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訪談 040 @ 20190605 論六四

20190611陳醫師訪談劉仲敬第40集整理文稿
主持人:臺灣陳易宏醫師
發佈時間:2019年06月11日
整理者:三馬兄
[00:00:04] 主持人:昨天剛好適逢六四事件三十周年。 我們知道,六四事件是整個1980年代 — — 尤其是1989年的東歐劇變的整體性歷史進程的一部分,幾乎所有歐洲的蘇聯附庸國在1989年都倒臺了。 但是您之前說過,1991年2月把伊拉克趕出科威特的沙漠風暴行動才是蘇聯政權棺材上的最後一根釘子,是在那個時候打開了後冷戰時期的關鍵開關。 我那個時候還小,我並不瞭解整個蘇聯崩潰的來龍去脈。 可以請您借著1989年三十周年的機會給我們闡述一下嗎?
[00:01:00] 劉仲敬:這個是看軟硬兩方面的。 一般的記錄都是看軟的方面,但是軟的方面其實是由硬的資源約束決定的。 蘇聯其實有兩個,列寧主義的蘇聯和史達林主義的蘇聯。 如果沒有史達林同志的話,列寧主義的蘇聯在托洛茨基和布哈林的手裡面可能已經在二、三十年代倒臺了。 史達林高明的外交政策使得蘇聯利用德國和日本垮臺的機會獲得了一大片領土,包括德國和捷克那樣給它輸入先進技術的地方,這使得它又能夠重新支持幾十年時間。 但在這幾十年時間,它的威望還是依靠使用武力的能力來決定的,還是依靠1956年和1968年那樣的鎮壓能力來決定的。 從1956年的匈牙利到1968年的捷克到1980年的波蘭,你可以看出這個鎮壓能力是相應遞減的。 1989年前夜,當時其實大多數人都認為蘇聯早晚還是會鎮壓,然而它沒有,是因為它已經沒有這個鎮壓的網路了,這個是內外相互維繫的。
[00:02:14] 蘇聯體制的特點就是能夠把大量的資源集中到軍事和安全方面來,而這是美國做不到的。 美國的援助總是分散在社會各方面,用於軍援方面是很少的。 而蘇聯對待它極少數的援助物件總是極其果決的,這其中也是包括伊拉克在內的。 伊拉克事件是蘇聯不敢在國外用兵的一個明確徵兆。 如果蘇聯反對的話,伊拉克戰爭是無法打響的。 反過來,也正是因為蘇聯的援助能力走了下坡路,薩達姆才會入侵科威特。 如果蘇聯還能夠控制復興社會黨的話,它不會容許薩達姆入侵科威特的。 薩達姆發動兩伊戰爭、打擊伊朗這件事情,就是阿拉伯復興社會黨失控的一個主要徵兆。 這意味著蘇聯在中東幾十年的鮑羅廷式工程在這個時候已經放棄了。 放棄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它承受不起黃埔軍校的開支。 因此,伊拉克在兩伊戰爭中間轉過來依靠美國和法國的軍事援助。 然後它反過來入侵科威特,結果被蘇聯拋棄而被美國打擊。
[00:03:36]伊拉克戰爭是樹立了一個先例,就是美國在越南戰爭以後重新獲得了單邊軍事行動的權利,而蘇聯放棄了帝國主義的權利。 放棄了在伊拉克發動戰爭或者制止戰爭的權利,也就使它在波蘭和捷克執行干涉的承諾變得不可信了,而後來它果然在德國無所作為。 在伊拉克的撤退是在德國的撤退的先聲。 蘇聯的體制是有進無退的,它沒有多層次的緩衝帶。 它要麼是不斷前進,要麼停下來以後就會在所有的路線上都會支撐不住。 在德國和波蘭不能採取行動的結果就是在莫斯科也沒法採取行動,一垮下來就會整個垮下來。 蘇聯軍隊如果不能夠採取行動,那麼它過去積累下來的資源就算是全部歸零,變成一個純粹的負擔,而且它在國內政治上可以發揮的假定作用也就被同時歸零了。
[00:04:39] 所以,在這個後退的過程中間是沒有中間線的。 在伊拉克後退,就要在德國後退;在德國後退,就要在立陶宛後退;在立陶宛後退,就要在莫斯科後退。 其中沒有任何一個點能夠守得住。 其實戈巴契夫自己制定的底線是在立陶宛。 他不准備在德國採取行動,但他準備在立陶宛採取行動。 但是這時候他的軍隊已經不聽號令了。 阿爾法小組在立陶宛維爾紐斯不聽號令,就是莫斯科政變的時候不聽號令的先聲。 而819的政變者正確地看出,如果不能夠通過清除戈巴契夫這個修正主義分子來恢復党的殺人能力的可信度的話,那麼整個遊戲都要輸掉。 但是他們卻在這個賭注當中把自己整個輸掉了,因此接下來的事情就完全不可救藥了。
[00:05:30] 這種事情是,除非一開始就不發生,一旦開始了以後,整個節奏就只會越來越激烈,越來越收不住。 一旦做開了頭以後,你就必須做到底。 做到底,以便把蘇聯殘存力量可能捲土重來的危險整個掃除掉,不能夠留一個中間妥協的餘地。 反過來,蘇聯如果不能一開始就執行鎮壓的話,那麼中間也停不住,只有退到徹底垮臺的這條線上才能維持得住。 這是無產階級專政的一個特點,它是一個運動中的專政。 像騎自行車一樣,它不能夠停滯下來。 一旦停滯下來,它自己就會自動瓦解。 這跟資產階級專政和資產階級民主之間的關係是不一樣的,兩者實際上是可以相互轉換,像是冰和水、石墨和鑽石一樣,在不發生元素改變的情況下不斷改變它的構建形態。
[00:06:26] 無產階級專政之所以必須依靠專政來維持(這一點也是民小不願意聽的),確實是因為階級倒置的結果。 階級倒置必須依靠人為的力量來維持,而人為的力量又必須是外來的。 而依靠外來的輸入性的力量來維持,它的輸入能夠維持的時間很短而且必須不斷補血。 所以,列寧當初都只打算能夠維持一百天就算了事。 他的計算當然是,依靠德國的援助,他只能維持這麼長時間。 然後新經濟政策時期,實際上是利用資本主義世界內部的矛盾,輸入了一批德國和美國的技術,來打破英法和協約國的封鎖線;然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又依靠英美的援助,再次續命 ;然後又依靠波蘭和捷克續命。 第一次的新經濟政策是列寧機會主義的體現,第二次是史達林機會主義的體現。 如果按照托洛茨基的搞法的話,蘇聯早就完蛋了。 而史達林機會主義留下來的遺產、波蘭和德國的遺產、雅爾達會議的遺產能夠支援幾十年時間, 一點一點衰竭,最後支援不住內部的吏治國家的發展。
[00:07:38] 勃列日涅夫沒有辦法在波蘭採取行動,就是山東老幹部集團的體現。 他們失去了過去老恐怖分子那種殺人的能力,而變成單純的在沒有風險的情況下的分利集團。 他們在內部的成長,使得整個蘇聯體制向大俄羅斯官僚體制方向偏轉。 偏轉到一定程度以後,整個體制的殺人承諾就再也無法維持了。 太多的退休官僚和太多的行政負擔,使得這個體制只有在文宣層面上才跟原來一樣可怕。 而戈巴契夫最後到立陶宛事件的時候,就是企圖依靠它的文宣力量,依靠意識形態管制的力量,來操縱那支實際上已經維持不住的龐大軍隊。 而蘇聯的軍隊和員警維持不住的原因跟它維持不住復興社會黨的原因是完全相同的,無產階級社會的基本盤是支援不起這樣的逆向輸出的形態的。
[00:09:41] 主持人:所以其實中國共產黨講的完全正確,是靠1989年殺的那一批人,才能夠讓中國共產黨再活三十年的。
[00:09:52] 劉仲敬:當然。如果當時不殺、讓趙紫陽他們贏的話,共產黨只能維持極短的時間,然後很快就會土崩瓦解成為各種軍閥政權。 而且在這種軍閥混戰的情況之下,歐美資本家已經沒法賺錢了。 而且這些軍閥並不是大清那種軍閥,而是波爾布特後來在柬埔寨產生出來的那種軍閥。 他只能從事一些低級形態的事情,賣賣原料、寶石之類的東西,維持治安的能力會是很差的。 這也就是為什麼國際資本主義實際上支援了後鄧小平時代的共產黨政權的原因,因為只有它才能夠維持秩序。
[00:10:33] 主持人:您之前提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資本主義世界秩序的漫長的十九世紀是在1914年 — —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候結束的,可是這個餘波傳達到遠東是在1927年或1928年,就是蔣介石北伐,這中間有差不多快十年的時間差。 我們都知道,臺灣的蔡英文可以說是白左最好的學生之一,她還是上倫敦政經學院(LSE)的人,跟《Yes Minister》的 Minister Hacker 是虛擬的同學。 在蔡英文的心目中,是不是希望利用這種時間差盡可能減少臺灣在走向 獨立的過程中死人的數量?
[00:11:30] 劉仲敬:她可能跟龍應台一樣,認為白左界的那個世界就是世界的本相。 這個世界背後的更多層次,她可能從來沒有見到過。 所以她可能會把中間出現的干擾都看成是純粹的可以忽視的雜音,小小的誤差,不會引起什麼重大的偏差。 只要堅持正確路線,問題就會差不多解決了。
[00:11:54] 這也涉及一個秩序的問題。 像鄧小平的鎮壓之所以能夠產生這樣的後果,關鍵就在於六四學生其實只是共產黨文宣部門培養出來的週邊的週邊。 他們當然有很多人可能認為自己不是共產黨人,但是他們不知道,他們能夠出現,就是因為他們從組織關係來講是那些共產黨週邊系統的延伸。 他們面前並沒有像張作霖或者波蘭天主教會那樣真正強大的力量,但是鄧小平也可能合理地預測到,如果開了這個口子,這些人早晚會跟在他們的後面陸陸續續出現的。 打開了民小的門,後面的真正的反動分子會借著民小打開的這些門闖進來,以後的情況會一發而不可收拾。
[00:12:46] 八十年代的教育就是共產黨給他們提供的歷史教育,再加上一些薩特和加繆之類的白左的東西,所以實際上對歷史背後的層次是毫無瞭解的。 所以鄧小平非常清楚地意識到,這些人自己以為自己在做什麼是根本無關緊要的,重要的是他們掀起的運動會最終帶來什麼。 他們開啟的歷史口子,這個翻案那個翻案,會使整個歷史倒卷回來。 像匈牙利,就會一直倒卷到霍爾蒂海軍上將那個時代。 而中國則會倒卷到連國民黨也收不住,會一直倒卷到滿洲帝國末年那種狀態。 在這背後產生出來的各種力量,沒有一個是能夠hold住中國的整體局勢的,支離破碎是必然的結果。
[00:13:32] 其實共產黨有一個非常矛盾的事情就是,它被民小認為是每天都在撒謊,但是實際上它在根本問題上說的是真話,只是在維護這個根本問題上撒了一些枝枝節節的謊言。 而反對它的人和它鎮壓的人實際上恰好是它的受益者和應該維護它的人,只是由於無產階級社會缺乏層次感的緣故,使得它不得不忍受這種子弑其父、父弑其子 的遊戲而且還不能說明。 這其實是一個吃啞巴虧的現象。 我剛才說得有點玄,讓人沒法理解,但是如果深入到某一個具體的人身上來,你就可以看出這些遊戲規則的妙處。
[00:14:17] 比如說,我可以舉一個具體的人,就是四川大學的劉耀春,他在理論上算是我的導師。 我在成都的時候,他就想要帶我去看毛澤東的歷史遺跡諸如此類的東西,然後揭露他的各種謊言。 他想通過這些遺跡來證明,毛澤東是一個私人生活極其奢侈極其糜爛的人,跟他口頭上宣傳的材料完全相反,因此按照民小的邏輯來說他實在是一個大暴君。 而且他還對我說,他在1999年美國轟炸貝爾格勒使館的時候曾經參加過反美遊行,那時候他還覺得毛澤東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民族英雄。 跟義大利人爭辯說,你們怎麼能誹謗我們的民族英雄? 後來時間長了以後,他發現毛澤東在私生活中竟然如此糜爛,就變成民小了。 然後他非常自我感動地覺得,他是一位偉大的啟蒙思想家。
[00:15:20] 你可以猜一猜我當時心目中在想什麼。 我心目中想的是,你丫在1999年還參加反美的示威,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誰嗎? 我能夠猜出你的背景,你是會寧那個高考縣來的,你就是一個典型的頭懸樑錐刺骨的、窮人依靠參加高考而實現階級翻身那條路線的模範。 你一天到晚說毛澤東是個壞人,他根本不代表人民,他對人民很壞,只顧個人享受。 你是只看到了枝節。 我可以直截了當地說,如果沒有毛澤東,你和你爺爺一樣,你還在甘肅種地。 沒有毛澤東讓你們貧下中農翻身,今天的你如果要到大蜀民國來,就得申請特殊人才簽證。 而我老人家作為大少爺,肯定會反對任何萬惡的甘肅人 — — 無論多麼有才幹的人進來, 如果是雲南人或者廣東人還可以開一開門。
[00:16:21] 他媽的,如果沒有毛澤東,四川還在四川軍閥的統治之下,我就會幹出我上面說的那些事情,而你就會繼續在甘肅種地。 而且,沒有共產黨就根本不可能有高考的擴張。 沒有共產黨的話,軍閥時代那時候的那些大學才收幾個人? 除了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子弟以外誰能上大學? 你成績再好也沒有用!我保證你會繼續停留在原來的位置上。 你還說毛澤東不是無產階級利益的代表嗎? 從毛澤東的角度來講,你丫簡直太忘恩負義了。 你所有的一切全都靠毛澤東才能有,而你卻因為毛澤東在枝枝節節的地方給自己撈了很多享受,就否認他是一個無產階級領袖。 你們民小就是這樣的人。
[00:17:05] 他在另外一次還對我說是,他其實是很想當一個議員的。 哪一天中國民主化了以後,他可以批評政府,當一個議員。 我心裡想,你不知道你在幹什麼。 如果你這種人讓中國民主化了,你讓共產黨解除了武裝以後,在你的背後上來的就是我這樣的人。 而我這樣的人在民主維持不住的時候(因為十之八九都是維持不住的,葉利欽都維持不住,你能比葉利欽更強嗎),會毫不猶豫地拿出當年袁世凱、 段祺瑞和唐繼堯鎮壓激進學生的手段來。 然後你們民小就會像是葉利欽解散議會、派坦克上街的時候一樣咆哮說,葉利欽跟共產黨有什麼區別。 然後在1848年症候群結束以後,你又會回到原來的位置上去。
[00:17:59] 像鄧小平那種老謀深算的恐怖分子,他雖然不知道我是誰,但是他必定會知道劉耀春的背後有我劉仲敬存在。 因為在他年輕的時候,在他嫖了他爸爸(也就是當地袍哥領袖)的姨太太、要被江湖好漢一路追殺的時候,搞得他在當地混不下去的就是我爺爺和祖爺爺那一批人。 對於他這種人來說,階級鬥爭是極其現實的東西。 而對於我這種人來說,階級鬥爭也是極其現實的東西。 而唯獨對劉耀春那種人來說,他為什麼沒有歷史記憶? 因為他的祖父以上完全是無產階級,無產階級的特點就是沒有歷史記憶,祖父以上的歷史對他是空白的。 對於他來說,歷史是從他上大學那一刻開始的。 他要麼就是相信共產黨教給他的歷史,要麼就是他不相信共產黨而相信龍應台或者其他雜文家教給他的歷史。 無論他研究文藝復興的作家研究得多麼好,他除了文藝復興那一批作家以外,對整個歐洲歷史的基本格局和世界歷史的基本格局是既沒興趣也不能理解的。 所以,他在歷史運動中間只能夠充當民小的雜文家驅動的一個週邊人士,但他自己對自己可能發揮的歷史作用並不清楚。
[00:19:24] 而習近平要打擊的就是他這種人,要把他們這種人壓下去或者消滅掉,斷絕民小和平演變的陰謀,而這個和平演變的陰謀必然會使中國四分五裂,陷入破碎。 但是反過來說,如果打掉了這個陰謀的話,實際上中國雖然不至於四分五裂而陷入破碎,但是它很可能會核平或者死得更慘。 這個跟你吃金丹一樣。 其實你死不死是由你的基因決定的。 你如果像共產黨經常覺得的那樣,像蘇聯那樣不行,我們要用比蘇聯更狠的方式堵住蘇聯的道路,那實際上是意味著你要死得比蘇聯更慘。 就像是,如果醫生開藥治不好的,你去找江湖郎中開金丹的話,你就死得更快。 像嘉靖皇帝那樣,他如果不嗑藥,可能活七十歲,但他一定要長生不老,非要嗑藥,結果反而少活了十年,反而死得更慘。 這是一個資源約束的問題。
[00:20:20] 布哈林同志當年在沙皇統治下鬧共產主義以後流亡的時候曾經請教過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說你要被絞死。 他不相信,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沙皇判我們只判四年到五年的有期徒刑。 然後他繼續去革命。 革命成功、把史達林同志捧上寶座以後,他就當真被絞死了。 這個待遇是沙皇不會給他的。 這就叫做德匹下。 你提倡的是一種顛倒階級秩序,就是說貢獻少的人要騎在貢獻大的人頭上這種無產階級理論。 資產階級社會不會重用你,但它還不至於幹掉你。 你如果在美國的話,四、五年監獄也不會蹲,但是你可能會住在閣樓裡面,窮極潦倒,到死都在咒駡資本主義。 你會覺得資本主義不公,夢想上帝給你一個機會使你得到滿足。 然後上帝給了你一個機會,你在共產主義社會只能被絞死。 這是你通過實現共產主義、顛倒了社會的正常秩序、造成了更多破壞而付出的額外代價。 本來你只是在街頭宣揚共產主義,蠱惑的人很少,你也就只是窮途潦倒而已。 在民主的美國,你會窮途潦倒;在專制的俄國,你坐四、五年監獄;實現了共產主義,你會老命不保,斷子絕孫。
[00:21:32]中國的情況也就是這個樣子。 它如果走了蘇聯的道路的話,共產黨肯定會(正如習近平同志和他的助手們英明地發現的那樣)被民小欺騙,交出了政權以後,你會像今天波蘭和 烏克蘭的共產黨人那樣搞得很慘,變成廣大人民的迫害對象,但是你還不至於丟老命;如果你堅持下去的話,你肯定老命不保,而且多半是斷子絕孫。 這是很簡單的事情,人的死法按大數據來算的話就是看你是哪種體制。 諸夏的各路軍閥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體現,也就是說它是舊儒家社會接受西方帝國主義領導的結果,所以它服從西方帝國主義的邏輯,就是說垮了台以後你可以帶一筆錢滾到巴黎去養老,誰也不會死;然後共產主義來了,實行列寧主義的邏輯,就是說要餓死幾千萬人,失敗者要被槍斃,全家變成黑五類。 這兩者都不能讓你習近平滿意,你要復興中華文化,那你就只能按照朱元璋和張獻忠的規矩了。 大明朝的子孫都被殺掉或者煮掉吃掉,大明朝的臣民大部分都變成菜人了。 除了吳越、閩越、南粵那一片以外,整個中原,四川、兩湖,在大清入關的時候都變成了無人區,大家都是在相互吃的時候吃掉的。 你選來選去就給自己選到了最糟的下場。
[00:23:02]為什麼會選到最糟的下場呢? 因為你不肯接受資本主義給你提供的和平演變之路。 這條和平演變之路是一個體面失敗的道路。 正如你通過蘇聯垮臺正確地認識到的那樣,這是帝國主義的陰謀,它是讓你主動解除武裝,體面失敗。 體面失敗就會把劉耀春這種人送上臺去當議員,他會像是1990年的蘇聯第一屆議會那樣,痛哭流涕地說出民小的言論:「啊! 一個人也不能死,共產黨殺人太多了,我們以後誰也不要殺誰了。 」然後他把共產黨趕下臺以後,自己也會維持不住。 如果你還要維持中華帝國的話,那麼只能由普京這樣的人上來當權。 如果不想維持的話,那就等著四分五裂吧。 但是無論怎麼樣,接下來都得流血。
[00:23:51]流血可能就是穆斯林軍閥或者東正教軍閥這樣的人,他們殺人會比列寧殺得要少一些。 對於中國來說,就會出現袁世凱和張作霖這樣的軍閥。 這其實對你來說已經是最好的道路了。 你就像是一個癌症病人那樣,能夠活五年已經不錯了。 你一定要長生不老的話,你會死得比原來更加痛苦。 但是你如果不能接受其實你只有的幾個都不算是理想道路的選擇、而一定要選擇你根本不可能有的較好的道路的話,那麼你一定會落到江湖騙子手裡面,選中最壞的那條道路。 人為什麼會選中最壞的那條道路? 因為對自己是誰他不了解。
[00:24:36] 這方面,民小其實是完全一樣的。 民小的基本邏輯是這個樣子的:「美國人有民主,我們為什麼不能有? 」那麼他們反對的是誰呢? 在他們這種邏輯之下,他們傷害得最深的是段祺瑞這種人。 段祺瑞雖然殺人,但是殺得不太多。 民小把他跟共產黨人和朱元璋同樣都打進黑暗深淵裡面,不按照歧視鏈給他們做分劃。 於是,他們就直接落到最壞的統治者身上。 統治者看到,無論殺多少人你都要反對,那我還不如多殺一點。 多殺一點,我的江山坐得更穩一點,豈不是更好一些? 如果你知道自己是誰、知道你自己按照歷史積分不可能變成美國人的話,那你就要在張作霖、蔣介石和共產黨之間選一選了。 而現在的話,你也就要在習近平、張獻忠和八個大大之間好好選一選了。
[00:25:31] 選諸夏這條道路不是人人都能選的,是極少數人才能選的。 我得開誠佈公地說,對於中國的至少三到五億人,選這條路是沒有意義的。 這三到五億人就是我所說的張獻忠地區的人口。 他們沒有住房,沒有財產。 普通的月薪大概在2500塊錢到3000塊錢以下,不可能掙到更多的錢了。 有時候能夠掙到錢,有時候掙不到。 這批人在中國的人數大概是三億人到五億人。 可以說情況是這樣:一個體制內的技術人員(比如說我如果留在體制內,現在就是這樣的),每個月拿15000塊錢,什麼事也不幹,有事情交給那些每個月拿3000塊錢的臨時工幹。 這兩種人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毫無用處的,相當於李鴻章那種裱糊匠在牆上貼紙。 好像是使舊房子看上去像新的一樣,實際上貼不貼都是于事無補或者不起任何作用,做或者不做都是一樣的。
[00:26:36] 另外還有一小批人,大概加起來有幾十萬人到一百五十萬人的、每月拿40000塊錢的人,這批人是北洋艦隊。 他們如果收攏起來,聚成一個像是太湖流域那麼大的區域,變成一個國家,他們大概能夠組成一個跟韓國具有差不多戰鬥力的國家。 但是他們像李鴻章和蔣介石的部隊一樣,被分散在所有地方,被其他人所連累,所以他們的優勢完全發揮不出來,他們註定將會被消耗掉。 然後在這些人的背後是那種每個月拿3000塊錢或者根本任何錢都掙不到、只能嫖或者強姦、永遠不能結婚、 事先就註定不會有後代的人。 淪陷區的階級結構基本上就是這樣。
[00:27:35] 諸夏理論適合於哪種人呢? 以我為界(因為我是向上看的),階級地位跟我相等或比我更高的人。 只有這種人才夠資格選擇諸夏,也就是說你還有可能搞出自己的張作霖或者劉湘出來。 對於比我更低的人,你搞不出來,你根本就死了這條心。 你只要小心不要落到張獻忠的嘴裡面,就是你能夠選擇的最好路線了。
[00:28:03] 共產黨非常痛恨民小,因為他們擾亂了局勢,使大家都看不清楚具體情況。 我對他們的看法也差不多。 民小肯定會要求所有人去追求他們不可能得到的東西,結果耽誤了他們,使他們失去了那種本來還可以在幾種壞局面當中 選擇相對不太壞的前途的機會。 但是幹掉民小的肯定是共產黨或者張獻忠,而不會是我。 我會站在旁邊看著他們繼續折騰,折騰到最後一點資源消耗得差不多。
[00:28:35] 卿不死孤不得安,其他各路軍閥或者張獻忠對我沒有直接威脅,但是共產黨對我有直接威脅。 我跟共產黨的關係是滿洲人跟國民黨的那種關係。 即使共產黨跟國民黨同樣都是敵人,而且同樣給公眾的印象都是獨裁者,但是寧可要共產黨也不要國民黨,因為是國民黨推翻的我們。 只要國民黨一天在,我們一天不能翻身,而且國民黨的歷史一定要把我們說成最壞的人。 國民黨絕不會說滿洲人和鮮卑人都是一樣的歷史上的專制王朝,他們一定要說鮮卑人李世民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英雄,而滿洲人康熙皇帝就他媽的全是爛人。 這一切都是因為私仇的緣故。 根據這個邏輯,卿不死孤不得安,共產黨一定得死。 共產黨一天不死,我一天不得安全。 如果繼承共產黨的是八個大大的獨裁政權,那麼這對我是沒有關系的。 我可以承認八個大大發明的中華民族,但是不能承認共產黨發明的中華民族,就僅僅是因為共產黨在。
[00:29:30] 基本格局就是這個樣子的,而民小又是不懂的。 民小的基本成分是什麼呢? 是改革開放以來無產階級出身的死大學生和由這些死大學生衍生出來的各種人。 他們共同的特點是沒有歷史記憶,他們的世界是平面的,因此他們就自然而然選擇了那種 好像是不需要他們支付任何成本而收益又無比美好的東西。 這種東西在現實政治的角度上純屬東食西宿。 就像是聊齋上的那個故事一樣,一個女孩子要嫁人,東邊的男人比較有錢,西邊的男人比較漂亮,於是她說,我可以在東家吃飯西家睡覺,這樣不是很好嗎? 但是這樣做的結果實際上必然會使她哪一家都嫁不出去,然後白白耽誤了自己。 民小的邏輯就是這個樣子的。 民小可以解釋成為無根知識份子,他們在歷史上的前身就是1927年和1950年的那批文宣界的知識份子。
[00:30:32] 可以說,歷史上有一個規律就是,凡是那批文宣界的知識份子認為形勢一片大好、歡欣鼓舞的時候,事情都要糟糕。 為什麼? 因為他們就是無根的寄生階級,他們應該日子不好過。 在正統的資產階級社會裡面,他們應該住在上海灘的閣樓裡面,像江青同志在年輕的時候一樣,而且永遠也別想搬出閣樓。 像王小波在紐約看到的那些當年在反對越戰時期風雲一時的學生領袖,跟一個不是自己老婆的墨西哥女人住在一起,日子混得很慘。 但是王小波作為民小的一個分支,表示說他們對歷史作出了很大貢獻。
[00:31:15] 這種人的歷史前身是什麼呢? 就是1927年覺得事態一片大好、過去在北洋政府統治下受的氣都出了的那批投奔北伐軍的知識份子。 他們為什麼日子好過? 是蘇聯的盧布和武器支援起了原本根本挺不起來的孫中山和蔣介石。 他們沒有出成本,而且他們錯誤地以為他們將永遠不用出成本,日子將永遠這樣好過。 但是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任何事情都有代價的。 蔣介石不是當慈善家的,史達林更不是當慈善家的。 短暫的蜜月一旦結束,他們就發現,他們在蔣介石手下將會受到比張作霖和袁世凱更加苛刻的待遇。
[00:31:56] 然後他們又一次憤怒了,又一次開始爭取民主了。 於是他們在1950年代初期,就是張愛玲穿著旗袍跑路的那個時代,參加了共產黨的工作組,扭著秧歌下鄉參加土改了。 他們認為,他們在袁世凱手下和蔣介石手下受的氣,現在終於在人民的大救星毛澤東手下得到解放了。 不用說,毛澤東花的錢比蔣介石更多,因此史達林同志為他支付了更大的代價。 而他像蔣介石一樣,也是知道他必須要還債的。 於是接下來,他們就在毛澤東手下受到了在蔣介石手下和在袁世凱手下聞所未聞的殘酷待遇。
[00:32:36] 這些都是還債呀。 有些東西,你當然可以奢侈消費一下,刷一刷你的信用卡,但是等你把信用卡刷爆了以後,你需要還債的日期也跟你當初刷信用卡得到的享受是成正比的。 世界上是沒有免費午餐的,而無根知識份子熱愛的就是免費午餐,他們要求的實際上是零成本地充當統治階級。 他們不願意流血,而且沒有戰鬥力,不願意出錢,而且沒有錢,但是他們要求統治階級的權力。 他們要求所有的統治階級像侍候國師一樣侍候他們,服從他們的指揮。 如果不服從他們的指揮的話,他們就要詛咒你快點倒臺。
[00:33:20] 當然,他們傷害得最深的就是最好的統治者。 對於最壞的統治者,由於他們也有肉體,等到他們的肉體受到傷害的時候,他們在上刑場的路上高喊毛主席萬歲,請求毛主席槍斃了他們以後對他們淪為黑五類的家人能夠手下留情。 當然,毛主席也是看穿了從袁世凱到蔣介石到他這一路下來的運作的,早已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所以絕對不會對他們留下的家屬手下留情,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毛主席有可能對叛亂分子 — — 比如說是滇黔土豪或者土司的那些匪首的家屬手下留情,還可能把那些投降的所謂匪首(實際上是土司頭領)送進政協,真正既往不咎,因為他們是真正的江湖好漢, 但是對於你們這些知識份子是毫不猶豫要整到死的,因為他是一位合格的馬基雅維利主義者,他知道你們是誰。 而那些土司頭目,他也知道他們是誰。
[00:34:19] 民小看不透的或者說是覺得世界不公平的種種東西背後都是有其原因的。 而世界像一個實驗室一樣,能夠維持得住的東西和維持不住的東西背後都是有其原因的。 而民小主要的作用就是建立虛假的因果關係。 當然,這一點也是所有知識份子的天性。 例如,你如果讀《資治通鑒》或者其他歷史書的話,你就會看到,他們有一個共同的邏輯就是,如果事情搞得不好,那是因為皇上沒有重視知識份子或者士大夫的緣故。 如果皇上重視了知識份子或士大夫,比如說像建文皇帝那樣,仍然搞得一塌糊塗,他們就會反過來說是,皇上沒有重視真正的知識份子。 但是實際上真正當權的皇上,第一沒有一個是知識份子,第二也沒有一個真正重視知識份子的。
[00:35:06] 西方憲法的基本理論就是,憲法的核心就是軍事和財政,在政治術語上就是貴族和資產階級。 文官只是書記官,無足輕重的。 知識份子是報刊編輯,尤其是無足輕重的。 而你要看中國的知識份子編造的那些歷史,除了文官和報刊編輯在古代類似的人,世界上沒有別的人,整個歷史都是由他們推動的。 這部歷史假得跟人民日報一樣。 蘇聯和東歐國家的歷史偽造學是從共產黨開始的,而很不幸,中國的歷史偽造學是從士大夫階級開始的。 去掉了共產黨的歷史偽造學,背後還有這麼一套歷史偽造學。 如果你拿著士大夫的歷史偽造學去反對共產黨的歷史偽造學,你眼看就要倒楣了。 這就是民小走的道路。 所以,想要論證中國跟中共不一樣、想要在消滅中共的基礎上維持中國的這批人,得到的必然是這個下場。
[00:36:07] 歷史上的士大夫階級都是靠蠻族入侵者撐起來的,而他們的歷史書像共產黨的歷史書系統地抹掉了鮑羅廷和史達林一樣,抹掉了這些蠻族頭領,把李世民變成了中國人。 而共產黨在這方面跟民小是完全相同的,他們為了論證自己中國主義的合法性,堅決不承認他們是共產國際的一個分支,儘管從實證歷史的角度上講這是無可爭議的。 當然,這樣一來就把全體人民和反對者都變成了白癡,這一點是對它有利的。 但是不利之處在于,它把自己也變成了白癡,否則的話也不會產生出習近平這樣的人。
[00:36:42] 習近平所做的事情是毛澤東絕對不會做的。 毛澤東知道他自己是誰,他對權力政治有很敏感的表現。 他知道他是一個解構者和破壞者,但是他對他能夠破壞到哪個程度是有分寸的,不會說是在錯誤的時間反對錯誤的人。 而習近平的做法,就好像他真的相信五千年中華文明是存在的那樣。 比如說他跟川普的談話,川普說最古老的國家不是埃及嗎? 而且從川普的角度看,我要談的事情跟歷史有什麼關係? 你給我講什麼誰誰誰是最古老的國家,anyway,這些東西有什麼關係? 就算突厥人是最古老的,又有什麼關係? 但習顯然是把這些東西信以為真了。 這就跟1948年的蔣介石是差不多的。 走到這一步,他就基本完蛋了。
[00:37:27] 習不知道支撐他的力量是從哪兒來的。 就是這三種力量:共產國際送來的列寧党的殘餘力量;滿洲國和日本留下的遺產的力量;還有就是美國在改革開放三十年輸入的東西。 但是第三種力量的這些東西是剔除了軍事技術的,這就是為什麼共產黨仍然離不開蘇聯支柱和滿洲國支柱的原因。 這三種東西,民小如果分析起來就只能分析煙霧朦朧的意識形態,不能說明任何具體問題。 但是我可以分析出具體的東西來,我能夠指出具體的東西是從哪兒來的。
[00:38:04] 從共產國際來的東西就是列寧党的那一整套系統,一直深入到社會的最基層,但是它所依託的是國有企事業單位和人民公社的那一套。 在蘇聯,它一直維持到八十年代戈巴契夫時代,覆蓋全國人口的百分之九十;在朱鎔基和江澤民解散國有企事業單位以後,它在中國能夠覆蓋的人口不到全部人口的三分之一。 這個具體體現就在於,像公安局這樣維持治安的單位離不開張獻忠集團,它無法有效地控制全部人口。
[00:38:40] 歷史上的張獻忠,順便說一句,跟隋唐演義裡面的秦瓊這些人一樣,他們是衙役,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偵探。 但是他們不是國家正式的公務員,不是縣太爺雇傭的公務員,而是無薪無給的衙役。 無薪無給的衙役是依靠敲詐勒索為生的,他們就是當時的張獻忠,既是江湖好漢又是朝廷的差官。 小說中的李逵、現實中的張獻忠和小說中的秦瓊或其他隋唐英雄都是這樣。
[00:39:08] 歷史上的秦瓊是豪傑,就是鮮卑人的封建領主。 但是經過瓦房店化以後,明清時代的無產階級已經搞不清楚李世民、秦叔寶這些人的真正出身,把他們都當成自己在社會上看到的江湖好漢了。 這些人就是通吃黑白兩道的張獻忠集團,平時在衙門掛一個差,替衙門辦事,但是他們真正的效忠是江湖道義的效忠。 如果衙門不遵守江湖道義的話,像秦叔寶在程咬金劫了皇綱以後,他們就寧願要自己的江湖兄弟程咬金,而不接受他們在理論上的上級縣太爺發下來的「緝捕盜匪,把程咬金捉拿歸案」的命令, 一起上了瓦崗寨。 這就是明清時代真實的社會寫照。
[00:39:56] 這個社會在朱鎔基時代以後已經回來了。 這是列寧党殘餘的支柱,它已經瓦房店化到這個地步了。 所以才有會北大的吳謝宇殺了母親而兩年沒有被抓拿歸案。 我當然知道為什麼沒有被抓拿歸案,因為員警根本不想抓他。 員警是負責完成指標的,他會完成市長打來電話安排的那些案件。 比如說鐘南山院士跟市長很好,他可能把鐘南山院士被盜的案件管一管。 一般人的被盜案件,他是根本不管的。 只有你足夠倒楣,你非要去飛機場,結果在飛機場的資訊庫裡面把你查出來了,才會被抓。 他這個人如果不去飛機場、待在原地不動的話,估計十年也抓不住。 這就是列寧党體系現在的末梢的真實狀態。 習近平最近想要打黑除惡,想要廢除村民自治,恢復黨委書記領導制,都是想要恢復列寧党的原始活力。
[00:40:54] 第二個體制是滿洲國體制。 滿洲國本來在五十年代已經是韓國八十年代的水準了,順著搞下去,現成就是發達國家。 但是因為統一了中國的緣故,它的資源和技術人員向四面八方分散。 比如說新疆和四川兩地,它的工業企業技術人員全都是從滿洲調配過來的。 大項的建設,在巴蜀最後一項是1983年前後在宜賓附近開的塑膠生產集團。 它當然是滿洲國三十年代的技術,滿洲國三十年代的技術在八十年代的巴蜀仍然是先進技術。 然後以後就沒有了。 如我們所知,1996年以後,滿洲自己的工業體系整個癱了下去。 它在三十年代算是世界領先水準的技術,在九十年代已經算不了什麼,已經連自身都維持不住了,這一套是完全垮下去了。
[00:41:53] 第三套就是美國輸入的這些東西,它不包括高技術和軍事方面的東西(軍事和高技術是有聯繫的)。 例如,日本作為美國附庸,在大連做了很多投資,從GDP的角度來講比滿洲國時代還要多,但是全都是日本淘汰了幾十年的舊貨。 日本人早已知道你的流氓性格,事先就準備,這些東西來了以後就不准備運回去了。 他知道,送到你這裡來,你肯定會賴住他,於是以市場換技術,就再也拿不回來了。 但是人家也不是白癡,既然送給你,就是舊貨,先進貨是不會拿到你這裡來的。 而且他們連房子都是只租不買的,根本就是打算帶著錢就走人的。
[00:42:32] 當然,他們在九十年代以後也不會給你帶來任何美國管制的先進技術,但是他們帶來了大量的錢和就業機會,共產黨現在顯得很有錢。 在廣大幹部的心目中,前宗主國俄羅斯的GDP不如廣東一省,覺得自己很牛逼,但是錢根本算不上什麼。 他們帶來的這些東西只是避免了大量張獻忠人口相互殘殺。 這就是為什麼八十年代中期以後中國人不再吃人的原因。 據我考證,好像最後一批吃人是在八十年代中期。 然後你們就有飯吃,不用吃人了,維持了社會穩定,利潤由中共和國際資本主義瓜分。 但是這些企業在經濟當中的地位其實跟西門慶時代那些開飯鋪的人沒有什麼區別,這些企業遍佈了整個四川。
[00:43:22]其實巴蜀本身沒有什麼先進的,除了蔣介石曾經拼湊過的那些東西、蘇聯援建的那些專案和滿洲移植過來的那些工業專案以外。 改革開放以後的這些專案,除了幾個國防專案以外全都垮了台,像滿洲本地的工業企業一樣。 但是GDP還在上升,因為產生了大量的西門慶式的企業,到處都是餐館、飯鋪、茶館諸如此類的東西。 看上去GDP非常繁榮,就業量很高,創造了大量的財富,但是實際上全是不堪一擊的。 當年東京汴梁城的GDP也一定是這樣撐起來的,由退休官員、在任官員和皇親國戚的大量消費撐起了無數飯館和茶館。 二十年代北平城的GDP也是這樣撐起來的。 但他們都是毫無戰鬥力的。 只是因為人口多,活動多,GDP數量就顯得大。
[00:44:17] 在這一方面,偽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又顯得沒有列寧党高明。 列寧党在經濟上分為戰略企業和非戰略企業兩類。 什麼叫做戰略企業? 就是他們在1918年內戰的經歷當中知道是很重要的那些東西,也就是德國計畫經濟學家為戰爭經濟準備的那些很重要的東西,軍工企業和鐵路是其中的核心。 儘管俄羅斯帝國的GDP絕大部分都是農業,80%的人都是農民,但是你只要控制了占經濟5%的鐵路和軍工企業, 佔據了莫斯科和聖彼德堡兩座大城市,那麼白軍從烏克蘭的糧食產區召集起來的幾十萬大軍因為沒有鐵路,只能騎著馬走,也沒有什麼先進武器,只能按照普希金那個時代的方式打仗,所以儘管無比驍勇,但是分散作戰,還是頂不住用鐵路集中運兵運過來的少數精銳部隊。 當然,中國的情況就更是這樣了。
[00:45:13] 現在共產黨手裡面的牌就只有這三張。 美國在斷供以後,所有這些中小企業都會相應垮下來,三、五億人口立刻就失業,他們很快就要開始相互吞食。 但在相互吞食的最初階段,他們是不敢冒犯體制的,因為體制還像是1938年的國軍一樣,還有它的德國武器和蘇聯援助的武器。 德國武器和蘇聯武器大概在1940年和1942年之間基本消亡。 蔣介石在這個階段差一點點要完全垮臺,然後美元又進來了。 於是在1944年,在美元的支援下,遠征軍配備了美國武器,他有錢能牛逼兩年時間。 然後戰爭一結束,美援一旦結束了,滿洲國的資源和蘇聯的資源到了毛澤東手裡面,於是毛澤東立刻就打回來了,這時候遠征軍那點裝備已經不頂用了。 蔣介石的資源跟蘇聯的資源和共產黨的資源一樣,全是斷斷續續的,但是他的資源要差得多。 蘇聯依靠的德國和美國的資源、東德和捷克的資源要靠得住得多。 共產黨的資源比蘇聯差,但是比蔣介石要強。 基本格局就是這樣。
[00:46:23] 現在就是這些資源還能夠消耗多久的問題。 按照正常的推算,共產黨的軍工企業是依靠從西門慶時期收來的錢維持住蘇聯五十年代援建和滿洲國三十年代援建的基本盤暫時不垮,然後再加一些民用設施。 例如,中國海軍的主力是潛艇部隊,而潛艇部隊是依靠荷蘭的民用潛艇為藍本設計的,然後又從包括美國空調廠之類的各種商用器械生產的零部件去拼湊補貼, 是一個典型的萬國牌產物。 其他絕大多數東西,包括轟-6飛機之類的,都是以蘇聯五十年代的產品為基礎。 這個體制內部,大部分人員都是我剛才描繪的那種3000塊錢的臨時工和15000塊錢的技術專家組成的,只有極少數偷來的技術和原先的技術的還能組合拼湊的那一部分構成少量的北洋艦隊。 但是這個北洋艦隊肯定達不到李鴻章當時那個水準,而且由於政治上的原因和人事派系鬥爭的原因,未能組成像德國坦克師那樣成建制的部隊。 等這些人馬漸漸消耗乾淨的時候,這個時間表大概也就是八年抗戰所需要的那個時間表,習近平就會落到蔣介石在1948年的那種可悲的處境。
[00:47:59] 現在大家說什麼話根本沒有什麼關係,只有一點我是可以肯定的:依靠各種意識形態吃飯的民小和非民小的各路知識份子都會像是1948年的聞一多和朱自清那樣發現,他們的工資和平價米連養活老婆孩子都不夠,是根本沒有辦法維生的。 像現在西瓜一百塊錢一個的價格,我已經可以合理推斷,一個月入15000塊錢的技術專家如果頓頓都在飯館吃飯的話,他就連老婆孩子都養不起。 他必須三分之二的時間在單位食堂裡吃飯,給老婆省省錢,才能夠勉強付清房貸和養一個小孩,不能更多了。 無產階級是只能生私生子或者根本不能有小孩的。 今年的人口出生數字必然又會創歷史新低,比去年的一千五百萬還要更低。 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怎麼樣都是要倒楣的,社會的基本盤已經搞成這個樣子了。 如果你的耗費要稍微少一些,就要做出一副費拉最喜歡和最擅長的死狗一團的姿態。 你要打,我也不還手,你打吧。 我不還手,等你打過了以後自己滾蛋,這樣我受的傷害是最少的。 這種蜷成一團、縮在牆角等著毆打的姿態,是廣大費拉在社會上大多數時程表現出來的正常姿態。 但是這個姿態恰好是最合理的,從博弈的角度上是對他們最有利的。
[00:49:24] 而習近平是不肯採取這種姿態的,他要各種折騰。 一折騰,就把他為數不多的、最重要的是沒有再生能力的資源消耗掉了。 他跟蘇聯和國民黨是一樣的,儘管資源的多少有差異,但是它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它們的資源全是外來的,它們沒有自身的能力。 東正教的俄羅斯社會能夠產生出英勇的騎兵來,能夠產生出吃苦耐勞、不怕死的農民士兵,還能夠產生出豐富的黑土地的大塊麵包和蜂蜜,這就是它的生產能力。 這樣的生產能力在拿破崙戰爭的時間還能維持一個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只能依靠英國企業家和法國貸款的支援。 這是它失敗的根本原因。 然後蘇聯依靠另外一系列的輸入維持了幾十年時間,然後俄羅斯現在又回到了依靠蘇聯殘餘資源和俄羅斯東正教農民正常生產能力的那種狀態。 最根本的問題是你自身沒有正常的生產力,你的秩序是外生的,是依靠外部輸入的,是經不起輸液管的切斷的,這個致命之傷是你永遠不能翻身的基礎。
[00:50:27] 永遠不能翻身,當然也有很好的辦法。 例如,我們敬愛的朋友馬哈蒂爾是從來不想翻身的。 他很開心地說,他這樣過日子很好,為什麼不把這樣的好日子過下去呢? 馬來人過的日子自1928年以來就比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過得要好得多。 為什麼? 就是因為它不折騰。 一切交給太上皇去辦不就好了嗎? 我們也不追求有什麼成就,接待一些遊客、讓外國投資者辦一辦企業不就很好很強大了嗎? 我們的日子還是過得不錯的。 從人均GDP和生活方式的角度上看,那顯然比中國人要強多了。 一個馬來的大專生過的日子,比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博士生過的日子是好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這都是我們偉大的馬哈蒂爾不折騰的貢獻。
6
分享 2021-06-04

6 个评论

無產階級是只能生私生子或者根本不能有小孩的。 今年的人口出生數字必然又會創歷史新低,比去年的一千五百萬還要更低。 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怎麼樣都是要倒楣的,社會的基本盤已經搞成這個樣子了。 如果你的耗費要稍微少一些,就要做出一副費拉最喜歡和最擅長的死狗一團的姿態。 你要打,我也不還手,你打吧。 我不還手,等你打過了以後自己滾蛋,這樣我受的傷害是最少的。 這種蜷成一團、縮在牆角等著毆打的姿態,是廣大費拉在社會上大多數時程表現出來的正常姿態。 但是這個姿態恰好是最合理的,從博弈的角度上是對他們最有利的。

 19年就准确预测出了“躺平”
https://youtu.be/48itcNhL79w 影片来源
larva 新注册用户
民主已死,福音进城。-- 王怡
若人是真的愿承担作为一个人的责任,基督信仰不失为一条路。
我们只有忏悔的权利,忏悔为何还麻木地活着 。若人在中国,出路无他,投入自发秩序的建设,加入教会,传扬福音。
你姨还是目光敏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