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编程随想的博文,过度悲观的葱油可以看看,调整好心态。

站内搜了下,之前也有人发过,只是贴的链接,我全文搬运下。PS:原博文发表时间为2012年1月26日。
“心智模式”系列:如何面对【逆境】?——兼谈“斯托克代尔悖论”
文章目录
★斯托克代尔的故事
★俺的解读
★举例说明
  前2天发了一篇博文——《谈革命[2]:先有制度还是先有素质》。有很多热心网友在博客里留言,有些言论比较悲观。有感于此,写这篇博文与大伙儿分享。



★斯托克代尔的故事

  先来说一个真实的小故事。
  话说斯托克代尔是越战后的美国海军中将。他在参加越战时被俘,被关在战俘营长达八年,期间遭受越共的种种虐待。作为当时战俘营中军衔最高的军官,他带领同伴跟越共做各种斗争,以提高美军战俘的待遇并增加获释的机会。获释之后,斯托克代尔的事迹被广为宣传。著名的管理学家吉姆·柯林斯慕名找他做了一次访谈(以下是对话过程摘录)。

柯林斯好奇地问:
你为啥能熬过那8年悲惨的战俘生活,坚持到最后获释的?
斯托克代尔给出的回答是:
因为俺从不失去信心。俺坚信自己一定能活着出来。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俺。
(这个回答貌似挺普通的)
柯林斯又问:
哪些人没能活着出来?
斯托克代尔说:
这个简单,当然是那些乐观主义者啦。
(这下柯林斯被彻底搞糊涂了。俺第一次读这个故事,也被搞糊涂了)
斯托克代尔察觉到柯林斯的困惑,继续补充道:
那帮乐观主义者会说:'圣诞节之前,我们一定出得去'。圣诞节会来临,然后过了。
他们又说:'复活节之前,我们一定出得去'。复活节来了,又过了。
然后是感恩节,再然后是下一个圣诞节......如此往复。最终,那些乐观主义者在郁闷中死去。

最后,斯托克代尔总结说: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训——你不能把信念和原则搞混。
信念是:你一定能获得成功——这个信念千万不可失去。
原则是:你一定要面对最残忍的现实——无论它们是什么。


  这段对话给柯林斯留下很深的印象,柯林斯把海军上将的故事写入《从优秀到卓越》一书,并称之为【斯托克代尔悖论】(洋文叫“Stockdale Paradox”)。随着《从优秀到卓越》一书的走红,“斯托克代尔悖论”也广为人知。



★俺的解读

  俺大约是在10多年前第一次看《从优秀到卓越》(那会儿俺刚工作没多久,开始对管理学感兴趣)。从那以后,每当遇到困境和逆境,俺总会想起斯托克代尔的故事。
  “斯托克代尔悖论”是一种面对困境和逆境时,很有效的心智模式(不晓得什么是“心智模式”,请看“俺写的扫盲”)。具有这种心智模式的人,更加有可能(或者说,有更大的概率)战胜困境并坚持到最后。当然啦,“斯托克代尔悖论”并不是万能的——假如说当年的越共直接把斯托克代尔处决了,那他纵然有再好的心态也无法活着出来。
  对于“斯托克代尔悖论”,俺归纳为一句话:战略上乐观,战术上悲观。也就是说,你既【不能】是纯粹的乐观主义者,也【不能】是纯粹的悲观主义者。
  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战略好比掌舵,战术犹如划桨。战略上乐观意味着掌舵者不迷失方向;战术上悲观意味着划桨者不松懈。
  大部分人的问题在于——要么是纯粹的乐观主义者(战略与战术都乐观),要么是纯粹的悲观主义者(战略与战术都悲观)。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始终保持】——战略上乐观,战术上悲观。



★举例说明

  解读完之后,为了给大伙儿加深印象,俺再举几个例子。

◇政治方面的例子

  当今天朝,越来越多的人对(政治、社会、经济)现状不满。但是据俺观察,不满现状的人,要么是乐观主义者,要么是悲观主义者。
  作为乐观主义者,往往对政治变革(改良或革命)的困难估计不足。很多乐观主义者认为天朝可以在短时间之内革命成功并迅速实现民主化。实际上捏,伟光正在天朝已经苦心经营了60多年,要想推翻它,岂是一朝一夕就能搞定的?要真的这么轻松,那党早就垮了。
  反之,那些悲观主义者一开始就带着消极的态度,认为天朝永远也不可能实现民主化。这种人比乐观主义者还要糟糕,只会散布消极情绪。
  真要想推动天朝的政治变革,纯粹的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都是没戏滴,得像斯托克代尔那种心态才行。

◇人生&职场方面的例子

  大部分刚毕业或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在面对逆境时)也可以分化为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
  那些容易悲观的人,往往也过于自卑。一旦碰到困境,首先选择逃避。他们通常没有太大的追求,更愿意维持现状。这类人在工作中多半是混日子,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而那些乐观主义者捏,通常过于自信。其特点之一就是:刚踏入社会就立下豪言壮语,妄图瞬间成名,快速致富。由于对现实的残酷缺乏认识,这类人往往在几次碰壁之后,梦想被粉碎,然后转变为悲观主义者。
  还有一种乐观主义者,之所以还保持乐观,是因为人生道路比较顺,一直没有碰到大的挫折。这类人的乐观和自信是建立在虚无之上,还没经受过考验,很脆弱。
  上述这几类人都不太可能有大的成就。能成大事者,往往是那些历经重大挫折而依然斗志昂扬之人——比如大伙儿很熟悉的乔布斯同学。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心智模式”系列:认识你自己——心智模式扫盲介绍
“心智模式”系列:你是如何看待【成败】的?——兼谈【有效归因】
读书笔记:<反脆弱——从不确定性中获益>
书评:<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圣君情结
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1/stockdale-paradox.html
23
分享 2020-11-05

23 个评论

寡人正好相反,是战略上悲观,战术上乐观.................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吧,我觉得反共斗争是一个长期的目标,孙文从1894年开始正式革命,经过不断的武装起义和思想传播,在1912年才推翻满洲政府,经历了十六年,而且孙文是拥有大量开明的海外留学生作兴中会基础 加上全世界各地侨胞资助, 而且最后其他革命团体也能秉除异见 合并为同盟会拧成一股绳,推翻了两百多年的满洲王朝 ,我们这才哪到哪呢  孙文(有影响力的革命领袖)还没出现,海外各反共团体也互相攻击,反正我有生之年是肯定能看到的
雖然不是美國公民, 左右不到當地狀況, 但就算拜登上場也沒關係, 
世界不是4年就倒, 共產黨有的只是喘息機會, 延續多幾年命而已。

緊盯著這四年發生的事吧, 任何事都有變數, 就算是最壞的情況也會有物極必反。
“特朗普和希拉里,到底谁对中国威胁更大?”

“希拉里这个老妖婆极度反华,民主党善于搞价值观外交,如果是希婆当选,她肯定要在人权、台湾问题上加大对中国的施压,她想搞亚太再平衡,联合盟友围堵中国。“

”川普是个孤立主义者,他奉行收缩战略,上台后会搞坏与盟友的关系;他还是个精明的商人,眼里只有钱,我们可以牺牲一点经济利益做筹码,与他达成交易。我们又将迎来战略机遇期。“

———————以上是2016年大选前粉红们的想法———————

当川普退出TPP和其他国际组织,你可以想见当时五毛们是如何的欢喜鼓舞;当川普访问北京签署了2535亿美元的商贸大单时,你可以想见当时中共是如何对自己的判断沾沾自喜;在一开始,他们也根本不把贸易战当作大事。

2020年美国对中共政策发生的大转变,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中共与美国的矛盾,本质上是意识形态的冲突:一个以共产主义为目标、实行极权体制和国家资本主义的政权,对建立在自由资本主义基础上的民主社会发起的挑战。除非中共做出彻底改变,否则对抗必不可免。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莫要丧失信心。
>>“希拉里这个老妖婆极度反华,民主党善于搞价值观外交,如果是希婆当选,她肯定要在人权、台湾问题上加大对...

其实粉红想的对于川普的我觉得真没错啊,本来川普就是想卖个大豆,中国当时要是软一点绝对屁事没有,结果没想到包子更爱面子,以为自己能忽悠川普,结果聊崩了。然后开始各方面的反华了。
>>其实粉红想的对于川普的我觉得真没错啊,本来川普就是想卖个大豆,中国当时要是软一点绝对屁事没有,结果没...


川普并非一开始就是个”反共总统“,实际上本届美国政府对中共全方位的强硬是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的。所以我认为不必对拜登当选过于悲观,因为这不是个人利益,而是两边深刻的矛盾导致的,即便拜登今天真如部分人所言通共,未来的大转变也并非毫无可能。
>>川普并非一开始就是个”反共总统“,实际上本届美国政府对中共全方位的强硬是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的。所以我认...

看吧,不行让美国人四年后再把他选下去呗,哈哈哈哈哈哈
>>“希拉里这个老妖婆极度反华,民主党善于搞价值观外交,如果是希婆当选,她肯定要在人权、台湾问题上加大对...

其实也没错,川普重具体利益,轻抽象价值。但小粉红没想到的是,事实上中共和美国的利益就是对立的,在这个前提下,川普反而不会被抽象的价值观缚住手脚。而利益恰恰是具体的可以检查的,而价值则是抽象的容易忽悠的。
举个例子吧:
奥巴马:中国必须改善人权,扩大自由!
包子:好,我放几个民运人士。看我人权好吧!

川普:中国出口补贴必须降到零!要设立机构监督。
包子:(好像忽悠不过去)中国人民是惹不得的!惹翻了是不好办滴!
>>寡人正好相反,是战略上悲观,战术上乐观.................

我倒是比较认同战略上乐观,战术上悲观。终点总是要到的,无非就是走的路和花的时间不一样罢了。而且川普不是救世主,想让他用四年时间扳倒中共还是不现实。想我这样还困在盐碱地的也只能静观其变。正视现实,坚持信念!
其实我倒是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种自己完全控制不了的事情大喜大悲啊……

如果说你没有按时行使投票权,导致没能为结束僵持出一份力,感到伤心我觉得很能理解,如果连投票权都没有,那这种事就不是你能逆转的,平静接受就可以了

葱油们来到这里,绝大多数人肯定有着共同的目标,希望为推翻恐怖集权努力,希望世界变得更好,但这是长期的艰苦斗争,怎么可能一帆风顺,怎么可能让大洋彼岸一群外国人包办代替,我们却不干了睡大觉呢?川普或拜登无非就是好牌坏牌,抽到好牌自然顺风顺水,抽到坏牌难道就直接弃牌认输了吗,那还谈什么艰苦斗争嘛

更何况未来几年到底是什么样还不得而知,如果是美资在中国碰钉子恼羞成怒脱钩,美国吃到极左苦头民意反弹这种剧本(事实上还真的很有可能,相信总加速师好吗),支持川普的朋友们回想起今天悲痛欲绝的样子会不会觉得挺没必要的

(不过我觉得川普有一点拜登应该替代不了:鬼畜视频……一想到 YouTube 一颗鬼畜新星可能要就此陨落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这两天看葱里对大选的讨论真的看得我老阔疼,红蓝两边的朋友好像已经不带粉籍就不会说话了一样,说话全都夹枪带棒,情绪发泄夹枪带棒,理性讨论还是夹枪带棒,我觉得大可不必

大家基于相似的原因不约而同来到品葱,本该有很多共同语言,败方向胜方表示一下祝贺,胜方安慰一下败方不是很好的场景吗,搞得两边好像已经势不两立一样,美国两拨势均力敌的选民还没分裂呢你葱两家粉丝先要决裂了

无论今日之事结局如何,你都不能再回永寿宫你都有近一半的美国人和很多很多葱油和你在一起,我保证你一定不可能喜欢其中的所有人
美国大选这阵子真是看得心累
想说的很多葱油都说了
我觉得大家还是保持理性、平衡心态吧
没必要争个你死我活非黑即白的
还记得上次大选我的“白左”女同学知道川选上了之后
直接在课堂上喊世纪末日了爆哭出声
结果四年过去了不还没世界末日吗?

何况这次大选无论哪边赢都是险胜
也就是说哪边都不会在社会里有绝对的domination
只要权力制衡还在总归是件好事
大家还是该干嘛干嘛,不要互相攻讦,也不要妖魔化对方……
>>其实我倒是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种自己完全控制不了的事情大喜大悲啊……如果说你没有按时行使投票权,导...

absolutely...真是赞同你每一个字……
>>absolutely...真是赞同你每一个字……


谢谢你的认同!🤝

来品葱就是因为受够了墙内的讨论环境想有一个可以好好说话的地方,如今看来品葱虽然已经做得不错了,但是离「足够好」还是有段距离的

一个友好和平的社区氛围还是很来之不易的,希望大家都能愿意珍惜和维护它吧

而且说真的,在匿名论坛上和匿名网友置气,其实挺自讨没趣的……
說得很好,無論如何依靠別人不是長遠之計,由自己身邊做起,控制能控制的事就好了。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90104?exclusive
”问题在于,如果拜登入主白宫,他能做些什么?答案是:远远少于他这个最温和的民主党竞选者会希望的。除非出现重大意外,共和党将继续控制美国参议院。到时候,拜登如果能够推动他议程中渐进式的部分——例如提供美国医保计划的公共选项,大举投资于绿色技术和免去中产家庭大学生的学费——就已经很幸运了。“
>>美国大选这阵子真是看得心累想说的很多葱油都说了我觉得大家还是保持理性、平衡心态吧没必要争个你死我活非...


我看前阵子有川粉发川普吃麦当劳的照片来赞美都愣了,这不美国包子?
>>看吧,不行让美国人四年后再把他选下去呗,哈哈哈哈哈哈

别忘了,还有一个叫中期选举的东西
太陽三觀測站 品葱娘创作者 回复 palefire
>>


你同學還真蠻有趣的(摀笑)
川普落選也不用太悲觀
美國好歹是民主國家,三權互相牽制仍在運作
拜登再親共也會受到牽制
國會的共和黨成員,最高法院的6位保守派大法官都是強而有力的阻攔

之後的情勢還不明朗,但美國2黨對中國的主要方針仍很明確
總統誰選上的差別只有反中力度的大小有差
>>其实也没错,川普重具体利益,轻抽象价值。但小粉红没想到的是,事实上中共和美国的利益就是对立的,在这个...


比如低人权优势导致的竞争优势,确实伤害了美国的具体利益
>>其实粉红想的对于川普的我觉得真没错啊,本来川普就是想卖个大豆,中国当时要是软一点绝对屁事没有,结果没...

一场大豆引发的血案
>>别忘了,还有一个叫中期选举的东西


是呢是呢
>>一场大豆引发的血案

哈哈哈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