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备份】一个政权的合法性到底是指什么属性?

Windonweed April 27, 2018
 
总是听到人讲,中共美化它的过去,刻意隐藏它的错误和内幕;夸大它的功绩,甚至把抗日战争的功劳全部霸占;把自己塑造的伟光正,容不得一点瑕疵……是因为中共害怕自己的合法性被质疑。政权或政府的合法性到底是什么?宪法都是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它还有什么不合法的?为何要为了个莫须有的合法性而把历史篡改的乱七八糟? 如果不是为了合法性,那么中国共产党还会以什么为由篡改历史真相?

这个问题跟我的专业政治社会学密切相关,我简单梳理一下,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借此了解这个学科。我从三个方面回答这个问题:1. 政权的合法性是什么?2. 如何理解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问题?3. 如何理解合法性对中共政权的重要性?

1. 政权合法性

合法性(英文:legitimacy)这个概念最早由马克斯·韦伯加以阐述。韦伯将权力表述为一种支配关系(行动者A迫使行动者B违背自己意愿行动的能力)。支配关系对不平等关系的存续,韦伯认为这使得支配者需要将自己的特权合理化,也使得被支配者在心理上服从乃至认可这种不对等关系。韦伯认为合法性主要有三种来源:基于理性的法理权威、基于神圣性的传统权威和基于超凡能力的魅力(charisma)权威。相关论述可以参阅韦伯《经济与社会》第一卷第三章、第二卷十至十五章,有中译本。

对韦伯稍有了解的朋友都会知道他往往采取一种“理想类型(ideal type)”的方法进行分类,即将现实中某些重要的维度加以抽象提炼,所以现实生活中的政权往往混用了若干种合法性来源,只是可能更接近某一种。比如现代西方的民主制,合法性在于民主程序本身的赋权过程,比较接近“法理权威”,但政治家的个人魅力、制度本身的神圣性也会发生一定作用。

2. 中共的合法性特征

韦伯的分类中有一个很特别,即“超凡魅力权威”,认为合法性来源在于有一个政治家高瞻远瞩,能够带领众人去往应许之地。毛的权威很接近“超凡魅力”,他作为“人民的大救星”,被认为具有常人所不具备的能力和视野,所以整个民族必须接受他的领导。但韦伯同时指出了这种权威类型的症结所在,即魅力权威的常规化。首先,魅力权威也是人,也会犯错误,时间长了犯错多了,魅力难免会消散;其次,国家运行不能依靠一个人,要依赖官僚体制,国家治理越复杂,官僚体制权力就越大,个人受限就越深,渐渐就不能发挥指导全局的作用(参考毛与周、刘的矛盾);第三,魅力权威是要死的,他没法保证继任者与自己具有相同的魅力(参看华国锋)。

中共的合法性当然只能说接近于“魅力权威”,但发生了许多变异。韦伯虽然很了不起,毕竟不能预见到中共这个政治机器的复杂性。那么,中共在毛死后是如何延续其合法性的呢?我以为是两方面。一是超凡魅力组织化,即这种超凡的魅力从某个个人转移到整个中共体制。江时代提出的“三个代表”,可以视为一种尝试,通过表述中共具有不证自明的先进性,论证它应当来领导国家,具有天然的合法性。二是超凡魅力绩效化,这方面可以参考一些学术论文(如杨宏星和赵鼎新,2013),即说中共在领导中国方面是卓有成效的,其成就不断地证明中共确实具有超越其他组织的领导能力,没有中共不行。

当然这种合法性仍然没有彻底摆脱“魅力权威常规化”的问题。这就是题主在题目中说到的,为什么中共要篡改历史,等等,因为不道德的与不成功的历史都会伤害中共“天然合法”的超凡领导者形象。另外,中共的绩效主要体现在经济发展上,但经济发展有其自身规律,经济的下行会不断地挑战其合法性。

3. 中共执政合法性的重要性

题主在提问时深具洞见的一点是说,这种合法性是“莫须有”的。没错,一个国家对其人民的统治主要依靠国家机器,尤其是暴力机关。中共即使被许多民众嫌弃,其统治也难以被推翻。那么,这种合法性的重要性何在呢?

首先是治理成本的考虑。民众对国家合法性的认同度越高,与国家合作的可能性就越大。比如失地农民上访,如果他们抱着一种“党中央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很可能拿点钱就走人了;如果他们认为“中共政权本质上是官官相护,土地财政背后一定是巨大的利益交换”,很可能就会不依不饶要求更大的经济补偿。如果民众对国家合法性普遍不认同,这种成本是很大的。

更深层次上是抑制其他合法性的考虑。虽然国家治理并不纯粹以来合法性,但不能不说(用韦伯的话说)被支配者的心理诉求是客观存在的,就是说,民众会不断地(有意识无意识地、以各种方式)追问国家的权力有没有道理。如果一个国家的合法性很弱,就难以抑制其他的合法性类型与其竞争,一切问题都会扩大成政治问题。比如在一个民主社会,连续三四年经济不行,大家就让总统背锅,换一个总统上,仍然不行,再换一个,直到行了为止;但在绩效合法性的社会,经济不行,大家就讨论是不是党的领导不行、是不是因为不搞民主、是不是因为某些人集权(这几年就是如此)。反之,合法性强,就自然地抑制了其他合法类型,比如既然中共有“三个代表”,那么就没有必要再采取代议制,因为其“最先进”的成份已经被中共“代表”了;又比如,如果我们有“三个自信”,那么久没有必要再考虑其他体制了。

合法性的重要性,在各种类型的政体中都是存在的。

当然,合法性这件事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我在一开头提到,韦伯的思路是,“权力”是A支配B,所以B要将支配关系合理化。但是后来人们对权力的理解更深刻了,尤其是在所谓葛兰西转向之后,大家意识到,只要B从一生下来就觉得自己该受A的支配,并且完全意识不到其他可能性,就根本不存在合法性的问题。这就是文化(意识形态)的重要性。我认为这就是本届政府的思路,将合法性与血缘性的民族认同结合起来,让人们觉得我们民族就是要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不适合中华民族、提倡民主就是卖国,就不存在合法性的问题了。


提出这个思路的老兄,其心可诛啊……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5041/  (卒)
6
分享 2018-11-15

6 个评论

要看是不是民选的,如果是民选的,要看是不是洗脑或舞弊
viewer 已停用 ?
共匪的三個代表就是一個笑話理論。無論你想代表誰,你必須有人家的授權好吧。
就算你代表了姓趙的紅色權貴,憑什麼就可以執政?就因為手裡拿槍,那只是說明一個黑社會邪教組織的統治,依然不具有合法性。
已隐藏
想不到还能见到自己的问题。这个问题正是我在旧品葱上提出的。非常怀念旧品葱。

真是可惜啊,旧品葱说没就没,我在旧品葱上写了很多东西,全部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每个被支配者都有途径行使自身的赋权能力,总和形成的政权。权力本身也属于社会契约的一部分,当大家不服从此契约时,权力也就自然消散了。
Foucault 新注册用户
周雪光教授写过和这相关的论文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