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翻译】COVID-19 来源的非机密评估摘要

主要结论

调查委员会评估,SARS-CoV-2,即引起COVID-19的病毒,可能是通过不晚于2019年11月发生的初始小规模暴露而出现并感染人类,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出现第一个已知的COVID-19病例群。此外,调查委员会还在其他几个关键问题上达成了广泛的共识。我们判断该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大多数机构以较低的置信度认为,SARS-CoV-2可能不是基因工程产物;但是,有两个机构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做出任何一种评估。最后,调查委员会评估中国的官员在COVID-19最初的爆发出现之前并没有对该病毒有所预知。

然而,在审查了所有可用的情报报告和其他信息后,调查委员会对COVID-19最可能的来源仍然存在分歧。所有机构都认为以下两种假设都是合理的:与受感染动物的自然接触和与实验室有关的事件。

    [li]最初人们认为大流行病的首轮传播很可能是人类接触感染了SARS-CoV-2,或接近的原生病毒——这种病毒可能与SARS-CoV-2有99%以上的相似性——的动物引起的。这些分析家认为中国官员缺乏预知能力、自然暴露的众多载体和其他因素是重点因素。四个调查委员会部门和国家情报委员会认为这种说法具有较低的置信度。[/li][li]有一种可能性是SARS-CoV-2的首次人类感染很可能是实验室相关事件的结果,可能涉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动物处理或采样。这些分析家认为冠状病毒研究的内在风险性是主要因素。有一个调查委员会对此假说给与了中等置信度。[/li][li]在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调查委员会的三个部门的分析家仍然无法对任何一种解释达成一致,一些分析员倾向于自然来源,另一些则倾向于实验室来源,还有一些认为两种假设的可能性相同。[/li][li]分析观点的差异主要来自于各机构如何权衡情报报告和科学出版物,以及情报界和科学界对此解释的差异。[/li]


调查委员会判断他们将无法对COVID-19的起源提供更明确的解释,除非新的信息使他们能够确定最初与动物自然接触的具体途径,或者确定在COVID-19出现之前,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正在处理SARS-CoV-2或一个接近的原病毒。

    [li]调查委员会和全球科学界都缺乏临床样本或对最早的COVID-19病例的流行病学数据的完整理解。如果我们获得最早的病例信息,确定了最关键的暴露地点或职业,可能会改变我们对假说的评估。[/li]


要对COVID-19的来源作出结论性的评估,很可能需要中国的合作。然而,中国政府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拒绝分享信息并指责其他国家,包括美国。这些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政府自己对调查可能导致的结果的不确定性,以及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利用这一问题继续对中国施加政治压力的抵触。

https://www.dni.gov/files/ODNI/documents/assessments/Unclassified-Summary-of-Assessment-on-COVID-19-Origins.pdf


伊拉克第二轮核调查开启
5
分享 2021-08-31

3 个评论

要对COVID-19的来源作出结论性的评估,很可能需要中国的合作。然而,中国政府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拒绝分享信息并指责其他国家,包括美国。

死循环模式开启 ┑( ̄Д  ̄)┍
ollapse"> 不是生物武器,那中共军方应该没责任了,

“调查委员会评估中国的官员在COVID-19最初的爆发出现之前并没有对该病毒有所预知。”
官员都不知情,包子肯定更不知情,那什么掩盖,反应迟钝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我个人以我自己对党内的认知和我爷爷了解的一点点风声

我说下我自己的看法

这不是生物武器    是一个泄漏意外 在中共这个体制下被恶化为一场悲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31
  • 浏览: 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