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4章 生化武器】

上一章  目录

                                                   国安委新疆特派分局对喀什反恐的攻坚简报(绝密)

      根据主席指示,昨日新疆反恐武警分队对恐怖分子窝点进行了清剿作战,击毙四名恐怖分子,活捉吐娅和另一名叫王风的汉人,缴获79式冲锋枪一支,五四手枪九支。子弹一百余发。目前,二人已被国安拘捕,在喀什再教育营内接受秘密审讯。其中,吐娅是“注水”组织的骨干成员,她有极大概率知道“注水”组织所研究的秘密武器始末,因此一定要从她身上打开突破口。
                                                                                                 
                                                                                                                                                                               尹桥启  2019年6月1日
                                                    (简报未提己方武警的伤亡情况)

      (“注水”组织总据点,具体所在地未知)
     
      “领主,吐娅被抓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报告者将手里的一份简报递了过去,“另外,昨天品葱遭到大范围网络攻击,服务器瘫痪,一直返回404界面,目前无法恢复。”
     
       “我已经知道了。”领主身穿黑色斗篷,帽兜遮面。即使在组织内,除了单线联络人士以外,都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吐娅的被捕对我们很危险,咱们的秘密武器样本,可能会落到共党手里了。”
     
          报告者面色大变,似乎不敢去相信这个事实。
     
        “我们三年多的研究毁于一旦,指望用秘密生化武器推翻中共统治的计划已经落空。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了,就休想再把它关回去,这个世界————”领主露在面罩外面的两只眼睛,无奈地眨了一下,“马上就会经历一场空前的浩劫,或许,也是绝后的。”
     
     “领主,吐娅是受过训练的,她也许能扛住当局的审讯。”
     
        领主笑了笑:“不,她扛不住的。这个政权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领主,那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这次领主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低着头,思索了好一阵子。
   
     “通知各分站,不要再去管品葱了,所有其他线上的人随时做好撤离准备,我们还有机会,伺机而行!”
   
     “我们......还有机会?”报告者确并不这么认为,“共党已经打掉了我们最后的底牌,哪里可能还有机会?!”
   
    “共党有了秘密武器,他们希望对付的不是我们,而是美国!”
     
         ......

    ————————
    (喀什,再教育营小黑屋)
   
     “喂,醒醒!”一名干警拿起一桶水,哗啦一下浇在吐娅的脑袋上。吐娅狂咳不止,口中吐出一团带着艳红的液体。吐娅在审讯期间晕过去很多次,每次先以冷水冲头试图浇醒,如果浇不醒,那就用撬棍敲其脑袋。吐娅身体和四肢被固定在审讯椅上,她的额头上已经有三处淤青,长发被水浸泡后腻成一坨,曾经靓丽的外貌不复存在,只穿着薄薄的胸罩和内裤,在冷水的浇透下已经形同虚设。双腿间黑色的三角区清晰可见,隆起的乳房上也能看见乳晕和乳头。
   
    “审了一天了,这婊子嘴还挺硬。”一旁的小干警其实内心一直很浮躁,但嘴上不得不说着硬话。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干警将双手搭在吐娅的肩膀上,“‘注水’组织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样本在哪?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希望你尽快回答,免受皮肉之苦。”
   
     吐娅调整好视线,目露凶光,一股气血上涌,“呸”的一声,将嘴里残存的液体喷到了干警的脸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干警勃然大怒,“老子让你吐!”
   
    说罢,干警掏出手里的电棍,拇指拨动开关,将电压调到最大,电棍直触吐娅的乳头。
   
    吐娅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全身颤抖,一股尿液从下体喷出,再次浸透原本就已经快成透明的内裤。
  
    干警龇牙咧嘴,这次电了一分多钟才停下来。
 
      吐娅已经再次不省人事。
   
    “上面交待过,别整过头了!人万一挂了我们两个付不起责任。”小干警在之前行刑时已经没有勇气继续观看下去,头已经侧了过去。
   
     “哼,你不用担心,老子自有办法让她开口!”

    (十分钟后)
 
     审讯室的门被干警打开,一个五大三粗,皮肤黝黑,上身赤裸的彪形大汉跟在后面。
 
      吐娅被再次打醒,干警捏着她的脸颊和下颌,扬起嘴角,带着些许猥琐:“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说了。我保证给你记重大立功,可以申请只以寻衅滋事罪提请诉讼,而非颠覆国家政权罪。如果你死不开口的话......”干警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身后的大汉,“总之,你知道你将遭遇什么。”
  
     吐娅看了看干警,又看了看大汉,冷不防她发出一阵凄冷但诡异的笑声,笑得二人感到无比诧异,吐娅笑完了,才静静地说道:“等老娘出去了,老娘肯定第一个捏爆你的蛋。”
   
    干警七窍生烟,当即给了吐娅一个重重的耳光。
   
    大汉似乎也早已按捺不住了,粗壮的手臂伸出,一把扯掉了吐娅上身的胸罩。
    吐娅左侧乳房上面,有两个清晰的烙印,太阳和星星紧靠在一起。

    干警近几年审讯过的维吾尔人数量上百,接触的案件也是数以百计,他非常清楚吐娅乳房上面的那个标志是什么意思。

    “原来你是疆独分子!————不必对这个婊子客气!给我操死她!!”

    大汉带着淫邪的微笑,褪下自己的裤头,扯破吐娅最后的防护。没有前戏,没有亲吻,硕大的阴茎直接插入了吐娅的阴道。

  吐娅自20岁加入“注水”组织,自小受家庭教育严格,洁身自好,因长相身材不俗,曾获多人追求,但吐娅的心只在一个人身上。现在他的画面在脑海中已经逐渐模糊,无法重塑。
 
    大汉的双手粗暴地抓着吐娅的两个丰满的乳房,长长的指甲很快抓出道道血痕,活塞运动越发快速,吐娅的下身传来阵阵剧痛,她努力保持清醒,双眼紧闭,以此驱逐即将充斥自己全身的恐惧和羞辱。大汉抽插到第五十七下,过于剧烈的运动让阴茎脱出,高耸的龟头上有处女的鲜血,大汉用手扶着重新送入阴道,继续进行禽兽之事。
 
  吐娅几度昏厥,迷茫之中,脑海闪过一副清晰的画面。时光也似乎倒置到了十年前。

    吐娅的父亲是汉人,母亲是维人,出生于喀什。年少的吐娅继承了母亲的美丽娇容,父亲的成熟冷静。她热爱新疆的烤馕,沾满孜然的羊肉串,本土语言维语。那时的新疆,烙在吐娅内心里的不是东突厥斯坦,是袷袢、花帽和葡萄沟。时至春水洒满偏青草原,滋润荒漠戈壁;月下思念如故,苍生翩跹起舞。15岁的吐娅懵懂的性促使她在学校里认识了一个汉族男孩,二人两情相悦,掩人耳目,课后经常到小公园的树林里约会,男孩有一天无法自制地吻了她,当准备进一步行动时,吐娅制止了他蠢蠢欲动的手。
   
   “给我穿上婚纱之时,才是你我交合之际。”
   
      男孩阅历不深,不了解深意,但还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学校很快发现了二人的恋情,成年人与小孩子的战争结果是没有悬念的,最终,男孩迫于压力转学。吐娅被全校师生扣上早恋、脏女等帽子,轮番批斗,吐娅的学习成绩从那时开始直线下降,班主任从来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后来吐娅名副其实地无缘高考。


    吐娅的父母没什么文化,对这个女儿时常冷眼旁观,动辄打骂,辍学后的吐娅跟着父母做切糕或是羊肉串生意,苟延残喘。直到有一天,一个全身穿着黑斗篷的人找到了她,声称他能改变命运,吐娅对生活已经绝望,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跟着他进入了一个组织。组织给她观看了六四纪录片,讲了共产党从建政以来的所有罪恶,吐娅从那一刻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发誓要推翻这个邪恶的政权,拥抱民主自由的新生。

    ......

下一章
1
分享 2020-12-31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31
  • 浏览: 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