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个妈都不行了呗

作者:十里维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本所立川】
  

  小明的妈妈于昨凌晨五点三十五分去世,我刚得知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十分震惊,在我的印象中小明的妈妈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而前几日我在街上也偶遇过小明的妈妈,那时的她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正常。
  震惊过后,我赶紧去电慰问了一下小明,作为他的至交好友,在他妈妈去世的时候,给他打一个电话,也是我作为好兄弟的本分。
  电话之中我也自然的问及他妈妈去世的原因,对此他却表现的非常讳莫如深,仿佛生怕我知道了以后能发生什么极度不好的事情,而小明也是略带歉意的告诉我,让我不要深究他妈妈的死因,在他们那条街,这种向别的街道透露这种类似事情的话,就是在给别的街道递刀子。
  之前我就听说他们那条街道,有一个五十年代出生长的像卡通人物的主,得了癔病,消息不幸的被别的街道所得知,整个街道就慌作一团,仿佛那条街的人第二天就看不见明天升起的太阳了一样。
  而后来有泄露癔病秘密的嫌疑的那些人,都被街道办抓去点了天灯。
  小明在电话中也希望我可以帮助他料理他妈妈的后事,本来作为情同水火的至交好兄弟的我应该去帮忙,可是一想到要去小明所居住的离谱街道,我心里就犯嘀咕,而且根据他们那条街的习惯法,只要户口在那条街,就必须埋在那条街,否则就是数典忘祖,事后必然要被他们街道的史书狠狠的记上一笔。
  对此,我也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小明,不要理会那条街道的荒诞到离谱的习惯法,就算你违背了那又能如何。
  小明对此却表现的异常决绝,说什么一定要埋在哪里,不然就是忘记祖宗,一个人要是不爱他所在的街道,那还是人吗!
  不过依照我对他的了解,原因肯定没有他说的那么大义凛然。
  然后小明看他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依旧不为所动,干脆就直接开始呜咽,,告诉我,他只有我一个朋友了,你要是不来,我就得自己一个人扛着我妈妈的尸体去下葬。
  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帮他妈妈主持丧事,当然并不是因为我相信了他的鬼话,而是我成功的被他给道德绑架了。
  果不其然,等我去了他妈妈的灵堂之后,里三层外三次全是亲戚,而小明端坐在门口咧个大嘴收礼钱。
  “哟,这不是二舅吗,您受累,来参加我妈的葬礼,诶哟,真不用,真不用,您人来就行了,好吧好吧,那我就替我妈收下了,谢谢二舅欸,您里边请。”。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他努力的用一张如丧考妣的脸,在礼册上无比端正的用正楷写上,“张**,伍佰圆。”
  见他如此生意兴隆,我也懒得去打扰,只想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就离开。哪成想,小明一见到我,就直接拉住我不放。看着他满面红光的精神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转发孟大佐的微博,抽中了HUAWEI P1000。
  小明一见到我就努力的挤出一副悲伤的表情,然后用十分低沉的声音给我说:“他最亲近的人都一千两千的给随份子,关系一般的都五百六百的,哪怕是关系再疏远的都来给了二三百,他们可真是我小明家一辈子的好**啊。”。
  我也属实受不了他阴阳怪气的劲儿,看在我与他往日至交好友情谊的份上,就从兜里掏出100越南盾递给他。
  小明也没见过这是啥钱啊,我告诉他这是阿根廷比索,一比索等于五十美刀。
  小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直夸我不亏是他的best friend,那出手就是阔。
  然后我急匆匆的就向小明告别,小明看样子也没打算留我,嘱咐我路上注意安全以后,就去招待别的亲朋好友了。
  我本来以为事已至此,应该就没事了,结果才过了两天,到小明妈妈该入土为安的时候,小明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妈妈死不成了,不仅死不成了,而且现在正在被全街道的人口诛笔伐。
  我听罢也是深感诧异,怎么还能有这种事情,然后小明跟上次一样,又在电话那头痛哭起来,只不过这次,我感觉他应该是真哭。
  架不住至交好友如此伤心,我只好又去帮忙。
  去了之后,小明边哭边给我说明原因,原来啊,就在他妈妈下葬的前一刻,有一个据说是小明妈妈的三年级的小学同学,向他们街道办透露,小明的妈妈在三年级念书期间,曾经偷过他的一个同学的铅笔。
  街道办一看事关重大,一个道德有如此瑕疵的人,一般是不配埋在他们那条街的,然后就立马出动500个红袖标把小明妈妈从土坑里拉了上来。
  接下来就是一帮自称小明妈妈旧友的人疯狂爆料,说小明妈妈在小学念书的时候不仅偷过铅笔,四年级还偷过橡皮,初中的时候抄过邻座的作业,高中的时候居然还早恋。
  这些罪行,在正常人看来是非常无关痛痒的,但是放在那条街道就是十分罪大恶极了。
  而小明的那些亲朋好友在得知小明的妈妈是如此道德沦丧的一个人之后,都来收回前两天给小明的礼钱。
  小明不情不愿的把钱给还回去以后,哭的更伤心了。
  看他如此可怜,我只好出言宽慰:“那一百阿根廷比索你拿去随便花吧。”。
  小明听完之后,顿时感激极了,说果然只有我才是他最好的朋友。
  我完事也劝他说要不不埋在你们这了,换个地方埋吧。
  小明却斩钉截铁的告诉我,做人还是要有底线,不能数典忘祖,我相信街道办会给我妈妈平冤昭雪的。
  看他如此正气凛然,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祝他妈妈早日入土为安。
  现在我大约已经有半年没有听过小明的消息了,不过据说,小明的妈妈的尸体,现在还停在他家客厅,没有入土。
8
分享 2021-10-16

7 个评论

小明想明白了:街道辦在下大棋 犧牲我媽一人 將來就會幸福我們街道的所有人,做我們街道人就要有大局觀。街道辦主任的本意是好的 只是下面的辦事員念歪了經。 其實也不該怪辦事的,他們也只是聽從上面命令。什麽?你要我上訪游行抗議?我媽遺體都沒入土呢,我還操心那個? 我看你日子過的安安穩穩挺好的 還有閑心管這個幹嘛?
这篇文章居然能在微信正常发出来?
墙内言论氛围起码倒退五年(赞许)
>> 这篇文章居然能在微信正常发出来?墙内言论氛围起码倒退五年(赞许)


其实微信上阴阳怪气的公众号挺多的,我一直关注中国数字时代的网站,他们有时候转发一些公众号上阴阳怪气的文章然后我就会去微信上关注
>> 其实微信上阴阳怪气的公众号挺多的,我一直关注中国数字时代的网站,他们有时候转发一些公众号上阴阳...

大概等那个媒体新规落地以后,都会被处决
>> 这篇文章居然能在微信正常发出来?墙内言论氛围起码倒退五年(赞许)


晶哥没业绩需求的时候懒得管罢了
>> 这篇文章居然能在微信正常发出来?墙内言论氛围起码倒退五年(赞许)

其实这公众号被封若干次,每隔十天半个月又建了个新的。
>> 其实这公众号被封若干次,每隔十天半个月又建了个新的。


半年封三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窗外面安静的 像诗里面的段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22
  • 浏览: 4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