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品葱上出现越来越多提倡暴力抗争者,有些甚至接近恐怖主义了

最近发现品葱上有越来越多用户支持香港示威者使用暴力手段抗争,甚至有者觉得出人命是不要紧的,而且还有人居然建议用无人机放汽油弹?这和那些IS圣战士不是没两样吗?

我在这里说一下香港抗争者的其中一个口号「不流血 不受傷 不被捕 不分化 不篤灰 不割蓆」。

合理非派和勇武派互相合作,不互相指责对方。

勇武派,并不是冲上前线直接和警察互殴,而是掩护后方的示威者,保护后方。

在刺鼻的烟雾中用水浇熄射过来的催泪弹,架设路障减缓警方前进,在警方发射催泪弹时疏散后方群众,手足被警察拉住时把手足从警察手中拉回来,拿起雨伞抵挡胡椒喷雾和催泪弹。必要时,可以直接闪人回血。

勇武派绝不作无谓的牺牲,避免流血。

勇武派出了场,接下来就是合理非的舞台了,罢工,堵地铁,占领机场,快闪。

这就叫Be Water,不是Be Ice

我怀疑有人带风向想把整个运动搞成暴力抗争。
27
分享 2019-08-13

52 个评论

如果家里进了一个强盗,究竟是把他打出去呢,还是用和理非非来说服他呢。暴力对付恶人本身就是正义,绥靖和放纵只能做恶。
網路輿論跟現場都被中共滲透了阿 很明顯
變成真的示威者跟反串的網軍也真假難辨了
正常的民主國家處理示威都是盡量冷處理 讓情勢降溫
但你看港府跟中共往哪個方向做?
各種手段用盡 共同點是目的都是升級衝突
明顯是故意要升級情勢 再為鎮壓合理化
ptter7 新注册用户
没办法,大陆除了坦克车碾压,和平游行还有什么结果?没有经历过自由的人,除了暴力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今天香港人真的用暴力解决问题,共产党最高兴,因为他们的军队更厉害,如果真的打起来,两三下就死光光了

和平理性才是真正的武器,这种东西,你们从来没有听过,毕竟墙外面没有新闻联播
照你的逻辑,武力抗争放火就是暴力恐怖分子,那五四火烧赵家楼的是不是暴力恐怖分子?这些五四运动纵火的暴力恐怖分子,可是被支共评为爱国学生领袖哦!这个爱国学生领袖,在上中学时,参加学生军攻打巡抚衙门哦,跟着耄腊肉颠覆民国政权、武装暴动哦。
http://mil.news.sina.com. cn/history/2017-06-06/doc-ifyfuvpm7583779.shtml

  这些经历者的回忆各有不同,大多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所写,时间流逝,有所误记,情有可原。现在来看,“五四”运动非自发,而是事先有预谋、有组织。罗章龙回忆:“在关于五四运动的书中,我看过一本日文书《昭和八年年鉴》,书上写道,五四运动的指导者是北京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该书附有年表,我认为他的话是有根据的”,“……从思想上同时也从组织上领导和发动了五四运动。”北京大学当时虽无校学生会,但各班、系、院皆有学生会组织存在。其它各校均有各种学生组织,以北大为中心,渐成核心组织。据罗回忆,事先已拟定“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打倒卖国贼”等口号,并一致认为“要采取暴力的行动,制裁卖国贼”,“成立了秘密行动小组,拟定了负责人匡互生等具体部署工作”。其后分别探明曹宅行动进出路线,曹、陆、章三人相貌等,还从北大扩展到其它八校进行动员。行动小组还具体规划了游行的各种措施,“除了小组外,谁也不知道这次游行主要去打赵家楼”。周予同则回忆:少数同学“分别带些火柴、小瓶火油”。

现在看来,游行路线最终拐向赵家楼曹宅,也并非一时激愤,而是事先早已规划好了。匡互生记述在五月三日工学会全体会议上,大多数人主张采取激烈手段,“伴大队游行至曹、章、陆等的住宅时候实行大暴动”。次日游行总指挥傅斯年“极力阻止勿去”,但已“毫无效力”。谁第一个从窗户翻进曹宅打开大门?当事人回忆有蔡镇瀛、陈荩民、匡互生等不同说法。而匡互生自己未谈,可能不便明说。但综合当事人回忆,匡互生首先跳窗进入曹宅而后打开大门的过程甚为详细,比较可信。而匡互生出生地邵阳,竖立“邵阳历代名人塑像”,其中有匡互生,在塑像下嵌有人物介绍:“……五月四日凌晨,他第一个冲入曹汝霖住宅赵家楼……”是否根据周予同的回忆,不得而知。

  匡互生后来随毛泽东在湖南从事驱张运动,1933年病逝。如假以天年,他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再写回忆文章,就不会有所顾忌了吧?

  匡互生是值得一书的人物,出身贫苦农民之家,爱国而忧心时事,在作文中曾抨击军阀丑行,老师李洞天为掩护他逃匿被杀,对他震撼极大。在上中学时,参加学生军攻打巡抚衙门。与杨明轩等组织进步学生团体“同社”、“健社”、“工学会”,巴黎和会将德国在山东的权利转与日本,匡互生彻夜难眠,决心为国殉身,以遗书托友人:“我死后,要家人知道,我为救国而生,为抗战而死,虽死无怨”,其悲壮之气感人极深。他逝世时年仅42岁,是很令人惋惜的。

  匡互生是“五四”运动史上值得纪念的学生领袖,赵家楼这条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胡同,也同样值得后人纪念。
今天港澳办也定性“近乎恐怖主义”,真巧
我并不赞成暴动,TG的党卫军在那里虎视眈眈,就等你们暴动,采取甘地式的非暴力不合作才是正路。
首先甘地与香港示威者面对的对象不同,其次甘地不是反抗暴政的唯一正确答案。如果都坚持非暴力不合作,那现在还是满清国呢。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长期被曲解,实际上甘地没有排除武力,而是针对对象,采用不同策略。和平理性且持有武力,必要关头时不排除使用武力。
已隐藏
已删除
如果是獨立運動使用超限武力無可厚非,問題是堅持五大訴求的目的和性質更多是公民請命,緊急情況(如612二讀)使用適當武力衝擊是個自衛的辦法。
對於現在警暴和政府龜縮的情況,武力是不是可以解決?和理非的方法是不是已經用完?還有沒方法可以保持對軍警政府施加壓力?以武止暴是情緒宣洩還是解決現在困局的有效方法?是否代表正義或合法性?以上種種問題真需要好好認真思考。
GOD Bless HK
题主说的很对。
我的看法很简单。把自己放到林郑月娥的位置上,她想怎么样,想继续做特首,那怎样才能在把香港搞得乱七八糟后继续做特首呢?
占据道德高地,把事件定性为暴乱。你们越是使用暴力,她的谎言越完美。中共继续会支持她,就是刚刚肯定李鹏64一样。如果不支持林郑,潜台词不就是说你们不是暴乱了吗?

那为何要授人以柄呢?你们能比警犬更暴力,能比解放军更暴力?放火烧警察宿舍绝对是昏招,只要烧死一个人,你们就完了。

也许有人会说我是五毛带风向什么的,可以去看我所有的发言,看我是不是五毛。
我是真心希望香港人平平安安,5大诉求的前四个可以达成,第5个中共不可能答应。
当我看到女义士眼睛中弹时,我的心真的很痛,香港人任重而道远,不可心急,不可丧气,保重。
已删除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大规模游行,确实因该停止一下了,抗争还要继续,罢工罢课就可以了,在这样下去,共匪就会乘隙而入,把香港变成新疆,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有些人总喜欢说,和平游行对中共有用吗?
那换句话来说,那暴力行为对中共就有用了吗?
在核心议题上,中共是软硬不吃的

去中心化的示威的确让政府很难控制,但在政府不妥协的情况下,示威者本身都没能力
去控制那些失控的乌合之众,他们已经变成一群无法停止攻击的狂战士,
最后的结果无非就是暴力镇压。
我们这些人没有资格教香港人怎么做,香港人已经做得很棒了! 总之林郑希望你们做的绝不去做,林郑怕你们做的,一定要做!
如何分辨匪军和黑警乔装成示威者制造事端
已隐藏
我说一点点吧,和平示威官方是害怕的,这才有了后来示威者和警察中混入其它身份人群的做法,现在这个做法已经很明显了,但官方就是不回应。

考虑到这一点,很清楚的事实是不管年青人如何去和平示威,最终结果也一定会被描绘成暴力,因此可以让官方可以采用暴力手段镇压。

你要暴力,官方正欢迎,你不暴力,它有的是办法和耐心把你陷入暴力中。现在如果能够指认出那些冒充学生和普通反送中的警察,可能还有一定的反转余地,但显然目前只有部分视频却没有实际的证据,也就是法庭能够采纳的证据。

今天在推特上面有人提供了技术协助,通过面部识别和步态识别要找出这些黑警或从大陆混过去的警察。
https://twitter.com/fangmincnLA/status/1160779427229265920

https://twitter.com/fangmincnLA/status/1160777289170186241

不过进行面部识别和大数据处理我相信需要的资源不少,也许来不及了。
試問警察用不合比例的武力去攻擊示威者和無辜市民,又能怎麼做?乖乖被打?
一句話:相信前線
說實話,這樣 毫無羞恥 喪盡天良 的政府和暴力機關,我感覺,和理非 已經沒有用了。真的,只會讓他們更加 肆無忌憚 得寸進尺。我一度認為港人的示威遊行集會一直都在給港府一個 改良 讓步 妥協 的機會,但是,港府真是毫無所動。在這樣和理非下去,被鎮壓已經在所難免了。
想那么多干嘛,反正你匪不会让步,和平也好暴力也好区别不大的。
那如果出了人命,那怎么办?
在保卫自由时,极端不是恶;在追求正义时,中庸不是善。
——巴里-戈德华特(保守主义思想家)
那如果有警察被杀死了,怎么办?
根本不可以類比。
對破門而入的強盜,是迫在眉睫的危險,安全與危險之間沒有緩衝的地帶。
但是對於群衆運動,和理非的行動本身就是在製造壓力的同時創造緩衝地帶,起到保護人身安全的作用。
弄清楚恐怖主义攻击的对象是谁?是不是本末倒置了,五毛帖,明显中共使用各种阴招卑鄙的手段,动用杀伤力武器对准和平诉求的民众,爆眼球扒人裤子,黑社会打人,制造假新闻,混入示威人群自导自演制造暴力手段陷人不义,政府警察黑社会流氓化,已经不合法了
媛水近渴 回复 ptter7 新注册用户
妈卖批,你这五毛第几个号了,怎么又看到你。
8964就是“非暴力”、“和理非”啊,还把向毛像扔墨水的“暴徒”主动抓起来送公安局,北京那时候的治安好的连小偷都没有,还不是照样开枪开坦克。
媛水近渴 回复 ptter7 新注册用户
你共爹维稳费不夠了吧,派一个业务水平这么低的五毛过来。
媛水近渴 回复 ptter7 新注册用户
人缺什么就强调什么,我看你不但缺爹,而且还是一个没出过国的沙比。
怕就怕最后你进不了集中营进了比集中营更恐怖百倍的地方
媛水近渴 回复 ptter7 新注册用户
哟,五毛生气啰,看着你急得赤白脸的样子又咬不到我真的太开心了。
媛水近渴 回复 ptter7 新注册用户
缺什么就强调什么,你内心缺少身为人的本质,估计你在现实中过得跟狗一样才要在网上找存在感。
理性不合作。在社运上,是一件非常讲究个人的自制力
只討論道德,我認為用炸藥炸死一兩個關鍵人物比跟警察互相丟東西更道德
效果的話,其實跟有多少暴力無關,因為有特務扮市民防不住的
已隐藏
暴力和非暴力都是达成政治目标的手段。孟子说过“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这是暴力手段支持者所要面对的东西。但是反过来说,一旦成功,作为后来人,我们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安重根和汪兆铭呢?
已隐藏
可笑至極,地球上民主國家又有多少是不流血換來的?
甘地不合作運動提倡非暴力,但是印度民主化過程也是死一堆人
說到底人性就是自私的,你不想流血,既得利益者也是,那就期待投好胎,別當畜牲吧
到底是太監成就國家還是國家造就太監,真的太明顯了
韓國電影:華麗的假期、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慢慢看喔
使用暴力掉进tg圈套的可能性比较大吧,这样他们就有暴力镇压的借口了
就是因为没有暴力所以对面才肆无忌惮的暴力,以我对支人的理解,港人要是有个爱尔兰共和军一样的组织。林政婊子立马变成和平鸽,你匪也老实很多
上面就是希望示威者暴力甚至用內鬼引導暴力出現,這就多很多藉口來解決這場運動,占中時就因為太和平無法插手(雖然中途也有內鬼和黑社會搞事挑撥),我覺得現在最需要的是做一些在不影響普通市民的情況下又能令上面惡心又不能對我怎麼的行動,比如去官邸跳廣場舞大喇叭叫五大訴求。
(我是反對燃燒彈和暴力,我觀點是在地球上能和平解決到就不會出現抗爭,請看成社會現象)
沒有人希望暴力,當你看到特首臭臉和警方處事方式就會明白到,情況惡化下去是在所難免
和平遊行多少人都會被無視暴力清場,以後都站在警方背後,等待民怨武力升級(或製造衝突,如黑幫)維穩就可以解決一切
看清了政府真面目才會人人站出來「 不分化 不篤灰 不割蓆」希望爭取未來

高官永遠沒有責任,就算令惡化下去永遠不會是特首自己問題
別說暴力,就我看林政態度,就算出現死人都不會反思過錯,一個無責任的特首就可以不理會民怨為所欲為,等你暴力升級就等待民意逆轉,無限輪回
这个世界还是丛林社会,一直都是,所有的,所有的都是利益交换。
你如果没有对方的筹码,别人为什么要给你想要的。
新加波和以色列就很清晰认识到这一点。
否则他们那点地方为什么还那么坚持发展军事?
所谓的理中客呀,你们的所有诉求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就是大家可以讲道理。
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真的会和你无条件讲道理吗,真的有必要和你讲道理吗?
看了一下意大利极左恐怖组织“红色旅”,它也是受苏联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提供外援才能发展壮大,展开反政府活动,杀死天主教人民党党首也就是意大利前总理的,但是在香港这个700万人的城市里,世界保安密度最大的地方,到处都是高科技监控设施,可以说进行暴力反抗基本不可能,不可持续,政府掌握太多资源,其次,暴力反抗会失去人民支持。
最后,个别针对香港统治集团个人的恐怖活动会有极大的“震慑”作用,让这些人不敢大肆开启镇压人民的按钮,不敢猖狂的抹黑香港人民,比如何君堯这个跳梁小丑。
我倒是觉得,直接的反抗并不可行,现在解放军不进入香港的原因,无非是两点:
1.金融中心地位,对外的窗口。一旦进去了,这个地位荡然无存,香港的作用不会比舟山更高。
2.违背协议与国际法,可能会招来更为深入和普遍的制裁,得不偿失!
但极端条件下,中共也是有可能做出孤注一掷,玉石俱焚的傻事的,毕竟台上的人脑子不是特别好!
可以从其他方面想想办法,给中共压力,毕竟这么多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省委书记这么多部长...政治局的就算了,就那么几颗人
和理非非不管用啊,虽说暴力行为恐怕更不管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