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份子是怎麼練成的- 1.萬千花蕊慈母悲哀

來品蔥這裡也幾個月了
其實一直在思考在這個論壇主要想跟大家交流什麼議題

只是轉個人過去文章來這邊為主的話,
對我自己而言沒有成長幫助
跟那種強調漢人華人血統論等但從不管我們是否care的人爭論
也有點浪費時間

台灣的"台獨份子"們早經歷完這些認同陣痛只想做自己了
老話三句
1. 以血統來說父母最親,但父母的話我們都常不聽了,即使證明超疏遠的血緣又如何?
2. 民族是想像的共同體,重點在於認同,其餘血統文化歷史記憶等等都是後設的理由
3. 早在唐,劉知機史通就大聲靠北郡望亂認祖宗親戚歪風了,人們得有成長吧?

然後我發現
語言的接近讓中國反賊跟台獨份子遺忘了文化差異
忽略了歷史記憶的不同造成觀點想法的落差

所以中國反賊善意的認為華人一家、假設中國民主化是否統一
甚至認為台灣是曾經可能更好的中國路線
與台灣現在佔比最高泛台獨份子的不耐
"只想當台灣人不好嗎?交個朋友無須認親戚吧?"
這樣的循環很難被終結

那不如我在這裡就好好開個系列聊聊
台獨份子是怎麼養成的

主要討論1895迄今
從被拋棄割讓的大清子民、
次等的日本國民、
期盼回歸但等來槍彈的中華民國國民、
到只想當台灣人不好嗎?
的精神錯亂尋找自我認同歷程
(最麻煩的是這不是一次性的變化,而是長期以來一批批的)
這系列預計寫六篇文章

每篇文章也輕鬆點,配首歌曲
分析歌詞意境講講歷史故事


討論台灣人意識的變化

一開始這篇就以這首"萬千花蕊慈母悲哀"起頭吧
其實順序而言一開始不該是這首歌
但因為這首歌好聽我任性~

這是首台語歌,歌詞我就一句台語配一句加黑的翻譯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kUWlcjmOew
萬千花蕊慈母悲哀
作詞作曲 Compose & Lyric/王家權 Hunter Wang 編曲 Arrange/珂拉琪 Collage

*多羅大悲者,一切之慈母。

下晡 一个人踮厝內
下午 一個人在家裡

西北雨 沃澹窗外的衫
午後雷陣雨 淋濕了窗外的衣服

外口的人 猶未轉來
在外的人 還沒回來
戇戇咧等 戇戇攑一支雨傘
傻傻地等 傻傻拿著一支雨傘

為你 幾若擺睏袂去
為了你 幾度翻轉無眠
全世界 揣袂著你的形影
全世界 找不到你的身影

凡勢 會當共你放捒
反正 能夠把你放棄

氣身惱命 我哪會攏無要無緊
氣死我了 我怎麼可能不關心在意

踮遮規暝 看電火閃爍
整晚站在這裡 看燈火閃爍
我踮遮等待 拍無去的人
我在這等待 失蹤的人
聽厝內的聲 聲聲佇咧吼
聽屋內的聲音 那一聲聲啜泣
我踅來踅去 思念火燒房間
我跺來跺去 思念點燃了房間

袂開的花 無欲轉來的人
不再綻放的花 不會回來的人
美麗的你啊 想著你彼當時 攑懸你的旗仔
美麗的你啊 想著你那時高舉旗幟的模樣(高舉旗幟=宣揚主張)

路邊的話 滿街路雨紛飛
街坊閒話 盡是流言蜚語
時代的變卦 孤單的我一个人 問天也毋捌
時代的變遷 我一個孤單的人 問蒼天也得不到回應

手內啥物攏無 只賰我欲予你的愛
手裡什麼都沒有了 只剩下我要給你的愛
有血有肉的人 煞下落不明
有血有肉的人 竟然會下落不明

共你的 記持啊 囥佇我的心內
與你的 記憶阿 全都放在我心中
騎你的 白馬啊 行你欲行的路
騎你的  白馬   走你想走的路
風吹來 花落塗 點一欉香祈求
風吹來 花落土 點一炷香祈求

(南無觀世音菩薩)
(南無觀世音菩薩) 怒音吼腔,背景有明顯槍機上膛聲

若準講你 算著這齣悲劇
如果說你 能預期到這齣悲劇

你敢會看顧 紲落來伊頭前 彼逝歹行的路
你是否會照應  接下來他面前艱困難行的路途

夢中的我 看你沓沓仔行
夢中的我 看你慢慢前行
牽你的亡魂 有一工咱做伙 轉去彼个所在
牽著你的亡魂 有一天我們會一起 去往哪個地方
我 蔫去的愛(規路攏是)
我 枯萎的愛(整路都是)
佮你 恬去的心(你)
和你 沉默的心(你)
佇這烏暗時代(佇這烏暗時代)
在這黑暗時代(在這黑暗時代)
是有緣無份(想欲講出)
是有緣無份(想要說出)

寫袂了的批(的)
寫不完的信(的)
佮講袂煞的話(奈何)
還有說不完的話(奈何)
(亻因) 開袂完的銃(開袂完的銃)
他們開不完的槍(開不完的槍)
看人去樓空(火烌猶在)
看人去樓空(煙硝餘燼仍在)

雨 微微仔落
雨 微微的下
天 微微仔光
天 微微的亮
看你 微微仔笑
看你 微微的笑
後世人再會
下輩子再見

這首歌已經很直白了
我就抓上膛聲背景音
襯托著”南無觀世音菩薩”這句佛唱用怒音吼出

被留下的人
將一切的不甘委屈怨懟憤怒壓抑
終究化作一聲佛唱
===
二戰終戰,台灣島”被光復”第一代人被指為日本狗捕殺壓制
第二代人被教育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反抗者被指為匪諜捕殺壓制,
那第三代、第四代人呢?
當他們從小被教育自己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要記住南京大屠殺日本鬼子多麼可惡”
“要反攻大陸消滅萬惡共匪拯救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
然後有天意識到,他們的祖父輩父執輩,是被叫著”日本狗”或”匪諜”殺害的時候
他們怎麼想?
至少第三代的我十五歲時,是抱著馬桶狂吐,然後不知道自己該是什麼人
(我想香港或新疆未來大概也會是這樣的軌跡吧)
===

補上兩個個人覺得適合搭配這首歌的受難者故事

1. 檢察官王育霖
王育霖,台南市人,日治時期於台北高等學校畢業後,負笈日本東京大學,就讀法律系。
(說個笑話,我年輕時讀的國民黨國編本裡寫日治時期台灣人不能讀法律)
就讀大學時參加日本全國司法官高等考試並以優秀成績金榜題名。
翌年(1944)畢業後,旋即被分發至京都地方法院任檢察官,
為台灣人在日本的第一位檢察官。
戰後,舉家返台,在台北受訓後,然後被任用為新竹地方法院檢察官,
個性耿直,不懼權勢,一切遵照法律辦案,
任內因百姓檢舉新竹市長郭紹宗少將(河南人),涉及貪污「救濟奶粉」之案,
郭紹宗傳訊不肯來,王育霖只好親赴市府偵察,豈料, 被同謀的警察局長派人包圍,
搶走他辦案的卷宗,弄丟案卷無法交差,因此憤而遞辭呈,轉任建國中學教員,
並並擔任林茂所主持的「民報」的法律顧問。
王育霖二二八事件前後,因胃痛在家休養,3月14日下午,正要出門時,被門外守候多時的憲兵隊便衣人員捉走,下落不明。
沒有審判沒有宣告,其妻其子始終無緣見到他的屍體

2.湯德章
湯德章律師,父親是日本警察,母親是台南南化人,童年時父親遇害乃從母姓,並由一楊姓中醫師撫養成人。湯成年後成為台南警察,後因感到日本人職場歧視不公,辭職念書通過高考成為律師。
終戰後,湯德章在台南地區相當活躍,人望頗佳,曾於1946參選省參議員
228後,湯德章被捕,被刑求,最後被遊街後於公園公開槍斃後曝屍多日,屍體遭行刑國民黨軍吐口水腳踹等
後來,湯的家人妻子最終幫他收屍時,也收到高等法院對於湯德章的判決:”無罪”
如果連所謂中華民國高等法院都判決湯德章無罪,那這叫做槍決,還是謀殺?

下一篇開始好好的從頭說起吧
下一篇: 台獨份子是怎麼練成的- 2.閃靈樂團”皇軍”
被中國割讓拋棄給日本的台灣人民,在二戰後期得到與日本人一樣的服役資格,但,我們是”日本人”嗎?
24
分享 2021-07-22

30 个评论

王育霖有一首詩叫做期待明天的人
詩句傳達他對日本人統治的不滿。
我覺得也可以放進去哈哈。
很多人天天靠邀台灣是皇民,但並沒有啊。
這話題講到爛了,千島湖事件是個分水嶺,再來SARS時的那句:誰理你們。921時的阻擋國際救援。國際上的持續打壓。

台獨怎麼練成的?你看港獨怎麼練成的,台獨就怎麼練成的
>> 王育霖有一首詩叫做期待明天的人詩句傳達他對日本人統治的不滿。我覺得也可以放進去哈哈。很多人天天...


好啊,我把這首詩放在下一篇日治時代台灣認同裡面^^

皇民說這點
前幾年回大溪老家掃墓時
我一個近百堂姑祖母的靠北很經典
:"阿把我們割給日本拋棄了我們,然後再說我們是皇民?世上有這種道理?不要臉了嘛"

其實不管小林善紀那樣說台灣留存日本已經沒有的日本精神啦
或韓寒那樣說台灣庇護了中華的文化
都會讓我覺得:"別在我們身上找自國的過往美好幻影好嗎?"
我只想當台灣人了 ~"~
經歷過這樣的待遇,還不想當台灣人當個獨立國家進入國際組織,真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幾年前就有論文寫說湯德章的高等法院判決書無罪這個詭異的事情是虛構的

王育霖死因至今不明 

粉蟲案是空軍告新竹市府,所以是他跟憲兵一堆人直接去市府拿人,會被包圍想太多

而且他自己是檢察官被搶走卷宗在寫一張就好,那年代寫卷宗的權限就在他手中,

憤而辭職?

不過台灣史發明奇怪的東西實在太多 真要挑根本挑不完
>> 幾年前就有論文寫說湯德章的高等法院判決書無罪這個詭異的事情是虛構的王育霖死因至今不明 粉蟲案是...


台史一方面研究開始晚
另一方面資料殘缺混亂

但幾點是可以確認的
以中研院台史所出版
保密局台灣站二二八史料彙編可以看出
當時無法律判決槍斃,無拘捕令抓人,甚至暗殺,煽動群眾武裝後告密屠殺皆為曾發生的事實

另由二二八發生時任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之言論:“寧可錯殺99個,只要1個是真的就可以。”

與白崇禧於清鄉屠殺的四點指示

一、現所拘捕關於二二八事件之人犯,應速依法審判;
二、今後拘捕人犯,必須公開依照規定手續為之;
三、除臺省警總司令部外,其他機關一律不得發令捕人;
四、參加暴動之青年學生,准予復學,並准免繳特別保證書及照片,但須由其家長保證悔過自新,可予免究

可以看出未依法審判處決,未依規定手續拘捕等即使以當時國民黨高層來看亦為事實
且非特例,以至於白崇禧需要三令五申的程度
如你要認為台史有許多是被發明的,
去跟台灣最高學術機構的中研院說
把228和台湾独立过分联系起来我是很反感的。(当然我不是台湾人,也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局外人我冒昧说两句)

如果这么在乎228,你们台湾人完全没必要排斥中共,毕竟228杀人的是国民党,当时的中共参与至少声援了228。今天中共也依然正面肯定并且纪念228。如果那么耿耿于怀228,你们台湾人完全可以与中共达成一致,放心,中共绝对会把228捧得高高的,把国民党黑的透透的,你们台湾人在这个问题上反而可以与中共达成统一战线。

谢雪红就是228的重要角色,也许谢雪红在228那时候的确是一位追求台湾独立的共产主义者,不过她后来认同了共产主义大中华放弃了台湾独立(只追求台人治台的自治)也是客观事实,这就证明诉诸228悲情的台湾独立运动根本就不可靠。

没有必要强行忽略228的共产主义背景,228的相当一部分底色就是共产主义。当然怎么抉择自己的社会制度是你们台湾人的自由,不过考虑到中共存在的现实,过分诉诸228悲情的台湾独立运动依然很让人怀疑他是否足够坚强。
>> 把228和台湾独立过分联系起来我是很反感的。(当然我不是台湾人,也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局...


因為我還沒寫到後面阿~~~

228當下台灣沒有什麼獨立思維的
228事變當下沒有台獨運動
228之後部份被通緝流亡的台灣人開始萌生台獨意識
後續台人因政治迫害陸續流亡至美國日本建立海外台獨組織
228三月屠殺、清鄉 、白色恐怖是台獨思想的萌芽
這時很大一部分是"被迫台獨"
而這時的台獨思想是針對"從中華民國獨立"
但從萌生一來一直都是小眾

但後來台獨茁壯成台灣社會主流就是共慘黨的問題了
早期台獨份子對共慘黨是沒什麼特別反感
甚至像現在中國一些覺得兩蔣棒棒的民國派一樣
因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邏輯對共慘黨抱有好感,至少是沒有明顯敵意
國民黨在白恐期間也是把海外台獨人士、島內黨外人士跟共匪並列為"三合一敵人"

不過很快事實證明"敵人的敵人可能一樣是敵人"
1996台海飛彈危機起迄今25年來
幾乎每一個月都喊打喊武統
喊打喊武統的對象不是國民黨,而是"一小撮的台獨份子"
請問你如果是我們台灣人,聽了25年的喊打喊殺
會覺得中國共慘是統一的對象?還是集體朝著台獨的路上飛奔?

2000年後台獨原本仇恨針對的國民黨跑去舔共
共慘黨沒把國民黨切割掉,
反而當作是統戰的棋子,
那麼原本台獨份子對國民黨的仇恨
當然也往國民黨的新主子共慘黨轉移了

共慘黨就是北風與太陽沒學好
喊打喊殺喊了二十多年想要台灣人屈膝下跪
但台灣人聽到這些威脅是直接牽動當年國民黨來台的記憶
應激反應多半是排斥仇恨,而不是下跪了

所以你的問題在於沒搞清楚台獨意識怎麼來到今天的
這不意外,你不是台灣人,無法理解百多年來台灣人的自我認同掙扎
這也是我這系列文要寫的東西

一切還是得從台灣被割讓給日本
不想當日本人但中國也幫不了忙
"被迫建國"開始
然後二戰結束,抱著"回歸祖國"的夢想迎來國民黨屠殺
然後是自稱為祖國的共產黨文攻武嚇

多年以來接受到中國的態度,不管是早期國民黨還是後期共產黨
都是不停止喊打喊殺的壓迫
台灣人怎麼可能不排斥,怎麼可能不成批成批的變成台獨份子?
沒有誰會對整天喊要血洗自家,殺光自己父母親友的東西有好感吧?

原本接受"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教育長大的一代如在下我
都早轉化為:"喊打喊殺的中國好煩,我們以後只當台灣人"
更別提不是受"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教育長大的年輕人們了

我不敢說所有的台獨份子
但就我個人來說
我會對港獨或中國反賊抱有善意
心態是根源於一樣是追求免於恐懼的自由
追求上的親近

至於統一、血緣等其他那些東西
真心不想要了
單純當台灣人就好
2000年後台獨原本仇恨針對的國民黨跑去舔共
共慘黨沒把國民黨切割掉,
反而當作是統戰的棋子,
那麼原本台獨份子對國民黨的仇恨
當然也往國民黨的新主子共慘黨轉移了
——
所以你们把国民党看成主要敌人?共产党只是因为和国民党勾结在一起是被连带的?

这种想法我觉得很危险。因为这种想法暗示这么一种可能:如果共产党恢复对国民党的仇恨,表示愿意与台湾本省人结盟一起出手消灭国民党,给与台湾台人治台的高度自治地位,那么所谓的台湾独立人士也是可以勉强接受这样的安排的。

这就好比蜀汉灭亡前夕,巴蜀本地人一看到魏军占据上风,立即暗中联络魏军,双方约定把刘备带过来的外地人赶走,把巴蜀就给巴蜀本地人自己,然后巴蜀本地集团立即怂恿刘禅投降,如果有一天共产党开出了足够好的条件,你们台湾人是不是也会走这条老路?

我觉得足够坚强的台湾独立运动应该是,台湾有民主自由制度,台湾发展出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两者同等重要,所以台湾不能被中国吞并。而不是因为国民党历史上的一些行为,因为这依然包含了被中共统战瓦解的潜在危险。
>> 2000年後台獨原本仇恨針對的國民黨跑去舔共共慘黨沒把國民黨切割掉,反而當作是統戰的棋子,那麼...


所以你看不到我大部分的文字?
黑體加粗都看不到?
只看的到國民黨仇恨轉移那段?
這閱讀能力我覺得很危險啊?
來~重新貼給你看一遍
你反思一下我寫了什麼你寫了什麼
====
1996台海飛彈危機起迄今25年來
幾乎每一個月都喊打喊武統
喊打喊武統的對象不是國民黨,而是"一小撮的台獨份子"
請問你如果是我們台灣人,聽了25年的喊打喊殺
會覺得中國共慘是統一的對象?還是集體朝著台獨的路上飛奔?

共慘黨就是北風與太陽沒學好
喊打喊殺喊了二十多年想要台灣人屈膝下跪
但台灣人聽到這些威脅是直接牽動當年國民黨來台的記憶
應激反應多半是排斥仇恨,而不是下跪了

多年以來接受到中國的態度,不管是早期國民黨還是後期共產黨
都是不停止喊打喊殺的壓迫
台灣人怎麼可能不排斥,怎麼可能不成批成批的變成台獨份子?
沒有誰會對整天喊要血洗自家,殺光自己父母親友的東西有好感吧?
====
你再確認一次這些是你口中消滅國民黨就能解決的?
我們現在活得好好的看共慘黨月月狗吠,狗吠幾十年不敢打的孬樣
為什麼要跪下變成什麼高度自治區?等著變香港?

別把我們台灣人當白痴好嗎?
好啦~我承認還是有一小撮白癡在吶喊著要跟共匪兩岸一家親的~
又是拿台共連結中共碰瓷台獨的中國人。
>> 又是拿台共連結中共碰瓷台獨的中國人。

谁碰瓷了?
谢雪红自己投靠中共是事实,还不让人说了?
台共最后就是投靠了中共,这是事实。
蒙古就是蒙古共产党领导实现独立的,台共没蒙共的本事,这是事实。
你不用神经兮兮,OK?
時序錯亂,台共「當時」是中共?
「當時」的台獨派被國民黨攻擊,怎麼沒有利用共產主義抗敵的正當性?

你這言論又印證了台灣人的敵人是「中國」不是「共產主義」。
>> 谁碰瓷了?谢雪红自己投靠中共是事实,还不让人说了?台共最后就是投靠了中共,这是事实。蒙古就是蒙...


謝雪紅要代表所有台共你也太看的起她了
不過台共在台灣勢力一直都不大
人數少勢力小存在時間短
拿他們出來講其實很莫名
>> 時序錯亂,台共「當時」是中共?「當時」的台獨派被國民黨攻擊,怎麼沒有利用共產主義抗敵的正當性?...


我的原话

“谢雪红就是228的重要角色,也许谢雪红在228那时候的确是一位追求台湾独立的共产主义者,不过她后来认同了共产主义大中华放弃了台湾独立(只追求台人治台的自治)也是客观事实,这就证明诉诸228悲情的台湾独立运动根本就不可靠。”

我的意思再明确不过,我从来没把228时候的谢雪红等同于中共,至于之后谢雪红的走向很清楚就不说了。至于你们台湾人打算怎么看待共产主义,打算怎么筹划打败中国那是你们的事,但你能不能看懂我的发言再来说话?
>> 謝雪紅要代表所有台共你也太看的起她了不過台共在台灣勢力一直都不大人數少勢力小存在時間短拿他們出...

每當提到國民黨黑歷史的時候,我實在是不太能理解為何某些中國蔥友要用的奇怪價值觀來洗地,很明顯228就是場大屠殺,台共勢力小到不行,就是個先上車後補票,隨便拿個理由搪塞而已。

所謂的攪共是有必要見到人就槍斃就地處決,強姦婦女嗎? 如果這叫做剿共的話,難怪國民黨部隊在中國越打越少,共產黨部隊越打越多,自己就是那個匪1.0,逼人成為共匪
>> 我的原话“谢雪红就是228的重要角色,也许谢雪红在228那时候的确是一位追求台湾独立的共产主义...


你很在意原話?
你很在意你很奇怪一直提的,台灣人覺得很小咖的台共謝雪紅

那前面我黑體加粗貼兩遍的原話你看了沒回了沒?

還是你這個人很雙標? 別人對你的台共論點有意見你大聲嚷嚷
你對我那長篇回覆,加粗還回了兩次的關於台灣人討厭共慘黨的原因
你就只看到台獨份子對國民黨的仇恨跟著國民黨舔共轉移到共慘黨
然後在那超譯半天什麼只要共慘當願意消滅國民黨,台獨份子會接受共慘黨?
好像我不是台獨份子你才是一樣
但卻看不到以下我加黑貼第三次的內容?

====
1996台海飛彈危機起迄今25年來
幾乎每一個月都喊打喊武統
喊打喊武統的對象不是國民黨,而是"一小撮的台獨份子"
請問你如果是我們台灣人,聽了25年的喊打喊殺
會覺得中國共慘是統一的對象?還是集體朝著台獨的路上飛奔?

共慘黨就是北風與太陽沒學好
喊打喊殺喊了二十多年想要台灣人屈膝下跪
但台灣人聽到這些威脅是直接牽動當年國民黨來台的記憶
應激反應多半是排斥仇恨,而不是下跪了

多年以來接受到中國的態度,不管是早期國民黨還是後期共產黨
都是不停止喊打喊殺的壓迫
台灣人怎麼可能不排斥,怎麼可能不成批成批的變成台獨份子?
沒有誰會對整天喊要血洗自家,殺光自己父母親友的東西有好感吧?
====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你很討厭別人"曲解"你的話
一直在那強調要別人看懂你寫什麼再說話
但你沒看懂我寫什麼就大聲了呢?

按順序來說你該先向我道歉吧?
還是你真的雙標?
miule236236 黑名单 回复 steptw
就跟我幫台共辯護一樣,因為他們是「台灣」的。
中國人袒護「中國」國民黨當然正常。

真正的對立結構是台灣vs中國,
共產主義vs資本主義
左派vs右派
中共vs民主中國
獨裁vs民主
等等對立軸,在中國人口中都是用來掩飾大一統中國的藉口。

@來閒逛的台灣人
這種找盡理由洗白中國國民黨,抹黑獨派的言論看過太多了。
台湾葱油没有经历过共产党统治,所以强调“台”而不强调“共”,中国的葱油则相反

对于台共,大陆葱油其实是带有一种有罪推定的想法去看待的,为什么假定台共有原罪呢,因为从历史上看,共产党就属于“有高度犯罪风险”的团体:印尼共产党、马来西亚共产党把两国搅得大乱、红色高棉杀死了200万人、当年为了打击共产党新加坡变得日趋威权、日本的赤军和全共斗发动恐怖袭击活动等等等等不胜枚举,整个冷战时期是中国在东南亚大搞输出革命的时代,台共是不可能不被利用的,大陆葱油之所以不支持台共,是因为他们从经验上认为台共的潜在危险性很大,而不是支持国民党

对于国民党,我认为除了中国主义者对他们有好感外,像我一样的支黑也是反感的,因为中国主义本来就是国民党弄出来的,只不过这套理论被共产党接手而已
应该写「台湾爱国者」,否则就成了「按照大中国主义话语的要求对号入座」。

------------------------------
假设「台湾自主建国」了,那么「台湾共和国的国防安全」,将只有一个真正的选择:破碎的大陆。

就和「日本正常化」的战略方向完全一样。

然而,没有日本,没有美国,台湾自己做不到那种事(平衡一个破碎的大陆)。

但对美国来说,一个「破碎的大陆」只会增加自己的危险。对日本来说,好不到哪儿去。

特别是现在的美国民主党,最恨「改变全球体系」。

------------------------------
所以,还有得耗。指望总加速师,可能还快一点
>> 台湾葱油没有经历过共产党统治,所以强调“台”而不强调“共”,中国的葱油则相反对于台共,大陆葱油...


台灣人對台共沒什麼感覺
原因在於台共當年在台灣真的勢力很小
存在沒幾年一直在內鬥
最後被日本警察逮捕個幾十人就散了
所以看到有人在那強調台共時總有種尷尬感0.0
>> 台灣人對台共沒什麼感覺原因在於台共當年在台灣真的勢力很小存在沒幾年一直在內鬥最後被日本警察逮捕...


他其实是想说,把台共的人作为228受难者代表人物不合适,就相当于:希特勒杀了600万犹太人,但这600万人中有10万人是强奸犯、杀人犯、阴谋家,悼念其他590万受难者没问题,如果拿这10万人出来作为典型受害者宣扬就有问题;

从中国人的角度看,扑灭台共杜绝了赤化的祸根,国民党统治再坏也熬来了催台青,如果是台共统治的话只能得到一个红色台湾,即便独立那也只是像古巴一样失去意义

从台湾人的角度看,台共再坏那也该由台湾人处置,轮不到中国人来杀,更何况杀掉的更多是无辜者,台湾本土的精英自此以后被连根拔起至今无法恢复,这是现实的、已经发生的,比那些没有发生的、假设出来的事情更有意义。
而且在台灣人的觀點,台共是因為反國民黨而被殺,是因為為台獨而戰而被殺,不是因為共產主義被殺。在反中反統的觀點上,挺(當時為台灣而戰的)台共完全正確。

你們中國人都不把國民黨當壞人了,憑什麼我台灣人要聽你們中國人的把台共當壞人?


我看起來卻是利用「中共是壞人」連結「台共是壞人」來正當化中國國民黨的屠殺,順便攻擊現在的獨派。這種拿共產主義當藉口來攻擊台灣人,正當化中國的舉動我不可能同意。
這人拿台共碰瓷台獨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而且還拿孫文從廣東開始反清革命碰瓷粵獨。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50452
(見此篇討論)
>> 他其实是想说,把台共的人作为228受难者代表人物不合适,就相当于:希特勒杀了600万犹太人,但...


我這篇文沒提到台共
是他強行帶入的
而且他很明顯無視我文章與回覆
不斷在那帶台獨人士不應該討厭中共的風向

老實說我不太認為他是善意的討論者XD
別理他了,大家認真討論的多交流:)
謝雪紅其實在事件前,早就已經和中共走得很近沒錯。但他在台灣的人脈和活動,都是日治時代的基礎。

打個比喻啦:

今天香港喊獨立,然後蔡英文表示支持聲援,或許也營救了一些人和提供了少量的資金。
但你也不會覺得港獨是由台灣策動的啊。台灣政府除了敲敲邊鼓,偶而給予一點資助,還能幹嘛?
拿謝雪紅代表台共,拿台共代表當時獨派的邏輯。
>> 拿謝雪紅代表台共,拿台共代表當時獨派的邏輯。


三少爺林獻堂表示:“謝雪紅?那誰?”
台灣當時民族運動&爭民主代表人物兼金主的林獻堂一輩子對抗日本政府
在國民黨來後卻只能流亡日本直至老死

好一個黑色幽默
墙内支那人就不要去"推测"台湾人的思维想法了, 台湾可不兴你们反贼圈那套
>> 墙内人就不要去"推测"台湾人的思维想法了, 台湾可不兴你们反贼圈那套


互相交流了解總比自個臆測來的好

第二篇還不知道怎麼寫啊
我發現我寫長文比寫輕鬆小品簡單多了
想要輕鬆想要小品反而不知道怎麼寫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