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68章 第1、2重装突击营】

上一章

胡婉婷起先对中央军委下达的分兵命令感到异常震惊和不解。雪狐总兵力也就三千来人,且作为步兵单位不可携带重武器和装甲车辆。按照她的设想,必须先集中兵力占领枣阳,获取后方根据地,再分兵向其他城市发起进攻,逐步恢复对湖北的控制。

然而,军委的命令却是要求她们七个营分散到七个城市里,力求控制城市后恢复秩序。这是兵家大忌,有被丧尸或反叛势力各个击破的危险,雪狐的每个营是加强营的编制,平均人数为400-600人,也就相当于当初颜泽宇的两个防化营,且这次的任务不比颜泽宇,她们所负责的可不是固守待援,而是主动出击控制城市。

胡婉婷用超过常人的智力水平和敏锐的思维开始分析,她很快就从那些字里行间查出了中央的算盘,或者说是主席本人的企图。一方面,分兵是一种对雪狐的考验,既然被公认为“共产党的74师”,那就必须有对得起称号的战力,因而一个几百人的营就必须有能力控制一个城市;而另一方面,这显然是主席有意识地保留和放弃城市,中央军委一定不会再派出二梯队援军,即使派出,也多半会通过空降的形势来善后,雪狐分兵的七个城市都是湖北重要的经济中心,这背后的想法怎能不一目了然:湖北已经不足以让中央认为付出高昂代价消灭湖北的全部丧尸、蛆虫、流民、反叛势力,倒不是北京没这个能力,而是这么做必定出动空军和大量的地面部队,付不起国家动荡和国际舆论谴责的代价,所以只能弃车保帅,保中心城市,放弃农村和其他地方,这样既不用冒国际国内谴责其放弃湖北的风险,也不用巨量的增兵去填,真可谓是最佳的选择。

但这个“最佳的选择”从政治老爷们的口水中飞出时,承担责任和一切后果的恶果就这样丢给了雪狐。办得好,中央不会有嘉奖;办得不好,不仅到时分散的兵力收不回来,还会理所当然成为北京甩锅的对象。

胡婉婷明白,这是自己的第一关,当多半不是最后一关,她无论如也要通过,否则自己麻烦就大了。

政治就是政治,在这个国家的控制势力下,军队也必须为政治让路。

如何把中央交到手里的牌打下去,是自己唯一的自由判断权,尽管连战略都是错的。

胡婉婷聚集起十二分的精力,开始分析战局,她首先给空降在枣阳的第1重装突击营和空降在宜昌的第2重装突击营下达了在6小时内恢复城市秩序的命令。

——————

(枣阳)

颜茉莉根据胡婉婷的大项指令,分散到小项的话就是首先要和枣阳市政府和残余驻军取得联系。她立即派人架设了卫星电话,队员报告说,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军人的声音,称自己是16集团军军长,叫邢章。军部就在市政府,现在正在抵抗大规模丧尸的攻击,可能快顶不住,请求立即增援。

重突营很快赶到了电话中所说的市政府地点,那里已经是枪声大作,周围的居民楼早人去楼空,平民纷纷逃难,没有能力跑的或是被遗弃的呆在楼里,食物耗尽后就靠吃书、木屑、植物、喝尿维持生命,造成脱水致死的占了大多数。

16集团军在遭遇蛆虫攻击后因准备不足全军溃散,一部分甚至临阵脱逃,退到了武汉边境,军部集中起剩下的部队开始在市政府防守随边境崩溃涌进来的一群一群的丧尸。起初,他们以为丧尸很好对付,都是手无寸铁的送死者,可当真正开打时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丧尸们没一个不是疯子,面对市政府大楼几个窗门的89式重机枪和部署在屋顶的18门迫击炮,毫无惧色,一拥而上,发起冲锋。每个窗口都向外喷着火舌,楼顶的迫击炮呼啸齐鸣,扫倒和炸飞一片又一片的丧尸,一切仿佛回到了一战前,机枪的作用不再是压制而是屠杀,丧尸被打断四肢、打烂躯干、打飞脑袋、打穿脑壳,但只要还保留头部,踩着同伴的尸体,爬也要往防线上爬过来,目标就是吃掉人肉。很快市政府的广场前面尸骨成山,一个昼夜下来打坏重机枪八挺,打出子弹两万多发,迫击炮弹两百三十七枚,全部用光。丧尸还在源源不断地涌过来。这对所有作战的人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如果是人类敌人,绝没有哪支部队这样用血肉去拼命。

邢章很快明白过来,这一干丧尸基本由襄阳市区涌来,估计是被更早以前十堰冲击的难民或蛆虫传染的,数量多得惊人,保守估计不会低于五位数,枪声又很容易吸引丧尸聚集,犹如开饭的铃铛,这么打下去绝不是办法,就算子弹不打光,承受不住持续射击高热的枪管迟早也会炸膛报废,那时就没法抵御这些不死大军了。于是邢章派出几支分队,从市政府大楼出击,企图绕到丧尸后方切断丧尸的补充路线,这个计划如果能有坦克和装甲车的配合,就完全不成问题。然而,溃退时的大部分重装备都抛弃在了边境线,军部仅存的装备只是一辆没有装甲防护和越野能力的轻型指挥车,要碾杀丧尸显然是痴人说梦。分队带着步枪和手榴弹,冲了几次,都没能在正面防守的掩护下突破丧尸群的封锁迂回,反而损失了十几个士兵,撤回的人在目睹了战友被丧尸拉成几截吃成白骨以后,都吓得不敢再试,士气受损。邢章不断用电台呼叫希望得到驻地残存的陆军航空兵支援,哪怕有一架直升机也好,没有制空权的丧尸注定死无葬身之地,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电台里没有一点儿回应。

就在邢章已经快要放弃的时候,军部携带的卫星电话突然传来回应,说是中央派来的增援,这消息犹如雪中的火炭,众人顿时士气大振,幸亏军部的弹药足够这般挥霍,否则能不能坚持到这时都是问题。邢章立马询问要不要派出分队出去接应,那边的人说不用,只要求固守,我们会想办法引开丧尸,减轻你们的压力。邢章喜出望外,现在他最期待的就是能有生力军从丧尸后方发起进攻。

颜茉莉用望远镜观察了市政府大楼前的尸潮,分出1连、2连首先占据市政府大楼西北角的制高点,一栋27层高的居民楼,3连和4连从丧尸背后吸引火力,打乱它们的阵线,与市政府的16集团军军部形成交叉火力歼灭它们。以前的特训里,雪狐早已驾熟就轻地掌握了迅速集结的本领,重突营单位的标配是先进的重型防护服和88式通用机枪,集最强火力与防御力为一身。

3连与4连的战士以楔形队伍行动,持88式通用机枪发起了进攻,猛烈的机枪火力将丧尸群打得东倒西歪,就像跳舞一样,丧尸们怒吼着转身,但已无济于事,两个连的火力覆盖前方180度,从靠近市政府中心区的南边截断了从郊区冲过来的丧尸队伍,很快打出一个空档,4连进入空档后立马调转了方向,阻击从襄阳过来的丧尸并保护3连后方,3连则以密集的火力向市政府方向推进。

颜茉莉亲自率1连、2连向西北角居民楼进发。

“动作快一点!注意防护装备不要脱落!”

雪狐队员快速沿着楼道向上进发。

“救......救我......”

冲在攻占制高点的颜茉莉连队在转至四楼时听到了有人呼救的声音。

“其他人跟上,不要停。你们两个,跟我搜一搜!”

“营长,声音是从这间屋子里传来的!”队员指了指一扇标着4-1的门。

“破拆!”

一声令下,一名队员举着军用破门斧,使劲儿一砸,经过打磨后锋利的斧刃只是一下就将门锁砸了下来。一干人都冲了进去。

“救......救我......”

被困在屋子里的男人已经基本失去意识,只够喊出这几个字的力气。

屋子处于半坍塌状态,光线并不强,战术手电的光圈都聚集在男人身上,男人捂眼躲避。只见他被一块倒下的巨型砖石砸中了腿部,石块的另一侧露着男人穿着运动鞋的半截小腿,鲜血流满了一地。

没人能否定,这人的腿多半保不住了。

“准备切割器。”

特种部队的成员较一般部队,装备了所有能想到的工具,便携式切割器高速旋转的齿轮开始切割这块压住男人一条腿的巨石。看着齿轮摩擦石块产生的火星,男人吓得几乎快要晕倒,总觉得那切割器会伤到自己。

“勇敢一点!”颜茉莉走上前,戴着黑色战术手套的手紧握男人的一只手。防毒面具滤嘴里一阵一阵呼出的气体打在男人的面庞上。

男人诧异地看着她,因为他不认为这个包裹在重型防护服里的本体是个女性。

“坚持下去,想想你的亲人。”

男人听到这里,眼神黯淡下去,就在三天前,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妻女被丧尸生吞活剥,如果不是这堆被炮弹震碎的瓦砾将那些丧尸当场砸死在厨房,自己恐怕也会被丧尸吃掉。

颜茉莉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抓紧,把我当成你女朋友也行。”

男人瞪大已经失去色彩的双眼,但只坚持了一瞬间,他另一只手缓缓抬起,似乎想要抓住或者抚摸什么。

“营长......”一名队员喊出这两个字。

“都别说话,继续干你们的工作!”火星飞溅着的巨石旁边,颜茉莉观察着男人的举动,很快明白了其用意,脸逐渐靠近对方,让男人的那一只手,摸在了自己的面具滤镜上面。

男人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滤镜后面有两只清秀的凤眼,他一遍遍抚摸着,脸上露出微笑,但还是最终垂下了手。临行前,他说出了两个字:“谢谢。”

切割器终于切开了巨石,巨石下面,是已经腐烂生虫,白骨外露的一条腿,男人此刻已经气绝身亡。

“我们救不了他。”不知道颜茉莉有没有自责的意思。

......

——————————

第1重突营当日下午成功与市政府大楼里坚守的16集团军军部会合,同时将丧尸抵挡在了襄阳一线。同一时刻,颜茉莉也接到妹妹颜百合的通知,第2重突营也占领了宜昌,在城市崩溃以前成功阻挡了丧尸的涌进。

下一章
0
分享 2021-06-14

1 个评论

123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