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起源】列舉線索,闡述爲什麼我認爲新冠病毒是中共的生化武器

https://pbs.twimg.com/media/EojFebiVgAIbmoW?format=jpg&name=4096x4096


(更詳細的視頻版本:https://youtu.be/2uDpARUBPEE)

【病毒特性】
新冠病毒特點是带着艾滋特性且會飛的SARS
除非前期阻斷,否則無法根治。
攻擊免疫系統,面臨多種疾病。
病情反復復發,疫苗研製困難。
不僅帶來肺炎,更如會飛艾滋。
通過前期及時服用治療艾滋病的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可以到達有效阻斷治癒的效果,就比如是宣稱病毒「可防可控」後親自感染的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就是服用了此艾滋治疗藥物而保住了性命。
但是中國政府和一些動機不純的醫療機構卻淡化該藥物的治療效果,彷彿在盡力不讓人們把該病毒與艾滋做聯想。


發現艾滋病毒的諾貝爾獎得主稱病毒中被人工嫁接了艾滋基因
自從美國總統Trump說要徹查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发生泄漏才導致了引爆全球的瘟疫大流行之後,COVID-19的病毒來源又成為大衆關注的焦點。
而2020年的4月17日,曾經獲得2008年諾貝爾生理學與醫學獎的法國病毒學家Luc Montagnier表示,目前全球大流行的COVID-19,其病毒SARS-CoV-2是中國病毒學家通過艾滋病基因序列的片段合成出的人工病毒,來自于武漢的實驗室。
Montagnier表示,這是他與數學家Jean-Claude Perrez,通過數學模式對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結果。他說: "這個病毒被人為地操縱了,取自蝙蝠的病毒,被加入了幾個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小片段。這不是自然的病毒,而是專業工作的結果,是分子生物學家做出來的一個特別精細的工作,可以說,像鐘表匠一樣精細。"他們的結論,確認了之前印度學者提出的「病毒帶有艾滋病基因,是人造病毒」的說法。
Montagnier還呼籲中國政府,"應該承認病毒從實驗室泄漏的真相,因為真相總有曝光的一天,尤其是病毒基因中不僅有愛滋病毒的序列還有別的病毒的序列。但是確實有人在進行各種各樣的基因實驗,中國政府必須為此承擔責任。"
儘管出於各種原因,反對「病毒是人工合成、添加艾滋基因」結論的說法仍然存在.
但希望,隨著越來越多相似的研究結果出現,病毒的來源終於水落石出的一天。


【作爲人工合成病毒的可能性】
早在2015年,石正麗自己發表的論文中就表述了其完全存在這樣的可能性。
論文鏈接 Paper Link
https://pbs.twimg.com/media/EojPmk1UYAE0Wvu?format=jpg&name=4096x4096




【地點】:中国科学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P4實驗室
中国科学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BSL4(P4)實驗室,所屬於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其是中國的首所生物安全第四等級實驗室(且僅有的兩所之一,另一为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
該實驗室所長为「藝術特招生」背景的「王延軼」。其在知識技能水平完全無法服衆的情況下,被認爲極有可能是因丈夫的關係,而「稀裏糊塗」地擔任了這一要職。因此在瘟疫爆發之後,其也受到了內外的廣泛質疑。同時有證據線索表明,該實驗室存在管理混亂的情況。
而該研究所的副所長,正是同時在武漢另一所BSL3(P3)實驗室擔任所長的「石正麗」。Zhengli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報導,三名消息人士透露,一份針對手機定位資料的非官方分析報告聲稱,研究冠狀病毒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10月7日到10月24日完全失去了所有手機活動,由此存在一定猜想 —— 10月6日到10月11日之間,這裏可能發生了「危險的事情」。
報告鏈接 Report Link




【地點】:華南海鮮市場
華南海鮮市場最初被中國政府認定是病毒源頭地點。
然而卻始終沒有具有說服力的證據,表明病毒來自於該海鮮市場(尤其是來自於被作爲食物的蝙蝠)。
中國疾控中心在病毒溯源研究中发現,該所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2020年1月1日采集環境樣本515份,1月12日再次采集標本70份),PCR檢測結果顯示其中33份標本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這些陽性樣本分布在市場上的22個攤位和1個垃圾車上,其中93.9%(31/33)陽性標本分布在華南海鮮市場出售野生動物的西區。而中國疾控中心對核酸檢測陽性的樣本開展了病毒分離,成功從環境樣本中分離出新型冠狀病毒,證實在華南海鮮城環境中存在著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但是沒有證據病毒來自於活體動物,華南海鮮市場的檢測到的病毒也存在多種傳入的可能。

尤其需要表明的是,中國政府始終拒絕擁有最強技術的美國等國際團隊進入武漢調查,雖然最終允許了唯中共馬首是瞻的世界衛生組織前往中國調查,但是卻被揭露,世衛團隊甚至連武漢都未曾到達 ——
據一名美國高層官員告訴“金融時報”:“世衛的人在北京待了3周,根本連武漢附近都沒有去。任何發現相關跡象的可能性都煙消雲散了。”
澳洲眾議員Dave Sharma表示:“國際社會確實該嚴重質疑,世衛在爆發疫情時初期應對的嚴謹與獨立性,因為他們似乎想要避免冒犯中國。”他表示:“這項指控若被證實,就代表應該扮演全球公衛守護者的世衛又發生令人憂心的事件,代表在這場大流行發生的關鍵早期階段,世衛把一個會員國的敏感政治置於全世界的公衛利益之上,而我們正在付出巨大代價。”
Link: WHO didn’t visit Wuhan on its three-week virus investigation trip to China




【蹊蹺事件】
一,举办新冠感染防控演練活動
2019年09月18日,武漢海關聯合軍運會執委會恰在武漢的天河機場,舉行了針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處置、隔離應對演練活動。
https://pbs.twimg.com/media/EeU7gE7U4AIEcPV?format=png&name=orig


二,抓獲訓誡吹哨人醫生並訓誡使其保持沉默
2019年12月30日,有八名醫生在得知出現新型冠狀病毒情況下,作爲吹哨人散佈了這一消息。比如李文亮醫生,把該病毒稱作SARS,把信息發在了同爲醫生職業的微信同學群中,希望大家都能讓親人們注意防範。
補充說明:COVID-19的病毒當前被稱作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簡稱SARS-CoV-2,其既可以使人產生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的實際病情,又確實是Coronaviurs(冠狀病毒)。因此,直到今日,我們也無法說李文亮等人的言論是如何不實、又憑什麼被宣傳成了「造謠傳謠」。相比之下,中國政府的一系列行動,才是真正的是非顛倒、造謠傳謠,並終於成功地將新冠病毒擴散到了全世界。
2020年1月2日,CCTV輪番進行闢謠,表示吹哨人言論已被查證為謠言,而八名「造謠傳謠者」已經被依法查處,並絕不姑息!
2020年1月1日至3日,公安局在前後時間對八名吹哨人出警採取行動,如在1月3日,找到李文亮並讓其簽下了「承認造謠傳謠、保證保持沉默」的訓誡書。




三,對外宣謊稱「人不傳人、可防可控、未出現醫護感染」
2020年1月1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宣告稱:直到1月11日爲止,未發現醫護人員感染,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
2020年1月19日,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記者會上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性不強,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疫情是可防可控的。
然而,我們從被泄漏的醫務人員發病情況統計圖上看到,其實在多家醫院都早已發生了大量的醫護人員感染,只是出於某些目的,這些信息都被隱瞞了下來。
https://pbs.twimg.com/media/EeU7jGXU8AAj_Bi?format=png&name=orig



四,在對外宣稱「人不傳人、可防可控」的同時以悄然開始疫苗研製工作
2020年1月5日,在訓斥吹哨人、封鎖言論、宣稱「人不傳人、可防可控」的情況下,中共卻已在不晚于1月5日的時間點,已經開始正式啓動疫苗研發工作(只有針對傳染病才需要研製疫苗)。



五,關閉了擅自向世界公開病毒基因序列的上海實驗室
2020年1月5日,張永貞的上海團隊已經發現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並上報給中國國家衛健委,並建議當局採取適當措施以防止病毒擴散,但是卻一直沒有等到關於應對的反饋與回應。
2020年1月11日,該團隊向世界公佈了病毒基因序列,然而在次日就被當局以「整改」爲理由強制關閉了其所在的實驗室。



六,終於宣稱病毒人傳人,來源是野味市場的蝙蝠
2020年1月20日,由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宣佈,該病毒具有人傳人的現象。並將源頭指向野味市場的蝙蝠。



七,開始進行封城管控,但是允許武漢人坐國際航班飛到世界各地
2020年1月23日,在武漢大量人口被感染、並且染病患者已經在全球多地被發現之時,對武漢進行了封城。然而,於此同時,卻繼續允許武漢人乘坐國際航班前往世界各地。



八,疫苗開始研製至少20天之後,表示分離出第一株病毒
2020年1月25日,中共國政府官網表明,時至1月24日,才正式分離出第一株病毒毒株。



九,以超越常識的速度生產下線第一批正式疫苗
2020年2月26日,第一批正式疫苗已成功生產下綫(然而這個消息是後來的8月11日才被正式公開披露)。
https://pbs.twimg.com/media/EhCJ-ueVgAES3vV?format=jpg&name=4096x4096




十,中共最後只是非常含糊地把封堵吹哨人的責任歸咎在小小警員的身上。
以常識去想,底層的警員也無法讓國家電視臺一天輪番播放多次訓誡,不可能使得各大媒體平臺紛紛管控言論控熱搜。
並且再試想一下,如果這個病毒的責任不是來自中共自己,倘若是「萬惡的資本主義」投毒,爲什麼不去徹底追查?爲什麼不去整頓「傷害中國的」內部失責人員?這樣一個「追討」的機會爲什麼就這樣放棄?



十一,需要瞭解的真實的歷史、政治背景是——中共爲了奪取和維持政權,百年來用謊言和暴力直接造成了上億中國人的死亡。

https://pbs.twimg.com/media/EnzWFjBVgAMK2AC?format=jpg&name=4096x4096



十二,這場病毒不僅加速了內部權力集中的調度力,又對外打擊了本來在制裁中共的歐美國家的經濟,甚至還促進引發了現在美國的憲政危機。




結合以上種種違反常識的事件經過,我們認真地思考一下——
所有事情的邏輯到底是什麼?
爲什麼中共如此費功夫且統一協調地隱瞞疫情,最終導致了全球瘟疫橫行的大災難?
SARS-CoV-2到底是不是如通這些線索指向的那樣,是嫁接了艾滋病病毒基因的中共生化武器呢?
我個人是這麼認爲且相信的。




雖然一年過去了,很多人似乎都已經忘記了病毒起源的事情——


我卻更急迫地希望病毒源頭的真相可以公開,希望更多中共所犯下的罪惡能早日被審判。
我把更詳細的資料做成了視頻: https://youtu.be/2uDpARUBPEE
如果有任何可以補充的或者覺得值得更多討論的地方,也請告訴我謝謝!
7
分享 2020-12-06

5 个评论

老支绝不答应韭菜在裆危难之际不为裆做挡箭牌。我匪是民主国家第五纵队[猎巫行动]最大的受害者。
王永炎院士在2019年夏天的答辯會上提出“在冬至前後,連續到春季,會有大疫發生”

妳個搞巫術詐騙的哪來這樣精準的預測,寧修煉了量子波動速讀嗎?
https://m.youtube.com/watch?v=fm9svc4AxkE


台灣記者冒死換來的情報,當年被當成笑話,2013.05.06中國實驗室密製"超級病毒" 可殺上億人!
https://pincong.rocks/video/1090
>> 王永炎院士在2019年夏天的答辯會上提出“在冬至前後,連續到春季,會有大疫發生”妳個搞巫術詐騙...


噢是的,這是一條線索,是很蹊蹺。
不過劉伯溫碑記也有類似的關於「豬鼠年瘟疫」的預言。
謝謝補充。


武漢提前開展新冠演習、大力訓斥壓制病毒信息、極速研製成品疫苗、武漢病毒團隊恰好有合成新冠病毒的技術,這些巧合連在一起,就不可能是巧合了。
再發一張圖:
https://pbs.twimg.com/media/EqdS3aoVEAEQFHY?format=png&name=orig

與此同時,中國大部分老百姓對全球染疫、對美國死亡突破三十萬人歡呼雀躍。
爲什麼有些東西沒法和中國人交流?因爲哪怕他們知道這是中共釋放的病毒,也在拍手稱快。
「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坏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劣凶殘到這地步。」

但,一邊是卑鄙無恥的中共國;另一邊,卻也充斥着絕大多數與狼共舞、綏靖勾兌的國際政客。


中共病毒肆虐一年過後,我不禁覺得 —— 
如果有因果報應和末日審判,
那麼這個世界是應受更大程度的瘟疫、饑荒、戰爭和死亡的。災難降臨也確實只能說活該了吧。

只希望災難能多落到惡人頭上;或者在人間之外,有更高等級的撫慰與懲戒。
一年之前,譚書記幫助中共掩蓋疫情、擴散病毒、感染全球.
一年之後,世衛組織團隊首次來到武漢,他們興高采烈地發推邀功請賞,被隔離十四天彷彿也是傑出貢獻的一部分。似乎 面對已經感染上億人的全球滿目瘡痍的疫情狀況,反而還要讓世人感謝他們的「辛勞與努力」。
https://telegra.ph/file/37298f9f526d896468583.png

https://telegra.ph/file/f5c48a96c3d9099c04b66.png

而諷刺的是,這群人卻這混亂之中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
我願意做而且也正在做更多努力希望改變掉這個黑白顛倒的事情。

可是 —— 一切到底何時才會變好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喜歡流淚,熱愛生活。追求真理,反對壓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31
  • 浏览: 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