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黑屁新文:武汉疫情预警不力的社会责任应由百度等巨型互联网公司承担

联动文章:被抓的8个医生之一的现状:自己和父母都中了病毒肺炎,自己还躺在ICU病房

李文亮,被抓的8个人之一,武汉的一个眼科医生,最早在微信群里发出非典和冠状病毒的信息,结果被抓去喝茶,现在自己和父母都中了病毒肺炎,自己还躺在ICU病房,这就是墙内提出问题,说出真相的代价。但墙内官方媒体认为政府官员决策时多方面考虑并无过错

武汉人:“老天爷啊,为什么不事先预警,救救我们呢?”

老天爷:“我派了8个医生去人间散布消息,可他们杳无音讯了!”


原标题:武汉疫情爆发背后:互联网平台预警手段的缺失
https://tech.ifeng.com/c/7teT47Khc3c

https://telegra.ph/file/386bd67636e0748c546e9.png正在候诊的人们


这是《风眼》栏目的第293篇原创报道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刘毓坤 花子健 编辑 于浩

核心摘要

搜索和社交平台在预测疾病爆发、疾病预防上有着天然的优势,因为他们极其容易获取用户关注的信息。武汉疫情事件需要思考的,不仅仅是事后的补救措施,比如疾病地图、在线问诊、门诊地图等,还需要思考如何加强事前的预警和预防,武汉疫情以及造成的物资短缺,就是一个很好的警示。

截至2020年1月30日7时45分,据国家卫健委通报,全国31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736例,累计疑似病例12167例,2003年内地非典型肺炎(SARS)临床诊断病例5327例。一个月的时间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例数已经超过非典型肺炎。

主要原因除了遇上中国传统的春运,以及传染性高以外,还有就是互联网预警手段的缺失。

凤凰网科技 (微信搜:iFeng科技) 通过查询发现,12月29日,“非典”的百度指数显示为1673,“肺炎”为5405。

12月30日 ,武 汉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许多小区开始讨论武汉出现不明病毒,关于“非典”和“肺炎”的百度指数开始呈上升趋势 ,同一天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处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 的紧急通知》,证实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肺炎的传闻。

https://telegra.ph/file/95242286dadbcbce13128.png

12月31日和1月19日是百度搜索指数的重要变化 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告发现不明肺炎病例,这一天“肺炎”的百度指数急速攀升到39641,但是另外两个关键词的变化更为明显,“武汉肺炎”从前一天的0升到85449,“非典”上升到137392,是29日百度指数的82倍。

在微信指数上,关于“非典”和“肺炎”的关注度同样在12月31日这一天有剧烈的增长,其中前者的指数为288万,日环比增长1162.65%; 后者的指数为2050万,日环比增长达到2375%。

第一次出现的剧烈波动,是用户表达对于公共事件的关注,但是他们并没有获取任何来自平台的提示。

自12月31日相关指数出现第一次高峰后,呈逐渐下降趋势,一直到1月19日,“肺炎”的百度指数为28447,日环比增长236.8%,“武汉肺炎”的为76611,日环比增长165%,“新型冠状病毒”的搜索指数也从7754增到了29003,“非典”的指数则从7929增长到24080。 在微信指数上,也出现了相同的变化趋势。

https://telegra.ph/file/32a149b587f3c4b4ebcfe.png
微信指数变化


1月18日是2020年春节前的最后一个休息日,许多人都趁着休假在这两三天的时间选择回家,与此同时,人们对于疫情的关注度也在上升。 因为1月17日和18日,湖北省先后公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新增病例。

在1月19日当天,湖北省医疗组专家、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黄朝林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疫情可防可控。 但很明显的,人们的关注度已经说明了担忧,只不过在预警缺失的情况下,全国范围内的人口流动已经开始。

根据相关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武汉封城,约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

搜索和社交平台在预测疾病爆发、疾病预防上有着天然的优势,因为他们极其容易获取用户关注的信息。武汉疫情事件需要思考的,不仅仅是事后的补救措施,比如疾病地图、在线问诊、门镇地图等,还需要思考如何加强事前的预警和预防,武汉疫情以及造成的物资短缺,就是一个很好的警示。

谷歌曾经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板,值得百度、腾讯等企业学习。

2008年11 月,谷歌正式推出的一个名为“谷歌流感趋势”的项目,在人们进行网络搜索的时候,它利用了人们在网上对他们的健康问题寻求帮助的趋势来预测流感。 通过追踪像“咳嗽”、“发烧”和“疼痛”这样的词汇,它表明已经能够准确地判断流感在哪里扩散。

谷歌在美国的九个地区做了测试并且发现它比联邦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提前了7 到14 天准确预测了流感的爆发。 因为传统的流感监测系统要用一到两个星期来收集和发布监测数据,而谷歌搜索查询统计却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自动完成的。

更早之前,加拿大的一家全球卫生信息机构利用一种“网络爬虫”浏览各个语种的网站,从中寻找博客、新闻网址和其他网址中有可能成为早期疾病暴发迹象的事件。

该机构用这种方法发现了非典型性肺炎的暴发,比世界卫生组织早了6周。

当百度以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自居,当微信成为一款用户总量几乎与印度人口总量持平的社交工作,在赚钱之外,这些巨型互联网公司,显然有更多的社会责任要承担。
4
分享 2020-01-30

11 个评论

黑屁,你太小看凤凰网了,这是在指桑骂槐。
虽然我也痛恨百度难看的吃相,但是把拖延瞒报的锅甩给百度实在是无稽之谈。

连武汉市政府都无法公布疫情百度能公布吗?敢公布吗?
脑残文章,凤凰网睁眼说瞎话吧,自从包子搞了互联网实名制,连机场连个Wi-Fi都要刷身份证护照谁还敢发布疫情预警啊,包子天天整顿这个网站那个网站加上警察的嚣张和无法无天,谁敢乱说话?
就差把锅推到月球人身上了。
我其实很愿意支持凤凰网,这样一来,狗腿们的狗腿才能真正被打断公示,然后任小粉红们啃。这样一来,狗腿们才能长点儿记性,明白狗腿不是好当的,早点儿收摊儿比较好。

这是加速主义的客观要求,绝不反对。
凤凰要不和企鹅打一架吧,都是鹰犬相奸何太急。
所以呢,腾讯要不要背叛一波?
此文略显弱智。

谷歌的疫情探测系统与武汉肺炎相关的百度或微信指数变化完全是两码事。谷歌系统探测的是民众对自身或周围疫情的第一手资料,比如谁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舒服,最终达到探测疫情的效果;而后者是民众对政府通告这种二手资料的反应,探查的不是疫情而是舆情。
凤凰网这是赤裸裸的指责网信办的内容审查,不是网络公司不宣传,是都被网信办给删掉了。
从网络公司的角度看,大力宣传是牟利的根本,吸引流量谁不想,怎奈上峰管控和删文的力度之大,所以网络空间才如此的干净。
好 狗咬狗 好
中国什么不归政府管,连疫情通报都要上级同意,这个时候互联网公司就能自己做主了吗,替死鬼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