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家人被中共放水冲走失踪至今,仍呼吁不要发外媒

https://i.imgur.com/YQQILpb.jpg

https://i.imgur.com/6XcS3qc.jpg

https://i.imgur.com/7B9zTca.jpg

https://i.imgur.com/V4HAR4q.jpg
微博好心人的评论:
7-28 10:26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我们并不想追责,并不想被认为是刁民,可是我们非常想找到孩子。”这是@Jerrycui20110 最近一条微博的开头一句。

翻了翻微博她的微博,一共十来条,应该是这场大雨以后建立的账户,或者是以前只潜水不发言。微博上的内容都是寻找他的弟弟,一位14岁的男孩,说是在京广路隧道失踪了。

很多人她的微博下留言鼓励想办法,但也人在微博下对她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认为这是向外界在递刀子。而他们家属也是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说气话不接受外媒采访。

可是,她的弟弟在哪呢?心里很乱但是在网络上还要表现的很理智,做个受害者真的很难。#想找到京广路隧道失联的弟弟#

最后,祝她早日找到弟弟。
9
分享 2021-08-04

36 个评论

你的命怎么能比国家的面子重要?
早就找到了,尸体被别人误认领去火化了。
[left]
我不是对国家对政府有什么意见,我是对这个世界失去了信心

为什么你会对世界失去信心?是谁让你对世界失去信心?是你处心积虑维护的党和国家!正是因为有国才没有家![/left]
https://telegra.ph/file/98b0a013c83cbd665c27b.jpg
该!
旧新闻了,在京广路隧道溺亡了,最悲不过白发送黑发,痛心。至于刁民 外媒 递刀子什么的,私以为纯粹为了吸引眼球的策略,一个人悲痛后的言论,不要太在意。
这就是你姨说过的米拉瓦淆。受害者为什么还要维护匪匪呢?因为他们已经是降虏了。在降虏社会里,你去找外人来,那就是自动化身阶级敌人。就像她说的,外媒来一顿采访,给她登报,世界闻名了,但实际上他们拍拍屁股走人之后,后续的事情,就没有人帮她解决--而且是不但没有人帮她解决,还因为她让党和国家出丑,从上到下都会整她。最后落得个“名节不保,身命不存”的下场。到那个时候她就一定会后悔,哎呀我那个时候怎么这么傻,是我背叛了国家啊。我当时要是不背叛国家的话起码是有赔偿金,或者说不至于坐牢的。因为墙内很多匪受害者已经演出了这个剧本,所以基本上大家都不敢这么干了。核心原因当然是因为他们所处的社会是高度散沙化,本人不属于任何强自发组织。匪的解构组织就是这个地方最强的组织。实际上,受害者因为自身的困境,反而比没事人更加依赖匪生存。这就是降虏社会里S和M密不可分的秘诀。就像是我们从小到大都会听说的那种被丈夫打骂几十年的女人,你去劝她离婚的话,她八成是要骂你的,因为站在她的角度你的做法是这样的:好么,你伟大光荣正确反家暴了,然后我真的提出离婚了的话,我被男人砍死你负责吗?你不会。即使是我离婚成功了,你拍屁股走人之后,我家庭破碎财产损失,没法养孩子,你管么?你不会管。更不要说这些人本身在长年的高强度SM下思维已经严重扭曲,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接受所谓正常思维。而且大概率还有不少在恶劣环境下迸发的人性弱点和黑暗面,比如说嫉妒正常人的生活,仇恨正常人,希望别人也受苦等等(被老公家暴的女人其实经常是家暴儿女,对外撒泼那号的,这是一种减压手段)。正常人要取得这种女人的信任,让她听你的话回归正路,必须让她看到你和你的组织能减少她的后顾之忧,也就是说你要提供真实的资源给她,而不是打嘴炮--这就是基督教教会和ysl教会在洼地历史上大规模攻城略地的背景。

唐突试图拆散S和M是非常危险的举动--不明就里的外人如果介入了这种关系,是大概率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骂外国人没人攻击她,骂中国共产党,就啥也没保障了。中国人胆小,怕死。
评论翻车,博主已经号没了
https://i.imgur.com/R25vN3p.pnghttps://i.imgur.com/Sl6EF5c.pnghttps://i.imgur.com/lDFaibC.pnghttps://i.imgur.com/I4vJkHG.pnghttps://i.imgur.com/LbbHGlr.pnghttps://i.imgur.com/VITsjrr.pnghttps://i.imgur.com/1zJQKEl.png
其实呢,对于这类粉红发言,它们(粉红)是这样想的:“表面写‘不要发外媒’撇清关系,实际上知道这样反而会有人发外媒,到时候既发了外媒搞定了自家的美事又撇清了关系,还是根红苗正好粉红(照样考编制),美滋滋~”

所以,希望对于这类信息各位要发的话尽量进行“打码脱敏”,确保它们的实际问题不会得到解决。让它们明白既然“不想被发外媒”都就在墙内都不应该发。否则,就是故意让人转发外媒。

憋死它们。嘻嘻。
>>


想起了头两天那个患癌的粉红
这就是现在大陆的生存法则,如果不上来就表态爱国、反对境外势力,那做任何维权的事都会被污蔑是“境外势力操纵”然后就没了。
沒人想幫你,給我滾遠一點
如果鄭州720沒被外媒轉發,今天估計一個人都沒有死。
我覺得退一步來說好了
假設這位母親是不相信共產黨的
他考量的有沒有可能是他告訴外媒,不單沒有實質上的幫助
甚至引來國家機構前來刁難
本來愛搭不理,但起碼還會演一下幫忙找
告訴外媒後,直接變成連你自己都被監控
出個門就一堆武警上前盤問,被質疑是不是境外勢力
你覺得這個媽媽能怎麼選?
我想這種事情的本質根本不是給不給外媒遞刀子的問題
而是在中國,你有沒有選擇的問題
人家小孩都不見了,真心希望各位不要太刁難
李天豪老师曾经在节目里说过,意识形态什么都不是,所以什么都是,意识形态什么用都没有,所以无处不在,这是统治者的“终极护身符”。只要把意识形态搞起来,那么,被统治者会自己说服自己。
看看当今小粉红的种种怪诞行为,李老师真是所言不虚,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道出了中国两千年帝王心术的本质所在。
死得挺蹊跷的 骑得还是摩托车 淹水了不知道跑?还是因为年纪小舍不得车
>> 死得挺蹊跷的 骑得还是摩托车 淹水了不知道跑?还是因为年纪小舍不得车


水來得太急太快,當你看見有水,再跳下來跑時,已經來不及了
除非幸運就在靠近出入口位置,否則跑再快都逃不掉
明显是向外国敌对势力递刀子, 打着红旗反红旗。 利用死人污蔑威胁党和政府。
>> 我覺得退一步來說好了假設這位母親是不相信共產黨的他考量的有沒有可能是他告訴外媒,不單沒有實質上...


自家孩子都失踪死了 没有机构真正去处理。 还有什么需要顾及的?
怕递刀子,就不应该发在网上。 正确做法是在家等政府的消息。 在网上发寻人消息 就已经是不信任党和政府给敌对势力递刀子了。
这家人发在网上就是寄希望事情闹的越大越好 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心已经大大的坏了。 不忠于党 不信任党
--------------
无人知道无人理。全世界知道,才会最安全。 事情才会最快的被解决。
敲破地铁的窗户才有希望活下来。静默和恐惧的结局是死亡。
太搞笑了。她甚至忘了保护公民生命财产权是一个国家政府应付的责任。动不动就递刀真的搞笑。
想到一个例子
一个外国人的自行车丢了去报案  基本上都能神速地给你找到
一个韭菜的自行车丢了  哪怕天眼无数  这辈子都不会有人来理你
这 就是中国
>> 我覺得退一步來說好了假設這位母親是不相信共產黨的他考量的有沒有可能是他告訴外媒,不單沒有實質上...

可以“閉嘴” 畢竟“閉嘴也是善良的一種”。 但沒必要主動繼續舔
我不是对国家对政府有什么意见,我是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
……这个世界让你失去信心,是因为大家都不敢对政府有意见,所以才造就了一个让人失望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政府没有公信力,不需要公开信息,不需要对灾难负责,把人的命都当韭菜。
估计觉得发外媒也没啥用。。。。。。反而会遭遇社会主义铁拳制裁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所以那种无我、无私的人是很可怕的,他们甚至没有人的正常情感。
支人 絕大部分都有斯德哥爾摩綜合征
现在知道喊了,粉红的命也是命?
>> 想到一个例子一个外国人的自行车丢了去报案  基本上都能神速地给你找到一个韭菜的自行车丢了  哪...


搞個鄭毒直接全家祖宗十八代都給找到跟前..
>> 想起了头两天那个患癌的粉红


以前一直认为小粉红之所以是小粉红是因为没有挨铁拳的缘故,直到反咬方方的敲锣女出现后我才明白挨了铁拳的小粉红会究极进化成为粉蛆。
>> 以前一直认为小粉红之所以是小粉红是因为没有挨铁拳的缘故,直到反咬方方的敲锣女出现后我才明白挨了...


又蠢又壞,早死早超生
其实说句老实话,不请自来的帮忙永远都是多余的,人家没要你帮,你帮个头啊,就像我平日就很烦有人这种,比如去大卖场,老是凑过来一个人问我可以帮你嘛,我有嘴巴我需要帮我自己会说,谢谢了,我也知道比如有的老人家很烦上车人家就给让座,我身强力壮天天长跑10公里,我又没要你让,我站着我舒服,你离我远点吧
其實是在偷笑,弟弟死了,爸媽的遺產都是自己的了。
>> ……这个世界让你失去信心,是因为大家都不敢对政府有意见,所以才造就了一个让人失望的世界,在这个...


韭菜的世界 = 国家 政府
在哪個正常國度,當遇到災害有親人失蹤時,網上議論的重點是不要找外媒,家屬又要強調自己的求助行為不是為政府添煩添亂? 

其實遇到災禍,就算錯不在政府,家屬說句抱怨的話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在強國,可憐的家屬還要顧慮重重,自我規範,視不說一句氣話為「高標準」。這種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也是超乎常人想像。
找人是不可能的,粉红只能领取骨灰,而且还不能乱说话,家里死人了,自己多造三个孩子补充一下就行了。
爱国有代价,这类人不知道强国的铁拳,怎么说好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