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需要一场冷战

我觉得有不少人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共匪这种体制,在技术层面上全面超越美国确实是不可能的,但是,它能调动所有的社会资源集中于一点,以此获得巨大的动能,在一点上集中所有社会资源取得突破却是有可能的。

目前最前端的三个领域,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技术。整个自由世界在这三个领域的发展都是受到极大的钳制的,隐私保护,伦理道德,人权,这些东西显而易见会极大的钳制自由世界在这三个领域的发展,这从很多科学家的发言就能看出。但是,共匪在这三个领域的发展不会受到任何钳制而且显而易见在这些方向上集中力量。数据收集,智能辨识,人体实验,共匪可以肆无忌惮的做这些事,在大数据上集中力量已经显而易见,生物技术上从前段时间的大舌头录音里也可见端倪。

所以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需要一场冷战,需要尽快的来一场冷战,乃至于热战。共匪的发展必须被压制被摧毁,红龙必须被杀死。这不止是为了美国,更是为了整个人类文明。

也许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但这个可能性确实是存在的,整个人类文明被带入一个战栗的未来,比1984更1984的反乌托邦帝国。

我希望川普能够不让我失望,但不得不说,最近川普有一些令人不安的倾向。民主体制的一个缺陷就是,如果它不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就很难以为了危机去付出牺牲,特别在和平了这么多年,左倾思潮的影响下就更是如此,但共匪这头巨兽,其实并不是美国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能摧毁的敌人。
 
愿人类文明不再次进入一个黑暗的迂回,愿野蛮不再击败文明。但不得不说,全球化让共匪成为了比苏联更加危险而狡诈的敌人,全球化让共匪获得了以野蛮战胜文明的可能性,这不得不说,非常可悲。
6
分享 2018-11-16

27 个评论

我知道你以中國人自己的角度來看,這樣最好。但中國人思考問題的一個最大的問題是,為什麼事情都是如你所願?不管是熱戰,還是冷戰,燃料都是韭菜的命。以及美國為什麼要耗費自己的命讓中共解散?然後難民潮出來?美國人幫中國民眾打仗,讓中國民眾解放?

你很明顯可以發現,你所期待的熱戰,不合美利益,冷戰符合美利益,會發生,但又不至於過激到中共垮台(是的,中國文革都沒垮)。中國這個國家超出其他國家預期的韌性是一道對統治者的祝福同時也是對民眾的詛咒,民眾根本沒預期到這是甚麼。

在中國歷經收縮時,美國也步入資本復甦期,當美國步入繁榮期,開始生產過剩時,那時中國就改革開放2.0了。美國不會拒絕一個市場來大量購買物資,如同改開初期每個中國人開心買牛仔褲一樣,他們沒意識到這是美國生產過剩的次品。接著,中國又會開始生產過剩的反吸血,於是又開始貿易戰2.0,冷戰3.0。美國又將世界工廠移往東南亞。

這是一個從宏觀角度的全球吸血模型,在這個模型中中共垮台對美一點利益都沒有。美會最大程度的吊一口中共的氣,讓它不死。中共也樂的幫忙,這個模型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證政權,以30年開放,30年收縮的方式確保受到西式教育與自由主義者不要那麼多。所以呢,既然有更好的吸血模型,美國為什麼要花自己的命來幫中國人解放?為什麼中國人老想著外力幹死中共?

我認為中國人每個人本身都有習得性失助,《巨嬰國》這本書說的不是沒道理,從思想上就看的出來不是自救而是求人救。大家都長大了,都是成年人了,沒有美國爸爸了,就只是這樣而已。
對於北韓的核武,美國看似反對,實際是坐視不管。為什麼?北韓的核武對兲朝的威脅更大。

不要只聽美國怎說,更要看美國怎麼幹。中國的事情還得中國人自己解決,美國只是輔助條件。
总觉得这样也挺不错的,野蛮人利用人工智能击败文明人,统治世界,然后野蛮人智力低下,慢慢被人工智能控制,人类沦为人工智能的奴仆。然后人类文明消亡,变成人工智能的机械文明。
文不对题,我说的是世界需要,而不是桂枝需要 。照你的逻辑美国打什么纳粹搞什么马歇尔计划啊,呵呵
我覺得再過約兩年,你看看美國動向,你就能看懂我在寫甚麼了。至於世界需要?世界真的需要嗎?中國人受苦跟世界甚麼關係?

你如果要拿納粹來對比,你好歹要理解美國甚麼時候才參戰。知道嗎,當你有去詳查美國參戰時間後,這論述很漏洞百出。

我能理解你很苦,很壓抑,被關在鐵屋子,遲早有天會窒息的絕望。但那跟世界有甚麼關係?美國人能體會你的絕望嗎?日本人能嗎?韓國人能嗎?你站在中國人的角度看,世界似乎要崩塌了,要崩潰了。可惜世界上其他人不是這麼看的。

只要中國沒有跨出那條線,你所期待的納粹熱戰就不會發生。

對美國而言,美國人的命才是命,中國人的命不是。
我觉得你压根就没看清我写了些什么就来放屁了
“民主体制的一个缺陷就是,如果它不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就很难以为了危机去付出牺牲,特别在和平了这么多年,左倾思潮的影响下就更是如此”

还3.0,别搞笑了,冷战一旦开始,就不存在钟摆效应的可能性,美苏冷战都结束那么多年了美国人都对俄罗斯抱有巨大敌意,你以为美国是和桂枝一样领导人一句话说掉头就掉头的?
「說掉頭就掉頭」

還真就是。日本被搞這麼多年,中國人不是說舔日就舔日?美國還打過韓戰咧,天安門事變之後全球制裁,也是說轉就轉,說接受開放就接受開放。

拜託,這是國與國之間的戰略關係,P民意圖到底跟國家戰略有甚麼關係?你恨不恨,你超恨,又如何?實際上就是I don't care.

P民的問題就是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也把自己當世界中心。你在水深火熱時,日本P民能忍受你的苦嗎?不能,他只能體會到自己在日本上班壓力很大。他只在乎它能不能搶到超市特價品。這根本不是世界問題,是中國人自己的問題。中國人拉了一坨屎叫做中共,把另一坨屎趕到島上,然後要全世界幫忙擦屎?會不會太想當然爾?別人憑甚麼?我就問憑甚麼?

命是自己的好嗎?自己負責。你對日本的恨也自己負責,美國人對蘇聯的恨也自己負責。國家只是做他應該且必須去做的事。
这个世界不需要冷战。中国人不是世界中心,中国人的死活,对这个世界并不重要。不要有公主病,谢谢
89能和冷战相提并论?有些人是不是脑子堵屎了?朝鲜被解除制裁了吗?川普不是盛赞普京么?但美俄的关系依然无法修复不是么?哪怕89年之后,华府的亲熊猫派都没有全面失势,美国人对桂枝的感官也没有彻底改变,不得不说桂枝在美苏冷战中的站位确实对其后美国的态度起到了巨大的帮助,而89年的时候,苏联可还没垮呢,你连这点都搞不清?
我这文章分明写的是桂枝对于世界对于人类文明的威胁,不知道一帮支蛆非要和桂枝人扯上关系一通牛头不对马嘴干嘛?
桂枝是人类文明的病毒和威胁,这到底和公主病有啥关系?我很怀疑这些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是不是又是从大外宣跑出来的。
唉,人身攻擊了。你贏了,你說的都對,好不好?世界超需要,美國超想解放中國,全世界都怕中國,你說的都對。

你反共,但本身在言詞交鋒的方式和中共沒甚麼不同啊,都是要最贏,要星辰大海。
話說,你使用桂枝是代表你身分認同有問題。大外宣是扣帽子技法。你如果想顯示你和中共的不同,少玩點文字遊戲,謝謝。
中國人本身或多或少都接受中共的DNA,潛移默化的影響,自己不知道而已。
有句話說中國人都是潛在的共產黨,雖不中,但不遠矣。
你这种言辞交锋里只会学共匪一样玩弄话术偷换概念的人,我除了艹你妈还能说啥呢?我没说全世界都怕桂枝,这根本不可能,我说的是桂枝的发展对整个人类文明具有巨大威胁。我也没说美国人超想解放桂枝,我这整篇文章都是站在美国人角度来谈,我明白民主的弱点。而你只会不断歪曲别人的意思,偷换别人的概念,显然只能是一条共匪粪坑里煮出来的支蛆了
實際上我完全看不出中國有可能打贏美國的可能,美國也沒有進攻中國的可能。核彈制止了任何中國外部改造的可能。民主比你想的要強大多了,這種可彈性抽換總統的體制戰時力量比你想像中的大,平常也最能適應經濟體制的低潮期。你貶低民主做甚麼呢?你知不知道這百年來戰爭最多次的國家是哪個國家?

你的理論基礎就有問題,後面都是基於錯誤推演的,整個就是滑坡謬誤,還幻想中國真能星辰大海?別想了,我跟你說,連台灣都打不下。旁邊日本也打不過。

後面甚麼支蛆的我就不回應了,我也不理解你貶低民主能對你討甚麼好,散播恐懼?
身份认同和你这条支蛆不同就是有问题?谁在玩文字游戏,支蛆学得会撒泡尿照照自己么?我这文章有说过桂枝人受苦?我这文章是从桂枝人受苦出发的?支蛆你的支共基因都快从屁股上冒出来了
跟你說個道理吧,胸有邱壑的人被反駁是不會生氣的,他們知曉自己懂得些甚麼,被反駁也不會打到他們的根。論基被整個打爛,又不能說回去的,才要生氣,這樣懂了嗎?
當你生氣時其實下意識的就已經認識到自己的理論有不完善的地方,中國人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死不認錯,認錯對他們是很困難的,總是氣急敗壞大罵。

為什麼會這樣呢?看看自己的家庭環境吧,當父母被你指出錯誤,你父母是不是指著你的鼻子大罵「小孩子懂甚麼呢」、「不孝子」、「少年強說愁」。這是一種行為上的遺傳,從家教上就根本阻止自己的認錯屬性了。我相信任何中國人都同意,根自己的父母說裡是多麼的難,所以中國的解法是掩蓋,不說,不刺。當作沒這回事。是不是跟政壇很像呢?
可能性不大但是存在,说白了,越是放纵桂枝的发展,未来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桂枝又不是一个完全闭关锁国自己管自己艹桂枝人就满意的政权,它是具有巨大的病毒扩散能力的。王健死在哪里?品葱建在哪里?品葱管理员又在哪里?东南亚,非洲甚至欧洲,都因为桂枝的存在而逐渐不再安全。桂枝想要打造的反乌托邦系统,哪怕是一个和美国并驾齐驱的平行体系,其存在也是巨大的威胁,特别是全球化的情况下。
這個很明顯全球都在做了,全球政府右轉不是沒有原因的,亞裔細分法案不是沒有原因的,各國封閉移民政策不是沒有原因的,然後,華人生產旅遊最近被川普檢視不是沒有原因的。未來幾乎可以肯定,美國會清理所有的旅遊產子,以及現存的留在中國的美國籍青少年。這些政策明顯的地方再甚麼呢,鎖國,冷戰。

全世界都知道中國是威脅,但就這樣而已。要中共垮台,那也是沒戲。就把你封再那裡。中國人能忍受中共統治,全世界有甚麼理由不能忍受那麼一咪咪,真的就是一咪咪的威脅呢?更何況他的軍事實力根本沒有自己吹的那麼強,甚至不如冷戰前的蘇聯。
和你说个道理吧,我对热爱偷换概念,扭曲别人说话意思的支蛆一向就是这个态度,你不断拿美国人不在乎桂枝人死活来反驳我,而我文章的意思是在强调桂枝对世界对人类文明的威胁,你扯上一堆无用的空话只是在凸显你的弱智罢了,你至今连像样的对口的反驳都没有做出过,和这种说话牛头不对马嘴的弱智辩论,会生气才是人之常情。
全球化的彻底逆转很困难,共匪也很难彻底封死,非洲东南亚乃至于欧洲,你怎么彻底封死?共匪已经呈现出强烈的扩张和进攻态势了,有些人非得视而不见么?真打起来反而是一了百了了,但是共匪在大数据和生物技术上很可能产生的超常发展有可能会带来非常不妙的态势,这方面共匪具有的低人权优势太过明显了。只要能打垮共匪的经济,热战当然不是必须的,但冷战的进程目前来看也有点曲折。
封不死,東歐本來就受過社會主義荼毒,中東本來就是一代一路大本營,以色列甚至根本就偷運物資到中國,給中國緩解壓力。「強烈的擴張和進攻態勢了」,這個我想很明顯西方媒體整天再播,有甚麼問題嗎?但你這邊邏輯全部理清,這就變成美國必須打中共的理由?

當年納粹都不是美國先開打的,現在你要美國先打擁核國?美國真這樣幹了,你覺得會是合理的?

至於生物技術,中國去西醫,以後中國就看不到西醫。我有點不懂政府政策和你的邏輯有甚麼搭上邊的地方。大數據在外面也只對顧客投放有效果,還有一些生意模式。只有在中國境內被當成恐怖鎮壓器材。
人体实验搞出来的技术会是拿来给你屁民用的?你是不是没听过大舌头录音么?
要说热战,至少我觉得美利坚打掉支共的南海人工岛是完全合理的。哪怕不打热战,全面冷战也行啊,但这个过仍然还是比较曲折,全面冷战同样需要美国付出很大的经济代价。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谜语:什么东西是你爹,是你妈,是你哥哥,是你崽?
题主的意思是,万一中国统治了世界,那么将是人类历史以来最黑暗可怕的时候。
難點吧
共匪的錢和家人都在他們的敵人身上
其實也沒什麼好打的
汉民族不是一个侵略和扩张性很强的民族,这和俄罗斯民族不太一样,个人认为即使国家到了崩溃的边缘也只会对周边发动小规模的局部冲突缓解国内压力,不会对世界绝大多数地区产生影响。
汉民族的一大特征是有无比强大的忍耐力,这种忍耐力既体现在普通百姓身上,也体现在执政者身上。从满清到新中国,遇到危机执政者的一贯做法都是内残外忍,只要外部强硬一点,立刻就会反过来对内施压。
与其担心世界的安全和文明,不如多想想在真正危机到来的时候国内百姓会面临怎么样的命运。
人类无数次的黑暗历史都是在被慢性麻痹情况下对邪恶的轻视造成的。民主国家最大的问题是在政治方面反应超慢,各种吵闹,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发生冲突时,眼前利益经常获胜。大型跨国企业只看眼前利益更是不得不如此,所以,民主可能会最终胜利,但将来胜利需要付出的代价一定会非常严重。而且以目前的趋势来看,情况越来越糟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