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定律」:非暴力運動如何改變世界

本文轉載自BBC,原文連結:https://www.bbc.com/ukchina/trad/vert-fut-48720142

戴維·羅伯森(David Robson) 2019年6月23日

1986年,數百萬菲律賓人走上馬尼拉的街頭,以和平抗議與祈禱的方式發起人民力量運動。運動第四天,總統馬科斯(Marcos)的統治宣告結束。

2003年,格魯吉亞人民手拿鮮花包圍了議會大樓,在沒有流血衝突的玫瑰革命中推翻了總統謝瓦爾德納澤(Eduard Shevardnadze)。

今年早些時候,蘇丹和阿爾及利亞的總統在執政幾十年後,雙雙宣佈下台,而這些都是和平抵抗活動的功勞。

在這些事件中,普通民眾的和平抵抗戰勝了政治精英,實現了徹底的變革。

使用非暴力策略有很多道德方面的原因,但哈佛大學政治學家切諾韋思(Erica Chenoweth)的研究發現,和平抗議不僅是個道德的選擇,也是改變世界政治最有力的手段,而且比其他手段有效得多。

切諾韋思通過對20世紀數百場運動的研究發現,非暴力運動達到目標的可能性是暴力運動的兩倍。儘管影響因素有很多,但她發現,當有超過人口3.5%的民眾參與抗議時,就能帶來重大的政治變革。

反抗滅絶(Extinction Rebellion)的抗議活動就受到了切諾韋思的影響,發起者表示他們是受這項研究的啟發。那麼,切諾韋思是怎麼得出這些結論的呢?

當然,切諾韋思的研究,是建立在歷史上許多有影響力人物的哲學理念之上。主張廢除奴隸制的非裔美國人特魯斯(Sojourner Truth)、爭取投票權的安東尼(Susan B Anthony)、領導印度獨立的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還有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都曾就和平抗議的主張發表過令人信服的言論。

切諾韋思也承認,她在2000年代中期剛開始研究的時候,對非暴力手段在多數情況下比武裝衝突更有力的觀點持懷疑態度。當時她在科羅拉多大學讀博士,一直在研究是哪些因素導致了恐怖主義不斷上升。她被請去參加一個由國際非暴力衝突中心(ICNC)組織的學術研討會,這是一個非盈利的組織,總部設在華盛頓特區。研討中列舉了許多和平抗議帶來持久性政治變革的例子,很有說服力,其中就有菲律賓的人民力量運動。

切諾韋思也驚訝地發現,沒有人深入全面地比較過非暴力抗議和暴力抗議的成功率,只是選了些成功案例,來說明非暴力抗議的成效。她說:「有人認為非暴力抗議,是實現社會重大變革的有效手段,這一想法激發了我。」

她與ICNC的研究員斯蒂芬(Maria Stephan)合作,對從1900年到2006年期間的關於和平抵抗和社會運動的文獻進行了深入研究,隨後也與這一領域的其他專家共同分析了這些數據。他們主要分析的是以政變為目標的運動。如果是在運動高峰期一年以內實現了目標,並且成果是由運動直接促成,那麼運動就算是成功的,由外國軍隊介入而引起的政變則不能算數。如果運動中出現了爆炸、綁架、基礎設施損毀,或是其他人身傷害及財產損失,則被視為暴力運動。

切諾韋思說:「我們把非暴力的抵抗活動當成一種策略,用了一套非常嚴格的標凖來評測。」(在切諾韋思和斯蒂芬的研究中,印度的獨立運動就被排除在外。儘管抗議本身是重要的影響因素,但駐守印度的英國軍方被認為是運動的決定因素。)

研究共匯總了323起暴力及非暴力活動,最後出版成書,名為《和平抗議何以有效:非暴力衝突的策略邏輯》(Why Civil Resistance Works: The Strategic Logic of Nonviolent Conflict),相當震撼。

人多力量大

總體而言,非暴力運動的成功率是武裝運動的兩倍,有53%的非暴力運動導致了政治變革,而武裝運動則為26%。

這當中有一部分是人數原因。切諾韋思表示,非暴力運動可以召集到更多的人參加,參與人群更為廣泛,會嚴重擾亂正常的城市生活及社會運轉,因此更容易成功。

在研究的25起大規模運動中,有20起是非暴力運動,有14起取得了徹底的成功。非暴力的運動能吸引更多人來參加(20萬),是參加暴力運動人數(5萬)的4倍。

譬如,菲律賓反對馬科斯政權的人民力量運動在高峰時有200萬人參與,巴西1984年至1985年間的起義有100萬人參與,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鵝絨革命有50萬人參與。

切諾韋思說:「在集結力量對抗根深蒂固的政權或是官員時,人數是非常重要的,確實能夠形成重大挑戰和威脅。」非暴力的抗議似乎是最好的方法,能贏得最廣泛的支持。

如果能有3.5%的民眾積極參與其中,就一定會成功。

「如果一場運動在最高峰時能有3.5%的民眾參與,就沒有失敗的。」切諾韋思稱這個現象為「3.5%定律」。除了人民力量運動外,成功的還有20世紀80年代末愛沙尼亞的歌唱革命,以及2003年初格魯吉亞的玫瑰革命。

切諾韋思坦承,她最初也被研究結果嚇了一跳。但她現在有了充分的理由來說明,非暴力的抗議為何能夠獲得如此高的支持。顯而易見的一點是,暴力抗議會將痛惡流血,或是害怕流血衝突的人排除在外,而和平示威則佔據了道德的制高點。

切諾韋思指出,非暴力的抗議對身體方面的限制也比較少。罷工並不需要身強體健,但是暴力活動則主要依靠身體強壯的年輕人。雖然許多非暴力抗議的形式也包含極大風險,譬如中國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的做法。切諾韋思還認為,非暴力活動可以公開傳播,這意味著運動會傳播給廣大的民眾。而暴力活動需要武器供應,一般是更為隱秘的地下活動,可能很難廣達普通民眾。

因為贏得了民眾的廣泛支持,非暴力活動也更容易獲得警察和軍隊的支持——而這些人正是政府所需要依靠他們來維護秩序的。

在數百萬人參加的街頭和平抗議中,安全部隊的成員更有可能擔心家人或朋友也在人群中,所以他們無法鎮壓示威。切諾韋思說:「又或者當他們僅僅是看到參與的人數時,就會覺得大勢已去,並不想隨之傾覆。」

就具體所使用的方法,切諾韋思表示,發動大罷工「如果不是非暴力抵抗中有力的一個辦法,也可能是最有力的其中之一」。但罷工確實也會給個人造成損失,因為其他形式的抗議都可以是完全匿名的。她舉例說,在南非的種族隔離時期,黑人消費者拒絶購買白人老闆公司的產品,結果造成白人精英階層出現經濟危機,最終使得南非在90年代初結束了種族隔離。

切諾韋思說:「與武裝活動相比,非暴力抗議的參與方式更多,而且不會將人置於那麼危險的境地,在參與人數多的時候更明顯。非暴力抵抗的方法也很多,民眾比較容易找到直接參與的辦法,相互配合,最大限度地造成干擾。」

一個神奇的數字

這些都說得很籠統,雖然和平抗議的成功率是武裝衝突的兩倍,但仍有47%的概率是失敗。切諾韋思和斯蒂芬在書中寫道,失敗有時候是因為沒有得到足夠的支持力量來「瓦解對手的統治根基,並在受到打壓時仍然保持韌性」。但也有一些規模相對較大的非暴力抗議遭遇失敗,譬如20世紀50年代東德發生的反對共產黨的抗議活動,最多時有40萬人參加(約佔總人口的2%),但仍未能帶來變革。

切諾韋思的數據顯示,只有當參加非暴力抗議的人數達到總人口的3.5%時,才能成功,要達到這個比例絶非易事。這在英國相當要有230萬人參與(約合英國第二大城市伯明翰人口的兩倍),而在美國則需要1100萬人,比整個紐約市的人口還要多。

但事實仍然是,要想得到這麼多人的支持,非暴力運動是唯一可靠的途徑。

切諾韋思和斯蒂芬最初的研究在2011年首次發表,之後備受關注。印第安納州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研究和平抗議的錢德勒(Matthew Chandler)說:「她們在這方面的研究有極大的影響力。」

布拉姆森(Isabel Bramsen)目前正在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研究國際衝突問題,同樣認為切諾韋思和斯蒂芬的研究結果非常令人信服。她說:「非暴力手段比暴力的形式更有可能成功,這是該領域不爭的事實。」

至於「3.5%定律」,她表示,雖然3.5%相對只是少數,但如果有這麼多人參加,很可能表示有更多的人默認贊成。

研究人員現正在尋找導致運動成功或失敗的因素。布拉姆森和錢德勒都強調,抗議者們團結一致非常重要。

布拉姆森列舉了2011年巴林抗議失敗的例子。運動最初集結了許多抗議者,但內部很快分裂成相互競爭的派別。布拉姆森認為,分裂導致運動凝聚力喪失,至此這場運動沒能積聚起改變的動力。

切諾韋思目前開始關注美國的運動,譬如黑人的生命同樣重要運動,以及2017年的婦女遊行。反抗滅絶運動也受到了她的關注,這項運動最近因為瑞典環保少女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加入而風行。切諾韋思說:「他們在抗議許多人習以為常的事情,但運動本身相當縝密而且講求策略,非常了解如何開展非暴力的抵抗運動,並借此來教育民眾。」

切諾韋思希望歷史書能夠更加關注非暴力運動,而不是過多關注戰爭。她說:「我們所講述的歷史很多都著眼於武裝暴力,即使是一場徹底的災難也總要在其中找出勝利的成分,卻忽視了和平抗議的成功之處。」

「普通民眾一直都在進行非常英勇的活動,這些活動正在改變世界的方式,值得關注和頌揚。」

個人意見:通常一個團體或社會運動,會積極參與的人大概只有整體人數的10%,因此3.5%的人上街抗爭,代表背後有35%甚至更多的人,是支持抗爭的,而我認為,這也或許是為何獨裁政權會因此受到動搖的原因。

另外有鑑於從事非暴力抗爭的狀況下,個人力量更加弱小之故,因此參與者勢必得尋求和有著不同理念、但一樣反對政府暴政的其他團體合作,或至少容忍不同團體的參與,而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可能需要有各種觀點的團體參與這點,可能也是非暴力不合作運動能促進民主化的一個重要原因。
3
分享 2021-09-21

14 个评论

香港人出来游行的二百万人: ?

所谓非暴力抗议这套逻辑只适用于有人性的政权身上,面对朝鲜和西朝鲜这类没有底线的汙物时,结果只有在政权和粉红的嘲讽下死在监狱或沉默中,就算有3.5%人走出来透过使用绝食和自焚等自残式抗议手段时,政权和粉红也只会当猴戏般看,他们巴不得抗议的快点全死绝,带来的国际迴响,也只限于声音的迴响(最多就给你一块诺贝尔奖牌好了),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
所以在极权下鼓吹非暴力运动的,和维稳没有差别,因为这就是政权最想你反对派去消磨耐力和意志的行动方式
白左思路就是这么清奇,用玩弄数据的方法做所谓的研究,然后不同意他们的就都不懂科学。以这个人来说,拿一堆独裁程度不高的国家做例子,无视各种反例,估计她根本就没在独裁国家生活过。
>> 香港人出来游行的二百万人: ?所谓非暴力抗议这套逻辑只适用于有人性的政权身上,面对朝鲜和西朝鲜...


我一看也想講這個
香港抗議人數可能都達到人口的35%了吧
結果一樣被鎮壓
不说hk,hk没啥比较意义,因为诉求的真正对象不是掌控几百万人口的香港政府,而是十几亿人口的中央政府。

我觉得主要还是看对象,
缅甸的那几百万示威者,不论是各种大罢工,在缅甸军控区里面规模早就超出百分之三点五了,军方除了嘴炮说几句之后会“还政于民”和释放一部分政治犯以外,
并没有实质性让步,还在农村地区大搞清乡行动,抢劫,灭门,杀人放火乐此不疲。

硬生生把一个崇尚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民权政党给逼成革命党,不得不组织训练嫡系革命军,早知道在九十年代他们可是为贯彻和平斗争理念连88学生军这个唯一的嫡系合作武装都断掉关系的。

连昂山素季本人这个因为非暴力抵抗获得和平奖的民权领袖都在这次武装起义中,靠律师对外放话,抱有不反对的态度,

缅甸民众早就失去耐心了

目前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这套理论,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那就是一切斗争都是基于
“当权者会不会妥协全靠和平斗争的努力程度和聪明程度”

却没提供一个极端处境的解决方案,那就是示威者不论怎么抗议和斗争,执政者和下面官僚都不想妥协,也没有倒戈意愿,那该怎么办。

对于缅甸人来讲,他们改变的意愿是如此强烈,他们已经无法等待耗到下一代人了,那就只有借助暴力
现实是:

你个人用“非暴力”手段推翻不了哪怕一个落单城管,天安门学生用静坐换来的是坦克,香港市民用游行换来的是国安法。

支那的问题无法从世界其他国家的历史中找到解决方案,也别搞幸存者偏差来误导:犹太人为什么没有成功利用非暴力推翻纳粹?
按照3.5%定律那中国就没希望了,14亿×3.5%是4900万,请问什么事能让这么多人上街?

不发养老金?
>> 按照3.5%定律那中国就没希望了,14亿×3.5%是4900万,请问什么事能让这么多人上街?不...

所以结论就是目前中共还没烂到这个地步
不过可能在路上了
>> 所以结论就是目前中共还没烂到这个地步不过可能在路上了


中共是早就烂出天际了,但是3.5%这个肯定是不适用于支那人的。当年三年饥荒饿死的都远不止3.5%,加上反右文革,受牵连迫害的比35%都要多吧,你见今天有哪怕0.035%的站出来反抗?

部分城市金融爆雷引发的聚集事件与正文里的以推翻政权为目的抗议示威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东西,要饭的丐帮和起义军诉求根本就无法重叠。
>> 中共是早就烂出天际了,但是3.5%这个肯定是不适用于人的。当年三年饥荒饿死的都远不止3.5%,...

抱歉,我不是来听你发泄情感的~
>> 抱歉,我不是来听你发泄情感的~


你是来告诉我中共还没烂到需要被推翻的程度?
>> 你是来告诉我中共还没烂到需要被推翻的程度?

中共需不需要被推翻,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习近平说了不算,索罗斯说也不算。
只有百年后的历史说了算。
>> 中共需不需要被推翻,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习近平说了不算,索罗斯说也不算。只有百年后的历史...


你好歹加上句:“公民说了算”吧?底线无底限??

真是浓重墙内的味儿:“历史选择了共产党”,对于结局我们只配是看客。好久未见如此拉胯的逻辑,到此为止吧,好在拉黑功能恢复了。
>> 你好歹加上句:“公民说了算”吧?底线无底限??真是浓重墙内的味儿:“历史选择了共产党”,对于结...

彼此彼此。再次重申我每句发言都有我的目的,我不是来听人发泄情感的
这里要注意的是,现代的政府已经不再需要“血统”或是“神授”。
所谓的"政府",只是一群人的组织,和你我并无区别。

所以,有能力组织起大量的民众,也就几乎意味着有能力组建新的政府,无论对方是否同意。如果当前政府能够提供给军警的好处,新的组织也能提供,甚至新的理念更有吸引力。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当前的政府的选择,就只能是坐下谈判。这也就实现了所谓的"非暴力"胜利。

取胜的根本原因在于,革命者的"能力"已经超过了政府。而不应该幻想成人多导致政府心软,或是人多把政府骂怕了等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23
  • 浏览: 2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