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左派和二次元文化

首先祝站友春节愉快。
看到一个相关的帖子,来提一个扩展性的问题。不知各位是否有同样的观察,我发现很多左派一方面痛斥“资产阶级文化”,另一方面有相当大多数的人迷恋二次元文化。喜欢萝莉文化。
以我身边一位朋友为例,他很有文化,学历特别好,一方面以“精苏”,马克思主义者自诩,但另一方面,他非常喜欢到bilibili上看那种有小女孩的擦边的日本新番,并且经常把小萝莉设置为自己的头像。
请问各位如何解释这个现象?
4
分享 2023-01-21

16 个评论

_ _ 一句 "資產階級文化" 如是真心話大概是共產邪説信徒. 極左和左派是兩種不同的人, 極右也和右派是兩種人. 真左右都是不錯的人, 至少有主張. 極左右都是極端滅人主義者, 空有人的軀殼.

_ _ 惡魔問題來測試一下, 就知道邪惡在哪. 殺 N 人實現共產邪説可以嘛? N = 1--3 試完就直接問殺多少能可接受, 再問 N=1 時爲什麽不該是自身. 最終都會發現只要不殺到我頭上殺誰都行, 極端主義者的水準和衆多屠支大佐并無本質區別, 有的只是更惡心的支持共匪罷了.

_ _ 這樣的奴才別別指望有啥自律, 他(她)的自律只是主子的壓制. 自身基準隨主子意願擺動, 相處注意一下當心背後中刀, 不深交只是一起玩倒是無妨.
就是兔杂啦

政治不在乎,思想政治当真理背就好了,日本鬼子可恶,但是日漫可爱日本妹香萌吾本命赛高
觉悟不够,批倒批臭
盖因日本二次元和左翼意识形态都对那些难以融入现实生活的边缘青少年有强烈的吸引力。日本二次元弥补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缺乏的异性交往体验,左翼意识形态的反社会底色则能够消解他们因被身边的“主流”排挤而导致的自卑感。
以我身边一位朋友为例,他很有文化,学历特别好,一方面以“精苏”,马克思主义者自诩


精苏好办啊,腊主席说「苏联修正社会帝国主义」,建议精苏跟腊左打一架,谁赢谁算真左派
好马者,本愿可能是想让社会变得更好,但是马终究不是合理的途径
好萝者,本愿可能只是想找个女性透下p,但萝莉终究不是你可以合法透到的
就表里不一嘛,每个派系都有的
想到了一个成语:叶公好龙。
这是念左经的自由派啊
暗夜晴空 🤬不友善用户
把反动右派的污蔑放到一边,来认真说一下,因为现在没有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所以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文化就是文化目前的最高发展水平了.但为了文化的自由和繁荣的发展(彻底废除审查,不再追逐利润等),真正的社会主义(不是扼杀文化的斯大林主义)是应当追求的目标.
首先有思想各异的各种人,然后才会有思想相同的人组成各种集体,这家伙虽然念左经但是在某些时代会不会是被批判乃至被清洗的对象还不好说呢。
左派讲理念讲乌托邦不讲利益,
右派讲利益讲实效轻理念。
每个国家都的领导集团都应该右左抡替。
右派执政为主,80%时间由右派执政,求发展和务实。
左派执政为辅,20%时间有做派执,求平衡和调和。
被毛共多年毒水泡大的人看世界有两个基本问题:
他们认为, by default,
左派是好的右派是坏的、
资本主义是坏的、资产阶级是坏的、资本家是坏的,
底层人民是好的。
其实是在80%的时间里,事实正好相反。

这是大陆的一些人在美国觉得凡事都看不顺眼、处处格格不入、
每天生活在莫名的愤怒不满烦恼中的根本原因,
这倒不见得是因为爱毛共爱厉害国的原因。

有人争辩说,超级富豪都是左派。是。
但为什么?因为他们己经是超级大富豪,
他们不想发展,只想保持现状(他们超级富豪的地位);
他们不希望世界有大的变化,那样后果就不可测;
他们不希望下面的人超过他们
他们更不希望底层人民造反掀桌子,那样一来他们可能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们的想法是:出点钱安抚一下底层人让他们不造反,社会现状得以维持。
他们呼吁大政府出钱安抚底层。
鼓动人民迫使政府出大钱(这是的他们大左派的大右派心)安抚基层人民。
让他们自己拿点小钱安抚底层,几百万几千万的,他们也是真心愿意的。
超级富豪在成为超级大富豪之前都是大右派。
他们成为超级富豪之后则是形左实右,实质上是大右派,
让全体人民出大钱他们出小钱维持现状维持他们的超级超级富豪的地位。
相当于他们让全民出钱雇保安队发救济款,他们付点小费。
由于受到毛毒化病态教育,这一两代代的大陆中国人想当然地人为“左”就是天然正确的坦然正义的。
好像一旦左了就好了,自我感觉好得不得了。

这就决定了他们的人生必然是失败的人生。人的成长和成熟过程其实就是
从(别人灌输的)理念出发向从实际出发的过程。
可以说,从什么时候一个人开始不那么左了,他的命运和际遇和成就就开始好起来。
左的人生:从左派的精英布劳德家族(非左派中的大多数底层)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elix_Browder
这个Felix Browder深受其父(美国共产党领袖)的影响,热衷于
宏大虚幻的乌托邦理想。他当时在数学界地位很高,曾得到
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这是美国科学家的最高荣誉。
(华人中杨振宁、陈省身、丘成桐得到过此荣誉,李政道没有。)
他也曾任美国数学学会的主席。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elix_Browder

但他做的“建立通过宏大的非线性泛函分析的一般理论来应用到具体的
非线性问题解决问题”的路子有着根本性的错误。他的数学结果多数
是空集,及满足他构造的系统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他的三弟Andrew Browder也是数学家,没那么偏激,但也很左。这种
源自父亲的空想也影响到他的数学研究。他也是研究宏大空洞的
“函数代数”(Function Algebras),没什么用。

他的二弟William Browder 没那么偏激,也没有那么左。
他研究algebraic topology, differential topology and differential geometry,
很有成就。
是美国的大小两院的院士。他有个学生
Dennis Sullivan有很伟大的数学贡献,获得过Wolf奖。


第三代
Felix Browder的儿子
William Felix "Bill" Browder 威廉(昵称比尔)是著名的
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
的主角之一)。他开始时倒是接受爷爷和父亲的极左的教训,比较务实。
他担任赫米蒂奇资产管理公司Hermitage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
后爷爷和父亲的极左影响的“余威”尚在,
返还俄罗斯,放弃了美国公民身份,后被拒绝进入俄罗斯。后来吃了不少苦,
弄出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威廉有一个长兄,汤姆·布劳德也不像爷爷和父亲那么左。他研究较为务实与客观世界
的物理。他15岁时进入芝加哥大学,成为一名顶尖的粒子物理学家。



Browder爷孙三代人都是遗传天赋极高的人。看他们的照片就知道
他们都是人群中极其聪明的极少数精英。
但左的世界观影响了他们家族中左的成员的人生和成就。

左派由两部分人组成
一是极少数极其精明的少数“忽悠”领袖。
二是知识程度认识水平和智力较低的底层人民,及左派粉红。
前者靠忽悠后者而生存。

Browder家族无疑是前者。他们作为绝顶聪明的社会精英,尚深受
左之害,作为第二类的底层的左派粉红,没有天赋,没有资源,什么都没有,他们的人
生能好到哪里去?

不仅他们自己受害,还让下一代受害。

因为下一代是天然地认为父亲是对的。
他们可能一生不会醒悟,一直左,有一个失败的人生。
他们可能会醒悟知道不能左,但等他们开始醒过来时,
失去人生中最为关键的十年:因为他们醒过来时,
来自不那么左的家庭的同龄人同代人
已经抓住了时代和社会给与他们这代人的机会,
打好了事业和家庭的基础,
而他们才刚开始真正的人生。
人家的脚已经在鞋子里了,你要进这只鞋子,必须先把那只脚拔出来。
这个难度都伸进空鞋子大多了。
这是我给前一段时间给一位名叫“TofE”还是“EofT”的极左粉红网友
讲过的道理。
日本的流行文化输出太强了 小粉红都无法抗拒 那么爱国还看日漫 好好笑哦 看日本动漫的都是汉奸 不看抗日神剧的都是卖国贼喔
极左翼、极右翼、二次元虚拟对于现状不满的年轻人来说都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