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有没有因为立场问题和朋友决裂的?

我有很多亲戚朋友都坚定不移的相信ZF,跟他们讲了无数道理也改变不了根深蒂固的观念!
于是……我只能屏蔽这些人的朋友圈,消息免打扰来回避这些深红。唉,很疼心,他们都是我几年的好友,却一口一个暴徒来形容香港人。

很多葱油说立场要包容,那么请问:那些人包容我们吗?好好想想再回答!谢谢大家
守護公義 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
我身邊找不到一個理解支持香港抗爭運動的人,一個自小的好友今年四月一次閒聊中才發現他真心愛黨,我被他罵成「你美國」的民主就真的好嗎?在他眼裡我居然成了美國,反送中之後出來聊過一次,試圖輕微探他立場,結果大放他的經濟論述,說貿易戰美國輸定,當今世界經濟沒人離得開中國,愛黨愛盲了。

另一個很要好的前同事,7、8月在FB的有線蘋果Now等新聞帖下面大量留言辱罵示威者,為黑警暴力叫好,把元朗黑社會說成正義,最離譜是把831哭求進站救人的義務急救人員說成假救護、要搶犯,完全埋沒人性憐憫之心的冷血說話。持續了一個多月在他的留言後面跟他對質,結果惹來其他五毛的留言侮辱攻擊,最後祇好Block了好友。

最痛苦是家人不願意了解這次運動,反感我持續關注,偶爾試圖打開話題的開場白都是「他們還在搗亂嗎?」「今天同事說香港的大學很亂,他女兒都要回來了,那邊到底怎麼樣?」之類。

一直沉鬱地默默關注,默默支持香港人!也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

直到幾天前在YouTube看一個港人個人頻道「影像補完計畫」的節目,介紹有內地大學生支持香港人,才發現品蔥這裡,找到同溫層多少讓我感動不再孤單!
织田信长 南无妙法莲华经
我在一个游戏群推荐信长之野望,被民粹主义傻逼攻击,我尝试解释中日关系友好和恶化的真相,打为亲日分子踢出群。
我威胁说把对方杀日本人美国人的极端民族主义言论打印出来邮寄到日本美国大使馆,提前审查一下社交账户,有助于对方以后办理签证旅游购物,对方一顿臭骂把我拉黑。

义和团从来都没有消失,麻木和无知是身边大部分人的真实写照。看了部分葱油的发言,我觉得作为一个独立思考的人,对于热点问题还是不要随便给非绝对亲近的人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免得在风口浪尖被当做靶子,因为任何民粹主义者都需要找到一个出气口。
比如12年反日,我会劝家里人不要参与,给他们讲事情的起因和真相,但是对身边的朋友只是说“不要闹事,事情很麻烦”,点到为止就行。
709的时候我给家里人说这件事很严重,到后来一些地方的上鲂人数果然降为零了。但在朋友圈从来不提我的想法。
HK6月份就开始了,到现在很难收拾,朋友问我的时候就说“我支持正义”。
在网络上有很多像孟驰张伟这种大大小小热衷于猎巫的头子,生活中也有蔡洋这样的U型锁狂热者,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衡量。国内的信息污染跟舆论场不是个人说两句就能改变的,但是我坚持温和地表达自己的立场,比较好的朋友就算不理解起码也不会主动挑衅你,这样完全可以相安无事继续交往,有机会甚至还能通过民生问题输出一下。
如果对方根本不尊重你,明明知道你立场还要在你面前喷粪那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我相信每个人对朋友值不值得维系都有自己的标准。
父母的话我到现在也没法完全说服,但是做好自己的本分,给他们讲道理,无愧于心就好了。本来人就是孤独的,现实只是让人认清即使是朋友、家人也不可能所有观念都一致的,这很正常。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如果真的孤独到难以忍受,就来品葱或者其它地方抱团取暖一下呀,墙外的世界大部分还是很自由的。
一粒浮尘 或生或死 终究是一粒浮尘
我有一个很好的女性朋友。可能是家庭的影响,尽管出国留学了,她对于台湾的解决,也还是支持武统,必要时可以留岛不留人的态度。在长期的“我们是大国”意识形态宣传下,她藐视一切敌对-异己势力。可奇怪的是对于当下的肺炎疫情,她毫不关心,典型的利己主义者。和她说武汉封城的话题,她完全拥护共产党的决定。可再聊城内百姓的惨状,她和你说,要是她,她也会留下(我内心:???那你现在抢购什么口罩酒精)。更甚之,对于那些在政策刚下 离城门关闭还有8小时时,呼吁城内百姓赶紧逃走的人,她十分愤怒,抨击他们的不义。奈何如此之人,如若大难临头,虽满口仁义道德,其必行不义之事。

作为共产主义教导出来的唯物主义者,她必然是不仁不义,空洞无心之人。于是,我选择了远离,我无法对她进行救赎,只有死亡真正降临的那一刻,才能令她忏悔。
arthur6021 缺钱缺粮缺妹子
我有一个朋友,他爸爸是人大代表

也常常告诉我,他爸爸人大,是选出来的,所以中国还是有民主。

他也告诉我,他爸爸经常批评共产党,监督,所以并不是一党专政,党还是听的进去的。

他坐标广州。

他经常去香港。并且强烈支持香港警察,跟大陆的公安

他是小小官二代,既得利益者,我不意外,他妈妈家庭主妇,但他家里却蛮有钱的,可能是爸爸人大关系。

他非常爱国,支持国内电影,国内音乐,关注CBA跟国足。

我跟他朋友关系非常好,我门常常因为意见不同而交流,但是从不吵架。

但我认为他这种既得利益者没救了,要他清醒只有被共产党压迫的一天才有可能了
已隐藏
割席倒是没有,但关系有变差就是事实。
我有一个认识了好多年的好朋友,以前她是岁静党,不问政事,包子上台后,我一度对他抱有期望,但她告诉我说,听说包子走的是毛的路线,还不时抱怨一下包子,当时我以为她已经变成了准反贼。但到了反送中发生后,我跟她聊起这件事,她非但不认同香港抗争者,而且处处维护警察,说那些被射杀、被消失的人都是罪有应得,在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很心寒,政治立场不同很正常,但怎么会连是非也不懂得分,一点的同情心也没有,那一次我们展开了很激烈的辩论,这是我们认识多年以来第一次。自此之后,我不会再跟她谈论政治。最近她还给我微信发送了肺炎是美国的阴谋的文章,天啊,她是什么时候智商开始变得如此低下了?真是“人一蓝,脑就残”的最真实体现。
我会很主观地根据人对中共的立场把他们分成三种人。当然这非常偏颇,我只是想偷懒少打点字而已。

1. 天真及理想 + 接受信息较多:经常是明面上的反贼(可是反贼就一定天真和理想吗?肯定不是,只是我偷懒而已……)
2. 天真及理想 + 国内信息源:明面上的小粉红和战狼,但我在想他们或许相对会比较好改变(大概也可能是真的蠢)
3. 其他的人:我觉得更多的人是十分现实以及利益导向,而且我主观地感觉大陆人尤甚。我觉得很多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属于这类。之前把新疆和香港的新闻给一个朋友看,他是明白人来的(我们都在国外留学)。他告诉我的是:我觉得政府做得不对,但是我不 care. 因为 care 他们不会给我带来好处,相反国内的稳定给我的好处更多。

既然是他们选择的活法,那就只能祝他们生活愉快然后由得他们去呗。
呃,我生活中本来也没什么朋友,不过确实通过微信加过不少人。去年8月14号凡是在我朋友圈里提到“港独”“暴徒”“废青”的我全部删好友了。

这次操作之后我的朋友圈确实清净许多,没再删好友。直到李文亮去世后第二天,我朋友圈里一个人发了一条“保持冷静,xxx”后面加一个爱心和一个中国国旗,发出来5分钟我就把这人删了。

不过说来,虽然香港抗议事件让一堆岁月静好的人现出了原形,也让我找到了新的大陆。因为这件事内地战狼声浪过大,所以凡是支持香港抗争者的内地人,我认为不会有其他事件让我和他们因政治立场决裂了。据此我顺藤摸瓜,在微博上新关注了一堆曾经表达过支持香港立场的用户。

现在我至少脱离了去年8、9月份思想上最痛苦的时期,疯狂接收墙内中共极端主义信息,又找不到政治立场相容的人产生共鸣。当然,仍然没有现实中的朋友。我的标准就是,不交心的朋友就不是朋友。

顺带说一句,音乐真的是神奇的东西。因为音乐,尤其是小众音乐,方面的爱好而聚在一起的人,政治立场相容的概率比其他大部分爱好大多了。大家知道还有什么爱好可以延伸到政治层面吗?
Kaori666 幸福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不是立刻决裂,是互相慢慢疏远。

对方是个很会诡辨,善于偷渡包装极权主义的人,说着自由民主好,但有时候又会露出对极权的崇拜跟认同。

我们的友情始于误会。

遇见他那年,他正好被赵家铁拳砸了,我以为自己看见的是认同自由民主的无辜人民被铁拳痛殴,其实是我误会了,当时是大铁拳在痛殴小极权。

之后我们成为好朋友,是真的很好的那种,但他对极权的崇拜,让他的三观跟我格格不入,有共同敌人的时候,这个格格不入还不明显,等到敌人消失,生活处境变好后,这种从三观上的不合就更明显了。

比如在人对人的关系中,他一定要斗出一个高下,把所有认识的人都当成私有物,并极尽所能的挖出所有人的隐私跟要害,他认为掌握的资讯就是武器,可以操控他人也能让他自己安心。

尽管他一再宣称我是不一样的,我是特别的朋友,他不会像对其他人那样对我,但实际上他还是对我作一样的事。察觉到的那一瞬间,我像被按着头吃屎。


我是个对隐私非常重视的人,他知道这点却还是侵犯我的隐私保全他自己,他的安心感来自于对他人的掌控。

有时候在社会新闻上,我们的想法分歧很大,一直到这半年的反送中跟其他政治问题,分歧大到不得不刻意避开讲这些,我对他崇拜的极权观点也不由自主的出现生理性恶心跟防备,来往也越来越疏远。

以一个朋友来说,他的确很好,忠诚,幽默,聪明,金钱上也大方,但三观的严重差距跟不懂何谓尊重,足以抵消这一切优点。
帕里阿先民 喜欢跟维尼一起恰蜂蜜的帕里阿 因为是帕里阿所以常说蠢话
我在座位边的墙上贴了
時代革命 光復xx(xx为我所在地地名)忘记及时撕下来了,
然后被一个毛🐶粉红撕下来,用很恶心的眼神从上向下看,我一时气不过就问候了他家人。他就冲过来说是不是想打架,后来我们真的打了一架,把段长班主任都引来了。粉红不愧是粉红,我主动道歉把责任往我身上扛,是想告诉他闹大对我们都不好,这货居然觉得我理亏,然后拼命像段长他们告状。
后来呢,这货跟同学说我喜欢纳粹(我喜欢的是国防军)又说香港人骂内地人支那支那xx,说都是港独暴乱分子。还自称把马哲都读完了,说我整天盼着共产党解体盼着刁远凸死是什么意思..
靠北   你要是真的读完了马哲会蠢成这样?不愧是舔腊肉的小粉红,一面骂纳粹大屠杀,一面跪舔毛泽西,吹牛皮都不眨眼的。
跟这种🐶打架我脖子还留了一条浅浅的疤,我一定会记住这是土共给我留下的礼物。
UserName 大陆废青
首先,我要讲清楚:
在政治问题面前,你和家人的亲情,和朋友的友情更加珍贵。不要因为这些问题破坏你们的关系,而影响你的现实生活。
对于不同的政治观点应该包容,如果不同那就保留意见。
Ayase_Miya 99年出生的萨格尔王 =w=
我跟同宿舍的闹进过局子你敢信。。。 
他动手打了我我报的警
警察和稀泥处理,
跟他讲社会支持言论自由
跟我讲让我不追究他 否则他出狱报复我也不好
两边和平处理 
当天放回学校了
和n年的朋友绝交了,和对方的辩论开始让我有种生理上的恶心感,或者已经不是辩论了,是胡搅蛮缠,举的任何例子和新闻都会变成西方邪恶媒体针对,

我觉得我们翻墙的人,跨坐在墙上,看墙里墙外发生的事,比只接触国外,或是只拘束在国内的人看到的更清楚,

墙里的人获取到的资讯都比我们少,有什么资格说我们被境外势力洗脑?

面对他们会有莫名的优越感,这种不平等感让我们无法做朋友
咔咔兔仔 干小熊维尼
很感慨,我只能說我的情況不是決裂,而是被決裂。因為我覺得兩個人相處,朋友也好情侶也好,既然政治立場不同,那就避開不談,還有好多可以聊得嘛,沒必要因為這個傷了感情,而且立場不同,雙方的觀點會有所衝突,很難做到真正求同存異。
就算你接納他的觀點,但現實是,你這樣想不代表別人這樣想,那些小粉紅對黨已經是崇拜到極致,昇華到信仰黨的階層了,換句話說,就是如果你跟他意見不相同,他就首先跟你決裂了,而且,他可以侃侃而談他的觀點,而我一旦透露我的觀點的時候,他就好像看怪物那樣,恨不得避而远之...
那樣的友情什麼的,算了吧,我自己一個更好。
占中的时候就决裂了,这些人的心理活动估计是这样的。先是决定了不反抗,再找出各种论据来合理化这种不反抗。所以,你告诉他们事实和真相根本就没用。
我不在大陆,但是已经把以前的同学朋友删的差不多了。小时候没有选择,一起长大过就叫朋友。思想成熟点之后,我觉得应该按照三观来选择朋友。

理解你的难受,我在墙外看到很多华人跟留学生依然只看统一口径的华人媒体,信息自由了依然被大外宣牵着鼻子走,还一口一个暴徒,就更难受了。清醒会带来痛苦,特别是面对这样的大环境,一人独醒有时候更难过。只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Juria 🙌没有人👐 比我👌 更喜欢 ☝️爱美
闹僵三个了, 以前没事就聊聊  深入发现价值观差的很远也继续该干嘛干嘛,这几天实在是忍不住在社交圈说了香港的事情 两个删我好友一个估计多半绝交。我把事实摆在面前他们几乎都是回避状态,连简单的辨答都做不到,不得不说实在令人担忧,国内这样的环境还有救吗……可能以后不会主动在墙内宣发这些东西了,本来也没啥朋友的,唉。
这个问题好。
可是,我们要思考的却是更深的问题:为什么要决裂?求同存异不行吗?
是啊,为什么不行,我们只是为了寻找事物更深的真相、理应该越辨越明的。只是,真会如此吗?
不会,自由和专制从来就是敌对,奴才和公民永不会为友。
若是你和你的朋友(主指大陆)在政治立场上面的意见对立了,通常是指你有一个怀疑的大脑及翻墙的能力同时还怀着一颗纠正朋友思想的“怜恤”之心,那么,你和朋友的关系一定是就此决裂。
沉默吧,独处吧,深思吧
这是我们的路
外面的世界是他们的,不是我们的
我们拥有的,只有内心和寻找。
我很想让大家了解多一些,但发现很难
一方面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资讯,存在太多的虚假、扭曲和缺失,缺乏一些根本上的认知
另一方面,国内关于这次香港事情的报道,太多的虚假宣传先入为主,太多对真相的过滤的扭曲,太多的舆论管控
作为一个觉醒者,在别人眼中是被严重洗脑的存在. 
yancey0802 来自墙内的声音
关于决裂这个问题。说实话,如果你将来不打算继续生活在中国,打算移民,决裂不决裂无所谓。如果你还是舍不得离开生活了二十几年的这片土地,那么最好不要走极端,甚至你可以选择沉默。并不是为了教你变得和其他人一样“圆滑,世故”,而是一种被迫的生存哲学。因为你要知道你身边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大概率都是这样的意识形态牺牲者,难道决裂了,就会帮助你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吗?况且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傻逼,至少为了自身和家人安全的考虑,还是有人私下里和你一样的。我认为你要做的就是该生活生活,小心翼翼地去结交志同道合的人,这就是所谓保存火种吧。在你我有生之年一定会见证tg灭亡的历史。
高贵的凡塔斯 人民相信党,没有好下场
我已经放弃跟周围的人讨论政治了,你叫不醒装睡的人,更何况人家根本没睡。

既然他们那么爱墙就让他们爱去吧,等铁拳砸到他们脸上他们自然就会醒悟过来(也可能不会,毕竟饿死那么多人的结果又如何)
太多了,大陆现在的环境,早就不是「和而不同」的年代了,有些人平安无事,有些人喝茶堵嘴,平等交流的平台早已消失,政见不同就只能绝交,谁都别留恋。
沒有必要特意去決裂。決裂了對你開化他們也沒什麼好處。

但是如果長期三觀不合,漸漸的你們自然會疏遠的。畢竟人都是以群分的
Kampforliberty 坐标Gallifrey,心系银河系
我觉得我是很幸运的,跟大多数智慧的积极寻找真相的葱友不同,我的家人和周边环境才是真正启迪影响到我的。我们那个地方洗脑并不严重,小学不强调政治,中学语文老师是个有良知有学术水平的,从不给我们洗脑,反而旁敲侧击我们。高中又是全国数一数二的理科高中,老师只专注于学术方面,竞赛,自主招生巴拉巴拉。我个人又很喜欢探索,在没出国之前,就积极的了解外面的世界,翻墙,结交世界各地的朋友,我对外面的自由世界的渴望。
之前因为香港占中问题,我支持香港,就把微信头像换成了黄丝带🎗️,我跟中国同学的交集很少,感觉跟他们玩不过来。女孩子积极追求物质生活,化妆啊,美食啊,整容啊,我不喜欢。男孩子打游戏,买潮鞋,潮衣,极度肤浅,我更不喜欢。所以当时在大学唯一的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同学看到我换了微信头像,很生气我的政治表态,觉得我是一个叛徒。她怄气了我很长时间,其实我也能理解,在中国长大的环境下,被灌输的理念就是,香港和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你们怎么能想着独立出去了。港毒,台毒!为了这事我们争论了好久。我向她展示64学运的真相,她一无所知。直到后来她也出了国,加上这几年看着ccp倒车的所作所为,她如梦初醒吧。直到最近一次她来看我,才表现出了对自由世界的渴望,想要留在西方象牙塔般的世界,但是又谈何容易呢。
新幹線絕讚建設中 去他媽的复兴号
我的例子貌似是反著的..

和老師鬧掰了,單刪聯繫方式那種。

起因很簡單,老師看了之前大陸的爛片烈火英雄被煽動起了情緒,之後又結合當時的森林消防群死群傷事件悲天憫人一下順便踩了一下國內的消防體系和理念。

我在他動態下長篇大論了一番其實主要意思是國內確實在某些消防領域確實差火候理念和裝備水平較差,但是客觀來說由於沒有受到外界的製裁國外的先進裝備與個人防護用具該進來還是能進來的,只要地方有錢能買到還是大概率說得過去的,沒他說得那麼差,畢竟不像東南亞國家真的是靠著日本等地的二手消防裝備過活。但是航空消防是真的不行,畢竟現行體制規定限制了批空域要跟空軍說,空軍除了劃定的航線之外你要飛自由空域是要報備審批的,這就很迷。而且你國家的工業水平對於巨型消防飛行器來說底子太薄了。

結果他就急眼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他把我刪了。

現在想起來,那個老師也算是個自由派吧,按理說自由派應該是與本土的極右民族主義戰螂粉紅從思想本質上是不同的,是可以交流的,怎麼也搞這種噁心的行為了?與自己觀點相左就我不聽我不聽了?想想也真是可笑啊。為了這麼一小點事情哈哈哈哈。
Piccadilly_Jim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
仅针对现实中的朋友,熟人,亲戚而言,在大陆割席是需要勇气的。和爱党人士割席等于自曝政治坐标,把自己暴露在明处。和现实中的熟人朋友割席并不像社交网络上unfriend一样简单,你之后的生活是否会受骚扰,取决于这些党性高过人性的“人”的决定。

至于基于大陆的网络环境,也从来不是匿名和安全的,不用说无处不在的监控,网络人肉“汉奸”的个人资料的行为甚至都可以被洗白,那么在大陆网络环境下割席自然也是有风险的,只不过你可以尝试用一些技术手段减少暴露真实身份的风险。

所以为了自身安全,如果没有肉身翻墙,我建议在和大陆朋友聊天的时候尽量避免政治话题,如果发生政治观点分歧,及时转移话题,没必要在不重要的场合暴露自己的政治光谱。

越来越觉得在大陆,以及在海外和大陆背景的人士深交是非常难的事。
你覺得對方傻逼裝睡,對方也覺得你傻逼洗腦,那就不用談了唄浪費口舌幹嘛

你覺得對方還有交朋友的價值,就不聊政治,一般正常人看到你避談也就算了,當然也有很多來碰瓷的傻逼一定要你表態,那這種級別性格也不怎麼樣,絕交了更好吧
蹦蹦车 觉醒吧,骚年!
身边也一样,根本无法聊天。所以当他们聊起这些事,我只能保持沉默。自认口才不足。惨。。
疯狂宇宙萨格尔王 萨格尔王,格萨尔王,萨萨萨萨格萨尔王
我交朋友三个原则:

1不谈政治,尤其墙国目前的舆论环境,争辩无意义。

2不谈宗教信仰

3不谈对方的偶像

奉劝各位年轻的朋友不要试图改变身边人的价值观了,除了徒增烦恼还可能给自己惹祸上身,保护好自己,争取肉身翻墙是正途。
跟很多朋友在心理上已經絕交了。

身邊有很多朋友,自稱關注香港時事,實際上只是選擇性關注而已。網絡上出現一個有利於警方的熱搜視頻,他們就大肆轉發,義憤填膺,但從不主動去了解事件始末。

他們發了藍絲專屬視頻給你,一副追究責任的態度告訴你:「看看!這就是你們香港人支持的暴徒!」

當你想認真跟他說明香港事件始末時,他們會回答你:「我不想知道這些,我對香港的事情不感興趣。」

嗯,大部分人都是這個心態,他們不在意香港正在發生什麼,也不在意香港未來會怎麼樣,只是時不時追個熱點,(為警察)義憤填膺一番。
式波兰格雷 我在学日语
现在状况是能聊得来的根本没几个,很多之前有交往的也不再清楚,虽然明面上相安无事,但心里面大家也清楚。令人心寒的是我跟父母说一些事实让他们自己分析,他们却把我当作是反贼,甚至还跟其他人说,让大家一起批判我。现在我现实中根本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也不想在这个国家继续生活下去。
DuckDuckDie 天下第一包
跟俺立场不一样的是特别要好的朋友,所以没有正面交锋过。俺一直在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说,不时抛出事实和看法上的疑问,希望能启迪他。
在如今的中国大陆舆论环境下,绝对不要和身边人去讨论这个。他们倒不是说被洗脑,只是绝大多数人没有任何政治意识和民主自由的意识。看不懂,但是又喜欢起哄,很多人连香港第一领导人是叫什么都不知道。
刪除了挺多好友的,不是不能和平討論,關鍵是人家只相信微信和黨媒所說的,他們還覺得是你被洗腦需要拯救你呢。說好?肯定是刪除啦~
lsfdc peace&love
身边的朋友:
1. 你以为自由就好吗,美国也很乱的,整天枪杀,晚上都不敢出门。
2. 印度也是资本主义,你看比我们烂太多,中国人太多了,就是需要管得严,你看现在多安定,经济发展得多快。

你:
来来来,喝酒吧
需要教翻墙,给他们关注以下频道。

裤论,原乡居士,江峰时刻,建民论推墙,公子时评,公民老黑,蔷仔说电影,老北京茶馆新频道,徐杰慢半拍,Inty,财经冷眼,Leonard,Vlog心声,热点互动,扎西看世界,睿眼看世界,林林七,邱家军,温相说党史,虞超,陈破空纵论天下,小民之心,秦伟平,江森哲,子弘闲谈,萧铭看世界,则席大师兄,天亮时分,王丹学堂,文昭谈古论今,王守悉,果皮工作室,李沫阳,苏小和,看中国的狗哥等,希望大家多多向墙内的身边人传播翻墙教程知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除非自己成為韭菜,大部分人對公共事務並不關心,隔岸觀火的冷血態度,時不時在吃點人血饅頭,一切公正公義都已不重要,只要符合利益,不擇手段也可以。

這種無法溝通的無力感真的很致鬱。
辱包小能手 反共从乳包开始
一个和我关系挺好的女生老给我发香港的粉红新闻,一直虚与委蛇,实在不想和她翻脸
麦克 我对线时不会去嘲笑和教导五毛粉红,我只会踩着它们的G点骂它们。
和一小学同学讨论疫情时讨论到政府言论管控的问题,我试探性的问了他相关问题,他几乎快把他的立场说出来了,为了不伤害十好几年同学的感觉,果断(也是双方心照不宣)撇过该话题了
不能留个人信息 住口!你也配民主?你怎么会配民主??
我起码和三个人吵了 有一个关系还比较好 另外两个不熟真无所谓 熟那个在墙内 认定就是废青在搞港独 一说就跳脚 他现在觉得我被洗脑或者是收了cia钱了吧
决裂,但不会明说.自己渐渐地离开就可以.
原因是我觉得小粉红都是喜欢举报别人.
弱智丈母娘在微信家庭群,就7个人,主要聊小孩儿话题的,时不时发什么乌鸦聚集美国国运衰败这些弱智玩意儿,我直接退群。她问我为什么退,我直说我不喜欢看你发这些侮辱我智商的东西。
师姐变了羊 师姐变了羊 你我变了羊
有割席。但比起香港手足的牺牲来说,这点伤心难过什么都不算。不过如果在墙内生活,建议不要进行“没必要”的割席粉红浓度太高了,割不完的。
前几天看到割席时最让我痛苦过的一个朋友的微博,转发了肺炎相关信息,结果被删帖了。私信问他有没有兴趣聊聊,得到回复:“如果是特意因为最近的事来和我聊,不必了,说不过你”
嘥鳩氣🙄️
hszhsz22 80后,魔都
有,各种亲疏远近的朋友,都有
有我觉得海外留过学的,应该有一些思考能力的,但是对我出口成脏的
有我觉得慢慢有些动摇了,但是两周没联系过了就开始天天微信给我发国内的官媒宣传的
真正想通了,认清现实了的,
有时候你只要说某一句话他就知道你的立场了
o00o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和我关系好的都是反贼……看来这是一开始就有意选择交友的结果
我家在一个小城,以前的很多朋友现在还在小城生活,长到现在也没去过太远的地方。一切都可以说是本本分分的,读个书,找个工作,消磨时光。对于他们,我觉得观念不同也可以理解,他们大概从来都没想过这些事。

然而,有一个朋友,大学留学,研究生留学,前几天和我说,他觉得政治是无用的东西,科研比较实在,中共是有问题,可是大家现在不是还能吃饱饭吗?其他人都好说,最受不了这种见了世面之后,和没见过一样的人。不是坏得无可救药就是蠢得无可救药了。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和他做朋友。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發覺通常沒有反共立場的人與堅持反共立場的人在很多方面無法擁有共同的興趣愛好,在很多方面無法擁有共同喜歡的人事物。
中共已经被神话了
你等于在劝信徒不要信宗教,那当然很难
所以要先解构,看小反旗,辱包,看习近平和他的八个情人
等头脑里“党神圣不可侵犯”这种感觉散去了,再和他们说你想说的话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我觉得最惨的是我吧,什么朋友删除真的无所谓。最惨的应该是你老公疯狂地爱国爱港撑黑警。你却无处可逃,那段时间是我最压抑最痛苦的
hkgusa 小熊維尼
建議不要馬上反面
遠離就好 他們搞不好以後就是文革2.0小將
反賊們應該比粉紅五毛小將更團結
只有比那些奸狡小人更奸才能活下去
反賊有牆外資訊加乘 好好自保 有空加速 就很好了
我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的价值观和我的相同,我们不是因为血缘关系、亲友关系聚在一起的,是因为我们有着相同的梦想和追求聚在一起的。当然,不能强求所有人都吃这一套,如果你觉得家人朋友比这些重要,那就不要公开讨论,憋在心里就行。歌照唱,舞照跳。
不要决裂,当不成朋友就当他是利用对象
出于安全考虑最多发些真相图就好
CoffeeToGo 品一杯咖啡
在國外認識了來自不用文化圈的朋友,感覺比粉紅確實好多了。雖然談到政治有很多人也是冷感,或者至少對於亞洲政治不了解,但是都很有禮貌,而且都沒有粉紅一樣的狂熱。總而言之 要吵起來難,好好相處容易(當然語言不同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AK_57 自由派,追求善政者。

只是對方還什麽都不知道。
20202020
消除 若是不能自由,就成为一个秘密吧。品葱是一个温暖的社区,遇到大家很幸运。
我跟一个聊得来的女性朋友因政治立场决裂,她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父亲是国内一所985大学的教授,有时会去美国出差,回来后就和她说觉得还是中国好,而且靠着她父亲教职的薪酬,她也确实过着比较好的生活。她喜欢动物,将来想做生物学家,读过很多书,在我见过的同龄人中,思想深度要算很高。可就是这样的人,对我说她觉得共产党是21世纪最正常的政党。我永远忘不了她说的这句话。她还祝我在外国看到的月亮和国内的一样圆。这些话很伤人,因为我是那么欣赏她。来品葱坚定了我努力读书争取去德国或者奥地利的决心。
基于人脉需要,决裂成本太高,不谈便是了。择偶慎重是必须的了。
紅鷹同蒼狼 ?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现时还留在支那还以为自己活得挺好的。这种人是不能称为朋友的。充其量是客户,或者食物
兄亲友亲不及支那国亲,我们爱的是人,他们爱的政权面子,爱国蛆没救的,
不只是洗脑的问题,还有历史观的因素。
我对朋友的要求是你可以自私自利漠不关心,但要是他把他的粉蛆心放在人权之上,
被侵犯了连恨都不敢恨还要说什么自家人理论,这个人朋友基本上是交不来了。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我倒是留意到悄悄移民去做访问学者的人多了 虽然嘴硬 但是心里有数
Hiaigntv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还没决裂但是快了。
我也不懂对方为啥掌握着翻墙技能(我教的)还是经常和我说链接打不开,为啥明明懂韭菜是怎么割的还是支持ZG,明明读过乌合之众但是只会把这个定义往新闻中套而自己会对网上的节奏坚信不疑而不自知,明明知道农药是垃圾游戏还在玩,明明知道自己的隐私在被窃取而不肯采取措施……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很多年处得都很好,政治立场不同但是基本都可以互相理解,也能从和对方的交流中得到很多有用的思想。以前有什么假新闻对方也基本不会太容易被带节奏,直到这次香港事件后,舆论攻势太大,给我感觉对方已经失去了基本判断力,轻信各种节奏还洋洋自得,对于港人有着莫名的优越感。
对方还是那种真学神。
所以我觉得,国人的麻木,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吧,对方已经是我三次元遇见的最有独立思想的人了(二次转三次的不算)

翻了翻上面的内容,觉得这个社区太过于激进了啊……如果全靠政治立场来划分朋党,和ZG有什么区别呢
道法自然 做一个真诚的人
它们又不会翻墙 ,你如果不翻墙你会了解香港的问题?国内的舆论报道香港也都是负面信息。
已隐藏
Brendan 午夜行人
决裂倒是没有,但是也没有再交流过了。之前还发了个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 。我默默无语。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现在人的想法和八十年代完全不同,生活不算太差,就不会怨言太多。
我和一个还算谈得来的朋友说了一下推特上的事情,当时我并没有提出自己的看法,只是想听听看他属于哪种倾向,好决定是要深入交往还是泛泛之交。结果他很严肃的和我说,以后不要翻墙看这些内容,对自己不利等等。我心中一沉,立刻点头称是,表示就是看着玩,以后不看这些垃圾内容了。他听了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后来我就不再主动联系他,对于他的联系也是敷衍了事或者干脆不回。我的态度很明确,就是不翻脸也不会再交往。因为往往在文革时期,这种人搞不好抓住你的言行打小报告整死你,即使他未必是这样的人,我也不能冒险。何况三观不同的人无法成为真正的朋友,而我又不喜欢戴虚伪的面具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这次武汉肺炎是人祸不是天灾。

    我因为这个也跟高中时候的同学吵了起来,那傻逼的想法就是,管好自己吃自己喝就行了,你这样明显的质疑政府影响人心是没有意义的,觉得当前应该稳住人心,至于隐瞒疫情什么的,政府事后会被追究,我再怎么说也没有用,反而影响团结。

     后来,我觉得我也懒得跟他争辩了,猪永远是猪。
     那傻逼前几天因为疫情“稳了”,跑出去买了星巴克,这不就典型的岁月静好的猪嘛,病毒不传给他,他永远不明白中共可是为了政权抛弃人民的。
     这种人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就没有必要去唤醒了,让他自己看看,永久居住条例、二次爆发,自己心爱的党是如此的坏
吱一吱 观察 吱娜人
吱娜🐖是没救滴。。。。。。。。。              
維尼學跳舞 bon bon! bon bon
驗證了夷學所說的,費拉奴隸本來就是該死⋯⋯
荣誉白人 来自心底的革命呐喊,只为惊醒少数人。
目前中国国内的大环境不适合民主以及言论自由,我是碰到太多这样的人了,大不了就不联系呗!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在中国赚足钱乘早离开,
靈魂翻牆的苦 人權都沒有還談什麼的民族主義
還好父親這邊的親戚一半在香港,基本全家族反共。母親那邊的親戚討厭共,但已被維尼洗腦。身邊朋友我已經懶得說,一群粉紅戰狼
如果是至親跟你政治觀點不同呢?怎麼辦?至親只相信牆內的官方信息,即便是一眼就能看穿的官方謠言也深信不疑,你怎麼辦?心痛!
沒有必要, 在國內木秀於林, 後果便是將自己置於己明敵暗的劣境!
吴越旧人 不再沉默
我一直在说服身边的人支持吴越独立。为了吴越的未来,我们吴越儿女不要放弃!
我身邊還有親戚到現在仍然覺得你匪隱瞞疫情是對的。
也有指罵香港的示威者。
都斷絕來往了。
自問不是有耐心引導別人的人,他們怎樣不關我事,不要活在我生命裡。
y有一次和一个很多年的朋友谈论香港台湾独立的问题,我说坚决不希望被统一,因为会导致共产党更加肆无忌惮,结果不欢而散。后来他开始在各个社交平台上举报我,最后我害怕他用我的qq聊天记录加害我,就把他拉黑了
坦克俠 翻墻還愛黨,定是狗娘養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非元兇鉅愆,

親不失其親,舊不失其舊;

親朋不說知心話,交心乃言心;

親人親愛、恩情,婉諫,不從則止;

朋友,可與言而不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言,失言;陳力就列,不能者止;

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看;

政治觀不能教化他,生活中還有很多其他方面可以教化他;

太上避世,其次避地,其次避人;

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遜;

若非元兇鉅愆。
喝過茶的人 五毛和管理員都是一樣的,聽到不喜歡聼的言論就貼標簽,所以説乃們什麽時候能真正做到誓死捍衛別人説話的權利,什麽時候乃們的狼奶才算吐乾净,呵呵
乃們千萬不要非黑即白,決裂什麽的其實沒什麽意義,主張見解不同,但是你們(這裏説的就是我),不是信奉自由民主嗎?爲什麽容不得小粉紅們的言論呢?我不同意赤匪的理論但是我也捍衛赤匪小粉紅説話(言論自由)的權利,這不就説明問題了嗎?所以説決裂什麽的其實沒必要,你不愿意大禮這些人就遠離好了,表面上嘻嘻哈哈就好了,決裂我覺得沒那麽嚴重,所以只要有那種必須信它們的,你不信就是你的錯,無論是赤匪理論,還是某些邪教,還是那些西醫粉,都可以看做類似,什麽時候學會包容,你就强大了,你看美利堅就包容吧,允許赤匪在美利堅有支部啊,你看日本包容吧(某些方面日本不包容這個不在此範圍)共產黨可以有國會議席啊,既然是這樣,就看你要做什麽樣的人了。
末代皇帝习禁评 黑名单 品葱药丸。
太多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田伯光 ? 天滅中共
身邊太多太多的粉紅戰狼了 還有一大堆大中華膠(這是指海外粉中共的腦殘)讓我特別珍惜同樣立場的朋友 雖然不多 但總好過有一大堆的朋友 但都是腦殘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有一个挚友,认识快一辈子了,但早年和我一样觉得中共不好,虽然不是憎恨,现在开始变成“中粉红”了,越来越自豪微信刷猪脸等等,我实在不想舍弃这段友情,但又对共匪十分愤怒,只好和他避而不谈这些问题,他要挺共,我最多说,我只会用YouTube、脸书,你们的Bilibili、淘宝什么的,我不会,我只有亚马逊帐号。
xueft 一个萌新
那个不至于,但吵架是有过的,而且还是亲人,搞得我很难受。
天下无贼 观察 你想多了…………
中国人玩意识形态就是这样,人家施瓦辛格可以娶民主党的老婆,中国人意识形态不同连朋友都做不了,其实生活中绝大部分都和意识形态没什么关系。

你们一起去撸个串,打场球,爬个山,喝个小酒,和政治有个屁关系。
fletcher 新注册用户 思考
有 但都是慢慢疏遠 在香港讀書 身邊所有大陸同學都是清一色的反對香港的訴求 全部打成港獨 我作為同時內地生 意見跟他們不一 有時候會勸勸他們多看看不同的新聞 但還是沒辦法讓他們理解香港人的想法 久而久之有些人被底就開始說我的壞話 慢慢就疏遠了
决裂就决裂,不要委屈自己。为了维持和别人的关系委屈求全不值得。我们和粉蛆之间的关系与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关系是不同的。
不得不说我还算比较幸运的,我们高中同学这个小圈子基本上没有粉红,大家都清楚ccp什么尿性,只不过其他人选择沉默,像我这么积极关注的不多。
一带一路通向民主 力微言轻心比天高
为什么你们好多人都有反贼朋友,我怎么找不到一个有共鸣的。。我都想在品葱上同城交反贼了,可又怕别人觉得我钓鱼或者我自己先被钓了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決裂就说不上,因发觉观迥異而減少交流就很多。话不投机嘛。
lyyzandy 一无所有的80后
人与人的交往是多维度的。
政治立场只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一个维度,
因为政治立场而改变一个人的关系
我觉得大可不必罢。
跟我同立场的人里,可能有我非常讨厌的人。
跟我不同立场的人里,也可能有我非常喜欢的人。
毕竟人与人不会只有一个政治可谈。
这样的生活太单一了。
立场不同也可以是朋友啊,去年我刚读大学时候,宿舍除我都是党员,算是粉红吧,爱党爱国。后来我在宿舍经常开翻墙软件翻墙,跟她们聊墙外的大新闻,我党的各种不堪的事情,她们也一样听的津津有味,哈哈哈
Caesar102 新注册用户 一个反共的美国人
舔习包子纳粹的就一群畜生不如的垃圾,没必要去理它们
cuifengkuang 墙内小熊
身上一个朋友  我也苦口婆心劝  后来发现  我真贱。。。我干嘛要劝他啊?
他非要在疫情期间出来浪出来吃饭  还要在疫情期间  非要回老家发展  然后还倒打一耙 指责我说不爱国  说我夸大其词  说疫情没这么严重  说他听不懂我那些理论  说大环境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差 巴拉巴拉一大堆。。全是我的不对~~~~然后我决定了  以后再也不跟他聊这些了  距离越来越远。。。
dingmm2ff2 新注册用户 维尼写诗
举个自己的例子,我和母亲都是算比较善良的人,然而他们老一辈还是认为腊肉是伟大光明正确的。我试图告诉他一些真相和例子,但是你想几十年了,他们未必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老一辈其实也需要信仰,他们也许并非崇拜的是腊肉本人,而是信仰了被腊肉捆绑的正义善良之心。这些人并不坏,也不蠢,属于装睡的人,不想自己的信仰崩塌。所以不管是家人还是朋友,看一下他们的所作所为,明辨是非,并以最大的耐心引导他们,这是我们反贼能做的最可靠的事。
心灵捕手4 心灵捕手4
试着用缜密的逻辑来点醒一下他们,也是一件很有趣的又有意义的事。中共洗脑宣传最怕的就是认真缜密的思考
前几天才因为骂了共产党几句被几年的好友拉黑了。。。不过这也许是好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