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人们(包括我们)的精神会受童年思想的牵引

这个现象,题主在自己身上和周围人身上总是见到:
就我自己,童年时喜欢自由,喜欢无边无际的思想和梦幻;少年时由于觉得"邪恶帝国"很酷,对中国的状态也没太多反感(我知道它是独裁政权);青春后期又逐渐找回对自由的爱.

友人甲,来自突厥人的地方,童年时接受突厥人传统家教.后来其父母给予汉化教育,全面和周围人接轨,本人也乐在其中;成年后与其见面,发现已经像个传统的哈萨克人一样了.

友人乙,纯粹中国人,童年时喜爱中国文化,少先队事物.中学时全盘西化,生活与我无异,抗拒主旋律.后出国,越出国越爱国,成天在微信群里发战狼言论.

某葱油,自述童年时就极其反对中共统治.中间成长经历不详.现在在某非民主小国暂居,明确表态"宁愿葬身大海,不进中共方舱".

诸如此类的例子,我真的能举出一大堆.发现从思想,价值观到文化等一系列精神元素都有向童年靠拢的一些趋势.
这只是个人的经验归纳,不是定理结论.

在这个帖子你最好做什么:
分享自己周围的情况
谈谈自己的心理随时间的变化
指出在这个结论成立时,有哪些应用方法
1
分享 2020-11-15

4 个评论

肯定成立,你看二百斤,从小“广阔天地练红心”,现在天天开倒车,和小时候面包喂狗一样混球。
不是說有可能,而是現代心理學認為這是真理(至少是暫時的真理)
現代心理學認為童年期對人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最經典的代表就是『童年受虐者長大更容易施虐』『童年某需求得不到滿足者長大更為飢渴』這樣的理論
這裡指的童年可能是比你說的童年更早的階段
准确的说,是受到童年的情感特别是创伤的牵引。

中国人的创伤,就是亦真亦幻的“受欺负”。土共至今一直撩拨这种创伤,这其实是一种心理虐待。

欺负我们的是封建礼教、帝国主义。

所以,至今中国人一直受这种情绪控制。

即便是反贼,提到孔子、儒家,也是被灌输了专职压迫的印象,以之为罪恶之源。
这种感觉就像找到了欺负我们的人,和红卫兵揪出封资修类似的心理满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人權 自由 濟世 博愛 理性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14
  • 浏览: 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