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事实厘清:中国的反贼数量远超过“粉红”。

首先说一个观点:用微信朋友圈来计算反贼数量是很可笑的。那本身就是中共的监控工具,不说他反不反吧,用微信这个工具进行政见交流是不太明智的。甚至用推特中文圈估算也不准确,因为你也知道,有可能你看到的100个,100万个粉红,都是中共的水军。

同样的,估算反贼数量,也不应该从“你朋友圈同学群有多少粉红&反贼”“你看见多少粉红&反贼”估算,因为由于阶层原因,你看见的族群可能不具备代表意义。你可以说你身边大部分都是粉红,我也可以说我身边大部分都是反贼。

具有普遍意义估算标准是从维稳费开支,监管力度,摄像头数量来估算。掌握反贼&粉红真实数字的是中共本身,中共是根据他掌握的数字进行维稳费预算的。
如果维稳费开支及监管力度维持不变或逐年下降,就说明粉红数量逐年超过反贼,政府不需要加强监管和维稳。
如果反过来维稳费及管控力度逐年上升,则说明反贼数量超过粉红,反抗力度一年比一年更大,因此需要更多的投入来应付这些反抗。

如果你掌握数字,你也可以看到中国每年有多少人因为异见而进入监狱,因为反抗中共而被捕的人数也是逐年呈爆炸指数上升的
当然,这些大数据你看不见,所以你只能根据身边的人的反应来推断,可是身边的人首先不具备普遍意义,其次,你怎么知道身边的人是不是在表演呢?比如身在品葱的你,在微信上的“人设”是不是一个优秀党员?

普通人估算反贼数量,只需要看监控手段是越来越严,还是越来越松。
文革时期你也许可以说粉红数量是越来越多的,因为政府对人的监控比较松,公检法都砸烂了,没什么维稳费。当时的人不反政府,只反身边的仇人。
现在呢?如果粉红一年比一年多,那维稳费和宣传费应该一年比一年减少才对,言论自由程度也应该越来越自由,可是现实似乎恰恰相反。如今中国人的言论自由程度已经低于文革,文革尚且可以贴大字报打倒地方政府,打倒国家主席,只要你不打倒皇帝毛主席,你可以在大字报上打倒任何人。
可是如今的中国人是没有这个自由的,哪怕你只是在朋友骂几个黑皮是狗,你就寻衅滋事要去坐牢了。假如在文革时期,你不但可以骂警察是狗,还可以在他的狗头上踏上一万只脚。
当然,文革粉红比反贼多是因为反贼在之前的历次运动中已经被杀光了,而且当时理论上处于“无政府状态”,所以恨政府的不那么多。关于文革可以写很多,这里不做赘述。



许多人喜欢宣扬一个观点:中国人大部分都是粉红,都爱党爱国,与党与国不能分割,反贼只是少数。
假如这个结论成立,那中共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维稳费来对付这些爱国的民众呢?
假如反贼只是一小撮,为什么中共对付这一小撮需要付出比军费更高的代价呢?难道这一小撮反贼,比美军还厉害吗?
假如中国人都是粉红,那中共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外宣费用,雇佣那么多秘密警察呢?
在《从中国的维稳费看中国的“反贼数量”。中共最大敌人是中国民众》一文中已经介绍了中共的维稳费常年超过军费的事实。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6431

算了, 有人要数据,那我再贴一下吧。

据自由亚洲RFA报道:
中国的“维稳费”自2009年首次超越军费以来,连续十年保持10%的速度增加
2019年,中共维稳费高达1.4万亿人民币,以中国有14亿人来算,平摊到每个人头上的维稳费是1000元。

中国今年“维稳经费”再度曝光。香港《苹果日报》3月11日发表的署名文章,引述广东《21世纪经济报道》稍早前引述官方发行的俗称“图解‘国家账本’”的数据,今年的公共安全支出预算占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5.9%。如果按这个比例以及235244亿元的基数计算,中国的公共安全支出的预算高达13879亿元,比军费还高,2019年中国军费开支是11900亿元。

维稳费用在中国官方文件中被称为“公共安全支出”。早在2009年,中国的“维稳经费”为5140亿元,而国防预算支出为4807亿元。中国财政部在2012年财政预算案中称,公共安全支出1880亿元,增长10.9%,主要用于“完善政法经费保障机制, 提高基层政法部门的服务能力。”2013年,财政预算案正文并未提到近8000亿元的维稳经费,但在该报告的附表“公共安全”一栏,列出 “2013年预算数为7690.80亿元”,增长 10.8%。与今年1.39万亿元相比,五年维稳费用增加近一倍

长期受到维稳人员限制自由的南京异议人士邵明亮,本周四(14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今年的维稳预算达1.39万亿元人民币,表明中国官民冲突事件不断,社会矛盾日趋激烈:“维稳费1.3万亿高于军费,而且限制逐年增加,他们恐惧,说明国内的矛盾将异常的尖锐,异常之激烈。中国人反抗,各类群体事件,现在是风起云涌,暗潮涌动。”


2020年的数据仍未公布,按照中共维稳经费每年10%的增速计算,2020年的维稳费约为1.5万亿人民币。但也有学者认为数据要高于这个数字。


参考一组最新数据,据报导,2020年中央部门预算集中对外公布,102个中央部门过紧日子,2020年财政拨款纷纷减少一半,即便是疫情当前,国家卫健委2020年预算减少58亿多,外界最为关注的“三公”经费,也普遍出现大砍50%以上。不过,公安部三公预算,却是在此次部委公布预算方案中,罕见的大幅增加开支的部委,而且增幅高达320%。



高额的维稳费与中国每年发生的“群体性事件”有关。据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推算,2010年的群体性事件至少18万起。从维稳费与群体性事件的比例参考,2020年的群体性事件至少30万起。


可以看到,中国国内反贼对中共的压力是强于美军的

此外,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摄像头,2018年,中国约有2亿个公共摄像头,而到了2021年,这一数字已经到了5.4亿。
以下内容引自BBC报道
天网
幸福大街只是监控摄像头在中国快速增长的缩影。2018年,中国有约2亿个监控摄像头,而这个数字在2021年预计将达到5.6亿,即约每2.4个公民对应一个摄像头。仅中国的摄像头就将占到全世界的一半。
它们中的大部分属于中国当局推行的“天网”工程的一部分。《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去年的一份报道说,警方可以通过摄像头拍下所有人的图像,并在系统中通过人脸识别将人脸与多项资料匹配起来,包括车牌、电话号码和社交媒体信息。批评人士认为政府充分使用这个监控网络监视异议人士与制止抗议活动。


假如中国人普遍爱国,为什么中共需要这么多摄像头监控人民呢?

此外,中共拥有世界上最严酷的网络监控,以及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文字狱。
倘若粉红那么多,为什么还需要那么多的审核员呢?

美国人的爱国热情很高涨,但美国人是自发的。
中国人的“爱国”,只不过是被逼的,是一种表演。

你之所以会在网络上看到那么多的脑残粉红,不过是中共的宣传罢了。
禁止人民自由使用互联网,同时派宣传员进行宣传,很容易让你产生中国人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感觉。

早在2016年,中共就每年花100亿美元进行外宣,而随着习近平的倒行逆施,这一费用的支出越来越高。
据估算,到了2021年左右,外宣费已经高达数千亿美元

假如中国人都是自干五,中共有什么必要修建防火墙,有什么必要圈养世界上最庞大的网络水军呢?

此外,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国人有一种奴性或者“支”性,是不懂得反抗的民族。
这种说法是对抗争者的污蔑。

中国从不缺乏敢于反抗的人,有89一代,有秦永敏,魏京生……也有圣人刘晓波。
甚至有衣食无缺的任志强,蔡霞,郝海东仅仅出于道义就站出来反共,而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虽然他们大都被中共政府污名化,但他们的德行远高于那些与中共媾和的国际企业。


前面已经说过了,中国抗争者给中共带来的压力大于美军。
在8964事件中,中国人的反抗力度不弱于东德,苏联的抗争者,甚至勇于用肉身去挡坦克。
中共这个政权本该早已消失,然而由于资本世界对中共的纵容,让中共再次获得了外部输血支持下来了。
在90年代,欧美决定牺牲中国人的自由,解放东欧人的自由。

在前文已经提到,从2010年起,中共每年的群体性事件就已经以指数级别上涨,2010发生18万起。2020年约为30万起。

中国就好像是一座监狱,所有出生在中国的人一出生就是囚犯。
你不能因为监狱的人迫于武力屈从就看作犯人都热爱监狱。
假如那么热爱,就不会有那么多中国人偷渡出来了。

总结:
目前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反政府力量,以至于需要动用世界上最昂贵的维稳费才能勉强镇压下来。
你之所以看到那么多粉红言论,是因为中共封杀了所有的声音,用巨额的宣传费进行宣传。

写这个文章的不是为了跟中共的外宣吵架,或者向墙外某些有意无意被中共蒙蔽的人普及常识。

只是想要告诉那些墙内翻墙的“反贼”人士:你们并不孤单,不要放弃也不用自惭形秽。
实际上中国到处都是“反贼”,中共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因此中共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他们很慌。

我知道墙内的反贼很辛苦,也许你们只能浏览,不能留言,但你们的坚持必将得到回报。
加油,各位反共同仁
20
分享 2021-10-23

111 个评论

宣传中国人和中共是一体的,中国人奴性深重,不值得拯救的观点是可笑的。
从过去100年看,中国人反抗皇帝,成功颠覆政府的频率还是挺高的。
虽然获得了全球资本支持的中共政府颠覆难度比之前的政府高,但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因为中共的腐朽已经到了救不起的地步。
随着中共经济的崩溃,中共维持越来越高的维稳费和外宣费将会越来越困难。
繼續常識有問題!文章吹噓不及科學證據!

按照正常的社會學和心理學對於社會的研究分析:

https://blog.hubspot.com/sales/the-psychology-of-choice

差不多可以肯定無論極權社會和正常社會,大部分的政治取向是呈現常態分佈:normal distribution

事實就是無論小粉紅和反賊根本各自佔的比率不超過20%,甚至連10%都沒有!

所謂粉紅成為主流,純粹是偽造和選擇性放大!

社會大部分人多數是沒有意見,沒有特別取態,保持現狀,或甚至隨眾行為!

這差不多解釋了大部分極權社會的隋性和為什麼極權社會大部分人會口是心非的主要原因!

所以你那個總結差不多就是廉價心靈雞湯的程度!
>> 宣传中国人和中共是一体的,中国人奴性深重,不值得拯救的观点是可笑的。从过去100年看,中国人反...

反抗皇帝,成功颠覆政府?結果呢?新的皇帝上任!
颠覆政府!更結果是更極權來臨!

由陳勝吳廣開始直到現在,這種鬧劇仍然上演多少次?

這種沒有深層的反省,沒有對自己罪惡的壓惡,對過去的反感,仍然一日到黑繼續阿Q心靈雞湯,純粹為下一個中國共產黨候選人做準備!
据我佬观察,现在很多高级反贼已经反串粉红了,所谓的用魔法打败魔法。
反贼比粉红多我认为不可能,因为反贼是至少能说出"sir, this way"的群体

我认为多数中国人对体制有怨言,但他们仍旧相信没有共产党就会被列强欺压之类的垃圾。
>> 繼續常識有問題!文章吹噓不及科學證據!按照正常的社會學和心理學對於社會的研究分析:https:...


首先中国不是正常社会,其次,如果不到10%,为什么需要每年1.5万亿的维稳费和那么多的摄像头呢?如果反贼数量那么少,为什么还要雇佣网评员建立防火墙呢?这不是根本的逻辑错误么?
>> 反贼比粉红多我认为不可能,因为反贼是至少能说出"sir, this way"的群体,而大多数对...


那你觉得中共的维稳费和外宣费都没必要花咯?哪个正常政府需要这么高的维稳费,这么强的网络监控的?
中共的網絡監控的確到了荒誕的地步。就像幾位網友說的那樣,假如真的有那麼多人民信任中共那中共是沒有必要花錢建防火牆買攝像頭雇用網軍的。
其實中國的抗爭者不必心急,時間是站在你們一邊的啦。
>> 那你觉得中共的维稳费和外宣费都没必要花咯?哪个正常政府需要这么高的维稳费,这么强的网络监控的?...


当然有必要,维稳是维持他政权的唯一手段,只是对他政权造成威胁的是反贼还是愚民对他来说没有分别。
高度怀疑说国人奴性深重,不值得被拯救的理论是出自于维稳水军的。

理由很简单,分化群众,转移憎恨目标,把恨土狗连同老百姓一起捆绑销售。

就现在这社会,满马路看看行人的面孔,有多少不是皱着眉头走路的。

看看互联网上含沙射影的骂共产党的,有多少点赞的。

在消息如此闭塞的条件下,和扭曲历史教育的体系内,你不可能要求人人像反贼一样清醒的头脑。

在没有普世价值和同理心的社会里,洗脑已经是常态,难道不值得被拯救么。
>> 当然有必要,维稳是维持他政权的唯一手段,只是对他政权造成威胁的是反贼还是愚民对他来说没有分别。...


威胁政权,不就是反贼吗?如果有那么多人都能威胁中共的政权,不正代表了反贼多么?
>> 首先中国不是正常社会,其次,如果不到10%,为什么需要每年1.5万亿的维稳费和那么多的摄像头呢...

如果按照蔥友zfedit001大神陳述沒有錯誤,事實如下!

所謂反賊其實分政治異見和維護權利,如果是純粹埋怨一兩句,誰管你?

但內部數據和經費的需求始終需要交差,結果就出現了禁言和一系列維穩行動,維穩差不多變成一門生意,否則廣東省不會長期穩佔維穩費第一名

但對於前者是經常針對對象,民眾差不多會"自發地"打壓他們,但後者的危險好容易演變成群眾運動,所以真正維穩是針對維護權利人士!偏偏維權的人最容易倒戈成為新的潛在粉紅!

所以所謂"维稳费"成本高,其實是不存在,差不多就是零成本遊戲,用巧立名義撈錢!因為大部分基層的維穩人員是廉價勞工和非公務員僱員,但他們偏偏是最積極的人士!
>> 高度怀疑说国人奴性深重,不值得被拯救的理论是出自于维稳水军的。理由很简单,分化群众,转移憎恨目...


就算不为了救被中共奴役的中国人,哪怕是为了救人类自己,也要推翻中共
原来我生活在赛博世界
周围那些爱国人士都是政府安排的bot
即便发表了爱国言论,那样纯粹是有警察在后面用枪顶着脑袋~

其实目前的这个维稳,与其说是防反贼,倒不如说可以防止民众变成反贼,普通屁民的立场本身是很容易摇摆的
这跟民众大部分都是爱国粉蛆并不冲突,这是对于客观现状的承认
>> 原来我生活在赛博世界周围那些爱国人士都是政府安排的bot即便发表了爱国言论,那样纯粹是有警察在...


所以你周围都是爱国人士,你为什么是个反贼呢,还是说你也是个爱国人士?既然你认为民众立场是容易摇摆的,为什么会觉得民众“大部分”是爱国粉蛆呢?大部分爱国,土共还花冤枉钱干嘛呢?
>> 如果按照蔥友zfedit001大神陳述沒有錯誤,事實如下!所謂反賊其實分政治異見和維護權利,如...


所以你是反贼吗?你的事实如下,有推论吗?维稳费高涨,本身就证明了不稳定。而且你通过什么逻辑得出“维稳费成本高其实是不存在”的结论的?那你认为防火墙和网评员存在吗?
>> 所以你周围都是爱国人士,你为什么是个反贼呢,还是说你也是个爱国人士?既然你认为民众立场是容易摇...


所以你周围都是爱国人士,你为什么是个反贼呢,还是说你也是个爱国人士?<-------不就正是說明反賊本身非常稀少,甚至現實生活中都不多,否則你來品蔥做什麼?

为什么会觉得民众“大部分”是爱国粉蛆呢??隨眾行為和隋性,完!否則納粹年代,為什麼大部分德國人對於集中營是採取沉默態度,你和他們陳述,他們反而是神經反射一樣攻擊你!

花冤枉钱干嘛?移民,抄房地產!完
>> 威胁政权,不就是反贼吗?如果有那么多人都能威胁中共的政权,不正代表了反贼多么?


反贼是认同西方价值观,主动寻求政治改革,开启民智的群体,这种人危害更大,但并不多。

绝大多数,是能让我吃饱饭就共产党万岁万万岁的,中共维稳的主力是当这些人挨了铁拳之后上街报复社会,集体上访的时候能及时有效的镇压。
>> 所以你周围都是爱国人士,你为什么是个反贼呢,还是说你也是个爱国人士?既然你认为民众立场是容易摇...


你这些话完全读不通顺。。。。。感觉莫名奇妙的,把互不相干的玩意硬是糅合到一起
我想起肖申克的救赎里一句话,监狱是个奇怪的地方,起初你痛恨它,然后你开始习惯它,最后你不能没有它

中国政府并不是因为反贼多才把国家打造成监狱,而是本身就为了把它变成监狱
我一個外人感覺啦
維穩經費高不是因為人民不信任中共
而是中共不信任人民
abcdefg1234567 新注册用户
00后05后小粉红比8090多很多。我有很多朋友,虽然反对习近平的部分政策,比如说修宪连任,但是他们觉得国家统一必须维护,港独台独藏独疆独坚决反对,而且他们整体上支持习近平
abcdefg1234567 新注册用户 回复 minigun
>> 反贼是认同西方价值观,主动寻求政治改革,开启民智的群体,这种人危害更大,但并不多。绝大多数,是...


您说的是民主派,而不是反贼。两者有很大交集但是并不是相等的集合:支持共产党继续执政,执政中逐步自我改革的民主派勉强可以算粉红,极端毛左极端皇汉还有只反习不反共的勉强也可以算反贼,但是绝对不是民主派
共党自己就一个劲的'中出叛徒',更何况普通人.但恐怕更多的人不是反贼,是墙头草.粉蛆只是明面上恶心你,墙头草会暗算你.贼亦有道,草有什么?
我到希望墙内网上一片红,那才是终极加速,新纳粹冉冉升起物极必反的时候.
>> 所以你是反贼吗?你的事实如下,有推论吗?维稳费高涨,本身就证明了不稳定。而且你通过什么逻辑得出...

维稳费高涨<-----正常的術語是管治成本,就是本身一個政府要耗用多少基礎資源才獲得社會回蝕?(不限於金錢和資源)!

事實就是中國傳統那種原子代和扁平化社會,一旦遇上人口增長和社會經濟結構轉形,官僚系統必然會次數級膨脹,這差不多可以說,無論"维稳"與否,類似用在擴充政權職能和架構的支出是必然出現,這就是為什麼“维稳费成本高其实是不存在”:因為本身就會出現的支出!


只不過這一次的支出名義叫"維穩"而已,而這一類大規模使用低人工非公務人員,其實不罕見!差不多所有朝代晚年的一致問題!

防火墙和网评员<-----------他們正正就是低人工非公務人員,他們其實給予領導名義可以申請經費,能夠到他們的手上人工連本來撥款的2%都沒有!
现场没有生还者 🤬不友善用户
第一推动力和我开劳斯莱斯没换号就上来表演了。
>> 反贼比粉红多我认为不可能,因为反贼是至少能说出"sir, this way"的群体我认为多数中...


这要看具体对反贼的定义了。如果将反贼定义为具有革命精神、自由思想,那确实没几个。
如果仅仅将反贼定义未对共匪不满、对包子不满,那几乎遍地都是。前两年猪肉涨价就很多退休老头老太太对习近平破口大骂。
[00:25:52] 这个时期是我所在的那些社区怨声载道的时代。他们还记得:“1950年代我们刚来的时候,国家是许诺给我们比上海人还要多的津贴来补偿我们的辛苦的,我们跟地方上的人是天差地别。自从改革开放以后,上海人开始发大财,而我们那点津贴几十年没有长过,国家财政极其困难,TMD。周围原先的那些农牧民和很多卖牛卖羊的也开始发起来了。这样做是不行的,这样下去国家是要垮的。”但是问题在于,有没有搞错呢?你们不是平时一天到晚地抱怨共产党怎么坑了你们吗?为什么你们反过来,在与此同时又开始抱怨国家要垮?国家不就是共产党吗?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到底是共产党的敌人还是共产党的自己人?这个问题,他们自己也回答不清楚。
[00:26:42] 我在青春期那个时代有一段认同痛苦的阶段,恐怕主要就是因为这一点。我自己所在的家庭,按照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应该是共产党的敌人,但是他们又同样抱怨,共产党要完了,这样不行。而且事实上是,很明显,他们在离开共产党体制以后,至少是没有办法维持原有的阶级地位的。
[00:29:40]比如说像我爸爸那种人,他在几十年如一日地骂共产党如何对不起他以后,如果对方提出一个建议说是,既然共产党这样对不起你,那么你去自主创业好不好,或者是把你的退休金转到地方上去好不好?他立刻又要反过来向相反的方向痛骂了,因为蔡英文砍掉的“十八趴”那些东西他就要没有了。
题主的认知与现实偏差太大了。

不信的话,你把你微信中所有好友的朋友圈都翻一遍,再计算一下粉红/反贼比。

你还可以转发一些品葱上的支持反送中的文章或者是贬损周恩来的文章到你的同学群、同事群、同乡群、家族群....,再用你在品葱上的政见和他们交流,计算一下唾骂你的和支持你的各有多少。

以本大佐的估算,如果除去改良党,支国真正意义上的反贼大概只有3%左右。
我是覺得粉紅和反賊都不多,沉默的大多數,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人是最多的。

維穩經費不是管住反賊,管的是“沉默大多數遇到突發事件變成反賊”和“變成反賊後壓制他們回歸沉默”。

線性函數Y=KX+B,Y就是反賊數量,K是倒車系數,X是遇到不公的沉默者,B是原有反賊數量。

維穩的目的是讓K盡可能的小,而不是壓制B。
>> 这要看具体对反贼的定义了。如果将反贼定义为具有革命精神、自由思想,那确实没几个。如果仅仅将反贼...


现在键政人有越比越极端的倾向
就像100个坐标,粉蛆认为右边90个都是反贼,反贼认为左边90个都是粉蛆
忽略了可以团结到的力量
但粉蛆有裆妈站台,反贼呢
>> 这要看具体对反贼的定义了。如果将反贼定义为具有革命精神、自由思想,那确实没几个。如果仅仅将反贼...



>> 现在键政人有越比越极端的倾向就像100个坐标,粉蛆认为右边90个都是反贼,反贼认为左边90个都...


反贼的试金石:
1.如何看待统一台湾/香港反送中/疆独藏独。凡支持大一统的,没资格称为反贼。
2.如何评价毛、周、邓、江、胡、习。有一个评价正面的,没资格称为反贼。
3.如何评价毛时代的两弹一星和现在中国的高铁、华为等成就。持肯定态度的没资格称为反贼。
总觉得题主对维稳的理解有些片面,其实维稳的目的不止是对付反贼,更多的是防止民众变成反贼,也防止自干五说敏感问题,哪怕你是向着中共,也不可以说。

中国人天然红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毕竟从小就接受中共洗脑,如果在这种高强度维稳加洗脑的情况下,反贼比自干五多反而不正常,还有一点必须要搞清楚,对社会现状不满不代表反共,大骂官员腐败的人,搞不好还是对中共抱有希望的。

我认为希望中共做出改变的本质上还是支持中共的改革派,真正的反贼是希望中共下课的。
>> 题主的认知与现实偏差太大了。不信的话,你把你微信中所有好友的朋友圈都翻一遍,再计算一下粉红/反...


用微信朋友圈来计算反贼数量是很可笑的。那本身就是中共的监控工具,不说他反不反吧,用微信这个工具进行政见交流是不太明智的。
而估算反贼数量,不应该从“你身边”“你看见多少粉红&反贼”估算,因为由于阶层原因,你看见的族群可能不具备代表意义。你可以说你身边大部分都是粉红,我也可以说我身边大部分都是反贼。
具有普遍意义估算标准就是从维稳费开支,摄像头数量来估算。掌握所有数字的就是中共本身,中共是根据他掌握的数字进行维稳费预算的,如果维稳费逐年下降,就说明粉红数量逐年超过反贼,如果反过来维稳费逐年上升,则说明反贼数量超过粉红。
而从中共每年要拿出占GDP10%以上的上万亿的宝贵经费来维稳,你可以根据这个数字来估算一下反贼数量。
如果你掌握数字,你也可以看到中国每年有多少人因为异见而进入监狱,因为反抗中共而被捕的人数也是逐年呈爆炸指数上升的
当然,这些大数据你看不见,所以你只能根据身边的人的反应来推断,可是身边的人首先不具备普遍意义,其次,你怎么知道身边的人是不是在表演呢?
>> 用微信朋友圈来计算反贼数量是很可笑的。那本身就是中共的监控工具,不说他反不反吧,用微信这个工具...
別囉唆!煩請數據支持,否則就是你個人政治幻想!
說穿些!你就是用一些阿Q廉價心靈雞湯,選擇性地把積累的社會心理扭曲恐怖輕描淡寫!這種鍵政只會害人害已!
说好听点叫豁达乐观
说难听点叫“自欺欺人”
宇智波鸣人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文章写得不错。我提两个逻辑思考点。

第一是,有一个变量是中共自己。在粉红/反贼数量不变的情况下,中共自己开始感到恐惧、变得神经质、paranoid,对于同一件事,它也会增强自己的监控和镇压手段。所以,维稳经费的增加等等,也有可能是中共自己变了,变得更紧张害怕了。
第二点,摄像头的数目不一定会随着粉红变多就下降。一些硬件设施和软件手段,一旦实施了,一时半会就不会变了。也就是说,哪怕粉红越来越多了,监控镇压手段还是会依旧严格,严防粉红被转化成反贼,以及严防剩余的反贼。

总体上,文章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我只是提两个逻辑方面的建议。谢谢
螞蟻 新注册用户
講真,我還是覺得粉紅多,我看台灣新聞(不管是藍媒還是綠媒。),都看到一堆粉紅在罵台灣捧中國,一般小粉紅自己的影片(比如磊哥、鄭國成。)都沒有看到反賊,反賊只有在反共中國人的影片才看得到,而且反共中國人的影片還會有小粉紅在罵人。
算了吧,你定義的這些「反賊」,想殺光「蛙蛙」「棒子」「鬼子」「綠畜」「少雑」「盎撒」「阿三」「猴子」「尼哥」「LGBT」的大概能佔90%吧,別以爲反對些豬都會嗷嗷叫的政策就算反賊了,這些人離文明還遠著呢。
>> 文章写得不错。我提两个逻辑思考点。第一是,有一个变量是中共自己。在粉红/反贼数量不变的情况下,...


你这个有两个逻辑问题;
1,粉红/反贼数量不变,中共为什么会越来越恐惧,神经质呢?只会说反对势力的压力让他感到恐惧。
假设国民都是政治无感或是爱国者,那一个国家政府是没必要不惜一切代价防范自己国民的。用这个逻辑也可以说明为什么中共知道反贼数量远超过粉红,因为中共知道粉红都是自己花钱雇的,或者用低劣的洗脑技术洗出来的。

2,摄像头数量就算不随着粉红多下降,至少不会增加。(增加摄像头数量/升级监控手段)如果粉红越来越多,那维持现有监控水平就够了,为什么每年都在增加呢?
很简单, 从来没有自认为是个反贼, 反贼这个词的词义太大了, 一个人反政府也不代表和我有相同价值观, 也不认为反贼和粉红是对立面的两个词汇, 粉红也有一部分原教旨共产的, 更加看不惯邓之后的支那政府的
>> 所以你周围都是爱国人士,你为什么是个反贼呢,还是说你也是个爱国人士?<-------不就正是說...


所以你觉得中国每年花全世界最高昂的维稳费,用最严酷的监控手段监控人民,是因为中国人普遍都是粉红,因为中国人太爱共产党了,所以要镇压他们监控他们吗?
>> 用微信朋友圈来计算反贼数量是很可笑的。那本身就是中共的监控工具,不说他反不反吧,用微信这个工具...


扯鸡8蛋。

微信是观察个人三观的最佳窗口。这两三年因为封号的原因,很多反贼选择了闭嘴,但在5年之前,微信还是基本能反应真实的个人立场。本大佐的测算不敢说很精确,但不会太没谱。用维稳经费去推测反贼数目,那才叫作荒谬。为了把梦公主从加帝捞回来,共产党可以动用整个国家的力量,可以绑架外国的外交官网,可以把国家的信用都押上,你觉得这是一个理性的政府干的事情么?

中国为了政治目的,可以无差别的屠杀市民,自然可以不计成本的投入资金,如果你仅仅用经济学的方法去研究就太幼稚了。比如一个奥运的开幕式可以花费几十亿支元,你难道能推断出中共在奥运会上赚了多少钱吗?
>> 用微信朋友圈来计算反贼数量是很可笑的。那本身就是中共的监控工具,不说他反不反吧,用微信这个工具...

金融产品暴雷,中共也是要拿经费维稳的,而这些人跑到政府门口上访下跪,你能管这些人叫反贼???
熟讀中國歷史的對這個應該沒有異議

中宣部拼命想掩蓋也是同樣的預感到了威脅
你想多了

某境外色情論壇。站長國外人
裏面有一個分區叫——茶館
這個論壇基本上是一個可以暢所欲言的簡中網站。

但是你看看你們有多少自帶乾糧的粉紅?本來站不禁止政治。現在也基本開始禁止

這樣一個基本自由的地方(注冊基本什麽都不要)也都是如此。更遑論其他?
>> 所以你觉得中国每年花全世界最高昂的维稳费,用最严酷的监控手段监控人民,是因为中国人普遍都是粉红...


似乎你閱讀理解能力有問題!

事實上所謂"维稳费",根本就不是維穩,而是另一名義去騙政府經費!

而當中維穩不過是副產品而已!

而事實上中國人本身的文化和內在邏輯,本身就會自發地維穩,根本就不需要錢!

甚至難聽點,中國社會就是一個消滅好人,讚揚惡人的世界!本身大部分中國人自己就是在野共產黨!
>> 扯鸡8蛋。微信是观察个人三观的最佳窗口。这两三年因为封号的原因,很多反贼选择了闭嘴,但在5年之...


你應該開始明白,為什麼我開始對樓主的所有言論不再客氣!
>> 似乎你閱讀理解能力有問題!事實上所謂"维稳费",根本就不是維穩,而是另一名義去騙政府經費!而當...


哦,原来维稳费不是维稳,是骗经费。那么为什么网络监管越来越严呢?粉红越来越多,说明爱党的多了,为啥中共越来不越不让人说话了呢,应该开放让大家都说话才对嘛。其次,就算是骗经费,用什么理由去骗越来越多的经费呢?“报告领导,我们爱国群众越来越多了,所以请比去年的维稳经费再增加一些吧……”
>> 扯鸡8蛋。微信是观察个人三观的最佳窗口。这两三年因为封号的原因,很多反贼选择了闭嘴,但在5年之...


对不起插一句,用经济学的方法研究比较幼稚……那用5年前微信的个人感觉来研究,就比较成熟吗?其实只要观察中共的管控力度就能得出结论,如果粉红逐年增多,那管控力度应该是保持不变或逐年降低,可事实是管控力度一年强似一年,说明国内压力一年大似一年。如今更是把国门关起来护照都不敢发,怕人跑了。
在一个监狱里,处处都是监控,你的信件都要受到严格审查。难道能从监狱犯人的信件内容判断他们是否热爱监狱吗?当然要看犯人的反抗强度了。如果反抗强度越来越强,出现监狱暴动的次数越来越多,那就需要增派监狱警卫和武器。
如果反抗强度维持不变,那就不需要增加人手,甚至可以削减一部分经费。中共连房地产都不救,但是却给警察经费拨款大增320%,说明警察压力之大。
这是文章数据:参考一组最新数据,据报导,2020年中央部门预算集中对外公布,102个中央部门过紧日子,2020年财政拨款纷纷减少一半,即便是疫情当前,国家卫健委2020年预算减少58亿多,外界最为关注的“三公”经费,也普遍出现大砍50%以上。不过,公安部三公预算,却是在此次部委公布预算方案中,罕见的大幅增加开支的部委,而且增幅高达320%。

可以看到卫建委的经费都降了,但是警察的经费却疯狂增加。那就说明监狱需要更多的人手去镇压了
然后呢?大多数反贼被少数粉红统治?别整天打这种鸡血了,连自己民族劣根性都不愿意承认和正面面对的人就离着民主十万八千里。你别告诉我在你眼里那些游戏被禁动漫被禁又或者996的时候嗷嗷两句的就叫反贼,被禁了以后不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的岁静。岁静就是岁静。

而且就算是反贼又如何?共产党当年也是反贼,你嘴里那些不过就是在野共罢了,这就是所谓反贼的普遍现状。
中国对政府不满的人很多,但不满不等于反贼,维稳就是压制这些不满的声音的,如果是反贼,那早就压不住了。同时这些人的不满是很可能转化为反贼的,中共害怕所以要建墙,要禁言,要跨省,然后鼓噪粉红舆论氛围。那些鼓吹中国都是粉红的人要么是蠢被忽悠了,要么是别有用心挑拨离间,我个人认为更多的是后者,墙内墙外民众互相敌视是中共最想看到的事情
>> 哦,原来维稳费不是维稳,是骗经费。那么为什么网络监管越来越严呢?粉红越来越多,说明爱党的多了,...


又表現常識有問題!難怪有蔥友已經懷疑你是第一推动力的分帳!

网络监管越来越严呢??事實就是在中國社會所有媒體,報紙,電台,電視,差不多不所有媒體都遇上同一命運:就是最初百花齊放,百家爭嗚,最後統一聲音一片死寂!

所謂"越来越严",只不過是你幻想互聯網能夠倖免而已!"越来越严"反而正常!

在中國社會從來沒有倖免者,只要更加沒有底線的嘗試者!

去骗越来越多的经费呢?有什麼困難?養寇自重沒有聽過嗎!?一個品蔥差不多就一個長期觀察項目!更不說一堆群眾維權!沒有反賊,官老爺如何生存?

我们爱国群众越来越多了?誰人要你們愛國?就算你們愛國又如何,難道明天有什麼福利?維穩的基礎,只有一個:監視和對自己臣民的絕不信任!否則我如何永遠做官老爺!
>> 你想多了某境外色情論壇。站長國外人裏面有一個分區叫——茶館這個論壇基本上是一個可以暢所欲言的簡...


從論壇言論來分析政治傾向是不靠譜的,中共水軍可以污染台灣PTT,污染連登,污染FB,Twitter,為什麼不能污染色情論壇呢?只要是中文交流平台,都有中共水軍進行輿論污染
>> 熟讀中國歷史的對這個應該沒有異議中宣部拼命想掩蓋也是同樣的預感到了威脅


從本帖的回覆情況也可以看到中共宣傳部門的恐慌程度⋯⋯
>> 对不起插一句,用经济学的方法研究比较幼稚……那用5年前微信的个人感觉来研究,就比较成熟吗?其实...


可能如你所說群眾暴動的確增加!

但這種經費暴漲,其實搞不好涉及另一個問題:官僚系統和附屬官僚機構已經膨脹到不能解決問題,但同要錢去養這班人,否則他們就是暴動基礎!
>> 首先中国不是正常社会,其次,如果不到10%,为什么需要每年1.5万亿的维稳费和那么多的摄像头呢...

因为维稳不仅仅是维反贼的稳,还要维那百分之八十普通人的稳啊! 这些人虽然大体上不关心不在乎政治,但他们的利益被侵害了也会反抗的。而在一个中国这样的极权社会里统治阶级就是靠割韭菜攫取他们的利益过活的,这韭菜又不只是反贼,普通人甚至粉红都会被割啊! 一个社会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被统治阶级,不管有意无意,都有很大可能会反抗,可不是就要耗费天量的维稳基金吗?!
>> 又表現常識有問題!難怪有蔥友已經懷疑你是第一推动力的分帳!网络监管越来越严呢??事實就是在中國...


呵呵,动不动就扣帽子,我为什么是第一推动力分账,就因为我支持他的观点?退一步说,就算我是他的分账,难道你和给你点赞的就不能是一个外宣团队吗?品葱并不禁止开始分账。

当然我个人不喜欢被人当作是分账,所以这里说明一下:我并不是第一推动力的分账,我只是比较欣赏他的某些观点罢了,当然,相信我的文章也会影响到他。虚构事实抹黑我是某人分账似乎违背了论坛的规矩哟。

其次,人家的文章有逻辑有数据,合情合理。相反你的观点并无任何数据和逻辑支持,也没有权威媒体支持,可信度不是一个档次。

再次,我个人判断他的观点对反共有利,而你的观点对中共有利,因此我支持他的观点,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最后,从你跟楼主的历史留言,文章,提问来看,你似乎更像是可疑的那个人。

所以你的观点是什么?中共都是粉红,维稳都是骗经费,你当财政部都是傻子,经费那么好骗?为什么其他部委经费都缩减,只有警察部经费上涨?
>> 從本帖的回覆情況也可以看到中共宣傳部門的恐慌程度⋯⋯
反對樓主就代表是宣傳部門?現在是針對樓主這類阿Q誤人子弟!
>> 呵呵,动不动就扣帽子,我为什么是第一推动力分账,就因为我支持他的观点?退一步说,就算我是他的分...

品葱并不禁止开始分账。?所以分帳行為是正常?開始表現神智不清!

有逻辑有数据?那一點?我就有兩篇學術文章支持自己的論點,他呢?你似乎視力都有問題

樓主幾乎就是故事創作的程度!看一看我留言由負變正,就是證明!

你支持沒有問題,但你支持就煩請搞清楚自己支持些什麼,否則就是依附情懷而已,這就是我之前說反賊和粉紅可以分別不大!

观点是什么<-----------------第二樓不會看嗎?
>> 反對樓主就代表是宣傳部門?現在是針對樓主這類阿Q誤人子弟!


不好意思,不過以兩位的發言來看。我感覺誤人子弟的似乎是你這邊,希望你不要生氣,這只是我個人觀點。
我觀測的現象就是反對中共的確實越來越多,這從各國民調可以看得出來。而且單從中國國內來講,反對中共的人也越來越多樣化。例如商界大亨,體育明星,以往這些圈子的人都很少直接反對中共。但近來似乎反共人士涉及的層面越來越廣泛了。
另外我也找不到人民越來越支持中共的理由
>> 品葱并不禁止开始分账。?所以分帳行為是正常?開始表現神智不清!有逻辑有数据?那一點?我就有兩篇...


我感觉你的话术跟中共外宣并没有显著区别,尤其是“反贼和粉红区别不大”这个结论。前面已经说了,假如你是网军,那你的网军同仁可以组团给你点赞,这又什么好奇怪的?而且你本人并没有发表过什么有价值的提问或文章,观点也是模糊不清。
>> 品葱并不禁止开始分账。?所以分帳行為是正常?開始表現神智不清!有逻辑有数据?那一點?我就有兩篇...


你二楼的所谓研究文章,针对的是“正常社会”,开头一点就错了,中国并不是正常社会。其次那算什么学术文章?而且在品葱贴可疑链接也是违规的哟。
那几篇文章里面,哪个国家的维稳费和监管力度有中共那么高的?
似乎神智不清,或者有意避开话题的是你吧。
>> 呵呵,动不动就扣帽子,我为什么是第一推动力分账,就因为我支持他的观点?退一步说,就算我是他的分...

你为什么是,很简单,任何一个健康人的直觉都能感觉到。
第一,我观察很久,他开的帖子你一定在下面留言支持,反之亦然。第二,你俩的观点完全一致,这种人在地球上基本没有可能,观点再相近也不可能完全一致,第三,你和他或者说你和你的修辞完全是同一个人的口吻,尤其打很长的字,更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智力不健全程度的精确性,第四,你俩换着号的举报,我所谓观察你很久了,不是空口说说的。
对于这种屁大点事就举报,然后反过来倒打一耙,说出“最后,从你跟楼主的历史留言,文章,提问来看,你似乎更像是可疑的那个人。”这种让人看到觉得匪夷所思,气到笑出来的人来讲,我觉得你真应该去看看精神病医生,你不是又举报我了吗,我还就不举报你,因为我没你这么下贱。以你的逻辑和举报的逻辑,你每一条回答都符合被举报的你举报抱别人的标准。
随便你举报,开个号继续上来卷你个狗x的匪碟。
>> 不好意思,不過以兩位的發言來看。我感覺誤人子弟的似乎是你這邊,希望你不要生氣,這只是我個人觀點...


沒有所謂!我只是針對樓主那些廉價心靈雞湯!當然不期待你會看學術文章,大家不在一頻道上!這只是我個人觀點。

反對中共的人也越來越多樣化。<----------又如何?
越來越廣泛了。<---------再又如何?
很少直接反對中共<----------更加又如何?

當年共產黨反國民黨,不又是這種鬧劇?

反對共產黨就代表是反賊?事實就是大家不希望這個伺服器完全死亡而已,只要明天出個江澤民程度的人,他們立即不反,反而自發地消滅反賊!

反賊多又如何?如果一個立場可以神奇到令人限制自己義和團傾向,的確不妨!

結果呢?所謂反賊,其實是方便為自己立貞節牌坊而已!
>> 你二楼的所谓研究文章,针对的是“正常社会”,开头一点就错了,中国并不是正常社会。其次那算什么学...


可疑链接?你可以投訴,煩請別扣帽子!何況人家是學術機構!

中国并不是正常社会?SO WHAT?不就是由人這一種動物形成的群體活動而已,只不過是把某一類邊緣社會問題,放大到變成整個社會問題!

哪个国家的维稳费和监管力度有中共那么高的?上一個朝代叫清朝!


"似乎神智不清,或者有意避开话题的是你吧。"<----------接受不了現實是你個人問題
>> 呵呵,动不动就扣帽子,我为什么是第一推动力分账,就因为我支持他的观点?退一步说,就算我是他的分...


说话已经耍流氓了:“就算我俩一个人,自己给自己点赞,自己换着账号去举报,自己换着账号骂人,说别人智障,难道你能证明给你点赞的就不是你自己,你能证明你不是共匪吗?你能证明你不是几十个潜入品葱的匪碟给自己点赞吗?”
哈哈哈哈,你跟共产党的逻辑一模一样,事实证明了,中国人比共产党还坏,这绝不是说说,苏共哪有你流氓?中共之所以这么流氓,还不是广大的中国人民口提面授的成果?这种蜘蛛特有逻辑,的确是你国下层流氓无产者,无论是粉红还是反贼的共通之处,他们被共产党加大力度艹,也确实是符合天理人心的。按照黑格尔的说法,既然存在的事物,从深层的程度来讲,一定都是符合一切产生它的条件因素的,而你和你的分账,也确实是证明中国人和共产党两者之间SM关系的最佳证明。
>> 我感觉你的话术跟中共外宣并没有显著区别,尤其是“反贼和粉红区别不大”这个结论。前面已经说了,假...


“反贼和粉红区别不大”<-----------我一開始就已經說反賊和粉红佔人口根本連10%都沒有!

而所謂"话术",純粹你詞窮的理由!煩請給出有實際的數據,否則你就是罵你自己!
>> 你为什么是,很简单,任何一个健康人的直觉都能感觉到。第一,我观察很久,他开的帖子你一定在下面留...


都是你的主观臆断,我跟楼主的观点并不完全一致。其次你干嘛这么慌?长期观察品葱网友,还要不停开新号来骚扰反共葱友,这是智力健全的正常葱友会干的事吗?只想说同志,辛苦你了。至于谁是匪谍我想是很明显的,不想骂人,那就如你所愿举报好了。
>> “反贼和粉红区别不大”<-----------我一開始就已經說反賊和粉红佔人口根本連10%都沒...


反贼和粉红占人口连10%都没有这个数据,你是从何得来的?你不过就是来带节奏扰乱视线的罢了。
>> 都是你的主观臆断,我跟楼主的观点并不完全一致。其次你干嘛这么慌?长期观察品葱网友,还要不停开新...


随便你举报,你记住这个名字,黑名单了以后我就开2,3,4,5……N来,你就慢慢举报吧,你已经说了,品葱不反对分账,我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且我骂你已经很客气了,真人我早把你个狗日的狗头砍下来当球踢了。
>> 你二楼的所谓研究文章,针对的是“正常社会”,开头一点就错了,中国并不是正常社会。其次那算什么学...


OK!再要文章?

"Effects of Group Pressure upon the Modification and Distortion of Judgments." Pp. 260–70 in

"Fu, W. Wayne; Teo, Jaelen; Seng, Seraphina (2012). "The bandwagon effect on participation in and use of a social networking site". First Monday. "

何來沒有數據和論文支持?
>> 從論壇言論來分析政治傾向是不靠譜的,中共水軍可以污染台灣PTT,污染連登,污染FB,Twitt...


我相信中共會污染各個BBS。我也相信中共會在大部分簡中討論地引導輿論。但是1.中共對於這種小衆人數不多(平時在綫也不過幾百上千人)會投入那麽多的人力。2.那個論壇只要有關於政治的文章。粉紅一定是多餘反賊的。
>> 沒有所謂!我只是針對樓主那些廉價心靈雞湯!當然不期待你會看學術文章,大家不在一頻道上!這只是我...


看了你的幾個「又如何」,不明白你想要表達什麼意思。所以你認為,有必要推翻共產黨嗎?另外我認為中國或朝鮮的反賊並不是立貞節牌坊,只是人類反抗暴政的本能罷了。
>> 呵呵,动不动就扣帽子,我为什么是第一推动力分账,就因为我支持他的观点?退一步说,就算我是他的分...


你个狗日的继续不要逼脸,三分钟你举报我两次,然后你说我举报你?
>> 反贼和粉红占人口连10%都没有这个数据,你是从何得来的?你不过就是来带节奏扰乱视线的罢了。
第二層的文章引用沒有看嗎?

何況這篇都可以The development of party identification in post-Soviet societies
AH Miller, TF Klobucar -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2000

這不叫来带节奏扰乱视线,而是擊破謊言!
>> 看了你的幾個「又如何」,不明白你想要表達什麼意思。所以你認為,有必要推翻共產黨嗎?另外我認為中...

推翻共產黨?正常!

問題是由滿清到中共中國,為什麼越推翻越迎接更獨裁的政權?而且大家越擁戴那些政權!

請問那些獨裁的政權那一個不是反賊出來?但最後竟然殊途同歸!

所以反賊多又如何?
你多去看看中共在奪權初期是什麼嘴臉就可以了,中共能建立政權不是只依靠那些文盲老農,流氓無產,虛無共產和虛假的宣傳,精通人鬥的決策,這些建立起來的,騙經費肯定有,中國很大天南地北個體差異大的很,中國人本身是沒有文化的,能不能理解?文化是人類社會在後期通過傳導以往的知識經驗而給所傳導的個體所普及的價值體系和世俗觀念,雖然中共一直在試圖進行價值體系意識觀念的控制,無奈信息社會的到來就算加了牆也只是掩耳盜鈴而已,人類的自我感知辯識能力外加生活環境的影響,其實在這些面前你覺得中共是有氣無力呢還是信心倍增?內在邏輯只是人性使然而已,誰不是趨利避害,這裏不能提中國的社會,中共國的社會更準確,中共之所以能這樣倒行逆施,其實中共遠遠不是你想的那樣單純和簡單,一個腐朽到頭的特權社會,在垂垂老矣而一直苟圖生存,其身後必定有非常複雜的國際化背景和盤根錯節的利益鏈條,現在的中共國社會的確是這樣而且還在一直像世界輸送這種社會模式,你最後說的更是無稽之談,悄悄告訴你真正的共產黨從來沒有在這個世界出現過。
衷心拥护和支持共产党的大约5千万-1亿,包括各类既得利益群体和自认为幸福美满的傻逼。
反共且敢于反抗的大约10-50万,包括异议人士维权斗士及难民等。
反共但沉默的大约500-1000万,大部分是挨过铁拳默默舔舐伤口的,和部分访民。
不反共但对共产党不满的大约2-3亿,大多阴阳怪气冷嘲热讽,墙头草,谁赢跟谁走,包括大部分访民。
以及10亿只求温饱见谁跪谁的傻逼。

没有数据支持,自推测。
t讨论这个问题没啥意义啊,认为中国人没必要救的就算知道除了赵家人其他都是反贼也不会去救啊,照样希望核平,张献忠化,分裂。个人观点立场不同也没必要去争论,历史进程自然会按照它的大趋势运行下去,还是该干啥干啥行了。
>> 用微信朋友圈来计算反贼数量是很可笑的。那本身就是中共的监控工具,不说他反不反吧,用微信这个工具...


>> 哦,原来维稳费不是维稳,是骗经费。那么为什么网络监管越来越严呢?粉红越来越多,说明爱党的多了,...


>> 对不起插一句,用经济学的方法研究比较幼稚……那用5年前微信的个人感觉来研究,就比较成熟吗?其实...

一推君干嘛要用匿名回复呢?瞎子都看得出这个匿名用户是谁在用。

5年前的微信朋友圈确实是观察一个人三观的绝佳窗口,没有比朋友圈更能暴露你朋友的三观了。

现在的反贼也许会闭嘴,但你的朋友圈里,在10月1号祝福祖国母亲生日快乐的,绝对不是反贼。

阅兵时为祖国强大自豪的,绝对不是反贼。

每年毛畜生日和忌日发文怀念的,绝对不是反贼。

吹嘘鸿蒙系统,为梦碗粥回国欢呼的,绝对不是反贼。

每年8月15,9月18,以及其他日子骂小日本的,绝对不是反贼。

看过战狼2,长津湖的,基本不会是反贼。

嘲笑武汉肺炎美国/其他国家死人多的,夸耀支国防疫措施好的,绝对不是反贼。

批评美国总统无能的,嘲笑美国黑人没人权的,绝对不是反贼。

嘲笑蔡英文和民进党政府的,鼓吹统一的,咒骂香港"废青"的,绝对不是反贼。

支那建设成就欢呼的,为支国飞船上天激动的,为支国奥运取得多少金牌兴奋的,为支国外交强硬姿态点赞的,歌颂当今及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转发钟南山圆屎如何如何的....等等等等,绝对不是反贼

麻烦一推君和我开君先翻阅一下自己微信的朋友圈,先了解一下自己身边的人,再回头思考一下中国有多少反贼好吗?
>> 一推君干嘛要用匿名回复呢?瞎子都看得出你是谁。5年前的微信朋友圈确实是观察一个人三观的绝佳窗口...


已经说了,根据微信朋友圈推测粉红还是反贼不靠谱,除非你的微信朋友圈有14亿人。我朋友圈没一个为强国欢呼的,更没有骂小日本的,基本上全是阴阳怪气辱共的。身边的人也没一个支持共产党的。
但我不会用我的微信朋友圈作为中共反贼多还是粉红多的判断依据,只是根据公开的客观大数据做分析罢了。另外我这个号没有用匿名的权限,如果你是管理员,请帮我移出争议对线,我本人没有对线需要。
假如每个帖子都因为中共外宣过来带节奏就进争议对线,是否不太公平?
>> 已经说了,根据微信朋友圈推测粉红还是反贼不靠谱,除非你的微信朋友圈有14亿人。我朋友圈没一个为...


本大佐的朋友圈里也没有一个粉红,因为包括本人姑妈在内的粉红都被我拉黑了。如果你的朋友圈没有经过你的主动筛选,也都全部是反贼的话,只能是以下三个原因之一;
1,你生活在台湾/香港/中国大陆以外的其他地方。
2,你微信的好友总数不超过5个人。
3,你在撒谎。
>> 本大佐的朋友圈里也没有一个粉红,因为包括本人姑妈在内的粉红都被拉黑了。如果你的朋友圈没有经过你...


为什么是这三个原因?个人信息不方便透露。
只能告诉你我曾经有几个5000人微信,但由于管控太严重现在基本不用了。
也许你可以参考一下李承鹏,王亚军等人的微信朋友圈。

另外,既然你说你的朋友圈没有粉红,为什么你会判断出粉红数量那么多?
此外,陈秋实应该还在使用微信,好像他也有几个5000人的号。你可以去推上问问他的朋友圈有多少粉红,或者问问徐晓冬。这些都是身在大陆的微信使用者。如果根据他们的朋友圈,应该可以得出中国100%都是反贼。有兴趣你也可以去加陈秋实微信。
如果一定要用微信朋友圈做参考标准的话,那这里也有一个逻辑判断:假如微信粉红逐年增多,那微信的监控力度应该是维持不变或是逐年下降。但事实上不是这样,微信的敏感词以及检测力度都比5年前强了不少,说明微信上的反贼也是比5年前要多的。
>> 为什么是这三个原因?个人信息不方便透露。只能告诉你我曾经有几个5000人微信,但由于管控太严重...

本大佐的微信号,也和"大佐"没有任何关联。虽然没有大眼和亚军的知名度那么高,但知道本人的,品葱上肯定是有。出于隐私保护,我也不方便透露。

李大眼,王亚军是支国目前幸存的活跃反贼大V中,不说是屈指可数的,但也不会超过100个人。就这几十个人里,还大多与本大佐有过线上的互动。你是靠从他们的朋友圈能推测支国有多少反贼?你咋不从君豪、黄生看财经推测支国有多少粉红呢?

本人的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同学、宗亲...里,凡是有粉红倾向的,都一律被本大佐主动拉黑了,至少有上百个吧。本大佐目前的微信好友,大部分是未曾谋面的网友,在以前各个时政聊天群里因三观相合而添加的。

就算是大眼和亚军,他们的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同学、宗亲...里,也绝对有粉红,估计是他们主动把大眼和亚军拉黑了。

你要想了解真实的中国,请先去了解你身边的人,请先去了解你的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同学、宗亲...,先去了解他们中有多少粉红,多少反贼吧。

最后给你留一句话:yy伤神,sy伤身。
>> 已经说了,根据微信朋友圈推测粉红还是反贼不靠谱,除非你的微信朋友圈有14亿人。我朋友圈没一个为...

幸存者偏差。
>> 本大佐的微信号,也和"大佐"没有任何关联。虽然没有大眼和亚军的知名度那么高,但知道本人的,品葱...


你怎么知道你了解的是真实中国?你觉得一个中国人一辈子不被铁拳,不恨共产党的有多少?就算一个人今天发了庆祝国庆,明天一样可以去手刃领导。
大V多少不好说。但是反贼的群体绝对很多,你去看看历年因为微信言论被判刑的有多少,是逐年递增还是逐年递减。
另外再想想,一个疫苗母亲,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天安门母亲,一个维吾尔人,一个被强拆者,一个上访者的微信是什么样的。他们发什么样的朋友圈,和他们对共产党的态度有关吗?
你不从公安开支判断,不从群体事件判断,从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判断,还要留给我一句话……

那我也留给你一句话吧:在你嘴硬之前,多用脑
>> 你怎么知道你了解的是真实中国?你觉得一个中国人一辈子不被铁拳,不恨共产党的有多少?就算一个人今...

在你嘴硬之前,多用脑。

与君共勉
>> 在你嘴硬之前,多用脑。与君共勉


好吧,既然谈到用脑,那就考考你了。你关于微信朋友圈的内容,我做了回答。
那么你可否回答一下以下几个问题?
1.你觉得中共管控力度是逐年递增还是不变还是放松?你觉得这和粉红/反贼的数量对比有关系吗?
2.你觉得中国每年的群体事件是递增还是递减?
3.你觉得因为政治原因被关押的政治犯是递增还是递减?
4.你觉得在监狱里,犯人在被审查的信件上说自己喜欢监狱,就代表他真心喜欢监狱吗?
5.你认为在中共经济下行的条件下,粉红越来越多,那中共的维稳费应该是保持不变,还是越来越多,或是越来越少?
>> 推翻共產黨?正常!問題是由滿清到中共中國,為什麼越推翻越迎接更獨裁的政權?而且大家越擁戴那些政...


世界上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是由獨裁國家轉變而成的。你怎麼知道下一次推翻還是獨裁呢?不推翻肯定是獨裁政權,推翻有機率不獨裁。
反抗者多,思考者多,說明希望就越多。
>> 我相信中共會污染各個BBS。我也相信中共會在大部分簡中討論地引導輿論。但是1.中共對於這種小衆...


可是中共的污染行動,以及GFW存在本身,不正是證明了中國國內的反抗者多於贊同中共的人嗎?假如贊同中共的人那麼多,有什麼理由監控大家的言行呢?並且這個監控力度是逐年增加的
>> 好吧,既然谈到用脑,那就考考你了。你关于微信朋友圈的内容,我做了回答。那么你可否回答一下以下几...


1. 本帖的观点是支国反贼比粉红多,维稳经费逐年递增只能说支国的反贼越来越多,比如从3%增加了10%到了3.3%,但远远不能支持反贼比粉红多这个观点。用维稳经费来推测反贼比例是很荒谬的。
2.3.4.5.同上。

如果你生活在中国大陆,请回答本大佐的问题:你了解你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同乡、宗亲....们真实的政治观点吗?
>> 你这个有两个逻辑问题;1,粉红/反贼数量不变,中共为什么会越来越恐惧,神经质呢?只会说反对势力...


1. 人的个性本来就是会变的啊,还有就是,对同一件事,不同人的恐惧程度不同。就好比,可能习对异见人士的接受度就大大低于胡锦涛,这也是有可能的。
五毛有很多是雇的,但是那种“觉得西方一直对我们有偏见”的国人,绝对不在少数。这些人可能表面是岁静,但其实也和粉红差不多。

摄像头增加也可能是由于1中说的中共变得更紧张了,并且对怎么去花国库的钱更加乱来了。
我觉得大部分人还是沉默的大多数,胆小,有各种怕,也不是很清醒;反贼和粉红都是小部分人;还有,怎么才算反贼呢,你不能说有这方面想法的人就算反贼吧,在中国行动的困难很大,但反贼起码是在准备行动的人吧?我觉得我不够格当反贼。
>> 世界上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是由獨裁國家轉變而成的。你怎麼知道下一次推翻還是獨裁呢?不推翻肯定是...
我不反對你的說話!


但注意,其實有一個例子:法國和德國的政治演變,自從法國大革命之後,這兩個國家就出現政治地震,法蘭西第一帝國到法蘭西第三共和,相反德國就由神聖羅馬帝國玩到現在德國聯邦,最後雙雙加入歐盟!

大家在不同政治體制和探索中玩了200年,帝制/共和/再帝制/再共和/獨裁/再獨裁,玩來玩玩,但至少人地真係玩出些真正結果出來!

相反中國和中國人............我們先不要太苛刻..........但2000年來,政治制度根本沒有變化,甚至本身人民內在邏輯沒有改變:對權力的迷信,對罪惡遺忘,對自身的阿Q,最後一堆充滿希望,這簡直是完美無間地獄人格!

只要這種民族性格不改變,多少希望最後只會成為邪惡的誕生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