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人头脑里的“两个中国”

当朱成虎说要牺牲西安以东与美国打核战争并获得中国民众的一片叫好时,我们就知道在中国人脑海中的祖国并不是自己所生活的家园,而是一个远在天边事不关己的东西,否则谁会缺心眼到支持核平自己?

再看看身边的小粉红,一边抱怨经济下行生活困苦一边又大赞祖国的崛起,如此自相矛盾的两种认知是如何并存在他们头脑中的?

中国人所认知的国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个人认为,中共在许多中国人的头脑中成功植入了两个中国,一个是自己真实生活的压抑而绝望的中国,一个是只存在于中共宣传的雄霸天下不可一世的强大中华帝国。被长期奴化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望梅止渴”,一边过着苦逼的生活一边做着大国崛起的白日梦,而且他们还实现了两个中国的灵活切换,在不同的情境下用不同的中国来思考问题。

我们来看看中共的宣传,你会发现他们对国家的描述会尽可能的采取宏大而脱离日常生活的叙事方式,同时尽可能的弱化国家作为每个人生存的土壤的事实,给人一种强烈的架空感。比如各种强国新闻都喜欢炒作中美如何博弈,还有什么千年大计为人类未来指明道路啥的,几乎没有任何与中国人的生活生存相关的内容。同时《纳兔》等宣传动画则把中国完全变成一个和中国人毫不相干的卡通人物,观众也完全是以旁观者的心态观看这部剧的。因此,一个小粉红看强国新闻那哪是关心时政,这分明就是在追番!你跟小粉红争论政治谈论真相那真是扫了人家追番的兴,人家能不跟你急吗?

综上所述,党国的宏大叙事与架空宣传既能让国人产生一种参与宏图伟业的成就感,同时又有一种事不关己远离生活的疏离感,久而久之就在国人的潜意识里分裂出了一个完全脱离现实与生活的如同番剧一样的假想中国。如同生活与追番互不干扰一样,两个中国也在许多人的脑海中也“和谐共存”自由切换,现实的中国是用来生活的,而虚构的中国是用来茶余饭后吹大牛侃大山消遣的。此处需要指出的是,这两个中国国只是潜意识层面的,当事人并没有认识到自己脑子里有两个并行的中国,这完全是不自觉的。

很显然中国人在潜意识里也完全清楚中共的宏大叙事是假的,根本不会成为现实。所以他们吹牛时候巴不得天天打核战争,笑谈如何核平自己。因此本质上讲中国人的爱国情怀和追番看剧真就是一模一样的,完全只图一乐。因此一旦个人利益受损翻脸比翻书还快。

最后说说中国人潜意识里的两个中国的切换。这种切换也是很微妙且不自觉的。当中国人认为自己在讨论生活而非政治的时候,现实版的中国就会悄然激活,于是抱怨高房价高通胀低工资啥的就全来了。此时你完全看不到半点所谓爱国主义的影子。而当中国人认为自己在讨论政治时,架空版中国就偷偷上线了,于是什么大国崛起武统台湾超英赶美都来了。显然当今中国人的意识里,政治和现实生活完全是不八竿子打不着的。谈论政治不是讨论公共生活如何改善,而是纯消遣娱乐吹牛逼侃大山。当然这种荒唐的思维也是当事人不自知的,他可认为他是认真的哦!

有了这个认识,我们就能解释为何许多国人极度精分了,因为他们脑子里本就有两个完全不同的中国,不同情境会激活不同的中国。因此他们即使痛恨自己的憋屈的生存状态也不妨碍他们为“番剧里的中国”摇旗呐喊。

我甚至怀疑许多中国人头脑里可能还同时存在两个美国甚至两个地球,因此才会出现普遍的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或者一边抵制美货一边排长队抢购的怪象。总之中国人在考虑自身生活的时候显然会采取务实理性的态度,这里没有爱国情怀只有利益算计,然而当他们在谈论无关生活的政治时则马上切换到平行宇宙,开始脚踢这个拳打那个跟磕了药一样。而墙内互联网更是放大了这种心态成了群魔乱舞之地,自然不堪入目臭不可闻。

如果上述分析成立,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国人对中共的忠诚度也就是追番看剧的水平,一旦现实的重压让他们没法继续追中共的“崛起剧”了,遍地献忠的时代就来临了。
28
分享 2022-07-06

19 个评论

没错,这就是双重思想带来的影响,两种思想存在脑中,左右互搏,极度精分。长期生活在粪坑的反贼也是这样的,觉醒后最大的痛苦就是双重思想的折磨,需要强大的理性来压制内心深处那早已根深蒂固的粉红思想,为中共和支国辩护的冲动。
不知道寫日記去記下自己激動的心情,可不可以幫助解決雙重思想呢?如果寫日記記下的話,并且閲讀自己寫下的内容,他們就會發現他們做的事有多麽自相矛盾。中共也正是靠著抹殺過去記憶去保持自己。所以我想寫日記去記錄應該有幫助。至少他們應該不會說之前的自己有病吧?

追加:
的確,如果網上吹牛的時候才會出征的話,日記也會有限度,真是十分遺憾,看來模仿1984寫日記有難度
>>没错,这就是双重思想带来的影响,两种思想存在脑中,左右互搏,极度精分。长期生活在粪坑的反贼也是这样的...

太对了,我一个朋友以前是粉红后来觉醒了,知道中国是个毫无人性的地方,但是每逢宏大叙事他又不由自主会陷入到大国崛起雄霸天下的意淫中。最近他就在意淫中俄联手接管世界,属于是旧病复发了。
造成这种“精神分裂”还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中国人自古就被编户齐民,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是生活在一个地方,而偏偏中国又很大,各地差异也很大。所以说起国家概念的时候,大家想起了新闻联播中的北京中央,上海金融,再对比下眼前的一亩三分地,觉得自己的生活过不好和国家不好不能划等号,可以说自己的日子不好,地方不好,但是不能说幻想中的那个强大帝国不好。

二是中国人被迫养成的自我审查习惯,有的人是心里明白的,但是说党国坏话怕被揪出来批斗,所以就违心得说国家好。有的人比较傻,看见别人都说好就以为是真的好,也跟着叫。 叫着叫着,信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具体到自己的生活,傻子也能分出好坏,所以不存在一致叫好的情况。
>>不知道寫日記去記下自己激動的心情,可不可以幫助解決雙重思想呢?如果寫日記記下的話,并且閲讀自己寫下的...

大抵记不下来。这些心潮澎湃的大国崛起情结通常是侃大山聊嗨了或者网络上吹牛逼时才会有的。当一个人独处写日记这种内省的时候它们就会回到那个无奈又压抑的状态,豪情壮志早就烟消云散了。
国内的人长期被洗脑,估计大一统在他们心中就是绝对正义。在外面看,说中文的人来自四面八方,各自相安无事,维持和平,应该是共同心愿吧。我回国了的朋友就最讨厌听到谈5桶。
中国是怎么样的中国,

应该由各区域的人,自由辩论,各自全民投票,来为各自的区域来进行决定。各区域决定之后简单相加,就是洼地到底是怎么样的真实情况。普通人的脑袋和能力也就不过能处理自己身边的那点子事情。
哪个区域的人自己决定了还要压制其他区域的都是违反自由民主的洼地千年极右翼宗教思想。

只要各区域自由辩论全民投票,每四年一次,占据了区域议会的2/3席位,别说双重思想,就是200万重思想,除了骂一声宗教木头之外,也要认了。
还有第三个支纳
就是一群知识分子民小提出的什么中国台湾 中国文化好的一面在台湾 台湾是全世界中国人民主的希望
明明人家台湾的民主化就是去中国化

从地域来说 2个中国 一个是北上广深等一二三线城市 另一个中国是劳动力输出的外出打工省 后者经常出现什么拐卖人口 几个70岁的老头强奸13岁的女孩 或者什么一个村霸搞了好几个外出农民工的老婆
我不觉得有多种思想有什么问题,从不同立场出发本来就应该得到不同答案。

有问题的从来都是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试图在这些不同的东西里做出一个最优选择,然后以最优解为基石构建自己的思想。
>>我不觉得有多种思想有什么问题,从不同立场出发本来就应该得到不同答案。有问题的从来都是绝大多数的中国人...


我的問題是,為什麼思想非得從立場出發?

為什麼不能是選擇了一個思想,
因思想而確立自身立場?
這正是電影《黑客帝國》第一部的深刻之處(可惜僅限第一部)。
>>我不觉得有多种思想有什么问题,从不同立场出发本来就应该得到不同答案。有问题的从来都是绝大多数的中国人...

这可不是什么多重思想,而是严重的认知偏差和精神分裂。这绝对是病。
中国只有一个。
你是被党国教育洗脑,把中共当中国。所以出了两个中国。
>>我的問題是,為什麼思想非得從立場出發?為什麼不能是選擇了一個思想,因思想而確立自身立場?

那是因为中共是个邪教政党,是先有立场再从立场出发确定价值观的。政教合一社会大抵都是如此,立场是预先确定且不容置疑的
>>那是因为中共是个邪教政党,是先有立场再从立场出发确定价值观的。政教合一社会大抵都是如此,立场是预先确...


那這個立場是什麽呢?是隨著時局或領袖的變化而變化的嗎?
>>那這個立場是什麽呢?是隨著時局或領袖的變化而變化的嗎?


立场表面上是固定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与价值观。但是实际上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归最高领袖,他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因此立场实际上也是随领袖意志变化而变化。
>>我的問題是,為什麼思想非得從立場出發?為什麼不能是選擇了一個思想,因思想而確立自身立場?


我这里说的多种思想其实说的是多种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本身和现实就是有差距的,所以从哲学的角度来讲一个人可以拥有多种意识形态,甚至可以是矛盾的。

不是思想从立场出发,而是一个人思想本就来源于多种立场的意识形态的混合。更何况立场不是对错,它甚至不仅仅是对立。不要把为了维护利益有选择的发表观点,跟客观的从某一立场出发表达源于该立场的观点这两种行为混淆,这就是在偷换概念。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可以愤世嫉俗的认为律师给坏人辩护就是贪财没良心然后大肆抨击律师这个职业的价值观和道德。你也可以认为律师只是从被告的立场出发客观的在阐述案情表达展示被告的实情,而坏人得以逃之夭夭更多的原因是检方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辜负了真相。不仅如此,你甚至没有办法去区分这个律师究竟是什么一个出发点来选择了为坏人辩护。如何面对这种问题,才是你就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是依赖你个人所谓“思想决定立场”得到的是非对错正义感去审判律师质疑基于公信力的司法体系,还是你也能从律师的立场出发相信律师只是一个代理,站在被告的立场展现被告的真实意图,从而使审判保持在被告身上。

国人的问题在于他否认这种复杂和矛盾,并且因为自己的复杂立场而羞耻,甚至用对错来自我阉割。所以他们一定要找无数个理由为某种意识形态的正确性做辩护,这样才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他们所谓的思想不过是如何选择如何决策,思想压根不能决定立场,因为他们早就选了他们所学到的最正确的立场。
>>我这里说的多种思想其实说的是多种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本身和现实就是有差距的,所以从哲学的角度来讲一个人...



你講這麼多結果還是說你的思想是從立場出發,屁股決定腦袋啊?
>>你講這麼多結果還是說你的思想是從立場出發,屁股決定腦袋啊?


你这就叫,看不懂有理,摆烂无罪。中国人嘛,看到不同观点就要追着别人评论一遍抹黑一边杠,我理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锁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7-08
  • 浏览: 4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