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这样的中年丘八究竟在想什么

宿醉难忍,干不了活,就上来和大家谈点个人感受,反思一下自己。全是大白话,有点乱,见谅。

小粉红面对我们这样对现行体制不满的军人,总是恨得牙痒又无计可施:“你们一群吃饭砸锅的王八蛋,拿了共产党这么多好处了,为什么还纠着共产党那一点点错误不放;如果我要是坐在你们的位置上,党让我咬谁,我就立刻扑上去把他撕得粉碎。”

而我一眼就可以看穿他们不是我们的阶级兄弟:我们自认为是帝国秩序的维护者,压住那些随时会作乱的、占人口比例90%的无产阶级(包括绝大多数的小粉红在内),没有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能撑一个礼拜都谢天谢地了。我们办事拿钱天经地义,就像吃了要拉一样自然,根本不存在什么感恩戴德皇恩浩荡,我倒想看看他们不发钱给我们是什么下场——当然这些话现实之中是断然不敢说出口的。

所以一般小粉红很难装出这般心态,就算记住了话术也会在其它地方露出马脚。小粉红全是墙头草,在舆论场上风行草偃,他们要钱没钱,要枪没抢,要脑子也没脑子,我们对于他们无价值的忠诚是完全不屑一顾的,觉得他们是沐猴而冠,耻于与之为伍,大有一种“你也配姓赵”的鄙夷想法(虽然赵家人的马仔都能压我们一头)。

同时作为体制中人,又对体制内部的乱象有更深刻、更直观的认识,有时候想想这样腐朽没落的国家干脆垮了拉倒,但是又马上自私地想,真要有剧变最好等我死后再说,再不济至少让我老爹领完退休工资再垮台也行,否则老头子就只能我来养了。

普通军人真心没有任何油水,所以我们对于地方上的有钱人非常眼红的,仇富是普遍心态(友人语:“我们的枪能换钱,他们的钱能换枪吗?”),内心中非常希望高层发动一次新的政治运动把这些人清除干净的(很惭愧,实话实说而已),就像六四事件中的解放军战士开枪杀大学生毫不手软一样,也一定程度上被这种隐蔽的嫉妒心理驱使的。

我对党国本身的切身体验只是填不完的表格,开不完的会议,如履薄冰的政治审查,外加无聊的政治学习(现在又多了一个学习强国),所谓的铁拳貌似离我很远,每天最关心的是工资变化、转业名额、大病报销比例之类的鸡毛蒜皮。

觉得自己是一台巨大机器上的小小齿轮,一辈子也就这么回事了,只是希望小孩能好好念书。国外的生活似乎没有那么艰辛,每次听说熟人的孩子留在海外是有点羡慕的;嘴上说着中国凡所当有、应有尽有,但是有同事送来外国代购的保健品时,还是会本能地高兴。

体制给我打上的烙印几乎无法清除,比如近来的河南水灾让我异常心痛(尤其是那张张大嘴巴、抬头望天的年轻女子遗体的照片,他妈的,至少给她脸上盖块布吧),但是我脱口而出的解决方案又是要加强政府监管。在来(旧)品葱以前,只知道民主是一人一票,自由是万万不行的,模模糊糊地可以区分党、国和政府。现在学到了很多新知识,但总觉得不得要领。

总结起来,就是拧巴和扭曲吧。
34
分享 2021-07-25

40 个评论

感谢分享!简而言之就是为了利益给党国干活,但是对官僚和富人的压迫充满痛恨,人生目前只剩下苟活但是希望下一代有所突破。也许促使我们改变的终究是一个问题,那就是人应该如何活着
>> 感谢分享!简而言之就是为了利益给党国干活,但是对官僚和富人的压迫充满痛恨,人生目前只剩下苟活但...


是的,我们这样非黑非白的小人物应该不在少数,就算活明白了也来不及改变了,哈哈
党国应该不会突然改变,包子时代可能会延续到2035年。
俺做梦都想制定的政策。
把土地按照利用价值分级,接着按照军功大小,授予反共的勇士。
开枪反共的军人,每人至少400亩地。
只要不污染环境,拿来做什么都行。建工厂盖房子,或者卖掉,都可以的。
我知道对你和你这样的人来说,什么肉身翻墙的话语是不现实的,我祝愿你能多多看书多多思考,最终能找到内心的平静。
你的那些疑問在年初也曾困擾過我,甚至直到現在也在尋找答案。
要在作為留下來的人努力生活下去,苟到天光為止。
做好體制給你的都不是白食,總有一天會反噬你的覺悟。然後用體制給的特權去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間接幫助覺醒了的人,用鐵拳錘爆該死的粉紅和韭菜。在現在的環境裡,沒覺醒的基本不值得被拯救;他們受的大部分苦難都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結果,是他們應得的。這是自己親身經歷今年這波疫情得出的覺悟,但願他們此生無悔入華夏,來世再生中華家....噗噗!
要清楚明白自己生活在一個叢林法則的窪地裡,時不時要做出要么你死要么我亡的選擇;很多時候即使有違自己覺醒後的內心,但是依然要用支性對待問題,因為用支性解決問題在窪地裡有天然的優勢並且可以保護自己。最後自己不過是個逃不出去但攀附上體制的小人物,為求苟活只有成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才能避免被那些吃韭菜的馬基雅維利主義者啃食得蕩然無存。
以上是自己今年的成長感悟,希望對你有幫助。
大宋禁军总教头如果不被铁拳砸到家破人亡,也不会上梁山的。

大明炮兵部队不是无路可走,也不会投奔满清的。

所以,大部分中国人的底线在什么地方呢?在十年内我们就能看到答案。

我认为西藏人可能是第一个站起来的,维族人其次。
可以看看动漫,近年进击的巨人给我很多启发
>> 是的,我们这样非黑非白的小人物应该不在少数,就算活明白了也来不及改变了,哈哈
楼主倒是活的通透,我看着一点都不拧巴。
拿工资挣钱而已,面对反对者能抬枪一厘米,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军人能有反贼思想,这让我很惊讶。像你一样,熟谙体制运作,知道系统有多腐坏,有人性和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个人认为,对于中国的未来,比民小有用的多。没有必要为了你的纠结而痛苦。多看书学习,和别人交流,在正确的时候做出正确的抉择即可。
顺便问一下,你身边的人里反贼多么?
支持,仅仅说出自己的觉悟,已经比中国230万军人,120万武警的觉悟高了不知道多少。多么希望有一天,一个接一个的中国体制内人士能说出自己的觉悟:我不满——直至“我反对”。
如果你屬於體制內人士,請注意自己的個人身分信息,現在包仔檢查內部忠誠度越來越嚴了,家人朋友親身體驗
军人当中也有反贼?这个有意思了啊。
>> 军人当中也有反贼?这个有意思了啊。


滿清不就是新軍起義幹倒的
一點不奇怪吧
写得真好👍 这些年包帝给部队尤其基层涨薪很多了。据我所知部队上很多人最不满江湖(除了当年能拿出一麻袋钱买官那些),对习还相对拥护些。不知楼主怎么看的?
>> 我知道对你和你这样的人来说,什么肉身翻墙的话语是不现实的,我祝愿你能多多看书多多思考,最终能找...


谢谢
>> 写得真好👍 这些年包帝给部队尤其基层涨薪很多了。据我所知部队上很多人最不满江湖(除了当年能拿...


江上位时因为在军队里毫无根基,靠着贾廷安提拔了一堆河南籍军人,买官卖官的确是他们开的坏头,腐败横行。习上台之后,靠着被压制了近二十年的陕西势力,清理了以前的河南帮,清退了众多军队名下的资产,准备移交给地方政府,明面上的腐败少了很多,毕竟经济肃反人人过关,不过说到底也只是狗咬狗而已
>> 军人能有反贼思想,这让我很惊讶。像你一样,熟谙体制运作,知道系统有多腐坏,有人性和一定社会地位...


如果我这样的就叫反贼,那的确很多,不过也只敢在熟人面前表现出来:军队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人离职才能空出一个位置,手下的人个个虎视眈眈,做梦都盼着上司倒霉——所以我很惊讶外界对解放军的战斗力评价这么高,同僚之间不内耗都很难做到
共产党很讲政治教育的啊。军人不是多被洗脑洗得一楞一楞的吗?
满清的情况很不一样啊,满清军队被革命党严重渗透了啊。
但共产党你说被谁渗透?我觉得应该还不可能罢。OK这个话题不能细说了,细说就麻烦了。

>> 滿清不就是新軍起義幹倒的一點不奇怪吧
在现阶段,党、国、政府三位一体,永远不要讲有什么分别。不可能有分别的。
講白了,清末就是整個體制末期,社會天怒人怨,軍人也是社會來的當然最後也會趨於一致,,,,,,
只是這個過程,你要好好想一想........要有多慘多久?
如果結果是一定的...那,身在大陸就要小心安全提高警覺了~~~~~大災難頻率會拉高吧?
>> 講白了,清末就是整個體制末期,社會天怒人怨,軍人也是社會來的當然最後也會趨於一致,,,,,,只...


该来的逃不掉的
>> 你的那些疑問在年初也曾困擾過我,甚至直到現在也在尋找答案。要在作為留下來的人努力生活下去,苟到...


支持,消灭粉蛆!!不过怎么分辨粉蛆是个技术活
>> 江上位时因为在军队里毫无根基,靠着贾廷安提拔了一堆河南籍军人,买官卖官的确是他们开的坏头,腐败...


谢谢回复,祝安好
“每天最关心的是工资变化、转业名额、大病报销比例之类的鸡毛蒜皮。”

绝大多数普通人关心的就是这些东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军人相比其它职业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你有权利去追求“老婆孩子热炕头、柴米油盐酱醋茶”,也有权利选择平平淡淡的一生。但是,作为军人,你一定要明白这种自由/权利是不能建立在剥夺其他人自由/权利的基础之上。换句话说,如果你的老婆是用暴力(而非魅力)抢来的;如果你的孩子成了嘴上嚷着“我爸是李刚”的校园恶霸;如果你的炕头是用盘剥韭菜或是贪污腐化的金钱堆砌而成,那么,你在将来可能的民主革命浪潮中就有家破人亡的危险。

民主国家的军人捍卫的是全体公民的自由,而专制国家的军人捍卫的是少数权贵的自由。前者受人尊敬,后者被人唾弃。这是否能解开你感到“拧巴和扭曲”的原因呢?
>> 写得真好👍 这些年包帝给部队尤其基层涨薪很多了。据我所知部队上很多人最不满江湖(除了当年能拿...


先军政治搞起来
>> “每天最关心的是工资变化、转业名额、大病报销比例之类的鸡毛蒜皮。”绝大多数普通人关心的就是这些...


的确,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谢谢兄台回复
写的很好,活的透彻。拧巴在这个身份太正常了。日常接触的现役较少,退的和后代较多。总的来说越往高走越明白,但是也越身不由己。相反后代被洗粉的概率还略大。
粉红这么忠诚还被内部鄙视为无脑,确实需要加强监管。
真粉红也就只有混底层了,李毅 陈平 这样的算粉红不?
>> 粉红这么忠诚还被内部鄙视为无脑,确实需要加强监管。真粉红也就只有混底层了,李毅 陈平 这样的算...


小粉红都是墙头草,风行草偃而已:君不见胡温时代互联网上自由主义横行,那时候微博的有一句流行语叫做“围观改变中国”,同一批人,当年是自由派意见领袖的追随者,如今忠党爱国的红卫兵——他们要钱没钱,要枪没枪,要脑子也没脑子,他们的忠诚不值钱

李毅、陈平这种人应该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高手,尤其是胡锡进,狐狸尾巴经常露出来,搞点影射史学,倒是金灿荣还真说不好,我见过金本人一次,感觉他真的还挺相信自己在公开场合所说的鬼话的,相当意外,毕竟他的儿子都在美国
想什么都无所谓。

反正有总加速师在,他会好好指点你们的前进方向的。
年少无知时和军人谈过恋爱 前段时间对方来加我 看了一段时间我的朋友圈破口大骂我不知好歹,国家和我爸妈养我是白费了。劝我好自为之。感觉楼主这样清晰的人应该还是少数
感谢回答。不知答主是否看过一本中越战争(老山轮战期间)的小说《死亡地带》。内容相当真实,小说中的大人物和现实中人基本能对上号。书中的士兵和基层军官对制度无比不满,但是真要打仗,还是愿意为国献身。那场战争快过去40多年了,不知道现在的军人会不会和当年一样。
>> 感谢回答。不知答主是否看过一本中越战争(老山轮战期间)的小说《死亡地带》。内容相当真实,小说中...


我没有读过《死亡地带》,个人猜测可能比《高山上的花环》言辞更加尖锐。《刘亚洲战略文集》中的《老山作战应当立即停止》一文层主可能会感兴趣,总的来说现在的军人只会比文中提及的更变本加厉
//就像六四事件中的解放军战士开枪杀大学生毫不手软一样//


我還是要說一聲,屌你老母
十年前工作的单位(民营企业)有一个刚刚团级政委转业的领导,每天的工作就是盯些鸡毛蒜皮的事,抓一抓思想工作,然后最卖力的日常工作可能就是拍领导马屁和搞办公室内斗了……
>> //就像六四事件中的解放军战士开枪杀大学生毫不手软一样//我還是要說一聲,屌你老母

看到一层层下来表示理解的我也是不懂…
什么一般人也是关心这些,一般人以给杀人政权当帮凶为业吗?
这样的人,就和《平庸之恶》里面的eichmann一样,觉得自己就是打份工而已,没有错。ta唯一的优点,就是口齿比较清晰,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而已
>> 看到一层层下来表示理解的我也是不懂…什么一般人也是关心这些,一般人以当杀人政权当帮凶为业吗?这...


所以這國現在搞成這樣
>> //就像六四事件中的解放军战士开枪杀大学生毫不手软一样//我還是要說一聲,屌你老母

但愿他能将枪口抬高1cm
能够明白是拿钱干活就好。对于没有真正民意支持的政权而言其旗下所有的军队都只是雇佣军。千万别把自己当成是为了“大义”而不是挣钱生活而从军的就好。至少别去干不符合自己基本经济利益的事:比如为了二十万抚恤去“舍身炸碉堡”或者“舍身炸义军”就好,好好计算自己如果保住性命往后的几十年能有多少收入,别给共产党亏本打工——这是最基本的。
既然有军人出于自己的意愿来品葱,这里也对现政权旗下的军人说几点希冀:
1.不指望各位把一家老小的脑袋吊在裤腰带上和我们一起打响革命的第一枪,但是希望各位在形势明确或者说焦灼时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及时弃暗投明,不要给旧政权陪葬。就算做个袁世凯那样是在客观上推动了时代的进步。
2.请充分的尽可能的争取改善军人的福利待遇,特别是直接的实际的现在到手上经济待遇。不要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也不要所谓退役后才给的空头支票,就要现在当班时确确实实能够拿到手上的票子。对于改善现役军人经济收入这一点我们革命者和现役军人是共同支持的——在革命的初期给共产党造成经济压力,财政压力是促使其崩溃的第一步。我们希望看到军费大幅增长,共产党大量的财政收入被套在上面。所以,促使中共制度性的给现役军人每月增加哪怕一元钱的实际经济收入,也是大功一件!这一切的实现需要各位的努力,希望各位能够尽可能的利用其“合法”的规则与表述机会争取现役军人加薪目标的实现。自己部门加薪把财政加崩溃了好歹钱到了自己手上不是么?不先下手为强等其他声音大叫得欢部门把财政吃崩溃了亏的不是你自己么?所以啊,尽一切机会表述争取加速加薪。不要想什么一个小屁兵不可能有什么影响,只有不去做才不会有影响!蝴蝶也是能改变气象的。
3.最后要是真的加薪了,也希望各位军人能像这位一样明白实际收入的来源原理,不要一边做着雇佣军一边感谢习恩浩荡。这是你们做保镖做雇佣军的收入,不是习老板等什么人什么“主子”的赏赐。要明白军队的收入永远与革命者对政府的威胁成正比。加薪永远是因为“主子们”觉得有威胁感,不安感。共产党越不安你们的收入就越高!要是天下太平,那就只会有裁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