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香港反贼的成魔之路

我是香港的九十后。初始的政治意识是「爱国不爱党」,那全因为六四。

我的中学每年都有六四大课,全校学生聚首礼堂,用两小时认识当年的来龙去脉。背后策划人是老师F,事发当年为本地大学生,那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但他化悲愤为力量,致力薪火相传,在我校建立了六四讲座的传统。年复一年,中共血腥暴力的形象深入我心。大是大非之下,根本没有辩论的余地。

虽然如此,那位老师是很爱国的。我中六的时候(相当于高三),他带我们去北京考察,那是政府资助的活动,本來是用來维稳的,旨在增进兩地人民感情。F用自己的方法「改良」,刻意让大伙乘绿皮火车北上,要求我们去别的车厢与中国乘客交谈,犹记得那是一位武汉男人。身为中学生,我只能问一些很幼稚的问题,例如高考难不难。

到埗后,我们分成几个小组出游,除了热门景点,还去了上访村,那里聚集了许多有怨无路诉、滞留当地的外省农民。我们很快被保安扣查,扰攘一轮才能离去。那是F刻意让我们感受中国的黑暗面,对于中学生的我非常震撼。现在只记得那是一条很阔的巷弄,具体位置无从稽考。

临近旅程尾声,一行人在酒店房间表达感受。我当时演说的大意是中国地大脉博,发展速度难免不如香港这个弹丸之地,应该耐心等待。表面指的是经济发展,其实暗寓政治,可见当时我对中共改革仍有期望。

但我摇摆不定,有时又会想它灭亡。我对中国历史有兴趣,了解到斗地主、反右和文革等史事后,对中共更加憎恶。二零零九年,网络传来「东明起义军」的流言,我一度欢喜雀跃,以为暴政即将覆灭。

当时香港最激进的政见是「爱国不爱党」,我亦反共不反华,相信中国人的愚昧系由独裁统治造成。只要中国有民主,前途便无可限量。我乐见别人批评中共,但反对他们贬低中国人和传统文化。

二千年代中期,大陆网民不断增加,我刻意跳出香港人的圈子接触他们,到访大陆论坛,玩游戏转去他们的伺服器。二零零五年,中国爆发反日风潮,群众四出破坏日系汽车、抢掠商铺。我收看电视转播,居然暗地叫好,犹如大陆愤青(还沒有粉红一词)。当中带有反叛心理,要从我学英文说起。

学英文一直是香港学生梦魂萦绕的事。九七年之后,全港中学分为英文中学与中文中学两类。前者的教材用英文,老师说英语(中文和中国历史除外),在中文中学上学自然更轻松。问题是,大学仍然采用英语教学。而且,升读大学的首要条件是公开试中英文合格,所以英文中学的学生升学率一般较高

我就读的是中文中学,却极力催谷学生英文,以免毕业生升学率太低影响校誉。其手段铺天盖地,例如要求老师在早会介绍英文歌,学生社团宣布要用英文,每班每年强制参加英诗朗诵比赛,迫我们订阅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早读只能看英文书等。除了中文与中史,其他科目统统沦为英文科的傀儡,例如科学课每周要默写实验室器具的英文名,音乐课则默写乐器名,本末倒置。

青春期的男孩最反叛,越叫我做,越不想做。我们的老师大多出身英文中学,我渐渐觉得他们是一帮假洋鬼子,正在以「救世主」的姿态向我们这些「蛮夷」「传福音」。假如我积极迎合,便间接承认自己低人一等。所以,我就是不愿调伏,学英文得过且过,不肯发奋。

在香港,英文水平是评定一个人的重要指标。我当时英文不好,自觉在学校是次等学生,在社会是次等人。为了给自己的身份定位寻求出路,我转而向传统文化靠拢,接受「中国人」的身份,不要做一个崇洋媚外的买办。为了令自己更像「中国人」,我尝试学习他们反日那一套,包括去日本的网络游戏发表愤青言论。讽刺地,我是看日本动画长大的。截至二零一三年,我还在幻想将来买车要光顾大陆牌子,大有支持「国货」之志。

然而,香港青年却与我渐行渐远。最受年轻人欢迎的高登讨论区(连登讨论区的前身)的舆论越来越激进。先是,他们在零八年四川地震后呼吁不要捐款,以免贪官中饱私囊,当时我已不高兴。二零一二年的「蝗虫」登报事件更是触怒了我,认为不能诋毁同胞。但他们变本加厉,竟然提出香港独立,又用「支那」取代旧有的「强国」来形容中国。强国旨在嘲弄中共及其喉舌,支那却在悔辱整个民族。我非常失望,单是浏览其言论已面红耳赤,体温飙升,一度罢上高登。

当时隐约知道陈云是港独的理论家,对他嗤之以鼻。他的脸书把姓氏拼为「Chin」,我尤其恶心,以为是港独份子标新立异的拼法。最记得一次在地铁月台排我前面的人的纸袋里装着《来生不做中国人》一书。我没有读过,但知道是恶名昭彰的反华书,心中不屑。

种种证据显示,我在二零一四年前是一名「大中华胶」,但同年的雨伞运动彻底改变了我。

所谓雨伞运动,源于泛民主派等人的「占领中环」行动,目标是向中共及港共施压,争取香港立法会与行政长官由全民普选,在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凌晨启动。港共爪牙发射催泪弹,用霰弹枪瞄准市民,激起群情,最终演变成占路瘫痪交通的不合作运动。示威者在马路扎营,与政府对峙。整场运动扰攘一季,延至十二月才落幕。

过去以为,香港上至富豪,下至草根,大部份人与我一样爱国不爱党,只是不敢大声疾呼。之所以有信心,是因为六四的记忆植根于老一辈,加上资讯自由,中共乃妖魔理应是常识。就此而论,香港主流意见应该支持占领运动。

结果,身边人的底牌逐一揭晓。先是外婆观看孩子被催泪烟薰到的新闻片段,隔空骂市民带子女示威。然后是父母响应中共代理人发起的穿蓝衫「撑警察」号召,又签名支持反占中。再来,粥铺的伙计讨论时事,嘲讽示威者在占领区被车撞活该,「仗义每多屠狗辈」的幻想破灭。还有医生联合登报反占中,使我知道学识丰富、英文流利的西医也会亲共,参加过「民主歌声献中华」的艺人如曾志伟、谭咏麟、成龙更是不在话下。

我初时还不死心,买一份《苹果日报》放在家中几案,希望家人多接触反共声音,他们却说《苹果》报道不实。嗣后,陆续发现父母两边家族几乎全是反动派。整场运动像照妖镜,将大家的政见显露无遗,而反共者才是少数。自我中学开始建立的世界观,土崩瓦解。从前,我用二元对立看政治:政府指使爪牙镇压革命,老百姓奋起反抗。殊不知革命的最大敌人原来是老百姓!当中不乏最穷最贱,政权下的受害人,但奴隶居然倒戈相向,为清兵助阵。

基于工作经验、新闻报道,与及对家人的观察,我发现反革命群众的特征包括:自卑、自私、懒怠、多疑、蠢钝。具体而言,就是读书少,见识浅,不思进取。相比养尊处优的权贵,我对愚昧无知的反革命百姓更加痛恨。后来,我在《共产党宣言》找到最适合他们的名字——「流氓无产阶级」。 「流氓」一词不尽不实,因为他们潜藏四周,不一定是黑社会地痞,更可能是和蔼可亲的小店阿姨、教会教友、公司同事乃至朝夕相对的家人朋友。重点是小人心态。

旧有世界观不合时宜,取而代之是一个时空交错的剧本。我感觉香港回到清末民初,中共是满清,少数醒觉者是革命党,多数人则是打扮成现代人的古代人,内涵与梳着清辫的百姓别无二致。他们混混噩噩,庸庸碌碌,却是可怕的反动势力。这一点,鲁迅也知道,留下名句「悲其不幸,怒其不争」。后句意思,从前不懂。伞运过后,惊觉《阿Q正传》和《药》离奇地切合香港情况。常说历史不断循环,亲身经历却别有一番滋味。如果一个地方民智不开,只会原地踏步,无限轮回:安定,腐败,革命,反革命,死人,新政,安定,腐败,革命……直到永远。而民主制度就是自发的定期循环,用投票和口诛笔伐取代流血冲突。

我了解到问题症结不是政权,而是人民。即使中共倒台,同样的百姓只会捧出另一个中共。十三亿人不能度尽,这群恶邻永远存在。有见及此,我「爱国不爱党」的立场开始动摇,转而重视「香港人」身份。 「支那」、「蝗虫」等词汇,我不跟着用,但见到别人用也不再抗拒。

不过,我没有马上脱胎为港独派。我的思想转变需要过度期。上述的「民国剧本」令我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前人未竟的「救国」遗志落在我辈肩上,这是大中华情意结的余绪。对中共的憎恶引起我对民国的好感,那是个传奇时代,学者不但中学根柢深厚,而且至少精通一门外语,例子有胡适、鲁迅、蔡元培。他们都是穿长衫的士大夫,却学贯中西,这成为我的新楷模。香港与中国的反动愚众则是我的反面教材,他们往往不谙外语,只能接收被中共过滤过的资讯,昧于世情。既然我耻于与他们为伍,更要恶补英语。就是这样,我冲破了学英语的心理枷锁

二零一五年一月,雨伞运动结束,高登讨论区出现一个名为「XXXX」的人,他不讳言自己来自大陆,与我们高谈政治。一个大陆人发现高登,申请到帐号,还能读懂粤语,绝对稀奇。虽然他反占中,但我仍然很有兴趣,请他私下通讯。用QQ聊了一周,得知他是江西的年轻商人。依我所见,他骨子里其实反共,对香港人恨铁不成钢,曾说革命党有铁一般的纪律,有安家费,会处决叛徒,不会在菜市场高喊反清。出于乡土情感,他对中国的黑暗面多所维护,但总体上通情达理,言之有物,不像高登人不学无术。

香港市民令我失望透顶,但中国翻墙出来的人不多,我不知道他们的看法。据说中国的天涯论坛很有名,于是托XXXX帮我申请帐号,开了一个帖子请大家问我香港问题,乘机讲解两伞运动。本来,我希望从中国人那边找到鼓励,修补以前「多数人反共」的世界观。

岂料,他们一来就纠正我不能说「中港关系」,要说「陆港关系」,否则两个地方便平起平坐。八成回复都针对我的港人身份而无理取闹,只有很少人支持伞运。结果,剩下最后一点「爱国不爱党」的意念亦消光殆尽,彻底成为本土派。
49
分享 2020-08-31

31 个评论

所以你現在的取向是?
>>所以你現在的取向是?


人家不是说了吗,本土派
樓住爲何用簡體字?
认识问题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恭喜题主认清了「支性」。
>>樓住爲何用簡體字?


我想也许是为了照顾一些大陆朋友们的阅读习惯吧?
现我看来,香港人最有用的抗争方式就是集体移民它乡,别看共产党天天叫嚣留岛不留人,共产党最怕的就是留岛不留人。今后在香港问题上,我也只会劝大家移民。
>>现我看来,香港人最有用的抗争方式就是集体移民它乡,别看共产党天天叫嚣留岛不留人,共产党最怕的就是留岛...


这要看情况,卡斯特罗刚上台真的是放任大家移民迈阿密的。
陳雲的Chin 是因為父親是馬來西亞華僑,用的拼音系統不同,沒記錯是耶魯式拼音方案。學了英文,至少能走難,已經功德無量。
你的經歷和遭遇以及最終的選擇是我們大中華派的損失,實在感到難過,錯不在你。國家的淪落、公民意識的缺失以及我們大中華派沒有做出應有的行動來抗爭暴政,希望巴打多多保重。
>>樓住爲何用簡體字?

為了照顧廣大大陸網友的習慣,是樓主尊重大家的意思。
看來的傘運的確是香港大中華派沒落的濫觴
奉勸貼主不要對支那人有一丁點的幻想
>>奉勸貼主不要對人有一丁點的幻想


绝望之后才有希望,当认定了神州陆沉,才能看到每一个中国大陆出来的反贼的时候,你的内心充满了喜悦。
>>看來的傘運的確是香港大中華派沒落的濫觴


傘運打破了好多人的幻想,和平理性非暴力對流氓政權沒半點用
你不抵抗甚至為警察撐傘遮雨,難道他們就會留手嗎?
那時候就應該清醒了,所謂一國兩制只不過是幌子,中共根本不打算搞西方民主那一套
谢谢香港朋友分享这么多, 想叫你一声手足,不过自己只是一个匿名打口炮的反贼,未够资格使用这个称呼。
我对香港的立场是:专制的共产党在道德和道义上根本没资格统治香港,因为香港有(或者说曾经有)相当的自由,基本的三权分立,独立而公正的司法,这些制度是英国人建立、留下,香港人没有民主却是自由的,而七十年了共党却不曾让它统治下的大陆人民拥有同样的自由和权利;如果只有独立才能让香港完全自由,真正走向民主的话,我支持你们。
訊息流通是共黨大敵.  國內高層精英們愛外國, 中低下階層愛中國
大陸的自由派民主派、支持香港的人數量并不少。只是現在無法發出自己的聲音——當然有很隱晦的發聲衝塔的,而且有大量拿錢辦事的五毛七毛二毛作妖控評,這個小粉紅的數字還得再低一點。想當初百度貼吧和很多論壇就是因爲自由派的存在使得他們興旺,情況并沒有想象中的糟糕。

另外大陸特別是廣東福建這邊說客家話的非常之多(客家話和粵語極其相似)。再加上互聯網在廣東是比較普及的,可以網上自學粵語和粵語的書面語言——會説會寫粵語并不奇怪。
>>大陸的自由派民主派、支持香港的人數量并不少。只是現在無法發出自己的聲音——當然有很隱晦的發聲衝塔的,...

當年孟馳大佐跟孤煙女佐也是[民主憤青],再看看現在的轉變,可以當作是一個參考
感谢你分享这么多自己的心路历程 我一直觉得共党独裁 分化人民 组织群众斗群众 其实就是因为大家互相不理解对方 大陆的人其实一直属于hk发生了什么 香港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都不了解。你写了这么多 让我知道了一些之前一直疑惑的事情 多谢分享。
感谢分享宝贵经验
现在中国就尼玛大清

国内全面内卷化,上层彻底剥夺底层民间资源

底层人民没有任何意识,浑浑噩噩度日,永远活在他们自己的那个混沌、封闭而且没有自由的世界里面,每一天都在重复着吃人。

这国家没救了

赶紧逃命
客家话和粤语相差甚远。是两个语言系统,个别词汇上可能有雷同的地方。但整个语言我认为还是很不一样的。如果没有刻意学习的话,只会一种语言是不能听懂另一种语言的。
>> 大陸的自由派民主派、支持香港的人數量并不少。只是現在無法發出自己的聲音——當然有很隱晦的發聲衝...
香港被英国人统治了那么多年,中共只不过统治了20多年,香港就能沦落成这样了?就能变得如此亲共了?
我非常不理解。
你们整天说的所谓支性,无非是中国人不上街而已,但鸡蛋是没办法碰石头的,香港人现在不也差不多。
>> 这要看情况,卡斯特罗刚上台真的是放任大家移民迈阿密的。


前提是「钱留下!」
>> 香港被英国人统治了那么多年,中共只不过统治了20多年,香港就能沦落成这样了?就能变得如此亲共了...


当年不就是现在民主派那班大中华胶曲解民意「维持现状」为「民主回归」才令香港成为共匪沦陷区吧!
>> 傘運打破了好多人的幻想,和平理性非暴力對流氓政權沒半點用你不抵抗甚至為警察撐傘遮雨,難道他們就...


北京奥运是国际及香港对中共好感最多的时期;2014年后是加速期,直至2019后开动文革模式,资金开始流走,香港由英国留下的一个国际都会变回满清的一个小渔村。
樓主中文很好,文長必須讚。我的心路歷程跟樓主剛好相反,因為小時候英文學習沒甚麼難度,一直接觸都是雙方面的資訊,也感受到了這個在社會和學校方面的優勢。

小時候的歷史書就很強調香港是個中外文化共存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學習到coexistence這個詞,當時我覺得這是如此理所當然之事。愛國?畢竟香港全是不愛國的人的後代,或者說無法再愛國的人的後代。

然後長大開始出來工作,可能因為工作性質涉及很多人的切身利益,經歷了很多人性的真實面,越發覺得愛國好,愛港好,都不值得。我還記得當年一個愛爾蘭人跟我說自己是Irish,我的腦子裏只有喔是英國人啊,就是English了。這就是我們小學在用的教科書。去哪裡都一樣吧。不如埋首當港豬。畢竟即使獨了,這些人仍然存在,要為他們付出甚麼呢,值得嗎。畢竟香港最基層的人都可以出去旅行,又不會餓死人,難道不比這世界很多地方要好。

如果不是出現了武肺這事,我應該也不會在品蔥出現。事實證明了,原來差是可能無下限,並且局勢隨時再變。五十年已經提早到期了,整個國家整個世界一起在加速,大時代選中了自己,也只能作出抉擇了。
>> 前提是「钱留下!」


不动产留下,细软跑。
>> 你们整天说的所谓支性,无非是中国人不上街而已,但鸡蛋是没办法碰石头的,香港人现在不也差不多。 ...


别意淫你白日梦里的支那人了,睁开眼看看你身边有多少身患爱支病的支那贱畜吧。
逢坂 🤬不友善用户
如果你是理組的,絕對會變成英文優先的人。反而中文變得不好了,因為習慣平常使用英文,並且比較便利。

我能理解你為什麼不能完全支持獨派,在我看來獨派的牌少家底空。就是所謂的「沒實力在那裡大小聲」。

我雖然支持五大訴求,但是我也覺得黃絲太過幻想了。畢竟從一開始就是在向強權訴求不可能的事情。或許是拒絕妥協把整個運動變成極端化,立場也是非黑即白。

另外一點是影響臺灣政治,這個我就先不談了。

舉個例子香港「公安」很黑,但是那些自殺事件能扯到家長都被替換這樣的陰謀論,我實在很難隨著起舞。我覺得這樣發言讓人看起來很蠢,結果就被某些人圍攻。這是我一個負面感官來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