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案追踪:朋友的父亲——一个党员的猎奇故事 10月25更新

我有一个朋友,他的父亲是党员。

早年是在上海市政工作的,年轻的时候没少吃过斗争的铁拳,从莫名的贪污举报,到诬陷的桃色事件,基本上都挨过一遍。关键是朋友父亲的部门是上海市的市政养护这一块,专门进行城市整改等各项工程。

2017年的时候,他的父亲转职为普陀区拆迁办二把手,当时朋友跟我说他父亲一年就能拿五十万。当时我也觉得这是个好营生,但是在2021年的时候6月,朋友的父亲因为遭不住拆迁办内部的巨大压力而离职,转而在西部集团下开办新的业务。

但很快,吊诡的事情就发生了。

朋友家在2019年于嘉定区买了一套房子,离外省大概也就四公里。但是也就在那一年,朋友跟我说,他的母亲发现他的父亲好像不太愿意碰她了,而且经常早出晚归。

更奇怪的是朋友家的房子问题。夫妻二人因为对于房子的处置问题有了争执,朋友妈妈认为应该用做投资,朋友父亲则认为应该当仓库用。最终前者不敌后者,房子也很快变成了另一个储藏了不明物品的家。

朋友跟我说,他的母亲在家里一直处于比较弱势的一方,平时的家务活父亲基本不参与,而且有几次开玩笑的称朋友母亲为丫鬟,而他自己是老爷。虽然朋友父亲不以为然,但是朋友母亲相当介意。

2020年下半年,朋友母亲的手机收到了一份账单,是新家的水电煤使用情况,一共用了100多块。新家一直都用做仓库,没人会去住,怎么突然产生了那么多的费用?在朋友母亲的逼问下,朋友父亲才开口了,原来他的一位领导“朋友”家里装修,需要借个地方暂住。但是朋友母亲这次彻底怒了,朋友说,平时朋友父亲做什么重大决定基本不跟母亲讨论,之前朋友爷爷去世以后,朋友父亲一直想让朋友奶奶住过来,但是朋友母亲拒绝了,因为婆媳关系之前就不是很好,这要住过来就翻天了。朋友父亲甚至拿离婚来威胁朋友母亲,但朋友母亲一直坚持,朋友奶奶才没住过去。

这次朋友母亲彻底愤怒了,扬言要去新家里把领导赶出去。但是朋友父亲又用离婚的理由来警告她,说她敢去就离婚。虽然朋友和他母亲出了门,但最终朋友母亲还是害怕了,决定回家。

但这件事情还没结束,朋友上周生日刚过去,早上就被他父母的吵架声吵醒,本来以为很快就过去,但没想到,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母亲跟他说她要去一趟新家,因为水电煤的费用基本还有,而且那个家里有个地方,最里面的主卧一直锁着。朋友放心不下他母亲就跟着一起去,结果进了屋子,朋友就发现有两个房间,一个装了货架,货架上有很多茶叶,旁边地上还有好几瓶红酒,另一个房间的地上,有十几袋大米。走进客厅,靠近阳台的地方有一个衣架,上面放了几条浴巾,还有朋友父亲的一件衣服,和一件不知道谁的女士内裤。

朋友母亲一直担心朋友父亲有外遇,看到女性内裤以后大惊失色。接着,朋友跟着他母亲走进厨房,朋友说他翻了翻冰箱,发现了一盒7月29号的鸡蛋,和好几个已经过期的食品。

之后,朋友和他母亲进了他爸的书房,房间里没什么特别的,橱柜里除了茶叶、手饰,有一层专门放了朋友爷爷年轻的时候收藏的各种毛泽东像别针。我朋友还特地开了他父亲的电脑,除了工作文件没什么特别的。

最大的问题是主卧没法打开,因此朋友母亲叫了开锁匠来开锁。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朋友和他母亲又查看了阳台,他母亲没发现什么,倒是有几个雕像引起了他的兴趣,一个小型的牛头骨,一个古埃及法老雕像,和应该是中美洲文明的器具仿品。没一会开锁匠来了,朋友和他母亲进了房间,发现房间布置相当简单,补一张图:

https://telegra.ph/file/7fe53962c1367cbd30a4d.jpg

房间里连衣柜都没有,就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桌。窗帘后面的卧台上倒是放了几袋衣服,但十分散乱,不像有人常驻的样子。进了房间以后有一张黑色的椅子,椅子上放着一个包,包上还覆盖着一条橙色的小浴巾。朋友母亲进了浴室,发现浴室的浴缸边放了好几瓶洗漱水,两把牙刷。我朋友跟我说,他母亲一进房间直接没声音了,说了句“这么简单啊”。但是后来朋友跟我说,他母亲决定和他父亲离婚,而且在这周一早上就去办了,但是民政局给他们了个离婚冷静期三十天,反正还没离。

结果这两天我朋友又给我发消息,说他母亲选择原谅他父亲,因为他母亲不想孤独终老。

我这两天和我朋友盘了盘细节,因为他父亲在转单位以后成了一把手,但是工资减少了,而且接触的人也杂了。朋友跟我说,在接触的人里有一个前解放军上将,七老八十还左拥右抱,年龄大概二十多。说实话我是不怎么震惊的,因为前政治局成员姚依林还经常大早上跟女服务员发生关系。但我认为,朋友父亲可能是为了新的单位攀关系、拉资源,而给领导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地方,将新家变成了小红楼。

品葱的诸位这么觉得呢?请在评论区留言,我和我朋友需要大家的帮助,这件事情也会一直更新。
1
分享 2022-08-19

7 个评论

自己去跟蹤一段时间,想办法调监控或装摄像头。
>>自己去跟蹤一段时间,想办法调监控或装摄像头。

我朋友他妈本来说要请私家侦探,结果害怕暴露也不知道怎么找,后来又买了摄像头,说是周三去装,结果昨天告诉我他妈放弃了🤣但我朋友还是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和我朋友准备跟踪这件事情,关于这一点我也会持续更新的。
题主是小说家哦,诸位不要入戏太深字数补丁紫薯布丁
这种事更多跟私人生活道德有关,和党员身份关系不大。
即使身份作为共产党员,人的可支配时间也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属于共产党的,尽管中共理论要求如此。
不排除有一部分人没有理解现状,而是沉浸在只存在于宣传中的社会主义神话世界中,但很多人理解了现实,那就是共产党变质了,和四一二政变后左派人员被清洗的国民党一样,已经丧失了其政治理想,只作为权贵阶层的统治组织存在。
共产党员早就不是道德完人了,宣传都不再大力赞扬共产党员作为先锋队的纯洁性了。
在理解这一点后,共产党员身份从一种带有圣徒性质的无产阶级的善人变成了一种追求权力和地位的职业,就像某种公司或帮派一样。
最可悲的是,尽管已经丧失了理想,但为了保持合法性,中共言行不一的宣传行为从未停止。
>>题主是小说家哦,诸位不要入戏太深字数补丁紫薯布丁

虽然我是小说家但照片我都放上来了🤣而且我答应了葱油们会跟进,这件事情我自己都很好奇,因为我朋友说他父亲什么都不跟家人讲,所以朋友他妈都靠猜,最搞笑的是朋友妈妈一直都纠结于小三,我朋友纠结的是小红楼,但一般一个事件的原貌肯定与猜测天差地别
>>这种事更多跟私人生活道德有关,和党员身份关系不大。即使身份作为共产党员,人的可支配时间也不是二十四小...

其实有点关系,我另一个朋友自己就是党员,他有句话就说的”党员人均性压抑“,我觉得这点分析的很精辟,因为很多人将党员的私生活和道德挂钩🤣我朋友跟我说在他眼里他父亲是非常有道德标准和职业操守的党员,这点从我朋友说他父亲新家书房的书柜上摆满了毛主席纪念章就可见一斑,而且我朋友跟我讲过他父亲在拆迁办时期的往事,基本上是偏帮助百姓的,尽量动用强制搬离的程序,都是好言相劝,也尽量帮助搬迁的人们度过难关,因此据朋友所说,就在他父亲离职的2021年依然有人写举报信说她父亲和别的女人上床,还放了照片,我朋友他没见过但是他妈跟他说那张照片明显是ps的,这还只是区政府拆迁办,都嚣张到这般田地,中共腐烂到什么地步也就不多说了😅
>>其实有点关系,我另一个朋友自己就是党员,他有句话就说的”党员人均性压抑“,我觉得这点分析的很精辟,因...


唉,少数有良心的人也改变不了中上层是些什么货色的现实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