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留英學生 你問我答

無意路過這個論壇,看到了比較有多元政治光譜的大陸人,註冊個帳號交流一下,畢竟我在學校已經不太敢貿然和華人接觸了。
---------
有回覆上限那我在這邊編輯吧

@nakayamamaki
有遇到支持理解你们的大陆朋友和你们交流吗

高中時有,現在由於剛升大學還沒熟悉同學,不敢直接與大陸人聊政治。

@川普主席万寿无疆
我感觉香港人比较热衷于抱团。(虽然好像每个国家的人都这样)。我以前在英国读AL。学校大概有二十多香港学生,有倾向独立的(fb写HONG KONG IS NOT CHINA),也有本人和父母都支持警察的。
但是不管何种立场的香港人,好像都不愿意和内地人说话。比较好奇为什么

我反而覺得大陸人抱團情況比香港人更常見。香港人是會抱團但不影響結交其他外國朋友,大陸留學生更多是只願接觸同胞。而香港人不願意和大陸人說話的情況我是最近才感覺到,之前我讀al和班上的大陸學生也相處和睦,畢竟當時未爆發反送中。

@HenkGao
最近会回港吗?有两顶头盔可以无偿赠送。

暑假才回去 謝謝關心

@decemeber19
妳好
此次香港風波 本身就是因為港人對中共的不信任造成的 那麼 即便“五大訴求”全部通過 難道妳們就不擔心他們翻臉不認賬? 畢竟連《中英聯合聲明》這樣的國際條款他們都能壹筆勾銷...
所以 香港人要壹個沒有信用的政權給出承諾 意義究竟何在?

港府如確切地回應同意五大訴求而違反的話,是會遭受國際社會制裁的,而港人亦會再次上街。
比起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這種較空泛的指標,五大訴求基本沒有灰色地帶,港共政府難有空間陽奉陰違,只不過他們大概也很難會答應訴求便是了。

@vvgvv1
伦敦真的是挤,有空可以来威尔士玩~

我還真沒去過,可能寒假考慮到附近旅遊。

@zhengyi
你觉得现在香港青年最大的危机是什么?

在抗爭可能失敗的前提下,失去自由的同時沒有選擇改變的權利(沒錢移民)。
本來香港樓價已經高企,再加上政治和民生問題,社會流動性低,精神需求和物質需求皆無法滿足。

@广场青年
我在美國也參與聲援香港的運動中,用粵語和港生交流得到的回應還是比較熱烈,但是普遍戒心很重可以理解。在美國,小粉紅一般不敢太跳,當然也要分對象。你認為海外陸港關係是否已經到達了仇恨階段(你所在的國家而言)?

我暫時遇到大陸人都避談政治,應該只有熟悉了才敢聊這個話題吧。仇恨談不上,但逃犯條例事件後明顯隔閡更深,主要是大陸現在民族意識過於濃厚,他們又把反逃犯條例和港獨劃上等號,所以小粉紅便認為我們是被外國煽動影響中國發展。

@时代革命
为什么我的Canadian贴一个回应也没收到。。。= =
楼主可以试着跟大陆的同学交朋友看看,会改变固有印象,我觉得值得一试。

以前讀過高中有大陸朋友,我一直明白大陸人基本都會翻牆,並不如香港部分人所說的如此無知,只是他們看到但不願相信的更多罷了(還有更多的更多是根本不想理會政治)。現在交大陸朋友的話就看緣份吧,萬一碰見愛國情懷特別濃厚的那種我還真沒法深交。

@精神难民
香港人素质很高嘛,还说港共政府。我们私下都说港匪政府。我是真心佩服港人,唯一的担心港人伤亡增加,匪帮一直不搞双普选。

雙普選的確是五大訴求中最為重要的一環,但恐怕在中共的管治下要先流無數的血才能爭取到雙普選,甚至還是無法成功。

@daxuesheng
我是一个已经入了英国籍的前大陆人,当初对着女王像宣誓的时候也想要发生冲突的话到底会效忠谁。在我看,港人抗争中共无可厚非,但是拿出港英的棋子也刺痛很多大陆有识之士,而我很多(非华人)同事也觉得有些幼稚,毕竟当时在英国统治下也不存在双普选。所以香港真有年轻人*想效忠英国吗?如果是的话,他们想象的“光复”是什么形式呢?重新殖民还是直接变成英国人?(后者在英国当今的民意条件下明显是不可能的)
*为了这个讨论有意义,可以排除持有BNO护照的,只考虑97年以后生只有“中国籍”的那些,应该是你这个年龄段的

我的確沒有BNO,而我想港英的旗幟主要是諷刺中共沒有確切執行中英聯合聲明,令人懷緬舊時,而非表示港人希望歸英。在民族自決的前提下,維持真正的一國兩制和港獨是目前黃絲的兩大主流聲音,歸英和歸美其實更多是表達寧做二等公民勢不投共。
英國政府實際上在反修例風波中沒有給予香港甚麼實質的幫助,作為中英聯合聲明的一方,未見其對中央今時今日損害香港自治及一國兩制的惡行作聲討,大部分年青港人不會盲目地因為反共而選擇歸英作為出路。
24
分享 2019-10-02

155 个评论

哪個城市?有跟當地華人接觸嗎?他們對於反送中事件有何看法?
个人支持 返送中 支持要求普选 对于堵机场等行为表示遗憾
倫敦
我還真的沒敢多和香港人以外的華人聊天,即時有也避談政治,免得剛開學就直接和人鬧翻了
现在可以说是爆发了二十一世纪以来香港最大的政治事件。香港人现在的该事件参与率是不是接近100%了?而像你一样的在外港人该事件参与率大概是多少啊?
妳好 無意冒犯 但確實想問壹下(特意轉了繁體):
赴英留學的香港學生 是否大多屬於中產以上階層?如果是 那麼作為既得利益者 他們否更容易有親共的傾向?
還是說 在接觸西方民主後 可以舍棄個人利益 爭取民主和自由呢?
個人不是每次遊行都有出席,我暑假在港時去過七八次遊行左右吧,也有參與倫敦的反送中活動

這次事件確實令大家都政治覺醒了,但是選擇漠視的人還是不會參與在其中,甚或我身邊有聲稱自己立場是反送中的卻從不參與任何遊行,所以參與率方面還是挺兩極化的,熱衷社運的人幾乎是每個周末去兩次
香港人对于输出革命有什麼看法?大陸維權人士,受到社會主義鐵拳的人士環是很痛恨天龍人的。
还是要看个人 理论上这些人 更应该有追求民主自由的趋势
向你说句抱歉,我之前读过书,现在在工作的那所英国大学(非伦敦)最近爆发了反港独爱国行为。具体细节不太多说了不然怕泄露个资。
而且让我更不爽的是我在这所学校的两个phd学妹都参加了爱国反废青行动。
本来以为远离伦敦这种大城市应该就不用看到这种鸟事,结果还是遇到了。
一旦这种事情就发生在身边,而且自己的熟人都牵涉进去了,真的心里不是滋味。尤其是已经读到第四年的phd都被洗脑或者假装被洗脑。。。唉。。。
即使是較富裕的階層,我認為他們更多的是政治冷感而非親共,這種人還是很難改變的,無論香港最後何去何從他們可以很輕鬆移民,不愁出路。 而我這種中產階層的會比較關心政治方面。不過亦有些比較富裕的人亦支持反送中,但多只作評論,自己不會投身運動。
有遇到支持理解你们的大陆朋友和你们交流吗
有輸出革命的概念但實踐的可能微乎其微。現在大陸民族意識太濃厚,所謂愛國的情操更是達到了一個峰值,大部分社會階層對著一個和自己沒有半毛錢關係的所謂經濟發展成果打晒飛機咁(我想不到替代的書面語),實在很難向這些小粉紅進行革命輸出。
我感觉香港人比较热衷于抱团。(虽然好像每个国家的人都这样)。我以前在英国读AL。学校大概有二十多香港学生,有倾向独立的(fb写HONG KONG IS NOT CHINA),也有本人和父母都支持警察的。

但是不管何种立场的香港人,好像都不愿意和内地人说话。比较好奇为什么
中國留學生有的本身就是官二代,他們不會亦不能有反共的政治立場
至於其他被洗腦的學生,我認為他們多是選擇不去理解,正如你的用詞假裝被洗腦。
最近会回港吗?有两顶头盔可以无偿赠送。
妳好
此次香港風波 本身就是因為港人對中共的不信任造成的 那麼 即便“五大訴求”全部通過 難道妳們就不擔心他們翻臉不認賬? 畢竟連《中英聯合聲明》這樣的國際條款他們都能壹筆勾銷...
所以 香港人要壹個沒有信用的政權給出承諾 意義究竟何在?
伦敦真的是挤,有空可以来威尔士玩~
你觉得现在香港青年最大的危机是什么?
我在美國也參與聲援香港的運動中,用粵語和港生交流得到的回應還是比較熱烈,但是普遍戒心很重可以理解。在美國,小粉紅一般不敢太跳,當然也要分所在城市,一般粉紅的活躍度和所在城市的大陸留學生人數呈正相關。你認為海外陸港關係是否已經到達了仇恨階段(你所在的國家而言)?
为什么我的Canadian贴一个回应也没收到。。。= =

楼主可以试着跟大陆的同学交朋友看看,会改变固有印象,我觉得值得一试。
香港人素质很高嘛,还说港共政府。我们私下都说港匪政府。我是真心佩服港人,唯一的担心港人伤亡增加,匪帮一直不搞双普选。
我是一个已经入了英国籍的前大陆人,当初对着女王像宣誓的时候也想要发生冲突的话到底会效忠谁。在我看,港人抗争中共无可厚非,但是拿出港英的棋子也刺痛很多大陆有识之士,而我很多(非华人)同事也觉得有些幼稚,毕竟当时在英国统治下也不存在双普选。所以香港真有年轻人*想效忠英国吗?如果是的话,他们想象的“光复”是什么形式呢?重新殖民还是直接变成英国人?(后者在英国当今的民意条件下明显是不可能的)

*为了这个讨论有意义,可以排除持有BNO护照的,只考虑97年以后生只有“中国籍”的那些,应该是你这个年龄段的
英國的表現根本就是懦夫, 沒有實際行動就算了, 基本上連動口也沒有
拿英國旗并不是代表我們樂意歸英
舉外國旗的最大效果是刺痛中共, 中共既然一直說我們「勾結外國勢力」, 那我們就做好了, 滿意吧 !

* 我有BNO, 但我從不指望英國幫得了甚麼,
英國唯一能做的, 只有制裁大量港共的英藉官員和當年留港的英藉警官
身边有没有图波特(Tibet)和维吾尔的朋友,我现在也是一点都不敢相信大陆人。
我是真沒有見過,可能少數民族沒有甚麼機會出國留學。
Boris Johnson而家係顧掂自己先,佢要no deal brexit甚至仲要靠中國嚟減輕脫歐帶嚟嘅部分影響,所以旨意佢哋都晒氣。
难民群体,在英国可能不多。澳大利亚有不少难民后代。
如果港人最后的革命没有成功,你会选择留在英国,或者其他英联邦国家吗,还是会回到香港继续斗争?
另外,鄙人现在也身处欧罗巴,也观察到一些蠢蠢欲动的战狼,楼主请注意自身安全,尽量不要靠近那些扎堆出现的中国人
你觉得法国和德国这俩哪个地方的战狼更多?
我覺得自己的根算是在香港扎得較深的,因為我是在香港讀完的中四才到英國。但現在也難免會想到移民的可能性,不過我還未計劃這麼長遠。
剛剛搜了一下,戰狼大概是激進五毛的意思?我基本不會和沒有深交的大陸人談及政治所以謝謝關心。
什么是衣分三色,食分五等
说法出自作家王实味。37年赴延安,翻译了200余万字的马、恩、列著作。
42年因发表《野百合花》抨击延安“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的特权等级制度被批,继而办起墙报《矢与的》,王震看后报告毛,毛挑灯夜看后说:“思想斗争有了目标了”。1947年被康生、李克农批准秘密处死,弃尸枯井。

王实味讲的“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是怎样的呢?

所谓“衣分三色”,就是高级干部的深蓝色斜纹布、中级干部的灰青色平布、基层干部的黑色土布之间的分别。在着装方面,实行“普通服”和“干部服”的区分。当时延安边区经济困难,棉布缺乏,革命同志们所穿服装都使用当地织的土布,面料粗糙简陋,是为“普通服”。后来从外面买来少量的斜纹布,这在当年属于比较高级的布料,民间俗称为“洋布”,这种布料做成的衣服主要是给领导和一些著名学者、专家穿,当时的人称之为“干部服”。

而“食分五等”,则是指在伙食方面,依职位级别不同分别归入“大灶”、“中灶”、“小灶”和“特灶”。一般普通干部都吃“大灶”。“中灶”则属“地委”一级的干部。“小灶”则为“区党委部长以上干部”所享受。“特灶”,这是供给中央主要领导、革命元老和外籍专家的。
我们学校港生少,但我在校园里办支持香港的展览,也遇到了香港人。我们用粤语和英语聊得很好。有一个中国同学停下来交流,试图证明香港为什么不适合民主,还有几个人匆匆路过时喊了口号“Hong Kong must be part of China"。

我虽然支持香港独立,展板也是本土派立场,但并没有明确写出”独立“二字,只是在中国同学眼里,真普选是独立,上街本身就是独立,所以黄之锋一定是港独分子,至于港人到底说什么不说什么,对他们来说不重要。

有人说为了争取中国人支持,应该回避独立问题,但这种主张在道义上站不住脚。既然“无代表不纳税”可以构成美独的理由, 港人面对残暴的中华帝国难道为何不可以独立? 港人的五大诉求不是港独主张,我这个非港人是港独分子。

这段时间我也在学校里贴支持香港的海报,不过总是被撕毁,或者被人用I love China和骂“废青仆街”“跪久了站不起来”的简体便签盖住。有中国同学在学校脸书群里说我biased, offensive and spreading hate,关于我个人,他们在微信群里据说也有讨论,大致分为温和派和勇武派。

另一次在办东突厥斯坦校园运动展时,倒没有中国同学来交流,只有人拍照,似乎上传到了留学生微信群组。还有中国同学停下来,用中文说“我讨厌共产党,但维吾尔人是绿绿,消灭了也不是坏事。”他如果也上品葱,应该能找到知音。
想好达成诉求后下一步是什么了么?
达不成呢?
如果你指的是同溫層的效應,其實長時間接觸同類型資訊是無可厚非會導致立場銳化的。但如果你所指的「洗腦」是從一開始黃藍的選擇,基本每一個擁護民主自由等普世核心價值的香港人都會站在雞蛋的一方對抗高牆。示威者一方要求資訊經過fact checked,而黨媒還在散佈假新聞,誰在真正的進行洗腦?高下立見。
說黃之鋒是港獨分子的人基本只會從微訊微博看所謂「新聞」吧...
主要習近平時代喧染愛國,大中華,祖國崛起的情懷太濃厚,致使大部份人一聽到港獨就非常義憤填膺。他們不關心五大訴求不包括港獨,亦絕不會認同大家文化背景的不同而各自為政是值得被尊重的政見,聽到「獨」一字集體高潮,粗暴橫蠻地將別人指責成禍國殃民的反賊。
須知雨革以前,港獨基本不成氣候。如果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有確切落實的話,何來有人需要高喊獨立呢?強迫別人崇拜自己的天朝大國實屬荒謬之舉。
我想我絕對沒有資格回答你的兩個問題。所謂的「無大台」就是每一步的行動都是群眾自發,所以有關運動以後的路向還待群眾商榷達成共識。
請指明西方和港台媒體進行洗腦的具體論述,你這種空泛的所謂見解,東打一棍子西方港台右掄一棒子中共,實質只是言之無物的犬儒式見解。先收起那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姿態才來進行討論吧。
本人也是香港人,第一次在這裹發貼
看見這裹這麼多理性思考的中國內地朋友,我有些感動。
對不起,對於曾經有香港人侮辱或者攻擊內地人,我自己感到抱歉,但我無法代表他們發言。
在一個情緒化的環境下,大家都有用假資訊攻擊對方,但我是願意做理性而客觀的人。
我自己不是港獨分子,我不同意中共媒體把所有人當是港獨分子,更加覺得很多和理非實際是很善良,就算面對情緒化的勇武派企圖報復那些親共黑社會,會阻止報復,根本就不是所謂的暴徒。
甚至我自己,也有反省過對警察的仇恨是不對,如果對其它不關事或者比較少惡的人報復,我覺得如果主張殺光所有人的話,自己和那些納粹兔,小粉紅根本沒分別。
沒錯,我本來是和理非,但我現在傾向勇武,因為我認為和平已經沒希望,因為港警已經無法無天,沒有獨立調查,只有越來越過分,我經常都想自殺,只是我沒勇氣做到。


我身為香港人,但我根本不在乎你是誰,我自己理性思考的結果,我認為港媒不會客觀,但我仍選擇了反送中因為我認為中共和港府根本不合理。
首先我是相當希望中國強大,你沒看錯,對,任何一個國家強大,只要走向健康和自由民主的路上,我是支持,例如如果他真的為所有人帶來幸福。我是不希望中共把它的暴力越來越施加人民身上,和他們那一套我覺得很恐怖的教育政策,例如你不服從我得死,或者煽動極端民族主義,不斷打壓異見人士,把所有批評都視為反黨反國或者謠言,這是我反感中共的主要原因,但我不反感中國人,我絕不相信這是必然的,如果我生在中國大陸也可能成為小粉紅一部分,因為中國大陸有一套很厲害,令我都覺得害怕的思想。我是無法想像大陸內地批評習近平是會被禁言,我自己覺得理性的評論本來就可以,習近平無限期連任我反對,這是我立場,不因為我立場而打壓我說話。
我自己其實希望和中國內地的人能做朋友,你把我當是中國人,香港人我都不care,我認為人類是一家。
我知道中國強大,但這不是我會接受中共的理由,正如納粹德國曾經強大,也不是我會支持希特勒的理由。

另外,泛民就不是如親共派說的那樣子一直反中亂港,他們正正是在六四事件後曾經遊說美國中共是好的,正是他們做法不實際,所以和理非的遊行到了2014年開始破功,我們可以透過獨立思考理解是因為我們有運氣,因為我們很容易上國外網站,也認為思考表達是自由。
如果仍有人堅信香港人出街為了收錢,我相信他們只是對人的痛苦無感覺,香港人為了自己命運,我根本就沒想過對抗中共會成功(我一開始就覺得是絕望和悲觀,一,大陸大部分人絕不會支持我們,因為我覺得香港人反擊"大陸殖民"也做過不少極端的事(因為香港生存空間越來越窄,第二,另外香港人也難以自救,泛民吹的吹主回歸中華根本不成功)
如果我想要錢,投靠大陸即可(一同讚美祖國一同歌頌老習),但香港人不是,我想說很多香港人自殺未逐,難度也收了錢嗎? 收了錢去直接擋有殺傷力的武器?收了錢去選擇沒有明天的香港?

可以有工作香港人為何好好的去賺這種錢,很多人是寫好遺書,根本沒想過有明天,這才是真相,中共說的那很明顯不是真相,很簡單,只要和香港人接觸一下,和他們說說,就算連不少勇武派都不認同自己搞港獨(當然支持港獨的越來越多)。 如果和他們說說,我恐怕他們很多會選擇會和中國內地人講真相,而不是像黨媒那樣描述的那樣子。

"
請指明西方和港台媒體進行洗腦的具體論述,你這種空泛的所謂見解,東打一棍子西方港台右掄一棒子中共,實質只是言之無物的犬儒式見解。先收起那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姿態才來進行討論吧。"

對,我不否定他們會洗腦,但我想指出,我們可以有能力看雙方資訊,而不是只有像他們封鎖所有資訊。
我小時侯就在香港受愛國教育長大,江澤民,楊利偉,神舟五號,國民教育,鴉片戰爭我們都懂,不一定是部分人以為的那樣子,他們認為香港人被洗腦。
就和小粉紅長大的時侯都是在江澤民時代長大,我也是看這些長大,但我們和他們不同的是,我們可以看牆外的資訊,沒有全方位的封鎖感情式灌輸,我爺爺也告訴過我六四都是暴徒先搞事,但我很快就看出不妥,就是我上大陸網站寫六四就整個網"壞掉",所以令我覺得一面之詞不可靠。
我覺得民運,中共都有做謠,但最基本的事實是,如果中共這麼有理,就公開所有資料,給人"獨立調查",還有公開那些下令鎮壓的指揮官的證詞和獨白來看看。
已删除
如果你嚴格定義甚麼是洗腦,我會選用你的定義。
我們應該針對一些事例的真假而判斷,如果大家都指大家被洗腦沒意思。
還有你別忘了,香港佔大多的報紙和媒體,都是一面倒親共
成報,CCTVB,東方日報(第一大報紙)......
還有學校本來就有教我們中國的偉大,同樣也有比較有良心的老師教我們內地維權被打壓,六四事件等等討論。
在中共擁有中資媒體和教育雙管齊下這種優勢下,為何結果卻是一面倒,是因為中共的理論,理據,做的行為只要你有理性,基本智力都看出不妥。
還有很多很多,我自己會判斷中共連最基本的事實--把真普選的需求說成是港獨,親共的黨媒胡亂標籤別人是港獨,我覺得他們根本不在意自己說謊。
如果單是把原因怪在洗腦高明,我也會說中共洗腦高明,沒意思。我也會說中共的洗腦技術本來高明,但這一代的極端化正正是江澤民時代的結果,也就是美國和西方縱容的結果,所以我不會認為美國和西方特別正義,我更加覺得他們養肥一個怪物令我很難過,我此終認為很多小粉紅的本性是善良,因為他們會覺得自己行為是正義。
人本來就難理性思考,原因是感情左右人判斷一大部分,我看出很多用詞本來就能左右思維,內地有無孔不入的思想課,政治課。
繼續表演 我天天都聽到大陸人說我們都被美國洗腦了
你覺得你覺醒了? 你覺得你比所有人都聰明嗎?
那你可是天才呢。

難道你要像是那群粉蛆一樣說我們在教科書上被洗腦了嗎??
明確的告訴你教科書舔共的部分比批評的還要多,畢竟最醜惡的都沒寫上。
媒體洗腦?CCTV洗腦可太厲害了, 牆國人都信了。
厲害啊跟我們看的都不一樣,你果然有不一樣的感受。
被習慣洗腦的人看啥都覺得洗腦,從來心裏都沒有"公義"兩字的存在。
从法理上说,哪怕一国两制货真价实,香港人也有权追求独立。因为:1)主张独立是言论自由。2)中英私相授受并非港人的选择。当然就像你所说,如果一国两制是真的,港人也就很少有独立的兴趣了。“香港民族”很大程度上是被中国逼出来的,港人的中华文化认同其实非常强大,维园的灯火就是证据。
首先我要為Telling Truth說幾句話
我首先說我認同他的地方
1.他的確沒迷信CCTV說的東西
2我認同他說的部分觀點,我也不盡認為港台以及西方媒體的新聞或者評價是客觀。
所以我們才需要FACT-CHECK這樣的東西,就是要求證清楚。
思辨性思考就是教我們要學這點,例如找出自己邏輯漏洞之外,審視自己理據是否清楚,正如一些負面字眼,或者聯繫上恐怖的音樂可能會產生潛而移默的現像我不否定是可能,但用這些就判斷香港台灣人就是這樣的理由而"洗腦就是相關非因果的問題了,有這現像,不代表這現像導致這種事情發生,我們不可能把這現像歸納這因素,除非你有一個更完整的體系解釋,例如無孔不入的教育,媒體,資訊封鎖,只有一種聲音由感情開始培養,但香港明顯不是,親共派甚至我們上一代的一輩也有愛毛的(我是新界人),他們也明顯灌輸過我一些反美親共的觀點。
另外,我個人不同意面對不同意見首先就激動處理,除非對方真的不能溝通。

好吧,我先說說為何客觀上我不認為互指對方被洗腦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brainwashing-myth-99272
"The brainwashing explanation ignores this social scientific research. It infantilizes individuals by denying them personal agency and suggesting that they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ir actions. The courts don't buy brainwashing."
洗腦這東西,我認為它應該存在,但它卻是缺乏科學根據,法庭不會buy洗腦作為合理理據,換言之,我不認為指責討論的朋友被洗腦所以才會______是唯一OK合理的。

那我說一說我的觀點了,為何我不認為單是洗腦解釋是合理的。
原因是CCTVB,成報,東方日報,文匯這一大堆的報紙都是在香港屬於傳統媒體之一。
基本上要洗我們腦,他們是最落力,CCTVB以及這些媒體反覆播放某些訊息,如果按我主觀感受也是洗腦。就如有朋友說了,香港教科書基本上是讚美中共超過批評中共,我不知有沒有大陸人真的認真看看香港的教科書完整所寫的讚美中共的對話,身為90後,我本人在這點有資格發言是因為我就是親身經歷這些長大。 如果親共者在香港也投入這麼多資源,他們的洗腦如此失敗,換句話即是港台媒體的洗腦技術比較高,但不盡然,他們在牆內的"洗腦"卻很成功。
換句話我們可以有兩邊的資訊,甚至教科書也是強烈偏向中共這一邊的。
我能了解你們為樣用詞如此情緒,但我覺得你們可以避免。
"ChinaWin 回复 湊巧經過在咖啡座
你们的国民教育就是教育反贼啊,文科老师意识形态偏激者不少,教育出来的学生什么样不用说也知道。再加上香港人均高带来的优越感,对大陆的俯视,对大陆崛起的酸葡萄心态,就越喜欢苹果,香港电台这种偏颇歪曲的媒体。"

你可以問我,我在初中就當面質問我的歷史老師,為何你們掩蓋對中共不利的東西,如果說意識形態偏激,他們才真的是偏激,說到底,你是不認為人是有獨立思考能力判斷而將洗腦歸為單一的解釋,我們反對中共是因為它整個體系扭曲,以及實際性是傷害人民,你真的以為老師都只有單一政治立場只會洗腦?我自己親身上過歷史課,還覺得他們的歷史思維根本就是灌輸而非教人理性思考。 "对大陆崛起的酸葡萄心态",我自己沒所謂,如果是正常的興起而非恐怖"掘"起。
換句話說,中共的媒體作做的歪曲多於港媒10倍,公然扣一些不是港獨人士是港獨的黨媒的連包裝都不需要,他們指責別人的,往往是自己更甚10倍。


香港人對中共的態度,不是理解為"洗腦",而是因為香港人生存困境,感受到日益的環境惡化,例如你今天要煽動我,我也會有獨立思考,香港人也不是愚民,不是動不動就被洗腦,我們也知道要spot check 那些rhetoric skill(例如陳述事實和加上形容詞描述的概念) ,而正正是我們看出中共不斷對我們的傷害和謊言,這才是主因。

至於,中共不給香港人民主,我認為是事實。
但我先了解我同意你和不同意你的地方。
我先理解你的觀點,我同意你說的,一人一票不是民主的必要前提,但要看情況。
而中共提供的民主方案是騙人,就是如此,因為他們的方法根本無法反映民意,而且全部是親共派有利的假民主,所以根本不是民主,重點不是一人一票,而是他們的做法就是騙,但一人一票的方法在香港(不要把香港比較美國,美國總統選舉不是一人一票,但是美國的地方選舉是一人一票的,如果有誤請告知)比較能反映事實。
你真的認識香港媒體嗎?文匯報大公報等紅媒你不認識還是選擇不提起?君不見港府嘗試推行普教中,國民教育進行文化清洗?港人看多了的究竟是親共還是反共媒體自己心裡有點數。
你謂之西方媒體的偏頗在於其選擇性報導,那麼請你解釋一下中國是如何的瑕不掩瑜?你口中一筆帶過的好是如何能說服我放棄關注中共於打壓人權方面的惡?
“国民教育”是中国力推的港版政治课,“教育反贼”的是香港自己的通识教育——这是一门很棒的课,因为它说出了常识、教会学生思辨。据我观察,港人其实对中国没什么优越感,主要是害怕感:因为这个不请自来的“祖国”既蛮横又强大,因为有了“祖国”,所以“你什么都不是”。如果“祖国”不是中国,仍然是更讲理的英国,或者是更弱小的马来西亚,香港的当下一定不会像今天一样惨烈。BTW我感觉你会被封,虽然我不确定封你是不是好。
"李銘柱聲稱2007年中央承諾港人普選"可否提供出處?來源?
就我觀察,許多港青的政治啟蒙是開始於歷史課本上記載的中國建國以來的史實。一些因為愛國或純粹對中國感興趣 而去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和現況的學生,很大一部分反而成了"反賊"黃絲。
跟五毛辩论没有任何意义,他们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水军,说的都是一遍遍复读墙内小粉红的话。
他们不是活人,只是为了给你带来挫折感而已。

五毛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制造大量的【假民意】,从而挑拨族群关系,绑架大陆人,让别人对大陆人形成恶劣印象,从而对大陆人歧视。本站封禁的五毛不少喜欢以【一个大陆青年】自居。制造假民意的目的还在于绑架中国政府的决策,混淆小学生习近平的视听,类似于袁世凯儿子给他单独定制的那份假报纸一样的效果。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man李
你们的答案很好,但是这些五毛会选择无视,他们不会告诉他身边的任何人,过几天又会跑来一个人问你一摸一样的问题。
中国人喜欢抱团,但藏人和维吾尔人很少和中国人一起玩,而且很多人有其他国家的国籍,你认识的集会就少了。我的实验楼里有两个台湾人,以前常见面也不怎么说话,但是知道他们是台湾人以后,话一下就多了。另一次有一个女生听我用中文打电话,就说Are you Chinese? 我一下就怒了,说I originally come from China but that doesn't necessarily make me Chinese. Would you also have asked Jews in Auschwitz if they were Germans? 其实她只是being nice, 是我自己失态了。
身為香港人,我可以告訴你,你我是一樣的,都是一樣的眾生,大家活在同一個地球共同努力是我的夢想,為何要眨低或者看高別人?
其實通識我覺得他教的東西OK,我那時還覺得他太親共。
但你可以了解,我不同意優越感,甚至大多人都不覺得優越感是一種理由。
是有人用優越感作為解釋,但我不認為和我觀察的現像符合。
我觀察的是年青人的絕望和失落,我觀察是香港人對中共的強大感到可怕,是道德上的厭惡感。
身為香港人,我可以告訴你,你我是一樣的,都是一樣的眾生,大家活在同一個地球共同努力是我的夢想,為何要眨低或者看高別人?
其實通識我覺得他教的東西OK,我那時還覺得他太親共。
但你可以了解,我不同意優越感,甚至大多人都不覺得優越感是一種理由。
是有人用優越感作為解釋,但我不認為和我觀察的現像符合。
我觀察的是年青人的絕望和失落,我觀察是香港人對中共的強大感到可怕,是道德上的厭惡感。
(不知為何同時一按就連發三張一樣的貼子,請管理員處理)
请问你在回复哪一层楼?我前面唯一提到优越感的地方是:“据我观察,港人其实对中国没什么优越感,主要是害怕感:因为这个不请自来的祖国既蛮横又强大"。
我最近在和香港朋友学广东话,你要是在伦敦或者路过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有緣吧
你係英國過邊生活係點樣㗎
都係普通大學生活,不過應該冇香港啲u咁多嘢玩,join吓啲soc同去吓啲hall events囉。
哦 知道喇
多謝哂
我地都係香港人,今晚開始香港點算好 :(
題主你好,本人也在英國工作,十月中旬會去倫敦。閣下現在是在讀Master还是Bachelor?得闲饮茶 :)
你好
不知道你了不了解香港各个大学学生的情况?
我自己是支持香港人的抗争的,也一直在跟身边的朋友普及五大诉求的具体内容。
但是最近在港科大读书的朋友,跟我说学校里面有要打大陆口音的大陆学生的文宣,而且也有人因为说普通话被打了。我不了解具体情况,不在香港也不能判断真假,但是我的朋友本身肯定不是小粉红,应该不会乱造谣。这件事让我本身也有点动摇,所以像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这样的对大陆人有敌意的现象。
谢谢
问一个用词上的问题,香港语境里面当讲到“中共”的时候一般指的是共产党还是中国?
想问一下,你们香港人对大陆的政治了解多少?
知道党内分帮结派的,习在你们眼里是不是真正的一言九鼎?
他们党内对香港分别是什么心态。
香港是否他们内斗的一枚棋子(四中全会计划10月份开,但没有具体日子)?
现在欧洲、美国、日本等主要经济强国对贸易战的态度如何,后续会如何发展?
香港在现在新的形势下是处于什么地位?
你们有没有想过在这样的形势下,真正能决定你们的命运的是谁?
林郑月娥?还是江派、还是习派、还是更飘渺的灯塔国(美国、欧洲、甚至日本)?
现在在香港能真正话事的共产党人是谁,他是什么派系的?真听谁的?

林郑月娥是否则真的那么无脑?
个人感觉她是生怕运动不够猛,不时的激化一下。
Bachelor
用緊急法就返唔到轉頭,會越嚟越多唔合理嘅法例加大警察進行濫捕嘅權力,義士情況越嚟越危險。從來都係抗爭到底先會見到希望,某程度上今次都係機會等啲左膠覺醒衝破埋心理關口,至少心態上可以全面勇武,先至有贏嘅本錢,反正係唔係都衰蒙面同非法集會。
老實說不太了解香港各大學情況,恕無法客觀評論。
我的理解中共絕對是指共產黨,但其實現時黨國的分野模糊。
你的觀點是比較陰謀論方面的,我個人認為過份揣度當權者目的對目前抗爭運動的幫助其實不大,而且我對共黨內派系鬥爭認識不深。
不過我個人並不能代表港人,還是有人對大陸政治認識很深的。
更何況重有好多藍絲帶同激進建制派
:(
其实吧,在这个论坛你们只是来找认同的。基本都是反贼,跟普遍内地民众思想差异很大
我路过刷了些话题,基本这论坛的大佬们就是10几亿中国人都是傻逼,聪明人都在这的看法。
内地民众更多的是不关心。有好奇的,比如我,看完还是没明白港人到底想要什么。大概是几周前?港府又退了一步,那会看到新闻也很好奇港人是怎么反应,问了经常聊天的群里得知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只能说:很刚!所以似乎完全没有妥协的可能。我的理解吧,港人可能是一定要双普选,但以我对香港现状的理解中央还不可能放开(大概率普选出来的特首会是反共人士)。港人可能会问内地民众怎么看?当然也不希望看到这局面,这不单单是爱国不爱国,粉红不粉红的问题,而是珠三角就可能变成前线的问题,中国最富裕繁华的地区之一变成前线,画面太美了。可以参考福建,已经做了几十年前线了,虽说这几年开始没太大威胁已开始放开发展。所以港人后来持续的抗争,实在理解不清内在逻辑,而墙外媒体基本都是苹果日报这类的,比土共媒体还没谱,找不到啥好的信息源,基本就放弃好奇了。现在的抗争给我感觉就是为了抗争而抗争,而不是为了解决问题的抗争。说真的香港和内地互相是无法理解的,你们眼中的土共是十恶不赦、万恶之源,我们眼中的土共有好有坏,虽然主席连任不知道会怎样,但还是留给历史去评价吧。你们总说我们被洗脑,这是很没意义的,14亿人的洗脑,让美国动用全部媒体来洗洗看?反倒是我经常能看到你们说土共太可怕了,然后列举什么什么被消失,我只能说身边就没碰到过(可能我们这社会底层的小老百姓离得太远?),所以我很好奇到底是哪里的资讯使你们相信土共有这么黑暗、可怕、惨无人道?我认可自由是普世价值,我没弄明白民主是什么,然后好奇的看看墙外的媒体、网民评论,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墙外华文世界向往的民主自由比土共的共产主义还虚无缥缈。
咱也来提个问题:你觉得港人会在咋样的情况下停止上街?五大訴求都满足或者其他?对了,如果想了解内地人想法,可能找些tg群更合适,这边的大佬都挺神奇的(虽然我身边也有两位反共人士)
政府答應五大訴求運動自然就會宣告結束,只是迎來這個結局還需要千百倍的努力。而民主是能讓人民監察政府,司法和行政的獨立,人民能夠通過法律制約政府,法例乃是保障市民而非維護政權。
那就拭目以待。
我对香港游行持中立态度,有个问题很想问问香港的青年人。

My Little Airport有首歌为“社会主义青年”,里面有歌词为
“基本上我是一个倾向社会主义的青年
虽然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只看过一遍
但世界需要改变
不要让我失业超过半年 ”

我认为香港目前的游行青年的心态大约如此,生活中有些不满,看不到未来,或失业,或买不起房,或结不起婚,于是揭竿而起,毕竟深入了解民主的人在大众里绝对是少数,读过“论美国的民主”等经典书籍的人绝对是少数。请问你如何回应我的观点呢? 谢谢
活到三十多经点事你就明白了。前提是不在体制内,凭自己本事吃饭。
恁又代表十几亿拆那人了 恁支自己发表的数据网民才1亿,本科率更是低得可怕 其余十几亿的想法就靠恁在这意淫就完事了
在香港,黃絲是大學生的主流,足以證明反政府的人受教育程度比支持政府的更高。我不清楚眾多黃絲中存在多少只看表層的人,但何不先審視親政府的人有幾多是真正了解他們擁護的極權政府是如何醜陋,又有幾多能說出他們口中的所謂暴徒爭取的五大訴求呢?
当然,反对你们的人,大多也只是为了让他们安定的生活不要被影响罢了,他们可能也并不觉得大陆政府有多么好,更没有读过半遍马克思著作。

我能不能这样总结,大多游行众并不多了解民主,而单纯觉得民主好,民主能带来改变,于是游行。
而反对游行的人包括大陆人,并不都了解中共,但单纯觉得分裂不好,于是反对。

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在两边都被神圣化了,它们到底有什么神圣的呢?
問題是共產黨以民族主義的思想為捆綁行極權主義之實。2008北京奧運時香港人還會為中國選手站在頒獎台上自豪,同年汶川地震港人更踴躍捐款賑災,為何現在與大陸有這麼大的隔閡?源於一次又一次中央對民主自治社會承諾的落空,更嘗試以不同手法剝削港人自由,施行暴政收編香港為一省。
可以說世上沒有一個制度是完美的,但是在所謂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並不會是我對理想政制的選項之一。
香港游行众大多没有研究过民主著作,更没有体验过民主的日子,为何他们能得出民主是一种对他们好的制度,并为之游行,甚至动用暴力?我真的很不解,中间是否有各种传媒的影响呢?

Anyway,祝福你们,保护好自己,也不要伤害别人。
北美的学校双方都不是很跳,反倒是澳洲那种野鸡学校活跃的人数多 (两方)
未食過豬都見過豬行路啦,唔係跑得快過馬先可以講馬嘅。我們未經歷過民主制度的洗禮,但早已飽受中共暴政的折磨,為何寧願相信西方傳媒洗腦這種子虛烏有的說法,卻無視我們不甘屈服於極權管治下的精神呢?
你回复的这个人被封了吧,没看见他精湛shen的发言
看一下五大诉求吧,没有人说暴力是好事情,但是要独立调查,司法公开公正审判,香港面临的问题不是简单的社会暴力问题而是法制公正的败坏,没有信服的秩序规则,政府也不想平等地位谈判,只有武力解决问题。没有公信说服力,舆论和新闻就是真真假假的吵架,具体事件被剪辑一下,事实就各自向双方有利的言论扭曲了,讨论对错没有意义了。

如果事实正义获取不了,那么司法的程序正义是唯一可以被社会依赖的,但是如今的香港,共军敢程序正义吗?

我就把话说了,香港要么像64一样因为政府血腥镇压,人民跪着求和平,要么像韩国民主化过程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人民站着求自由。试问,谁不想和平解决问题呢?楼主对共军和专制的邪恶程度理解不深刻啊,纯良无害解决不了共军的问题。
一个很短时间内残害了中国人4000万人以上的政党,其合法性本来就很存疑,香港随便搞民主制度可能会混乱,都比大陆专制体制政策风险低,最多穷一些,命运至少有把控。民主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不会逆向淘汰,不会王朝轮回,权力关进笼子内,民主的缺点远远比专制的危害小得多。不要被“这种我们制度是有些问题,但是你们制度也不完美”的这种五毛言论所摆布,在大陆对官媒洗脑公开说不的都被迫害了,没有听说不接受西方传媒洗脑的有人身威胁,他们最多是抵制下共产主义言论,这就是区别。
看来您对付这种言论没有经验呢,哈哈
原諒我粵語比較流利,換成書面語總有些拗口。

要回复影片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