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仲敬:拜习会是美国外交的失败;中国政府既没有战争的能力,也没有和平的资本

“政经最前线”访谈第九集p1
https://youtu.be/p8ra3n-hRB4
会谈本身是美国外交的失败,因为美国的目的是危机管控,这一点其实是话已经放得非常明确,就是要把一切问题加以冷战化。冷战化对美国是有利益的,因为它可以不冒战争风险而拖垮中国。它的原话大抵上就是说,要对危机加上栏杆,就是说要防止危机失控,要像古巴导弹危机和苏美之间冷战一样,问题是存在的,而且是无法解决的,但是我们可以对危机加以管控,使危机处在可控范围之内,一切都是按照美国的心意走下去。但实际上这个目的并没有达到,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只是各人把各人的话说了一遍,说了一遍以后就等于说是不同的对抗立场,按说是应该导致撞车的。但是根据冷战经验的话,截然相反的立场,从柏林危机封锁柏林开始,到古巴导弹事件,这一系列危机都是如果双方都按照自己既定程序去做的话,那么必然会正面冲突,就可能爆发核战争,但是由于危机管控体制的存在,局面始终停留在战争边沿,如果按照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的规矩,那肯定是早就打起来了。

因此美国是根据这个成功经验,准备用类似的方法来对付中国,就是说其实双方没有增加任何新的信息,要说的话不用现在来说,也不用国家元首出来说。我们早就知道,相应的法律,例如与台湾关系法什么的,或者说是中国方面的什么什么立场这些东西,大家早已经说过几千万遍了,而且不是现在说,是几十年以前,就已经说过几千万遍了,根本用不着总统自己再出来说说。出来说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事情局面失控。但是这一点并不符合中国的希望,所以习近平的说法实际上就是否定危机管控机制的可能存在,而且把危机管控机制不可能建立当作他的主要筹码。这是弱势一方的主要筹码,因为弱势一方的博弈策略不是争取胜利,而是让你的日子不好过,让你没有办法心满意足,就是说把盘子打烂。

这是苏联没有采取的博弈特点,因为苏联相对来讲的话还算是一个强者,它有很多东西可以失去,所以它可以建立危机管控体制,建立危机管控机制,就可以防止自己失去自己原有的东西。但是如果按照这种方式去走的话,那就是等于是中国事先就已经输掉了。建立危机管控体制的话,就拔掉了中国唯一的筹码,就是先发制人的战争这个筹码。这使得中国的所有威胁都失去了可信度,局面将会变成慢性的消耗,而慢性消耗的结果将是不利于中国的。因为中国是以自己一己的资源在跟全世界对抗,随着时间推移的话,局面将会变得越来越不利,所以中国要保持局面的不可预测性,不能让美国形成用对付苏联的办法来拖垮中国的局面。

但是美国也并没有什么悔改余地,就是美国拜登政府执行的不是拜登政府的政策,而是所有美国政府自古以来一直执行的政策,没有任何政党有可能改变这个政策,所以他也就公开说明他只能够执行台湾关系法和相应的政策。这个政策几十年来就没有变化过,他也不存在修改这种政策的可能。没有任何人能够修改这种政策,这是两党一致执行,长期执行的政策,要挑战这个政策,只能通过战争。而战争,按照传统方式就是说必须是有能力推翻美国霸权的角色才能够发动战争,但这样的角色不存在,中国也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因此中国只能进行破坏性的战争,就是蒋介石抗战的那种类型的战争,就是明知道不可能打赢,但是宁可自己不能打赢,也要破坏对方的图谋,以免随着时间的推移,满洲国建设渐渐有了规模以后,列强早晚会慢慢承认满洲国,于是一切都常态化了,正常化了。

提前发动的战争可以阻止满洲国的合法化,即使会把中华民国自己打败也没有关系。这是习近平和蒋介石自身处在弱势和硬实力无法在短时期内赶上去的基本盘情况之下,能够打乱现有国际体系,避免对方获得成功的唯一办法。他只能够指望:A、希望你能够为了避免鱼死网破的结局而不要继续做下去;B、这一点没什么指望了,你还会继续做下去的,所以我就真的给你一个鱼死网破,我虽然死了,但是我也打乱你原来的图谋。而后面一种结局,其实是早晚都会发生的,就像九一八事变以后,所谓的当时还是武官的史迪威将军说过一句话:“中国政府既没有战争的能力,也没有和平的资本。”这就是习近平今天的处境,今天的台湾就是当时的满洲国,没有战争的能力是很显然的,你开战是必败的,没有和平的资本是因为如果你承认了和平的必要性,那么推翻北洋政府就变得毫无理由了。推翻北洋政府的理由正是因为北洋政府维护条约体系,对帝国主义妥协,如果你上台以后比北洋政府妥协得还厉害的话,那么整个北伐和国民政府就失去了合法性。

根据类似的理由,中国共产党也没有办法后退,那么你只能打上一场必败的战争。实际上能够达成的唯一成就就是:目前,此时此刻我们还能够通过一些小的花絮性的行动,比如说向两国记者开放一点空间,或者说是让金融家经营几个小小的项目之类的,诸如此类的一些事情在局势最终决裂以前调节下情绪。这种做法就相当于是1933年北京和沈阳之间的铁路恢复通车,这并不意味着中华民国政府已经准备承认满洲国的存在,也并不意味着日本帝国政府已经决心放弃满洲国,只是在根本问题无法解决的情况之下,搞一些局部的做法来缓解气氛。战争什么时候爆发,谁也不知道。能不能避免,是不可能避免的。具体因为什么事件爆发,现在还谈不上。铁路通车或者是开放记者只是表明战争还不会在1933年爆发,也就是说战争还不会在2022年爆发,仅此而已,但到最后还是必然要爆发。

特别感谢:姨学园地电报群(https://telegram/yxydq)文稿
整理小组
15
分享 2021-12-14

10 个评论

更新p2
中国是它作为一个国家的存在,跟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本身就是不能相容的。中国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是恢复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以大清帝国为最后帝国的中亚诸帝国。这个帝国在过去的长期几千年的文明史当中,是置外于以地中海为中心的国际体系的,因此它可以自称为是中央王朝和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强权。这就是习近平所说的“我们只是要取回自己原有的国际地位”所包含的意思。

这个意义必然要摧毁整个国际体系,因为整个国际体系都是建立在神圣罗马帝国解体,帝国瓦解为民族国家,然后欧洲帝国瓦解成民族国家的浪潮又普及到全世界,把奥斯曼帝国和东方的各帝国也都瓦解了,才建立起了今天凡尔赛条约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这个民族国家主导的世界。

在民族国家主导的世界当中重建帝国是必然会引起战争的,但是这却是中国存在的根本目的,也是中国共产党存在的唯一依据。中国共产党它的起始是共产主义在中国,中国不重要,共产主义是全世界的,只是碰巧在中国有个支部。但随着国际共运的失败,最终变成了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它的理论依据就是除了共产主义政党,也就是中国共产党以外,没有任何其他政治力量能够恢复和维持中国。

大清国被中华民国取代以后,中华民国在北洋政府的手里面已经有目共睹地走向四分五裂,它再也维持不住一个中央政府。袁世凯到段祺瑞,再到吴佩孚,中央政府越来越弱,最终在张作霖的手里面变得完全无法维持了,各省军阀自己结成七省联盟、九省联盟之类的,像中美洲联合省和危地马拉这一系列小国。如果没有共产国际进一步干涉的话,中国必然会完全成为中美洲和奥斯曼帝国留下的中东各小国这种局面。

而国民党建立了一个不彻底的列宁主义专政,又很快地把满洲国丢掉了,只有铁一样的列宁主义专政才能够恢复大清国的版图。进而所谓百年国耻看延安,就是从延安产生出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才能够恢复大清国的版图,以及历代中华帝国的历史荣光。这个理由使得中国共产党在国际共运垮台以后,仍然能够在大清国的遗产当中存在,因为没有人能够提出在中国共产党解体以后,还有任何维持大清国遗产的机会。

而中国如果解体成为奥斯曼帝国以后的巴尔干各国和叙利亚、埃及这样的近东各国,那它显然永远也不会恢复汉唐荣光的,谁也不能指望凯末尔的土耳其或者埃及叙利亚或者罗马尼亚或者保加利亚能够恢复奥斯曼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的荣光。因此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和中国作为帝国的存在似二而一,而两者都跟国际体系本身不能相容,所以维持中国的存在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已经内在地隐含着战争,只是由于中国自身实力的虚弱,所以才没有把这点兑现出来。等到中国的实力足够充实的时候,战争终于会来临的。从中国自身的角度来讲,放弃自己存在的理由,就等于是把自己送上了前苏联曾经走上的这条解体之路,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而习近平在党内的上台本身就是为了避免这条道路,因此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赌下去。要么国际社会做出让步,这个让步实际上就意味着解散不仅是后冷战时期的国际体系,而是从威斯特伐利亚以来根深蒂固的整个国际体系,所以它实际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不仅是美国不可能做到,即使是现有的国际体系的最强国,或是苏联或者是俄罗斯或者印度的话,这种事情也是不可能做到,冲突终归是无法避免的。第二就是双方的最终实力较量,实力较量以后,谁的体系具有最终的正义性和合法性,最终都会通过战争和神裁做出答复,这样,执行这条路线的当局自身的政治地位才能够稳固,就像是吴佩孚和袁世凯在北京城坐不稳江山,蒋介石在重庆却能够坐稳江山是一个道理。蒋介石到了重庆,尽管他丢掉了更多的国土,但他证明了他是中华民族唯一的合法领导人。李宗仁、汪精卫和阎锡山绝对不能跟他竞争的,以前的袁世凯、吴佩孚也就再也不能跟他竞争了。所以习近平即使把中国全部打败了,退到秦岭山洞里去,他也必须把这条路线坚持到底。这条路线是他本人巩固政治地位,也是中华民族维持其政治身份的唯一途径。

这条道路的必然失败,根本上就是因为民族国家的世界容不下一个奥斯曼帝国。这就像欧洲不可能再容纳一个神圣罗马帝国一样,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其他任何政治力量,坚持恢复大清国的版图和帝国的历史荣光都不可避免要造成战争,就像希特勒要建立第三帝国,恢复第一帝国和第二帝国的荣光必然要破坏欧洲国际体系以及造成战争一样,能够修改的也只是细节。从习近平自己角度来讲,他也只是把他上台以前就已经委托给他的历史任务付诸实施而已,在这个付诸实施的过程中间,他自然而然地要肃清妨碍他集中资源执行政策的若干反仄。在这个过程当中,内外政策必须协调配合,他也必须向全党全民证明他推行这项政策的合理性,以及你们所做出的牺牲归根结底为什么是不可避免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当然要进行相应的操作,内外并举的相应操作。一方面确定自己在党内第三代历史地位,第三个历史时期的地位;一方面对外宣誓他自己承担的不仅是对党承担的历史使命,而且是对中国作为一个历史帝国和富有历史使命的古老文明所承担的任务。这个任务是他早在拜登上台前就对川普曾经说过多次,对于川普来说的话,听到这些话肯定是非常莫名其妙的,因为他并不是在跟中国讨论到底是埃及文明古老还是中国文明古老,但这一点对习近平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是他自身存在和中国共产党存在的根本所在。
天降伟人习近平的历史使命就是解体支国
没有不是严肃的表述应该是概率很小

美国和大蜀民国的立场不一样需要维护世界和平

即使要打仗也要做好pretext的铺垫站在道义制高点

这一点biden做得不错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大中国主义意识形态的方向所指,和共产党保命求生的目标完全相悖。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91
事实上,要保住共产党本身的利益,是最好避免危险和出错的,最好永远当缩头乌龟。但那不行,那会被视为畏惧胆怯,不能够支撑这种梦想,身体力行这种意识形态的任何政权,都将被抛弃,并在大中国主义的车轮下碾碎。邓小平也只敢讲韬光养晦,江、胡两人乘着经济快舟,可以少说一点,但绝不能不说。经济变差时候的习近平就必须要讲强起来,更不要说习近平本人最受大中国主义影响。

和动员力可达95%的大中国主义比起来,毛主义,毛左理想的实际动员能力,连零头都不到。各位只要想一想,在汶川地震时,要帮助同胞的热情,让多少人毫不犹豫地行动起来,就能理解到这种意识形态在中国是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即便人人对共产党的救灾腐败失望,对这种意识形态塑造的理想也无损分毫。

时间往前一百多年,清朝也靠大中国主义多活了几十年,直到甲午海战。但就算甲午战败,大中国主义反而更加强化,十几年后便排除了已经成为障碍的满清帝国,迎来新的继承者民国,又落到蒋介石独裁政权身上,然后随着国民党退到台湾,由占领大陆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继承。

现在习近平要继承毛泽东,大中国主义肯定起了两方面的重要作用,一是影响习近平个人,二是共产党在文革之后,共产主义白日梦的现实效果已经消失,只能靠经济赢取人心。意识形态又是必须品,所以大中国主义成为共产党合法性在精神层面的唯一的立足点。

不过,大中国主义不等同于共产党极权的存活可能性。共产党和大中国主义,两者的目标不一致,方向经常相反。目前,在共产党表现出可以推进大中国主义的情况下,它可以继续保持执政。但这方面假装是不行的,必须行动。因为共产党的真正噩梦,就是这种意识形态的认同者普遍将共产党视为“一雪民族耻辱”的障碍。

就像满清皇庭一旦无法满足大中国主义(甲午战败),很快就被推翻一样,共产党一旦出现同类的失误,比如一场惨败的海战,那么就算美国来救结果也会一样。偏偏这一用耻辱为基调的意识形态,是由共产党自己辛辛苦苦几十年如一日,动用全部的洗脑设施和制度才培养起来的。不可能放弃,因为这是任何力量统治当今中国的必要前提。

那些怀疑意识形态的真实威力的人,不妨回忆自己读书时的岁月,特别是那些一看爱国字眼就萌生的激动,一听到关于中国的坏话就怒上心头的真实情感。对人的效果不需要我来向谁证明,就像各位不需要任何人来证明自己能说汉语。

日本、德国都因为惨败而放弃这种大帝国民族主义。法国则是屡败屡战,二战后又重新开始,冷战之后又稍缓,如今马克宏又再度开始“强大的法国”,所以北约必须脑死。

俄罗斯在苏联完蛋后,只放弃了极短的时间又重拾这种大帝国民族主义。中国如何,只有待时间揭示后续的发展。
>> 天降伟人习近平的历史使命就是解体支国


支持习伟人再干20年
>> 拜登只不过是一个过渡总统罢了,没人指望他能做些什么,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指望能够连任了

张伯伦学
>> 支持习伟人再干20年


再過七、八年維尼體力恐怕就會不行了,傳位習明澤是合理的下一步。
已隐藏
>> 拜登只不过是一个过渡总统罢了,没人指望他能做些什么,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指望能够连任了


还连任?那弱不禁风,步履蹒跚,痴痴呆呆的小身板,指望能有命做完一届任期还差不多
对双方而言,都不是失败,中美一直都想勾兑,只是双方一直没有找到勾兑的正确配方和节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出埃及派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2-16
  • 浏览: 6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