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员快一亿人了,谈谈你们眼中的党员吧

注意:不要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

在墙内生活很多年,我也认识了不少党员

我认为现在党员和非党员的区别已经不明显,我认识的人中,党员里没有独立思维能力和粉红的比例要高一些,但他们和其他人一样,主要信奉大国崛起和钻营获利,并没有对共产主义表现出格外的兴趣(我认识的毛左反而不入党,特立独行得很)

党的组织庞大复杂,但不同系统之间差距巨大,在复杂系统里(如小私企)没有价值的党组织已经溃散了(党员和组织没有联系,也不交党费)但在集体化明显的地方,党员人数和党的活动在迅速增加(绝大多数是形象工程,但组织力和控制力事实上都加强了

对于体制内或想进体制的人来说,是党员很正常,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加分项
对于不想进体制的人来说,成为党员是一种负担,很多人想着也许能沾点便宜,就上了贼船,现在已经后悔了(甚至有人入党之后才知道不能退。。。。)

海内海外,国企私企,各个地方都有党员。所以,也说说你们了解的党员和党组织吧!

各个方面都可以谈

但注意:不要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不要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不要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
4
分享 2022-07-01

37 个评论

补充一个报道 RFA 2022.06.30
习近平上台以来增近1300万人

报道指,共产党员总数比前一年增加3.7%,比共产党的18大召开时增加15.9%。也就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党员增加的人数约有1260万人左右。

在新进党员结构中,生产工作第一线的231.1万名,占比超过5成(占52.7%);大专及以上学历的211.5万名,约占一半左右 (占48.3%);35岁及以下有354万名,占比超过8成(80.8%)。
在总体的党员分布,大专及以上学历党员5146.1万名,占53.2%
>>补充一个报道 RFA 2022.06.30习近平上台以来增近1300万人报道指,共产党员总数比前一年...

生产工作第一线不知道包不包括体制内基层

他们的确在工作第一线,但很难说进行的是生产活动

如果不包括,只是工人农民的话,那就证明党员身份正在迅速下沉

共产党就是在向昔日全民党员的台湾国民党看齐了
>>共产党,一个能让人产生生理不适的名词,人类文明之敌,进步之敌,罪恶滔天,恶贯满盈,血债累累,罄竹难书...

是的,共党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最强的犯罪组织,绝对是血债累累

跟纳粹一样,多数中共党员也像在纽伦堡被审判的艾希曼一样,只会屈服于权威,一味服从命令,是平庸之恶
就是这无数份平庸之恶在一起构成了共产党,干尽了坏事
坐标国内某985大学:
人缘最好情商最高最会来事参加活动最多的那些同学,都被发展入党了。这部分人学习成绩普遍也不错。
成绩最高的几个同学里,除了个别讲着流利英文准备移民的富二代知二代对入党兴趣不大外,家境相对普通,从小完全接受国内教育,口音Chinhlish的那些优等生基本全都预备入党了。
在名牌大学里,共产党还是很注重吸收学生的,吸收的要么是高情商那部分要么是高智商那部分。没有入党的要么是十几岁就走遍十几国的思想比较国际化的有钱人,他们不可靠;要么是综合成绩在后三分之二的普通学生,他们是落选者。
要说学生党员有什么共同点,一个是他们城府深,小小年纪就懂得为自己的前途铺路镶金。内心深处很现实很利己;另一个是他们普遍对共产主义认同但不信仰,也没读过马列毛的著作。唯一能体现他们无产阶级立场的时候就是参加学校统一组织的党团活动坐大巴集体去慰问老红军。这个场景就有你们在新闻联播上看到的那味了。学生党员,是被用共产主义的幌子吸收制造官坯子的。他们的目标明确:要么当官僚阶级要么当官僚资产阶级,即使都没混上投简历的时候也是个优势。你要让他们去帮工人维权,践行一下共产主义理想,借他们十个胆也不敢。
北大前几年还是出了几个狠人的,岳昕,沈梦雨,邱占萱,这些学生是党员吧,真跑深圳去组织工人运动了。结果是抓的抓,封杀的封杀,连北大马克思主义读书会都被解散了,北大直接中宣部空降一个校长过来。属实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件事也充分暴露了中共的古代官僚本质。
共产党的力量不是靠人多, 而是核心那些真共产党员的组织性。
那一亿人里大概就十几万是颠覆政权的真正对手

其他的大部分都是可以利用的资源

<苏共亡党十年祭>-来自党校教授黄苇町, 这本书里面说:苏联共产党完蛋正是大量入了党却缺乏信仰的党员发现党组织变成个人利益的障碍于是要共产党滚蛋

他的语气比较否定, 其实正是反贼应该促成的
普遍比较利己和虚荣。心中长辫子的大清人,官僚意识非常重,管不听话的人叫刁民。
听床师 新注册用户
我认识一个“民主党派”(拍手党)的党员。
国企。
党员们很惨,每天都要学习强国,连刚生完孩子在医院住着,学习强国落下了,都要接到支部书记催学习强国的电话。
所有破事都要冲在最前线,比如抗疫志愿者,交通维持志愿者,大型活动充场面,就是免费或廉价劳动力。
工作之余要开党组会议,要拍照留档,组内轮流写文章交差,每个季度至少要搞一次党员活动,比如敬老院慰问,红色基地参观,占用休息时间。
如果在党内有个一官半职,比如基层支部书记,那正事就别干了,工作时间的三分之二都在忙活党的事,比如写各种材料,催盯党员们学习强国,组织活动。

以上工作,不仅拿不到钱,或只有很少量的钱,而且工资的一部分要交党费。很多党员都是大学期间涉世未深时,受辅导员蛊惑,同学间积极入党的氛围,家庭望子成龙升官发财的不切实际的期望,所欺骗蒙蔽,误入党组织,后悔终生。
我就是党员啊。 p用没有 还想着法的剥削没背景的党员。遇到啥事就党员带头 她妈的 最后悔的就是入党了。至于统治中国的共产党 跟我们普通党员也没关系 中国和 共产党就是那几个红色血脉的私产罢了。 祝共党早日倒闭。
如果说刚建国那段时期,中共党员还有点为民服务。现在嘛,加入中共成为党员,才能更好的为自己利益服务。
党员人数创历史新高的贴,目前贴已经404https://telegra.ph/file/1a62a8282e2b8ada5f6d9.png
大部分交交党费的党员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
引用编程随想的观点:党只是小部分权贵用来统治的工具。
现在党员都严格要求交党费,所以党员数量多党的钱财就多一些。

未来中国民主了,应该对党里一定级别和身份以上的人处以没收家产财产的惩罚,以补偿过去许多年里受党迫害过的广大中国人民。对普通党员,应处以一定数量的罚款,课以例如十年或二十年的期限。因为是他们的支持让中国受匪党荼毒七十余年。
我能接触的都是些外围,都是当初指望靠入党捞取好处的结果似乎前途也到头,28岁后还是小科员那种,经常聊以自慰道:“党员能抵一条命”,然后放狠话,抱怨党费交得多,大骂王岐山
我自爆我就是啊,学校里入的,进了社会没啥屁用,包子上来后还要每年几千党费,每周一政治学习,基层CCP大部分都骂娘了,我想说CCP普通党员是墙内反贼的主要来源
共产党就是中国人,中国人就是共产党

虽然没法证明正确性,但这句话是可以运用到现实中的,或许这就是真理吧
大学里积极入党的十个有九个都是官僚气十足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这种人多半反而对共党的本质有深刻的认识,加入共党就为了在未来的晋升道路捞取好处,并不是真心认同共党那一套。我一个同学就很典型,他对修宪、六四之类的事一清二楚,平时私下里还会和我一起调侃“全过程民主”,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哥们是个可以深交的对象,直到我发现他提交了入党申请书。。。从此以后我就和他彻底点头之交了,不过人家本来也没把我这种团员都不是的人当回事吧。呵呵。

品葱上有些人觉得这种人比粉蛆好一点,但我认为这种人比粉蛆更讨厌,也更危险。粉蛆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充其量是蠢,这种人就是纯纯的坏了,明知共党之罪恶还积极加入,私底下却又弄得和反贼似的,到时候背地里捅你一刀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以前据说好一点的大学里对于这种人都是很不屑的,现在却遍地都是这种人,我一个非团员倒跟个傻逼似的,真的是不爽。

还有,现在高校各种性骚扰、学术造假、水论文刷简历、支教歧视当地小孩的事主,哪个不是党员或者积极分子?虽然说哪个群体都有坏人,但这高的离谱的比例足以说明现在的学生党员都是哪些人了吧?
但是中国吃公家饭的就有一亿多人了,退休老干部,国企职员,公务员等等。
我说三个认识的九零后党员 可能具有一定代表性: 

1. 毛粉 以党员为荣 但也有左中右的意识 
反对极左和朝鲜化 讨厌公知 但能够正常讨论 并不会像粉蛆一样主动去咬人 

2. 父母都在国外 喜欢二次元 思想偏岁静 
不发表政治观点 隐瞒自己的党员身份 直到因工作原因才意外知道其是党员

3. 思想偏保守改革派 关注性别等议题
对高额党费有抱怨 并借口失业而少交 但不敢不交

它们均不担任体制内职务 且无法凭自身能力获取党内特权 一样要受私企老板的盘剥
你会发现 它们就是千万中国人的侧写 做的恶甚至比普通人还要少 
对于多数党员来说 所谓的党员身份 真的只是一个数字
如果有所谓的清算 我会站出来为他们担保
人数多其实也没什么意义,心里都明得跟镜子一样,在现在的大环境下,谁都不舒服。昨天亲耳听到刚参加完党庆活动的两个人聊天,现在这人数多有什么用,苏联的人数也多,解体不也是一晚上的事。公道自在人心。也就是现在能图个好处,挂个名,真到时候楼塌了,回头看一眼的人都没几个。
不在国企和政府工作,在私企工作的话,根本注意不到同事是否党员,也没必要知道同事是否党员…………
三代风流人物 🤬不友善用户
李大钊陈独秀这帮人初衷是美好的,追求民主自由,可惜一代不如一代。列宁斯大林波尔布特毛泽东把共产转化成独裁恐怖的工具。

不过从一大到十九大,中共茁壮成长。最初只有58人在浙江嘉兴小船嗑瓜子,现在九千万党员站在紫禁城之巅,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陈独秀李大钊等创始人九泉之下深感欣慰。
>>坐标国内某985大学:人缘最好情商最高最会来事参加活动最多的那些同学,都被发展入党了。这部分人学习成...

你说的这仨人是不是又现在仍是失联的?生死不明
我就说一个,少数明族的党员,我在某学校参观时无意间认识的。具体哪个民族就不说了,还过斋月。入党那天还专门发了statement 告诉大家。
最主要的是结合BBC上个月的那条迫害新闻再看这个人的言论和三观,这个世界真是太魔怔了。
>>我就是党员啊。 p用没有 还想着法的剥削没背景的党员。遇到啥事就党员带头 她妈的 最后悔的就是入党了...

你可以随便出国嘛? 护照什么的还自由吗
>>我说三个认识的九零后党员 可能具有一定代表性: 1. 毛粉 以党员为荣 但也有左中右的意识 反对极左...


这个隐瞒自己党员身份的就很可疑……八成是个反贼。岁静才不会隐藏这个
身边的党员都是为了考公务员事业编方便才入的。大部分人都是岁静
>>你可以随便出国嘛? 护照什么的还自由吗


这个不是党员现在也不自由,要看疫情过去后的情况
在内地上大学的少民基本上都是小粉
>>你可以随便出国嘛? 护照什么的还自由吗


当年刚开始喊 七不搞五不讲的时候 我就准备润啦。 无名小卒 组织关系我都没挂靠。 理论上我早就自动退党了。
很多年前  大学里入党都是为了未来可以在工作上有好处  都是非常功利的目的  难道还有傻子是为了狗屁的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吗?
许多黨員都是為了賺錢升職之類的而選擇加入黨員,而不是因為自己很愛黨而加入黨,當然不排除這之中有粉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lanmZylTJQ

不配称为人的畜生
>>我说三个认识的九零后党员 可能具有一定代表性: 1. 毛粉 以党员为荣 但也有左中右的意识 反对极左...

呵呵呵,你可能是没遇到"党员反贼"吧。
糊里糊涂就入党的有很多,这类人能入党主要是因为各单位的党支部年年都有党员发展任务。
如果这个党有可以申请退党的机制且真正执行,估计党员数至少能减少三分之一。
为万世开太平 新注册用户
分享我认识的三个党员,我祖父辈,父辈和同辈的三代人,希望有一些参考价值。
祖父辈:坚定的共产主义的支持者,当过兵,当过官。常常跟我分享他过去的从军经历。然而讽刺的是,我是从他口中才了解到文革和三年大饥荒的。可以说,他了解中共内部权斗的运作方式,但仍然对社会主义抱有信心。但我感受得到他内心真心希望中国变好,当时出现院士集体辞职事件和高考替考事件时他这么说:“没想到现在能让他们乱来到这个地步。”
父辈:典型的粉红,常常分享他对各地分离主义的厌恶以及为当下政权的辩护。但和无脑粉红不一样,他的所有想法都是基于墙内咨询不对称和舆论环境下做出的判断,当我尝试套用个案,如郑州大水事件,他也会做出“出这种事市长书记应该下台”的判断。同时也知道利用自己的党员身份获得利益。我能成功润出去可以说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他的帮助。
同辈:一个平凡的老实人,为了行政保研选择入党,成天向我抱怨入党所需的万字申请很麻烦,当我问及为什么入党时他回答:“没办法,没背景只能靠党员身份混。”
总结来说,我认识的党员基本上没有坏人,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但身为一个反贼,除了资讯不对称以外,更多的是价值判断的区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为何给我安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7-03
  • 浏览: 7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