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香港反送中沒有「警察變節」?!

開始被問到為什麼現在香港沒有警察變節、沒有良心警、也沒有警察站在人民那方,對於我認為可以從這幾方面試著討論:

1、我們可以從警察招募的方式來看,政府以毅進文憑的方式招募大批前線警員,自2012到2017,香港警員的學歷在專上/中學/毅進文憑的總人數是4537名,但大學學歷以上的就只有1102名,以靠毅進文憑投考警隊的人數是持續上升(香港01,2017)。單以這五個年度來看,毅進學歷的警員己經是現時香港警力的15%,而毅進課程最早是2000年開始,2012年有改革,放寬投考紀律部隊的門檻,若以每年平均900名毅進警員的去計算,毅進警員已經達到現時總警隊的1/5。
那為什麼要強調毅進警員呢?毅進課程是給中學畢業與年滿21歲未能考取大學的進修課程,提供600小時,包括420學時的必修科目,即中國語文、英國語文、數學、通識教育和人際傳意技巧,其餘180小時為選修科目。全日制課程可於一年內完成,兼讀制課程則視乎學員本身修讀的進度,一般可於兩年內完成。重點是完成毅進課程等同中學學歷五科合級,因此在香港社會中被視為低學歷者的逃生梯。而毅進學歷警員卻在低學歷的背景,找到穩定的公務員工作及工資,前線警員起薪點24,110元港幣,頂薪可達38,580元,據香港人才管理協會及香港浸會大學工商管理學院人力資源策略及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2018年度香港特別行政區薪酬及福利調查報告》,香港大學生畢業起薪平均11500-13000港幣區間,碩士學歷起薪是14000~17000港幣之間。對於現時1/5的警員而言,他們要變節是在自己低學歷困境中放棄高薪、穩定的公務員工作與福利津貼。

2、即使是警員變節,但他們會面對更多的問題。首要的是警察很容易猜出誰變節,警隊出動必定有行動紀錄以及警察行動都是地區性,可就變節警員的作供,翻查紀錄。如果是離職警員變節,相信更容易找到是誰。例如721元朗事件,明確指出元朗警局是故意配合黑社會,相信不可能是其他警局的人變節吧。那如果不站出來,而是離職呢?當然警員是有資格提出離職,但目前警隊會不會接受你的離職申請是另一回事,即使接受了又會安排什麼時候離職也是一個問題,除非是嚴重的紀律處分,要不然都是先提出離職通知,一個月後才能正式退任。那麼反送中運動時至今天已經進入第四個月,由最影響警隊聲譽的721元朗事件,或最大規模6月15日的200萬+1大遊行,也超出了一個月的時期,現時警員離職或自願停職的人數並沒有一個公開及明確的數字,但我相信警方是拒絕提出離職或停職申請,因為現在仍是警隊的「非常時期」。

3、從警隊與政府關係中,警察行使的暴力愈多,愈需要一個極權政府來擁護,而極權政府為了自身的穩固必然會包庇旗下的執法機關,(張仁偉,2019)。香港人的五大訴求中,包括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證警方是否濫權、暴力執法,但我們可以從林鄭一直以來的表態中,在這方面是絕不讓步,交給沒有實際用途的監警會處理,雖然為了增加其有效性與公信力,有開新海內外專家,但林鄭政府依然是在包庇這群政府擁護者,警隊的暴力執法只會在政府這個大靠山下愈來愈過份。我們也可以看到在林鄭正式提出撒回逃犯條例和增加監警會成員前,社會上根本沒有警員變節、不滿的聲音,但在提出後,這種被背叛的聲音就開始出現。在較早前,前線警員其實已經被背叛了,香港警察處長盧偉聰曾在公開發言指出,連多遊行示威驅散行動都是交給前線警員自行決定,與警方內部高層無關,雖然盧處長的言論是指警方高層相信前線的決定,但眾人皆明這是高層與前線的割蓆,畢竟盧處長的任期只到本年的11月18日,相信他不會為退休冒上任何風險。

4、再者,警察不變節會不會是另一個核心問題,他們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香港警察。隨著反送中的發展,香港警察自六月起不斷自稱受到示威者不同程度的傷害,目前最嚴重的是7月14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有警員因制服示威者時向對方眼睛施壓而被反抗咬斷手指,其他不同程度的受傷現時難以統計,扣除4,331名文職警員與3,060名輔警,香港警力應為22,000名,而這個22,000的人數還需要扣除高層,這批警力要由6月初至今維持地區治安與示威活動,警察也需要在示威活動提前準備及清場後處理場地問題,長時間工作與龐大的工作壓力下,相信警員已經到了嚴重過勞的層面,然而警員補充方面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那怎麼處理警員人手要面對不足的局面,是將文職與輔警也帶到前線還是私下調動中國公安與武警參與香港警察工作,給予民眾非常大的想像空間,假設真的有安排非港人的警察投入現時的維安活動,那他們又怎麼會跳出來變節。

5、從心理學角度,警察早在六月就受到「路西法效應」而形成一個共同體,警察在穿上服制後就開始對示威者標籤化,做出放棄獨立思考的能力,在未經思考判斷下受到示威情境影響而成為黑警,違反原本良知的惡行,走向彼此仇恨的局面,警察被民眾的惡意標籤,反而會使他們更加走向失控的局面。時至今日,要打破路西法效應就是要承認自己的錯誤,放棄自己警察的信仰,是一個十分困難的人性考驗。

6、最後,排除上述所有困難,警察變節是需要面對法律問題,警員離職是必須簽定保密協議,不能透過任職期間的工作細節,以防止影響警察的撲滅罪行的任何行動,減低很多私隱外涉的機會。警察變節,站在民眾的一方就是違反保密協議,警察要面對失去工作的壓力外還要害怕被政府日後清算。

就上述六點,警察變節的可能性非常低,前線警線難以找到警察工作的替代、提出離職停職的困難、警察體制與政府的相互擁護關係、警員身份真偽的疑慮、警隊邪惡共同體的想像和保密協議的兩難局面,要打破這個困局找到所有問題與隱憂的解決方法,絕對不是當下可以處理完成。首要的是解決警民關係,令到民眾願意接受警方,相信警方是變節而不是新一輪的臥底行動,如果連這種正面接觸都沒有,變節警員就會陷於兩難局面,背離警隊但又不被民眾接受。其次,變節警員也需要具代表意義,有明確證據、堅定立場、數量足以改變警隊立場,若無法做,倒不如留在警隊內,當一名從輕處理示威者的良心警員。

(留台港生)
https://lihkg.com/thread/1590830/page/1
21
分享 2019-09-25

37 个评论

先用高薪(或者是欺骗)把人招进去,然后指使这些人去杀人,手上沾血就永远不敢背叛,自古(五百年)以来的通常套路。
寫得好,清晰地歸納了社會各界討論得出的各種原因!
诶?不是有警察家属变节了么??
【逃犯條例】警察家屬不再沉默 擬月底遊行集會:給彼此一個機會
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83%E6%96%B0%E8%81%9E/364570/%E9%80%83%E7%8A%AF%E6%A2%9D%E4%BE%8B-%E8%AD%A6%E5%AF%9F%E5%AE%B6%E5%B1%AC%E4%B8%8D%E5%86%8D%E6%B2%89%E9%BB%98-%E6%93%AC%E6%9C%88%E5%BA%95%E9%81%8A%E8%A1%8C%E9%9B%86%E6%9C%83-%E7%B5%A6%E5%BD%BC%E6%AD%A4%E4%B8%80%E5%80%8B%E6%A9%9F%E6%9C%83
你忽略了2件非常重要的事:
1.很多脏活是大陆公安/武警,化妆成港警干的。你看有的示威者受的伤很重,一看就是黑社会特制的棍棒打的,港警没必要用那种东西;
2.港警最多是消极怠工。辞职了不得了,而且这个当口辞职时机也不好;

你要学习一个历史啊。哪有警察单独变节的?警察变节能投靠谁?

极权体制下哪些集团会变节,怎么变节,什么形势下变节,你看看苏联的819事件。那时KGB头子克留楚奇科夫,找阿尔法特种部队的一对一谈,然后每个特战队的都不去杀叶利钦。但是那也不叫变节,只是抗命。六四事件中第三十八集团军的徐勤先将军那是抗命;二十八军的政委和军长那是消极待命、推迟执行任务,磨磨蹭蹭过来了,已经是六四当天中午了。那也不是变节。

警察倒戈能有个什么用?克留楚奇科夫的KGB可以攻下白厅,即俄联邦政府大楼;亚佐夫元帅的空降兵和塔曼步摩师也可以。但戈普那些内务部的警察…硬碰不一定能打过叶利钦的政府巡逻兵。警察连轻装步兵都打不过,能做的最多是消极执法、出工不出力。
这是因为香港的“勇武派”武力值太低。

如果能搞几次炸弹袭击,炸死几十个警察的话,警察辞职人数会大量增加,警队内部会分化得更严重,警察家属会更强烈地反对警察的作为。

香港之前有好些自杀抗争的,真是白死了,还不如绑一身炸弹去炸“速龙队”。
我其實贊同樓上說武力值太低的說法,雖然有點偏激
但無論從各種流出情報或者是媒體專訪
其實基層警察對高層是很不滿的,當然不是因為他們有良心或者想變節
而是因為覺得自己夾在政府與民眾間,高官又不負責,而高層又不允許自己用更高武力
其實條件是很好的,只要多點警察在公開情報下重傷,不辭職至少在內部也肯定會產生嚴重矛盾
你說這會導致出動解放軍或者緊急法?這不就是攬炒嗎?

自殺式勇武雖然我不提倡,但如果像前幾個月那幾個已經決心以死明志的義士(雖然以今天的陰謀論有可能是被自殺)
比起用跳樓這種看不見的形式,真的不如用自殺式襲擊或者公開自焚等方式(像這幾天伊朗有女性用自焚換來了看球的權利)
不然對於支共這種殺人政權而言只會淪為白死
然而分析了这么多,仍然没有考虑到最大的问题:警察很可能已经被洗脑了。
中国的洗脑成效是显著的。既然警队受中共控制,自然接受的也是中共的洗脑。中国军队内部没有无墙互联网,不间断洗脑,与外界隔绝,这些封闭程度众所周知。至于香港如何,警察平时究竟是喊保卫自由民主一国两制,还是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习近平,怕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香港警察加班有加班费。干的很开心。
香港01本身就是偏紅媒體,報導可信性較低,但即使是真實發生變節,以目前的對立與仇恨,根本不可能再令示威者相信任何一名警察,831後近日連續的不尋常屍體發現,也令人更懷疑是否有示威同伴被殺,這種情況就更加深雙方不信任。所以白警要不辭職,要不就從輕處理被捕者,公開變節反而更令人生疑。
前几年有新闻香港警察在东莞被扫黄(不久就被澄清)大概可以一窥党国的长期准备
同意。虽然难听却是事实。
这不变成恐怖主义了么, 中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镇压了
真要是这么搞,那可就能名正言顺的戒严,宵禁,抓人了。你被狗咬了你会选择咬回去嘛?
中共早就在用恐怖主义统治香港了,反抗中共恐怖主义才是名正言顺,中共出兵正好揽炒。
炸彈給淋病主子一個戒嚴的口實,讓黑皮死於意外或者下毒更可靠
又“大陆公安/武警,化妆成港警干的”?你们连军帽都选不对,还认得大陆公安/武警?哈哈哈哈。每次我想起那顶军帽就想笑。
戒严就是揽炒,正好达到目的了
能出勤的港警连人数都对不上,多出来的是谁?现在内地乡镇的小学老师都被派去维稳了,教育部门红头文件都出来了,裁非主课的小学老师。你还装不知道?
不变则已,变则变天
你要是有实锤证据,共党能灭了你。令家四弟有证据,他敢出来么?普通人最多看到大陆公安扮港警,口误喊同志。我还是那句话,你信共党,你去买大陆理财和共党地债。你一面亲手销毁证据,一面破坏举证责任倒置原则,让普通人找被极权共党销毁的证据…你这五毛颠倒黑白的手段,比金灿荣低太多了
坚决反对。CPC必戒严屠城。
1960年10月12日,“恐怖分子”日本青年山口二矢发动“恐怖袭击”,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短刀刺杀当时的大选热门日本社会党领袖浅沼稻次郎,彻底葬送了共产主义在日本的发展。

当时这孩子衣兜里有封短信,大意是“我与您并无私仇,但我不能让您毁了日本,对不起”。20天后,在少管所上吊自杀,年仅十七岁。
忠勇港警也扮暴徒參與非法集結,所以呢?
这样不就坐实恐怖主义。。。
这是对中共恐怖主义的对抗,得到700万港人支持的行为是正义的
是的。应该是大陆公安混进去了
不是有報道採訪過很多辭職的港警嗎?這不都算是“變節”?
感謝,說的非常詳細,第一點有和香港的朋友討論到,其他幾點都是新鮮觀點
我也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为什么港警里面没有王立军?也许题主所说的第四点就是标准答案,但是即便是内地武警也不应该是铁板一块啊?
我認識很多警察,他們很少會變節,一來是因為過去20多年早就被洗腦了。警察部在回歸以後就開始經常組織交流團和內地公安密切交流,學習,半旅遊半學習的形式,一起吃住玩,加強感情,加上香港警察薪優福利好(當然了,最近這幾個月來說那份薪水就很不划算了,外界傳的每月10萬的優厚補貼是沒有的,只有一小部分加班費,其實十分不划算)但他們不在乎,累得跟狗一樣也無所謂,因為他們思想上都有一份“使命感”,早就被洗腦了。所以他們大多都是深藍,嚮往大陸,甚至想回大陸去生活。他們和大部分大陸粉紅一樣的看待示威者,覺得他們該死。我敢說95%以上的警察都是這樣的。還有一些雖然同情示威者,但也不敢表現出來。所以這次國慶大陸那邊給香港警察的評語是【忠誠】...
招的都是本地烂仔(或大陆烂仔),什么有利益就做什么。
這麼說有點像土共錄用幹部的手段,土共現在很多重要幹部的文憑都是初中,然後在黨校混的本科或研究生,這些人在社會沒有什麼就業能力,因此他們特別看重土共的恩賜,對土共絕對的忠心,是土共最可以信任的一批人。
听说现在要求警察中的香港本地人交出装备和证件回家休息,由大陆调来的武警警察接手装扮。
我觉得是示威者要的东西太虚了 民主自由还是敌不过现实经济 民主自由毕竟不是关乎生命的 很难要求别人因此牺牲目前的生活
我们当今社会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