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炒和跪低两个都不想选?那就让你匪替你选吧。

先说明一下,你匪在六四的时候是如何尝试安抚运动者的。那是所有国家的匪都会用的方式,也就是承认运动部分诉求的合理性(匪在这方面往往很慷慨),同时否定运动本身的合理性(也就是说你没有用下跪上访的方式表达诉求而这是不对的)。给出会满足这些合理诉求的承诺,同时要求运动解散。之后自然收回承诺,给予不那么坚定的那部分人一些补偿,并对坚定的人秋后算账,使下次运动的难度变得更大(匪谍在运动进行中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这两者的名单记下来)。这是标准流程,就算是今天面对屁民的群体性事件往往也是这么做的,你一天看不到这个流程就不要觉得你匪是在安抚你。
现在进入正题,根据历史上历次民众运动面对匪的经验,在没有外界直接干预的情况下,匪从来没有一次真的让步(在外界直接干预的情况下,也算不上向民众让步,因为谈判的对象不是民众而是外部势力)。上述的安抚——食言——算账流程已经是可能做出的最为宽大的处理。这个模式屡试不爽,其实后来了解匪的人都很清楚了。在很多运动里,因为了解匪的行为模式,运动的领导者都要做出自己的选择,也就是揽炒,或者跪低。
揽炒很简单,就是不合作,等着你来镇压,由于运动者和匪之间的极度不对等关系,这往往也意味着等死。因此任何没有因为被匪伤害而完全绝望的人都会想要选择另一条路,也就是跪低,和匪谈出一个“我预期中匪可能接受的,非常有利于匪的条件”,来换取不秋后算账,至少是不对自己秋后算账,以保自身平安。
不得不承认,跪低虽然在任何道德标准下都是可耻的(有些情况比其他的更加可耻),但在很多情况下有用。在运动性质不那么严重的情况下,那些跪低的人确实有可能得到饶恕,保住一命。
但是说实话,你要是决定跪低,为什么要搞运动。一开始就乖乖跪着,反而省得这一整条流程,自己在这之间吃苦受罪不说,最后还是乖乖做狗,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我想要说的是,一代又一代不幸在这些民众运动中面对匪的人,他们的“让匪让步”的企图都失败了。只是因为人们从来不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所以每个人都觉得“也许这次不一样?”。直到被证伪为止,匪不会向民众让步这个真理都将屹立不摇,这是历史做出的结论。
人性软弱,大家都不想死,特别是在不知道自己死在你匪手里会有什么意义的情况下。我不强求任何人拥有这种觉悟。只是,这一次民众运动即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出于历史研究的需要,我想请香港人不要跪低,让你匪来替你们决定最后的结果。也许这一次真的会不一样?你匪真的会让步?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匪的选择,就这样。

September 4,2019 更新:现在你匪做出了维稳标准程序,选择的时候到了~~~

October 5,2019 更新:到现在还没有跪低,香港人民真是令人钦佩,不过看起来距离镇压越来越近了。。。
28
分享 2019-08-16

20 个评论

陳勝:“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 乎?” 吳廣:“死國矣!”
运动即便平息,我想也会不可避免的出现秋后算账
我也挺想看到如果运动能坚持到十月,中共会如何应对
确切地说是“如果不镇压的话会如何应对”。
某种意义上这和现代独立势力没区别,与其做秦国顺民,不如为了自己的祖国去死。
您真是慷他人之慨,勇他人之敢。这不是选择题,在形势定型之前,任何可能都会出现。有智慧的人会创造新的选项,而不是去选对手给出的选项。
听起来像是“iT WiLl wOrK tHiS timE”。
更多的让步是为了更好的迫害做准备,秋后算账哪一次让步妥协以后没有做?不过是当权者的权术把戏而已
有让步的承诺,但是没有让步,因为你一个屁民根本没有能力让人家诚实守诺。
一個小地區的香港屁民根本沒能力要共匪守任何承諾,香港的事要有誰敢冒出頭巴啦巴啦宣佈獨立也是出頭鳥注定被槍打,所以香港這個場合只能選擇拖拉國際進場,最好的情況是以國際契約形成聯合人權政經監察區域並維持混沌狀態,直至共匪玩不下去,各黨官移民國藉跑路,省政府官員逃的逃,劃地為王宣佈省市區級行政體制自成一國,脫離上報中共,重演蘇聯瓦解打破一個中國神話,各行政區仍能成為類聯邦國的體制共用單一貨幣等,結束一黨專政,自由民主就看各自造化了。至於港獨議題就維持偽命題形式,保持香港混沌形成國際對中政經角力拉鋸區。跪舔和攬炒都不是香港的選項,以上。第一次留言,當我是瘋言瘋語吧。
你匪强大则不会有国际干预(布拉格之春美国什么都没干),你匪弱小则自身难保不需要国际干预也会失控。而香港现在就不幸落在这两者之间,你匪更加强大的话香港就毫无希望,你匪正在走向衰弱的话,则会拉着香港一起揽炒,非常不幸。
现在特区政府开始提出撤回修例了,接下来的剧情大家可以在这里重温一遍。
すごい!
すごい!
個人支持攬炒,我情願一窮二白可能要睡街頭也不想香港再給中共洗錢讓邪惡坐大,這是我們香港最後可以發出的光芒了
时候到了。。。
我们不一样的幻觉又来了
積極勾結外國勢力中, 力推香港關係法+香港人權法案 , 攬炒 ~~
中共的态度只是一部分,而在另一边,香港人需要想清楚,他们有没有成为黄花岗七十二义士的义无反顾;大陆屁民们需要想清楚,他们有没有抓住机会振臂一呼的胆略;西方世界需要想清楚,他们有没有和中共进行冷战甚至热战的众志成城
勇武派一直是各抗爭運動中最重要而稀少的,不是因為你們勇武,而是你們的「堅定」。
至今香港已有一千多人被捕,估計約一半人是勇武。
我只能說要做,就定下明確的目標,採取有效的行動,別再白白送頭。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en010272 黑名单
《禁止蒙面法》?真是活久見啊⋯⋯

由「逃犯條例」提案至今,曾經有多少可以緩和、扭轉、或至少控制住香港局勢的機會,林鄭月娥和她的港府班底都選擇了最瘋狂、最惹民怨、最火上加油的選項,就這樣一步步走向深源,無法回頭。林鄭月娥的名字必然會被記在香港的歷史上,永遠被撻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毛主席万岁!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0-05
  • 浏览: 6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