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中国人的身份"已经是热门话题,我谈谈我的故事和观点(长篇)

先讲我的故事:
很久以前,我的祖母从更冷的地方来了中国,帮共产党设计桥梁和其他基础设施,这是她被命令强迫的. 不幸地,她和丈夫没能活过中国官方的不友好时期,而且无法回国,晚年时徘徊在一个荒凉的国家,被流放着都病死了.母亲在中国成长,懂得一时走不了就要守中国的规矩,从小教我唐诗三百首和说文解字,让我过中秋节,中国春节,用清明节纪念祖父母,也教我英语和其他语言,一些古老圣地的故事,冬天时点燃9根蜡烛,至于饮食,我天生就厌恶猪肉(这些和我的宗教信仰无关,我是基督徒).我很相信自己已经高度汉化了,至少那些不像"中国人的习惯"都不被公开表现,就是表现了也很细微.历史算是翻篇了,母亲在我出生前拿到了完全合法的身份,而且是56个民族的某一个,我也成为了名正言顺"中华民族"的一员,至少我以为.
然而,中国少儿被民族主义洗脑的程度是我没想到的,公开的种族歧视在我小学和初中时都产生了;他们嘲笑说我是印度人,甚至试图用暴力取乐,出现了我一个人和十几个人打斗的情景.碰巧初中班主任也是缺师德的民族主义者,一次语文练习册有"你来自哪个民族?"的问题,看到非汉族的回答直接打叉;碰上针对我的校园欺凌也是踢皮球,自然不可能多抬一寸眼皮. 听着没有罪恶感的关于"中华民族"的种种宣传,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没有理由沉浸在这种集体情感之中,无论我是否拥有一个中国的灵魂,只要我长着与众不同的外表,中国特色民族主义者不会将我当成"我们"的一员.
高中好了一些,身边反贼相对较多,民族主义的氛围淡了下来,我也认识了陪伴我至今的情侣.但这时中国已经在疯狂前进了,又是拆教堂又是打神父,作为基督徒我不可能不放在心上;对于涉及信仰的冲突,母亲曾用汉语告诉我"实在融入不了中国社会就算了",后来她找机会移民到中东国家去了.大学本科没读多久我就跑到欧洲学习去了,过了很久,由于我的学科天赋和政治因素,我提前获得了所在国的国籍,中国国籍不知道怎么样了,但我很可能在中国成为了危险人物,最好别再入境了;最近,我认识的某个倒霉粉红同学被黑警叫去喝茶也很可能与我有关.
和其他同学形成了鲜明对比, 自从到了欧洲, 我对当地的文化认同感日渐增强, 拓展了几个本地的朋友, 他们是我的同学. 虽然总计也没多少人, 但我们能讨论深入的话题,能给对方带来愉悦,能在对方失落时安慰,我觉得这足够了. 惊人的是,认识之前我们就订阅了相同的YouTube频道(不是很热门),算是某种友人的宿命? 不敢说普遍,但似乎我认识的女生都挺喜欢troye sivan,空闲时能和我聊上半天......关于饮食,我的习惯又和在中国时发生了变化, 对牛奶我将贪婪地摄入更多, 我开始沉迷于披萨无法自拔, 羊肉很少吃了而多食牛肉;附近的餐厅我评价都不错,尤其是中国没有的kosher餐厅,有家麦当劳还专门设了kosher区. 教堂我也比以前有更多机会去了, 这是哥特建筑的海洋, 我永远不觉得无聊,在我心中那就是艺术.
总之,我基本可以说完全融入周围了,虽然被附近长居的土耳其民族主义者鄙视过.
有段时间,我心里十分抵制"中国的"事物,潜意识里认为它们是中国民族主义的象征,有人问我关于中秋节,春节之类的话我都十分厌烦,虽然不表现出来,因为我记得"中国人就是要...","只有中国人会..."的在墙内随处可见的教条,这是欺压和暴力的表现,让我很不悦. 我认识一些台湾和香港的朋友,他们也有一些和中国重合的习俗,当然表现在他们身上有截然不同的感觉.我的情侣是各种意义上的中国人(反贼),尽管一直迁就我的生活,每天设法让我开心,一起来这里后也改了一些生活轨迹,但生活习惯和在墙内没有太大区别,也坚持庆祝汉族节日. 我知道这是他们的自由权利所在,也清楚墙内民族主义者那一套和他们无关,但每当他们表现出中国的文化元素,我会本能地抵触,好像看到中国民族主义者的影子,担心自己被"绑架"到中国人的那一系列刻板印象去. 这让我很难过, 因为我爱他们,虽然不是同一种爱; 我也知道我可能太过敏感了,这种反抗民族主义的情绪出发点是好的,但似乎失控了,正常的和善良的人的情感与关系开始被挑战,我的生活确实受到了不良影响.因此我花费了很多时间思考问题,关于"民族","国家","民族主义".终于,我意识到:民族主义是如此的狡猾,连我也被影响了;民族,说是表层文化也好(毕竟深刻思想通常不作如何识别民族的标准,我们往往承认一个民族内部的思想可以有多样性),血缘也好,外貌特征也好,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生活中人的某些特征,而民族主义的本质是以这些特征对人发号施令,尝试把人的思想和利益绑在这上面,引导人们用扭曲的视角看待其他人,认为"那些特征甚至包括思想都是和一个人本身绑在一起的,不能改变或很难改变,而且要么一直丑恶要么一直高贵,任何对改变的尝试都是禁忌".原来如此,虽然初衷是反民族主义,但是我却用民族主义的视角来看待周围人的行为,影响和他们的交往,实在遗憾.可见民族主义的深远施害在于潜移默化地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方式,自由世界的人们的关系也能因此被挑拨. 经过思路的梳理,我获得了对自己心情的掌控权,不再面临窘迫. 我的去中国化还在继续进行,但这和民族主义已经完全脱离了,只是因为我自有想要的文化,觉得有符合我的趣味性就去追求,这属于我的私人生活规划; 凭感觉我可以判断出,和华人(广义)朋友,情侣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
(未完待续)
11
分享 2021-05-08

13 个评论

你是俄罗斯族?
一次语文练习册有"你来自哪个民族?"的问题,看到非汉族的回答直接打叉

要是我的话真想上去揍那个老师,中国其实很多“汉族”其实并不想当汉族,但是基于支共的民族政策,你要改只能从你父母那里选一个(父母至少一方是少民),而且必须在18(20?)岁以前。外籍人要入中国籍,以前是在民族栏里填“入籍”,现在是必须在56个里头选一个,所以才有去年德尔加多民族一栏是汉族的情况。至于凭空创造一个新民族,更是想都别想。像我这种父母都是户口本汉族,我就没法改,只要仍然是中国国籍,那个屈辱不堪、恶臭不堪的“汉”字就必须跟着我一辈子!每天想着汉族人以自己民族的名义压榨别的民族,我的良心就不安,为什么汉族犯下的罪行要让我来承受?我实在受不了做汉族人,所以我新创立了一个民族,萨鲁娃克族,不是为了创族而创族,是为了脱离这个跟邪教团体一样的汉族!我只有在墙外这片自由的虚拟空间里才能骄傲的宣称我是萨鲁娃克族人,如果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允许以自创民族的身份入籍的话,我恨不得马上办理移民。
扬库萨尔 灰名单 回复 扬库萨尔 灰名单
>> 你是俄罗斯族?要是我的话真想上去揍那个老师,中国其实很多“汉族”其实并不想当汉族,但是基于支共...


我差点忘了,你是犹太人,之前回答过我一个关于第三圣殿的问题
欧洲无所谓,匪国又不可能随便抓人
当然还是要防范意识
恭喜樓主成功擺脱糞坑國,也為樓主父母的經歷難過。

祝願樓主一生順遂。
>> 你是俄罗斯族?要是我的话真想上去揍那个老师,中国其实很多“汉族”其实并不想当汉族,但是基于支共...


“至于凭空创造一个新民族,更是想都别想。”对!但是超级搞笑的是,目前的五十六个民族里,有的就是凭空制造的。反正这帮人自己说有什么民族,没有也有,说某些民族不算民族,有也没有。
>> “至于凭空创造一个新民族,更是想都别想。”对!但是超级搞笑的是,目前的五十六个民族里,有的就是...


是啊,支国只允许官方而不允许百姓自创新民族。你以为我退汉是为了馋少民补贴,可拉倒吧,谁要你那点补贴,就算真少民也不稀罕你那点小恩小惠。你把人家视作命根子的文化语言信仰和工作机会都夺走了,然后象征性的给点补贴给人家,这不是埋汰人嘛。再说了,官方现在只许少改汉,不许汉改少,这跟某些邪教只准进不准出有什么区别
范松忠 黑名单
你是俄罗斯族啊?斯拉夫人?唉,建议你联系一下伏拉夫,你俩可以搞一个国籍过户手续。🤣🤣🤣

我只是幽默一下,别恨我。
接着更啊
他說自己像印度人,應該是中東外貌,不是白種人

通常中東印度,及南美,南歐,拉丁,不被認為是白人

而且白人喝牛奶(可能其它奶也是)不腹瀉
>> “至于凭空创造一个新民族,更是想都别想。”对!但是超级搞笑的是,目前的五十六个民族里,有的就是...


我觉得回族就不是个恰当的分类,大概是领导拍脑袋想出来的.云南和西北的回族从起源到文化都不是一个整体, 和俄罗斯的"东干"是有区别的.
>> 我觉得回族就不是个恰当的分类,大概是领导拍脑袋想出来的.云南和西北的回族从起源到文化都不是一个...


回族设立初始就是为了取消伊斯兰教的普世性。当然,伊斯兰本身作为律法型宗教确实比较容易使信徒产生“我们属于一个新民族”的认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人權 自由 濟世 博愛 理性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5-09
  • 浏览: 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