他居然說對這些人就該用非常規手段,還覺得我有點被洗腦了。
理解樓主,我牆內的朋友也是這樣。不管誰當選,前提條件必須是對中國好。我問他你為何要求一個美國總統對中國好,他就那一套下粉紅理論直接炸毛。還說我被萬惡的資本主義洗腦了。不愛國,是漢奸走狗賣國賊
……直到第六段前都沒任何想法。但第六段真的太挑戰底線了。
>>披萨门舞弊门各种小手段阴谋论不断。为什么你朋友还愿意跟你做朋友?明明应该ta先不愿意吧?


你这种论调跟我朋友她们这些菁英大陆移民同出一辙
川普就是种族主义者、反女权、骗子
反正只要反川普,就算民主党派希特勒上台也是可以的
毕竟希特勒又不反共排华
什么美国的利益、为川普发声的普通人等等,都是不存在的东西
但凡站川普的都是华人叛徒

连承认武汉肺炎是中国人导致的灾难这个事实的勇气都没有的人
早就当不了朋友了
>>你说的没错 不过这些又红又专的人也并没有精神分裂,他们正如你所说的,最喜欢的就是高人一等的感觉本将军...


与其说是她情商更高,不如说她从小就很适应当国内的干部
我出国之后才找到了自己真正属于的朋友和位置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孤独的,也是我主动选择的结果,我有很多看不下去的事情跟瞧不上的人
她则很积极参与集体活动,比我包容得多
所以我觉得如果不是从小就认识,我跟她大概率根本不会成为朋友,本质上就不是一路人
>>理解樓主,我牆內的朋友也是這樣。不管誰當選,前提條件必須是對中國好。我問他你為何要求一個美國總統對中...

是的,爱国永远都是指爱中国,永远是被害者弱国的心态
我朋友在疫情期间还走西窜东买口罩等物资往武汉寄,后来被官方统统截下来了,连后续都不跟她通报一声,她也没脾气
你这算好的,我家里有个亲戚,我给你他装上vpn,他也会经常浏览墙外信息,本来以为会思想有所开化,没想到比翻墙前更粉红,更极端,是一个坚定的拥共人
>>与其说是她情商更高,不如说她从小就很适应当国内的干部我出国之后才找到了自己真正属于的朋友和位置很长一...


这是一个高配版闰土的故事
然而价值观的不同肯定会让你们走上不同的道路
要我说和朋友聚就不要聊政治, 要聊也是开玩笑的聊, 就算政见不一样也不至于聊崩, 也没有说一定要朋友改的. 你这朋友是不是有点太喜欢干涉他人了, 或者说你们都一样, 都想改变对方?
>>与其说是她情商更高,不如说她从小就很适应当国内的干部我出国之后才找到了自己真正属于的朋友和位置很长一...


对了 你要不要考虑挖点料把她举报回去(特别是如果在美国的话)
>>对了 你要不要考虑挖点料把她举报回去(特别是如果在美国的话)

这倒没有必要,她现在也没靠共产党吃饭,也没做坏事,只是个单纯的岁静爱国者而已
>>要我说和朋友聚就不要聊政治, 要聊也是开玩笑的聊, 就算政见不一样也不至于聊崩, 也没有说一定要朋友...


只能说志不同不相为友。
她其实是个很温和,很好相处的人,只是我更欣赏原则鲜明,言行一致的人一些。
打着爱(中)国牌,吃着美国饭,这种行为我接受不了。
所以她是根本不认同民主党的价值,却投民主党的票?
那岂不是毫无原则的机会主义者?
>>所以她是根本不认同民主党的价值,却投民主党的票?那岂不是毫无原则的机会主义者?


她的原则就是谁对中国好就投谁,因为中国好了,她这样的大陆移民也就不用怕被排华了。
至于中国/中共做了多少恶,她知道,但大国崛起、牺牲一小部分人也是正常的,再说又害不到她自己身上。
川普反共却是实实在在损害到她的利益了。什么川普是种族主义者之类,只不过是以民主党的立场讲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阻止川普反共才是真心实意,但不能公开讲。
准确来说,她其实是不认同民主自由这些价值观的,然而又在消费民主自由社会带来的资源和好处,确实是机会主义者。
我坚决反共,哪怕我会成为排华的对象,但至少我问心无愧。我是觉得像我们这种受中国社会主义接班人教育的人都有着原罪的。她觉得我太极端了。
看到标题想劝楼主,读完正文支持楼主
因为这不是什么见解不同,这是两条不同方向,乃至方向冲突的命运道路之选择。

就像中美的友谊敌不过两者的冷战。
>>我对她说,她现在既然是美国公民了,就应该为美国的利益前途着想,她认为我是个叛徒 - 叛变中国的叛徒。...


这种人是可以举报的 宣誓效忠美利坚 却想着出卖美国利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