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losphere」美国最高法转向的第一决:禁止纽约限制教堂参拜人数

美国官媒消息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禁止纽约州在疫情期间对教堂的参拜人数进行限制,理由是教堂的人数限制违背了宪法对宗教自由赋予的保障

联邦最高法院星期三晚间以5比4的表决结果做出了以上裁决。新就任的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赞成禁止限制三位自由派法官和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表示反对

自由派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在世时,最高法院今年早些时候5比4裁决,允许加利福尼亚州和内华达州在疫情期间继续执行对教堂的参拜人数进行限制

最高法院的裁决是临时禁令,要求纽约州在法律诉讼继续期间不得采取限制措施。未署名的裁决意见认为,“本庭成员不是公共卫生专家,我们应该尊重在这方面有特殊技能和责任的人员的判断。可即使在疫情期间,也不能置宪法于不顾或者忘记。这里有争议的限制措施有效禁止很多人参加宗教服务活动,击中了第一修正案对宗教自由保证的核心。”

裁决意见指出,疫情红色区域内的教堂的参拜人数不得超过10人,但“关键”的副食店等商业却可以继续开张,而且没有人数限制;橙色区域内的教堂的参拜人数规定不得超过25人,可“即使不是关键的商业也可以自己决定接待多少客人。”

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反对意见中表示,法庭没必要采取行动,理由是“申请中列出的教堂现在都没有固定的人数限制了。”

这项裁决能够让纽约州重新审视对病毒热点地区的教堂实行的人数限制,但反对政府限制措施的原告天主教和东正教堂已经不受原来限制措施的约束了,因为这些热点地区现在已经被列为黄色区域,允许教堂的参拜人数只要不超过教堂人数最高容量的50%就行,原告教堂方面对此不持异议。

原告代表律师在一份声明中还是对最高法院的裁决表示感谢。声明说,“最高法院如此迅速而果断地行动,保护宗教自由这个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宪法权利,我们对此表示极度感激。”

本文参考了美联社的报道。


读起来是一篇不痛不痒的报道,符合左派们的世界观逻辑与一向的行事风格与态度。

不过呢,新时代的第一原则请谨记:看到媒体,要像看到脚边的蛇一样

这一次的裁决,终于体现出了美国的法律转向,首席变色龙对左派的价值终于衰微了。光从这一点而言,川普已经在美国历史上奠定属于他的丰碑。可以大胆想象,即使是今后的美利坚帝国,川普十有八九也将被列为神圣化的帝国伟人之一。

--------------------------------------
以上为闲扯,因为重点不是什么「有利的新闻」,而是「今后应该怎么看消息」。

答案只有一个:像真正的历史学者一样,看第一手资料。

历史,并不是像希腊人钟情的浮雕一样,一旦过去了,就嵌在石头上留下鲜明的印象。用乔治·奥威尔的观点来说:人其实一直活在自己对过去历史的认知里。所以,1984的老大哥「控制了历史就控制了将来」。

说得直白一点,如果今天谁还以为「媒体带来可信消息」,或者「可以真正放心地相信媒体」,那么你就活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历史潮流之中,滑向根本不存在的未来,等着你的将只有深渊。

所以,就来看看这一裁决的「第一手」料。在我看来,最「有料」的,也就是大法官们各自的观点,乃至他们间两大阵营的差别。看明白这些,就真正看清了这一事情,别的都是细节。

---------------------------------------
法官们的(一手)意见如下:

Gorsuch: 政府没有在危机期间丢弃第一修正案的自由……现在,乃是阐明这一点的时候:疫病固然带来危险的挑战,但宪法绝不容许任何行政者在开放酒精饮料与摩托车店的同时,却要关闭基督教堂、犹太教堂和清真寺。

Kavanaugh: 纽约对宗教集会的限制违反第一修正案……在我看来,首席(John Roberts)不愿下禁止限制令,除非仍在疫情橙区或红区的教堂提出申请,且禁止令发出之时,限制仍在……但我没有看到有现在就发出禁令的法律障碍。

Roberts: 现在没有必要作此禁令……因为在这些教堂发出它们的申请后,州长已经改变了区域指定,所以,作出申请的诸教堂已经不再面临人数的限制。在这些地区,申请的教堂已经可以按照人数上限的50%举行圣事,这已经满足了它们所寻求的目的。

Breyer, Sotomayor, and Kagan: 纽约的限制是用来抵抗快速传播,且造成很多人死亡的传染病……相近的前例显示,我们应给予获选的行政者「宽泛」的自由裁量权,以面对医学与科学所不确定的严重情况。

Stephen Breyer补充: 我既没有发现立即发布禁止令的紧迫性,在当前法律下,我也认为不应该发布。

Sotomayor补充: 宪法保证的宗教自由,在今天并没有面临危险。宪法并不禁止政府对公共健康危机作出反应,而那些限制正在拯救生命。

值得一提的是,改变了天平的,是新上任的大法官巴雷特。这位七个孩子的母亲,乃是真正的保守派。

---------------------------------------
以上各自与两派间的差别,能看出来什么呢?

保守派:遵照法律,誓行不变。Gorsuch与Kavanaugh的意见都体现了这绝对的原则。

自由派:法律嘛,某些时候应该有「自由裁量」。Sotomayor和Breyer的出发点看似不一,其实逻辑一致,那就是,他们都觉得自己可以决定「法律在什么时候应该执行,什么时候不应该」。

变色龙:两边不得罪,所以「技术性回避」

---------------------------------------
这一事情的真正的问题,其实就一个:能按照「某些方便」而决定其有无的宪法,还是不是宪法???

在左派看来,一切都是机器,是机器当然可以开关,就看什么时候「更方便」。

在以神选自居的保守派看来,神之法至高无上,人之法既然遵循神律,就绝对不容挑战。

仅仅是从一份裁决的陈词也可以看得出来,人性之中所面对的永恒斗争,对堕落的追求,对神圣的向往。

美国乃是基于对神的信仰而立之国,可以断言,只要它还存在一天,这种斗争就会继续一天。

---------------------------------------
可见,真正的东西,不在媒体的报道里,也不在pundits们喋喋不休的唠叨中。

想看清楚今后的世界,请记住,得看一手。
10
分享 2020-11-27

4 个评论

天主教,东正教是有问题的,限制没问题
所以说小布什就是保守派里最大的奸细,你看他任内赦免了多少非法移民,直接造成美国200多年来的人口结构发生根本性变化。还天天穷兵黩武,导致共和党失去民心。他提名的这个罗伯茨也是个搅屎棍,天天转来转去。
好文,有的人当宪法是神圣之物,悉心保管,小心看护!有的人,拿宪法当武器,有的时候当车炮攻击,有的时候当相士防卫!神魔立显!管中窥豹,世界全貌莫不如此,正邪总在无休无止的较量与对决!
>>所以说小布什就是保守派里最大的奸细,你看他任内赦免了多少非法移民,直接造成美国200多年来的人口结构...


你一定是忘了他爸了。去看看当年64天安门血案后,老布什的发言。提到中美关系,老布什还说中美关系非常重要,不能因为天安门事件而耽误了 …
要吐…

President George H.W. Bush holds morning news conference and comments on demonstrations in Tiananmen

https://youtu.be/D60oXUjqGTA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