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亲身经历的中国大妈舞蹈队往事

前几年,一群中国大妈在高铁上集体唱红歌。

网友吐槽:这节车厢并不是你们包了的,还有其它乘客,能不能有点边界感、公德心,不要打扰他人?

大妈反击:我们违反哪条法了,没人规定不可以在高铁上唱红歌吧,红歌哪个中国人不喜欢听,不喜欢唱?我们唱时,周围听众鼓掌欢呼者有的是!

点评:表现欲旺盛+无法共情其它群体=灾难

除了唱红歌的大妈,还有跳红歌的大妈,大妈舞蹈队所用音乐一般是:

1、红歌
2、民歌(少数民族为主)

我并不反对大妈们业余爱好舞蹈,如果她们租场地,排练演出,服装化妆,摄影,剪片,这是有益身心还小小拉动消费的自娱自乐方式,也起码会有亲友团死心塌地捧场。

可是她们表现欲旺盛+无法共情其它群体,总以为她们的舞人人都爱看,于是到处联系演出。大妈团的骨干多半总有几分人脉,大妈群体又是老资格,人家自己出钱买服装、自己化妆,送上门来为你们表演,还真不好拒绝。

Edit:因为这件事记忆清晰,我原文讲了很多细节,评论里有人抱怨阅读困难,那我自己写个太长不看版: 大妈们硬要来我们学校运动会上表演舞蹈;有个同学长跑后嘴唇发青,现场大乱;大妈们亲眼目睹全程,也有几个大妈参与过救助,但约定表演时间到时,所有大妈归队按时入场表演;还反客为主,自行跑上广播台报幕。

含细节全文:

作为艺教名校,我的中学编排的红色舞蹈获过全国一等奖,虽然表现的也是“革命先烈的鲜血染红了大地”这种傻逼主题,但是能搞成叙事性的现代舞,配乐都是为该舞蹈专门制作的,不是放《唱支山歌给党听》当BGM、大妈们拿扇子摇一摇、一会儿走位成S形、一会儿走位成B型,就叫红色舞蹈的!

所以当一个大妈舞蹈团通过关系,硬塞来我们学校运动会表演,其实学生们根本不稀罕。

大妈们有闲,下午表演,她们上午就化好妆到场。我是那次运动会的主要广播员,搭档一个男广播员。我们与她们协调的时候,告诉她们提前10分钟列队准备,但她们提前半个小时就列队准备了。

这时,运动会场地出事了:跑过终点后很多同学都累倒,一般会被本班同学扶起,架着回去,但一位同学说他躺躺就好了,他的同班同学就没管他。后来他就一直没起来。

那位同学可能有隐疾,但直接原因还是同学没一直看着他。因此,这事给全校同学留下的心理阴影很大:全校师生都在场,居然各忙各的,没人发现他不对劲,很多人都自责、愧疚。

我并不认识这位同学,但他是我搭档的男广播员的同班同学,据大妈们说还是好朋友。我的搭档听说他们班的同学出事了,说他从广播台下去看一看情况,去去就回,结果我左等右等都没见他回来广播,只好一个人坚守广播台,心里突突乱跳,强装平静在广播。

后来,我从广播台(在运动场看台最高处,能看到全景)看到人越围越多,意识到出大事了,害怕得手发抖,无法坚持广播,也从广播台下到运动场人群里。

我发现大妈队长竟然把参与救助的几个大妈都叫回到队列,说节目时间到。大妈们催促我用广播报幕她们的节目。

我气得耳朵里轰的一声,赌气说:那是男广播员的串词,你们找他去。

大妈们七嘴八舌:
我刚才在那边看到他(指男广播员)了,可怜的小孩吓坏了!
听说他跟xx(出事的同学)是好朋友,好可怜啊!
别指望他了,你去报幕!

对我来说,只是我的一个并不认识的同校学生,我尚且极度恐惧悲伤,对男广播员来说,是他的好朋友!大妈们竟然一心想着男广播员不能报幕她们的节目了!

接下来我应该是在慌乱的人群里发呆。过了一会儿,广播里居然传出了调整麦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我从广播台下来时明明关了麦!

是有个大妈站在没人管状态的广播台,打开了麦,直接报幕:各位领导,老师们,同学们,下面是xx节目!

这时,刚好那位出事的同学被师生用课桌抬到场边。而同时,大妈们入场站位。

(后来我才知道,是大妈们催促同学们把那位同学给放到课桌上抬到场边,因为场内她们要表演。)

我正好看到那位同学的惨白脸色、发青发白的嘴唇,我只看了一眼就害怕得不敢再往前看,就下意识地往后看,发现身后是大妈们,在场上排得十分整齐,准备开跳。

大妈们在场内站了一会儿,原地骚动了起来。为啥?因为她们能打开麦,却放不了音乐,只有广播台的才知道怎么操作,但是现在广播台上没人。

……

点评:表现欲旺盛+无法共情其它群体=灾难

我一直觉得,表现欲旺盛和共情是本质矛盾的。大妈们的七嘴八舌里,最多的关键词就是“可怜”:“可怜见的”、“好可怜啊”、“可怜的孩子”。然而她们嘴上说谁可怜,却并不像是在共情的意思。但凡能共情,这时候也不可能再有一丝一毫的表现欲。

过去了10年左右,这一场景还经常闪回在我脑海里:

我刚看到躺在课桌上的那位同学惨白脸色和发白的嘴唇,吓得不敢再往前看,就下意识往后一看,大妈们整齐站着,问:音乐呢?音乐!
15
分享 2022-04-28

26 个评论

punkie 黑名单
w文革那一代人,无视他人的任何感受。。。
>>


广场舞是鄙视链底层,音乐是红歌dj慢摇disco。

我说的舞蹈队还算在鄙视链里稍高的,音乐是红歌和民歌,有时还有enya之类西方轻音乐,或者林海之类古风音乐。

广场舞没有统一服装,编舞也只有动作没有走位,所有人动作一致(因为参与人数不固定,随时都有路人加入),只在广场跳,并不会上台表演,参与者除了大妈,还有大爷,底层为多,不需要化妆。

舞蹈队有针对每个舞蹈节目的不同演出服,编舞有走位,每个人的动作也未必一样,在广场的是在排练,真正表演会联系各种小区晚会、区级工会的组织方,正式上台带妆带灯光表演,参与者一般是年龄不太老的、重视化妆的、还想臭美一番的大妈。
>>之前有幸在公园见到过,我还说呢,感觉和广场舞大妈不一样了,浓妆艳抹衣服上还写着xxx舞蹈之家,我当时...


对的,就是叫xx舞蹈团、xx舞蹈之家、xx舞蹈屋之类。她们自认不是广场舞,你要把她们误为广场舞之流,她们还会认为侮辱了她们。

你最后一句太搞笑了。
稍微安慰你們一下,這事全世界都有
只是不管在哪個國家都是一種災難

https://i.imgur.com/hQxad7J.jpeg
这就是为什么我作为知青,却不喜欢看知青表演的原因。大部分知青表演一举手一投足,无不带着那个“无限忠于,誓死捍卫”时代的气息和特征。虽然他们只是因为幸运的原因脱离了那个时代,甚至可以说背弃了自己的誓言,背叛了那个时代。但许多表演者还没有从那个时代还魂,还没有从那个时代醒来。然而如果让他们重新回到农村山区边疆,却又是打死他们都不愿意的,更别说带上家里人。这是一个怀念着过去却又不愿回去,憧憬着将来又无法与时俱进,在历史和现实时空之间充满着思想和行动巨大矛盾的群体。而我对那个时代痛深恶绝,大妈们的广场舞比知青表演更低劣。
标题看的尴尬癌。
讲一个故事 
或者讲去掉 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a8521223 回复 punkie 黑名单
>>w文革那一代人,无视他人的任何感受。。。


跟习猪头一样,红卫兵一代是最没有文化教养的一代
跑完步或者其他剧烈运动后一定要有几分钟走动cool down啊!怎么你们的体育老师们不知道吗?!哎,摸头。。。
中国50,60年代的人最可怕了,🤢 他们死光了就好了 - 不过小粉红又成长起来了。。。这个社会没好儿。🙄
>>跑完步或者其他剧烈运动后一定要有几分钟走动cool down啊!怎么你们的体育老师们不知道吗?!哎,...


感觉体育老师是忙不过来,同学们是没体育常识,很多人跑过终点都是往地上一躺。

有的班安排了专门的负责同学,一个一个扶回来,有的班就没有专门负责这个的,大家随意愿去扶,他说“我躺一躺就好了”,本该扶他的就扶其它同学去了……所以我说悲剧本可以避免,本该扶他的那个同学最可怜,就是无知而已,后来他一直生活在愧疚中。

等大妈们死了,全员粉红的00后已经成社会中坚,所以中国真的不会好了。
说实话,我没太看懂内容,行文风格很奇怪。
>>说实话,我没太看懂内容,行文风格很奇怪。


TL;DR: 大妈们硬要来我们校运会上表演舞蹈,有个同学长跑后嘴唇发青,生死未卜,所有人乱成一团并且广播台都没人管了时,大妈们竟然还按时入场表演,自己跑上广播台报幕。

可能我出国几年之后,中文表达,尤其是叙事表达退化了。不过评论里有人还是看懂了的。
>>稍微安慰你們一下,這事全世界都有只是不管在哪個國家都是一種災難


其实从科学角度讲,大妈的方法是正确的。脱敏疗法确实成立,只不过要首先测出引发过敏反应的量,比如五克鸡蛋,然后从不会引发过敏反应的量开始,逐渐增加。故事里加入一根面条导致剧烈过敏反应,现实中一般不会出现。

当然普通人不能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进行脱敏治疗,但是漫画本身严重违反科学常识,这种用谎言对抗谎言的做法,不值得推荐。
>>其实从科学角度讲,大妈的方法是正确的。脱敏疗法确实成立,只不过要首先测出引发过敏反应的量,比如五克鸡...


别! 脱敏疗法得由医生主导护士24小时监控下进行。普通人千万别乱试,不然真的会死人的。你没见过不等于没有,发生在加拿大的花生酱死亡之吻听说过没?
>>别! 脱敏疗法得由医生主导护士24小时监控下进行。普通人千万别乱试,不然真的会死人的。你没见过不等于...


我说了普通人不能照做。你听说不代表具有普遍性。脱离剂量谈毒性不科学,拿过敏吓唬人没必要。

现实中具有极端过敏反应的人,不单自己要特别注意,而且根本就不应该有正常的社会生活,确实有对阳光,甚至空气过敏的案例,自己的健康情况特别,就要过非常特别的生活。就算没人想害你,如果自己粗心大意,比如故事里把自己的食物放在视野之外,或者你说的接吻导致接触脱敏源,这种意外会经常发生的。

我最烦拿极端案例当作普遍性的,严重过敏的人,有严重过敏的生活方式。抑郁症患者有抑郁症患者的生活方式。自己的健康情况自己负责,遵从专家建议,这是最基本的两条生活准则。散布过敏极端案例,就跟中共鼓吹肺炎死亡率一样,根本就是危言耸听,忽视正常的严重性分布,结果就是浪费巨大的社会资源。
>>我说了普通人不能照做。你听说不代表具有普遍性。脱离剂量谈毒性不科学,拿过敏吓唬人没必要。现实中具有极...



其實對食物的脫敏法應該滿困難的喔。
我稍微查了一下,目前找到的是這個: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以「吃少量致敏原」治療過敏,可能反過來增加風險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0005

我也稍微查了一下跟飲食相關的脫敏,像是花生這一類的過敏者,往往是建議對方完全禁止食用相關食品。
既然如此,漫畫裡面的內容,我並不認為這違反科學常識。


然後,說到「现实中具有极端过敏反应的人,不单自己要特别注意,而且根本就不应该有正常的社会生活」嘛......我覺得你這句話,說得有些過頭了。
至少漫畫裡面的內容,與其說受害者粗心大意,不如說加害者的行為防不勝防。
難道連對方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都不需要尊重的社會,能稱為正常?
楼主虽然年轻
但写得很传神
这些人就是
习近平基本盘
哪天中国变天了
她们也会投共产党的票
>>其實對食物的脫敏法應該滿困難的喔。我稍微查了一下,目前找到的是這個:The News Lens關鍵評...


同意,漫画本身没什么"谎言"的问题,严重过敏虽然少见,而且患者自己应该注意,但象漫画里那种明知别人有过敏还非要"改正"人家的行为,就是谋杀。
canton 🤬不友善用户
支那廣場舞 和全世界的其他文化圈國家的舞蹈是兩回事
这些臭老娘们就跟熊孩子一样,一帮毫无责任感,极度自私又幼稚的群体。
拿着可恨又顽固的家长思维对他人说三道四宽己律人,全然没有同理心,既无担当又无宽容。
很可惜洼地里的老不死除了这种就只剩下了岁静和靠墙偷着乐的货色。
>>其实从科学角度讲,大妈的方法是正确的。脱敏疗法确实成立,只不过要首先测出引发过敏反应的量,比如五克鸡...

你根本沒看懂就在炮
會認為「過敏只是偏食」的人,會知道什麼是脫敏治療嗎?
而且脫敏治療僅適用於少部份過敏原因,嚴重的食物性過敏根本不可能用脫敏治療
一知半解就跳出來幫無知護航,加油,好嗎
中国广场舞大妈是当代匪党的基本盘,又红又专有钱有闲,体制内退休拿退休金的居多。
记得以前还有去香港,台湾景点唱红歌的,什么行为艺术。。。
>>记得以前还有去香港,台湾景点唱红歌的,什么行为艺术。。。


她们可自豪了:外国人都没听过红歌这么好的东西!必须让他们见识一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