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无法说服粉红的重要原因:他们已经看淡了太多东西

"西方世界有什么好的,不就是科技经济稍微发达一点嘛;再说我们又不比他们差,他们那么自由,我们更加不自由,在这一点上我们更好,这不就扯平了?"    这是一个粉红的言论.
你会发现,他至少看淡了两件事情:科技经济发展,还有自由.
而我们想要反驳粉红,其实关键一是呼吁追求自由,二是指出自由社会更能长远发展.
现在这两条路都堵死了,你的辩论从开始就是没有意义的,毕竟人家已经看淡了.
这些说法都是由一个粉红的说话习惯推出来的,"A和B都是C,有什么区别呢?"
"贫穷和富有都是人的状态,有什么区别呢?"
"瑞典和乌干达都是国家,有什么区别呢?"
"习近平和狒狒都是人形生物,有什么区别呢?"
实际上往往A和B被比较的,并不是C这重共同身份,而是没提到的相反身份D与E.
现在因为只想到了C,就错当成D\E从来不存在,如果要考虑A\B也就只用考虑C,
本质就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粉红大多知道往正常的价值观上想,自己的那些幻想早就破灭了,不得不面对世间的批判和越来越沉重的失望.
但他们不想痛苦,只好这样造句来逃避一切,结果:
逃着逃着,就看淡了.
23
分享 2021-01-04

25 个评论

小粉蛆从来不觉得是蛆,爱国的事情能叫蛆吗?这才是爱国蛆真正的逻辑。

而这个国家真正的问题其实从来不是爱不爱国的问题,而是你知道我在说谎,我知道他也在说谎,他知道你我都在说谎,而大家都不敢面对真相,因为面对真相是要付出代价的

而这个代价是要流血,是要牺牲的,没有人愿意牺牲,所以最后是都想苟活下来享受渔翁之利。

结局大家都知道,一起烂下去呗,60后烂到00后,烂到最后环境被破坏完了,资源消耗完了,人口越来越少,猪猡们又开始新一轮逃离和迁移,国家又开始新一轮的分裂,就和电脑系统更新一样,更新过程,总会删除掉破旧的数据,而中国这台电脑,破旧的数据却是电脑核心,所以结果没有人愿意更新,最后的代价就是全部删除重装系统。

这就是结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所以粉蛆们喜欢这台电脑,那就留给它们咯,而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逃离中国和不做中国人才是最重要的。
就是,不到刀架到脖子上的那一天,就永远都不会急。
这不叫看淡
这叫"差不多先生"
凡事对他们来说都是差不多的
粉红就是极端爱国主义,以是否爱国为道德评判的标准,只要冠上爱国,坑蒙拐骗、甚至杀人放火都是对的,完全和纳粹没有区别。
>> 这不叫看淡 这叫"差不多先生"凡事对他们来说都是差不多的


他们甚至认为"只要差不多,那么就都不重要",在这个神奇逻辑作用下,他们既是差不多先生,也是看淡一切的大师.
“看淡太多东西”的粉红只是一部分,算是粉红之中比较脱节的一部分,也算是在中国很少逛网络论坛的人。

其实还有极端的粉蛆,比如百度贴吧、nga那群人,参考hololive事件里的那些极端粉红的各种言论,各种所作所为,看得让人头疼,我只能拿蛆字来形容了。
那麼唯有拳才能讓人清醒了。

不過,這事對一般人也是一樣的:如果不讓富翁真正的破產一次,他不會知道打造他原有的金融帝國需要何等的幸運與機遇、受到多少人的幫助,

如果不讓自以為是的天才真正的摔倒一次,他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才智與能力實際上需要多少的好環境與他人的襯托才能化為實際的功效與利益——只是大多數人並沒有這個被鐵拳的必要,畢竟這些人哪怕睡著也不對世間產生什麼切實的危害,也就是生產不了有害的鐵拳。

但🕷就不同了,他們如果不被拳,就總有一天會出來打拳——為了眾生的安危,還是先拳了他們,人類才能平安無虞。
>> “看淡太多东西”的粉红只是一部分,算是粉红之中比较脱节的一部分,也算是在中国很少逛网络论坛的人...


其实就我看到的,大部分粉红都有明显的"看淡"这种行为,而且是用来刻意逃避自己的荒唐和政府的丑陋;可以说好话时,就是"这是伟大的历史进程,我们每个人不能忘记";好话说不出来时,就"看淡了".
粉紅看淡什麼東西並不是錯,關鍵是他們想做鴕鳥為什麼還要拉著周邊所有人一起做鴕鳥?甚至如果你不從還要問候你全家甚至進行死亡威脅?hololive就是一個例子,還有各種所謂的辱華事件…所以粉紅既然想逃避,那為什麼還要惹這麼多事自找苦吃
在墙内的环境,是个人都能被逼成粉红。前几天我朋友圈全是给习总新年祝福点赞的,所以我几乎不用社交软件了,每当跟朋友谈论政治时我都不得不小心隐藏自己的观点,一怕失去朋友,二怕被举报。
这种不是粉红,是犬儒。
犬儒、岁静和粉红的区别在于:

1、岁静和粉红对现状没有不满,犬儒有
2、岁静和犬儒原则上放弃政治观点,粉红没有
>> 这种不是粉红,是犬儒。犬儒、岁静和粉红的区别在于:1、岁静和粉红对现状没有不满,犬儒有2、岁静...

同意,顺便建议看胡平的《犬儒病》,编程随想书单里有
犬儒简单说,就是那种路人心态,知道别人作恶,却不说什么。这种人你跟他讲政治笑话可能笑得比谁都开心,但是一提他遭到的铁拳,可能会认为反抗不了,逆来顺受,或者说“你不也没反抗”反驳
>> 这种不是粉红,是犬儒。犬儒、岁静和粉红的区别在于:1、岁静和粉红对现状没有不满,犬儒有2、岁静...


其实很多是粉红的,对于那些我们争取的东西,他们早就看淡;对于他们自己要争取的东西,如果被指出早已为中共所破坏,他们也会"间歇性看淡",总之不能妨碍共产主义伟大理想.
可是我沒有打算要說服他
玩世不恭和麻木不仁不叫看淡而是洗腦洗殘了
>> 小粉蛆从来不觉得是蛆,爱国的事情能叫蛆吗?这才是爱国蛆真正的逻辑。而这个国家真正的问题其实从来...

你姨的大洪水理論
很像加缪的《局外人》。

孟子早就说过了:
逃于墨者必归杨。
墨:理想主义,集体主义。
杨:虚无/犬儒,为我(原子化)主义。
他們看重那些我們都看淡甚至不屑看的東西
比方説「中國的面子」啦,「國家的統一」啦,「民族感情」啦……
甚至「作爲中國人」這件事可能是他們最看重的,注意這裏的中國人不是指國籍中國人,而是符合他們特色認同的中國人
>> 同意,顺便建议看胡平的《犬儒病》,编程随想书单里有犬儒简单说,就是那种路人心态,知道别人作恶,...


之所以犬儒,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字“怕”

等到墙倒众人推的时候,这个庞大的群体自然就不怕了。
这可不是看淡,谁看淡会那样像个白痴一样出来秀智商。
現在連youtube的娛樂與音樂影片下都一群五毛粉紅賤畜,看到這些賤畜就噁心,這種支那賤畜🧠裏全是習共匪的💩叫不醒且沒有救只有全部屠盡纔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这是他们的逻辑之一,就是把程度问题转化为有无问题。他得10分你得90,在他们眼中你俩都没满分。
Bannon, Guo Wengui and their allies set out to package Yan limeng as a Whistler to sell to the American public. They put her in a "safe house" outside New York City and hired a lawyer for her, Bannon said. They got her a media coach because English is not her native language. Yan limeng later said that Bannon also asked her to submit a number of papers to summarize what she called evidence.
还好我没朋友哈哈哈呜呜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